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都不開掛直播能答應嗎?」蔣曦再次追問道。

「看心情。」鹿一凡扔下三個字,直播間屏幕黑了,他下直播了。

蔣曦差點被氣死,然而只能按照鹿一凡所說的去做了。

這一天,全英雄聯盟的玩家記住了一個id——一介凡人。

是他,創造了英雄聯盟的奇葩記錄!

跟人開掛一起直播,連續十個小時不但沒被封號,封房間,反而讓企鵝公司和一眾直播平台妥協了。

是他,給所有玩家謀了福利,每人得到了一個黑龍瞎和安妮的海克斯科技皮膚!

至此,英雄聯盟界流傳出了一個傳說——信一介凡人,得全部皮膚!

每天磕頭拜一階凡人,拿全部符文頁和符文!

李飛兒在此事之後,狠狠的回擊了那些嘲諷她的『女』主播,並利用自己的權利,壓的那些諷刺她的『女』主播不得不滾出了直播界。

沒辦法,誰讓她傍上凡哥的大『腿』了?

當然這些已經是后話了。

關掉直播之後,鹿一凡迫不及待的找到了『玉』帝,搓著手嬉皮笑臉道:「『玉』帝大爺,那些雜七雜八的破事我搞定了,來領您的獎勵了!」

仙氣飄飄的『玉』帝幻影飄在鹿一凡面前,輕捋著鬍鬚問道:「凡人,你想要什麼獎勵,說吧。」

要什麼獎勵呢?

『玉』帝已經說過不能直接成仙成神了,最多只能要太上二轉金丹那種級別的獎勵。

我是直接要一枚太上二轉金丹,還是要一些自己可以修鍊的功法呢?

明末黑太子 要不跟『玉』帝要個仙子讓自己玩玩?

艾瑪,那也太刺『激』了點吧?

不過當鹿一凡掃過房間內,一個用透明塑料盒封裝的完好的玩具時,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異『色』。

「『玉』帝大人,我想好自己想要的獎勵了。」鹿一凡表情變得無比認真,連對『玉』帝的稱呼也變了。

「哦?你想要什麼?」『玉』帝饒有興趣的問道。

「請『玉』帝大人,幫我父親把手臂復原。」鹿一凡聲音無比堅定的說道。

「嗯?你為什麼要這個獎勵?」『玉』帝不禁愣道。

在他看來,鹿一凡是個極其自『私』自利的人,沒想到他居然要的獎勵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自己父親。

鹿一凡微微低頭,額前的劉海擋住了他的面孔,讓人看不出他的表情,不過他的手卻是攥的緊緊的。

「我永遠忘不了我七歲那年說過的一句話。我說『爸,人家李敏都有變形金剛,我過些天就要過生日了,我也想要一個!』

那時候我們家窮,我爸為了給我買那破玩具,加班加點的在工廠幹活,結果因為疲勞過度,導致『操』作失誤,手臂被機器夾斷了。

是我的那一句話,讓我的父親失去了雙手!

可是等我爸出院的時候,他還是用他斷掉的雙手,夾著一個玩具,遞給了我……

是我的自『私』,讓我父親失去了雙手!這些年來,我爸雖從來不說我,可我心裡從未忘記過此事。

每次我過生日,我就對自己說,鹿一凡,你特么就是個畜生,你為了一個玩具讓你爸成了殘疾!

讓你媽過這種苦日子!

要是你以後不能孝順他們,你就是死,也要下地獄的!」鹿一凡抬頭時,雙眼已然通紅。

望著房間內那個陳舊的變形金剛,鹿一凡心中默默道:「爸,玩具我不要了,我只要你好好的,好嗎?」 第213章宇宙洪荒八方**唯我獨尊功(第二更)

仙氣飄飄的『玉』帝幻影輕捋鬍鬚久久沒有說話。

鹿一凡咬了咬牙,雙膝跪地,頭貼著地面,祈求道:「我可以放棄我現在擁有的一切,只求我的父親可以雙臂復原。求『玉』帝大人成全!」

「若你放棄現在擁有的一切,就會變成原來那個普普通通的送外賣小子,你考慮清楚了?」『玉』帝面無表情悠悠道。

鹿一凡抬頭,雙眼已然通紅,飽含淚『花』。

他閉上眼,兩行熱淚流出,微笑道:「所謂的幸福,不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過日子嗎?我即使權利滔天,神功蓋世,沒了家人,我又該向誰?」

「不求仙,不求佛,不為長生,只為佑你父親平安喜樂……很好,凡人,我答應你的要求了。」『玉』帝點頭道。

「謝『玉』帝成全。」鹿一凡笑著流淚道。

父親,七歲你為我斷了雙臂,今日我拿成仙成佛的希望,還你恩情。

『玉』帝手一揮,九枚閃著金光的銀針漂浮在了鹿一凡的面前。

「這是朕飛升之前煉製的一件上品靈器,你用它按照《太上寶典錄》上記載的治療手段,將體內的真元渡入你父親體內,就可以讓你父親雙臂復原。」

『玉』帝剛說完話,鹿一凡只聽見手機劇烈的震動了一下。

「你收到了『玉』皇大帝的紅包,獲得『九命神針』一件,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九命神針:上品靈器,攻擊、治療型法寶。」

鹿一凡在《太上寶典錄》上看到過,法寶的等級分為:寶器、靈器、道器、仙器、神器五個等級。

每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個品階。

上品靈器,即便是放在遠古的大修仙時代,也是只有大『門』大派才能擁有的無上法寶。

今天陪『玉』帝打了幾個小時的遊戲就能得到這種獎勵,鹿一凡只想說,這樣的機會再多給我幾次吧!

