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可是過了很久,他們也沒有找到趙以諾,便又垂頭喪氣的來到了黛兒的面前。

「怎麼樣?找到了么?」黛兒緊緊的抓住他們兩個的胳膊,著急地問道。

「黛兒小姐,天太黑了,我們看不清路……」

真是兩個廢物!

「啪!」

黛兒將自己的手掌直接揮向旁邊的牆壁上,臉上很是生氣。

該死的趙以諾,這次竟然讓她逃過了!

「黛兒小姐,我們明天回繼續找……」一個保鏢小聲的說道。

找個大頭鬼啊找!明天?他們早就跑了!

此時的小山上,趙以諾和凌辰還有李玲三個人一起坐在一個石椅上,抬頭看著上方的星空,看起來很是悠閑。

李玲和凌辰並沒有因為剛才的一幕而埋怨趙以諾,這讓趙以諾很是感動。

「凌辰,李玲,這次,是我對不起你們,給你們添麻煩了……」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

突然,李玲「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屁股,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

「咱們大家都是朋友,幹嘛啊?你怎麼這麼見外?」李玲輕輕拍了拍趙以諾的肩膀,提醒著她說道。

是啊,就是因為他們是朋友,所以她才更不願意讓他們受傷。

「凌辰,李玲,如果,我是說如果,黛兒她真的帶人上了山,找到了我們,你們一定要先跑,記住了么?她一定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趙以諾這麼一番煽情的話,在李玲聽來就跟要生離死別了似的,心情很是不爽。

「行了,別說這種喪氣話,咱們三個,同生共死!」李玲突然對著山下,大喊了一聲。

許是被這番話給感動了,趙以諾上前緊緊的抱住李玲,渾身顫抖著,很是動容。

「我知道,其實你也很不容易,吃過的苦,受過的累,也是一般人無法想象的到的,但是趙以諾,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被別人看輕!是,你們家確實不比顧忘裡邊有錢,但這並不代表你配不上顧忘,她黛兒確實有錢,可是顧忘不喜歡她,那也白搭……」

李玲說的很有道理,有些時候,愛,真的可以抵擋一切。

「你沒事兒吧?」趙以諾一邊撫摸著李玲身上的傷口,一邊輕輕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兒。」李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是無所謂的回答道。

「你們兩個,別聊了,趕緊睡覺!我們明天早上還要早起去趕飛機呢。」凌辰閉上了眼睛,不停地嘀咕著。

他們已經定了回國的機票……

「可是我睡不著啊。」李玲推了推凌辰,不滿的回答。

「我也睡不著。」趙以諾別過臉去,與李玲對視。

「你還愛顧忘么?」李玲的表情,突然變得很是正經。

「愛。」趙以諾淡淡的回答。

倘若真的有緣,她相信,不管多少年,不管會遇到什麼意外,她和顧忘最後還是會走到一起的。

「好羨慕你。」李玲托著腮很是認真的說著。

羨慕她什麼?羨慕她被小三插足?

「不要羨慕我,我很累。」趙以諾的語氣里,充滿了疲憊。

「以諾,你沒事兒吧?」李玲輕輕敲了敲她的腦袋,焦慮的問著。

趙以諾只是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不知道什麼時候,兩個人聊著聊著,竟然都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陽光直射在他們的臉上,有種火辣辣的感覺……

「額!」

趙以諾伸了個懶腰,看起來很是憔悴。

「起床了!」突然,李玲趴在凌辰的耳邊,故意大聲喊道。

「啊!」凌辰直接跳了起來,環顧著四周,表情有些獃滯。

「怎麼了這是?」他驚慌的問著。

「沒事,趕緊走吧,咱們還得趕飛機呢!」

很快,三個人來到了機場。

他們三個在進入飛機場之前,就已經徹徹底底的換了新的裝扮,生怕被黛兒認出來。

果然,飛機場的各個角落裡,都有黛兒的人。

「凌辰,我們該怎麼辦?」趙以諾拍了拍凌辰的後背,心慌的問道。

「一定要小心,別緊張。」

怎麼能不緊張?這裡到處都是黛兒的人,只要自己的一個稍微不注意,他們三個就有可能會被抓到!

「慢慢來,放心吧,他們一定不會認出我們來的。」凌辰拍了拍旁邊的趙以諾,嘗試著安慰她。

好,那就相信他一次!

