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收起你的擔心,我不是孩子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南宮離絕然離開。

現在的局面不是他想要就能要的,悠悠徹底從他的世界消失。

也是,過去她只是一個小丫頭,如今卻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家世並不遜色南宮家。

她又憑什麼再青睞自己呢?倒是南宮離有些自卑,覺得悠悠是對他沒有感情才會離開。

他走出門,看著蒼茫的夜色,冰冷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柔情。

「悠悠,你還好嗎?」

拉斯維加斯,綠眸英俊男人抱著藍瞳女人,「寶貝兒,看那煙花,漂亮嗎?」

凱拉笑了笑,「漂亮。」

「再漂亮都沒有我的寶貝漂亮,謝謝你,給我帶來了小小寶貝。」洛捂住凱拉的小腹。「討厭……」凱拉嬌羞一笑。 她笑得甜美,眼裡的傷痛卻是那麼明顯。

先前南宮熏還覺得她很像顧錦,如今看來並不覺得太像,顧錦沒有將尊嚴捨棄到這樣的地步。

看著挺讓人憐惜的小東西,偏偏她自己還不自知。

「大叔,像江小姐這樣的傻……咳咳。」 御醫俏皇后 她硬生生的將傻缺兩個字咽進去。

「這樣出手闊綽的情敵還有嗎?我希望再來一打,每個人拿錢砸我,我就可以靠這個發家致富。」

南宮熏將心疼收回,這個女人……

「好了,我又是一條好漢了。」青檸還特別自豪的給他分享。

「我跟你說我酒量好著呢,以前為了騙那些肥羊多買酒,我就拚命喝啊,其實我才沒那麼傻,喝完就催吐出來了。」

她說著自己的日常,南宮熏的眉頭緊皺,從出生開始他就是穿金戴銀的大少爺,這種苦頭他從未嘗過。

青檸只是一個女人。

「有。」南宮熏開口道,「所以你要繼續做我女朋友。」

總裁老公惹不得 青檸眼睛一亮,「不睡覺的那種。」

說她沒有尊嚴,其實她比誰都有尊嚴。

「好,不睡覺,睜眼到天明。」

「大叔,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青檸癟了癟嘴。

南宮熏揉了揉她的頭,「放心,我沒有你想象中那麼飢不擇食,走吧,我的小女朋友。」

「去哪?」

「自然是給你討回公道,省得明天圈子裡就有人在傳我苛待你。」

青檸挽著他的胳膊,「大叔,適可而止,要是你把她們都KO了,下次誰用錢來砸我?」

「小財迷。」

兩人重新回到房間,江芷蘭試探了兩波心情好了很多,如果南宮熏真的那麼愛她,又怎麼可能讓她在這開酒。

說白了,這女人只是一個上不得檯面的玩物。

剛這麼想著,那個被她定義成玩物的女人居然挽著南宮熏出現。

江芷蘭手指頭陷入掌心,該死的賤人!

「南宮先生,你怎麼還讓她挽著,這女人多臟啊,給她錢她什麼都干,誰知道我們不在的時候她都干過什麼齷齪的事情。」沈靜立馬開始抹黑青檸。

青檸癟嘴,「小姐姐,話不能這麼說,我還是有尊嚴的,你給我再多的錢我也不能答應你胸口碎大石。」

「你扯什麼?誰說胸口碎大石了?」沈靜無語,又不是小孩子了,哪裡不知道自己說得是什麼意思。

「徒手劈榴槤我也做不了。」

「你裝什麼清純,我的意思是只要給錢,你就願意陪男人,像你這樣下三濫的賤女人我見多了。」沈靜扯著嗓門吼道。

「哐當」一聲,南宮熏砸碎了一瓶酒,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沈小姐,你剛剛說什麼?」

沈靜被他那雙冰冷的紫瞳所注視,整個人背後寒氣瀰漫,「我……我沒說什麼。」

「讓你長嘴,不是為了讓你胡言亂語,既然不好好使用,那麼……」

沈靜嚇得瑟瑟發抖,「我錯了南宮先生,我只是一時嘴快,我,我沒想傷害她。」

「剛剛她喝了多少,雙倍喝完,這件事就算是過了。」

沈靜臉色大變,「南宮先生,會死人的。」

青檸認真在一旁科普,「死人不至於,就是會上醫院而已。」

沈靜瘋狂搖頭,「南宮先生,不,不可以。」

青檸看人家小臉嚇得蒼白打圓場,「要不然我把這些酒全都開了,你們喝完這件事就算過了怎麼樣?」

在場的人不少,全部喝完不在話下,沈靜忐忑的看著南宮熏。

「再加一倍。」

這就是連坐制度了,不過青檸很喜歡,這樣她的業績又翻倍了。

「得嘞,我馬上就去拿酒來。」一聽到錢她跑得飛快。

江芷蘭看向南宮熏,「南宮先生,像她這樣的女人玩玩可以,難不成你還真上了心?要是老爺子知道你和她這樣的人廝混在一起……」

「和你有關?」南宮熏冷眼掃來。

江芷蘭憤憤難平,「南宮先生,你明知道老爺子喜歡我,想要我們兩家聯姻,就算我江家不如顧家,好歹也是排得上號的家族,我嫁給你也不算辱沒了你南宮家,我不介意你婚前的花花草草,但……」