「多謝『玉』帝!」鹿一凡再次叩首道。

「先別謝我,你利用神界紅包群擾『亂』天庭與凡間的秩序,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玉』帝言罷,身軀散發出了狂暴的能量,鹿一凡只看到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竄入了自己體內。

我被廢掉修為了嗎?

鹿一凡仔細感受了一下。

好像自己的身體什麼變化都沒有啊?

「不用看了,朕說過,只要把朕哄開心了,朕才不在乎你在聊天群里搶那麼些個破玩意呢!對你的懲罰是三天後,你將會變成八十歲的老頭,時間限制為兩天。」『玉』帝笑著道。

「這麼說,我以後還能在聊天群搶紅包,在凡間裝『逼』泡妞了?!」鹿一凡驚喜道。

「沒問題,老鐵。」『玉』帝用了鹿一凡教給他的一句網路用語調侃道。

「穩了,老鐵!」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鹿一凡笑著道。

變成八十歲的老頭兩天而已,又不是永遠變成老頭,這算什麼懲罰?

這逗比的『玉』帝看來是沒有真心想懲罰我。

「那什麼……『玉』帝大爺,我的修為現在已經到了築基大圓滿,您幫個忙,隨手幫我提到什麼元嬰,什麼大乘期唄!

再給點啥逆天的功法讓俺練練唄!」鹿一凡知道自己沒事了,再次不正經了起來。

『玉』帝瞪了他一眼怒道:「朕身為仙王之王,豈能『插』手凡人修鍊之事?你自己練去!」

稍頓,『玉』帝拿出了一卷功法繼續道:「修鍊我無法幫你,不過功法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卷。」

「你收到『玉』皇大帝的紅包,獲得《宇宙洪荒八方**唯我獨尊功》一部,現已存入藏寶閣,可提取使用。」

「《宇宙洪荒八方**唯我獨尊功》:等級不祥,出處不祥,威力狀況不祥……」

一連串的不祥看的鹿一凡眉頭緊皺。

「這啥破功法啊?名字那麼老長?『玉』帝大爺,您不會是在忽悠我吧?」鹿一凡不滿道。

「不要可以還給我。」『玉』帝笑道。

「別!有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有就比沒有強!」

到我嘴裡的『肉』,你還想搶回去?

沒『門』!

送完這卷功法后,『玉』帝的身影消失了。

只留下鹿一凡一個人在房間內久久緩不過神來。

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今天展現的淋漓盡致。

沒想到最終他因禍得福,不但能繼續在天庭聊天群里搶紅包,還得到了一件上品靈器法寶和一卷莫名其妙的功法。

……

……

凌霄寶殿。

已經退朝後的『玉』帝坐在自己的龍椅上,獃獃的發愣著。

「『玉』帝你是不是被那凡人的孝心感動,所以才這麼做的?」傾城傾國的王母一身氤氳仙氣飄然而至,悠悠的問道。

「沒有。」『玉』帝矢口否認道。

「那為何剛才他跪下求你時,你偷偷在這兒流淚?」王母笑著問道。

『玉』帝抬頭,臉上的淚水不再用仙法遮掩。

他長嘆一聲,而後笑著流淚道:「我沒想到,昔日霸絕三界的他,有一天也會跪在我的面前。

我也沒想到,他居然連自己創出的功法都忘記了。

可悲,可嘆啊……」

言罷,『玉』帝雙眼『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望向凡間。

王母也長嘆一口氣道:「陛下終究還是放不下他……何苦來哉……」

……

……

『花』了一晚上,在自己身上做過無數次試驗后,熟悉掌握了「九命神針」的使用方法,鹿一凡這才放心的睡下。

之前他沒有能力幫助自己父親復原雙臂,而如今他擁有了這件法寶,又掌握了一卷不知道是什麼等級的功法,鹿一凡已經完全有能力幫助自己父親了。

父親的雙手,永遠是自己心中的痛。

「明天就能幫自己把手臂治好了。」

鹿一凡笑著躺在『床』上睡著了。

第二天,鹿一凡沒有慌著幫父親治好手臂,而是先買好了去麗江的火車票。

畢竟三天後,他將變成一個八十歲的老頭48小時,總不能用那副形象出現在自己爸媽面前吧?

