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情不願地把自己的心肝寶貝遞給葉修,韓武幾乎寸步不離地守著也許,就怕她的寶貝蛋兒有任何閃失。

也許抱著韓武送過來的孩子,小寶寶閉著眼睛睡得很安詳,抬頭看著葉妍,「你都生寶寶,都當媽媽了,哥真的覺得很不是滋味!」

韓武站在葉修後面小聲嘀咕,「大哥,嫂子現在也五個多月了,你馬上也要當爸爸了,還是雙胞胎誒。」

「誒!」葉修回頭橫他一眼,韓武立刻伸手捂住嘴。

小寶寶突然打了一個哈欠,眼睫毛動了動,繼續睡覺。

葉修一顆心都跟著酥軟了,怪不得韓武寶貝得跟什麼似的,連他都招架不住了。

幾個女人也起來了,沈清雪幾個走進來,看到葉修懷裡抱著的孩子,笑著看向葉妍,「今天感覺怎麼樣?」

「全身沒勁,還有些疼,其他還好。」葉修生完寶寶,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母性的光輝,好像一晚上就成長了一樣。

沈清雪看向韓武,「想好叫什麼名字了嗎?」

「大名我還沒想好,小妍說小名叫卡卡。」韓武一臉沉浸在幸福中的傻瓜樣,葉妍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他可糾結了,怎麼選都覺得不好,昨晚一晚上都沒睡覺,我覺得其中幾個還是挺好的。」

葉修這就不同意了,「小妍,名字不能隨便選,我的小侄女,名字必須好好選,韓武!」

「得令,老大!」

紅拂走過來,低頭看著葉修懷裡的卡卡,伸手摸摸她的小手,「卡卡才一天,就變樣了,瞧瞧這鼻子和眼睫毛,以後絕對是個美人!」

「希望以後能像紅嫂子一樣,氣質出眾才好,卡卡以後要靠你了。」葉妍大愛紅拂的高貴美艷氣質,知道自己這輩子沒希望了,不過她女兒絕對有這個可能,名師指導嘛!

「沒問題!」

「葉修,把孩子還給韓武,別跟人家父親爭。」沈清雪看韓武一臉小心翼翼地站在葉修身後,目光充滿寵愛地望著孩子,忍不住幫韓武一句。

葉修依依不捨地把孩子還給韓武,韓武抱住孩子立刻回到葉妍身邊,把孩子放到老婆懷裡,然後母女一起環抱著,幸福的三口之間縈繞著幸福滿滿的氛圍。

葉修也不想打擾他們,跟大家一起走出房間,回到餐廳吃早餐,葉修喝了一口咖啡,這才淡淡地開口解釋,「我就在東邊山崖中間的一個山洞裡,很安靜,沒有人打擾,我需要把桃花寶典裡面沒有搞懂的徹底解決。所以,等會我還是要離開。」

「不能,慢慢來嗎?你可以多休息幾天啊,你都離開四個月了。」蜜糖沒精神地用叉子插盤子里的餐食,聲音低沉,心情低落。

其他幾個女人也都因為葉修的話,心情跟著落下來,葉修看到沈清雪伸手摸著肚子,表情淡淡的不知道她是不是惱了。

「這件事必須在清雪生產之前解決。」

「為了你們的安全,我不想讓你們出任何事。」葉修看著大家,他也不想離開,陪著四個他心愛的女人是多幸福的事情,可是他必須把一切危險都解除后才安定地陪著她們。

「你去吧,我會照顧清雪的。」 撿來高工要不要 毛靚突然開口。

也許驚訝地看向毛靚,對方朝他露出一抹會心的笑容。

葉修心裡受到震動,毛靚一直都是如此,從來不會反抗他的決議,她只會支持他,默默地幫他,伸手拉住毛靚的手,一切盡在不言中,「靚靚!」

毛靚點點頭。

蜜糖扔下叉子,轉身跑出餐廳,紅拂嘆口氣,站起來,「我去勸勸她,蜜糖還小。葉修,你去吧,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

