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鄭小姐想要自立門戶?」李天有些詫異的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李天真想要自己插一腳呢,原本想著創建一個珠寶公司,但是沒有合適的管理人員,現在鄭如燕和鄭秋如果有這個想法的話,李天倒是可以參一股的,給別人打工當然不如給自己打工了。

「現在形勢那麼好,我們鄭家一大家子人都在吃大集團,我既然有李先生這樣的關係,何必要把好處都給他們了,內地的人已經在跑手續了,我們準備獨立創建一家珠寶公司,如果李先生有興趣的話,10%的乾股可以送給李先生,創建資金不低於20億。」鄭如燕高興的說道,難得李天有興趣,如果是這樣的話,新的珠寶公司絕對能夠起來的,光是這個翡翠供應就沒有問題了。

「我當然有興趣了,改天我們可以談一談,當然除了這些乾股之外,我希望可以用資金入股,就算是用翡翠的話也可以,我不希望股份那麼少,兩位有先進的管理經驗,而且也有黃金和鑽石的渠道,我們三個如果組建一個珠寶公司的話,那肯定會非常厲害的。」李天笑呵呵的說道,旁邊的秦冰更著急了,自己這邊邁了一步,鄭氏姐弟的想法真要命。

「李先生,現在翡翠公盤已經開始了,不如您先去看石頭吧,咱們合作的事情稍後再談,現在手續還沒有辦下來呢,我跟姐姐也處於初級的創業階段,這個不著急的。」鄭秋有些緊張的看著人群,因為翡翠拍賣會只有今天一天的時間,跟那些翡翠公盤是完全不一樣的,害怕李天因為談這個事情錯過機會,那他們就什麼都得不到了。

「放心就是了,剛才我都溜達了一圈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話,你自己進去看看,我心裡有數的,保管咱們今天都不會空著手回去,咱們還是先談談新公司的計劃吧!」李天洶湧城府的說道,對於李天的辦事風格,這姐弟兩個還是十分清楚的,既然人家都那麼說了,那肯定心裡有數了,而且李天沒必要跟錢過不去,這可不是小錢兒呢,如果全部結算完畢的話,李天至少能夠從中得到好幾億。

「既然李先生這麼有興緻的話,那我就介紹一下這間新公司吧,這間新公司目前只有我們三個是股東,註冊資本大約是20億人民幣左右,我們的想法就是發展高端珠寶界,在京城和滬市開辦四個門店,翡翠是我們的主要銷售方向。」鄭如燕的助手從公文包里拿出來了發展計劃,鄭如燕知道李天肯定會對這個有興趣,所以提前就帶來了,也算是摸准了李天的脈了。

旁邊的秦冰真是急的不行,但這件事情又沒有辦法插嘴,鄭如燕的這個計劃原本秦冰也想過,也曾經在秦氏珠寶集團內部進言過,但很可惜,秦氏珠寶集團是一件龐然大物,發展的速度有些過慢了,根本就沒有通過,秦冰自己又沒有那個能力。

鄭如燕的這個計劃可以說是切實可行,瞄準了華夏內陸的高端市場,在華夏的內陸地區,只有兩三個城市擁有這樣的能力,鄭如燕如果把自己的這幾個珠寶店如期打開,那麼華夏內地的高端市場至少可以佔到5%以上,這已經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數字了,秦冰當初也做過市場調查,鄭如燕只要不是傻子,就肯定能把這間珠寶公司經營好,現在被人家搶先了,秦冰也只能是干著急。

「計劃非常不錯,不過有一點我想可以更改一下,我們的公司總資本可以提高一倍,股東就是我們三個人,多餘的資金我來投資,但是其他的股東就不需要了。」李天提出了一個建議,但這個建議卻讓鄭如燕和鄭秋臉色劇變,李天這是想要增加資金來控制整個公司呀。

如果總資本只有20億的話,李天就算怎麼投資,也只能是佔到30%左右的股份,現在猛然間提高到了40億,除掉李天10%的技術股份,李天要佔到將近65%的股份。 按照鄭秋和鄭如燕的出資比例,他們兩個會變成一個小股東,雖然他們也想控股公司,但很可惜,兩個人拿不出那麼多的錢來,如果把這個計劃回報給他的父親的話,那這件事情就不是兩個人的私人問題了,就跟整個鄭氏珠寶集團有關係了,那時候賺到的錢還是要分給那些王八蛋親戚,也就違背了兩個人創建這家公司的初衷了。

