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哦,高中畢業是吧,我是大學畢業,而且是全國著名的名校,一本畢業生。我高考時的英語成績接近滿分,大學時英語去考了專業英語八級,本來準備留學,所以我還考了雅思,可以說,就論英語來說,在國內,我的英語成績是非常非常的好了。」蘇婉琪冷冷地說著。

「這……所以呢?」王旭東反問著。

「所以,你覺得你上高中時學的那幾年英語,能比我的英語成績更好嗎?今天你與韓彩雲之間的英語對話,實話實說,我能夠聽懂,也可以回答,但是,我完全做不到像你這樣子流利的回答,也做不到像你這樣,完全不用經過思考、不用經過在腦子裡翻譯就能直接回答,更別說你那純正的美式發音以及語調,別說是我,即使是一個專業的英語翻譯人員。也不一定能做到像你這樣子的流利,韓彩雲在美國留學了這麼多年,她的英語都沒有你講的那麼流利那麼純正地道,你告訴我你的英語是高中時學的,你告訴我你在哪個高中上的學?是哪個老師教的?我想去看看是哪個神奇的學校、神奇的老師,有這種神奇的能力。」蘇婉琪一字一句地反問著。 「這個……」王旭東一下子語塞,一下子沒想到該怎麼回答。

「即使拋開你的英語水平不說,你對美國的了解是從哪得來的?從波士頓到洛杉磯最後到紐約,對這些地方你如數家珍,甚至於對紐約每個區每個街道你都了如指掌,王旭東,如果說你沒去過這些地方我打死都不信,如果說你沒在美國生活過我絕不相信。」

「而你,你告訴我的以及你給我表現出來的,你就只是一個保安,一個高中畢業就去當兵然後退伍回來的退伍軍人,你在我面前表現出來的就是這樣子的,那你告訴我,這些都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騙我?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到底有什麼經歷?你為什麼要隱瞞這些到我公司里當一個保安,你到底想要幹什麼?」蘇婉琪對王旭東問了一大串的問題。

實際上這些問題是蘇婉琪的困惑,非常非常大的困惑,當時王旭東與韓彩雲對話時,她就忍不住想問了,只不過那時候不能讓韓彩雲和蘇北陽知道,她才忍住了。

「你這問題也太多了吧?」

「說,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告訴我你到底有何居心。」蘇婉琪逼問著。

「我有居心?大姐,我能有什麼居心啊?我與你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都不是我自己主動的,沒有一樣是我願意的,我能有什麼居心啊?包括這次你要跟我結婚,那也是你硬逼的呀。我是真冤啊,你信不信等下就該下雪了。」王旭東委屈地說著。

「回答我。」蘇婉琪沒工夫與王旭東在這扯東扯西,盯著王旭東問著。

「其實你要問的不就是我的英語為什麼這麼好嗎?這個很簡單啊,其實,這些當然不可能是在高中時學的,我這麼跟你說吧,我高中畢業之後就去當兵了,由於在部隊裡面表現的比較好,加之長得也帥,自己也比較會來事,所以呢連隊領導就推舉我去上了軍隊里的大學,這種軍隊里的大學與社會上的大學可不是一回事,是那種軍隊裡面專門為了培養自己人才的的大學,是沒有外面這些學歷的,我就是上了這種大學。在軍隊裡面,上這種大學你學什麼專業那不是由你自己選的,是上面根據需要分配的,正好,軍隊里需要一批駐外使館的武官,以及軍隊自己的專職翻譯和外事聯絡官,所以我們那一批就有很多人被安排學了外語,而我呢就被分配著學了英語,因為根據實際需要,我主要是學習美式英語,對口的方向就是美國,所以,我在部隊裡面學了整整五年的美式英語,而且是按照培養駐外使館武官和專職翻譯人員的標準培養的,你說我的英語能不好嗎?我能對美國不了解嗎?」王旭東在眼珠子轉了轉之後,開始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他欺負的就是一般人對於軍隊內部的事情完全不了解,所以才對蘇婉琪胡編亂造。