紅拂跟著蜜糖跑了出去,葉修看著她的背影,有一絲擔心。

另一隻手拉住他的手,葉修回頭看到沈清雪淡淡的笑容,她拉著他的手覆在她肚子上,「別錯過了寶寶出生,我不想生孩子的時候心裡還不安定。」

「我保證,不管身在何處,都會回到你身邊。」葉修輕輕抱住沈清雪的肚子,聽到孩子在肚子里踢了他一腳,葉修心如刀割,他的孩子,卻不能每天記錄他們的生長,閉上眼,輕吻沈清雪的肚子,葉修喃喃低語,「爸爸一定會彌補你們的。」

葉修還是離開了,錯過了跟約瑟夫的會面。站在山崖之上,看著汪洋大海,葉修眼神鎮定如潭,一躍衝進大海,不斷深入,再深入。

直到水壓強迫他不得不離開,葉修眼眸漸漸改變成金色,身體彷彿覆上一層保護膜一般,繼續下降,意識擴散向四周,身體不斷下沉。

百米之下,大海一片漆黑,唯有點點海中生物自帶一絲熒光。

葉修不停地下降,等找到那個人,他就過了這一關。用了四個月,葉修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他以為他有足夠的時間,結果卻是比他平常度日更快。

絕不認輸!

小妍的孩子都出生了,他的小侄女出生了。他和清雪的兩個寶貝也要出生了,任何的意外他都不會允許存在。

意識猛然加速,這方圓百里的範圍全部在他的意識控制之間,葉修站在千米之下的深海中。

猛然睜開眼睛,看到十米之外的虛幻人影,對方心情似乎很不錯,「人類的極限是20米左右,而你已經超越人類百倍,葉修你感覺如何?」

「我過了第一階段不是嗎?那就繼續來吧,第二階段!」葉修沒有回到那人的回答,只是冷漠地問接下來的訓練。

「哈哈,因為時間不夠了對嗎?如果你想要開始,那就開始吧。去你夢想的蓬萊島吧,蓬萊島不是普通的地方,沒有正面的入口,永遠只有一艘船通向外界出。想要進來的人類會路過迷霧之境,沒有人類能夠活著出來。你能夠登上船離開,你就成功了。」

「魔方晶石裡面的寶藏埋藏地?那裡到底有什麼?」葉修目光幽深,面龐刀刻般充滿生硬的氣魄。

「有你想象的一切!」

對方話剛一說完,葉修覺得周圍的環境都在不斷改變,海水翻湧,四周震動,明明是無法掌控的大海深處,卻如同一個封閉的小空間一樣在晃動。

一切活動停止,深海中的葉修感覺周圍有所改變,朝海面上升。同時用意識告訴沈清雪他要去蓬萊島。

「你要去蓬萊島?」沈清雪正在曬太陽,突然站起來,對著空氣驚呼。

蜜糖剛要問她怎麼了,就被毛靚和上官瑩同時制止,「噓!」

衝上海面,葉修看向四周的環境,美似仙境卻無生機,這裡不是他的島。目光晦明變化,葉修聲音變得低沉,「不用了,我已經到了蓬萊島,告訴師傅,不要試圖找蓬萊島,他們會在周圍的迷霧之境迷失。」

「我知道了,你……一切小心,記得,我們等你回來!」

「好!」

葉修斷了跟沈清雪的意識聯結,這太費意識,每次聯繫之後,大腦都會有一段時間的疼痛。

傷了岸,葉修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和身後茂密的蓬萊島,這裡就是蒼寶藏的地方,從這裡離開他就會成功嗎?

很好!

一雙金眸中,流轉過几絲紅線,意識瞬間囊括整個森林,葉修倒吸一口氣,這是什麼鬼地方?

毫無一絲生機,卻又眾多亂跑亂跳,會飛的生物,無法認出是什麼東西,是否危險也不知道。不過島對面卻有一艘船,不是普通的船。

葉修試著控制那艘船,過來!

「吼~」一隻巨大類似霸王龍的怪物突然從出來,一尾巴朝葉修甩過來,「該死的入侵者!」

會說人話?!