「李先生真是霸氣,上來就要佔公司的大頭,這樣我們需要商量一下了,不過時間不會太長,很快就會給李先生一個答覆的,不管我們是不是選擇增加資金,這個股東肯定會有李先生的位置,不知道李先生可不可以給我們一定的時間呢?畢竟這次的投資不是小事。」鄭如燕並沒有當場回復,反而是採取了拖延的策略,總投資高達40億,對於整個鄭氏珠寶集團來說,這不算是一個大項目,但是對於他們姐弟兩個來說,這已經是不小了。

「當然可以的,就跟你們說的一樣,大家都需要思考一下,我雖然推動了這個投資規模,但現在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資金都到賬,我還需要賣掉一部分翡翠才可以的。」按照這個投資比例,李天至少要注入24億的資金,現在李天手裡只有1/3,想要靠這次翡翠拍賣會翻盤,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這個珠寶公司創建之後,以後就是日進斗金了。

在這幾天的時間裡,李天也想過自己旗下的產業,正經的實業雖然在發展,但是跟現在的這些來錢快的買賣相比,發展的實在是太慢了,遠不如去敲詐一個大亨,就比如格拉斯高酒店集團,一下子就敲詐到了那麼多的錢,不過李天也知道,這種發財方式雖然迅速,但是根基不穩,而且無法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反而是給自己帶來一些罵名,遠不如穩紮穩打的好。

會談到這裡就結束了,鄭秋姐弟兩個到一邊商量事情去了,秦冰這邊也想說話,但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說起,如果秦冰個人入股的話,李天肯定是會歡迎的,但如果是秦氏珠寶集團想要入股,那還是算了吧,秦冰個人入股沒有什麼意義,現在都跟李天是一家人了。

「是不是覺得被人家搶佔了先機,心裡有很大的不爽啊?」李天笑呵呵的看著秦冰,這個計劃李天對秦冰提起過,但李天自己又否定了,就是不想秦冰跟自己家裡人鬧翻,如果秦冰來李天的珠寶公司擔任總經理,就必然會跟秦氏珠寶集團發生衝突,一家人為難的情況就會出現。

秦冰苦笑了一下,鄭如燕何嘗不害怕跟自己家裡人作對,但是鄭如燕有一個強勢的父親,鄭家,其他的人不敢跟鄭如燕對著干,就算鄭如燕佔領了內地市場,其中還有鄭秋的股份呢。

鄭秋可是鄭氏珠寶集團下一任的繼承人,所以不管怎麼玩兒都不過分,秦氏珠寶集團的繼承人卻不是秦冰。

「現在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我們秦家不如人家鄭家,這是有原因的,人家下一代天天想的就是如何賺錢,如何擴張自己家族的影響力,我們全家天天想的就是內鬥,就跟這一次的資金一樣,明明銀行賬戶當中有的是資金,可是他們就是不願意提出來,害怕擴大我的影響力。」秦冰無語的說道,按照秦冰原來的計劃,這一次翡翠拍賣會,至少要拿出20億的資金來,但現在根本就沒有那麼多,跟鄭家相比差的太多了,現在差距還能夠看得到,等將來翡翠全部都開出來,那個差距就看不到了。

「既然你已經看到了這座大廈將傾,為什麼不離開這裡呢?新的珠寶公司,如果我建議一下的話,你也是可以擔任總經理的,我的股份還不就是你的嗎?」李天無心的說道,純粹是疼惜秦冰。

「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我也是秦家的人呀,爺爺和父親待我不薄,我在秦家學到了那麼多的東西,總不能現在就跟你走吧,人家都說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我可不能這麼做。」秦冰的心裡很欣慰,要知道這一部分股份可不是小數呢,按照剛才他們談的話,至少要20多億呢,李天可以把這個都交給自己,純粹就是把自己當成一家人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呀,看來我最近的努力還不夠,今天晚上回家,咱們兩個再好好的努力一番,如果有了小baby的話,什麼事情都好商量。」李天笑呵呵的說道,秦冰無語的搶了李天一把,天天就想著這些事情。