三個人,在一起躡手躡腳的,小心翼翼的過了安檢口,瞬間放鬆了下來。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們真的會認出我們來,現在看來,他們倒是挺愚蠢!」李玲打了個響指,不屑的說著。

「一定要放輕鬆,不然他們會注意到我們。」

凌辰一邊提醒著她們,一邊帶著她們上飛機……

「趙以諾,這次我們要是成功逃脫了,你可別忘了請我吃飯啊!」 這幾天楊柏一直都在農場,承包款已經讓劉飛給了羅德才,同時借給羅彩的錢,也交給羅家。

楊柏也讓林嬌打聽黃家的事情,楊柏也不傻,覺得黃家一定會報復。結果從林嬌那裡得到消息,黃有龍居然讓黃澤跟羅彩離婚了,前提條件羅家必須拿出彩禮錢。

「楊柏,你還得小心。黃有龍可不是好人,城府極深,他肯定在等待機會。我們的魚塘,還有生態園才剛剛動工,我們得注意。」

「恩,我知道了,你好像很了解黃有龍?」楊柏聽到羅彩已經離婚了,心中的石頭就放下了。

「我了解個屁,這個老傢伙跟他兒子一樣,都是色中惡鬼。你不知道當初我承包這個魚塘,可是廢了半天力氣。要不是市裡我認識同學,這個老傢伙都要對我下手。」

「什麼?占你便宜?」楊柏也氣的夠嗆,黃家這父子倆怎麼都一路貨色,上樑不正下樑歪。

「黃有龍可是有名的村中家家丈母娘,別看五十多歲,精力旺盛,蓮花村那些留村婦女被他霍霍不少,有些人當然也圖著黃有龍的錢。黃有龍還是村長,一些低保什麼,都能給那些婦女辦上。你們男人那些勾當,別以為女人不知道。」

「別你們男人,我們男人怎麼滴你了。」楊柏鬱悶的聽著,扭頭就聽到對面的林嬌哈哈笑道:「就是你沒怎麼滴我,我才覺得鬱悶,哈哈哈。」

「行,下次我就怎麼滴你!」

楊柏咬著牙說道,自己柳下惠了還被林嬌多次鄙視,也不知道這些城裡女人怎麼想的。

「別忘記我們的約定,同學會的事情。」林嬌提醒著楊柏,楊柏放下電話。

「楊柏,生態園的地方,改到塘子村的土地上,沿著山路而建?」這時候劉四叔也問著楊柏,楊柏趕緊再次解釋一遍。

等這些都忙完,從趙艷紅家出來,楊柏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又沒錢了。農場的錢是跟劉四叔對半分的。

將近一個月掙的幾百萬,投入魚塘跟生態園,好像都不夠。自己如今銀行卡里,就剩了十多萬,也就夠買輛車。

「錢怎麼還不夠花了呢?」楊柏揉了揉眉心,明明有錢了,可是花銷卻更加大了。

「唉,這就是投資吧,怪不得城裡有錢人都貸款。」楊柏卻並沒有睡覺,昨天去林嬌魚塘當中,吸收的魚氣,在自己的丹田內留下一些靈霧。

楊柏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夠讓靈霧在自己的經脈當中流動。這也許就是跟氣功一樣,楊柏只是讓吸收的魚氣在自己的身體里運行一圈,然後在返回丹田。

