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涼一一有些不敢相信,「老闆,你真的打算這麼快就和我結婚?」

她也害怕顧南滄只是一時衝動,到時候後悔就晚了。

顧南滄看出她眼裡的擔憂,輕輕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一一,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都沒有擔心,我還怕么?」

說著顧南滄拿著日子去找阿才,顧安楠一臉微笑,「一一嫂嫂,我說的吧,我哥要是喜歡上一個人,肯定會無微不至的對她好,你啊,就是我哥喜歡的人,這後半輩子他一定會很愛你的。」

「恩。」涼一一看著他的背影,心裡一片溫柔,終於找到那個人了呢,如果是他,婚期再近也沒關係。 涼一一大婚將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覺得自己像是做夢一樣。

沒想到自己真的嫁給了顧南滄,別說她,就連顧南滄都覺得這不太真實。

「哥,在想什麼呢?」顧錦推門而入。

「在想你嫂子,實不相瞞,雖說你們結婚我也全程參與了,輪到自己的時候不僅緊張還有些慌亂。」

顧錦微微一笑,「我就知道,所以來看看你,你啊,是典型婚前焦慮症,別怕哥,你和嫂嫂都是真心相愛,婚禮也就是走個形式。」

「錦兒,我只是害怕……」

「哥,你怕什麼?不管是婚禮布置還是禮服,都是你親自挑選,一一嫂嫂應該很開心的。」

顧南滄嘆了口氣,「我怕的不是婚禮她不滿意,而是未來這麼長,我怕無法勝任一個做丈夫的職責。

我們不比你和司厲霆,有著深厚的感情基礎,我和她從相識到結婚不超過兩個月。」

顧錦拍了拍顧南滄的肩膀,「哥哥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呢,就連這些事情都為嫂嫂考慮到了,你能有這樣的想法就證明將來一定會好好對嫂嫂。

你啊,其它就不要多想了,只要確定一件事,你是否真的愛嫂嫂。」

「我確定!」顧南滄認真道。

「那就得了,時間不早,你該去接嫂嫂了,媽咪她們一早就過去了,你就等著抱美人歸吧!」

「好。」

顧錦看著顧南滄的背影,從前就盼望著哥哥能找一個良人在一起,幾個姐妹都有了好的歸屬,顧錦沒少擔心顧南滄,如今總算是能開花結果了。

在開滿鮮花的氛圍,顧南滄和涼一一交換戒指。

看到這一幕,顧柒抓著經年的手,「啊,小經年,當年我說什麼來著,一定要和你做親家,你瞧,這不是成了!」

經年也感慨頗深,「我現在都能想到柒爺救我們姐妹的畫面,沒有柒爺就沒有我們的今天,沒想到一轉眼我們孩子都這麼大了。」

顧柒和當年沒什麼太大的變化,經年也是一個孩子的母親。

「說什麼呢,就算沒有我,一定也有好人救你們的。」顧柒笑眯眯。

「一一多乖的孩子啊,南滄不會虧待她的,他要是做半點對不起一一的事情,我就打斷他的腿。」

顧家和穆家經年都知根知底,不然她也不捨得這麼快就將女兒給嫁出去。

阿才反而有些不自在,他打算追隨一輩子的先生莫名其妙就成了親家。

阿旺哪壺不開提哪壺,「哥,你這麼快就升級了,以後我是叫你哥還是叫你先生的親家。」

「是不是皮緊了?一把年紀還沒個正形。」阿才瞪了他一眼。

南宮墨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人兒朝著顧錦走來,「小錦兒,你看你哥和一一都在一起了,要不咱們也訂個娃娃親?」