「我當是誰呢?這不是咱們秦氏集團的首席賭石專家嗎?原來我以為多麼的人才,沒想到拍賣會這麼重要,還在這裡坐著閑聊,你們都已經聊到下一代了嗎?有沒有想好怎麼挖我們秦家的財產呀?聽說最近還買了一架飛機,真是有錢了呀!」一個討厭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秦冰不用回頭也知道這就是自己的三叔,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秦冰剛想要站起來反對李天,就拉住了秦冰,這樣的事情不能夠讓秦冰出面,不然的話會引起更大的糾紛,既然你想玩兒的話,那我就陪你玩兒玩兒。

「電話就在這裡放著呢,如果你不願意我賺你們秦家的錢,隨時給你老爹打電話,給你們秦氏集團管事的人打電話也行,我們可以隨時解除合同,這全部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了。」李天掏出了自己的電話,就看著秦老三有沒有種了。

「你…」秦家老三的臉上有些尷尬,沒想到這小子如此不給面子,自己也就是發兩句牢騷,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想要解除合約,這份合約到底是如何簽訂的?秦家老三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在自己的手上毀了,老爺子回去非得打得自己皮開肉綻不可。 「你告訴我江映寒現在的地址在哪裡就好了,我打車過去找他,你就不用那麼麻煩來接我了。」

顧可彧現在一心想去接見江映寒,哪裡還能等到陸季延來接她?

電話那邊的陸季延不再言語,這讓顧可彧有些慌張。

「聽著,你如果還想見到江映寒,就乖乖聽我的。」

顧可彧現在聽出了陸季延聲音裡面的怒氣,也不敢再說反駁的話,於是乖乖答應。

「好的,我等你。」

聽到這句話陸季延才掛掉電話,去接顧可彧。

陸季延來到酒店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顧可彧也在酒店裡面待不下去了,空蕩蕩的房間讓她感覺到不安,於是她披了一件衣服就衝出房門,下樓來到大廳,等待陸季延。

大廳里來來往往有很多人,許多人都看著她,眼神裡帶有各種各樣的情緒。

不過顧可彧大小也是個明星,總會接受到人們不同的目光,這次她也沒有放在心上,只是等待陸季延的時間過得太漫長,讓她有些焦急。

顧可彧知道昨天江映寒對她說的話已經上了熱搜,每個人對顧可彧的態度都褒貶不一,只有提起江映寒退出娛樂圈的時候,才會一致認為顧可彧是始作俑者。

顧可彧在酒店門前來回的踱步等待陸季延,她一再讓自己不要再去在意別人的目光,可是還是聽到了一些污言穢語。

「你看!那女的是不是顧可彧呀?你說江映寒退出娛樂圈,之前還和她表白被拒絕了,她是不是罪魁禍首啊?」

「我覺得應該是,你說她也長得普通,為什麼江映寒看得上她呀?還當眾表白,真不知道她哪裡好,把我們家江映寒迷的都離開娛樂圈了呢。」

周圍的議論聲一直沒有減弱反而有一絲愈演愈烈的跡象,顧可彧抬眼向那些說話的人看過去,大家才有些悻悻的閉了嘴。

陸季延可能是因為顧可彧電話裡面的哭聲讓他心疼,他也知道顧可彧現在的心急,沒一會兒,就把車開到了酒店門口。

顧可彧是第一次見到陸季延自己開車,平時陸季延都是坐在後座,司機接送,沒想到今天他卻是自己開車,顧可彧也不知道陸季延的車技怎麼樣,只見他迅速打方向盤,使車快速掉頭,然後穩穩的停在了顧可彧的身邊。

「上車!」陸季延冰冷冷的話,讓顧可彧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聽了這話,顧可彧麻利的就上了車,坐到了副駕駛,可是等了很久陸季延也沒有開車的意思,只能靜靜的在旁邊不說話。

可是心裡的焦急使她現在坐立不安,偏偏她也不敢問陸季延,只能疑惑的看著他。

陸季延有些鬱悶,終於對顧可彧無奈的說:「把安全帶繫上。」

說完這句話,陸季延又將目光看向了窗外,顧可彧乖乖照做,但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今天的陸季延有些生氣,畢竟跟她說話時的語氣帶的一絲怒氣還是清清楚楚的。

系好安全帶之後,車子一下子就啟動了起來,陸季延的車技不錯,車子速度很快但是很穩,車子速度不慢,可是顧可彧還是希望快一點,再快一點,這樣她就可以早一點見到江映寒了。