就是這樣的過程,能夠讓楊柏無比的舒服,感受到自己體力再次發生改變。

「這就是修鍊嗎?」楊柏並不太懂,運行一圈需要三個小時的時間。等楊柏睡著的時候,已經深夜兩點了。

手機定的八點準時響了,這是楊柏定的鬧鐘。睡了這點時間,楊柏卻感覺精神煥發,這都是昨晚運功的效果。

「去林場找葛春大爺!」

楊柏背了一個包,裡頭準備一些東西,畢竟要進入龍首山的後山當中。

龍首山的前山已經成為旅遊景點,開發很多。 東方之春 可是後山連綿不絕,一路朝著大興安嶺山脈而去。

林場就在後山的邊上,老山林人跡罕至,越往裡頭走,都進入原始山林。這些年講究生態環保,林場的樹木根本不允許砍伐,這些樹木都為後代留著。

從塘子村到林場,需要走一個多小時,山路陡峭,十分不好走。楊柏早就有了準備,穿著高腰皮鞋,手中還拿著木棍,那是專門打蛇的棍子。

山風出來,萬千葉子簌簌而響,十分驚人。 菜刀通天 楊柏長了這麼大,就沒來過林場。後山林密,村裡人都不會讓自己的孩子進入後山當中。

野豬和野狼,是山裡最常見的動物,去年還有動物科考隊進入龍首山當中。遇到野狼,差點交代在裡頭,周圍村莊的人,更是無人會進入這裡。

就算危險,一些什麼驢友,高深戶外生存者,也都偷摸進入這裡。不過也都沒有深入裡頭的原始森林,就在邊上的老林子歷險。

楊柏正在前方走著,突然感覺到前方的樹林當中,好像有什麼動靜,楊柏就是一愣,這都要到林場了,難道林場有人過來。

楊柏朝著前方走去,繞過一條小路,楊柏突然發現前方是一處平整地方。四周都是碎石,裡頭一些樹樁,而在樹樁之上,一名紅頭髮女子,穿著背心迷彩褲,正在那打著拳。

「練功?」楊柏有點傻眼,樹樁上的女子起起落落,身形急速。飄逸的秀髮之下,女子滿臉都是汗水。

女子很秀麗,沒有任何妝容,眼睛和鼻子都十分小巧精緻,通紅的嘴中彷彿噴出熱氣。

女子的雙腿十分結實有力,大長腿猶如鋼鞭一樣,在樹樁之上,騰空而起。以往的女人都是婀娜的身段,楊柏頭一次看到這樣的少女。

人家可是穿著背心,隨著在樹樁上練功,背心裡頭好像也沒有什麼文胸。顫顫巍巍的一幕,讓楊柏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這個女人是誰?這是什麼功夫?」楊柏當然好奇,而就在此時,少女猶如燕子一樣,從木樁之上,臨空翻身,猶如蝴蝶一樣,在轉圈的同時,雙拳連續的打出。

「轟,轟!」

隨著少女吐氣,空氣中傳來嘯聲,看來拳頭的力量也很有力。

少女已經開始收功了,不過就在楊柏準備打招呼的時候。少女居然脫下背心,好像在扭汗水,這一下,少女的一切,都被楊柏看到了。

楊柏有點傻眼,就準備還是離開吧,省的被發現。楊柏這麼一動,對面的少女好像聽到什麼,身形一轉,背對過去趕緊穿上衣服。

豪門之童養媳 「誰?出來?」少女同時手中多出一把獵槍,朝著楊柏的方向就要轟去。這下楊柏可嚇了一跳。

「我,別開槍,好人,好人!」

楊柏就算是二愣子,也知道這個距離獵槍都是散彈,最好還是出去解釋一下。

「好人?」對面的少女滿臉都是羞惱,自己在這練功,扭乾衣服,怎麼就遇到陌生人了。

「你剛才看到什麼了?」少女臉上都是煞氣,問著楊柏直接搖頭,楊柏也學精了。

「什麼也沒看見,我,我近視眼。」楊柏的解釋,讓少女臉色緩一下。不過依舊沒有放下槍來,再次沉聲問道:「說,你是幹什麼的?」

「那什麼,女俠,把槍放下來,這太危險了,我真是好人。」楊柏需要拉近下距離,或者脫離下獵槍的範圍。

「你是不是好人,你說的沒用。你是偷獵的吧?」少女說完,已經要扣動扳機了。

「不是,我是塘子村的人,我叫楊柏,那什麼,我真不是偷獵的。」楊柏的話,終於讓少女放下槍來。

「楊柏,聽說你能打?」這個女子好像還聽說過楊柏,目光不善的看著楊柏,然後朝著楊柏走去。

「我,我沒你能打!」

楊柏得承認,自己打架全憑著放慢的動作和自己力量。可是剛才少女的練功,楊柏也看到了,力量和速度都十分驚人。當初跟那個黑猴決鬥,楊柏就明白,自己能夠看清楚和自己能夠反應過來,絕對是兩回事。

「一個人能夠打二十多人,來,跟我比試一下。」女子放下槍后,一掌就拍子木樁上,當場木屑就橫飛。

「我去,女暴龍?」楊柏再次發愣,女子如玉的手上,力量這麼強。楊柏有點臉紅,畢竟女子穿著背心,都被汗弄濕漉,加上裡頭什麼都沒穿,這讓楊柏都不好意思注視。

少女好像並不清楚,自己已經無限被楊柏看到。少女再次晃動下手臂,冷冷說道:「不管你剛才看沒看見,你都要跟我比試,不然的話,你就滾下山。」

「那什麼姑娘,咱能不能好好說話,別動手。」楊柏還想勸這名女子,畢竟女子這個樣子,自己沒法打。

「真啰嗦,是不是男人,看拳!」

女子還真的直接,身形一晃,很快就來到楊柏身上。雙腳踩著奇怪的步伐,楊柏沒有反應過來,右臂已經被女人抓住。

猶如靈蛇纏繞一樣,女子的胳膊肘爆發力量,讓楊柏一疼。而就在此時女子已經把楊柏要摔起來,楊柏趕忙一沉聲。

楊柏雙臂也凝聚力量,女子的就這麼抓著楊柏的胳膊,背靠楊柏,也馬上就要用力。可是楊柏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胳膊之上傳來的無比的彈性。

