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電話掛斷後,董雅寧氣的翻了一個白眼,以前那個狐狸精還沒出現的時候,哪一次打電話,中心不是圍繞著她,那些噓寒問暖,百般關心的話每次都不會忘記,可自從那個狐狸精母子出現以後,他的心都被拐跑了,現在打電話,他的注意力都是在那對狐狸精母子身上,也不關心她這個做母親的身體怎麼樣,心情怎麼樣了。

不能提是吧!

放心,她絕對不會提!

董雅寧往門口走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笑容,撥通另外一個電話,別人會不會提她就難說了,電話接通,那邊傳來賴毓媛的問候聲:「雅寧阿姨,早。」

「早啊,媛媛,很抱歉那麼早就打擾你了,希望網上的事情沒影響到你。」

「那些都是無稽之談的事情,無需理會,倒是讓木兮誤會還替我承當責任,心裡過意不去。」網上的新聞她已經看了,很佩服木兮的忍耐。

賴毓媛是很平靜,可賴太找她談這件事的時候,哪一句不是旁敲側擊讓紀澌鈞娶賴毓媛,不過,她真的很好奇,之前還那麼主動找她的賴太,怎麼昨天的採訪出來后,就連一個電話都沒打,不可能那麼沉得住氣,難道在密謀什麼?「媛媛啊,一會吃了早飯以後,我想約你一塊去醫院看小寶,順便和木兮見個面,有什麼誤會,我們當面說清楚。」

「一會啊,可能不行,我昨晚臨時有事出國了,現在在機場呢,最快,回到景城都要下午三點。」就算董雅寧不約她去找木兮,這趟回來,她也會去見木兮一次,畢竟,有些事情,必須當面跟木兮談清楚。 路南點了點頭。

"的確是我害的,那我給你想辦法,讓你受傷,不用被顧念城發現,你覺得怎麼樣?"路南問道。

蘇北詫異的看著他。

"你有那麼好心?"蘇北說。

路南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你都救了我,我總不可能恩將仇報吧!"路南沒好氣的說道。

蘇北癟癟嘴。

"那可說不定,誰知道你心裡怎樣想呢!"蘇北說。

"哼,我就是想著,你這樣的禍害,要是能夠一次性被解決,那就一了百了了!"路南涼涼的說道。

蘇北猛地坐起來。

"路南,你還會不會說人話了,我都傷成這樣了,你總該說兩句好聽的吧!"蘇北嘟著嘴,氣嘟嘟的說道。

路南挑了挑眉。

"好聽的話,我當然會說,只不過,不是給你準備的,再說了,你不要直呼姓名,叫路總!"路南嘴角噙著一抹笑,故意挑逗蘇北。

蘇北無語了。

"路南,這裡是醫院,不是你的公司,麻煩收起你資本家那副嘴臉,OK?"蘇北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

"也對啊,現在不是在公司,那就隨意吧,你開心就好!"路南笑眯眯的說道。

蘇北瞬間吐血,還有這樣的人呢。

臉呢?

"算了,不跟你廢話了,你不是說,要給我想辦法嗎?就跟你說的一樣,我的胳膊成這樣個子了,我也不想讓顧念城知道,他看見了,肯定會擔心的,但是,我又不能馬上讓傷口癒合,有沒有什麼簡單易行的辦法啊?"蘇北直勾勾的看著路南,等著他的答案。

其實,蘇北也不是怕自己受傷,被顧念城知道,她最擔心的是,自己上了兩天班,來了醫院兩趟,顧念城知道了,肯定接受不了。

萬一他真的來硬的,將自己綁回家,那可怎麼辦?

所以,只能在他知道之前,先瞞著他。

路南若有所思的看著蘇北。

"辦法倒是有,只不過,就看你願不願意用了!"路南說。

蘇北翻了翻白眼。

"既然有辦法,那還不趕緊說,害我在這裡瞎想!"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路南想了想。

"辦法很簡單,跟著我去出差,估計走上五六天,你這傷口也好的差不多了吧!"路南幽幽的說道。

蘇北一怔。

"出差?需要這麼長時間嗎? 通天神途 "蘇北問道。

路南點了點頭。

"剛好啊,安溪市那邊,有一個項目,需要我親自出差一周,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當然,去了也能學到喝多東西!"路南一邊說,一邊註釋著蘇北,他像是誘拐小紅帽的大灰狼一樣,故意裝出一副可親的嘴臉。