汽車像離弦的箭一樣像遠處急馳而去,車窗外的風景飛速的從眼前掠過,過了不一會兒,車子就開出來喧鬧的市區。

兩邊的行道樹也變成了灌木叢,顧可彧心裡有些慌亂,對陸季延說:「我們怎麼到了郊區?不是要帶我去見江映寒嗎?」

顧可彧看著略過得風景,心中的欣喜慢慢的變成了不安還有疑惑。

「他在機場。」陸季延沒有轉過來看顧可彧,只是冷冷的說出來這句話,專心的開著車。

看著窗外風景一點一點倒去,顧可彧的心裡暗自打鼓,她轉過頭看著陸季延,問道:「你不是帶我出來見江映寒嗎?難道江映寒在機場嗎?」

顧可彧嘴上這樣問,可是卻害怕聽到肯定的答案。

「江映寒現在就在機場,我不帶你去機場見他,你說我們要去哪裡?也不知道是誰哭著喊著要見他最後一面,搞的別人還以為他去世了呢,再不快點,他就該登機了。」

顧可彧發現陸季延用一本正經的聲音說著冷笑話,讓顧可彧有些忍俊不禁,再看陸季延今天的臉色好像很不好,說話語氣也冷冰冰的,顧可彧還是忍不住瑟縮了一下脖子。

陸季延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可怕?好像一座火山會隨時發他心裡的不滿還有怒氣一樣。

陸季延一邊開車一邊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眉頭微皺,對顧可彧說:「我們要快一點了,不然你真的就見不到他了。」

話音剛落,陸季延一腳就踩在油門上,加足了馬力,顧可彧不禁因為慣性向後仰了過去。

車子像離弦的箭一般,沖在了趕往機場的路上,顧可彧真希望她坐著的是飛機火箭,速度能多快就多快。

如果今天沒有見到江映寒,沒有向他親口說一句「謝謝」或者「對不起」,顧可彧覺得這可能會成為自己最大的遺憾了吧。

坐在車裡的顧可彧只覺得時間簡直慢的令人窒息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猛剎在了機場的入口處。

顧可彧看著近在眼前的機場入口,立刻打開車門沖了出去,她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立刻見到江映寒,一定要見到江映寒!

陸季延緊隨其後,車門一甩就去追橫衝直撞的顧可彧,機場里來來往往的旅客,各自都忙著辦理自己的業務。

心急的顧可彧也不知道碰到了多少位旅客,造成了多少麻煩,可她心裡只想要在擁擠的人群中找到江映寒。

陸季延寸步不離的跟在顧可彧後面,對顧可彧惹出來的麻煩還有撞到的人連連道歉,顧可彧使出五十米的速度,沖向了海關口。

海關口兩側都站有持槍的警衛人員,顧可彧想沖但卻心有餘而力不足,她只能探著身子在警戒線外面焦急的找尋江映寒的身影。 「好好的一副牌被打成了這個樣子,曲老爺子這些年也實在太嬌慣他的小兒子了,要不然的話有這樣一棵搖錢樹,怎麼能沒有反擊的機會呢?」旁邊的人也有熟悉情況的,李天這幾天在湘江大放異彩的,怎麼會是無名之輩呢?秦家老三想的什麼他們也知道,可惜現在這個時候坐過了。

「誰說不是呢,別的咱就不說了,光是賭錢的那一手技術,那就是出神入化的,如果我有一個這樣的女婿,我天天當佛給供起來,秦家人內鬥過分了…」

周圍的人都在批評秦家老三,這讓秦家老三的臉上有些下不來,說實在的,這幾天關於李天的傳言,讓他感覺到很不安心,李天這個傢伙的勢力越大,就會讓他在秦家的影響力越低,這幾天老爺子不停的跟秦冰談話,貌似又要提秦冰的地位了。

秦冰現在已經是大陸地區的負責人了,還要怎麼提呢?如果繼續提拔的話,那就得往副總裁的位子上提了,這對於秦家老三來說,無異於一個噩耗,雖然他自己沒有什麼能力,但是兒子馬上就要畢業了,兒子可是最正統的接班人了。

秦家第三代領導人當中,老三這邊有一個讀MBA的兒子,老大那邊的兩個兒子基本上都出局了,反正都是混吃等死的貨,第三代就只有看老三的兒子了,如果老爺子選擇秦冰的話,那兒子那邊就沒什麼機會了,所以老三找機會就要貶低秦冰。

