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可算是看明白了——這些掛著各種奇怪名頭的辦公室,就是用來安置一些關係戶的。

這裡面坐著的都是學校一些中層以上領導的親屬,到這種掛著各種奇怪名頭的辦公室里來吃公家待遇和保險,還不用幹活,也樂得清閑。

又往前走了一會兒,陸凡總算是來到了產業管理辦公室的門口。

這時候,陸凡腦海中忽然響起一陣系統提示音:新任務發布【辦公室主任的刁難】

他微微一驚,然後打開系統界面查看任務起來…… 在系統界面操作了一番之後,陸凡輕輕鬆了口氣,定了定神。

這間辦公室的門半敞著,裡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看來有人在裡面辦公。

「鐺鐺鐺……」

陸凡敲了敲門。

等了好半天,然後辦公室裡面傳來一個懶洋洋的男人聲音:「進。」

陸凡應聲走了進去。

這裡是一間老舊的辦公室,天花板和周圍的牆面,都呈現出斑駁的歲月痕迹。

在辦公室的兩側牆壁旁,堆放著一些擺滿發黃牛皮紙文件袋的文件櫃,讓本就採光不好的小房間顯得更加沉悶和擁擠。

一個挺著大肚腩、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坐在一把舊旋轉椅上,他左手拎著一份《華夏日報》,右手拎著一杯熱氣騰騰的綠茶,嘴裡還叼著一根過濾嘴香煙,整個小房間煙霧繚繞。

陸凡看了一眼這男人,頭髮亂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皺巴巴的,哪有為人師表的模樣。得兒,看來這又是一位進來吃乾飯的關係戶。

在男人面前的木質辦公桌上,擺著一個向外展示的身份銘牌:產業管理辦公室主任。

看到進來的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男生,這個辦公室主任也是略顯驚愕。

因為東海一中很少有高中生開企業的先例,再加上這個部門管的是校內的備用不動產,不動產經常十幾年沒有變動,所以這個部門平時就很少有人來,頂多是安全衛生大檢查、年度審計的時候,才會有人關注。

沒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拜訪,而且還是一個穿著校服的男生?

「你來這裡做什麼?」這個挺著大肚腩的辦公室主任瞥了一眼陸凡,有點懶洋洋地問道。

如果是校內外的領導前來視察,他可能還稍微緊張一點,但如果是學生,他自然就怠慢了幾分。

應該說,他甚至還有一點對陸凡不滿——幹嘛打擾自己的清閑看報紙時光?

陸凡回道:「老師好,我是東海一中學生社團【萬事屋】的負責人,我們社團近期正式成立了下屬的科技公司,所以來老師這裡申請一個庫房作為實驗車間。」

「哈?」那個中年主任以為自己聽錯了。

乖乖,這可是這幾年他頭一回聽說有學生來這裡申請倉庫。

原因很簡單,雖然這個時代的高中生可以開公司,但是能成功的很少。

庫房建成最開始那幾年,還有一堆頭腦發熱的高中生來申請,慢慢就沒有人申請了。

大多數高中生的閱歷和能力,絕對不是成熟的大人能比的,東海市這麼些年,才出了紳士遊戲公司這麼一家高中生的社團公司。

所以普通人家的學生根本就不要想了,雖然說富二代高中生開公司有大把的錢可以揮霍,但是像群龍集團少公子黃少龍這樣的,畢業之後基本上註定是要子承父業,重新開公司也沒必要。