葉修跳起躲過它的尾巴攻擊,尾巴打在海面,驚起百丈駭浪,地沙灘裂開,地面都震動了一番。

好強大的尾擊,如果被打到他可能渾身骨頭都碎了! 僕人將裝著人造血的大桶抬到沐音澈身邊。

亞澤抓起沐音澈的手臂,這一次直接劃開了他左手的動脈。

鮮血瞬間噴涌而出,落入大桶里。

一直昏迷著的沐音澈此時終於因為疼痛皺起了眉頭,有些艱難的睜開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情況,瞳孔猛地一縮,神色卻很是平靜。

他早上與往常一般去珈藍學院上課,走在半路上被亞澤給攔住了,然後……再醒來就是現在了。

他垂眸看著自己左手不停流血的傷口,眸色沉靜。

所有人都注意到他醒了,其他吸血鬼倒沒覺得什麼,只當他是被亞澤調教好了的血奴,可是亞澤卻是詫異。

他以為沐音澈會恐慌害怕,大喊大叫呢。

「看見了嗎?這些人都是吸血鬼,他們都等著喝你的血呢。」

亞澤笑看著沐音澈的很好心的提醒。

此時那些吸血鬼早已被沐音澈那誘人的鮮血刺激的露出獠牙,雙眸猩紅,這在普通人眼中,應該很可怕吧。

沐音澈盯著自己的傷口,神色依舊平靜:「我沒瞎。」

亞澤:「……」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沐音澈這般姿態,明明一個普通人,憑什麼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還冰山王子,被稱作男神,一個普通人罷了如何能與他一個吸血鬼親王齊名? 惹火天價妻 更何況,他竟然還膽大包天的對古紇起了心思。

整個珈藍學院,誰人不知道古紇是他亞澤盯上的女人,那麼多人垂涎著古紇,卻沒有任何人敢行動,只有這個沐音澈不知死活!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至少現在不會。畢竟,」亞澤舔了一下唇瓣,「你的血,很美味。」

沐音澈依舊垂眸看著自己的傷口,感受著頭腦已經開始因為失血過多出現微微的眩暈感,在心中默默計量著自己已經流了多少血,完全忽視亞澤的話。

沐音澈這般態度讓亞澤惱怒不已。

他就是想打碎沐音澈臉上的冰冷平靜,想要看到他驚慌失措的模樣。

「你還不知道吧,我們的古紇老師也是一個吸血鬼,一個你想象不到的強大的吸血鬼,你說,你憑什麼惦記著她,你哪點配得上她?」

沐音澈睫毛微顫,五指微微收緊,血流的更歡了。

差不多了。

亞澤還在說著:「你說,我拿著你的血去給古紇,她會不會慢慢就喜歡我了呢?」

沐音澈終於抬頭。

亞澤這才看清他的瞳眸,頓時失色:「你……你怎麼……你是吸血鬼?!」

那是吸血鬼特有的猩紅眼眸,沐音澈的眸子紅的更加透徹純粹,不同於其他吸血鬼顯露出來的血腥可怕,沐音澈的眸子卻如紅寶石一般的漂亮,卻是加倍的讓人覺得可怕。

問出口,不等沐音澈回答,亞澤就已經自顧搖頭否定:「不可能的,你分明就是人類!」

那誘惑人心的鮮血已經有力的證明了沐音澈人類的身份,又怎麼可能是吸血鬼呢。

「我自然是人。」

沐音澈開口了,聲音如玉石相撞般悅耳,卻也是同樣的寒涼, 葉修奪過一擊還沒喘一口氣,恐龍突然朝他噴火,葉修一驚之下,只好躲進森林裡。

速度如獵豹,呼吸減弱,伸手有敵人追擊,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更強大的敵人,誘敵助攻。