「哼,咱們走著瞧…」秦家老三轉身就走了,絲毫不顧其他人的談話,這個傢伙現在連臉都不要了。

「對不起…」秦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自己這邊在前面讓李天幫忙,後面三叔就過來拆台,這樣的家族也真是少見,想想原本秦家的地位,再看看現在的地位,都是因為家族內耗的原因。

「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不過現在這個情況你也看到了,可能繼續留在秦氏集團,沒什麼好處,如果你想通了的話,隨時都可以告訴我,咱們可以東山再起。」李天真誠的說道,對於以後的事情,他也不敢說怎麼樣,但只能是給秦冰提供一切可能的條件,至於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那隻能是看上天了。

秦冰認真的點了點頭,現在的秦家讓自己失望,如果以後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鄭秋他們姐弟也終於事商量完了,他們提出了另外一個意見,李天可以擁有10%的技術股份,但是剩下的股份雙方必須得平等。

李天出資15億元人民幣,佔據50%的股份,經營方面全部靠鄭氏姐弟,他們出資25億元人民幣,佔據50%的股份,對於這樣的分配方案,李天基本上是表示可以的,雖然李天想要公司的控股權,但是珠寶經營自己一竅不通之後,還得靠這姐弟兩個呢,如果自己的股份太多的話,人家完全可以不做呀。

雖然跟自己合作很容易得到翡翠,但這個年頭,只要是肯出錢的話,什麼地方得不到翡翠呢?李天也不是人家唯一的合作對象,該讓步的時候也得讓步,雙方這個草案基本上就這樣定下來了。

秦冰羨慕的看著鄭如燕,都是家裡的大小姐,可鄭如燕用有強大的做主能力,自己手裡也有一定的錢,秦冰這邊就不一樣了,秦冰的父親是不錯的,動不動的就要塞給女兒一些錢,可是母親那邊就沒多少錢了,秦冰還得拿錢去補貼母親,至於老爺子那邊純粹就是光有話,並沒有實際的,所以秦冰手中並沒有多少錢。

當天的翡翠拍賣會很快就到了下午李天拿出了手機,下載了個app,對於那些翡翠的號碼,早就已經記在心裡了。

標價最低反應最好的翡翠還是留給自己,剩下一些已經超出估價的,那當然是分給這兩個珠寶公司了。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等到最後時刻,三方都獲得了很滿意的結果,李天花了8億左右,幾乎把自己的錢都花光了,但是裡面的翡翠卻價值將近25億,翻了三倍,這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秦冰這邊花了9億,拍到的翡翠價值10億左右,並沒有多大的增加,因為李天分給他們的全部都是一些到臨界點的翡翠原石,他們只能是獲得後期的收益,想要在翡翠上賺錢,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鄭秋姐弟花了24億,拍到的翡翠價值27億左右,小賺一點,這也是因為他們投入的資金比較多,有些翡翠原石的確是非常值錢,但是別人跟不上,所以就變成他們的了。

在李天拍到的翡翠當中,有一部分是高玻璃種的,但是卻沒有達到李天的要求,本來想著給秦冰打一套首飾的,現在看來也只能是再找機會了。

李天觀察到秦冰喜愛翡翠,手上也戴著一隻陽綠的鐲子,但是並不是最頂級的,最多也就是五六百萬而已,根本就配不上秦冰的身份。

「這塊小石頭拿回去,應該能夠讓你打一頓鐲子,比你手上的這個要好喲!」李天從自己的翡翠原石當中抽出來一塊足球大小的,這裡面有一塊玻璃種的翡翠,但個頭並不是很大,如果想要打兩個鐲子的話,那還是綽綽有餘的,剩下的料應該能打幾個戒指面,但李天就不怎麼管了,反正都送給人家了。

秦冰推脫了一番,不過看到李天眼裡的堅決,也只能是讓助手抱著了,她自己可抱不動,雖然這塊石頭不大,但也有好幾十斤呢。

「你這是幹什麼?咱們家族購買的翡翠原石都是要統一運走的,這一塊竟然放到了你自己的車裡,這是不是要偷我們家族的翡翠原石呀?這可算是被我抓住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沒等著秦冰上車呢,秦老三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出來了,竟然誣陷秦冰偷翡翠原石。 終於,還是那熟悉的連帽衛衣,還是那個單薄的背影,讓顧可彧眼前一亮,是江映寒!

