言情小說

葉簡汐伸手,用力的握住林醫生的手。

林醫生眉頭微皺。

葉簡汐察覺到,忙放開了他的手。

林醫生把醫用的藥箱,放在了桌子上,回頭客氣的跟葉簡汐說,「葉女士,我現在要開始檢查了,你看能不能請你先出去一下?」

「可不可以不出去?林醫生,我保證我在一旁安靜,不打擾到你們。」

葉簡汐一臉的著急。

林醫生面露為難,「這……」

「簡汐,你出去吧,沒事的。」慕洛琛溫聲說道。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扭頭看著他,一步也不肯挪動。

慕洛琛抿了唇角。

林醫生說,「對不起,葉小姐,我檢查的時候,一般不喜歡,別人在旁邊看著。」

言下之意是請她出去。

他們越是這般遮遮掩掩,葉簡汐越覺得有問題。

葉簡汐僵直著身體,站在原地不肯離開。

「簡汐……」

慕洛琛無奈的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咬著下唇,腦子裡忽然靈光一閃,道:「好,我可以出去,不過我要拿一些東西。」

說完,她去翻自己的包。

她的包是一個大的帆布袋,裡面亂七八糟的什麼東西都有。

翻找時,葉簡汐避開所有人的視線,把自己的手機里的錄音軟體打開,然後從包里拿出一個玩具。

「好了,我現在可以出去了,不打擾你們了。等下林醫生檢查完了,請告訴我,洛琛的情況怎麼樣了。」

「是。」

林醫生回答。

葉簡汐抱起了天寶,把玩具遞給他說,「寶寶,媽媽帶你出去玩。」

「嗯!」

天寶用力的點頭。

葉簡汐帶著天寶出去,郭嫂緊跟在後面,順便關上了門。

看著所有人都出去了,林醫生開口說,「慕先生,你今天早上……」

「林醫生,等下再說,我想喝杯水。」

慕洛琛打斷了他的話說。

林醫生有些莫名。

慕洛琛卻沒有多解釋,勉強支撐著,從床上坐起來,走到沙發跟前,把葉簡汐剛才翻找的包拿出來。

小心翼翼的在裡面檢查了下,最後看到了埋在最裡面的手機。

手機上顯示,正在錄音……

黑眸落在手機屏幕上,慕洛琛沉默了幾秒,把包放回了原地。

葉簡汐在外面等了一個多小時,護士走過來,告訴她檢查已經結束了。

葉簡汐抱著天寶回去。

病房裡,林醫生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了慕洛琛一個人。

葉簡汐開口問:「阿琛,醫生怎麼說的?」

「說我情況好一些了,沒什麼大礙。」

慕洛琛淡笑著回答。

葉簡汐狐疑的瞥他。

她不相信他的話,不過也沒當面拆穿他,林醫生到底說什麼,等下她聽了手機里的錄音就明白了。

在病房裡呆了一會兒,葉簡汐找個機會,把手機帶了出來。

到走廊里,把裡面的內容放了出來。

「……慕先生,你的情況不太好,原本你的身體就這樣了,這又受了傷,只怕是雪上加霜。」

「現在不能進行心臟移植手術了嗎?」

「那倒不是,可以進行倒是可以進行,不過要推遲一段時間。等你身上的傷口好了,再稍加調養一下,就可以進行手術。不過,慕先生你以後要多注意下,不然再次出了意外,只怕下次沒那麼幸運,可以有一個合適的心臟等著你。」

「嗯,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養身體的,謝謝你,林醫生。」

「慕先生客氣,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

手機里不停地播放著兩人的談話內容。

葉簡汐坐在醫院的長廊上,心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她的擔心原來是多餘的……阿琛沒事……

阿琛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第685章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隔天——