身後的恐龍寸步不讓,身形巨大,速度卻敏捷異常,葉修在心裡狠狠罵一句變態。

七百米,四百米,三百米,一百米。

遠處的怪物突然看到葉修,張開血盆大口。

十米,身體從怪物身下衝過去,倒在地上

怪物瞬間出擊,一口咬在恐龍身上,葉修這才回過頭觀察兩隻怪物,一條姑且先稱作恐龍的身高二十米怪物,一個十米高左右的猩猩身子加上狼頭。兩個怪物撕咬起來,絲毫不留情。

葉修趁著機會,一伸手,出現一把骨頭匕首,這是他在魔方晶石里得到的怪物骨頭,卻沒想到現在還能用。這是他現在唯一的武器了,不能讓這個怪物打死對方,已經吃過一次虧,一旦他們最後合體,那就不是一般難對付的怪物了。

葉修提起速度,突然踩著怪物衝上去,踩在怪物猩猩的背上,抓住它的毛髮,手裡的刀狠狠插進他脊椎上。皮硬如石,葉修霸道硬插,渾身肌肉爆發。

「啊!」怪物猩猩突然嘶吼一聲,恐龍咬著他一條胳膊,另一條胳膊掐著恐龍的頭,它根本沒有多餘的功夫對付葉修。

葉修手伸出手,狠狠踢了刀一腳,刀身斜了兩分,葉修不錯失任何時機,踩上怪物猩猩的頭,爬上恐龍脖頸,另一把骨頭刀,狠狠插進恐龍脖頸,骨頭鋒利勝鋼鐵,用怪物對付怪物,似乎更加有力。

「嘶……」

恐龍痛得一猛用勁,猩猩的胳膊就被拽了下來。葉修正要徹底解決了這兩隻怪物,突然森林裡的鳥獸齊飛,一股冰冷的寒意襲來,葉修一陣雞皮疙瘩凸起。

地上兩個受傷的怪物怕得瑟瑟發抖,葉修暗道,糟了!什麼厲害的怪物來了嗎? 我是萬古主宰 為什麼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剛要逃離,一股壓倒性的迫力衝過來,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被一條蛇一樣的怪物捲起來,蛇身半徑有二十多厘米,越收越緊。骨頭被卷得嘎巴脆響,葉修痛得額頭冷汗直流,臉色蒼白。

又出來兩條紛紛捲住了猩猩和恐龍,同樣被捲起來,只是那蛇身竟然有半米粗。

「嘶~放開我!」怪物猩猩竟然也會說話,聲音粗狂難聽,越收越緊,他的身體被生生勒出一個弧度。

「吼~」恐龍受到同樣的遭遇。

葉修臉色鐵青,不敢發一言,眼睜睜看著兩個厲害的怪物在他面前,被擰緊,然後捏碎,想就是擠壓機一樣,鮮血直流,碎肉落在地上,當然還有葉修身上。

好狂烈的殺招。葉修在心裡暗忱。他必須馬上找到逃離的方法,不然這樣被捏碎了,就算神仙在世恐怕都難救他了。

怪物卻遲遲沒有動葉修,葉修一直保持警惕,蛇身卷著他慢慢消失在這片林子,葉修看到很多花草還有東西竟然都在吸收怪物的血肉,連花草都在吃肉喝血?嚇!

葉修終於看清楚到了這個蛇怪,聽說過九頭,沒聽說過九身,這個怪物,上半身是一個女人,身體覆滿鱗片,從腰以下就是九條蛇身,靈活難測,怪不得這裡的怪物的這麼怕她!

「我看不到你的大腦?你是什麼怪物?」女怪物開口了,聲音倒是很悅耳,如果單聽這聲音,恐怕沒有人會想象到她竟然如此可怕。

「我也不知道。我不記得了,醒來就在這裡。」

「蓬萊島已經好多年沒有來過新鮮生物了,你好好聞!」女怪物一眨眼就到了葉修跟前,貼著他胸口迷戀地嗅嗅。

葉修慶幸她探勘不到他的內心,不過,這也可能是對方的花招,必須小心對付。

呃……「你,請問你是誰?」剛還緊繃呢,現在葉修就尷尬了,這個女怪物能不能不要到處亂聞,她正在他下面亂嗅,還蹭。

女怪物突然睜開眼睛看向他,一雙同樣金色的眼睛,不過她的眼睛四周轉了一圈,葉修心裡一怔,立刻緊繃起來。

「你是我的寵物!」怪物咧開嘴,兩排牙齒鋒利如鯊魚,笑起來,葉修只感覺頭皮發麻啊。

該死,這裡的時間會不會也過得很快,他沒有那麼多時間再耗下去,必須找到辦法解決,早點離開這裡。

女怪物突然鬆開了他,葉修摔到地上,女怪物的身子全部收了起來,她上半身趴在遠處的高台上,優雅地躺在那裡,似乎要睡著了。

葉修站在林間,四處觀察環境,目光看向女怪物的身後,她的九條身體都藏在後面,必須斷了這九身,他才能離開嗎?