眼見江映寒就要走出海關準備登機,顧可彧控制不住的喊出了那個心心念念的名字:「江映寒!江映寒!」

顧可彧絲毫不顧忌自己已經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周圍熙來攘往的旅客都停下腳步看著她,更是有好些人拿出手機拍下顧可彧的照片,顧可彧大聲的喊著,嗓音都有些嘶啞。

顧可彧緊緊盯著江映寒的背影,期盼著江映寒可以突然回頭看一下她。

顧可彧現在很緊張,她因自己可以趕在江映寒離開的時候在見他一次而高興,又害怕江映寒會沒有聽到她的聲音就離開。

現在的顧可彧心裡極其悔恨,她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知道江映寒要離開的消息,也恨自己為什麼要說那些話,如果江映寒真的不再回來,那她心裡會留下一輩子的遺憾。

顧可彧的聲音在機場的海關口顯得格外不同,她親眼看到江映寒單薄的肩膀一陣瑟縮,就連腳步也遲疑了,他很顯然是聽到了自己剛剛的呼喚。

江映寒不可置信的轉過了身子,眼神穿過人群遙遙看向顧可彧。

其實在來機場的那段難熬的時間裡,顧可彧想到了很多見到江映寒之後要說的話,可是現在真正看到了江映寒,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江映寒獃獃的看著顧可彧,看了好一會兒,直到海關開始催促他的時候,他才向顧可彧扯出了一抹溫暖的笑容,那笑容帶有不舍和安慰,還有些許的難過。

原本顧可彧也想扯出一抹微笑,回應江映寒,可是心裡的難過和不舍又讓她怎麼笑得出來呢?

江映寒站在海關口用溫柔的眼神深深地注視著顧可彧,那個眼神里只裝得下顧可彧一個人。

他笑得那麼溫暖純粹,不由得讓她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從那時起,這個溫暖純良的笑容便從未改變過。

顧可彧突然覺得,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最初的時候,心裡這段時間的焦躁不安消失了,整個人因為他的笑平靜了下來。

顧可彧覺得自己的負罪感好像變少了,悔恨也已經消失了,江映寒的笑容好像已經原諒了她之前對他的傷害,顧可彧忽然釋懷,她覺得離開對於江映寒來說是唯一的幸福結局。

登記的時間馬上要過了,機場大廳不斷響起「尊敬的江映寒先生,請迅速到登機口登機……」

身邊的工作人員也不斷的催促著江映寒,江映寒這才點了點頭,深深地又看了一眼顧可彧。

顧可彧死死的咬住嘴唇,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掉,她好想進去死死地抱住江映寒告訴他不要走,但是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這一刻他們兩個哪怕是想說上一句話也是奢望。

顧可彧的身子死命的想探過警戒線,甚至有了衝過海關的行為,周圍的警衛人員死死的攔下她。

這一幕全部都被江映寒看在眼底,可是他沒有說什麼,顧可彧以為他會像原來一樣在她出事的時候守護在身邊,但是江映寒什麼都沒有做。

他只是靜靜地看著顧可彧,時間都彷彿安靜下來,突然江映寒對著顧可彧揮了揮手,露出了一個不舍的笑容之後,準備登機。

淚水慢慢模糊了顧可彧的雙眼,她咬了咬牙生生的不讓淚掉落,在模糊間,她看到江映寒好像張了張嘴對她說了一句話。

顧可彧想聽清那句話到底是什麼,可是熙攘的人群發出的喧鬧聲,讓顧可彧始終沒有聽清一個字。

顧可彧大聲的喊著:「你說了什麼?江映寒,你快回來!」可是江映寒已經轉身登機了。

看著江映寒就這樣離開了自己的世界,顧可彧獃獃的望著那個離去的身影,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整個人難以克制的癱軟在地上,低著頭從小聲點抽泣慢慢變成了失聲痛哭。

