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溜不掉了!無奈之下,依依他們進殿以後,齊刷刷的跪在昊淼面前齊聲喊到:「弟子見過聖子大人,見過月夜仙?」

「原來是這一屆的『仙種』,你們過來找本座所謂何事?」

「回稟聖子大人,弟子們前來,是有一事相求,不知道聖子大人可否應允?」

「何事?不妨說出來聽聽!」

「弟子此行帶回一個百花蜂蜂巢,弟子是想將此蜂巢安放於後山山腳,不知聖子大人能否答應?」

「簡直就是胡鬧!你們當我奈何軒是什麼地方,撿到什麼東西都敢想著往我奈何軒扔!現在罰你們抄門規十遍,抄不完不準吃晚飯!」

誒,哥哥,咱說好的護著我呢?你這是吃錯藥了?

雖然心有不甘,可是依依也不能在外人面前露底,所以還是強自忍著。

「是的,聖子大人!可是羽琳師姐還在外面等著我們,能否讓我們交了任務以後在抄門規?」

「羽琳師姐?那是誰?」一臉的疑問,絲毫不似作假。彷彿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個人存在的模樣。

「回聖子大人,羽琳師姐她是翠燁閣閣主的七弟子。此行就是她帶領我們完成這些任務的!」

依依本來以為他都能將飛舟這麼貴重的東西交給羽琳師姐,說不定這羽琳師姐還能成為自己的保護傘,可是這次依依想錯了。

「簡直就是胡鬧!她身為一個老資歷的弟子,難道不知道我何奈軒內的規矩,而任由你們將蜂巢帶回來的嗎?現在你們下去,將她給我帶上來,我要好好詢問一下她是不是忘記了我們何奈軒的規矩了!」

昊淼生氣的呵斥了依依他們一通,然後就讓他們帶羽琳上來。

「月夜仙,現在我處理一點兒閣內事務,你看看是否先避嫌一下?」

「淼,人家不要,人家就是想時刻跟你在一起,一會兒也不想分開的!」

月夜仙一聽昊淼要單獨見女孩子,哪裡還能忍著,撒嬌耍賴,就想要留在昊淼身邊,然後再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阿淼單獨相見。

「我們兩個的事,都還沒有個定論,難道月夜仙你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插手我閣內事務了嗎?」

「我我我,阿淼,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既然你想要我迴避,那我離開還不行嗎?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月夜仙一聽到昊淼說她是想越俎代庖,心裡就已經方了,所以立馬就不敢再堅持留下來,一步三回頭的朝著偏廳而去。

而她走的慢慢悠悠的,企圖能看到那個所謂的羽琳到底是何許人也。可是註定要讓她失望了,因為她已經消失在走廊之後,羽琳師姐才被依依領了進來。

「回聖子大人,羽琳師姐帶到!」 依依把羽琳師姐帶到大殿以後,就推在一旁。

「弟子翠燁閣七弟子南宮羽琳,見過聖子大人。」

昊淼聽了羽琳的話,並沒有叫她起身,而是看著退在一旁的依依,直接說到:「韓依依,你也下去吧!我有事要單獨問問她。」

在外人面前,依依乖巧的應了一聲:「是!弟子告退。」然後就直接退出大殿。

在退出大殿的時候,依依這才反應過來,哥哥該不會是想要找羽琳師姐的麻煩吧!

可是現在還怎麼辦?哥哥都不讓自己進去的!

既然不能進去,那就一直守在門口好了,如果發覺有什麼情況的話,自己就趕緊衝進去,免得師姐受連累。

可是就在依依擔心著不知所措的時候,依依就看見羽琳師姐就這麼出來了。

看到師姐安然無恙,依依立馬鬆了口氣,馬上上前詢問道:「師姐,你有沒有事?」

「我沒事啊!時間要來不及了,所以現在我們可以去交任務了嗎?」

「啊!剛才只顧著擔心去了,完全都沒有想好要把蜂巢放哪兒啊!」

「不用擔心,你跟我來,我已經找到地方了!」羽琳師姐說著,就把依依往翠玉閣帶過去。

翠玉閣,九閣之一,主要以煉藥為主。因為需要煉藥,所以整個山峰都布滿了藥草園。

「羽琳見過閣主大人!」

「依依見過閣主大人!」

隨羽琳師姐見過閣主大人以後,依依就安靜的退在一邊。

「依依,你先去外面等我吧!我現在有點兒事情跟閣主商議,等我說完事情就帶你去安頓蜂巢!」

「好的師姐!閣主大人,弟子先行告退了!」

說完依依姐就退出翠玉閣大殿,等候在門外。

「閣主大人,實不相瞞,我們這次過來是想借你的地方安頓一顆百花蜂蜂巢!而且您這裡種植靈藥什麼的,我想有了蜜蜂的傳粉,您的葯園肯定也可以更好的種植!這可是一舉兩得的事情,所以還請閣主大人應允。」