蘇婉琪皺了皺眉頭,不相信地問著:「真的?有這麼巧這麼好的事?」

「不信?不信你可以去問啊。當然,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給我一個更加合理的解釋,如果這個你覺得我是騙你的話,你找一個我為什麼英語這麼好的理由來?另外,我犯得著騙你嗎?騙你有什麼好處?我就這麼跟你說吧,如果不是因為我早段時間犯了一個大錯誤,被部隊給開除了的話,我怎麼可能回來?我說不定現在已經等到一個空缺,去美國大使館當駐外武官去了呢,我何至於跑來這當保安啊。咱能不能不再說這個我的傷心事了?」王旭東一臉傷心地說著。

「你沒有騙我?真的這麼巧?」蘇婉琪看著王旭東,半信半疑地問著。

「那你告訴我,我騙你我有什麼好處?就按照你說的,我故意隱瞞故意騙你,我又能達到什麼目的?你有什麼值得我居心的?至於這麼巧,我哪知道啊,這隻能說你運氣好,如果不是你正好找了我來替你當這個假老公,你早就穿幫了,估計你爸早就氣得把你轟出門,以後再也不認你了。」王旭東故意把話題從自己會英語這件事往蘇婉琪自己的事情上靠。

蘇婉琪果然沉默了,顯然,她開始相信王旭東的話了。

倚天之屠盡群雄 「既然你英語水平那麼高,你為什麼不去干與英語相關的工作?以你的水平不管是去當翻譯還是干外貿相關的工作,薪水都絕對低不了,你為什麼會跑來當保安?」蘇婉琪想了一下又問著,顯然,她還是有疑惑的,因為這本身就解釋不通。

「我前面不是說了嘛,那是軍隊里的大學啊,軍隊裡面一切都是保密的,所以,在軍隊裡面的學歷外面是不承認的,也沒有什麼證書之類的。而回到社會上,我唯一有的證件就是一本高中畢業證,我什麼證都沒有我上哪去找工作去?誰會要我?我就算是在咱們公司當上保安都是靠著我一張帥氣的臉才進來的,不然,我連保安都沒得當……」王旭東越說越「傷心」。

蘇婉琪聽過王旭東的話之後,再次沉默,顯然,她也認同了王旭東的話,畢竟這是社會現實。

蘇婉琪隨後默默地轉過身,然後繼續發動車子往回開著。

見到蘇婉琪終於不再追問,顯然是已經相信了王旭東說的話了,王旭東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騙人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差事。

這邊蘇婉琪帶著王旭東把車往回開著,而在蘇北陽的家裡,蘇北陽依舊沉默地坐在餐廳的位置上,他的心情很不好,今天蘇婉琪忽然之間帶著丈夫回來,給他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而作為一個父親,他只能獨自去解決這個難題。

而旁邊,韓彩雲則不停地對蘇北陽說著:「老蘇,我跟你說,他們倆絕對是假的,我可以肯定,他們倆絕對不可能是真結婚。」

「你有完沒完?說試探的是你,結果你試探了,試探結果怎麼樣?人家英語說得好吧?人家對美國的了解比你還深吧?怎麼?你還懷疑他沒去過美國沒留學過?」蘇北陽沒好氣地說著,他本身心情就不好。 「是,他是留過學,這個是肯定的。」韓彩雲有些頹廢地說著,但是隨即又說道:「可是這個只能說明,這個姓王的的確是在美國留過學、在美國生活過,但是卻並不能說明他們就是真的結婚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婉琪還特意去找了一個從美國留學回來的海歸來假結婚,來騙我是吧?」蘇北陽有些不耐煩地問著。

「是的,肯定就是這樣,老蘇,我跟你說,我不是故意跟你寶貝女兒作對,我是有根據的。你看看,從頭到尾你那寶貝女兒都是叫那個姓王的什麼?都是直接叫全名,如果真是夫妻會這麼叫嗎?就算是男女朋友,或者是關係稍微好一點的普通朋友,都不可能這麼叫的。另外,你看看兩個人,一點親密的感覺都沒有,我跟你說,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敏感的,我看的絕對錯不了……」韓彩雲認真地說著,她非常想讓蘇北陽相信蘇婉琪與王旭東就是假結婚。

