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多謝皇甫將軍。」在向皇甫嵩作揖道謝后,宋傑便帶著莉莉絲和幾個手下的親兵走到了營寨大門,在命令看門的士卒打開臨時大門后對小六等人開口「我會派幾個人給你們搜身,在確定你們身上沒有攜帶什麼奇怪的物品之後才會讓你們進來。」

宋傑隨即在莉莉絲的耳邊小聲說到「等下你注意一下他們的身上,看看有沒有魔法波動,我總覺的這幾個人不懷好意。」莉莉絲點頭后,便認真的打量起了面前的這一群人。

「六哥,你看那個女的,長得真他娘的漂亮啊。」一個臉上掛著猥瑣笑容的山賊在小六的耳邊小聲說到「要是能和這個女人來一次,我死了也願意啊。」

「你小子別他媽的給我惹亂!」小六在猥瑣山賊的胸口上砸了一下「你想死別拉著我們!這裡可是官軍的營地。」被小六錘了一下的猥瑣山賊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低著腦袋一言不發。

「軍侯,我們沒有從他們身上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已經成為宋傑親兵的李文對著宋傑搖頭,在走到宋傑身邊后小聲說道「不過從這群人行為和手上的老繭來看,他們應該是山賊。」

「山賊?李文你確定?手上有老繭的不也可能是農民嗎?」面色嚴肅的宋傑詢問李文。

「我當然能確定,農民的手上雖然也有老繭,但絕對不是這些人手上的老繭。他們手上的老繭是長時間握刀才會有的,而且他們的動作神態也都是一副好勇鬥狠的形態。」

李文隨即指向小六「尤其是那個人,其他人看向他的時候都隱約露出了尊敬之意,他應該就是這群山賊的首領了,軍侯我們現在怎麼辦?」

宋傑隨即把詢問的目光投向了莉莉絲,在得到莉莉絲搖頭的回應后宋傑這才放心的在李文耳邊開口「既然如此,那就把他們都抓起來,我要知道這群山賊為什麼要來到我們這裡。」隨著宋傑的一聲令下,親兵們紛紛抽出了腰間的武器,瞭望台上的哨兵們也紛紛張弓搭箭,瞄準了小六等人。

小六臉上滿是驚恐之色「這位將軍,我們都是從長社城中逃出來的,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其實並不是百姓,而是山賊。」宋傑看著小六「不要以為用這麼簡單的謊言就能夠騙過我,黃巾亂黨怎麼可能會讓人出城,你們這群黃巾亂黨到底是因為什麼才來到這裡的?」

「將軍,您誤會了。我們真的不是黃巾亂黨。我們之前也的確是山賊,但是現在我們只想用一個消息換取一生的榮華富貴。」眼見身份暴露的小六說出了實話「不知將軍能否帶我去見皇甫將軍,此事事關重大,只有在皇甫將軍的面前我才會說出來。」

「好,我這就帶你去見皇甫將軍,但是你的手下必須接受我們的監管。」在對面親兵們做了一個手勢后,宋傑便帶著小六走進了中軍大帳「將軍,這個山賊頭目說他有有關於城內黃巾亂黨的要事跟您彙報。」

「山賊頭目知道黃巾的事情?看來你之前也是黃巾中的一員了。」皇甫嵩饒有興趣的看著小六「說吧,你知道了什麼事情。」

小六跪在地上,長叩不起「小人希望能夠用這個情報換小人和兄弟們的榮華富貴,還希望皇甫將軍成全。」

「沒想到你這個山賊也是個重情重義的人,你的手下倒也沒有選錯首領。如果你給我的情報真的很重要,那我就賞你們一百兩黃金。」皇甫嵩點頭同意了小六的要求「現在就讓我聽聽你得到的情報吧。」

小六說出了自己的情報「第一條是率領部隊的將領和她的兩個手下棄城逃跑了。第二條是因為精銳部隊在襲營戰中盡數損失殆盡所以張梁和張寶決定今晚趁夜色棄城躲到附近的山上。她們今天已經收集不少糧食種子和家畜了,看樣是要在山中修養生息了。」

「棄城逃跑?你的消息的確值一百兩黃金。」皇甫嵩對自己身邊的親兵開口「帶他下去,給他他想要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在親兵帶領小六走出了中軍大帳之後,皇甫嵩看向了營帳中的將領們「現在大家都說說自己的想法,你們對於剛才的那個山賊首領的話怎麼看?」