蘇北凝視著路南。

"真有這麼一回事?不光是為了讓我出去避一避?"蘇北皺眉問道。

路南輕哼了一聲。

"你想多了,你還沒有那麼重要,我只不過是順帶的事情,正好出差,如果你想去的話,今天下午收拾東西,七點的飛機,我們晚上九點就能到了!"路南說道。

蘇北拿著手機,不知道在查什麼東西。

半天,她才抬起頭。

"你說的那個安溪市,是跟南希市公用一條水源,南溪的下游的城市?"蘇北問道。

路南點了點頭。

"是南溪下游的城市,只不過,距離南希市,還是比較遠的!"路南優哉游哉的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我願意!"蘇北快速的說道。

她這不著邊際的話,倒是讓路南愣了一下。

"你願意什麼?"路南疑惑的問道。

蘇北一臉你是智障的表情看著他。

"當然是願意跟你去出差了,請問,你是大腦不夠用,還是小腦不發達!"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路南氣的牙痒痒,他發現,這個女人罵人,可是相當的牙尖嘴利。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到時候,你跟我去出差!"路南說的一臉坦然。

其實,他沒有告訴蘇北,安溪市確實有個項目,需要一個人去出差,但是,這個人也可以是雲帆,或者他找一個這方面的主管去就行。

可是,蘇北恰好要躲避顧念城,他只能出了這麼一個餿主意,還是自己帶著蘇北一起去出差。

他心裡有點小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

眼前這個女人,對他的影響震動太大了,他突然想給他們兩個人,一點獨處的時間。

他想好好看清楚自己的心。

蘇北看著沉默的路南。

"好吧,那我一會回家收拾東西,現在出院吧!"蘇北開口說道。

路南一愣。

"不行!"他幾乎想都沒有想,直接脫口而出。

蘇北納悶的看著他。

"為什麼啊,我感覺自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蘇北說道。

路南被自己剛才的反應驚到了。

"那個……我也不是說不行,是這樣的!你看啊,你胳膊受傷了,我不死怕感染嘛,再讓醫生看看!"路南結結巴巴的,瞎扯了一個理由。

蘇北像看外星人一樣的看著路南。

"你怎麼這麼會關心人了,搞得我都不適應了!"蘇北看著路南,覺得有點詭異。

路南不自在的轉了轉目光。

"對了,蘇暖,你暈血啊?"路南問。

蘇北點了點頭。

"對啊,我暈血,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蘇北問。

路南扯了扯嘴角。

"哦,沒什麼事,蘇北也暈血,我感覺你們家的暈血,像是遺傳一樣!"路南隨便說道。

蘇北扔給他一個白眼。

"路南,你有常識嗎?暈血怎麼可能遺傳,我的暈血,自從我失憶后,就一直存在,以前估計也暈血吧!"蘇北臉上出現一抹追憶的神色,淡淡的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

"這樣啊,我那會不知道,看你暈倒了,還以為那刀上有毒,我告訴醫生,還被她狠狠的鄙視了一番!"路南乾笑著說道。

蘇北一愣,隨即,她哈哈大笑起來。

"路南,你不是吧,你真的是腦洞夠發達的啊,刀上有毒,你是不是電視劇看多了,怎麼會這麼想,你簡直太奇葩了!"蘇北捂著肚子,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路南有點尷尬。

"就隨便給你說個笑話,讓你樂呵一下,瞧你笑得這麼肆無忌憚,你也不怕傷口裂開!"路南沒好氣的說道。

蘇北一邊笑一邊搖頭。

"不,我確定,這絕對不是個笑話,一定是發生在你身上的,畢竟,這麼弱智搞笑的問題,一般人是不會問的!"蘇北憋著笑說道。

路南俊臉一黑。

"蘇暖,你說誰弱智搞笑呢!"路南氣的頭頂冒煙。

蘇北笑著看著他。

"誰對號入座,我就說誰!"蘇北做了個鬼臉,說的不以為然。

路南氣滯,好吧,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他忍了!

蘇北看著路南的黑臉,想到他問醫生的場景,忍不住想笑。

她笑得歡快,卻感覺下身的血流的也非一般歡快。

蘇北的小臉僵了僵。

她怎麼忘記這麼一件大事了,她家大姨媽還在呢!

該不會把這雪白的床單,給弄髒了吧!

蘇北看了看身下的白色病床,頓時升起一種想死的念頭。

如果真的弄髒了醫院的床單,那她真的要撞牆了,多丟人啊!