顧錦摸了摸南宮墨女兒的手,「小蕊蕊都這麼大了?」

「那可不。」

司錦諾簡顧錦拉著她的手,自己也伸手拉了拉小蕊蕊。

兩個小糰子在一起的畫面顯得十分和諧,司錦諾小聲念著:「蕊蕊……」

相比顧氏三姐妹的婚禮,顧南滄和涼一一的婚禮也毫不遜色,世界名流大佬全都出現。

涼一一和他舉辦的婚禮場合是在自家那古老的別墅,天鵝湖畔,綠草茵茵。

等到賓客都散去,夜幕低垂。

安靜的夜晚,涼一一身著漂亮的禮服,手指不由得抓緊了裙子,很快顧南滄就會來了。

「篤篤篤。」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涼一一緊張不已,「進,進來。」

哪知從門口探進來一個小腦袋,「嫂嫂,是我。」

涼一一鬆了口氣,「安楠,你來幹什麼?」

「當然是鬧洞房了,其她姐妹不願意來,我可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

「鬧洞房?」涼一一警惕的看著她,這丫頭鬼點子最多。

「放心吧,不會傷害到你的滄哥哥,就是和他開個小玩笑。」

顧安楠神秘一笑,不一會兒的時間,顧南滄喝得有點小醉,搖搖晃晃推開了門。

房間里新娘子乖巧的坐在床邊,頭上蒙著一層白色的輕紗。

顧南滄走到她身邊,輕輕拉起了她的手,「一一,我終於娶到你了。」

新娘子沒說話,顧南滄自言自語,「其實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你像我妹妹一樣,淘氣又調皮,我心裡想著要是讓你和我妹妹湊到一塊兒,你們一定很好玩。

事實證明,你和安楠她們都很合得來,我很開心,她們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以後你也是我最親密的愛人,你們能好好相處比什麼都好。」

顧南滄嘴角上揚,「至於後面傷害你我真的是無心的,本覺得那樣是佔了你的便宜,哪知你一氣就跑了,害得我每天想你想得睡不著覺。

一一,我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是愛上了你,後半輩子我一定會好好愛你,一一,我……啊!!!」

顧南滄爆發出一聲恐怖的叫聲,「顧!安!楠!你怎麼在這。」

「哈哈哈哈,哥,看見你親愛的妹妹你是不是很開心?」顧安楠打了個招呼。

顧南滄差點沒被她給氣死,「這是我的新婚夜,你穿成這個鬼樣子幹什麼?一一呢?」

「滄哥哥,我在這。」一一從衣櫃里鑽了出來。

「你們這是玩什麼?」

「哥,我就是和你開玩笑,聽聽你的真心話,本來想嚇嚇你,誰知你這麼深情,我就不打擾了,啦啦啦,祝哥哥嫂嫂新婚快樂,早生貴子!」

顧安楠吐了吐舌跑得飛快,顧南滄抓都抓不住。

房間中只剩下了兩人,涼一一眨巴著眼睛看著他,「滄哥哥,剛剛的氣氛被打破了……對不起。」

「小傻瓜,想聽我的真心話?」

「嗯,安楠說她想要套你的話,哪知道還沒開始你就自己說了,我有點擔心你只是一時衝動。」

顧南滄勾唇一笑,「看來我得好好證明一下我是不是一時衝動。」

「怎麼證明?」

顧南滄將她攬腰壓下,「行使我丈夫的權利,用一輩子來證明。」 白小雨雖然從蘇夢那裡聽了一些事,蘇夢畢竟是和她是敵對的關係,難免有添油加醋的地方。

最直接的辦法就是直接問問當事人最好,唐茗和蘇錦溪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錦溪也很清楚現在這個情況是自己處於弱勢,要是說了唐茗對自己的感情只會刺激到她做出更瘋狂的舉動。

「白小姐,唐總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如果不是為了娶你他又何必和我簽訂那樣的協議?」

「那是以前,我說的是之後,唐茗是不是愛上你了?」白小雨的眼中已經開始呈現出瘋狂之色。

蘇錦溪感覺到氣氛越發不對勁,立刻開口道:「沒有的事,當時我急性腸胃炎,我痛得那麼厲害,你一個電話他就丟下我走了。

誰在他心中輕誰在他心中更重難道白小姐不知道么?我這個局外人都看得出唐總很在意你。」

白小雨的臉色並沒有因為蘇錦溪的話而變得好轉,她表情更加冷漠。

「在意我?如果他真的在意我會給你的信用卡數額比我多?如果他真的在意我會在書房裡掛滿你的照片?