一個穿著全身鎧甲的中年婦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大人,我覺得我們不應該聽信那個山賊首領的話,這很有可能是黃巾亂黨的計謀,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們以為他們要棄城,以此來伏擊我們,那些山賊最好盡數殺光。」

另一個婦人卻不同意她的觀點「劉軍侯,我覺得你想多了。城中的黃巾亂黨足有十萬之眾,可這十萬黃巾中絕大多數都是被黃巾亂黨裹挾的普通百姓而已,現在黃巾精銳損失殆盡,無法和我們的他們自然只能選擇棄城。」

「雖然如此,但是我們依舊要小心一些,以免我們真的被黃巾亂黨用計謀引我們中伏。那些山賊也不要放走,如果發現他們說的是假話,那幾句把他們都給殺了。」反對劉軍侯的婦人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那就按馬軍侯說的辦。我們從開始向派出部隊向長社城西的樹林中的前進,那裡是他們進入山中的唯一選擇。」皇甫嵩看著營帳中的將領們「馬軍侯和宋軍侯率領自己手下的兩千人馬去城西的樹林中埋伏,要是被黃巾亂黨發現行蹤,定斬不饒。」

領命的宋傑和馬軍侯立即走出中軍大帳召集自己的手下,準備在不驚動城內黃巾的情況下,前往長社城西的森林中。

「宋軍侯,對於將軍安排給我們的任務,有什麼好的辦法嗎?」召集好自己手下的馬軍侯找到宋傑。

「還能有什麼辦法。只有遠遠的繞開長社城才行。」宋傑臉上滿是無奈只色「不過要是有辦法吸引城內守軍的注意力,讓他們無暇顧及我們就好了。對了,我去找皇甫將軍,讓將軍他們佯攻長社,為我們前往城西的森林打掩護。」

匆忙跑出了大帳中的劉軍侯在看到宋傑和馬軍侯站在門口時鬆了一口氣「還好你們沒走遠,將軍說了,我們現在就開始佯攻長社,為你們去城西埋伏吸引長社中黃巾的注意力。現在你們趕緊準備前往城西的森林吧,大軍現在就要佯攻了。」

大營中的響起號角聲,整個大營在一瞬間活了過來,到處都充斥著穿著盔甲開始整隊的士卒,衝車、雲梯這些攻城器械也被士卒們推出了大營,拉開了陣仗準備攻城。

城牆上的一個黃巾士卒在發現皇甫嵩大軍一副準備攻城的樣子后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大喊「官軍要攻城啦!」城牆上的黃巾士卒們點燃城牆上的火盆,準備起滾石檑木、火油金汁。

「官軍居然開始攻城了?!」張梁從自己的位置上戰了起來「快帶我去。」一眾黃巾將領隨即也跟著張梁走上了城牆,看著不遠處擺好陣型的皇甫軍。至於被關押起來的小六和老趙也被拋之腦後了。

看著帥旗只有一面『皇甫』的張梁詢問城牆上的士卒「只有皇甫嵩的軍隊攻城嗎?朱儁的大營有什麼動靜?」

「沒有,攻城的只有皇甫嵩的軍隊,朱儁的大營中沒有任何的異常,而且似乎也對皇甫嵩的所作所為不太理解,還派出了一名斥候前往皇甫嵩的大營。」今天當值的屯長搖頭「而且那名斥候到現在也沒有離開皇甫軍的大營。」

張梁皺起眉頭,一臉不解的看著逐漸接緊長社的皇甫嵩大軍「這就奇怪了。皇甫嵩居然沒有通知朱儁,而是要自己攻城?雖然不知道皇甫嵩為什麼要單獨攻城,不過敵人既然已經打過來了,那我們就必須要堅守到晚上才行。」

「體力也恢復了不少,為了讓大家能夠堅守一段時間,那我就只能使用我的武將技了。」發動武將技的張梁頭上出現了金色的『人公將軍』四個大字「先強化出一批黃巾力士,力大無比的黃巾力士可以讓守城輕鬆一些。」

張梁走到一個骨瘦如柴的黃巾士卒面前,伸出自己的纖纖玉手在他的額頭上點了一下。被金光籠罩的黃巾士卒的體型立出現了變化,從一個骨瘦如柴的黃巾士卒變成了一個體型健碩的黃巾力士。

