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看來,那些人都是說出了她的心聲了,賴太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看著木兮,「木秘書,媛媛她陪紀總出差了,這次的秀,我替她照看,我一個人也忙不過來,所以選人的事情就麻煩你了,請你儘快落實好,對了,我也認同卡米拉小姐的意思,找的模特絕對不能比史蒂文先生低檔次,至少要同樣水平的才配得起我們的品牌。」

她怎麼不知道紀澌鈞是和賴毓媛在一起,那一晚,紀澌鈞接電話她就在旁邊,只是賴太這個時候提到這句話,不就是想讓她難堪么,「……」

這種同檔次的要求,簡直就是在為難人,就算是真的能找到,那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趕到景城來,祁任興還想替木兮說話,就被賴太拉走了,「任興啊,你眼光好,幫姨媽看看……」

祁任興被賴太拉走了,賴太喜悅的語氣很快就淹沒在吵雜的人群聲中。

卡米拉見賴太走了,也離開了。

諾大的化妝間里,門口的人散去恢復忙碌,只剩下木兮和滿臉焦急的凌可萱。

「這可怎麼辦啊,一時間去哪裡找首席男模,全球就一個首席男模,這簡直就是判斷題,只有對和錯。」凌可萱有暗暗的開心,因為木兮遇到硬茬了,但是也有擔心,木兮出事,她受到牽連。

「……」木兮深呼吸一口氣,看著人來人往的門口。

她也知道,全球只有一個首席男模,那個卡米拉和賴太就是在刁難她。

備選的模特不能用,一時間,她也想不到辦法,低頭看了眼手機上僅剩不多的時間,木兮也忍不住焦急開始皺眉。 躲在門后的尋夏看到木兮一臉受挫,急的無路可走,頓時心情好到想要拍掌叫好。

「木兮啊,木兮,你也有今天,紀澌鈞不在景城,這回看你找誰救你!」咬牙切齒罵了一句后,尋夏一臉得意,轉身哼著小曲回自己的工作區域做準備。

一臉謹慎的葉美針,手裡端著一杯咖啡快步走向尋夏,來到尋夏面前,把咖啡遞給尋夏的時候,壓低聲音說道:「已經處理乾淨了。」

「很好,絕對不能讓人抓到把柄。」要是讓紀澌鈞知道,是她派人做手腳給木兮使絆,那她就玩完了。

「請夫人放心,絕對不會留手尾。」

「嗯。」尋夏一臉滿意。

酒店花園的洗手間,幾個女同事正在議論木兮的事情,大家臉上一點同情都沒有,反而是露出愉悅的表情。

一個拿著Dior氣墊的女人,正在補妝,說話的時候還不斷揮動手中的粉撲,「這回,我看她是要栽跟頭了。」

「可不是嘛。」另外一個拿著香奈兒小樣香水的女人,噴香水的時候搭了句嘴。

「哎,你們這話可就說得不對了,人家可是紀總的女朋友,有紀總在,她能有什麼麻煩。」一個彎腰正在用手收胸的女人,說話的時候眼裡帶著嘲諷還不時點著下顎。

「話可不是這麼說。」補妝的女人收了東西,背靠著洗手台打量周圍的女人,一副她最知道真相的表情,「這紀總和咱們賴小姐是什麼關係?三天兩頭上頭條,還抱在一起傳出緋聞,這不,沒過多久又一塊去出差了,人家門當戶對,炒著炒著就領證了,那個木兮有什麼能耐,不就是仗著自己年輕,靠陪.睡才混個女友的頭銜,這種沒權沒勢的女人,遲早是要滾蛋的,你說紀總會為了幫她得罪賴太?」

「我覺得你分析的有道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賴太是在故意刁難那個木兮,紀總可是做大生意的人,那麼聰明又怎麼會為了一個女人得罪賴家,這麼看來,這個木兮這回是死定了。」

「不是這麼看來,是鐵定要完蛋了。」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手錶,順帶炫耀這塊名牌表,「距離走秀還有一個小時十五分鐘,全球就一個首席男模,我看這回木兮怎麼變出一個首席男模解圍,哈哈哈。」

「真是自不量力的女人,還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這回被人悶了都不知道吧,哈哈哈……」

女廁里傳出一陣尖酸刻薄的笑聲,站在男廁門口的木小寶背著手咬牙切齒瞪了眼女廁的門口,壓低聲音吐槽一句:「一群沒能力的老大嬸,整日就靠幻想打敗妒忌的對象。」

站在木小寶身後的夏明義,連忙問了句:「寶少爺,這可怎麼辦?要不我給紀董打個電話?」

木小寶豎起手,輕輕揮了揮手,「不行,萬一Risun深叔叔因為幫了我們,暴.露身份怎麼辦。」

「寶少爺,那該怎麼辦?」不找紀董,紀總又不見蹤影,上哪兒找人幫忙去?