「安頓一顆蜂巢可定是沒有問題的,可是誰都知道百花靈蜜是煉製安神蜜丸等好幾種丹藥的上好材料,所以……」

看著翠玉閣主那勢力的眼神,羽琳默然。無利不起早!說的大概就是翠玉閣閣主這種人吧!想不到昊淼聖子就連這種情況都預料到了,簡直就是算無遺漏。

「閣主說的極是,我們可以每半年給你們提供二十斤蜂蜜!您看這樣如何?而且那些蜜蜂還能免費幫您的藥草園授粉,所以這個交易,您可是一點兒也不吃虧的!」

「哼,只有二十斤,就想要借我的地方,是不是太……夠了夠了!只是借個地方而已,哪裡用得了二十斤蜂蜜,十斤都夠了!」

看著羽琳拍在桌子上那清晰的『聖子』二字,翠玉閣主立馬就改了說辭,態度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看著翠玉閣閣主已經轉變的態度,羽琳師姐立馬就拍板了:「既然閣主已經說好了每半年十斤,那就照這個來辦吧!現在我們是不是應該找個地方安放蜂巢了?」

「自然,你們這就跟我來吧!」好險,剛才自己竟然跟聖子大人的人談交易,不想要在這刺心閣混了吧!

翠玉閣主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冷汗,轉身就往前面帶路去了。

……

安頓好百花蜂巢以後,依依如約得到了這個季度的五十斤百花靈蜜。

取出十斤作為這半年的『房租』以後,依依他們就一起前往任務大廳交任務去了。

等著提交完任務以後,依依他們得到了到了這裡以後的第一桶金:每個人139點積分。

可是那靈石兌換要一百五十積分才能兌換一顆,而啟動陣圖一次性就需要五顆靈石。所以依依他們想要啟動修鍊室的陣圖修鍊,任重而道遠。

蓮華他們看著手裡的積分卡,都很無奈,這積分怎麼這麼難賺啊!

「哎,忙活了這麼大半天,也才139點積分。也不知道這積分要怎麼才能漲得快些!」

就在凱歌吐槽的時候,月夜仙不知道從哪裡跳出來,站在依依他們身後說道:「你們想要快速賺積分還不容易嗎?」

凱歌並沒有看見是誰,完全就是下意識的回問了一句:「啊?你是有什麼好辦法嗎?」

「月夜仙?」

就在凱歌問出這一句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剛才是月夜仙說的話。

「當然是有好辦法了!」看著她臉上甜美可愛的笑容,依依不知道怎麼的,就是對她喜歡不上來。

「哦,月夜仙能否給我們說說到底是個什麼辦法?」

夜雨丫頭因為正在學習製作傀儡,所以那手札上傀儡需要靈石啟動的信息肯定也看到了,所以對於靈石的需求她可是很急切的。

而現在就這麼139的積分,就連一顆靈石都換不到,所以她有些著急了。

「想要快速賺取積分,那就可以到馭獸城幫助抵抗一年一度的獸潮!只要擊殺的入侵獸,都能自動轉換成為你們的任務積分。方法給你們說了,去不去隨你們!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去那裡的,所以你們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月夜仙說完就不在理會依依他們,轉身就朝著被安排修鍊的地方去了。

至於為啥不去找昊淼,那還不是因為昊淼聖子不喜歡她整天黏著他。所以有些時候適當的遠離,也是一種策略。

只不過聽了月夜仙的話,凱歌他們一個個的都陷入了沉思。

他們現在如果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最好的辦法那就是出去歷練,不管月夜仙的目的如何,至少她說的那個地方絕對是他們歷練的絕佳去處。

都是相處了這麼久的朋友,他們的心思依依還是能猜到一二。

「雖然月夜仙說的很動人,可是沒有誰是無緣無故會對別人好的。就因為這個,我就對她保持一種懷疑的態度,所以我並不相信她!」

「可是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那個馭獸城就是我們理想的歷練之地!」

看著他們動心,依依也早就料到這種情況發生,所以她也並不意外。

「既然你們心裡有主意,那就順其自然,如果我們有機會能夠去那裡歷練的話,那就一起去!怎麼說我們也是一起出來的,所以大家相互之間也能有個照應!」 不管最後他們能不能去,現在抓緊一切機會提升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依依連房間都沒有回去,直接就朝著修鍊室而去。