當然,華夏超級大家族的公子們倒是這樣做了,但人家那是純屬玩票的性質。眼前這傢伙,怎麼看也不像是大家族的公子哥來玩票啊。

主任瞥了一眼陸凡的手腕和腳,更加確信這一點。

雖然學校規定,學生在校期間只能穿校服,但還有一些其他地方能看出學生的家世背景。

一個是看手腕,家裡有錢的高中生,一般會戴一塊好手錶。

什麼百達翡麗、江詩丹頓這類上百萬軟妹幣的名表,一中很多富二代高中生一般都會戴一塊,再不濟也戴塊萬國。

一個是鞋子,上體育課的時候,穿喬丹、阿迪、耐克的各種聯名限定款球鞋就不說了,再不濟也是椰子黑武士之類的。

這主任看陸凡的手腕,光禿禿的,鞋子也是很普通的平價學生鞋,好像還傷痕纍纍(主要是陸凡之前經歷過的那些戰鬥造成的)。

看到這裡,他心中對陸凡的輕視之意更甚了。

不過,他還是得按照流程先查看陸凡的資料,於是他一邊略帶不滿地拿起筆和資料夾,一邊沒好氣地問道:「姓名,班級?」

「陸凡,高二(1)班。」

「陸凡?」

這主任一聽,頓時眼中寒光一閃而過。對陸凡這個名字,他可不算陌生——因為他和兩個月前被陸凡幹掉的物理老師朱提首是老相識。

應該說,當時朱提首能進東海一中擔任老師,都是這個主任一手引薦的。

後來朱提首被陸凡在表彰大會上揭發,進了監獄,讓東海一中在整個華夏教育界的名聲受損。

他這個引薦人在學校里的日子自然不好過,在老師的圈子裡也受了不少風言風語。從那之後,自己的老領導也很久沒來找過自己談話,看這樣子,待遇提高和升遷是沒有指望了。

而這一切,都是陸凡間接造成的,所以他對陸凡自然是恨之入骨。

而且他內心裡直到現在也在為朱提首鳴不平,在他的價值觀里,不就是偷拍幾個女學生的身體照片么,有什麼了不起的,拍了她們又不會少塊肉。

他覺得那個當事女生徐圓圓更是莫名其妙,雖然說朱提首強制要脫她衣服,是有些不對。但就不能先迎合一下老朱,乖乖脫掉嘛。有什麼事,完事後再慢慢說,何必搞成現在這樣子兩敗俱傷呢?

說白了,他覺得,女人不就是滿足男人慾望的工具么。以前他在校園裡,也不是沒趁機摸女學生的屁股,能有啥大事?摸一下又不會懷孕,拍幾張照片又不會墮胎,至於這麼矯情么?

每念及於此,他就會為監獄中的朱提首扼腕嘆息,同時對陸凡恨得咬牙切齒。

如今這陸凡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而且看陸凡這家世也不咋地,所以原來在這個辦公室能辦的事情,這主任也不會讓陸凡順利辦完。

主任擺擺手,怒斥一聲:「我這沒有什麼庫房,滾吧。」

陸凡一愣,反駁道:「學生手冊上說,就是到你這邊來租廠房的呀?」

這主任鼻子里哼出一絲冷氣,大聲說道:「我說這不能給你辦就是不能給你辦!」

因為他說話的聲音很大,所以這一個樓層其他辦公室的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們端著茶杯從四面八方聚集到門口,好奇地向里張望,嘰嘰喳喳地討論著:

「怎麼回事啊,今天這麼熱鬧?」

「是啊,咱們這裡這是多久沒像今天這樣了,好像有客人來了?」

「看校服好像是高二級部的學生。」

「這學生也真是倒霉,這產業辦公室主任正因為朱提首那件事心情不好呢,他這是撞槍口上了。」

「等等,你們不覺得這個高中生好像有點眼熟么?」

「嘶——你這一說……對啊,他好像就是在表彰大會上把朱提首干進監獄的那個陸凡啊。」

「乖乖,這可真是冤家路窄,今天可有好戲看了。」

因為早就接到了任務,所以陸凡對這主任的反應倒也不是太意外,聽了門口那些人的討論,他也知道這主任刁難自己的原因了。

但他繼續淡然地說道:「你既然是負責這個業務,自然是有許可權能給我辦,為什麼不辦?」

這個主任沒好氣地說道:「我高興啊,咋滴?而且話說回來,你知道申請一個庫房一年需要多少錢?說出來能把你這種小窮逼嚇死。」

「哦,您說來聽聽,我倒要看看能不能被嚇死。」

這主任看著陸凡,又從鼻孔里噴出一股冷氣,心想著:今天有必要代替陸凡的父母教育教育他,什麼叫夾起尾巴來做人!

說罷,他把賬本攤開扔到桌子上:「自己看!」

陸凡快速用眼睛掃了一眼賬本頁面。

因為言靈系統的鍛煉,他已經練出了一目十行的眼神。玩言靈系統,需要同時處理視野中的多種言靈線,所以現在這種事情對陸凡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麼難事。

他掃了一眼,把各種租金、押金之類的費用加在一塊,大概需要一百萬左右。

「100萬啊……」陸凡念叨著。

「沒錯,窮逼,你怕不是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趕緊夾著尾巴自己滾蛋。」這主任用得意的眼神看向陸凡,開口羞辱道。

這主任為什麼這麼敢確信呢,因為他自己這輩子也沒見一次過100萬現金這麼多的巨款。

在這種清水衙門做一輩子,一個月干到退休,也就兩三千塊錢的低保工資,他不太信陸凡這種沒戴名表的普通窮學生,一下子能拿出來這麼多錢。

看著這肥胖的中年男子一副鼻孔要戳天上的表情,陸凡嘆了口氣。

這個世界上總有這麼一種人,喜歡用自己的生活閱歷和見識來評價一切事情。

比如自己沒本事做成一件事,別人能做成,那他就會說,對方肯定是走後門辦成的!

