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今天不會下雨,更不會打雷。」

唐茗貫徹司厲霆的優良作風,追女人臉皮就得厚。

這會兒他正好利用自己這個傻子的身份,「我怕你離開我。」

這話要是從正常人的嘴裡說出來顧安楠一定會多想,唯獨是從唐茗口中說出來她也就見怪不怪。

「哎呀你這人真是煩死了。」 輪迴一劍 顧安楠也沒太在意,「好了好了,那就跟我一起吧。」

唐茗勾唇一笑,伸手將她的手抓過來牽住,這些天顧安楠都習慣了。

到了約定的地點,顧安楠推開門,裡面一片黑暗,空氣中有花香味,耳邊響起浪漫的音樂。

寧辰深情告白,「安楠,我喜歡你很久了,和我在一起吧,抱歉,我沒有勇氣直視你的臉,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告訴你我有多愛你,安楠,我可以吻你嗎?」

說了半天,寧辰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你怎麼長高了?我記得你不穿高跟鞋的啊,手掌也變大了。」

寧辰叫人開了燈,剎那間屋子一片光芒,寧辰看著自己手中牽著的人竟然是唐茗,剛剛差點就吻上去了。

他連忙甩開了手一臉嫌棄,「怎麼是你?」

顧安楠從唐茗身後走出來,「這就是你說的驚喜?」

寧辰都快氣死了,好端端的一場浪漫告白居然是個男人。

「你帶這傻子來幹什麼?」寧辰沒好氣道。

顧安楠攬著唐茗,她這人最是護短,自己說唐茗傻子可以,別人要說就不行。

「說誰傻子呢?我們只是失憶了,對不對尼古拉斯。」

唐茗聽到顧安楠這麼護著他心裡很開心,這麼說來自己再顧安楠心裡還是有點地位的。

寧辰則是嗤之以鼻,「不是傻子能默認你叫尼古拉斯?」

顧安楠不開心了,「叫尼古拉斯怎麼了,還有人叫伊麗莎白呢,來,鐵柱,給他表演個後空翻證明你不是傻子。」

唐茗無語,他本來就不是傻子,再說他幹嘛非要給別人證明自己傻不傻,況且做那種動作才是真傻吧。

不過自己要是不做顧安楠肯定會懷疑,唐茗只得按照她的吩咐,來吧,後空翻就後空翻。

這一翻首先是眼鏡飛了出來砸到寧辰的臉上,接著就是哐當哐當砸壞屋裡擺設的聲音。

「尼古拉斯,你沒事吧?」

唐茗覺得顧錦說的沒錯,顧安楠就是頭號危險分子。

這才多久他就摔了無數回,這麼下去就算是不傻也非得摔成個傻子。

「沒,沒事。」唐茗摸著他的腰他都快摔斷了,以後誰再讓他後空翻他就和誰急。

顧安楠得意的拍拍他,「你看吧,尼古拉斯不是傻子。」

「沒事翻後空翻的人不是傻子是什麼?」

「好好好,他是傻子總行了吧。」

唐茗:「……」

現在就變成討論他是不是傻子的話題,他都翻了後空翻還是傻子?

「就算是傻子,那也只能我說,你不許再這麼叫他,不然我就生氣了。」

唐茗聽到這話心裡好了很多。

「他不是傻子,安安,我都這麼鄭重其事的表白了,你就答應我吧。」

自打顧安楠身邊有了唐茗,寧辰心裡也開始著急了,以前顧安楠遊戲人生,現在多了一個男人,就算是傻子,誰知道孤男寡女會不會發生什麼。

「不要。」

「為什麼不要?」

「我不喜歡你。」顧安楠很淡定。 通過現場的證據以及描述,十有八九這人是專門引開顧柒。

雖然他臉上戴著一個面具,穆南樞從監控之中將他單獨的人物摳出來。

顧柒在這邊認識的人本來就不多,最有問題的就是邁克,和邁克的身材比例一做對比,就是他。

雖然查不到顧柒的IP,只要能查到邁克也不算什麼難事。

穆南樞一出現,事情就變得井然有序起來。

「先生,伍德家族乃是這邊的地頭蛇,邁克又是他們好不容易才找回去的孩子。

如果顧小姐真的在他們手裡,不宜正面衝突。」

穆南樞神情冷漠,「查,我要知道邁克在哪。」

「是。」

從某些方面來說,暗皇和伍德家族的是競爭對手。

伍德一直都是這裡的地頭蛇,突然有個神秘人出現,並且就像是瘟疫一樣迅速蔓延開來,甚至還得到了皇室的支持。

這幾年的時間兩邊交手過數次,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但那時候穆子期才剛剛來歐洲不久,而伍德則是鼎盛時期都沒能力收拾穆子期。

