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安老爺子卻擺了擺手,說:「算了,不抽了。我老頭子想再多活一些日子,看著妞妞長大。」

慕洛琛聞言,熄滅了打火機。

安老爺子捏著煙支,垂眸默了片刻,喟嘆道:「墨卿和颯颯他們,其實一直對我心裡有怨氣吧。 比鄰 墨卿是安家的私生子,從小到大受了不少的苦。可我這個做爺爺的,從來沒幫過他。現在他死了……我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上,或許他潛意識裡,也是不想見我這個老頭子的。」

「安爺爺,墨卿走的時候,簡汐在醫院這邊。她說,墨卿彌留之際,是想見你,跟你說聲他很感激你,你不要再自責了。」

慕洛琛出聲勸慰。

安老爺子和葉簡汐對視了一眼,後者點了點頭,附和慕洛琛的話:「爺爺,颯颯說的那番話只是氣話,你別放在心上。」

安老爺子慘然一笑,「我沒把颯颯的話放在心上,是墨卿那個孩子,他……他……我覺得對不起他。」話說完,淚水從渾濁的眼裡溢出來。

安老爺子抬起手,抵住額頭,轉過身背對他們,不讓他們看到自己落淚。

葉簡汐走上前,想拿紙巾給安老爺子。

可沒接近,便被慕洛琛抓住了手腕,阻止她繼續前進。

葉簡汐頓住了腳步。

安老爺子壓抑的哭泣了好一會兒,再轉過身來,神色已經看不出來異常。

彷彿剛才的失態,是旁人的幻覺。

安老爺子沉聲說:「今晚發生的事情,是有人針對安家,他們不止想要我老頭子的命,也想要墨卿的命。明天就是妞妞和佑佑的定親晚宴,這件事情不能耽擱,所以墨卿已經沒了的消息,暫且壓住不要對外宣布,明日的宴會照常舉行。颯颯那邊,不知道她會不會出席,就麻煩簡汐你多操心了。」

「安爺爺,都是我應該做的,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葉簡汐輕聲道。

安老爺子點了點頭,眼睛堅定的盯著慕洛琛,道:「洛琛,宴會這邊由簡汐負責,你去查到底是誰下的手,越快越好。」

「是,安爺爺。」

至尊神魔 安老爺子把事情都吩咐完,擺了擺手,說:「現在已經晚了,醫院這邊消息我已經封鎖了,暫時不會出什麼大簍子。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們先去休息吧。」

「那安爺爺你……」

葉簡汐擔憂的看著安老爺子。

安老爺子釋然道:「不用擔心我老頭子,我半截身子進黃土的人,還有什麼沒經歷過?這件事壓不垮我。況且,為了妞妞,我也得多活一兩年。」

葉簡汐放心了一些,跟著慕洛琛離開了病房。

從病房裡出來,葉簡汐在傭人那裡找到了妞妞。

小丫頭哭的昏睡了過去,眼角上還掛著淚珠。

葉簡汐小心翼翼的把妞妞從傭人的懷裡抱過來時,驚醒了她,妞妞嚶嚶的哭出來,小手緊緊地抓住她前襟的衣服,腦袋往她懷裡鑽。

「姨姨,妞妞想要爹地……」

葉簡汐緊緊地保住妞妞,沒有回答她的話。

妞妞哭鬧了好一會兒,又昏昏沉沉的睡過去。

乘車回到安家,已經是凌晨一點多。

葉簡汐本想把妞妞放回她的卧室,可一鬆手,妞妞就哭著醒過來。怕她哭壞了嗓子,葉簡汐只好把她抱回卧室。

慕洛琛洗完澡,看到躺在床上的妞妞,臉上一閃而逝的詫異。

但最後他什麼也沒問。

只說:「洗洗睡吧。」

「嗯。」

葉簡汐拿了快速的洗完澡,鑽進被子里。

妞妞像是剛出生的幼崽,閉著眼睛鑽到她懷裡,牢牢地抱住了她。

葉簡汐摟著她小小的身體,微不可查的嘆息了聲。

窗外,雪落無聲。

重生嬌妻撩夫記

時間倒退回三個小時之前——

王景炎頂著落雪,回到卧室。洗了一通熱水澡,總算緩和過了那陣冷意。

他拿著毛色柔軟的毛巾,趿著拖鞋,走進客廳里。

王東擎已經坐在沙發上,喝著紅酒等著他了。

聽到他的腳步聲,王東擎放下酒杯,抬眸問:「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本來就要得手了,可半路殺出了慕洛琛,被那安老頭子跑了。」王景炎想起今晚的廝殺,眉頭露出戾氣和陰鷙。