她越說越離譜,趕來的青檸聽著都耳朵疼。

「那個……打擾一下,請問你們訂婚了?還是領證了?」

「是老爺子親口說。」

青檸攤手,「那就沒事了,我奶奶還說我是大富大貴的千金小姐命呢,你瞧,我還不是在這給你們送酒,不是我說,老年人的話聽不得,你還信了。」

江芷蘭:「……」

她怎麼覺得這女人就像傻子一樣,壓根就沒和她在一個頻道。

南宮熏卻覺得小女人說話很有趣,他的身邊都是高高在上的貴族公子哥,千金大小姐,突然多了一個接地氣的人,他倒是耳目一新。

「今天這裡的酒,要是沒有喝完誰都不許走。」

南宮熏下了死命令,在場的人也就江家稍微好一點,連江家都不是他的對手,更遑論其他人哪裡敢得罪南宮熏。

偏偏身邊還有個拿著開瓶器的青檸眼睛放光的看著她們,「沈小姐,我幫你開酒,江小姐,你喜歡什麼味道的?」

江芷蘭打臉不成,還折了兩萬多美金,現在還要喝完酒才離開。

青檸像個小陀螺,不停的給客戶推銷各種酒,直到眾人喝完。

「南宮先生我還有事先走了。」

「不打擾先生了。」

「先生再見。」

一個個比兔子溜的還快,青檸站在門邊,伸手向眾人擺了擺手,「記得常來哦。」

這種地方,她們來了一次再也不想來了。

江芷蘭怒氣沖沖的看向南宮熏,「今天的事,我會一字不漏的告訴老爺子。」

「請便。」

房間只剩下兩人,小傢伙開心的在數酒瓶,「一瓶不差,全都喝光了,大叔,要不你以後天天來吧。」

見她滿臉希冀的光,南宮熏忍不住輕笑一聲,「怎麼?想見我。」

「對呀,像是大叔這樣的酒托,要是你每天來,我很快就能奔小康了。」青檸說得一臉認真。

南宮熏:「……」 青檸這樣的女孩子在南宮熏的世界里從來沒有見過,從一開始看到她懟人厲害覺得有趣,到慢慢被她所吸引。

每一次相見她總是會給自己一些驚喜,她會展現出貪財的一面,但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取之有道。