可剛轉出後院,就聽見禹焱,贏磊和費鑫哥哥他們在說著什麼。

費鑫:「昨晚錢森從黑水澗回來了?」

贏磊:「是啊!你都沒看見,他在那裡混的可慘了,就連他的左胳膊都差點兒廢掉了。昨天晚上我見到他,差點兒沒有把他認出來。」

禹焱:「你都說他回來了,可是我怎麼沒有看見他人在哪?」

贏磊:「還給你看到人,他今天一大早就又出去接任務去了!」

禹焱:「又出去接任務,你不是說他胳膊都差點兒被廢掉了,那不在家裡好好養傷,老往外跑個什麼?」

費鑫:「說到底,自從我們回來以後,他就一直都在外面跑著,好像是要故意躲開我們似得!」

費鑫說到這裡,還用手摩挲著下巴,好像在琢磨著什麼一樣。

贏磊:「這個我可不知道,不過我早上去查了一下,他竟然一個人領了去馭獸城的抵抗獸潮的任務。」

禹焱:「什麼,他一個人去了馭獸城?他這是嫌命長了?偷著去黑水澗還不夠,現在又去馭獸城。他難道不知道馭獸城內獸潮來了有多危險嗎?」

贏磊:「是啊!以往都是我們一起去的,那個時候都要我們五個人合力,才能艱難的挨過獸潮,他這簡直就是胡鬧嘛!」

費鑫:「不過,多歷練歷練也不是什麼壞處,人總是在逆境中成長,所以阿森他應該是有自己的考慮吧!而且他做事一向有分寸,所以在他需要的時候,我們在幫忙也行!」

贏磊:「是啊,人總是在逆境中成長,你們都沒看到,森他的氣勢越發駭人,我感覺甚至都已經超過阿淼了!不過他反倒是越發淡漠,從他回來到離開跟我說的話總共就不超過三句話『我回來了』『沒事』『我還要出去』!」

費鑫:「反正離真正的獸潮還有段時間,在這之前就讓他一個人先鍛煉一下,之後我們肯定也是會去的,到時候我們再匯合就行了。好了,我們先去修鍊吧!可別讓他倆超我們太多,到時候都跟不上他們的節奏了!」

「就是就是,那我先走了!」

「我也走了!修鍊去了!」

收容控制從保護傘開始 ……

直到三人離開以後,依依這才知道,原來錢森哥哥是回來過了。不過他們剛才說的馭獸城很危險,他們都不敢輕易涉足,所以那位月夜仙給他們說的那個消息,到底是什麼目的?

想不通,那就不想了!

反正多點兒實力,也就多了一分安全,到時候就算是遇到什麼陰謀詭計都能多一分自保的能力。

在修鍊室一呆又是到了半夜,只不過為了應對獸潮,所以依依只是煉製了幾種解毒,止血療傷,回復靈氣的丹藥。

雖然全都是一品丹藥,可是在危急關頭也能救人一命。

為了防止第一次煉製丹藥以後暈過去的情況發生,所以慕辰在適當的時候就提醒依依回去休息。

所以依依在準備好了這些東西以後就回了房間休息去了。

聽說距離抵抗獸潮還有段時間,所以依依他們打算仍繼續接一些簡單的任務。

這次他們還沒有出何奈軒的大門,就又遇上了月夜仙。

依依甚至感覺著,她好像就是專門在這裡等她們的一樣。

大宋帝王 「月夜仙!」

「月夜仙!」

……依依他們齊刷刷的給她見了禮,就想要朝著任務堂過去。

「等等,你們不去馭獸城做抵抗獸潮的任務嗎?」

「多謝仙子關心,不過我們準備跟著閣內的師兄弟姐妹他們一起過去!所以不敢勞煩仙子操心!」

雖然消息是你給他們的,可是他們肯定不會越過宗門,跟著你就過去的。不然他們這種行為肯定會給昊淼哥哥添麻煩的,所以依依才會這麼懟月夜仙。

「既然你們已經有了主意,那算我多管閑事了,本來我以為你們還沒有可以跟著出這個任務的許可權,我還可以給你們幫幫忙的,看來你們並不需要!」

她月夜仙就算是要算計別人,也要高高在上的,也絕對不能讓人看輕了自己,所謂裝也要裝個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跟我說話的模樣,施施然的就去何奈軒找昊淼聖子去了。