木小寶掏出手機一臉自信,「我自有辦法。」往外走的時候,兩隻貓追著幾隻老鼠從木小寶面前跑過,木小寶猛地停下腳步,「小夏夏。」

「是。」

「把那兩隻貓和幾隻老鼠丟進女廁,再把女廁的門鎖上。」

「是。」一身好身手的夏明義,自從到了木小寶身邊后,所有的本事不是用來和敵人打交道,而是隔三差五,潛入學校送零食,給木小寶逮耗子和飛蟲……

以前在野外訓練的時候,物質不夠,只能就地取材填飽肚子,練就了抓蛇蟲鼠疫一把好手的夏明義,速度極快,左手抓貓塞右手,不到幾秒就把貓和耗子都逮住,直接丟進女廁,再把女廁的門反鎖上。

沒一會女廁就傳來尖叫聲。

「啊……」

「哪裡來的老鼠和貓,別過來!」

「別過來!」

「快跑!」

「門鎖住了,打不開。」

走遠的木小寶,看到夏明義往這邊走來,凌厲的小眼神掃了眼衛生間的方向,「敢欺負我媽咪,也不打聽打聽,你祖宗叫什麼名字。」

說完后,木小寶低頭看了眼手機,簡訊都發出去了,但是回復的內容沒一條是讓他覺得有希望的,紛紛都說,首席男模只有一位,就算現在評選出新的男模,也趕不到景城。

眼神失望的木小寶,開始有些焦急和擔心木兮的處境,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木小寶利用這短暫的時間,在朋友圈發了條消息。

【你寶大爺:冷靜,本寶寶要冷靜。】

消息剛發出去沒幾秒,紀優陽就私聊他。

【棄權備胎大兄弟:小寶,出什麼事情了,誰惹你了?】

走投無路的木小寶,見紀優陽關心他,便給紀優陽發語音,把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結果紀優陽給他回了一行字。

【棄權備胎大兄弟:噢,這樣啊,那真是沒辦法了。】

敢情他是白說了,木小寶冷哼一聲直接把微信退出,又給費亦行和紀澌鈞輪流打電話,看看能不能找到人。

電話那頭的紀優陽,背靠著門邊,目光從屏幕挪開后,那雙憂鬱的眼神里充滿擔心。

「沓沓沓……」身後傳來的腳步聲,令紀優陽眼裡的擔心瞬間退去恢復平靜。

方秦手裡拿著一瓶醬油,快步朝廚房走來,路過紀優陽身邊的時候停下步伐,「東家,剛接到消息,木小姐負責接待的男模臨時出現嚴重過敏現象,賴太在化妝間當著大夥的面,扇了木小姐一耳光,後來是小祁總出面幫了木小姐。」

「祁任興和高博文見面,又英雄救美,這是在平衡局勢,還是給媒體炒作話題?」說話的人正是穿著圍裙走來的沈呈。

方秦把手中的醬油遞給沈呈,「小祁總被賴太拉走了,臨走的時候賴太還刻意刁難木小姐,說要讓她找不能低於首席男模標準的模特接替走秀,可是全球只有一個首席男模,這不是刁難人是什麼。」

當方秦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沈呈下意識看了眼旁邊的紀優陽,好像在觀察紀優陽聽到這句話的反應,接過醬油后,沈呈轉身繼續去做飯。

沈呈去注意紀優陽的反應,方秦何嘗不也注意紀優陽的反應,一直以來,無數次東家關心木小姐,他攔不住,全靠沈先生把關,這一次,恐怕東家想幫木小姐也度不過這道難關吧。

「叮鈴鈴……」紀優陽兜里的手機響了。

低頭看了眼來電顯示后,紀優陽把手機遞給方秦。

方秦接過電話,當著紀優陽的面替紀優陽接電話,「夫人,是我。」

「四少和客戶在談事情。」

「好,我一會轉達四少,是。」

電話掛斷後,方秦把話轉達給紀優陽,「夫人問,您回不回去吃飯,如果應酬太晚,讓廚房給您留夜宵。」

「一會,等我們吃完晚飯,給夫人打個電話,就說我今晚不回去。」拿過方秦沒遞來的手機,揮手示意方秦退下。

「是。」

方秦離開后,廚房裡做菜的動作,明顯比剛剛方秦沒進來前還要響。

紀優陽提步走向沈呈。

沈呈彎腰拿了一個碗,擰開水龍頭沖洗的時候,他的后腰撞上一個懷抱,接著一雙有力的胳膊環繞上他的腰間,有些冰涼的臉貼在他的肩膀,「哥,你這是吃醋還是生氣?」弄的砰砰響,聾子都聽得到。

