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差不多了,長則一兩個月,短則十天半月的時間,這幾日我要進入虛空神殿閉關了,老何你也加油,實在不行可以去找林先生談談。」祁赫開口回道,又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林楠不僅打折給了須彌戒指,還給了靈丹妙藥,有助於突破到化靈境的寶貝。

林楠先後收服五十八位尊者境高手,四大化靈境高手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很多人都將林楠視為大魔頭,充滿了恐懼,古皇朝九黎族這種更是覺得林楠十惡不赦。

但他們和林楠並肩作戰過,也打過一些交道,再加上這段時間的了解,讓他們對林楠有著更多的認識。

這是一個華夏英雄,了不起的存在。

老何聽到祁赫這話,眉頭微皺。

說實話,很多秘境小世界高手對林楠有著不小的畏懼和抵觸。

死在他手中的秘境小世界高手多達一千多位,化靈境都不少,誰不懼怕。

「還是算了吧?」老何開口。

祁赫見狀,明白他的顧慮。

「你啊,怎麼和那些人一樣,他是什麼人,這段時間咱們還不清楚嗎?只要咱們真心融入這個世界,他只會歡迎,而非其他,即便是那些被他收為奴的道友們,其實也沒有被怠慢,給他們的安排,其實也正是我們所羨慕的。」

老何聞言,再度沉默少許。

最終,他心動了。

「你們祁氏安排好了?」

祁赫聞言再度點頭,這也是他最為滿意的地方,林楠給祁赫所在家族安排了一座小山,成為該族的棲息之地,很不錯,一族人此刻都搬遷出來,一族之人也都很滿意。

「相信我,你哪怕不著急,你們烈焰宗卻等不起,他值得信任。」

老何徹底沉默了許久,最終點點頭,徹底心動了。

「好,謝謝老祁,等安頓好,我請你喝更好的靈酒!」

「老朋友了,還說這話,上古時期咱們兩家關係便不錯,真若是可能,可以找他說說,咱們兩家依舊可以挨著,相互扶持。」

不多時,林楠在異境口的辦公室內,老何找了過來,坐在林楠對面,他們烈焰宗的情況,很不好,需要立刻轉移出來,但卻沒有合適的地方留給他們,而且華夏有令,不准他們輕易遷移出來,需要得到批准。

否則,便是違背華夏規則。

沒人敢輕易違背,林楠威勢正濃。

來之前,老何心中還很是忐忑,有些猶豫不定。

然而不過半個小時后,老何出來了,臉上帶著極大的喜色,隨即一飛衝天從異境口離去,快速返回秘境小世界,開始安排起來。

林楠這邊,同意的極為乾淨利索,基本上沒有提出其他的條件。

只有一點,全力為華夏一戰,以後不準對華夏普通人出手,傷及無辜,其他便再沒有要求。

為此,老何毫不猶豫的同意了下來,一切都給應承了下來。

因為這在他看來,完全不是問題!

烈焰宗的安置之地,林楠滿足了他的願望,安排在祁赫一族附近,也是一座小土山所在,作為一個小宗門所在地,足夠了!

異境口位置,越來越多的高手找了過來,都是各大秘境小世界的主事者,甚至有幾位化靈境高手專程趕來。

饒是化靈境高手,此刻也都很客氣,沒有任何的託大。

現在除去完全遵守林楠規則的十五家在秘境口位置開設山門,甚至還能招收門徒,其他二十家都被禁制。

想不遵守規則,想繞開華夏的規則,不聽令,很快便有大批高手殺過去。

現在,很多秘境小世界的主事者找了過來。

林楠的要求很簡單,為華夏大地全力一戰,不得對普通人動手,不得對林楠心存敵意,僅此而已。

同意的話,山門之事都給予解決,正式承認他們的身份。

不同意,那就沒得談了。

短短兩天,足足十幾個秘境小世界找來,都同意了。

一時間,全國各地,一支支秘境小世界之人遷移出來,少的數百上千人,但是多的一些秘境小世界卻足足有著數十萬人,這麼多人的突然間出現,單單靠他們自己可不行,當地政府和偵緝局的人一起幫忙,才能快速穩定下來。

一座座村落,甚至小城,都在快速規劃中。

只要他們願意,他們便是華夏民眾,華夏便願意接納他們。

接下來的時間,更為熱鬧了。

前後有近二十五個秘境小世界選擇了和平相處,都開始遷移人出來。

根據陳聽雨的統計,各地遷移出來的人,多達五百萬之多!

