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上當了!傅歆心下一寒,不想和他糾纏,拿起包,就要離開。

剛邁出步子,就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你,金睿,你在水裡放了什麼?」

「沒什麼啊,就是放了一點迷藥而已。」金睿臉上的表情變得猙獰,對傅歆的所有渴望,在這一刻終於表現了出來。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慢慢開始發熱,這迷藥讓傅歆有些控制不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憑藉定力稍微冷靜下來,金睿走到她面前,「傅歆,這下你逃也逃不掉了吧?」

傅歆晃動身體,最後無力的癱倒在沙發上,金睿眼睛一片通紅,脫掉自己的外套,朝著傅歆走了過來。

不行,她不能就這樣落入他的手中,傅歆,你一定要清醒。

傅歆內心中不停的對自己說著,可是眼神漸漸迷離了。

「你是我的了。」金睿淫笑著,身體朝著傅歆撲了過去。

剛剛接觸到傅歆的時候,嘭的一聲巨響,房間門居然被踹開了。

金睿回頭過去,想要看是誰干擾了他的好事,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鞋底。

金睿被莫琰一腳踹得發懵。

這一腳莫琰幾乎用盡了全力。莫琰一陣后怕,好在剛剛自己決定如果二十分鐘沒有消息就上來看看。如果自己在遲疑一會,傅歆就被這個王八蛋毀了!

莫琰拎起金睿的衣領,重重打了他幾巴掌,寒聲道「我莫琰的女人你也敢碰?」

看清楚來人後,金睿大吃一驚,那幾下打得他有些恍惚,但他畢竟也是個孔武有力的男人,怎麼可能不還手。

還手的下場,是更慘。幾個回合下來,金睿才深刻的知道了什麼叫做身手了得。

莫琰怒了,沒有控制自己的力道。只知用拳頭瘋狂的往金睿身上招呼,也不顧自己萬一失手打死金睿該怎麼辦。

金睿的哀嚎聲絲毫沒有讓莫琰動容,真正讓莫琰停止的,是傅歆的呻吟聲。

看了看沙發上的傅歆,莫琰又狠狠加了幾拳,「金睿,你等著我找你算賬吧!別再讓我看到你,滾!」

金睿得了空擋,哪裡還敢停留,幾乎連滾帶爬的跑出房間。

「傅歆你沒事吧!」

莫琰走進傅歆,卻被她用無力的手推開。

「熱,別碰我,你滾開。」

即便是神志不清,她依舊那麼倔強。

看著沙發上的女人,莫琰一陣心疼,將她抱到車上,「怎麼這麼燙,傅歆傅歆,清醒下。」

無奈,傅歆一點反應都沒有,替她系好安全帶,莫琰就開車往家裡的方向走,路上傅歆額頭上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好熱,好熱。」手隨意撥弄著衣服。

金睿這個王八蛋一定是給傅歆下迷藥了,該死!

一手重重拍在了方向盤上,這下得趕緊回去了,見傅歆這個樣子,怕是忍不住了,他加快了油門。

到家之後,莫琰橫抱起傅歆,直接往房間奔去,傅歆扯著莫琰的衣服,聲音有些低啞,迷迷糊糊里,不停地說著:「好熱……」

將她放到浴缸里,放下冷水,讓她在裡面浸泡,莫琰跑到客廳,在冰箱里找到了一箱冰塊,扛到房間里直接倒了下去,「有沒有好點,傅歆?」

浴缸裡面的水已經達到了最冰了,可傅歆的身體依舊散發著熱氣,並且藥效似乎越來越猛烈了,她不斷撕扯著自己衣服,領口更是已然大開,露出有些透紅的肌膚,「好熱。」

這般撩人,讓莫琰如何控制的住自己。

不行,傅歆現在被下了葯,自己不能趁人之危。

見到傅歆這個樣子,莫琰心裡滿是心疼,他應更堅持一點,和她一起去的。

金睿那個王八蛋!怎麼敢這樣對她!怎麼忍心這樣對她!