「夠了,韓彩雲,這就是你的根據?用腦子憑空想出來的根據?你要說婉琪與她丈夫是假結婚,證據呢?你給我證據。」蘇北陽呵斥了韓彩雲。

「是的,婉琪這個婚結的太過於突然,也太過於蹊蹺,而且也讓我和整個蘇家陷入了一場巨大的危機里,但是,我相信婉琪絕對不是一個不知輕重不顧大局的孩子,她不可能拿自己的婚姻大事開玩笑,更加不可能拿我和整個蘇家來開玩笑,我自己的女兒我相信她。我知道你腦子裡在想什麼、在打的什麼主意,我前面也說了,我蘇北陽這一生就兩個孩子,一兒一女,在我心裡,兒子與女兒都是我的孩子,沒有任何不同,對於兒子和女兒我也不會任何的不同,我現在還活著,活的好好的,你不要動你那些小心思,更加不要在這想盡辦法挑撥我們父女之間的關係。」

「你要懷疑婉琪是為了不與李家結婚,甚至於是按照你所說的,婉琪是單純的為了報復我報復你,才弄出這麼一出假結婚的事情來,那麼請你拿出確鑿的證據來,如果你能拿出確鑿的證據,證明他們兩個是假結婚是做給我看的,那麼這個女兒不要也罷,我蘇北陽沒有這樣不懂事不知好歹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兒。但是,如果你拿不出確鑿的證據出來,那麼從今以後在這件事情上面閉上你的嘴,因為這件事,我已經夠煩了,你有這個閑心閑工夫,幫我好好想想,我該怎麼解決這個事情,該怎麼去向李家解釋。」蘇北陽說完之後,直接起身往書房走去。

韓彩雲被自己丈夫狠狠的訓斥了一頓,心裡非常的不服氣,但是卻不敢頂嘴,等到蘇北陽走進書房裡了才小聲說道:「哼,你放心,我一定會拿出證據來給你看的,到時候就讓你好好看看,你那寶貝女兒到底是怎麼對你的。」

韓彩雲說完之後,就開始大聲喊著:「李嫂李嫂,過來一下。」

沒多久,一直在廚房裡面忙活的阿姨李嫂就跑了過來,一邊在身上系著的圍裙上擦著手,一邊恭敬地對韓彩雲道:「夫人,你說。」

「李嫂,你呢是我老鄉,說起來咱們也算是沾的點親的對不對,當初我媽呢把你介紹過來讓我帶你來我們家做保姆,你來這也這麼多年了,你說,這麼多年我對你怎麼樣?」韓彩雲對李嫂道。

「夫人對我那是沒的說的,家裡這麼多的傭人,你給我開的工資比他們都高,也比外面專業的保姆工資都高,這些我都記在心裡的。」

「你心裡知道就好,你也要知道,在這個家裡誰對你好,誰是你的靠山,誰說話算數。」

「知道知道,夫人,這些我都心裡有數的。」李嫂連忙點頭。

「這樣吧,剛剛老爺和我決定,你呢馬上就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等下你就開始去小姐家裡工作,以後呢你就去小姐家當保姆,你把自己東西收拾一下,馬上就動身,我讓司機開車送你過去。」韓彩雲說著。

保姆愣了愣,但是還是聽話的點頭。

「在你走之前,我有幾句話要對你說,你跟我去樓上卧室,有些事情我給你交代一下。」韓彩雲看了眼書房的位置,然後小聲對李嫂說著,隨即帶著李嫂往樓上的卧室走去。

「你說的其實沒錯,如果不是今天有你,我不可能過的了這關,那後果我無法想象,別說我不一定能夠推掉與李家的婚約,估計我與我爸的父女關係都會斷掉。」良久之後,蘇婉琪忽然開口,對坐在副駕駛位上都快睡著了的王旭東說著。