饒是華夏大地,也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好在,華夏本就廣闊,面前還安排的下,各地政府也為之提供了極大的助力,使得這些新華夏之人,一出來之際便對華夏多了一份認同感。 雲熙翻了翻白眼:"這是我不給她面子的事兒嗎?葉一朵同學,你始終記清楚,我們現在是去找老大吃飯,你想讓玉玲瓏知道,你跟老大認識嗎?這個玉玲瓏,也不知道是誰帶進來的,小心思太多,明顯就能看出來!"

葉一朵笑著拍了拍雲熙的肩膀:"這種小心思很容易被看穿的人,才沒有什麼威脅,倒是那些心思深沉,藏著掖著的人,才是最危險的!"

聽到葉一朵的話,雲熙挑了挑眉,帶著她去找路彥琛:"你說的也是,我們快點走吧,不然,老大一會該著急了!"

葉一朵笑了笑,快速的跟上去。

葉一朵跟雲熙去找路彥琛,雲熙把她領到地方,就立馬走了。

葉一朵詫異的看了一眼被關上的門,看了一眼坐在桌子旁的路彥琛:"他不跟我們一起吃啊?"

路彥琛挑眉看了她一眼:"你是想讓他留下來當電燈泡嗎?"

葉一朵愣了一下,扯了扯嘴角,立馬癟癟嘴,走過來坐下:"我可沒那麼說,好了,讓我看看,今天晚上是什麼大餐!"

路彥琛把扣在碟子上的瓷器罩子拿開,露出一道道美味可口的飯菜。

葉一朵看到菜,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她忍不住抿唇:"好香啊,終於可以大吃一頓了!"

路彥琛笑著把所有的菜打開:"你還沒吃呢,就知道很香了?"

葉一朵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嘚瑟的挑了挑眉:"那可不是,我聞著都覺得很香,而且,這色澤,一看就是大廚做的,好了,不跟你貧了,我要趕緊吃飯了,都快餓死了!"

葉一朵說完,趕緊猴急的拿著筷子,吃了一口氣冒著熱氣的菜。

結果,吃了一口,她就愣住了,抬頭看著路彥琛:"不是……"

路彥琛笑著看向葉一朵:"怎麼了?"

葉一朵呼著氣,把嘴裡熱乎乎的菜咽下去,這才開口:"這菜是你做的啊?"

"嘗出來了?"路彥琛輕笑著看了她一眼。

葉一朵心裡樂的跟什麼似的:"我剛才聞著味道,就覺得有些熟悉,只是沒敢確定,畢竟,你這樣的大忙人,怎麼可能真的親自下廚,給我做飯呢,我都沒敢想,可我真的沒想到,會是你親自給我做的,你在這裡下廚,你那些屬下,不得驚掉大牙啊!"

路彥琛笑了笑,開口道:"沒那麼誇張,我做飯的時候,把他們都趕出去了,廚房裡就我一個人,再說了,我這段時間太忙了,都沒有怎麼照顧到你,現在,你過兩天就要去封閉式訓練了,我們可能見都見不到了,所以,在這之前,我得找個機會,好好補償補償你!"

葉一朵瞪著眼睛,神情有點震驚:"不是吧,你也進不去我們訓練的地方?"

路彥琛搖了搖頭:"不是進不去,而是不能進去,我今天去靶場那邊,看了一眼,你當時就把靶子打偏了,我在場,太影響你的發揮了,我現在還是避著點的好,等你訓練進入狀態之後,我再去看你!"

葉一朵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我這不是今天第一次嘛,看見你,所以才分心了,以後都不會了!"

路彥琛平靜的看了一眼葉一朵,開口道:"其實,我也挺糾結的!"

葉一朵眨了眨眼,一邊吃飯一邊問:"你糾結什麼?"

路彥琛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溫柔的光:"糾結什麼……糾結你看見我,影響發揮,我會覺得,心裡不好受,不想影響你,可是,我真的影響不到你了,我也會難受,會忍不住問自己,是不是我在你心裡的分量不夠了,所以,才影響不到你!"

葉一朵聽到他的話,頓時瞪大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不是吧,路彥琛,你肯定是逗我的,對不對?你居然會有這樣的矛盾的想法,這不該是女孩子的想法嗎?"

路彥琛危險的挑眉,看了一眼對面吃的正歡的某個小女人:"你的意思是,你也有這樣的想法了?"

葉一朵愣了一秒,趕緊搖搖頭:"怎麼會,我才沒有這樣的想法!"

她這話一說完,就愣住了。

因為她看見,路彥琛神色複雜的看著她,似乎有些難過。

葉一朵咬了咬筷子,有些擔心的看著他:"路彥琛,我沒說錯什麼吧!"