傅歆在冰水裡已經泡了許久,可是好像一點用處都沒有。

「這金睿到底放了多少迷藥,這樣都不能解開。」感覺裡面的水都快變成溫水了,莫琰把傅歆抱了出來,放到床上。

之前好像聽說迷藥有葯可解,莫琰撥打了家庭醫師的電話,說明了情況后,才掛下電話,「傅歆,再等等再等等,葯馬上就來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家庭醫師才送葯過來,莫琰連忙下去開門,接過葯,「這葯真的有用嗎?」

「這要看她服用了多少迷藥,如果超過一半的量,怕是解不開,而且如果是葯解的話,恐怕會有後遺症。」

明白了他的話,莫琰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拳頭攥緊,骨頭都發白了。

「金睿,你死定了!」莫琰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了這句話。

不管怎樣,都要試一試,強行讓傅歆把葯吞了下去,莫琰靜心等待著變化,這應該會有用吧。

傅歆身上的熱氣終於消了一點,可還是很燙。

重生小甜妻:老公,纏上癮 那個混蛋!自己不應該把他放走的!

莫琰想讓傅歆躺好一點,伸出手碰了碰她,誰料到竟被傅歆一下子拉了下去,將他壓在身下,看著現在迷糊不清的傅歆,莫琰只能不斷警告自己,不可以。

現在的傅歆,渾身上下都是滾燙的,她輕輕撫摸著莫琰的胸肌,讓他的臉上不斷親吻著。傅歆的手已經往下解開他的襯衫,口中不停發出呻吟,「好熱,熱……」

莫琰畢竟是個男人,面對這樣的誘惑,如何能把持得住。

傅歆在他身上摸索著,他則感受著從她身上發出來的熱氣,心下有些恍惚。

他這麼做,真的對么? 兩個人的薄唇相接觸,莫琰第一次感受到,她的嘴唇是如此酥軟,吮吸著她的芳香,他的渴求已經被她完全撩了起來。

抱著傅歆,忘我擁吻,反身將她壓在身下,這樣的傅歆很動人,性感嫵媚,那種不太會勾引人的動作,也令人怦然心動。

心頭猛然一震,不行,他這麼做跟金睿有什麼區別,莫琰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想從她身上起來,卻又被她拉下去,「阿琰,要我……」

是不是他聽錯了,莫琰分明聽到了傅歆喊自己的名字,「傅歆,你……」

手勾著他的脖子,雜亂的吻在他臉上亂來,「阿琰,快,我受不了了,我愛你。」

她的慾望已然無法抑制,莫琰更是再也剋制不住自己。

「小歆,我——」看著傅歆的面龐,莫琰終於主動回吻她。

莫琰的吻,在傅歆的身上遊走著,他知道,自己是有些喜歡她的,既然如此,那就試試吧,他也不會再退縮。

放縱自己,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莫琰盡情釋放了自己,一夜旖旎……

翌日清晨,清晨的陽光照射而進,傅歆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后,看向旁邊的莫琰,這,這是怎麼回事。

她努力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跟金睿約見面,結果他在水裡下藥,想要侵犯自己,後來莫琰趕到將她帶走,再然後他們回到了家,所以,昨晚她跟莫琰,真的做了?好像還是自己誘惑他的,這下,她該怎麼辦?

傅歆越想越覺得丟人,怎麼會有這麼難堪的時候。

莫琰醒了過來,看到紅著一張臉的傅歆,他微微笑著,「怎麼,害羞了?」

「你醒了?」嚇了一跳的傅歆,眼睛瞪得老大,看到莫琰,臉頰更紅了。

「是啊,醒了。」剛醒來的他聲音有些沙啞,但有種魅惑的感覺。

傅歆不知道該說什麼,昨晚的事情真是太讓人害臊了。

果然還是個小女人哪,看到她這個樣子,莫琰就忍不住想逗逗她。

莫琰靠近傅歆,在她唇上留下一吻,「我們昨天不僅這樣了,還那樣了,還害羞什麼?」

「你!」被說的滿臉通紅,傅歆索性把頭埋進了被子。

看著這樣的傅歆,莫琰忍不住笑了起來,將傅歆從裡面拉了出來,「這下我們可弄假成真了。」

是啊,傅歆的心裡,還是有些恍惚。

「好了,我們也該洗漱下,起床了。」說完,莫琰就直接爬了起來。

看到光著身子的他,傅歆連忙捂住了眼睛,再沒有平日清冷自持的模樣,「變態!」

看她捂著臉不敢看的樣子,臉憋得通紅,莫琰忍不住笑了起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而且我們還是夫妻,早就看光光了,害羞什麼?」

