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朕找你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簡單的和你聊聊,畢竟你是我大漢立國千年以來,第一個登上玄黃塔第九層的人,所以朕對你還是有些好奇的。」

……

隨後,皇帝便和葉晨簡單的聊了一些話,然後順便了解了一下葉晨以前的生活信息等等之類的。

然後又有意無意的,將話語轉搭到葉晨的身體有沒有一些什麼特殊啊,等等之類的。

雖然有些奇怪皇帝為何會問這些問題,但葉晨還是篩選了一些不重要的東西回答皇帝。

總體來說,這一次的談話還是很愉快的。

不過就在快要結束談話的時候,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正當葉晨準備向皇帝告退的時候,皇帝又一次叫住了葉晨,然後語出驚人的突然向葉晨問了一句話:「葉晨同學,不知道你覺得朕的公主,劉靜怎麼樣?」

面對皇帝的這個問話,葉晨很是懵逼,暗中猜測皇帝是什麼意思。

葉晨大腦飛速的運轉,但是卻始終都沒有猜到皇帝的用意是什麼,所以最後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稟告皇帝陛下,學生實話實說,學生和長公主,所見次數,寥寥無幾,所以對於公主殿下,學生了解許多。」

「所以關於陛下問學生對公主殿下的看法怎麼樣,學生只能說,公主她是一個好將軍……」

聽到葉晨的回答后,皇帝點點頭,然後示意葉晨可以退下了。

等到葉晨離開之後,皇帝好似陷入了沉思一般,然後自言自語,好似在說道:「看來得想個辦法,增加更多的相處時間誒。」

……

葉晨離開了皇宮,來到了宿舍的休息區,結果卻看到原本的宿舍區現在居然在張燈結綵,好似在準備著什麼的慶祝活動一般。

等到葉晨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後,發現潁川書院的所有人都在,於是便向他們詢問具體的情況。

聽到葉晨的問話,張維浩張口回答道:「因為葉晨離開了之後,經過綜合分數的合計,王玄中便宣布潁川書院又一次取得了第一名的排名。」

「而潁川書院這一次取得了第一名的排名,也就意味著就算後面潁川書院的成績是最差的,但是等到最終的排名的時候,潁川書院還是能依靠著這前面的兩場比試的排名,名列中等,提前奠定了半個勝局。同時這樣也就意味著潁川書院不用跌落三十大書院的排名,可謂是取得了一個巨大的成功。」

所以藍雪瑤一個高興,便主動出資,然後舉辦慶功宴,並且邀請其他的書院的人參加。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葉晨一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外面那麼多人在張燈結綵。因為那些人是藍雪瑤花錢請來的舉辦宴會的專業團隊。

聽到張維浩的解釋,葉晨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無奈道:「藍院長她這樣,就不怕刺激到其他書院的人嗎?」

聽到葉晨的這話,無論是張維浩等人,還是林穎等人,都紛紛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葉晨:「你覺得,以藍院長的性格,她會怕刺激到其他書院的人?」

聽到張維浩等人的反問,葉晨這才反應過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掩飾自己的尷尬。

是啊,的確沒錯,以藍雪瑤的性格,從來都是只有別人怕她的,還沒有她怕別人的……

…… 其實,藍雪瑤的這等招搖過市的慶功行為,在其他書院看來,其實也還好,畢竟無論是那個書院,要是能提前這麼早的奠定了穩居,恐怕也是和藍雪瑤一樣的反應,大肆擺慶功宴了吧。

而且對於藍雪瑤這種大肆鋪張浪費般的舉辦慶功宴會,眾人其實也都是打心底支持的。

因為這樣的話,就相當於了有人做東,然後自己等人就可以得到一份免費的而且還是相當不錯的晚餐以及各種酒水飲料上的享受。

不過既然有的書院理解藍雪瑤的做法,那麼自然,必然會有一些書院不理解藍雪瑤的做法。

其中就以青城書院這個潁川書院的老對頭最盛。

從青城書院的學員們看向潁川書院眾人們那幽綠幽綠的眼神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青城書院的人就像是吃了檸檬似的,酸得不行。