「多謝將軍。」黃巾力士向張梁作揖后,走到正在搬運滾石和檑木的隊列中,兩手各抓起一塊檑木搬到了垛牆邊擺好。

張梁把自己的手指點在了另一個個黃巾士卒的額頭上,讓他也變成了一名黃巾力士。在用自己的武將技一口氣強化了五個黃巾士卒之後,張寶阻止了臉色蒼白的張梁繼續強化士卒「妹妹,你快住手,這樣下去你會撐不住的。」

「姐姐,我不能停,時間已經不多了,要是官軍真的攻破了長社。我們就很難逃出長社了。」張梁一臉慘笑「趁著我還能堅持的時候,我要強化更多的黃巾力士。」隨即再次把自己的手指點在了一個黃巾士卒的額頭上。

當張梁強化了十個黃巾力士后,臉色蒼白的張梁差一點一頭栽倒在地上。扶住了張梁的張寶開口「不要再強化士卒了,你的身體本身就沒有恢復好,就別再逞強了。」

「可是,姐姐。」

張寶阻止了還要說些什麼都張梁「不行就是不行,你再這樣下去那還有體力跟著我們離開長社城。」隨即對著張梁身邊的兩個親兵開口「你們兩個帶人公將軍下去,不允許她在使用武將技。違令者定斬不饒!」

「是,將軍放心,我們一定會看好人公將軍的。」應了一聲的黃巾士卒隨即就帶把張梁帶下了城牆。

站在城牆上的張寶使用出了自己的武將技,『地公將軍』四個大字出現在了她的頭上。手中拿著太平要術中卷的張寶口中念念有詞,隨即一大片黑霧憑空出現,把準備攻城的漢軍盡數籠罩進去。

張寶轉身對身邊的黃巾士卒開口「官軍擺脫黑霧還需要一段時間,趁這段時間做好守城的準備工作!」張寶身上的金色光芒隨即籠罩在了黃巾士卒的身上。 「波才,彭脫。你們兩個去城東,警戒城東的朱儁大軍,如果朱儁的大軍有所行動,速派人通知於我。波才,到時候就用你的武將技迷惑一下朱儁的軍隊。」張寶和黃巾將領們在城樓上制定起了守城計劃。。。

最後一個得到命令的是穿著皮甲的黑髮少女廖化「廖化,你去城西,家畜和所有的種子也讓你的手下帶著。堅守到深夜為止。屆時,便以你和你的手下為先鋒,我們向大黑山前進,在那裡好好修養生息。抱歉,最重要的擔子要落在你的身上了。」

廖化自信滿滿的點頭「張寶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守好城西的。我也會把所有的種子和家畜盡數帶到大黑山的。」說著就走出了城樓。

在所有的將領都領命離開之後,張寶看著從黑霧中退回漢軍大陣中重整旗鼓的士卒嘆氣道「希望我們真的能夠堅持到今天晚上。」

「皇甫將軍,朱將軍派我來詢問您為什麼要獨自攻城。」從朱儁大營中來到皇甫嵩大營中的斥候走進漢軍大陣中軍,面見皇甫嵩。

「我只是在佯攻長社而已,不是真的要讓士卒們進攻長社,自然沒有必要讓她也跟著我一起進攻。」皇甫嵩看著面前的斥候「你回去告訴珺珺,她要是願意就佯攻就好了,不願意就讓士卒們好好休息,今天晚上打上一場大帳。這封信交給她,看過之後她就明白了。」

「是,那小的就告退了。」騎上馬的斥候向著朱儁大營疾馳而去,徑直衝進打開額度寨門一路疾馳至中軍大帳前後一個翻滾跳下坐騎跑進中軍大帳中,在把手中的布帛包裹的竹簡交給朱儁的同時,把皇甫嵩的話告訴了朱儁。

「原來如此。」打開竹簡的朱儁臉上浮現一抹喜色「看來黃巾之亂很快就要平定了。不過佯攻這麼好玩的事情怎麼可以少了我。通知全軍,我們也佯攻長社。」隨著朱儁的命令傳遍全軍,朱儁大軍也開始了佯攻。

另一邊在黑霧散去后,皇甫儁的士卒便在鼓點下再次向著長社城北牆前進,再次準備進攻長社。

看到朱儁大軍也開始向長社進攻的波才立即讓自己身邊的一名親兵前往通知張寶,和彭脫一起站在城牆上看著逐漸接近長社東牆的漢軍「漢軍真的打過來了等到漢軍開始架設雲梯的時候,我們就使用武將技吧。」