到時候他們說不定還得管自己叫大爺……

買完票,又整理好自己的行禮,鹿一凡來到了客廳。

此時自己姐姐、姐夫和自己媽媽都出去工作了,只有自己殘疾的父親,在家裡,什麼都做不了。

自己父親沒什麼大本事,老實巴『交』了一輩子,做過的最驚天動地的一件事,就是娶了當時『艷』絕四方的自己母親。

深吸一口氣,鹿一凡取出九命神針,緩緩向自己父親走去……

Mr東鍋說

(明天是大年三十,提前祝大家『雞』年大吉吧!今天三更,明天和初一要忙過年的一大堆事,能三更我就三更,不能三更就兩更。另外勸一聲,最近別玩王者榮耀了,排位、賞金練英雄的諸葛亮太多了……另外,哪位老鐵來個盟主?我保證給你一個讓主角虐的死去活來的龍套!) 第214章九命神針的奇效(第三更)

鹿兆旭今年四十五歲了,眉目清秀,人長得高高瘦瘦的,從他的五官依稀可以看出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帥哥一枚。.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因為雙臂被機器夾斷,成了殘疾人,只能靠老婆養活,這讓好強的鹿兆旭這麼多年來飽受心理和『肉』身的雙重痛苦,所以人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了不少。

鹿一凡懷著『激』動的心情,叫了一聲:「爸。」

「一凡沒玩你的那個什麼聯盟嗎?」鹿兆旭笑著問道。

「不玩了,過兩天準備去麗江旅遊兩天。」鹿一凡笑著道。

「嗯,趁著年輕多出去走走也好,而且,麗江那個地方,確實是美麗『浪』漫邂逅之地。你小子到底還是動了年輕人該動的心思了。

不過出『門』在外還是要小心點,我可看新聞了,有人去麗江,不小心遇上了『削腎客的救贖』。

進了一美『女』的房間,喝了杯酒,醒來就發現自己一個腰子沒了。」鹿兆旭開玩笑道。

見老爸提起身體方面的事情,鹿一凡覺得是時候跟父親提起複原手臂的事情了,於是道:「削腎客算什麼?

他就是把我兩個腎都削了,我照樣能長回來!」

「哎喲,你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吹牛『逼』了?你要是有那能耐,你倒是幫我把手給……」

話還沒說完,鹿爸爸突然戛然而止。

他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怕引起兒子內心的愧疚,趕緊轉移話題道:「那什麼,我在新聞上看到麗江的一家酒吧很不錯,是一家純音樂酒吧,我一會兒給你找找,你去那……」

不過鹿兆旭的話還沒說完,他的眼珠子就瞪的凸出來了,死死的盯著鹿一凡的身前。

鹿一凡此時真元外放,將九枚九命神針呼喚了出來,懸浮在自己面前。

「這!」鹿兆旭一臉難以置信和震驚的樣子。

「怎麼樣老爸,這下相信了吧?」鹿一凡得意洋洋道。

「兒子,你什麼時候學會變魔術了?」

鹿爸爸一句話讓鹿一凡差點真元沒續上,讓銀針掉地上。

「爸,這不是魔術!這玩意是我無意間得到的一件法寶,而且它能夠讓你的手臂復原。」鹿一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無語道。

「真的假的啊?」鹿兆旭將信將疑道。

區區幾根針,就能讓自己的手臂復原?

那要是這樣,鹿一凡拿著這幾根針就能成為世界上最頂級的外科大夫!

「你不信?你不是有老寒『腿』嗎?我先給你把這個給治一下你就知道了。」鹿一凡自信的一笑道。

鹿兆旭年輕時『插』隊是管理水庫的,經常下冰冷的水庫去捕魚,結果因為水庫的水太過冰冷,導致落下了老寒『腿』和靜脈曲張這倆病。

靜脈曲張這病之前做過一次手術,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就是這老寒『腿』特別難治。

因為這病容易反覆,也沒什麼特效『葯』,只能採用針灸和按摩的方法,減緩痛苦,不能根治。

「那……你試試吧。」鹿兆旭說著撩開『褲』管。

鹿一凡笑了笑,將懸浮在空中的幾根銀針『抽』出三根來,然後手指飛如閃電般,在鹿爸爸的伏兔、血海、曲泉和『陰』谷等『穴』道上連續扎針,並灌入真元。

只把鹿爸爸看的是眼『花』繚『亂』。

不消一會兒,鹿一凡便收了手,笑著道:「老爸,你站起來走走試試,看看是不是『腿』比之前舒服點了?」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鹿兆旭見鹿一凡就這麼扎了幾針就完事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站了起來。

然後繞著客廳走了幾圈。

越走,鹿爸爸臉上驚訝的表情越濃。

他的老寒『腿』已經有二十多年的念頭了,病情非常嚴重,就算不是『陰』天下雨,走幾步膝蓋也會隱隱刺痛,上樓他都不敢大步邁開『腿』,稍微走遠點路就會吃不消。

剛剛他走了幾下,發現不但老寒『腿』的癥狀消失了,貌似靜脈曲張的後遺症也沒有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