隨著這些年他的壯大,甚至還出現了暗皇的頭銜,他一直和皇室有合作,不知道是給了皇室什麼甜頭,皇室甘願做暗皇的保護傘。

這兩年伍德和穆子期井水不犯河水,穆子期心思都在研究上,而伍德則是明白,在他才入駐歐洲市場的時候就沒有辦法驅逐他。

如今他比起之前勢力擴張得更加厲害,自己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查了一圈沒有邁克的消息,阿才如實彙報。

穆南樞閉著眼睛,手中把玩著一塊暖玉。

「備車。」

「先生,你要去哪?」

「伍德家族。」

「先生,你再仔細考慮一下,我們剛來歐洲根基未穩,伍德家族要是動怒……」

「還有糟老頭子。」穆南樞淡淡道,自己沒日沒夜給他研究,這個時候需要他了,至少在這片土地上他的名字挺管用。

阿才知道他心意已決,只好聽命行事。

很快穆南樞就殺到了伍德家族,伍德家族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一聽說暗皇來人,一個個瞬間嚴正以待起來。

「暗皇的人過來幹什麼?這些年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都讓了好多地盤給他們,他們還要如何?」

「難道是要握手言和?」

「不像,暗皇行事風格詭異,誰也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接見了穆南樞。

只不過誰都沒有料到,出現的人居然這麼年輕,且一襲古老東方男人的裝束,就好像從古穿越過來。

這位從未謀面的人來者是什麼意思?

「你是暗皇派來的?」老伍德大著嗓門問道,一個毛頭小子,他並不放在眼中。

穆南樞神情淡漠,並沒有被他身上的威嚴所威脅,他淡淡開口:「半個小時之內,我要見到邁克。」

這是穆南樞過來說的第一句話,他身後的阿才和阿旺已經是嚇得背脊發涼。

我的好先生,這裡可是伍德家族,平民百姓或許只知道伍德家族很有錢,但他們可是明白,伍德家族幹得的買賣可多了。

他們自然不是什麼善良之人,好歹人家也是這裡的地頭蛇,你尊重一下地頭蛇行不行。

這一來就地頭蛇要人,要的還是人家的心肝寶貝。

老伍德更是費解,雖說暗皇做事有些詭異,讓人捉摸不透。

但從自己和他打招呼的這段時間來說,暗皇似乎並沒有太激進或者非要和自己爭個你死我活。

也正是因為如此,伍德並沒有和暗皇正式交手。

誰知今天這人一來,瞬間就把之前的格局給破壞了。

穆南樞帶著一身寒氣,要他的兒子。

老伍德也不是吃素的,輕蔑的冷笑道:「我倒是想要知道,暗皇的人找我兒子做什麼?」

「他搶了我女人,伍德,我耐心不好,如果半小時見不到他人,後果自負。」

厲少,夫人喊你回家哄娃 阿旺咽了咽口水,先生,我敬你是條漢子!

他帶著兩人衝進了狼群里,並且大言不慚的對狼說,你們被我包圍了。

這換成任何人都會覺得這人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不過說這話的人是先生,他們絲毫不覺得有問題,只是先生比他們想象中更加狂妄。

本來還以為他會慢慢施威,畢竟伍德家族的人也挺忌憚暗皇。

好好說,老伍德或許會買賬。

而他卻懶得費那個功夫和時間,只想要趕緊見到顧柒。

興許不是先生太狂妄,只是先生太在乎顧小姐。

「什麼?」

老伍德以及其他人顯然沒有想到是這個原因,你說你過來就過來,不就是為了搶地盤嘛。

誰知道今天不是搶地盤,而是搶女人,為了一個女人他逼上門來。

老伍德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呢,不過也被穆南樞那狂妄的語氣給嚇到。

「小子倒是挺狂妄,你當我這裡是麥麵包的大叔,敢對我如此囂張,怕是你有命來,沒命回去,就算是殺了你也死不足惜!」

穆南樞神情一片冷漠,只見他突然一揚袖,拿出來的不是槍支,而是一些特殊的粉末。

正好被老伍德給吸了進去,穆南樞淡淡解釋:「這是我自己研發的毒藥,一個小時之內沒有解藥,你就等著讓他們給你收屍。」

阿才和阿旺都差點抱在一起了,乖乖,先生這不僅是闖入了虎穴,甚至還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啊!