蘇溫如意跟容子澈過來探望慕洛琛,葉簡汐把慕洛琛的病情跟兩人說了一下,然後又說了下,回A市的事情。

兩人震驚之餘,都表示要留下來,等他們一起回去。

兩人堅持,葉簡汐也沒多勸,就同意他們留下來。

現在洛琛這樣,多一個人照顧總好一些。

中午,溫如意和容子澈留在醫院裡,陪他們一起吃飯。

葉簡汐吩咐郭嫂,去附近的酒店,訂一些飯菜。

郭嫂走之後,葉簡汐轉身準備回病房的時候,抬眸卻看到不遠處一道身影款款的走過來。

葉簡汐目光滯了兩秒,拉回了視線,直勾勾的看著來人,眼底寫滿了不敢置信。

而那人漸行漸近,容貌越發的清晰。

精緻的五官,化著淡淡地妝容,嘴角卻掛著一抹如帶毒的笑容。

「葉小姐,好久不見。」

熟悉的聲音響起,葉簡汐這才敢確定站在自己跟前的人是安亦舒!

怎麼會是她?

消失了那麼久,她怎麼敢露面?

葉簡汐瞬間停止了脊背,擺出警戒的姿態:「安小姐,你做了那麼多的壞事,怎麼還敢露面?」

「我做什麼壞事了?葉小姐的話我怎麼聽不明白?」

安亦舒故作無辜的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膀。

葉簡汐看她賤賤的模樣,心裡的憤怒瞬間被點燃:「你害了颯颯!還挑撥離間安老先生和安墨卿的關係……」

「葉小姐,你這麼說,有證據嗎?沒證據的話,我可要告你誹謗呦~」

安亦舒在她說完之前,笑著開口說。

「你——!」

葉簡汐氣炸了,安亦舒完全是在狡辯,四年半之前的事情,哪裡還會有證據?

就算有,也早被銷毀了!

安亦舒就是吃准了這一點,才敢這麼說的!

「看葉小姐這樣,應該是沒有了。既然沒有,那就請葉小姐把嘴巴放乾淨點,不然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哪怕葉小姐有人護著,我也會拼勁全力,把葉小姐告上法庭,順便請你去監獄里坐坐。」

安亦舒話到最後,聲音已是冷然,滿是警告。

「那就試試看,誰先把誰送進監獄。」

葉簡汐咬著齒縫說。

安亦舒微抬下巴,露出高傲的姿態,冷冷的哼了一聲,越過葉簡汐往病房裡走。

葉簡汐見狀,上前一步,攔住了她的去路:「你幹什麼?這裡不歡迎你!」

「我當然是去見阿琛了,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身體不好,我當然要來看看他。」安亦舒邊說著邊用力的推葉簡汐,「葉小姐,歡不歡迎我,可不是你說的算。」

葉簡汐死死地攔住門,不肯退讓一步。

安亦舒似是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嘴角勾起一抹陰狠的笑,一隻手拿出針,猛地朝著葉簡汐的手上紮下去。

手上傳來刺骨的疼,葉簡汐驚叫了一聲,放開了手。

抬起自己的手,上面被針扎的地方,已經冒出了血珠。

葉簡汐捂著手低吼:「安亦舒,你到底還有沒有人性?」

安亦舒擰開病房的門,笑著說:「你把阿琛還給我,我就有人性了。」

話音落,她走了進去。

溫如意和容子澈,正在陪著慕洛琛說話,聽到開門聲,還以為是葉簡汐進來了。

扭頭卻看到安亦舒走了進來。

容子澈臉色一沉。

「你來幹什麼?」

安亦舒掃了容子澈一眼,沒理會他,轉眸望著慕洛琛,臉上的笑容變得溫柔:「阿琛,我聽說你生病了,就過來看看你。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有沒有找醫生看看?」