如果他真的在意我,怎麼會這麼久都不碰我一下?又怎麼會娶蘇夢?」

蘇錦溪看到眼眶紅紅的白小雨,之前在白小雨和蘇夢大戰之時她本還有些心疼白小雨。

現在看到白小雨這個樣子,果然如同司厲霆說的那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白小雨出現在這肯定和她也脫不了關係,她也並非是自己想象中的好人。

「信用卡的事情應該只是唐總愧疚,當時我急性闌尾炎疼的那麼厲害,你不過一個電話他就去了。

後來我動了手術躺在床上,唐總是看到我那個樣子覺得有些不安,才想要彌補我。

不過白小姐你放心,那張信用卡我從來就沒有用過一分錢。」

蘇錦溪竭力想要說服白小雨自己和唐茗之間是清白的,說起來她本來和唐茗就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

她也很奇怪在和唐茗只短短的接觸之中,唐茗是怎麼喜歡上她的?

「書房的照片你怎麼解釋?」

「照片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就去過唐總別墅幾次而已,並不知道書房照片的事情。」

「蘇錦溪,那他為什麼要娶蘇夢?別給我扯什麼輿論的原因,我不會相信茗會為了區區名聲而搭上自己一輩子的幸福。」

「我和唐總只是協議結婚,這一點你應該最清楚,但外面的人並不知道。

我和三叔在一起就是給唐總戴了綠帽子,天下間有幾個男人會喜歡自己被人戴綠帽子的?」

白小雨看著她閃爍不定的眼神,「蘇錦溪,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很不擅長撒謊?」

蘇錦溪心中咯噔一下,「白小姐,我所說句句屬實。」

「你說得固然不假,但還隱瞞了一些沒有說吧,茗早就對我變了心。

上一次在車裡他想要和我纏綿,其實是為了做給你看,想看看你的態度。

在美國捉姦那一次,他怒不可遏,卻又因為一開始就和你定下的約定沒有辦法管你。

所以他妒火中燒,以至於後來那麼失常,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喜歡你!而你不喜歡他。」

白小雨不是傻子,唐茗為什麼對她越來越疏遠,那都是因為他心裡沒有了自己。

「我……」

「怎麼?無話可說了?蘇錦溪,我就搞不明白了,你這樣的女人怎麼能讓那麼多男人為了你不顧一切。」

蘇錦溪的下巴在白小雨大力揉捏下已經泛紅,白小雨的眼中充滿了憤怒。

「白小姐,唐總對我是不是有感情這一點你可以質問他,但我要說的是,從頭到尾我和他都沒有發生過肌膚之親,我們之間清清白……」

「哐鐺」一聲巨響,白小雨猛的拖動了鐵鏈,讓蘇錦溪的身體狠狠撞向鐵牢。

蘇錦溪本就穿得單薄,嬌嫩的肌膚立刻傳來了痛楚。

蘇錦溪眉頭緊皺,白小雨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你知道我最討厭你什麼?你表面裝的比誰都要乾淨,實際上被誰都要骯髒。

到了現在你還好意思說你和茗清清白白,是不是你上每個男人的床都是這麼說的?」

蘇錦溪連連搖頭,「我從來沒有和別人上過床,從頭到尾我愛的都只有一個人。」

「這裡可沒有男人了,你用不著再裝,嘖嘖,瞧瞧這張倉皇失措的小臉,你就是用這張臉來勾引男人的?」

白小雨新做的指甲劃過蘇錦溪的臉,冰冷的觸感在臉上遊離。

「好想毀了這張臉,不過我不能這麼做,因為……有的是人會毀掉你。」

從白小雨那陰沉無比的話之中蘇錦溪感覺到了莫名的陰森。

「白小雨,我真的無心和你搶唐總,你不要被蘇夢給利用了。」

「蘇夢?呵呵,你以為我不知道她打得什麼主意?我告訴你,不管是你還是她,沒有人會攔我的路,因為阿……」

蘇錦溪心中一涼,聽到她話中有話,「因為什麼?」

「因為你沒有機會再見到他們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蘇錦溪還不相信她們會殺了自己。