「好。」點頭的彭脫對著周圍的黃巾士卒大喊「等下官軍就要攻打長社城了,我們必須守住城牆,大家都知道大賢良師是真正為我們這些活不下去的窮人著想的。為了推翻暴,政為了保護大賢良師,我們必須守住這座城池,讓那些官軍都死在城外!」

原本因為襲營戰大敗,士氣低迷的黃巾士卒在聽到彭脫的話后逐漸有精神「沒錯,要不是大賢良師用符水救了我,我早就病死了。大賢良師也是為了拯救我們這些平民才造反的,現在我們自然要保護她。」

一個握著朴刀的手不斷發顫的黃巾士卒深吸一口氣,開口大喊「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隨著這名黃巾士卒的帶頭,長社城中的所有守軍紛紛開始了大喊,接近十萬人的大軍整齊的聲音響徹雲霄。

聽著城內黃巾軍的整齊劃一的喊聲,皇甫嵩的柳葉眉擰成麻花「沒想到這次佯攻居讓黃巾亂黨提起了士氣,要是不真的攻城,恐怕今夜的戰鬥必然要損失慘重。不行,必須降低一下黃巾亂黨的士氣。」

一騎斥候從皇甫嵩的大陣中沖向了朱儁的大陣,把皇甫嵩變假為真的想法通知了朱儁。

「好,那就變假為真。好好殺殺這群黃巾亂黨的滔天氣焰。」同樣聽到了長社城中黃巾軍震天喊聲的朱儁同意了皇甫嵩的想法,隨即下達了進攻長社的命令。

兩隻漢軍大陣中的負責擂鼓的赤膊壯漢隨著兩人的將令再次開始敲擊牛皮大鼓。急促的鼓點聲讓前線慢慢吞吞向著長社城前進的漢軍士卒們精神為之一振,率軍攻城的劉軍侯大喊「跟我沖,讓城裡的那幫黃巾亂黨知道和我們作對的下場!」

位於皇甫嵩大陣中的曹操對自己身邊穿著紅藍旗袍的春蘭和秋蘭開口「既然皇甫將軍決定真的進攻長社,那就讓大家見識一下我們曹家的實力。春蘭,秋蘭,拜託你們。」

「主公你放心,我一定會為你打下長社城的。」摩拳擦掌的春蘭抽出了腰間的青龍刀,帶著自己的士卒沖向了遠處的長社城中。

看著春蘭遠去的背影,曹操一臉無奈「我最怕的就是春蘭現在的樣子,秋蘭,你快去追上她。告訴她,只要展現出我軍的實力就行了,不要破壞皇甫將軍的計劃。」

「好,我現在就去追春蘭,主公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秋蘭點頭后趕緊拍馬追上了帶著士卒跑向長社的春蘭「春蘭,你又不聽主公說完話就衝出來了。主公說了,不可以破壞皇甫將軍的計劃,只要展示出我們的實力就行了。」

「我知道了,會注意的。」春蘭點頭敷衍著秋蘭「你快回去吧,等下就要進入守軍的射程了。」

翻身下馬的秋蘭搖頭「我才不會相信你的話,我得看著你。」翻身下馬的秋蘭一拍自己愛馬的屁股,讓它自己回營後走到春蘭身邊,抽出自己背後的弓箭「你要是想被主公懲罰,大可以不聽從主公的命令。」

「我知道啦。」春蘭哭喪著臉看著秋蘭「秋蘭,你不要總是把主公的懲罰掛在嘴邊。」

「嗯,這是曹操的軍隊。」看到從大陣中衝出一支帶著曹字將旗軍隊的皇甫嵩打量著曹軍的裝備「果然不愧是曹家,這隻軍隊的裝備比一般的漢軍強太多了。」

曹操軍隊中的所有士卒俱是一身鐵甲,手中的長短武器也俱是用精鐵打造的上號兵器,部分士卒的手中還拿著接近一人高的包鐵大盾,保護著中間扛著雲梯的士卒。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去!不是說佯攻嗎,怎麼真的開始攻城了?」在大軍攻城的掩護下終於來到了城西樹林中的宋傑在聽到斥候的報告之後一臉懵逼。

馬軍侯的臉上卻絲毫沒有意外之色「宋軍侯你也應該聽到長社城中黃巾亂黨的震天喊聲了,要是黃巾亂黨的一直都這麼高昂,對於我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他們有可能憑藉高昂的士氣直接衝過我們的防線,讓我們計劃變成空想。」

「所以皇甫將軍為了打擊黃巾亂黨的囂張氣焰才會變假為真,雖然如此,今晚我們要打一場硬仗了。我們最好現在就開始準備些陷阱什麼的。」馬軍侯說著便安排自己的手下開始在樹林中設置拌索和各種陷阱。