「那意思是失敗了?」王東擎挑眉,唇角露出抹涼笑,「景炎,我跟你是合作,只講究結果,不講究過程。你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跟我保證,會殺了安墨卿和安老爺子,現在失敗了,我看我們的合作,也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吧?」

王東擎說著,起身要離開。

王景炎橫跨一步,攔住了他的去路:「安老爺子那邊的確是失敗了,可不是還有安墨卿那頭嗎?我買通了他病房裡的一個護士,讓她在安墨卿的葯里摻雜了毒藥,只要一丁點,就可以要安墨卿的命!安墨卿死了,安家哪還有心思繼續辦定親晚宴?這也給我們爭取了時間。只要慕家跟安家名義上沒聯合,那我們就有機會,繼續對安家的人下手。」

王東擎聞言,停住了腳步:「你確定安墨卿已經死了?」

「當然確定。」王景炎篤定的說,「我買通的護士是照顧張護士長的得意門生,她去給安墨卿下毒,沒人會懷疑。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把俞錦叫過來,讓你親自確認。」

王景炎看向一旁的手下,吩咐道,「去把俞錦帶過來。」

那手下要走,卻被王東擎阻止了。

「不用。既然你說安墨卿已經死了,那我姑且等著明天,安家取消定親晚宴的消息。」王東擎抬手拍了拍王景炎的肩膀,道:「今天辛苦你了,先休息吧。我先去跟爺爺彙報消息。」

說罷,他繞過王景炎,離開了房間。

王景炎站在原地,看著王東擎離開,臉上的笑意漸漸的凝固。

末了,他鼻子出了聲冷哼。

「什麼東西,真把我當成你的下屬了?說話這麼隨意,早晚有一天,我會取代你……」

餘音逐漸的消弭在空氣里,王景炎沒繼續說下去。

坐到沙發上,倒了杯酒,翹著二郎腿,抿了口酒後,舒服的閉上了眼睛。

「叩叩。」

房間門口響起敲門聲。

王景炎眼睛微微睜開,朝著門口說了聲:「進來。」

門口應聲進來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他走到王景炎身邊,低聲說:「七少爺,俞錦打電話過來,說要見你。」

王景炎聞言,嘴角噙了抹輕蔑的笑,似是自言自語的說:「見我?她以為她是什麼玩意兒?不過睡了她一次,還真以為自己可以一步登天,成為王家的少奶奶?」

話說到這,他抬眸看向站在前面的男人,冷聲道:「現在她已經沒用了。找幾個人玩弄她一下,再殺了她,製造成她被小混混先奸后殺的意外現場。記住,不要留下任何線索和活口,如果出了意外,我饒不了你!」