白小雨嘴角勾起一抹妖冶的微笑:「什麼意思?你很快就知道了。」

「還是告訴她吧,我最想喜歡看的就是她痛苦的樣子。」蘇夢的聲音傳來。

在蘇夢出現的那一瞬間就證明她沒有想錯,蘇夢果然和白小雨聯手了。

「也好,那我就告訴你好了,這裡可是有名的地下夜市。」

「地下夜市?」蘇錦溪有些不明白,她感覺自己應該是在船上才是。

「呵,蘇錦溪你是真的裝天真還是真的傻?之所以是地下夜市,做的肯定是見不得的交易。

上這船的只有兩種人,買家和貨物,當然和商店的貨物不同,因為賣的貨物是……人。」

蘇錦溪聽她這麼一解釋,突然明白了,自己被鐵鏈緊緊鎖在牢籠里,自己就是被賣的貨物了?

「你,你們把我給賣了?」蘇錦溪怒不可遏,一種屈辱感油然而生。

「答對了,我的好姐姐,讓我再告訴你一件事,一般上這種船的買家都很變態。

他們玩女人的手段可多了,尤其是像你這樣年輕好看的,說不定會被很多人玩呢。」

「蘇夢,從小到大我究竟是哪裡對不起你?以至於你要這麼害我?」蘇錦溪眼中一片冰冷之色。

就算她離開了蘇家,不再和蘇家有任何關係,但她並沒有做過一件對不起蘇夢的事情,蘇夢怎麼能這麼對她?

「蘇錦溪,你是沒有做過對不起我的事情,討厭一個人是沒有道理的,或許就只是一個眼神而已。

從小到大你比我好看比我聰明,走到哪裡大家都只看到你而忽視我,所以我才想盡辦法引起父母的注意。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那一副偽善的嘴臉,說什麼蘇家有難去做兼職。

你知道你做兼職的那些錢都被我用來幹什麼了?我拿去買衣服買包包。

但我沒有想到就你這樣的窮酸樣居然能夠讓那麼多男人傾心於你,唐茗如此,司厲霆還是如此。

蘇錦溪,你說要是你淪為那些臭男人的玩物,你身體骯髒不已,唐茗和司厲霆還會喜歡你么?

不,你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見到他們的機會,有很多女人被買回去,一輩子都被關著呢。」

蘇夢彷彿已經想到了蘇錦溪的結局,一臉的興奮。

「這就是你們聯手的理由?」蘇錦溪冷冷的看著兩人。

「誰讓你這人一點都不討喜呢?蘇錦溪,你的好運氣到今天就完了!」

蘇錦溪緊緊抓著鐵牢,她一動便有鐵鏈清脆的聲音。

她沒有求饒也沒有哭泣,眼中有著蘇夢從未看過的冷漠。

「白小雨,和唐總在一起的時候,我時時刻刻注意分寸,就是為你著想,怕影響你們的感情。

即便你三番五次對我下手,我也從來沒有怨恨過你。

蘇夢,從小到大我以姐姐的身份好好對你,你沒有將我當成過姐姐也就罷了。

處處嘲諷、挖苦利用我,我自認為沒有做任何一點對不起你們的事情。

你們兩人卻聯手讓我淪落到這樣的地步,我蘇錦溪在此起誓。

如有一日我有機會重來,我定要讓你們付出千倍萬倍的代價!今日所遭百倍奉還」

蘇錦溪擲地有聲的聲音讓兩人背脊一涼,白小雨咽了咽口水,「蘇錦溪,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