「啊,真……真有這麼嚴重?」

「真有,因為與李家的婚約對我爸,對我們整個蘇家都非常非常重要。而且,還有個韓彩雲在,有個韓彩雲在我爸身邊煽風點火,如果讓我爸知道我故意騙他假結婚,以我爸的脾氣,說不定真的會不認我這個女兒。」蘇婉琪苦笑著,隨後道:「而且,這件事遠沒有完,今天也只能說勉強過關,從韓彩雲的樣子我就能感覺的出來,她顯然還是不相信我們倆是真結婚,所以,她肯定還會要搞事情,她一定會想辦法找到我們倆的漏洞。」

「你怎麼說的跟電影一樣,電視劇看多了吧你。」

「這麼多年來,韓彩雲就在想盡一切辦法,在我爸面前說我的壞話,編造是非,挑撥我與我爸之間的關係,讓我們父女關係變得生疏。她很清楚,只要有我在這個家一天,她就永遠過不了好日子,只要我在蘇家一天,蘇家的企業就一定會是我繼承而不是她兒子,因為我爸早就說過了,以後蘇家的企業由我來掌管。韓彩雲沒辦法改變我爸的想法,只能是想盡一切辦法挑撥我和我爸之間的關係,這樣子等我爸對我很失望之後,她兒子才有希望繼承蘇家企業,另外,只有讓我無法繼承蘇家企業,她以後也才有好日子過。」

「我前面就對你說了,她一直吹枕邊風,讓我爸把我嫁給李家,其實就是打著如意算盤把我嫁出去,我一旦嫁給了李家,自然就不會來繼承蘇家的企業和財產了。而現在,我結婚了,自然不可能再嫁給李家了,而她是個女人,感覺肯定敏銳一些,一定是看出了我們倆是假的,所以,她一定會想辦法在我爸面前拆穿我們,他知道我假結婚這事的嚴重性,她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在我爸面前打倒我的絕佳機會的。」蘇婉琪慢慢地給王旭東解釋著。

「而我,也絕對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蘇婉琪接著咬著牙說著。

蘇婉琪的態度之堅決讓王旭東有點意外。

「其實,我並不在乎我爸的財產,也並不在乎蘇家的企業,但是,我要說的是,蘇家的企業、我爸的財產能有今天,裡面有我媽的功勞,這些都該是我媽的,我不可能讓屬於我媽的東西被這個女人、以及這個女人的兒子拿走,這是屬於我媽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到手。」蘇婉琪斬釘截鐵地道。

王旭東看著蘇婉琪,很想對蘇婉琪說她太較真,不要走進自己給自己設定的情感死胡同里了,但是想了想蘇婉琪的家庭,他能理解這個女人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受到的打擊和心理創傷,想到了這些,他也就沒有去勸說蘇婉琪了。 車子開到了蘇婉琪的家,這是王旭東第二次來蘇婉琪的家,第一次是因為上次去替蘇婉琪喝酒應酬的時候。

蘇婉琪走進家裡,對背著個包走出來的王旭東說道:「王旭東,在你住進來之前,我要先跟你把規矩說清楚。」

「還有規矩?」王旭東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第一點,你住一樓,我住二樓,二樓屬於我的個人私密空間,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你絕對不能夠上二樓。」

「第二點,在你卧室之外的任何地方都屬於公共空間,在公共空間,絕對不允許光膀子以及抽煙等不文明行為,我沒有禁止你抽煙,但是,不能在公共空間里抽煙,你要抽你關上門在你自己卧室裡面抽,或者你去室外抽。」

「第三點,我有潔癖,我看不到不幹凈不整齊的東西,所以,住在這裡之後,請你注意個人衛生,也請你注意保持家裡的乾淨整潔。當然,家裡髒了,我沒有說要你親自打掃,你可以去叫保潔阿姨叫鐘點工,錢歸我出,但是一定要保證房子里的乾淨整潔。」