「那你,還忘不掉她?」嘴上說得很輕鬆,但是心裡卻是很擔心,擔心紀優陽會救木兮,擔心紀優陽到現在還忘不掉木兮,遲早下去要壞事。

沈呈耳邊的聲音停頓兩三秒后,傳來紀優陽帶笑的聲音:「怎麼會,我的心很小,只能裝得下你一人,以前是,將來也是。」

「……」沈呈沒有再和紀優陽討論這個問題。

碗沖洗水后,沈呈勺了幾口湯進碗,細心吹涼,轉身遞給身後的紀優陽,「先喝點湯,飯菜一會就好了。」

紀優陽一手搭在沈呈的肩膀,沒伸手接湯,低頭看了眼沈呈遞來的湯碗,說話的時候,身體往沈呈身上靠,「哥,太燙了,我不想喝。」

聽到紀優陽喊燙,沈呈沒低頭吹涼,而是端到嘴邊嘗溫度,隨後將湯碗再一次遞給紀優陽,「喝吧。」

「哥,你喂我唄。」紀優陽唇角帶笑,說話的時候還有些撒嬌。

面對紀優陽一而再再而三的「為難」沈呈臉上一絲不耐煩都沒有,拿了一個湯勺,衝過水后,勺起一口湯遞到紀優陽唇瓣,「再不喝,就要涼了。」

湯勺剛遞過來,那雙充滿淡淡憂鬱感的眼神從湯勺挪到沈呈臉上,「哥,我想吃肉。」

「好。」沈呈把湯勺送到自己的嘴邊,把湯喝完后,勺起一快切得很細的肉遞到紀優陽嘴邊。

面對沈呈無比耐心的態度,紀優陽這回直接伸手擋住沈呈拿著湯勺的胳膊,像是故意刁難沈呈,「我突然又不想吃了。」

一直默默在溺愛紀優陽的沈呈,此時無奈嘆了口氣,眉心微微皺起,「好,一會吃飯的時候,再喝吧。」

看到沈呈對他無怨無悔的照顧,紀優陽忍不住笑了,搭在沈呈肩膀上的手輕輕拍了拍,側過臉,親了一口沈呈的臉頰,「哥,你無條件的寵我,而我也愛你,勝過一切的愛你。」

比起紀優陽滿口甜話,對面的男人一臉平靜,「愛我,就把湯喝了。」沈呈再一次端起湯遞給紀優陽。

紀優陽豎起雙手,往後退,「我怎麼能浪費我哥一片心意呢,上個洗手間馬上回來,保證喝得乾乾淨淨。」

看到紀優陽像個孩子一樣嬉皮笑臉的表情,沈呈臉上浮起淡淡的笑容,但是這抹笑容也只維持到紀優陽離開后的下一秒。

當紀優陽離開后,廚房裡只剩下他一人的時候,沈呈臉上的笑容逐漸變成嚴肅。

……

從通往海島民宿度假村的跨海大橋到海島民宿度假村這段路全部堵滿了各種各樣的車輛。

重生學霸女神 在海島民宿門口聚集了不少媒體,有些在測試機器,有些開始錄花絮,四周圍的秀場工作人員忙的暈頭轉向,根本沒時間停下腳步看一眼媒體。

保安看到一部黑色的商務車要開進來,連忙上前阻攔,「不好意思,除了工作的車輛外,其餘車輛只能停放在門口的停車場,不能開進去。」

駕駛室的車窗降下,開車的吳良瞥了眼保安,「知道這是誰的車嗎?也敢攔?」

保安沒接到通知,說還有車能開進來,雙手交握好聲好氣回話:「很抱歉,我們這邊沒接到通知……」

話沒說完,後座的車窗就降下,紀佳夢直接沖著保安一頓臭罵,「眼睛瞎了是不是,紀總母親的車也敢攔!」

和木兮一塊在找備選模特的凌可萱,出來拿東西,看到魏勝勉的助理吳良開著車停在門口,保安正在前面交涉,趕緊跑過來,看到車裡坐著的人,趕緊打招呼,「紀小姐好,雅寧夫人好。」