「你上來!」悅耳的聲音,葉修卻沒有絲毫享受的感覺,隨便就捏碎二十多米的怪物,是個男人都不會覺得享受。

順著樹榦爬上去,站在距離女怪物兩米遠的地方,葉修目光淡淡地看著她。

「你好有趣,為什麼不說話?你不怕我嗎?」女怪物躺在榻上,手撐著她黑色的頭髮,笑著看向葉修。

「我怕,你會立刻殺了我。」剛才她沒有殺死他,卻把他帶回來,一方面是新奇,一方面是因為他沒有驚恐地喊叫吧。

怪物點點頭,笑得開心,「好久沒有碰到好玩的東西了,這林子太無趣了。你跟那些矮族怪不一樣,他們可是很怕我,每次都嘰嘰喳喳煩死了。」

「矮族怪?這裡有跟我長得一樣的人?」

「人?你跟他們不一樣。」女怪物皺起眉頭,眼裡閃過一絲殺意,「我要睡覺了,別吵我!」

話剛一說完,女怪物就閉上眼睛,起伏很快,似乎很暴怒,正壓著怒火一樣。葉修很聽話地閉嘴了,連呼吸都壓得很低,這個怪物很容易暴躁,一旦暴躁就會殺人。

坐在原地,葉修也跟著閉上眼睛,開始觀察四周的環境。這裡有矮人族,跟人類一樣的怪物,這個值得看看去。

站在森林裡和森林外用意識觀察到的結果完全不同,站在沙灘上看他能看到對面的船。可是坐在這裡,意識無盡擴散,卻依舊到不了盡頭,彷彿這片森林無窮無盡找不到任何出路一樣。

這個想法讓葉修很不爽,萬分不爽!

嗖嗖!

颯颯!

桀桀!

葉修睜開眼睛,看到下面,出現好幾個小怪物,嘰嘰喳喳很煩人,似乎在採藥。葉修扭頭看到女怪物眉頭皺起來,似乎將要醒來。

葉修一躍跳下去,拿出匕首,輕聲恐嚇,「離開!」

提著小籃子的三個小東西,只到葉修膝蓋,卻跟人類很相似,五官四肢都如此,對方瞪大眼睛,剛要開口,葉修臉色鐵青,抓起尼堵住他們的嘴巴,指了一下上面的女怪物,示意他們離開。

對方一臉莫名其妙地望著葉修,然後繼續悠閑地采東西,渾身叮鈴哐啷,葉修一臉黑線,抓起三個小矮人極速衝出去幾百米。

把他們放在地上,「你們是矮族怪?」

跟人類類似,可是真的很醜,無關都擠在一起,才到他膝蓋,三個矮族怪,紅色,黑色,白色,太好分了吧。

小紅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你是什麼東西?你……你怎麼這麼丑,你是不是中毒了?我找組長給你找葯去。你真是可惡,我們去采東西你去把我們帶走了!」

「你知道那是哪裡嗎?你們不怕死嗎?沒看到正在睡覺的人嗎?」

「采東西,采東西!」三個矮族怪一起喊口號,然後就要繼續前進。

葉修頭疼,這些小東西說話聲音又小又難聽,讓他都煩躁了。

葉修蹲在三個東西面前,「吵醒她,會被殺死的!」

小紅突然回頭兩步,一臉為難地搖搖頭,「你說女王蛇?我們采東西跟她有關係嗎?你真的好醜,我看得好難受。我去給你拿葯去!」其中一個小矮族怪嗖一下就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