「第四點……」

「第五點……」

「……」

蘇婉琪一條一條對王旭東說著,王旭東聽到最後,瞪大了眼睛看著蘇婉琪。

「聽清楚了嗎?」蘇婉琪全部說完了之後問著王旭東。

「我現在能後悔能離開嗎?我覺得我住這裡不是來住豪宅,我是來蹲監獄的,按照你的這些要求,我這完全沒有人生自由了啊。」

「你可以選擇毀約。」蘇婉琪淡淡地說著。

「要不要這個樣子?咱們好歹是夫妻了,多多少少給個面子……」

蘇婉琪完全不理會王旭東,然後對王旭東說道:「一樓有兩間房,這邊是一間大的,算是主卧,這邊是一間稍微小一點的客房,你就住大的主卧吧,裡面床單被褥都有,不過放在房間的柜子里,你自己去鋪好,都是新的,從來沒人用過。」

玄幻之超神QQ 蘇婉琪在安排完了這個之後,又打開自己的包,從包里直接拿出一疊用銀行的紙帶子紮好的百元大鈔,遞給了王旭東。

「這是幹什麼?」王旭東不解地問著。

「咱們之間一切都是按照合約來進行的,剛剛我給你提了我的要求,這是你的義務,你必須做到,現在我必須給你支付你的酬勞薪水,這是我的義務。按照我們簽訂的合約,你只要一萬塊一個月的薪水,這是你這個月的薪水,另外,你住在這裡所有的交通費、生活費等等所有的費用都由我承擔,我實話實說,我不會做飯,所以吃飯咱們各吃各的,你自己出去吃,家裡不開火,所以,我多給你一萬塊錢一個月,當做你所有費用的補貼。」蘇婉琪一邊說著,一邊又從包里拿出一疊錢給王旭東,顯然,這些都是直接從銀行裡面拿出來的錢,剛好是一萬塊一紮。

王旭東看了看,抬著眼往蘇婉琪的包里瞧著,也不去接蘇婉琪遞給他的兩疊錢。

「你看什麼?有點禮貌行不行?女人的包不要隨便看。」蘇婉琪憤怒地把包收了起來,畢竟女孩子的包裡面總是會有一些不適合男人看的東西。

「我想看看你這包里到底放了多少錢,這錢都是一摞一摞的,你成天帶這麼多錢在身上真的安全嗎?」王旭東問著。

「那些就不由你操心了,這錢是我早上去銀行特意取的,給你的薪水,我們一切照章辦事,以後如果不出意外,我每個月都按照這個標準支付你的酬勞,一萬塊的薪水,一萬塊的補貼,拿著。」蘇婉琪直接把錢放在了旁邊的酒柜上面。

王旭東看著兩萬塊,笑了笑,也沒有伸手去接,輕描淡寫地對蘇婉琪說道:「我可沒你大膽,那這麼多現金在身上我睡不著覺,我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現金。這樣吧,這錢呢就先存在你那,等到我任務全部完成之後,你再一次性打我卡上吧。我是住這間是吧?行,那我住這了。」

王旭東說完,就背著自己的背包往蘇婉琪給他安排的房間里走去,剩下皺著眉頭的蘇婉琪和放在酒柜上的兩紮百元大鈔。

王旭東是真窮,這點蘇婉琪是非常清楚的,他是真的窮光蛋,從她第一次在酒店見到王旭東時他就是個窮光蛋,窮的不能再窮的窮光蛋,而之後,他在公司當保安,當保安的薪水多少蘇婉琪也是知道的。但是,就是這麼一個窮光蛋卻偏偏可以對這兩萬塊錢表現的這麼平靜,如果換成一個人,絕對馬上就把錢給收下了,而不可能會說讓蘇婉琪等到任務完成之後一起結算。這一點讓蘇婉琪再次看不懂王旭東這個人。