宋傑再讓自己的手下加入到伏擊戰的準備工作中后從自己的空間中取出了在擊殺了輪迴者后得到的紅色晶體「現在就讓我研究一下這個能夠讓人獲得武將技的晶體該怎麼用吧。」

被宋傑取出來的三個藍色進度條為50%的紅色晶體變成了一個進度條滿值的散發著淡淡熒光的紅色晶體,另一塊進度條為75%的紅色晶體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滑落在一邊。

「什麼情況,怎麼就變成一個了?」一臉好奇的宋傑撿起了散發著淡淡熒光的紅色晶體后,紅色晶體化作一道流光進入了宋傑的身體中,系統的聲音出現在宋傑的耳邊「尊敬的魔王大人,您已經收集了足夠的能量,現在您獲得了您的武將技,千變。」

「千變?莫不是我可以使用任何我想用的武將技?」

系統做出了解釋「是的,但是您需要足夠的能量來兌換可以變化的武將技。」由於您現在的武將技是白色的,所以您只能夠對換白色的您所見過的武將技,比如雖然您見過紫色的破軍,但是您使用的時候只能使用白色的破軍。」

「您也可以提升武將技的等級,您兌換的武將技的等級是根據您的武將技的等級決定的。當然這些都是需要您使用獲得的能量來實現的。」

聽到系統的說明,宋傑做出了決定「看來想要讓自己的武將技更加強大,就必須解決更多的輪迴者了,這倒是和我的任務沒有衝突。那就攢著玩吧。」

系統再度出聲,說出了其他能夠獲得哦能量的辦法「並不是只有消滅輪迴者才能夠獲得能量,您擊殺有武將技的武將也是能夠獲得能量的。」

「擊殺擁有武將技的武將?還是算了。我寧可通過擊殺輪迴者來獲得能量。」宋傑看著兌換面板中的少的可憐的技能列表「眼下還是想辦法見識一下更多的武將技用於兌換吧。」隨即把目光投向了指揮士卒布置陷阱的馬軍侯。

走到馬軍侯身邊的宋傑臉上滿是好奇之色的詢問道「馬軍侯,你的武將技是什麼?可以讓我見識一下嗎?」

「當然可以,也沒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馬軍侯點頭后使用了自己的武將技,白色的『鷹眼』出現在了馬軍侯的腦袋「這就是我的武將技,即使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中,我也能夠看清一切,這就是皇甫將軍讓我來這裡和你一起伏擊的原因。」

在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武將技后,馬軍侯就停止了使用武將技,白色的字體隨即消失「要不是因為我們所處的位置不會有人發現使用武將技,你就只能等到晚上了。」

「有了這個武將技,夜間作戰的時候可是方便了不少。」宋傑發出感慨「看來黃巾亂黨今天晚上在劫難逃了,這個武將技真的挺厲害的。」

馬軍侯搖頭「也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強大,幸虧黃巾亂黨中大多數將領都只是莽夫,要知道我的武將技要是遇到了真正的軍師就只能落得別看破的結果了。」

「軍師?看破?」一臉疑惑的宋傑轉頭詢問馬軍侯「這是什麼意思?」

「我現在真的好奇你究竟是居住在什麼偏僻的地方,居然連這些事情都不知道。」馬軍侯臉上滿是無奈之色「那我就趁著現在還沒有戰鬥的時候給你普及一下。」

在普及之前,馬軍侯先詢問道「武將技有很多種你應該知道吧?」

宋傑點頭「我知道,愛紗跟我說過有武將技、內政技、軍師技之類的。」

「除了以上三種外還有馭兵技、馭將技、組合技等種類,因為大多數人會的都是武將技,所以大家都直接稱呼為武將技。」

「會使用軍師技的文士就是軍師,每一個軍師的軍師技都能夠極大的影響戰局。諸如落石、火計、水技。智力比對方高的軍師就能通過使用看破來破解敵方軍師的武將技。」

「但也不是只有使用軍師技的文士才是軍師,會其他種類武將技的文士大多也擁有一定的看破能力,像我的這個白色的可以用於偵查敵情的輔助技,鷹眼,但凡有看破能力的文士都能看破。」