她邊說著,邊走向慕洛琛。

溫如意剛好坐在病床的左邊,見她走到自己跟前,眉頭擰成了疙瘩:「安小姐,阿琛不需要你的關心,請你離開。」

安亦舒睨了她一眼,說:「我去哪裡,你管得著嗎?」

「你去哪裡我的確管不著,可你到我的地盤,我就管的著!」

溫如意說著,毫不客氣的推搡著,要把安亦舒推出去。

安亦舒面色一冷,拿出針故技重施,要扎溫如意,可她的手還沒落下,就被容子澈牢牢地抓住。

溫如意定睛看到她食指和中指間夾的那根針,腦子轟得一聲就熱了,劈手奪過她手裡的針,大罵:「安亦舒,你這個毒婦,竟然拿針扎人!」

「你活該被扎,讓你多管閑事!」

安亦舒用力的掙扎,想要掙脫容子澈。

容子澈卻怎麼也不肯放開,手掌像是鐵做的,要把她的手腕擰斷似的。

溫如意抬眸看著安亦舒,嘴角露出冷笑:「安小姐,你可比我更活該,像你這樣的人,就該千刀萬剮下地獄,你不是喜歡扎人嗎?我也讓你嘗嘗被扎的滋味!」

溫如意話音落,拿著針朝著安亦舒的胸口,用力的紮下去。

安亦舒尖叫了起來,面上的五官變得扭曲。

溫如意麵不改色的把針拔出來,「安小姐,現在知道被針扎的滋味了?好不好受?好受的話,我再給你來一針。」

安亦舒咬著下唇,惡狠狠地盯著溫如意。

溫如意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說:「安小姐,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不然我會覺得,你愛上我了。」

「賤人!你給我等著!」

安亦舒罵了一句。

溫如意輕呵:「我一直在等著,安小姐最好動作快點,不然我可等不及了。」

話說完,溫如意抬眸看著容子澈說,「把她拉出去,這種人,跟她在同一個房間,我都覺得自己被污了眼睛。」

容子澈拖著安亦舒,要把她拽出去。

安亦舒雙腳死死地抵在地面上,「慕洛琛,我救了你的命,你不能這麼對我!你答應過我,要為我做三件事,報答我對你的救命之恩。你現在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欺負我嗎?你說話是不是不算話?」

安亦舒拚命的大喊。

葉簡汐踏入房間,剛好聽到她的話。

「安亦舒,你給我閉嘴!」

這個瘋子,在這裡大吵大鬧的,讓洛琛怎麼休息!

葉簡汐示意周文達,幫著容子澈一起,把安亦舒拖出去。

周文達上前,要幫忙。

安亦舒朝著慕洛琛大喊:「慕洛琛!你就是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嗎?你別給我裝死,你說句話!」

一直躺在床上默不作聲的慕洛琛,看到周文達要拉安亦舒出去,忽然出聲道:「等一下。」

周文達停住了腳步。

容子澈忍不住說,「洛琛,你跟她廢什麼話!這個蛇蠍女人,我們現在就把她送警察局!」

慕洛琛神色平靜的看著容子澈說,「子澈,這事先不著急,我有話跟她說,你先把她放開。」

容子澈不甘願,但還是放開了安亦舒。

安亦舒甩開容子澈,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趾高氣昂的在從葉簡汐跟溫如意跟前走過。

走到慕洛琛跟前,她開口說,「阿琛,你心裡還是有我的,對不對?」

慕洛琛聽到她的話,沒立刻否認,但也沒承認,而是問:「亦舒,你這段時間,都在什麼地方呆著?安爺爺找了你很久。」

安亦舒下意識的想回答,可想到來之前,柏原崇說的話,又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我住在一個朋友那裡,他……很神通廣大,你們找不到我的。阿琛,我這次來,就是想來看看你……你真的不打算原諒我嗎?只要你肯原諒我,我就回安家,跟颯颯負荊請罪,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安亦舒話越說,語氣越發溫柔。

溫如意直翻白眼,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當著簡汐的面說什麼呢?

溫如意上前,要去揍安亦舒。

葉簡汐抓住如意的手,搖了搖頭。

她相信洛琛,既然洛琛問這些,一定有他的原因。

漆黑的眸子,望著安亦舒,慕洛琛薄唇微微的張開,問:「是在柏原崇那裡嗎?」

安亦舒微微驚訝了一下,但很快說:「重點不在這裡,阿琛,我在問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慕洛琛將她的反應盡收眼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