一句話惹得傅歆更加不好意思,「你快點穿上衣服后出去。」

見她還是一副不敢看的模樣,莫琰忽然發現這丫頭也是挺可愛的,「好好好,穿著呢。」

將衣服穿戴整齊后,莫琰才開口道,「好了別遮了,我都已經換好了,你快點穿衣服吃早餐吧。」而後他便走了出去。

他離開之後,傅歆這才敢下床,跑到衣櫃前隨意從裡面拿出了一條裙子,正準備換上,卻發現莫琰正靠在門邊,看著她。

「啊,莫琰你幹嘛?」將裙子擋在自己面前,防範看著門口的莫琰,「你不是要去吃早飯嗎,怎麼又回來了?」

看她一臉慌張,莫琰嘴角笑意更深,「這不是忘了拿東西,所以回來拿嗎,誰知道竟有這樣的眼福呢?」

「色狼!」傅歆輕罵出口,「你快點進來拿好出去。」

莫琰進門從桌上拿起了手機,而後走到傅歆面前,「如果真怕我看見的話,怎麼不去浴室換?」

這句話提醒了傅歆,沒等莫琰說完,傅歆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進了浴室。

莫琰笑了笑,還真是可愛,「換好就趕緊下來吃飯啊。」

「知道了。」

好不容易讓自己平靜一些,換好了衣服,傅歆才到餐廳吃早飯。

莫琰早就坐在那等她到了,看到她也不忘說一句,「你穿衣服好慢,脫衣服倒是很快。」

想了想,傅歆給了他一記白眼,「你變態!」

莫琰勾起了一抹微笑。

看到他那抹笑,傅歆這才明白,莫琰是在故意逗她,「莫琰,你是欠揍嗎?」

莫琰笑了起來,「一言不合就想動手啊?」

拍了一下他的胳膊,傅歆還是有些害羞,「誰讓你開我玩笑。」

站在一旁的阿玲嫂看到他們夫妻甜蜜相處的樣子,臉上也滿是幸福的笑容,「少爺跟少奶奶的感情真好,老爺夫人知道肯定會很開心的。」

阿玲嫂是曾佳慧派來照看傅歆和莫琰的,以前莫琰一個人在外面住,畢竟是個大男人不要緊,但現在不同了,多了個傅歆,為了照顧好她的身體,曾佳慧只能讓她最信任的阿玲嫂去照顧她。

傅歆不好意思笑了笑,「阿玲嫂,不要這麼說了。」

眼睛不小心瞟到了牆上的時鐘,傅歆有些驚慌,「八點半了,不行我不能吃了,上班要來不及了,莫琰都怪你。」

他是總裁,遲到沒關係,可她可是個小職員,要是遲到了,肯定又會被念。要知道,她們經理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給他一個話題,他可以說三四個小時。

比起傅歆,莫琰就氣定神閑多了,他優雅喝著牛奶,看著傅歆難得慌慌張張換鞋,最後悠悠說了句,「有什麼好著急的,今天可是周日。」

什麼,今天周日?

傅歆抬頭看向電子鐘,「今天真的是周日啊,那我還這麼著急。」把包丟到沙發上,重新回到餐廳坐了下來,「今天周日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啊,害我剛才那麼緊張。」

「你也得給我說的時間啊,急急忙忙就往往跑。」

重新拿起一片麵包往嘴裡送,傅歆有些不悅,「我是因為昨天晚上出了點狀況,所以才會忘記的。」

想起昨晚,傅歆又有些臉紅。

看著傅歆的樣子,莫琰微笑著開口,「對我來說,昨晚可是美好的夜晚啊。」 阿玲嫂都快不好意思了,沒想到莫琰會這麼調戲姑娘家,「少爺,您也別再說了,別說少奶奶不好意思,我聽得都不好意思。」

說的太興奮,都忘記阿玲嫂也在旁邊了,莫琰連忙道,「我還真把您忘記了,好好好為了您,我不說了。」

吃過早飯後,兩個人坐在沙發上,一個看著報紙,一個看著書,倒也是挺般配的,整個客廳安靜得一根針掉下去都能聽得見。

切了水果端出來的阿玲嫂,看到他們兩個,笑道:「今天天氣那麼好,少爺少奶奶怎麼不出去走走?」

莫琰看了看外面,今天的天氣確實很晴朗,想了想,他站了起來,被嚇到的傅歆抬眼看去,「你幹嘛?」

看傅歆一臉疑惑的表情,莫琰看了看阿玲嫂,「阿玲嫂剛不是說了嗎,今兒個天氣這麼好,我們不出去走走多可惜啊。」

這是要跟她一起出去的意思么,傅歆合上書,「真的要出去?」

莫琰點了點頭:「當然啊,咱們這對新婚夫妻出去約個會。」

約會?