宋傑對著馬軍侯作揖「原來如此。多謝馬軍侯了。」

「你我都是同僚,不必如此。」對宋傑擺手的馬軍侯再度指揮士卒們建造陷阱。

宋傑拿起了那塊沒有被融合的紅色晶體「系統,我手上還有一塊晶體,把它轉變為能量吧。」

得到宋傑命令的系統立即把紅色晶體中的能量盡數吸收「尊敬的魔王大人,現以吸收55點能量,請您再接再厲,吸收過程中會出現能量損耗,請您諒解。」

玲玲走到宋傑身邊「大哥哥,反正現在距離我們大展身手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你就陪我玩一會兒吧。」

愛紗趕緊在玲玲的腦袋上敲了一下「現在我們可是正在打仗呢。不許搗亂!等到平定黃金之亂,我們就天天陪你玩。現在就稍微歐忍耐一段時間吧。」

玲玲點頭「好,不過哥哥姐姐可要說話算數,不許騙我。」

「當然不會騙你。」看著=安分下來的玲玲,宋傑也走向了熱火朝天的『施工現場』和馬軍侯一起帶領士卒們修築各種陷阱。 慘烈的攻城大戰隨著漢軍士卒終於衝到了長社城牆邊開始架設雲梯之時拉開了序幕,扛著雲梯的士卒們終於在周圍士卒的保護下衝到的城牆邊,長長的雲梯在士卒們的努力下靠在了城牆上。

隨著雲梯的架設完畢,早就等待多時的漢軍精銳口中咬住朴刀,左手舉起能夠護住自己身體的圓盾,開始攀爬雲梯。一個個漢軍精銳就這樣迎著黃巾軍的箭雨向著城牆發起進攻。

「漢軍的雲梯搭在城牆上了,放滾石、檑木!」看著雲梯搭上城牆的黃巾將領對士卒們下達命令「火油潑雲梯,金汁隨著滾石檑木一起砸!」

早已在城牆上等候多時的黃巾士卒立即把這些守城用的東西砸向城牆邊的漢軍士卒,檑木砸到了一個頂著盾牌的漢軍士卒,帶著巨大動能的檑木在扎進盾牌的同時把這名爬了三分之一的漢軍士卒砸到了地上。

火油也被潑向了雲梯,手中拿著弓箭的黃巾士卒從火盆旁邊拿起一直裹著布帛的箭矢,在火盆中點燃箭頭后射向了一個個沾著火油的雲梯。

被火箭射中的雲梯立即熊熊燃燒起來,幾個身上沾著火油的漢軍士卒也燃燒了起來,變成人形火炬慘叫著落到了地面上,不斷哀嚎。

從城牆上落下的滾石砸在漢軍士卒高舉盾牌頂在自己頭上結成防禦黃巾軍箭雨的盾陣中砸出了一個個缺口,被滾石砸中的士卒大多直接被砸死,還有一小部分士卒被砸成重傷倒在地上。

當城牆上黃巾軍再次釋放箭雨之時,城牆下身受重傷不斷慘叫的士卒變成了刺蝟。

金汁也被潑在了漢軍士卒的身上,沒有受傷的士卒只覺得惡臭撲鼻,可是身上有傷的士卒紛紛倒在地上,捂著自己不斷腐爛,卻又奇癢無比的傷口一邊慘叫,一邊在地上打滾,痛苦無比的死去。

燃燒殆盡的雲梯被城牆上的黃巾士卒用盾牌輕輕一推便轟然倒地。第二批雲梯隨即從大陣中衝出,在舉著盾牌的士卒保護下才沖向城牆。

看著逐漸接近城牆的雲梯隊伍,一個黃巾力士兩手舉起一塊滾石,向著自己前方的雲梯隊伍扔去。巨大的落石精準的砸在了雲梯中段,把雲梯變成兩的滾石餘力不減,在又壓扁了一個沒來得及逃跑的士卒后,這才停了下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長社城中的滾石、檑木等均已使用了大半,火油和金汁更是盡數耗盡。站在城牆上捂著鼻子的張寶在聽到面前親兵的彙報后開口「金汁沒了就沒了,也不要在弄了,真的臭死了。派人去把那些富戶的房子拆了,用以補充檑木滾石。」

親兵臉上滿是猶豫之色「將軍,金汁可是我們守城的利器,我們還是繼續用它守城吧。」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如果你就真的特別想要潑什麼東西的話,那你就燒一些開水吧。現在快帶人拆富戶的房子。不然一會就真的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用來砸那些攻城都漢軍了。」