「隨便你吧,真是個怪人。」蘇婉琪想了很久也沒想明白,隨後不願意想了,把錢重新放進了自己的包里,然後提著包準備上樓,她今天累了,很想上樓去睡一會兒,然後下午還得去一趟公司。

而就在蘇婉琪剛上樓的時候,外面就傳來了門鈴聲。

蘇婉琪家的這個別墅有圍牆,只不過大門她從來都不上鎖,因為這裡沒有傭人,只有她一個,加之這個小區治安也非常好,所以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但凡來人,都是可以直接進來然後走到大門口來的。

蘇婉琪有些奇怪,她朋友不少,但是知心朋友卻不多,平時會來她房子里的人屈指可數,她很奇怪這個時候誰會來她家。

蘇婉琪走過去打開門,一開門就見到了提著幾個大包的李嫂站在門口。

「小姐。」李嫂站在門口對開門的蘇婉琪恭敬地道。

「李嫂?你來這幹嘛?」蘇婉琪驚訝地問著。

「小姐,是老爺和夫人安排我來小姐這邊工作,照顧小姐的生活的。」李嫂回答著。

「不用,李嫂,你回去吧,我這邊生活的很好,我自己能照顧好我自己,所以,不用你,你還是回去繼續照顧他們吧。」蘇婉琪連忙說著。

「這……可是小姐,這是老爺和夫人親自安排我過來的,我這……回去……我不好交差,要不小姐您給老爺打個電話請示一下?」李嫂尷尬而為難地說著。 「我……」蘇婉琪一下子緊緊地皺起了眉頭,然後看著李嫂說道:「我看是你家夫人硬逼著你來的吧?」

李嫂一下子變了臉色,隨後笑著說道:「是夫人讓我來的,但是老爺也給我吩咐過,讓我一定要照顧好小姐和姑爺。」

蘇婉琪站在那,良久之後道:「你住樓下,這間房以後就是你的了,我和姑爺住樓上。李嫂,有件事我得交代你一下,我和姑爺都是年輕人,年輕人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盡量少去樓上,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的,我明白,小姐。」李嫂連忙點頭。

正說著,忽然就見到王旭東從旁邊的屋子裡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個枕頭套,一邊走一邊說著:「你們家這個枕頭套和枕芯是不是不是配套的呀,我……」

王旭東說到這一抬頭就見到了站在那的李嫂,頓時就給愣住了。

「姑爺,你住樓下,不跟小姐一起住樓上嗎?」李嫂問道。

「沒有,我們倆住樓上的主卧,他是看到樓下這間房空著,床上的被褥也都沒鋪,如果有人來做客看著也不舒服,所以就想著把房間里的床單被褥都給收拾一下,不過現在你來了正好,你就正好把這間房的被褥給鋪一下,萬一來客人了別人也好住。」蘇婉琪眼睛轉了轉后連忙說著,隨後就一把拉過王旭東的手說道:「我們上樓睡覺去吧。」

「啊……睡……睡覺……」王旭東瞪大了眼看著拉著自己手的蘇婉琪。

「走啊。」蘇婉琪當然知道王旭東心裡在想什麼,狠狠地瞪了王旭東一眼,然後就拉著王旭東往樓上走去。

上了樓,蘇婉琪直接一把就把王旭東拉進了樓上她自己的卧室里,然後反手就把門給關了並且反鎖了。

「你……你……你要幹嘛?我可說好了啊,在簽合約之前我就說好了,我可是賣藝不賣身的,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叫了……」王旭東退到牆角喊著。

蘇婉琪直接給了王旭東一個白眼,然後說道:「以後,你就住這裡了。」

「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王旭東瞪大了眼睛,如果說之前他是開玩笑的,那現在他是真的驚訝。