想去,她自會找昊淼哥哥要這個許可權的,依依可沒有傻到繞過哥哥,去找她幫忙弄名額。

可是看著旁邊欲言又止的幾人,依依有些不明所以,遂問道:「你們對於剛才的事情有何看法?」

夜雨丫頭:「依依剛才你為什麼不讓那個月夜仙幫忙,她好像可以讓我們去做那個馭獸城的任務的。」

聽了夜雨的話,依依又看了看其他幾人。就只見凱歌、落夜、秋秋她們一臉的贊同。

看到這裡依依不禁有些捉急,反而冷靜下來向著宥櫟他們幾個看過去:「你們幾個認為呢?」

「我們剛來這邊不久,對於這裡的情況也並不熟悉,所以我們不發表任何意見。不過就算是在我們那邊,尋常的家庭,公司,職場都會遇見各種明爭暗鬥。

現在我們既然已經選定了在閣內修鍊,那我想我們肯定是要遵照閣內的宗旨做事情,所以就算是別人說的條件再好再誘人,我想我們也絕對要遵從閣內的規矩,這才是最好的做法。」

蓮華知道依依這是趁機給他們幾個『上課』,所以很配合的就把他身為家族繼承人的見解一一道來,好讓那幾位也明白現在他們的處境,以免日後行差踏錯,後悔當初。

「哈哈哈,說得好!」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就在這個時候,費鑫他們跟在昊淼身後齊齊出現在依依他們這裡。

「你們既然入了這刺心閣,所以你們的一舉一動都關係著閣內的榮譽。如果今日你們當真聽了別人的話,隨著別人離開山門獨自行動,那日後你們在這片大陸上基本沒有立足之地了,所以你們的選擇理當慎重,要記住一句話且行且珍惜!」

昊淼這一席話說的上算是很重的了,因為這裡不止有他的妹妹,還有他們閣內的臉面。所以在大庭廣眾之下,該維護還得維護。

不過他這一席話,卻讓跟在他們身後的月夜仙無地自容。

剛才昊淼聖子的一句『外人』,瞬間就將她打入冰窟,而後再也待不下去,獨自一人揮著淚跑走了!

「呃,聖子大人,您不去追她么?」 「為什麼要去追?」昊淼不明所以,他為什麼要去追她?她又不是他的誰?

依依……哥哥,你這麼直男,會孤注生的!雖然自己不喜歡那個女人,可是哥哥的情商要好好培養培養了。

「你們不是都要訂婚了嗎?難道你就不該去哄哄人家?」

「你喜歡她?」看著依依不遺餘力的想要讓自己去哄那個女子,昊淼的心裡居然有丟丟的難過,自己這個妹妹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啊?喜歡她?誰?」依依蒙了,哥哥這是要幹啥?自己怎麼可能喜歡她?她有未婚夫的好不好?

「你是不是喜歡剛才那個女人?」看著依依誤會了的表情,昊淼臉上的表情差點兒都要崩了,最後他才嚴肅的又問了一遍這個問題。

看著哥哥的表情,依依瞭然。他這是再問自己是不是喜歡月夜仙給自己當嫂子,所以自己才會勸他去哄她。

看他認真的模樣,依依知道如果自己現在說一聲喜歡,恐怕明天就會聽到他們訂婚的消息。

可是那個女人自己喜歡嗎?雖然她並沒有表現出對依依的任何惡意,可是依依打心裡覺得這個月夜仙對自己滿滿的都是算計,所以對於對自己有著惡意的人,很難喜歡的起來的吧!

可是她又怕自己的表態給哥哥帶來麻煩,所以想到這裡,依依搖了搖頭道:「雖然暫時感覺不喜歡,可能是沒有接觸過,不了解,所以可以試著接觸一下!」

「那好,就試著接觸一下,如果感覺到合適了在跟我說!」

昊淼說完,就帶著費鑫他們離開了,徒留下依依在風中凌亂。

雖然依依知道昊淼說的是覺著她當自己的嫂子合適了以後再給昊淼說,可是別人不知道啊!

看著好奇寶寶似得幾人,依依有點兒方了。

「你…你們這麼看著我做啥?」

「啊,依依姐,想不到你喜歡女的?嗚嗚嗚,我後悔了!我現在不要表哥了,我跟著你可好,你就別要那個仙了,好不好?」

秋秋說完,猛的一下就撲到依依懷裡,裝模作樣的擦著根本不存在的眼淚。

相處了這麼久,她們怎麼可能憑剛才那幾句話就相信依依喜歡女的,秋秋這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專門挑事兒的。

不過,就在秋秋撲進依依懷裡以後,愛倫立馬出手,將秋秋往自己的身後拽,然後防備似得看著依依。

似乎在說: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沒想到自己最大的情敵就出現在自己身邊。不是地位高貴的聖子大人,也不是風度翩翩的俏兒郎們,而是他們的好友,而且跟自家表妹還是一個性別。

在剛才表妹撲向依依的那一刻,愛倫承認他的心裡是有點兒方的,雖然知道自家表妹這是在作妖,可他心裡仍然是酸的厲害。

看到這裡,依依淡然一笑,然後給了秋秋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以後就不理會他們的打鬧,徑直朝著任務堂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