「是,我現在就去。」想到戰事緊急的親兵立即帶著一隊黃巾士卒走下了城牆。開始了長社城內的拆遷工作。

隨著攻城戰的持續,損耗的不只是各種物資嗎,更有黃巾士卒的體力,體力逐漸耗盡的黃巾士卒投擲滾石檑木的頻率也慢了下來。雲梯不在有損失的漢軍士卒終於殺上了黃巾軍防守的城牆。

一直緩慢前行的衝車也迎著火箭雨抵達了城門,漢軍士卒紛紛停止了繼續推動衝車,轉而聚集在了巨大撞木兩邊的把手,開始推動撞木撞擊城門。

一個臉上滿是慌張之色的黃巾士卒跑上了城牆,在張寶面前開口「將軍,漢軍的衝車已經開始撞門了!」

「不要慌,我早就為官軍的衝車準備好了禮物。他們是絕對沒有辦法攻破城門的。你就在這裡把一切都看明白了,然後讓他們上來守住城牆就行了。」一個黃巾力士隨著張寶的話音從城樓中搬出了一個木桶走到城門中央,把它狠狠的砸向了漢軍的衝車。

當濃稠黑色的液體通過木桶的漏洞出現在衝車附近的士卒眼中,負責指揮漢軍隊率聲嘶力竭的大喊「火油!散開!」於此同時,一個小小的火苗從張寶的手中飛到了遍布衝車的火油上。瞬間燃起的大火讓衝車就此報廢。

遠望著堵住城門的衝車殘骸,皇甫嵩無奈搖頭「城門被擋住了,看來只能使用雲梯攻城了。」隨即抬頭看了一眼西落的太陽「士氣、精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鳴金收兵的時候也快到了啊。」

看著好不容易衝上城牆的士卒被解決的春蘭走到雲梯旁邊推開曹軍士卒后爬上了雲梯。「都讓開,跟在我身後。秋蘭,你掩護我攻城!」

「好,那就讓黃巾亂黨見識一下曹家的實力。」從背後的箭袋中抽出一支箭的秋蘭把一個正準備扔檑木的的黃巾士卒一箭射死「你只要向上爬就行了,所有想要攻擊你的黃巾士卒都會被我解決的。」

「秋蘭一如既往的可靠。」看著擦著自己掉到地上的黃巾士卒的屍體,春蘭加快了自己攀爬的速度。

接連不斷的士卒陣亡讓一名察覺不對的黃巾精銳向下張望,隨即發現了正在攀爬的春蘭,趕緊大聲喊到「這裡有武將,呃。」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一臉不可置信的捂著被秋蘭一箭射穿的喉嚨,從城牆上掉下。

雖然他的話沒有說完,但是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城牆上黃巾軍還是知道的,兩什黃巾力士和一隊黃巾精銳立即來到了曹軍所進攻的這片城牆,加強這片區域的防守,但是所有靠近城牆邊緣的想要投擲滾石和檑木的黃巾士卒都被站在城牆外的秋蘭盡數解決。

當又一個黃巾精銳壯起膽子準備扔檑木的時候,摸向自己身後,想要抽出箭矢的秋蘭這才發現自己的箭袋中已經沒有任何的箭矢了,只得大聲喊到「春蘭,小心。」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抬頭向上看去的春蘭立即看到了站在城牆上準備向自己扔檑木的黃巾精銳「我可不是那麼容易殺的。」左手抓住雲梯的春蘭用右手抽出了腰間的青龍刀,一刀把黃巾士卒扔下來的檑木切成兩半。

「本來不想這麼快就使用武將技的,不過現在看來不用不行了。」隨春蘭的話音,紫色的『勇猛』出現在了她的腦袋上。在雲梯上蹬了一下的春蘭在一個翻滾后跳到了城牆上,把站在滾石檑木堆邊的幾個黃巾精銳盡數斬殺。

站在城牆上守住雲梯位置的春蘭掃視面前的黃巾士卒大喝一聲「我是曹孟德手下的大將夏侯元讓,誰敢與我一戰。」右手的青龍刀逐一指向自己面前的黃巾士卒,被指到的黃巾士卒紛紛後退,與春蘭保持著一段不短的距離。

趁著這個時機,曹軍的士卒一個接一個的登上了城牆,圍著春蘭結成陣型,讓漢軍在長社城牆上有了一席之地。皇甫嵩看到城牆上出現的紫色大字後轉身詢問曹「孟德,你的手下也是人才眾多啊。」