像這會兒,她坐在包房的角落,開開心心的數著酒瓶和美元。

「嗚嗚嗚,大叔,我今天賺大了,光是打賞就掙了十幾萬的小費呢。」

南宮熏見她那一副開心的樣子,自己拿百億項目的時候也沒她這麼開心。

「大叔,你等著啊,一會兒下班了我請你吃好吃的。」

「等什麼下班,現在就去。」南宮熏直接將她拉走。

青檸緊張道:「大叔不行誒,我還沒有下班呢,早退是要被開除的。」

「誰敢開除你我就開除他。」

「大叔,你好威武霸氣!」

攝政權寵:王爺太黏求放過! 「所以要不要考慮當我女朋友?」

青檸挑眉:「大叔,我懷疑你在誘拐小朋友。」

南宮熏將她塞進了副駕駛,「小朋友要去哪?」

情陷99分女人 和她在一起,他總是覺得很輕鬆,哪怕面前的小女人也是在人堆里混出來的人精。

青檸給他指著路,左拐右拐拐進了一個熱火朝天的小巷子。

南宮熏皺眉,「我嚴重懷疑你是為了省錢才帶我來這。」

以青檸那貪財的本性,南宮熏一點都不意外。

「大叔,被你看穿了,這裡的東西雖然便宜,味道超級棒,我不騙你,就是前面那家店,我先去給你佔位置,你停了車就來。」

青檸像只猴子飛快消失在了街角,南宮熏看著她的背影出神。

從小到大他的性子沉穩,南宮墨撒潑打滾賣萌逗大人歡喜,他只會在一旁冷冷的注視順便鄙視。

越大他越是冷漠,直到遇上顧錦,那顆沉寂已久的心才重新開始跳動。

如今看到青檸,南宮熏彷彿回到了童年,一邊鄙視南宮墨,冷著臉看他賣萌,內心深處卻又很喜歡和他待在一起的感覺。

青檸熟門熟路的找了凳子坐下,點了她最喜歡的麻辣小龍蝦。

剛點完菜,旁邊一輛改裝過跑車轟隆停在她身邊,車上下來一個流里流氣的男人。

「小姐姐,要不要跟我去兜兜風。」

跑車外表雖然改裝得很拉風,對於一個在汽車店呆過的人,青檸一眼就看出那是改裝車,這男人還不知道用這車吊了多少女人。

「不兜,我等我男朋友呢。」

那孔雀男一臉得意,「讓小姐姐在這裡吃飯,你那男朋友應該也不怎麼樣,還是跟哥哥一起,哥哥帶你去吃大閘蟹好不好?」

「我男朋友脾氣很不好的,你再糾纏我,他不會放過你。」青檸對付搭訕的人熟門熟路。

「我倒是想看看他的脾氣有多不好?」

「徒手撬開你頭蓋骨的那種。」青檸笑了笑。

孔雀男只當她在打趣自己,還想要調侃她,哪知道耳畔傳來陰冷的男聲:「試試就知道了。」

有戶農家 孔雀男還沒有看清楚人,只感覺耳畔一道勁風擦來,南宮熏一拳將他踹到遞上。

「敢打我?你也不去打聽打聽,你虎爺我在這條路上都是橫著走的人物。」孔雀男直接拿出手機搖人。

「怕了吧?要是害怕的話就讓你女朋友和我一起去兜風。」孔雀男得意的威脅。

南宮熏冷笑一聲,「真是找死。」

「看你還挺囂張,一會兒我非得讓人將你打得滿地找牙。」

青檸見這人似乎真的挺厲害的,和以前那些搭訕的小流氓不同。

「大叔,要不然我們先走吧,我不想惹麻煩。」

「你不是說這家的小龍蝦好吃,這裡的冰啤酒好喝?」南宮熏看向她。

「其他家也是一樣的。」青檸一臉緊張。

她越發緊張,那人倒是越發得意,「小姐姐,瞧你這窩囊的男朋友,大男人還戴著個美瞳,一看就是小白臉,你別和他好了,還是跟哥哥在一起,你看我多有男子氣概,最關鍵的是哥帶你坐跑車。」

老闆端著小龍蝦上來,「青檸,你和你男朋友還是趕緊走,這虎爺很兇殘。」

南宮熏淡然道:「上菜。」

「大叔!」

「給我剝。」南宮熏一臉淡定。

青檸沒好氣道:「你自己沒長手啊?」

「會弄髒。」

「嬌氣。」青檸見他這麼不害怕的樣子,她也不擔心了。

剝了一個小龍蝦塞到南宮熏嘴裡,一抹濕滑掃過指尖,青檸小臉一紅。

「是不錯。」南宮熏品嘗道,這種江湖大排檔有生以來第一次吃,火辣在味蕾上跳舞。

虎爺見小情侶這就吃上了,壓根沒將他放在眼裡。

氣得他直接掀了桌子,青檸臉色大變,動她可以,動她吃的就不行。「你竟然動我的小龍蝦!」

虎爺火上澆油,「動了又怎麼?爺好心請你兜風,既然你不給面子,那你也不要想吃了。」

說著他還在小龍蝦上使勁踩了踩,青檸的眼睛都直了,「小龍蝦,我的小龍蝦!你賠我的龍蝦。」

「跟了哥,哥帶你去吃大龍蝦。」

「我吃你奶奶的獅子頭!」青檸提著酒瓶就打在了男人的頭上。

「你敢打我?」

一旁的南宮熏:「打的好。」

這時耳邊響起了無數改裝摩托的鳴笛聲,一大群小混混拿著各種武器從機車上下來。

「兄弟們,就是這臭女人和小白臉,給我打!臭女人,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現在過來我還可以放過你。」

青檸看著四下拿著武器的眾人一臉嚴肅,「大叔,你先跑,我殿後。」

南宮熏一把將她給提到自己身後,「哪有男人躲在女人身後的?」

他看向準備收攤的老闆,「同樣的菜再來十份。」

老闆戰戰兢兢,「要打架了,我可不想虧得血本無歸。」

「我負責到底。」

「你負責什麼啊,你知道虎爺是誰么?走了走了。」

這時耳邊又傳來跑車的轟鳴聲,那些逃難的看客們全都傻了眼睛。

赤橙黃綠青藍紫,各種國際超跑全都出現在了視野里。

「不是吧,這裡明天要開車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