「囂張什麼囂張嘛?不就是連續兩次得了個第一嘛,有必要這麼招搖過市的嗎?」一個青城書院的女檸檬精酸道。

「就是就是,現在才只是得了兩個第一,要是在之後再獲得相對好一點的成績,將其的排名往前靠一點的話,怕不是要飛到天上去了?」另一個女檸檬精搭話道。

聽到自己身邊的兩個女同學說話,青城書院的男同學彷彿在看小丑一般似的看著潁川書院的眾人,不屑的笑道:「看來潁川書院的人的追求也就只有這裡了,現在贏了,只是單單的意味著不用被淘汰出三十大書院的行列,並不代表著其最後能獲得好的成績。」

「而我們青城書院就不一樣,我們青城書院的眼界沒那麼低,要放高一點。我們的目標不要是和潁川書院的一樣,僅僅只是就在三十大書院的行列之中。而是要朝著冠軍,朝著第一名去的。」

「哇,夏侯健哥哥真帥,夏侯健哥哥說的好有道理。」一個青城書院的女學員滿眼小星星的說道。

「就是,就是,我們夏侯健哥哥才不像潁川書院的那些人,我們夏侯健哥哥的眼界高著呢!」

原來剛剛發言的人正是夏侯健,那個之前一遇到葉晨的時候,就和葉晨發生了矛盾,然後慘被打臉的人。

不過對於夏侯健慘被葉晨打臉的事,青城書院的人好似有意無意的都在將其忘掉,就彷彿不曾存在過一般。

……

慶功晚宴很是熱鬧,其他二十八個書院的領隊導師,也都紛紛向藍雪瑤恭喜提前奠定大好局面。其中也包括青城書院的黃澤山黃殿主。

雖然暗地裡兩個書院的人勢同水火,甚至恨不得對方立馬當場去世。但是表面上兩個書院的人還是很和諧以及友好的。

這不,黃澤山黃殿主都已經在滿臉笑意的向藍雪瑤恭喜提前穩住了嘛。

對於其他書院恭賀的話,藍雪瑤還稍稍謙虛一下,但是聽到黃澤山恭賀的話,藍雪瑤卻是一副理所當然且又很無所謂的模樣,隨意的擺擺手道:「誒呀,都是些年輕人,不懂事,搞這些烏七八糟的。」

……

看著藍雪瑤那彷彿像小人得志一般的表情,黃澤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十分的難受,在強忍住自己心中的不爽之後,便直接告辭離開,在轉身的一瞬間,甚至還忍不住呸了一聲:「小人得志……」

……

帝國州府書院大比的舉辦方禮部的人充分的考慮到了每一個參加比試的學員的情況,所以儘管第三場僅僅只是測試天賦而已,但是也是在從葉晨離開玄黃塔時的時間算起,給了全體人員三天的時間休息,讓一眾學員得以恢復到巔峰的狀態。