江映寒就這樣離開了,最關心,最在乎她的江映寒就這樣離去了,這一別也許是一輩子不見,最好也不過是他國的偶然相遇。

顧可彧心裡一陣陣的刺痛,眼前浮現出的都是江映寒的星眸劍眉,和江映寒相處的一切都在顧可彧的腦海里不斷的循環放映。

顧可彧回想起來,第一次見到江映寒的時候,那個可愛的大男孩爽朗率真。

但是當時為了能讓自己可以在娛樂圈佔有一席之地,顧可彧不得不利用他,江映寒知道她的不得已,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更加幫助她,保護她。

顧可彧在遭受一次又一次非議和攻擊的時候,江映寒總是會第一個站出來幫她解圍,並且安慰她,心疼她,正是因為有了江映寒,顧可彧才慢慢的有了人氣。

和江映寒一起參加《我們戀愛吧!》的時候,兩個人在旋轉木馬上的浪漫對視,在過山車車裡面的刺激尖叫,在夜幕降臨后的告白……

這些都讓顧可彧記憶深刻,此刻卻又全部被顧可彧壓在了心底,江映寒對她的好,全部被她收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上,不敢碰,更不可能會遺忘。

重生一世,江映寒可能是唯一一個告訴顧可彧她是值得被寵愛,值得擁有世間美好的,也總是不斷的幫助她,愛護她,在她難過的時候借出肩膀。

但是現在這個人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他們連最後一句話也沒說上,一想到這,顧可彧就難過的要死。

顧可彧也不知道這樣窒息的感覺持續了多久,自己哭了多久,她抬頭又看了一眼江映寒離去的方向,慢慢冷靜了下來。

周圍來往的旅客注視她的目光,讓她有些焦灼的擦了擦眼淚,整理了自己的狼狽,緩緩的站起身來。

顧可彧做出的一反常態的舉動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身邊的議論聲此起彼伏,各種各樣的眼神都投向了顧可彧,來來往往的旅客都因她而駐足片刻。

顧可彧由於心上的焦急還有不安,沒有化妝,她素顏就趕來了機場,經過江映寒離去的悲傷,她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女神風範。 「三叔,你胡說什麼呢?這麼多人都在這裡呢,你丟人不丟人呀!」秦冰一臉的焦急,這周圍可都是同行,現在都忙著運送翡翠呢,秦老三這麼一聲喊出來,周圍的人也不著急了,都覺得有好戲看了,竟然還有的人停下車,把玻璃搖下來在那裡盯著,就看看秦家到底怎麼了?

「我有什麼好丟人的?某些人偷家族的財產,這才算是丟人的呢,你今天在這裡是為家族辦事兒,怎麼這塊翡翠原石倒是上了你的車了呢?我敢打賭,這塊翡翠原石肯定裡面有翡翠,要不然的話也不會上你的車。」秦老三絲毫沒有顧忌周圍人的眼光,反而是更大聲的說道,就好像是不害怕丟人一樣,這樣的長輩可真是很少見。

啪!

李天這傢伙已經給足了秦老三面子,但你三番兩次的想要過來挑釁,那就別怪哥們兒不給你面子了,一巴掌就打在了秦老三的臉上。

「她在你家裡是你的侄女,但是在我這裡就是我的女朋友,如果你敢繼續誣陷我女朋友的話,那就別怪我不給你面子,這一巴掌就算是給你的警告,如果你想跟我試試的話,那就放馬過來,不過打傷了你,我可不負責任。」就在秦冰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時候,李天出現了,又是這種強勢的出現,旁邊的那些小姑娘別提多羨慕秦冰了,怎麼自己就沒有這樣一個好的男朋友呢?雖然長輩不著調,但是男朋友靠譜就行呀,以後這一輩子還是跟男朋友生活在一起的。

「媽的,內地來的小崽子,竟然什麼事情都敢做,給我打啊!」這傢伙帶著幾個保鏢,平時的時候在湘江囂張慣了,誰都知道秦家三爺不靠譜,所以也沒有人願意跟這個傢伙講理兒,久而久之的,這傢伙以為別人都不敢惹自己呢,當下就讓保鏢動手了。

哐哐兩聲,這兩個保鏢就飛出去了,根本就沒有讓李天出手,周大國在旁邊一人一巴掌,把這兩個傢伙直接扇到汽車上,連玻璃都撞碎了。

「別胡鬧了,三叔,趕快回家吧,你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秦冰趕緊過去拉住秦老三,秦老三還想要自己上呢,誰知道這個傢伙不知好歹,秦冰過去就害怕周大國對秦老三動手,誰知道秦老三一把就推開了秦冰,秦冰穿的是高跟鞋,並沒有站穩,一下就撞上了旁邊的車門,額頭都紅了。