曹操搖頭「大人過譽了。相比起大人軍中的有這兩個金色武將技的妹妹,雖然沒有武將技,但卻能能夠戰勝紅色武將技武將的宋軍侯,我這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就在兩人說話間,城牆上的局勢再度出現了變化,得知城牆上出現了一名紫色武將的張寶在親兵的保護下來到春蘭面前「我是地公將軍張寶,你現在投降還來得及。不然等下你就要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春蘭一臉不屑的看著面前的張寶「就你?你能拿我怎樣,你除了會放黑霧之外還會幹嘛?就連你那個會訓練士卒的妹妹都比你厲害,你還是趁早束手就擒吧。」

「既然你想要自尋死路,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地宮將軍的真正實力。」頭上出現金色大字的張寶直接指向了春蘭,春蘭附近的地面逐漸升起了白煙,把她和她附近的曹軍士卒籠罩起來。

處於白煙中的春蘭一臉警惕的站在原地,一臉警惕的看著周圍白茫茫的環境「不用黑霧改用白煙,看來你惱羞成怒了啊,張寶。但是你的白煙也不過只能遮蔽視線而已。」

「只能遮蔽視線?你還是在活到白煙散去之後再說大話吧。」張寶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進了春蘭的耳朵「你這個紫色武將一定要堅持的長一點,不要像你的手下那樣全都已經死了。」隨著張寶的話,一支支箭矢直奔白霧中的春蘭而去。

手中拿著青龍刀的春蘭只能不斷的格擋著飛向自己的箭矢,皺起眉頭小聲嘀咕道「一直這樣格擋的話,肯定會拖死我的,我必須想個辦法逃出這片白霧。」

就在春蘭在迷霧中堅持的時候,其他的漢軍也突破了疲憊不堪的黃巾士卒的防線,在各段城牆上佔據了一席之地。無奈之下張寶只得散去了包圍春蘭和曹軍士卒的白煙,頭上的地公將軍四個大字之下又出現了兩個金色的『黃巾』小字。

隨著這兩個小字的出現,整座長社城中的黃巾士卒的身體上都冒出了金光,整個長社城的城牆上都多出了一層金色的人高城牆。被『黃巾』金光覆蓋的不止有黃巾士卒,更有黃巾將領。

城東城牆上正在和一個同為藍色刀將的激戰正酣的彭脫的身上在出現金光后,一個閃身就把與自己激戰的漢軍將領削掉了腦袋,身上出現了金光的黃巾士卒也把衝上城牆的漢軍士卒盡數斬殺,守住了整片城牆。

城北牆上,突破疲憊不堪的黃巾士卒的防禦,終於登上城牆的漢軍士卒被有著BUFF加成的黃巾士卒擊退,只剩下了為了保護昏迷的春蘭而依舊苦苦堅持的曹軍士卒。

在登上城牆的秋蘭的幫助下,兩隊士搖搖欲墜的曹軍士卒硬是在數倍於自己,戰鬥力在武將技加持下不遜於漢軍精銳的黃巾士卒的圍攻下牢牢守住了城牆上的位置。

看著城牆上被圍攻的曹軍,皇甫嵩說道「要是使用妖術什麼都我還真的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不過既然用了『黃巾』強化自己的手下,那我就也應該使用自己的武將技了。」轉身看向自己的親兵「傳我命令,派一曲人去城牆處,務必把城牆上的那些兄弟救下來。」

「至於敵方的『黃巾』就交給我來解決。」已經和張三姐妹打了好幾場仗的皇甫嵩只看到城牆上的金光就知道張寶使用是武將技是什麼。使用武將技的皇甫嵩頭上出現了紫色的『討逆』纖纖玉手一指遠處的長社城,長社城中的漫城的金光頓時黯淡了一些。

強化效果被削弱的黃巾士卒在和曹軍士卒的戰鬥中逐漸處於下風。城東已經鳴金收兵的朱儁在看到城牆上黃巾士卒的金光后臉上滿是疑惑之色「嗯?不是已經對黃巾造成了足夠的打擊嗎,為什麼還要使用自己的武將技?」

「雖然不是很了解小嵩為什麼要使用武將技,但既然小嵩用了,那我也打使用我的武將技。朱儁伸手指向遠處的長社城,同為紫色的『破虜』出現在了她的頭上,在紫光的籠罩下,黃巾士卒身上的金光完全消失。

站在城牆上的曹軍士卒立即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輕鬆的把面前的黃巾士解決,守住了這一小段城牆。得到命令的漢軍士卒也抵達了城牆下開始順著雲梯支援城牆上的曹軍士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