……

不過時間總是過得很快,這不,才僅僅是感覺一轉眼的時間,三天就這樣已經過去,來到了測試個人天賦的日子。

有了林穎和李嫣然這兩個大神在這裡,葉晨當然也是沒得懶覺可以睡,一樣也是起了個大早。

跟著林穎和李嫣然二人,來到食堂,簡單的吃了一頓早餐之後,便向著這次測試天賦的場地天資樓前去。

雖說是樓,但實際上卻是像一個大型的運動場一樣似的。

看著自己眼前這個有點像前世鳥巢一般的建築,葉晨不經有些傻眼。

要不是自己提前有了些心裡準備,知道自己是在凡界的話,葉晨還差點以為自己回到了地球上似的。

……

走進天資樓內,葉晨就發現雖然自己等人起得很早,但是同樣也是有很多人比自己等人更早。而且再加上陸陸續續的有人前來這裡,所以天資樓內,也是早已人山人海,十分的熱鬧。

……

時間來到八點整,比此時參與比試的三十大書院的人都已全部來齊,禮部嗯尚書王玄中也是準時的出現。

同樣,又是簡單的咳了兩聲之後,才又繼續發言:「同學們,早上好。」

「尚書大人早上好。」因為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所以一眾學員的中氣十分的足。

寒敘了兩句之後,王玄中便直接進入正題:「那個,想必不用我多說,大家應該也都知道了今天的主要任務是什麼。」

「那就是測試一下各位同學大家的天賦,看看大家的實際情況怎麼樣。」

「但是,事情還是有了一些變化,那就是經過朝廷的慎重商量考慮,最後還是覺得將天賦測試給納入到綜合分數的統計裡面的這件事,還是有些不合理。」

「因為天賦的這種事情,是先天註定的,同學們並不能改變什麼。」

「但是想必同學們也聽說過很多這樣的例子,那就是有很多天賦好的人驕傲自滿,然後沒有努力勤奮的去修鍊,到最後的結果就是浪費了自己的極好天賦,淪為常人。」

「而同樣,有一些人的天賦雖然不好,但是經過自己後天的努力,最後一樣也是成為名動大陸的絕世強者。」

「所以一個人的天賦高低並不代表著什麼,主要還都是看後天的努力。天賦高不代表著以後就一定能成為強者,天賦誒一樣也不代表著以後就一定能成為弱者。」

「所以經過我們慎重的考慮,最後還是決定不把這個天賦的測試給納入到最後的綜合分數之中。因為靠先天給予的東西來當做分數統計,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合理的。」

…… 「不過大家也不要因此有什麼想法,在這裡,我還是有一個好消息可以告訴大家。」

「那就是經皇帝陛下特許,決定給出10個名額,那就是在這場測試中,天賦排名前十的同學,都可以被特招進皇家書院。」

聽到王玄中這話,有些人反應激烈,有些人則是反應平平。

反應激烈的人,則是那些天賦很好的人,就比如說夏侯健等等,覺得以自己的天賦,可以拼一把的那種。

至於反應平平的人,則是那些天賦一般,不是很高的人。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十個進入皇家書院的特招名額,基本上與自己無關,所以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反應並不是那麼大。

但是更多的是,有一些心思深人想到深一點的地方,不由得轉眼向潁川書院看了一眼,好似覺得潁川書院怕不是和禮部的人有什麼暗中的交易一般。

不然的話,為什麼每一次都是這樣,和以往的帝國州府書院大比比起來。這一次的帝國州府書院大比每每到快要開始比試的時候,規則就會臨時改變。仔細一想,似乎這些規則的改變,都還是朝著對潁川書院有利的方向發展。

而一些心思沒那麼多的人則是在感嘆,這潁川書院運氣還真的是好,這麼一下下去,就算表現再不好,但他們書院的排名至少又能前進幾位了。

話不多說,王玄中簡單的說了一下關於天賦測試的注意事項之後,便直接宣布天賦測試開始。

一開始,首先先是洛陽本地的洛陽書院的人率先測試。

洛陽書院的人排成五六排,沒排都是二十多人,然後一個接著一個的,上前按住天賦測試的石頭,將自己的靈力輸入其中,然後石頭亮起,顯示出沒人的修為,靈脈,天賦等等之類的東西。而且相比起潁川書院的那個測試來說。這裡的這個,還要詳細準確了幾分。

很快,僅僅一個小時的時間洛陽書院的所有學員便已全部測試完畢。

也不得不說得天獨厚,洛陽本地的洛陽書院佔了很大的人口優勢,以及名聲的優勢,所以前往參與測試的將近三百人中,有一半以上的都是玄級中品以上的靈脈天賦。更是有幾個都是玄級上品極限,接近地級的人,而對於這幾個人,只要後期有機遇的話,得到淬鍊靈脈的丹藥或是其他的天材地寶,就能有機會一舉晉陞去地級的靈脈天賦。

要知道,這玄級的靈脈天賦,在潁川書院這樣的學院之中,都已經是很難得的天才了。從當初葉晨等人測試時,遇到玄級靈脈天賦的時候,潁川書院的那些執法殿的人員的反應就可以看得出來。

……洛陽書院的人

測試完了之後,緊接著又是許昌書院的人上前去測試。

同樣也不愧是同為有名的大書院,許昌書院也是將近派出來三百人左右,也是基本上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是玄級以上的靈脈天賦。