比如自己沒本事賺到錢,別人能賺到,那他就會認為對方這錢肯定來路不幹凈,要麼是偷的要麼是搶的要麼啃老本,總歸是不可能靠自己賺到的。

就好像現在這位主任,因為自己一輩子沒見過「巨款」,所以他自然也鄙視起沒戴名表、穿著破舊運動鞋的陸凡來。

陸凡揉了揉眉心,這整天都是些什麼貨色在給自己找麻煩啊,這貨和朱提首還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但是事情還是要繼續辦的,誰讓人家手裡有這點小權力呢,這點小權力也是這主任在這扯著脖子當大爺的資本。

因為提前預想到可能需要一些資金,所以他和陶雪然估算了一下,在包里準備了100萬左右的現金,這也是為什麼陸凡背著一個大的雙肩包來這裡。

看到陸凡把身後的背包卸下來,似乎是準備拿錢,這主任冷哼一聲,心想著:都到這關頭了還在死撐著呢?

這窮逼能掏出千把塊錢來就頂天了,說不定還是省吃儉用一枚硬幣一枚硬幣攢出來的呢,於是他便和周圍那些其他科室的職員一塊,抄著手圍觀著,打算看陸凡的笑話。

「來?不是有100萬么,朝這扔,就朝這扔,來!」

這主任用手指狠狠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面。

陸凡打開包看了一下,裡面的錢已經一萬塊一捆地紮成了一百捆,這是從銀行取錢的時候,櫃員小姐姐幫他紮好的。

他瞥了一眼這個主任,嘴角彎出一個詭譎的弧度。 他用行動線連接自己的身體,做著一些操作。

「呵呵,老師您執意要我把錢扔在桌子上,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只見,陸凡忽然從背包里掏出一卷一萬塊錢的紙幣,一手用中指扶著眼鏡,一手舉起那捲錢幣,身體彎出一個優雅的弧度,彷彿是跳探戈之前的行禮動作。

眾人都是一愣——這小子要搞什麼飛機?

那主任抄著手,狂笑一聲,心想:這小子莫非被自己這番羞辱,已經大腦變傻了?

「秘技·揮金如土!」

說完,他的腦海中響起了行動線開啟的系統提示音:

「Ready?」

「Fight!」

陸凡腰一彎,手臂一甩,砰地一聲,他手中的那捲錢打著轉砸到了桌子上,然後原本捲曲的狀態發生變化,重新展開。

因為狀態變化,再加上陸凡投擲的力量、角度的關係,這一捲紙幣很快從桌面上反彈,快速飛向了主任的臉。

這主任還沒反應過來,這卷錢就扇到了他的臉上。

因為陸凡使用了行動線加成,所以施加到這卷錢上的力量也非同小可。

這筆錢扇到主任臉上的時候,圍觀的老師們甚至能聽到一聲悅耳的清脆響聲——

「啪!」

扇完臉,這筆錢就徹底失去了力道,從對方的臉頰旁滑落,掉到了地上。

此時,陸凡的視野中開始顯示出節奏評價:

「Perfect!」

「1HitCombo!」

門口的老師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竟然通過這卷錢的反彈來打臉,這操作他們可從來沒見過。

陸凡的手並沒有停下,在扔出第一卷錢的瞬間,他就快速從背包中掏出第二卷一萬塊錢的紙幣,繼續用優雅的姿勢,朝桌面扔出去,然後又從包里拿出第三卷……

於是,這主任剛被第一卷錢扇得一臉懵逼、還沒反應過來,第二卷錢就從視野中撲面而來。

「啪!」

這卷錢再次扇到了主任的左臉上,把他的臉扇得下意識朝右微轉。

「Perfect!」

「2HitCombo!」

主任正想開口說話,第三卷錢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沖他撲面而來。

「啪!」

這卷錢這次扇到了主任的右臉上,把他的臉扇得下意識朝左微轉。

「Perfect!」

「3HitCombo!」

這主任忽然被錢扇了三下臉,他既震驚又惱羞成怒,萬萬沒想到一個學生竟然敢對自己這樣!他剛開口說了一個字:「你——」

第四卷錢,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沖他撲面而來。

「啪!」

這卷錢這次扇到了主任的下巴上,把他的臉扇得下意識朝上微抬。

「Perfect!」

「4HitCombo!」

主任剛開口說了第二個字:「這——」

第五卷錢,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沖他撲面而來。

「啪!」

這卷錢這次扇到了主任的額頭上,把他的臉扇得下意識朝下微底。

「Perfect!」

「5HitCombo!」

主任剛開口說了第三個字:「個——」

第六卷錢,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沖他撲面而來。

「啪!」

這卷錢這次扇到了主任的鼻樑上,把他的臉扇得下意識朝後微仰。

「Perfect!」

「6HitCombo!」

主任剛開口說了第四個字:「混——」

第七卷錢,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沖他撲面而來。

「啪!」

這卷錢這次又扇回了主任的左臉上,把他的臉扇得再次朝右微轉。

「Perfect!」

「7HitCombo!」

這主任的「蛋」字還沒說出口,就不說了,因為此時他已經被扇得有點懵逼了,於是他開始改口說了一個字:「我——」

第八卷錢,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沖他撲面而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