蘇北抬頭看了一眼路南,得趕緊把這個人想辦法支出去,自己好看看,被子裡面,究竟變成什麼鬼了!

"那個……路南,中午拿刀捅你那個男的,到底什麼來路啊,實在不行,你現在去處理那件事情吧,你也看到了,我基本沒有什麼大事,不需要照顧!"蘇北說。

路南想了想。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已經交給雲帆去處理了,那個男的,叫李雲凱,你如果沒失憶的話,也應該認識他的,他是以前李氏房地產的少東家,名叫李雲凱,我當初收購了李氏房地產,李雲凱的父親跳樓,母親變成植物人,結果,李雲凱非得說我害死他爸,氣的他媽變成那個樣子,這不,找我報仇來了!這次,如果我受傷的話,我還能勉強原諒他,可是,他傷到了你,那我就不能輕易這麼算了,我如果放他一馬,他以後指不定干出什麼大事來呢!"路南鄭重的說道。

蘇北若有所思的點頭。

"哦,原來是雲助理去處理了,怪不得你這麼悠閑,只不過,人家那個李雲凱,說的也沒錯啊,你收購他們家的公司,他父親跳樓,跟你的確脫不了干係啊!"蘇北事實就是的說道。

路南瞪了她一眼。

"蘇暖,我怎麼發現,你就是個白眼狼,我好心在這裡陪你,你竟然幫著外人說話,你又不知道當時的情況,我如果不收購李氏房地產,它也會破產,不光是因為內部虧空太嚴重,最重要的,是有三個問題樓盤,為了報復我,李雲凱當時還把這件事情捅出去了,害得我可是不輕!"路南說道。

蘇北突然有點明白了,路南為什麼會這麼坦蕩了。

按他的觀點和做法來說,好像跟他的確沒有太大關係。

"那李雲凱他母親呢?躺在病床上,他不管嗎?"蘇北問。

"他要是管的話,這一年的時間,也不可能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一年,他的母親變成了植物人,他不光沒有去看過,龐大的醫療費用,都是我來出的,我也從未說過什麼,關鍵是,我並沒有迫害他們一家,他搞得好像是我推他父親下樓,讓他母親中風一樣!"路南生氣的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也的確夠苦逼的,只不過,這個李雲凱,聽著也挺可憐的,當然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憎之處,我也是懂得!"蘇北看著路南說道。

路南有點傲嬌的哼了一聲。

"知道就好!"路南說道。

看著路南的神情,蘇北突然忍不住想笑。

路南的確不算是徹徹底底的黑心商人,最起碼,他還是很有良知的。

就跟他說的一樣,他雖然沒有迫害李家人。

可是,他卻主動承擔起了李雲凱母親的醫藥費。

而李雲凱,非但不感謝,還口口聲聲的想要找路南報仇。

他這點,也真是夠背的!

只不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貌似不是這個。

她感覺下身的血,流的似乎更快了。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蘇北苦著臉,看著路南。

"你能不能先出去,我想一個人睡一會!"蘇北乾笑著說道。

她的神情極不自然。

路南皺眉看了她一眼。

雖然他有點納悶,但是,蘇北說了,想一個人睡一會,他也不好繼續待在病房。

"好吧,那你一個人睡吧,我出去透透氣,我讓醫生一會過來給你檢查一下,如果可以,你就出院,完了跟我一起去出差!"路南說完,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蘇北看見病房門關上。

她趕緊揭開床單。

當她看見床單上黑紅的血跡,差點再次暈過去。

她頭暈的扶著額頭,早知道,就用夜用的衛生巾了,躺了這麼久,全都弄到床單上了。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她閉著眼睛,不去看床單上的印記。

她看了看自己的黑褲子,開始萬幸,幸虧她有自知之明,穿了黑褲子出來。

只不過,她的衛生巾,是該換了。

可是,眼下也沒有能換的東西,蘇北急的有點不知所措。

她閉著眼睛,將被子拉上。

算了,還是別看了,越看越暈。

她想了想,轉身向著衛生間走去,還是先上個廁所,再想辦法吧!

路南出了病房,就給雲帆打了電話。

"總裁,怎麼了?蘇暖沒事吧!"雲帆接起電話,他一邊說話,一邊往警察局外面走。

他才剛剛處理完李雲凱的事情,沒想到,路南的電話就緊跟著打過來了。

路南搖了搖頭。

"蘇暖沒有什麼大事,只不過,她暈血,看見自己胳膊上的血,所以暈倒了,沒沒事的,醫生已經檢查過了!"路南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