「我說,從今天開始,你就睡這間房裡。」蘇婉琪再次說著。

「你沒開玩笑吧?這……不太好吧?」

「你以為我想這樣啊?你沒看到嗎?我們前腳剛到家,這個李嫂就跟著來了。」

「這……有什麼問題嗎?這不是你爸安排過來的阿姨嗎?這不是挺好的,你爸怕你累了怕沒人照顧你。」王旭東很不解。

「是,我爸或許是這麼想的,但是韓彩雲會有這麼好嗎?」蘇婉琪很是氣憤地坐在了她自己的床上。

「怎麼說?」王旭東問著,眼睛也四處看著,這是他第一次進蘇婉琪的卧室,也是他平生第一次進一個女孩子的卧室。

蘇婉琪的卧室很整潔,也很溫馨,布置的其實還有點小女孩的味道,整個卧室里都有著一種非常好聞的香味,這種香味與蘇婉琪身上的香味一致。

「韓彩雲心裡想什麼我很清楚,她見到你今天回答的這麼完美,根本找不出任何的破綻,她根本沒辦法說服我爸爸相信我們是假結婚,所以她就想出了一個主意,把李嫂派過來,明面上說的是照顧我們,其實擺明了就是來監督我們的。只要我們是假結婚,而這個李嫂跟著我們朝夕相處,肯定會找到破綻找到證據的,到時候她把這些證據拿給我爸一看,呵呵,後果嘛,很自然,以我爸的脾氣和今天說的話,估計以後蘇家全部的財產,以及公司董事長的位置就都是她兒子的了。」蘇婉琪冷笑著說著。

「心機這麼深?怎麼感覺像宮斗劇一樣?」

「從她進這個家開始,就在無時無刻不在打這個主意,這個女人的心機深著呢。這個李嫂是她老家的什麼親戚,家裡又不只是這一個保姆,為什麼她一定要把她叫過來?為的什麼?用腳後跟都想得出來。」

「監視的?那你知道你還答應?」

「我不答應行嗎?這事由得了我不答應嗎?」蘇婉琪無奈地說著,接著又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先讓她在這干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我們在她面前演戲,起碼要讓她相信我們是真的夫妻,從而讓我爸堅定認為我們是真的夫妻,然後,找個機會找個借口,把她趕回去。」

「我剛剛有仔細地想了一下,今天為什麼韓彩雲就一定認為我們不是真正的夫妻,我想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我們之間表現的不夠親密。 域界碑 第二點,我們之間的稱呼有問題,正常夫妻不會這麼稱呼。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做以下幾點改變,首先,以後你我都住這間屋子裡,其次,以後在我爸或者是韓彩雲還有這個李嫂面前,我們要以夫妻相稱。」蘇婉琪接著認真地對王旭東說著。

「這是新的要求?」

「是。」

「那我有幾個問題不是很明白,能不能問一下?」王旭東問著。

「你說。」

「第一個問題,我住這裡我倒是行,反正我是個好人,我已經豁出去了我無所謂了,只是你得明說,我住這裡怎麼住呀?就這一張床,你的把要求都給說清楚呀,比如我睡左邊還是右邊?咱們倆以床上那個位置為界?或者說是我晚上睡覺必須要穿多少衣服?再或者說,萬一我晚上睡覺不小心碰到了你該怎麼辦?這些你都的說清楚,不然到時候你又要說我非禮你,我可先說好,你到時候要是真報警,我可就不帶你玩了。」

「你想什麼呢,你想的倒是挺美的,你還想著跟我睡一張床是吧?」

王旭東愣了愣,在房間里四處看了看,然後問道:「可這裡只有一張床啊?」

「我那邊有一張我練瑜伽的墊子,柜子里還有被子枕頭,晚上你就睡地上。等到早上起來之後,再把這些都給收起來,不讓她看見就行了。」蘇婉琪果斷地安排著。 「我睡地上?」王旭東張大著眼睛問著。

「不然呢? 尋寶全世界 你還想睡床上?」蘇婉琪反問著。

「什麼叫我想睡床上?是個人都想睡床上的呀,誰喜歡誰地上啊?再說了,蘇大小姐,咱們這不是在演戲嘛?既然演戲咱們是不是得演的真實一點?你說咱們不睡一張床,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那不前功盡棄了嘛,所以啊,我覺得為了保險起見,咱們還是應該都睡床上的,我……」王旭東一邊說著,正說到這的時候,就見到蘇婉琪轉身從旁邊一個抽屜裡面拿出一把鋒利的美工刀出來。