路彥琛無奈的搖搖頭,嘆了口氣:"沒事,你沒說錯什麼,只是有些事情,你還沒開竅,我強求不得,你現在這樣,就挺好的,好好吃飯吧,既然你愛吃我的做飯菜,就多吃點!"

葉一朵看了一眼路彥琛,眨了眨眼睛,點點頭,乖乖吃飯,不再說話。

因為她發現,自己剛才說的話,好像惹到路彥琛不開心了。

葉一朵悶聲吃飯,路彥琛的心裡,更無奈的。

葉一朵只有在有人出現,威脅到她感情的時候,才會吃醋,表現的很在乎這段感情。

平時,她就像是個沒有開竅的孩子,讓路彥琛心裡甚是無奈。

只不過,想到之前葉一朵為了找自己,都抑鬱了,他就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太片面了。

這丫頭,估計只是不願意表現出來。

路彥琛默默的嘆了口氣,陪著對面的人,一起吃飯。

葉一朵今天累了一天,吃的格外多。

路彥琛有些擔心:"晚飯少吃點,別吃得太撐了,對胃不好,你都吃了平時的兩倍了!"

葉一朵傻笑了一聲:"今天這不是心情好嘛,再說了,我今天訓練的強度,跟我平時坐在教室里,根本就沒法比,今天太費精力了,我得多吃點補補!"

路彥琛寵溺的看著她,微微點頭:"算了,我也不管你了,你隨便吃吧,別一會喊胃難受就行!"

葉一朵豪氣的擺擺手:"怎麼可能,我最近飯量上漲,胃難受,基本不可能!"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表示不想怎麼說話。

終於吃完飯了。

葉一朵拍著肚子,坐在椅子上無病呻吟:"好撐啊,我感覺胃都要炸了,好像連路都走不動了,怎麼辦啊,路彥琛!"

路彥琛默默的看了她一眼:"你剛才不是說,胃難受是不可能的嘛!"

葉一朵委屈的癟癟嘴:"我就那麼說說而已,你還真相信我的鬼話啊!"

路彥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眼神無奈又寵溺。

他伸手拿起旁邊的座機,說了一句:"把葯拿進來吧!"

葉一朵一下子從椅子上坐起來,驚異的看著路彥琛:"葯,什麼葯?我不用吃藥的!"

路彥琛看著她這模樣,甚是無語:"健胃消食片,吃嗎?"

葉一朵一愣,門就被打開了。

雲熙拿著一盒健胃消食片,笑著走進來:"老大,你那會發消息讓我準備健胃消食片,是不是就知道葉一朵肯定會吃多,結果,最後還真派上用場了?"

路彥琛挑了挑眉:"別說了,給她,讓她趕緊吃幾片吧!"

雲熙笑著點點頭,將健胃消食片遞給葉一朵,擠眉弄眼的說:"看吧,老大多有先見之明,早就知道你要用到這葯了,讓我早早的備著了!"

葉一朵給了他一個白眼,趕緊從他手裡拿過來葯,摳出來吃了三顆。

路彥琛讓雲熙順便把剛才吃完飯的碗碟順帶拿出來。

雲熙拿上碗碟出門,路彥琛走過去,將門關上。

話說,雲熙出了門,拿著碗碟,直接往暗夜總部的廚房走去。

他壓根沒有注意到,他剛剛從路彥琛的休息室出來,就被人盯上了。

玉玲瓏站在不遠處的拐彎處,將頭縮回去,眸子變了又變。

她剛剛從食堂那邊過來,想走幾步消消食,然後跟這次訓練的新人一起離開,卻沒想到,會看到雲熙。

只不過,雲熙剛才出來的,明明是老大的房間。

可是,雲熙怎麼會去老大房間,拿碗碟呢?

他不是去跟葉一朵吃飯了嗎?葉一朵人呢?為什麼就剩下他一個了?

玉玲瓏覺得,這其中一定有鬼。

她的眸子閃了閃,打算就在這裡看看,能不能看到點別的什麼。

此刻,路彥琛的休息室。

葉一朵吃了幾片葯,抽出一板健胃消食片塞進兜里,將其他的扔給路彥琛:"剩下的你裝著吧,我現在要走了,你慢慢待著吧!"

路彥琛挑眉看了她一眼:"不多呆一會嗎?"