「這都什麼事?就不會穿件外頭嗎,還打架,這個女人是武瘋子嗎?」楊柏力量的確很大,讓女人就是一愣,可馬上女子的靴子就踹在楊柏的腳踝之上。

這下楊柏可站不穩了,一下子被女子摔了出去。楊柏結實的砸在地上,塵土飛揚。女子露出傲人的神色,低頭俯視楊柏。

「就你這樣,能夠打二十多人,憑著蠻力?」

「你知不知道你應該披件外頭?不是我想看,是你這樣,沒法讓人不看。」楊柏也生氣,上來摔自己,二愣子性格再次出現。

「什麼?」這時候這名女子終於反應過來,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臉色通紅但卻不屑說著:「看什麼看,回家看你媽去!」

「女暴龍,絕對是女暴龍!」 「你特么說誰呢?我吃你錢,是你吃老子錢吧!明明說好了的給我20個億,老子已經給了你寬裕的時間了,怎麼自編自導了一場搶錢戲,把送出來的錢又搶回去,還專門找的我們檢查過後,準備拖走的時候搶,你是不是想說,錢已經經過了我們的手了,在我們的手上被搶的就不關你們的事兒了」

聽著趙山河手機的聲音,姜天龍真得氣的胸口痛。

「我安排人搶錢,老子就帶了4個人,你安排了40個人,說我搶錢,怎麼的故意把錢給搶了,然後在找我要錢,是不是想吃雙份啊?你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吃雙份?老子到現在一分錢都沒看見過,你說我吃雙份,那行吧!我現在也沒什麼好談的了,我在給你一次機會,今天晚上12點給我轉20個億在我的公司賬戶上,不然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我轉你嗎呢!你別白日做夢了,吃了老子20個億還想吃20個億,你真把老子姜天龍當傻子,你說你沒吃是吧!老子已經排人去調查了,一旦調查出來老子姜會和你同歸於盡」

說著姜天龍掛掉了電話,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受過這種侮辱和被耍,很快派去調查的人便傳回來了一個好消息,說他們在附近的監控上找到了那輛車,現在正在調查沿路的監控,看這輛車在往哪裡開。

聽到這個好消息,姜天龍頓時來了精神,讓人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找到這兩車的最終目的地,一旦找到,他便正是向趙山河開戰,直接硬剛他,不要命的解決他。

大概兩個小時以後,屬下便打來了電話。

「報告老大我們已經找到了,那輛卡車是往海鮮市場去的」

「太好了!肯定錢就在哪裡,立馬安排人去把錢給我搶回來」

姜天龍喜出望外道!

「老大!可能錢不在哪裡,因為我們通過監控觀看,那輛車停在了海鮮市場的空地上,然後工人打開後邊的門,開始在上面運送海鮮下來,卡車裡面拉的幾乎都是海鮮」

「不可能吧!20個億的現金怎麼可能變成海鮮了呢!你確定中途沒有人掉包」

姜天龍完全不通道!

這個廢棄場裡面沒有監控,但是廢棄場外面第一個監控我們就發現了這輛車基本上都是全程監控的,中途沒有發現掉包

「那就奇怪了,這廢棄工廠裡面沒有監控,要出去外面大路上才有監控,那就是說明這輛車應該在這裡就已經掉包了,看來這趙山河為了吃我這筆錢,很早就下了功夫啊」

「那現在怎麼辦呢!老大要不直接去干他,就算這個老傢伙躲起來了,但是他公司在啊!我們去他公司鬧事兒,或者把他家裡人給綁起來」

「但是這個傢伙現在手裡抓著我的把柄的,我也不敢輕舉妄動啊!而這個傢伙現在是驚弓之鳥了,根本不肯露面,說實話我現在都有些沒有頭緒了」

而姜天龍這邊沒有了頭緒,同樣趙山河這邊也沒有了頭緒。

「對了!你們有沒有看見來搶車的人是什麼人?」

因為同樣的趙山河這邊的人也調取了沿路的監控,發現這個事情好像並沒有自己想象得那麼簡單,現在姜天龍肯定以為是自己黑吃了這個錢,但是自己明明就沒吃啊!如果不是姜天龍自己自編自導的情況,那知道這個事情的人還有誰?

這個時候趙山河和趙一博都不由得想到了那個女殺手,會不會是她呢?

說著他們又問現場的人,而現場的有一個小弟立馬回答道!

「我看見了現場大概5,6個人,而且從他們的體型上來看,好像並不是男人的體型,相反好像是女人,因為身材都比較苗條,而且現場也有女人的聲音,就是她們和我們打鬥的時候發出的,而且個個身手敏捷,我們根本不是她們的對手」

「那這就奇怪了如果是女殺手,那他只有一個人,那其他人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