保安聽到凌可萱的稱呼,趕緊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裡面請,裡面請。」

「算你識相!」紀佳夢罵了一句后,把車窗升上,沒有理會和她們打招呼的凌可萱,直接叫吳良開車。 看到和她們打招呼的凌可萱,董雅寧笑著看了眼旁邊的紀佳夢,「我們還是下車走進去吧,裡面記者多,開車進去也不方便。」

「好吧。」既然有記者在,那就不一樣了,說不定走路進去,還能多露點臉,被拍到上新聞。

副駕駛的魏勝勉趕忙整理好衣服下車,為了表現出自己紳士的一面,還給後座開車門。

遠處的記者看到有人在門口下車,趕緊看過來。

「是紀總的親生母親雅寧夫人。」

「趕緊過去,拍拍。」

遠處的記者看到董雅寧出現了,一窩蜂湧過來,直接把站在董雅寧面前的凌可萱擠出去。

凌可萱被記者推到往後退了幾步,幾個踉蹌后摔坐在地。

紀佳夢也看到凌可萱摔了下去,但是像凌可萱這種連炮灰都算不上的小人物,就算是死在她面前,也不關她事,更何況,她現在也沒空去做好人,因為她的時間都得用來應付眼前的記者,「你們好,我是紀佳夢。」

站在紀佳夢旁邊的魏勝勉,昂頭挺胸博出鏡,「感謝,各位來參加今天的秀。」

在紀佳夢和魏勝勉跟記者打招呼的時候,吳玲一直在旁邊護著董雅寧,以免記者衝過來傷到董雅寧。

記者直接忽視紀佳夢和魏勝勉,紛紛採訪董雅寧,「雅寧夫人您好,您一出院就來參加這場秀,請問您是來給木小姐捧場的還是給賴氏集團捧場?」

「是啊,雅寧夫人,您前來捧場,請問和之前的傳聞是否有關係。」

「雅寧夫人,請您回應下,網上的傳聞,說紀總和木兮要分手,準備和賴小姐結婚,是真的還是假的?」

沒想到風頭都被董雅寧搶了,紀佳夢氣得臉都僵了,她怎麼能錯過任何出鏡提升自己形象的機會,紀佳夢開始替董雅寧作答,「網上的事情,只是流言蜚語,請大家不要相信,不好意思,我們還要進去,請各位讓讓。」

這個紀佳夢,還真是不會放過任何把自己打造成好人的機會,既然紀佳夢那麼樂意幫她,那她就給紀佳夢這個機會,董雅寧笑著點了點頭,和記者揮手,在紀佳夢和魏勝勉的擁護下提步進去。

記者一路緊跟,見董雅寧不說話,就開始採訪紀佳夢,「紀女士,之前有傳言,說你們關係不和,今天你和雅寧夫人一塊出場,是想用行動打破這個傳言嗎?」

「聽說雅寧夫人要成為紀家慈善基金會的負責人,您和雅寧夫人的和好,是因為這件事嗎?」

這一屆的記者,是弱智不會做採訪,還是收了誰的錢,故意在帶節奏?紀佳夢氣得想要將那個追問她的男記者扯過來打一頓,但是當紀佳夢一回頭的時候,對上無數的攝像頭,心裡頓時咽下那口氣,絕對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撕破自己一直以來苦苦經營的形象,紀佳夢乾脆裝沒聽到,繼續拉著董雅寧進去。

保安趕緊過來把記者全部都擋在外面。

從地上爬起來的凌可萱,看了眼自己摔破的膝蓋還有手臂,痛得齜牙咧嘴,罵了幾句后,想起還有事,便趕緊去停車場拿資料。

正在做最後一遍檢查會場作品擺放的尋夏,聽到身後有人叫她,回頭就看到董雅寧她們,尋夏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壓著聲音對葉美針說道:「你替我盯著,我過去瞧瞧。」

「是。」

暗寵成癮:早安,BOSS大人 站在董雅寧旁邊的紀佳夢,看了眼四周,如果不是因為她也有股份,她才懶得過來這破地方,看到尋夏過來了,紀佳夢形式上問了句:「都準備的怎麼樣?」