……

……

一個又一個的書院上前去測試,而測試的結果都是每個書院都有基本上一百人以上都是玄級以上的靈脈,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潁川書院前兩次得了第一名而其他書院卻一點都不虛的最主要的原因。

……

下一個,就是青城書院的人了。

等禮部的人叫到青城書院的時候,黃澤山黃殿主虛偽的向藍雪瑤拱了拱手笑道:「那麼,我青城書院就先去了,藍院長。」

藍雪瑤也是笑著點點頭道:「嗯嗯,你先上路吧,黃殿主,一路走好。」

聽到藍雪瑤的話,正在走路的黃澤山差點一個沒走穩,差點摔了一跤,怎麼總感覺藍雪瑤這話,像是在說自己……

很快,也是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青城書院的所有人員都已經測試完畢。

而此時的黃殿主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有驕傲,有自豪,有意氣風發,也有一些眾人都是垃圾的不屑。

要問為什麼黃殿主會是這麼一副模樣?那是因為在剛剛的測試過程中,青城書院的有一個學員的天賦是地級下品,所以自然,我們的黃殿主也有驕傲自豪,意氣風發的資本。

走回到自己的休息區域,藍雪瑤皮笑肉不笑的假裝向黃澤山恭喜了一下,

而黃澤山黃殿主則是傲嬌的看著藍雪瑤,陰陽怪氣道:「誒,都是些年輕人不懂事,事前都讓他們收斂一點,收斂一點,但就是不聽,就是不聽。」

「我這個做師長的,成天也是被他們這些弄得傷腦筋啊……」

……

就在黃殿主在藍雪瑤面前裝B的時候,禮部的人開始叫潁川書院的人了。

聽到禮部的人叫潁川書院的人,黃澤山還十分虛偽的假笑了一下道:「那麼,在這裡,我就找恭奉藍院長凱旋而歸了……」

藍雪瑤像是沒聽懂黃澤山裡面暗暗的嘲諷一般,大笑道:「好的,好的,那就借黃殿主你的吉言了……」

看到藍雪瑤離開的背影,黃澤山啐了一口:「哼,小人得志。」

很快,就如同在潁川書院測試天賦的時候一樣,葉晨等人一個接一個的上前時間測試自己的天賦。

雖然說這裡的天賦測試要比潁川書院的詳細,但總體來說,相差還是不是很大的。

所以最後測試出來的結果,和在當初潁川書院測試的時候沒有什麼出入,大體都是一樣的。

所以當劉羽和林穎,李嫣然上前去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直接驚呆啊。

竟然三個都是地級的靈脈天賦?

要知道,剛剛青城書院才出了那麼一個地級下品的靈脈天賦,就已經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轟動了。

而現在,居然同時一連出現了三個,而且其中甚至還有兩個一個是地級中品,一個是地級上品的靈脈天賦。

「我的天,潁川書院這麼變態的嗎?」一個路人甲感嘆道。

「總有地級靈脈天賦的人也就算了,居然還一連同時擁有三個,這怕是歷代的潁川書院的老祖們的墳墓冒煙了吧,居然能撿到這麼大的寶。」

「這潁川書院怕不是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招攬到了這三個地級天賦的學員吧?」

「很有可能……」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

……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輪到葉晨上前測試靈脈天賦了。

而看到了葉晨走上前去,準備測試靈脈天賦的時候,現場剛剛還喧鬧的天資樓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紛紛用期待的熱切的眼神盯著葉晨,想要看看葉晨的靈脈天賦到底怎麼樣。

因為想想看,之前的林穎和李嫣然二人,都是同時登上了玄黃塔第八層的人,同時也都是地級靈脈天賦的人。所以能比這二人登上更高層第九層的葉晨,或許其的靈脈天賦要比林穎二人的要高也說不一定。

而要比林穎二人的靈脈天賦要高的話,那就只有傳說中的……天級靈脈天賦,一想到這裡,眾人的內心都忍不住的激動其他,心裡暗暗的催促著葉晨趕緊上前,然後揭曉答案,好讓自己等人見證天級靈脈天賦者出現的歷史時刻。