這簡單粗暴的手段……

「黃口小兒,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麵粉?拿去滾薯條還差不多。」

雖說老伍德也追過一些東方的電視劇,曾經還痴迷了武俠電視劇一段時間,覺得中國功夫真厲害。

不過這都什麼年代了,還不是電視劇演得很神奇罷了,他才不相信真的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而穆南樞今天給他上了一課,「如果你不信可以看看你的手心,是不是發黑?」

伍德低頭一看,嚯,好小子,真的變黑了。

這不是電視劇裡面演得特效嗎?怎麼可能是真的。

就連阿才和阿旺都對視了一眼,這先生居然還研究毒藥呢,真的好變態!

這也證明了一件事,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先生簡直就是一個奇才。

怪不得他能獨身闖空穴,臉上毫不畏懼呢,擒賊先擒王。

用慣了現代武器的老伍德估計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栽在這樣的手段上!

「醫生,快叫醫生。」「叫醫生也沒有用,這是我特質的毒藥,沒有我的解藥,等一個小時毒液流動到心脈,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所以老伍德,快叫你兒子回來,我沒有那麼多耐心等你。

看穆南樞的神情不像是在說假話,他的手心確實發黑。

「來人,抓住他們,嚴刑逼供找到解藥。」老伍德氣急。

不過就幾個小子竟敢上來逼迫他,要是傳出去他怎麼做人?

還不如將他們鎖了,到時候再慢慢問出解藥。

穆南樞負手站在場中,「解藥沒在我身上,要是動了我一根頭髮,一個小時之後我沒有安全出去,解藥就會被毀。

老伍德,我無意和你為敵,我只是想要帶我的人,當真你要賠上你這條性命?」

老伍德氣得鬍子都要吹起來了,「什麼女人不女人的,少爺在哪?」

「少爺今天不在家,不過他好像是喜歡一個女人,叫什麼柒的。」

「管她叫什麼,趕緊聯繫少爺,半小時之內我要見到他,還有那個女人,快去!」

沒有人敢拿生命冒險,就算是伍德,也不敢。阿才和阿旺都驚了,先生這就搞定了? 顧安楠有時候就是這樣,她要是不想做的事情,你就算是殺了她也不會做。

寧辰前前後後開玩笑也好,真的告白也好都來了不下十次,每次顧安楠給他都是這個回答。

「安安,你不小了。」

顧安楠反唇相譏,「吃你家大米啦?還是穿你家衣服了?」

「安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你的年齡也該談戀愛了,你姐姐孩子都有了,再等幾年,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你有什麼?」

「我可以讓小怪物順便給我打醬油。」

寧辰一臉無語,「安安,你……」

「怎麼的,難道你也要醬油不成,她小時候你都沒有給他換尿不濕,長大了還想讓他給你打醬油,你想得美。」

「安安,不是打醬油的問題。」寧辰突然覺得自己在雞同鴨講。

顧安楠一臉認真,「你不就是在談論打醬油的問題嗎?」

「是我先說的打醬油,但我主要想說的不是打醬油。」

「我看你才是傻子,說醬油的人是你,說不是醬油的人又是你,你到底打不打醬油?要不要別人給你打醬油。」

寧辰滿腦子都是醬油醬油,「安安,我家有傭人,她們會打。」

「哦,那就是不打醬油了。」

「哎呀,我都說了不是醬油。」

問題又繞回了原點,見被繞暈的寧辰,唐茗暗中偷笑。

這寧辰的段位比顧安楠低多了,唐茗一眼就看出顧安楠在故意轉移話題。

她在乎的並不是醬油,而是把之前的話題給蓋過去,果然寧辰上了當,被她繞暈了腦子。

顧安楠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明天我讓人給你拉一車醬油過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安安……我說了不是醬油。」

「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現在得走啦,咱們下次再見。」

「安安……」

顧安楠拉著唐茗揚長而去。

走出門她才重重的吁一口氣,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唐茗沒有錯過她這個小細節,證明他沒有猜錯,顧安楠果然是故意轉移話題的。

說明顧安楠並不喜歡寧辰,對他來說是好消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