眼下安家的老頭子還沒死,慕洛琛又是個硬茬子。

王景炎不想,還沒把安家解決,倒給自己惹上一身騷。

所以,俞錦必須死。

「是。」

男人頷首,離開了房間。

王景炎哼著小曲,繼續享受的喝自己的紅酒。

而他不知道的是,跟他對話的男人,在走出王家的沒多遠,就被人給攔了下來。

「顧小姐?」

男人驚詫的看著顧明珠,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攔下自己。

顧明珠笑著,走到男人跟前,說:「剛才景炎忽然改變了主意,說要把俞錦交給我處置,她現在在哪裡?」

男人猶豫了下,吶吶的說:「可是七少爺沒跟我說這個,只吩咐我一個人過去,顧小姐想帶人走的話,容我先打電話問問七少爺……」

他拿出手機,要撥打王景炎的號碼。

然而電話沒打出去,一支黑洞洞的槍悄無聲息的頂住了他的太陽穴。

「現在,還需要打電話嗎?」

顧明珠笑容依舊,可那笑容下面掩藏的冷意,讓人不寒而慄。

男人怔怔的盯著顧明珠好一會兒,搖了搖頭:「不不不用了。」

「很好,你帶我去找俞錦。我負責你的安危,你放心,事成之後,我不會讓王景炎懷疑到你身上。」

顧明珠話說完,轉身上了車。

她身後跟隨的那些人,將男人押上了車。

車輛迅速的消失在夜色里……

鵝毛大雪紛紛揚揚,很快掩蓋了所有的痕迹。 第1131章我在等著你

一個多小時后——

幾輛黑色低調的賓士車,停在帝都郊區的一處宅院前。

車門打開,顧明珠帶著人下來。

沒多會,她手底下的人壓著王景炎的人,走到那座宅院前,叩了三下門。

門應聲而開,裡面的人探出頭來,看到是顧明珠,愣了下,說:「少奶奶,你怎麼來這裡了?」

顧明珠泰然自若,「是景炎讓我來的,你們手上不是有個叫俞錦的女孩子嗎?她立了功,景炎讓我接她回王家,說是要好好的獎賞她呢。」

顧明珠說話間,自然而然的踏進了宅院。

守門的人尚有疑心,可看著後面人群里有之前負責接頭的人,最後那點疑心也被打消了。

跟著顧明珠的腳步,臉上帶了一抹訕然:「少奶奶,那俞錦說她……她跟七少爺……」

——有染。

餘下的兩個字,守門的人礙著顧明珠的面子,吞吞吐吐的不好意思說出來。

顧明珠卻是聽出他話里的意思,心裡不由得冷笑。

她還以為王景炎有什麼高明的手段,對付安家的人。可到頭來,還是出賣自己的身體來收買一個女人。

顧明珠對這種事情不恥。

但眼下先把俞錦這個關鍵人物攥到手心裡才是緊要的事情。

她笑了笑,說:「我知道他們的關係,不過我不介意,只要能幫到景炎的,我都可以接受。」

守門人聞言,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隨即,暗暗地在心裡羨慕王景炎好福氣,不止有顧明珠這麼美麗大方的名門小姐做未婚妻,還能坐享齊人之福。

守門人全心信任顧明珠,徑自把她帶到了關著俞錦的房間前。

那門口守著兩名身體壯實的保鏢。

但有守門的人在,他們問都沒問,便把顧明珠放了進去。

顧明珠走進房間,看到裡面坐著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孩子,出聲問:「你是俞錦?」

女孩子抬頭看著她,怯生生的問:「我是,你是景炎派來接我的?」

「是啊。」

顧明珠笑著回答。

話音落,她輕輕的拍了拍手。

門外跟著進來的人接到了信號,迅速出手,眨眼之間便將王景炎的人制服。

「少奶奶,你這是做什麼?」

守門的人不解的問。

「做什麼?當然是劫人了,這你們都看不出來,王景炎是怎麼教你們的?」顧明珠冷聲說著,朝著俞錦走了過去。

人類枷鎖 王景炎的人聞言,掙扎著想要說話。

可顧明珠的人堵住了他們的嘴,拖了出去。

俞錦看著這一系列的變化,小臉變得慘白,隨著顧明珠的接近,她一步步的退到牆角。

「你、你、你做什麼?」

「我剛才不是回答了嗎?劫人。」顧明珠逼迫到俞錦跟前,玩味的看著她沒有半點血色的臉龐,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嘖嘖了兩聲說:「看你這溫和無害的模樣,真想不出是會下毒手害人命的人。」

俞錦嚇得哆嗦嗦,她沒想過要害人。

可她愛王景炎,如果她不害安墨卿,那王景炎就要被安家害了。

她是逼不得已的……

俞錦眼淚簌簌地流下來,用力的推開顧明珠的手,憤然的盯著她說:「你是景炎的未婚妻對吧?他不愛你,他愛的人是我,你就算把我抓走,景炎也會救我的!」

「是嗎?」

顧明珠淺揚唇角,從兜里拿出一個播放器。

「見我?她以為她是什麼玩意兒?不過睡了她一次,還真以為自己可以一步登天,成為王家的少奶奶?」

「……她現在已經沒用了。找幾個人玩弄她一下,再殺了她,製造成她被小混混先奸后殺的意外現場,記住……」

空蕩的房間里,王景炎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清楚的回蕩著。

俞錦眼裡的淚水漸漸的止住,一動不動的望著顧明珠。

「聽到了嗎?你口中所謂的『他愛你』,也不過如此。」

顧明珠不緊不慢的把話說完。

俞錦忽然瘋狂的撲向她,「你說謊!他愛我的!一定是你嫉妒我,才會設計景炎說出這番話,想讓我死心!」

顧明珠閃神躲開俞錦的攻擊。

可她不死心,再次撲了過來。

顧明珠沒有絲毫的擔心,站在原地。

就在俞錦要抓住她的剎那,兩名警衛扣住了俞錦的肩膀,將她牢牢地抓住。

顧明珠冷睨著兇猛落淚的俞錦,說:「既然你不死心,那我就讓你親耳聽到他怎麼看待你的。」她給抓住俞錦的兩名警衛使了個眼色,那兩人把俞錦的嘴堵上。

顧明珠從衣兜里掏出手機,撥通了王景炎的電話。

電話接通——

她笑著對電話那邊,說:「喂,王景炎,我怎麼聽人說,你跟一個小護士好上了?為了她,你還要跟我解除婚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