「是天級靈脈天賦嗎?」

「是嗎?」

眾人一遍又一遍的在心裡反問自己。

然而葉晨彷彿是感覺到了眾人的心裡所想一般,好似故意的一樣,腳步放的很慢。

明明其他人只需要十幾秒中走完的路程,葉晨硬生生的走了將近三分多鐘都還沒走到。葉晨這樣的噁心行為直接讓好奇心快要爆棚的人們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將葉晨直接雙腿打斷,然後把葉晨趕緊抬過去測試,好揭曉謎底。

然而,也沒讓眾人失望,俗話說惡人自有惡人磨,葉晨這個故意吊人胃口的壞傢伙也終於遭受到了懲罰。

懲罰葉晨的不是別人,正是葉晨他們的帶隊導師藍雪瑤,因為就連藍雪瑤也看不下去葉晨這樣的裝逼吊人胃口的行為,所以直接上前,一巴掌打在葉晨後腦勺上,更是差點拍了葉晨一個狗吃屎。

頓時,葉晨立馬就怒了,誰那麼不長眼居然敢招惹自己,活得不耐煩了這是?

正當葉晨回頭準備口吐芬芳噴人的時候,猛然發現原來剛剛拍自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們葉晨嘴「敬愛的師娘。」藍雪瑤本人。

葉晨當即臉色一變,立馬賠笑道:「那個,師娘,你沒事突然打我做什麼?」

藍雪瑤一臉的怒容,吼道:「趕緊的,搞快點,給我測試完天賦趕緊給我滾,閑著沒事在這裡磨磨蹭蹭的幹什麼呢?」

「再給我婆婆媽媽,磨磨蹭蹭的,就給我小心你的皮。」

看到真的發怒了的藍雪瑤,對藍雪瑤那殘酷的手段有深深的心裡陰影的葉晨那裡還敢耍寶,當即便笑著點頭稱是,然後便轉身快步走上前去。

看到葉晨狼狽的樣子,心中彷彿出了一口狠狠地惡氣的一眾觀眾們感覺十分的爽,暢快,臉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了開心快樂的表情。

在大大的出了一口惡氣的同時,眾人此前的那個期待的又再次出現。

「不知道,這天級的靈脈天賦到底是怎麼樣的呢?」一個路人甲喃喃自語道,

「會不會引發什麼異象啊?」路人乙猜測道。

「傳聞凡界有史以來,整個凡界就只有那個中土大陸的華夏帝國的開國皇帝是天級靈脈天賦。」路人丙說起了傳聞。

「誒,還有這樣的事的嗎?能具體說說嘛?」 逆流1982 路人丁聽到路人丙的話,大驚問道。

聽到路人丁的問話,路人丙就彷彿是一個知識淵博的學者一般,一臉的傲然自得,十分神奇的款款談道:

「那可不,傳聞哪中途大陸的華夏帝國的開國皇帝就是天級的靈脈天賦,從平民中而來,最後一路打拚,成為了皇帝。而且華夏帝國跟我們大漢帝國等等不一樣,不是僅僅只是一塊大陸上的一部分而已,而是整個中土大陸都是屬於華夏帝國的領土……」

「……後來,華夏帝國的開國皇帝在打下了廣大的疆域之後,整理好內政,肅清國家之後,便傳位給自己的太子,然後一心撲在修鍊上,最後經過多年的修鍊,更是直接打破虛空,飛升仙界。成為一位人人羨慕的仙人。」

「哇還有這種事的嘛?」路人丁一臉的震驚。

「那豈不是說,這個叫葉晨的傢伙,最後他的靈脈天賦測試出來時天級的話,那他不就是將來有可能能成為一名仙人,破碎虛空,飛升而去。」

「的確如此,因為按照目前的情況來推斷,那個名叫林穎和李嫣然的兩個人,能夠登上玄黃塔第八層,而且她們的天賦分別都是地級中品以及地級上品,而那叫林穎的更是,看她的天賦,距離天級也不過只是僅僅相差一線這樣而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