葉一朵趕緊搖頭:"不了,一會這次訓練的新人,估計都要吃完飯出來了,到時候,我可沒法跟他們解釋,我怎麼會在老大的房間里,再說了,我進暗夜組織的時候,我們不是都說了,要隱瞞我們的關係嘛!"

路彥琛看了一眼葉一朵,神色有些不舍:"這話我的確說過,畢竟,你要跟組織里的人熟悉起來,還是先不讓他們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比較好,不然的話,他們知道你是我女朋友,會無形中孤立你的,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害怕有心人知道我們的身份,會利用你,所以,保持現在這種狀態就好!"

葉一朵嘟了嘟嘴:"所以嘛,我現在要走,你可別攔著我,我走了,你別想我啊!"

葉一朵說完,立馬顛顛的離開了路彥琛休息室。 二樓位於角落紀心雨的新房間。

正在房間化妝的紀心雨,看到房門推開,一個小身影沖了進來,紀心雨翻了一個白眼,「誰教你,進來不敲門的?」

一個化妝師,一個造型師,還有一個負責做美甲的正在幫紀心雨裝扮,這幾個人看起來技術不太過關,把紀心雨畫的都老了十幾歲了。

「在紀家沒有敲門這一說,因為大家隨時都有可能會進到自己的房間,所以時時刻刻都要保持自己的體面。」紀心雨一定是以前做人做事都不得體,現在都怕被人看到自己私下的面孔。

是沒有敲門,但是來到景城以後,很多規矩都改變了,這個木小寶就是故意拿家規來壓她。

差點忘記了,現在紀家上下都在說,木小寶要認祖歸宗了,到底當年紀澌鈞跟木兮是怎麼發展生下木小寶的,根本沒人知道,駱知秋一句「木小寶是紀澌鈞的親兒子要認祖歸宗」,驚呆了家裡上下多少雙眼睛?家族那邊議論更大,只是沒有回去,所以沒能感受到那種議論紛紛的氣氛罷了。

不過,有一個倒是讓她很好奇,為什麼外面沒有紀澌鈞,喬隱,木小寶這三個人的報道,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能力壓住所有的報道?難道是梁帥為了追木兮幫忙的?眼下,除了這個解釋,沒有更合理的可能。

木小寶背著手來到紀心雨腳邊,靠著一旁的梳妝台看著在化妝的紀心雨,「你的妝真厚,就像是戴了一個假面具。」

「要你管,一邊去!」今天是她大好日子,這個小鬼是專程來壞她好心情的?惱怒的紀心雨用腳驅趕木小寶。

房間里,幫紀心雨做造型的三個女人,一臉八卦用餘光偷看了旁邊幾眼。

「我為什麼要一邊去,我可是老紀的親親兒子,如果我四叔不結婚,我也要做我四叔的兒子,以後,我就是這個家唯一的男寶寶,秋奶奶說,我是紀家的繼承人,等我長大了,我就有權利提議修改家規,到時我要讓你們這些壞脾氣的人,每天都起來到花園做健身運動。」

該說木小寶幼稚還是天真?

紀心雨不想搭理木小寶,以免自己生氣起來,做出什麼事,這個小鬼又跑去找夏明義告狀。

就在紀心雨收回目光沒有再理會木小寶時,只見一隻手伸了過來。

以為木小寶想捉弄自己,低頭就看到放在自己腿上的一個小盒子。

這是一個首飾盒,外層沒有任何包裝,不過用粉色的彩帶系了一個蝴蝶結。

知道是禮物,但是紀心雨還是裝作不稀罕,一臉嫌棄,「木小寶,你別把什麼垃圾都往我這裡丟!」

「這是我用我的零花錢買的。」紀心雨以前可壞了,不止欺負媽咪欺負他,欺負老紀,還欺負過太婆和孫嬸,做了很多很多,讓人無法原諒的事情,可是,媽咪說,最好的懲罰,就是讓壞人變成好人,讓壞人一輩子都不能做壞事。

所以啦,看在小夏夏的份上,他就勉強給紀心雨送份禮物,他也不想小夏夏的婚禮太寒酸被人笑話。

這個盒子,還挺重的,以木小寶那窮酸樣,能給她送什麼東西,一看就知道是找了一個盒子裝了石頭或者是糖果送給她。

「看在夏明義的份上,我就收下了。」紀心雨把東西拿過後,隨意放在桌上沒有再碰。

哼!

也不會跟人家說謝謝,太差勁了,抱著胳膊的木小寶故意遞了眼盒子上的彩帶,「本來,我想給你用金色或者是銀色的彩帶包裝的,可是在我們景城,二婚只能用粉色,所以我就給你找了粉色的彩帶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