看到這,王旭東立即住了嘴,驚恐地看著蘇婉琪問道:「你……你……你要幹嘛?」

蘇婉琪拿著刀直接把刀放到了床頭的枕頭下面,說道:「王旭東,如果我發現你敢上這個床,我一定對你不客氣。」

「你……你這人……看看,就是太較真了,不就是睡一張床嘛,咱們倆又不是沒睡過……」王旭東正說到這的時候,見到蘇婉琪忽然之間臉色大變,直接掀開枕頭拿出美工刀推開,指著王旭東道:「你再說一遍?」

王旭東一下子站了起來退到了牆角,舉起自己的雙手,說道:「沒,我什麼都沒說,我再也不敢了。」

「王旭東,我跟你說的是認真的,如果你真的膽敢上我的床一下,我絕對不會對你客氣的。」蘇婉琪再次警告著。

「我懂,我懂,你就算借我個膽子我也不敢啊。你前面說了,還有第二點,第二點是什麼?」王旭東連忙說著。

「第二點,就是稱呼問題,從今往後,只要在我爸面前,或者是在阿姨面前,我就稱呼你……旭東,你叫我……婉琪,這樣子顯得正常一點,親密一點,聽到了沒有?」蘇婉琪再次說著。

「這樣啊?我覺得要不咱們就彼此稱呼老公老婆吧,這樣子更顯得正常……我什麼都沒說,我什麼都沒說……」王旭東說了一半看到蘇婉琪的眼神,立馬住嘴。

「總之,就是一定要讓李嫂打心眼裡相信我們是真的夫妻,只要李嫂真的相信了,那麼韓彩雲才會相信,只要韓彩雲相信了,她才會消停,只要韓彩雲消停了,我們就算是大功告成,這件事情就算是真的過去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蘇婉琪認真地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連忙點頭,他主要害怕的是蘇婉琪時刻握在手裡的那把鋒利的美工刀。

「那……現在我應該要幹嘛?你得給我個指示?不然我真不知道該幹嘛了。」王旭東左右看了看后問著。

「睡覺,午睡,我剛剛已經跟她說了。」

「我……也睡這?」

「當然,不然你覺得正常嗎?新婚夫妻。」蘇婉琪問著。

「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啊,這年輕人,初嘗禁果,這乾柴烈火的,哪會管什麼白天黑夜啊……」

「你說話不要這麼的粗俗行不行?」蘇婉琪臉有些紅地怒視著王旭東。

「我……我這……這是你的意思啊,我只是說出來一下而已,我……」王旭東剛說到這,忽然就閉嘴了,眼睛看著門。

「怎麼了?」蘇婉琪看著王旭東奇怪的樣子問著。

「噓。」王旭東對蘇婉琪比了個手指讓她不要說話。

隨後王旭東悄悄地走到門邊,用耳朵聽了一下,然後悄悄走過來,在蘇婉琪耳朵邊說道:「她,在門口偷聽,剛來的。」

「什麼啊?她這也太過分了……」蘇婉琪聽到這一臉怒容,起身就準備開門出去,那樣子絕對會把李嫂一頓臭罵的。

「別啊……」王旭東一下子拉住了蘇婉琪,然後道:「你這人不是挺理性的嘛,怎麼一下子又這麼衝動了,你別忘了,你的目的是什麼?你剛剛都還說了,你是要讓她相信。」

蘇婉琪聽到王旭東的話靜了下來,然後道:「那就更加得把她趕走啊,不然她總是偷聽,肯定會被她發現的。」

王旭東對著蘇婉琪神秘一笑,說道:「三十六計讀過沒有?有一計叫做將計就計知道嗎?」

「什麼……將計就計?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你。」

「你什麼都不用做,看我的就行了,你……這有手提電腦嗎?」王旭東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