「媽的,給臉不要臉,打…」這一下子李天真的是怒了,一個飛身竄到了秦冰的旁邊,看到秦冰頭上的血印子,李天這邊是忍不住了,連粗口都出來了。

秦老三別看表面很厲害,其實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體,周大國一巴掌就把這個傢伙給打暈了,從嘴裡還吐出來了好幾顆牙齒,要不是秦冰拉著的話,李天都準備過去廢了這傢伙。

「站住站住,會死人的…」秦冰死命的抱著李天,要不然的話,三叔今天真有可能死在這裡,秦冰和鄭秋還是第一次見李天這麼憤怒呢,這也難怪了,自己的女人在眼前被欺負,就算是長輩的話也不行,李天的怒火已經壓不住了。

「開車,去醫院…」李天自己就能夠看病,但這一刻看到秦冰頭上的血印子,心裡緊張不已,手指頭都有點發顫了,這會兒自己是看不了病了,所以只能是開車去醫院。

周大國一個利索的掉頭,汽車朝著醫院飛奔而去。

這邊秦家的兩名保鏢和秦老三還在地上躺著呢,這三個人估計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了,跟秦家有些關係的人都開始打電話了,別讓這些人在這裡丟人了,趕緊來幾個人把他們帶回去吧。

「這一家人真的是不知死活,原本我就知道這個秦老三胡鬧,但沒想到竟然胡鬧到這個程度,對自己的侄女動手,這樣的人活該被揍。」鄭秋站在旁邊樂呵呵的說道,剛才這種情況是人家的家裡事,咱們就算再跟李天是朋友,但這些事情也不能說出來。

「你還覺得是個好事兒呢?秦老爺子偏疼小兒子,整個湘江都知道,恐怕秦冰在家裡沒好下場,今天的事情會影響我們新公司的格局的,秦冰到時候肯定會在新公司當中任職,估計總經理會是秦冰的了,李天不會在新公司當中任職的,秦冰是新公司當中的大股東,如果咱們兩個不同時出現,恐怕公司就是秦冰的了。」鄭如燕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陰霾,這也是正常的。

想想跟秦冰比起來,自己差太遠了,想要成立一個新公司,自己這邊得出人出力出資金,什麼地方出不到就沒有辦法辦起來,可是秦冰呢,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只坐在那裡就能坐享其成了,就因為人家有一個好的男朋友,自己沒有一個好的男朋友。

「這…」鄭秋的臉上原本還帶著笑容呢,跟秦家那麼多年的敵人關係,就等著看秦家的笑話呢,可想到剛才姐姐說的,自己臉上的笑容是真的出不來,這秦家真的有可能會把秦冰趕出來的,到時候秦冰得找一個容身之地,新成立的珠寶公司肯定是最好的選擇了,李天佔據50%的股份,只要是他提出來,姐弟兩個就沒有辦法拒絕,況且李天還會賭石。

剛才按照李天的吩咐,他們姐弟兩個收了大量的翡翠原石,鄭秋按耐不住手癢,當場解開了一塊,那可是高冰種的翡翠,鄭秋雖然早就知道了結果,可當時也提高了鄭氏珠寶集團的聲譽,這樣的情況,如果離開了李天,那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看來就跟姐姐說的一樣,新公司的總經理必定是秦冰的。

「先離開這裡吧,也沒有什麼好看的,這樣的垃圾,絕對害了整個秦家。」鄭如燕看著秦老三他們幾個真的感覺是十分厭惡,幸好自己的家裡也沒有這樣的貨色,要不然每天頭疼也得疼死了。 「這位先生,請不要緊張,這位小姐並沒有多大的事情,只是外傷而已,x光片已經出來了。」在湘江的醫院當中,一個大夫有些驚訝的看著李天,不就是女朋友擦破點皮嗎?為什麼兩隻手都攥著拳頭,看樣子要打人一樣。

「我都說沒事了,你不要這樣緊張。」秦冰的小手攥住了李天的手,剛才李天做的一切,秦冰都是看在眼裡的,能有一個這樣的男朋友,秦冰真的是感覺到非常幸運,至於自己的三叔,那就早排除在外了,那樣的人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對自己的侄女兒都動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