「放心吧,姑姑,一切都安排妥當,這次廣告打出去,我相信,我們工作室的知名度一定會提高。」

「嗯,那就好好乾吧。」周圍一陣臭味,讓紀佳夢忍不住捂著鼻子。

見紀佳夢對這裡嫌棄的很,董雅寧笑著回頭說道:「尋夏啊,給你姑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是。」尋夏笑眯眯,對著不遠處的VIP座位區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姑姑那邊的位置是留給你們的。」

「不打擾你們母子聊天,那我就先過去了。」紀佳夢挽著魏勝勉的胳膊找位置休息。

董雅寧回頭看了眼吳玲。

吳玲上前兩步來到董雅寧身後。

董雅寧用手蓋著嘴,小聲說道:「你去……」

「是,是。」吳玲連應了兩聲后便離開。

看到紀佳夢帶著魏勝勉走了,尋夏趕緊挽住董雅寧的胳膊,「媽,你知道嗎,嫂子出事了。」

「什麼事?」有尋夏這個心機叵測的女人在,再加上今天那麼好的機會,怎麼會沒好消息。

「嫂子負責接待的模特過敏了,導致模特不能出席。」

「那麼嚴重?」

「是啊,而且這個模特還是首席男模,賴太剛剛很生氣,還當眾打了嫂子一巴掌,讓嫂子去找一個和首席男模一樣級別的模特過來接替走秀,媽,這賴太明知道嫂子是澌鈞哥的女朋友,還這樣刁難她,也太不給你臉了吧。」尋夏說話的時候一直在觀察董雅寧的反應。

紀澌鈞不在,這個時候圍在木兮身邊的,哪個不是虎視眈眈恨不得要木兮死的人,有這些人,那個屢次死裡逃生的女人,這回不死都掉幾層皮吧,能聽到這種消息,真是大快人心,「這件事也不能怪賴太,到底是她的錯,哎,我過去看看木兮怎麼樣了。」

不是吧,董雅寧聽到賴太這麼不給面子,一點都不生氣?這招挑撥離間用不上,那她也不能讓董雅寧和木兮見上面,萬一董雅寧幫木兮度過難關呢,尋夏趕緊拉住董雅寧的胳膊,就在這個時候,賴太的身影出現了,尋夏趕忙說道:「媽,賴太來了。」

「噢。」這樣最好,反正她也不想和木兮那個掃把星見面。

賴太拽著祁任興的胳膊,看到董雅寧來了,趕緊帶著人過去,她得讓董雅寧明白,要想和祁氏合作,就得靠她才行。

忽然加重的手勁,和不遠處的董雅寧,讓祁任興明白一件事,他的姨媽這會正把他當工具用,不過這一次他不反對,因為他剛好也需要這麼個機會,祁任興嘴角揚起一抹笑容,配合賴太的步伐走向董雅寧。

而此時,坐在不遠處的魏勝勉,看到祁任興,趕緊用胳膊撞紀佳夢,「媽,那個就是祁氏集團的小祁總祁任興。」

「噢。」提起這個祁任興,紀佳夢就頭痛,誰知道是祁氏集團的小祁總,還以為是姓木的奸.夫。

不過……

這個姓木的,怎麼瞧著還真有點本事,總是能跟有背景的男人勾搭上。

就在紀佳夢暗自讚歎木兮的時候,耳邊傳來魏勝勉不斷吸鼻子的聲音,紀佳夢回頭看過去,望見魏勝勉低著頭不停用手去弄鼻子還打哈欠。

「看看你那鬼樣子,晚上就跟打了興奮劑一樣睡不著,白天就累的眼淚鼻涕一塊流,遲早下去你要把自己玩死了。」對於魏勝勉,紀佳夢是說不聽,勸不動,心裡失望的很。

「我去洗把臉。」魏勝勉用手捂著嘴,從位置起身,指了指身後。

「你們父子倆,沒一個能讓我省心,大的懦弱,小的不思進取,遲早我要被你們氣死。」紀佳夢罵了幾句后看了眼不遠處的董雅寧,又看了眼祁任興,有能耐的兒子,都是別人家的,為什麼她有那麼好的條件,就是培養不出一個好兒子來,哎……

此時在會場的後台,木兮翻找了無數的資料,終於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但是對方卻不肯出席,甚至是沒等木兮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電話掛斷後,木兮望著嘟嘟響的手機屏幕,旁邊傳來嬉笑聲:「我看史蒂文是故意整她的吧,明明就沒多大的事,卻要裝的很嚴重的樣子。」

「不是吧,她可是紀總的女朋友,誰敢整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