他們領證結婚這麼久,倒是從來沒有約會過,難得今天他們兩個都有空,這也是不錯的提議,傅歆起身,「好啊,走。」

兩個人換了鞋子,傅歆帶上包就準備出門了,「阿玲嫂,家裡就麻煩你了。」

「放心吧,你們安心約會去。」

聽了阿玲嫂的話,兩個人就出門了。

雖然說是約會,但還真不知道要去哪裡,一路上兩人並肩而行,總感覺哪裡怪怪的,他們已經不是情侶是夫妻了,而且昨晚也發生了關係,可為什麼氣氛還是這麼怪呢。

手在空中搖蕩著,看著她的手,莫琰有些想牽著她一起,可又怕太突然,被拒絕。

看莫琰糾結的模樣,傅歆心裡也有些忐忑,他是想牽自己的手嗎,其實他們既然已經是夫妻,那牽手應該很正常吧。

仔細想想,他們畢竟饒過了戀愛直接結婚,關係自然會比較生疏點,現在這種情況,真的有些尷尬。

傅歆想問題想得入了迷,沒發現腳下有一塊石頭,就這樣差點被絆倒,幸虧莫琰眼快手快扶住了她,「就說你笨,這麼大塊的石頭你沒看見啊?」

「我沒注意。」

不過這倒是給了莫琰一個很好的理由,他順勢拉起了傅歆的手,「這樣你就不會再摔倒了。」

雖然沒有直接說他想牽自己的手,而是找了個借口,但她還是覺得很溫暖,他的手很大很寬厚,讓人很有安全感,被他牽在手心的感覺。倒還不賴。

「我們要去哪裡?」

一向不懂浪漫情懷的莫琰,也被這個問題難倒了,他也確實不知道能去哪,一般情侶出來約會,都會幹嘛?

莫琰環顧四周,意外發現前面有一家電影院,「我們去看電影吧,這不是情侶經常做的事嗎?」

「我們又不是情侶。」傅歆撇嘴道。

莫琰笑了起來,「小歆,我們來談戀愛吧。」

傅歆有些沒反應過來:「你說什麼?」

莫琰握緊她的手,接著說道:「我知道我們的發展太快了,甚至有些超前,但是,我不想略過前面的步驟,所以,我們來試著談戀愛吧。」

見傅歆似乎有些猶豫,莫琰接著說道:「小歆,我是喜歡你的,你呢?」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傅歆有些震驚,她愣了很久,才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可是,可是我們原本只是,只是假——」

莫琰打斷了她的話:「是的,我們原本只是假結婚,但現在,我不希望這只是假的,我希望它能成真,但這不會因為我們昨晚做了什麼就徹底改變,我希望我們可以成為真正的夫妻,不論是——肉體,還是情感。」

提到昨晚的事,傅歆有些紅了臉,但她還是努力思考著莫琰的話。

她必須承認,她也是有點喜歡他的,那麼,為什麼不試試呢?

「好,我們試著談戀愛吧。」

得到她的回答,莫琰開心地將她摟入懷中,「那,我們去看電影吧。」

「嗯。」傅歆沒再說什麼。兩個人手牽著手,一起來到了電影院,「你在這等著,我去買票。」

莫琰一出現在電影院,立刻就吸引了一群女生的目光,都是滿滿的愛心眼神,他買完票回來,看傅歆一直在看周圍,「怎麼啦?」

這些女人難道都沒見過帥哥么,傅歆用眼神示意莫琰,「這些女人的眼神都在追隨你,你沒發現嗎?」

莫琰慢慢靠近她,在她耳邊輕聲道,「你吃醋了?」

「才不是。」傅歆別過臉去。

明明是吃醋了,卻嘴硬不肯承認,真是倔強的丫頭。

莫琰一把攬過傅歆纖細的腰肢,「你是我的老婆,我眼裡只有你一個,這爆米花拿著。」

將爆米花塞到了傅歆懷裡,「你買這個?」

聽到這話,莫琰搖了搖頭,「不是,是那邊的人送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