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由於機場內的食物只夠三百多人吃幾個月的,所以呢,很多人也就想開了,例如中岡麻美,就向著比她小几歲的平野戶田告白了,兩個人在機場的樓頂上滾到了一起。井豪勇和宮本麗滾到了一起。小室孝也和高城沙耶滾到了一起。

總之,在這世界快要滅亡的時候,大家都找到了真愛。

當然了,也有滿腦子想去揮棒走江湖用愛救世界的傢伙,想去征服毒島冴子,然後被壁咚的毒島冴子讓其稍稍佔了一些便宜之後,揮刀砍死。

至於什麼創傷后應激障礙的,毒島冴子表示,砍喪屍和砍渣男根本沒有那種東西產生啦。

於是,幾個特警小隊的成員和剩下的三百多學生,以機場為基地,每天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過上了幸福的生活。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咳咳,劇情還是要發展下去的。大家在電視節目中發現,原本封鎖的大橋,被難民和喪屍大軍一氣沖開了。喪屍終於發展到全市規模。

由於小室孝和宮本麗以及高城沙耶等人的家人在橋對面居住。機場的三百多人分成了兩組,一組繼續駐守機場等待救援。這裡嗎,包括找到真愛的中岡麻美、平野戶田、島田、鞠川靜香、南里香等一百來人。

剩下的二百人,大多是想回家看看的。毒島冴子的家也在對面,雖然不怎麼想去看,不過,因為是隊伍里最強的戰鬥力,還是帶著大家走上了歸途。

在這裡,南里香將自己家裡的鑰匙和儲藏的槍支地點給毒島冴子說了。讓一群人拿了武器后在過橋。

一路清理喪屍,毒島冴子等人在河對岸的小區找到南里香的家。找到南里香藏起來的軍火和悍馬後,以悍馬為開路先鋒向河對岸殺去。

當然也在這附近順手救下了死去父親帶著小狗的小女孩希里愛麗絲。

喪屍的戰鬥力其實就這樣,如果是一個人遇到一群喪屍,你又沒有李小龍那等戰鬥力,那就只好去死了。但是一群人,遇到一群喪屍,只要這一群人的反應不是跑啊叫啊,而是有組織的戰鬥,那喪屍大軍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畢竟喪屍連武器都不會用,依靠本能進行傻愣愣的撲咬呢,喪屍大約是最弱的野獸了。任何動物的靈活性都是要超越人類的,這也是為什麼人在古代要團結捕獵的原因。獵豹和老虎的話,都是單獨捕獵的強者。 毒島冴子等人固然是在一路清理喪屍,對岸的人也在自發的清理喪屍,那就是,以高城壯一郎為首的一干日本右翼分子武裝社團。

原本高城壯一郎成立憂國一心會的時候,只是不想讓當今處於和平年代的人們忘記勇武精神——高城壯一郎家乃是武士的後代,以前是日本三百大名中的一個小大名。高城壯一郎本人呢,也接受過毒島冴子父親的劍術指導。

不過,如今喪屍爆發起來,已經讓日本變成了無政府狀態——日本一出事政府就看不到了,這一次也是一樣,在喪屍災難發生之後呢日本政府已經提前跑到美國航母上避難去了。

如今日本大亂,正好讓原本打醬油角色的憂國一心會這個右翼組織發展期來。高城壯一郎的手下,本來就有這麼兩百多個體格健全的壯漢,如今集合起來的也有一百多人——有一些人在外地,甚至在海外,那就肯定沒辦法及時集合起來了。

憂國一心會可沒有能上美國航母的船票,那就只剩下自救了。在有決心和有組織之後,殺喪屍也不是多難的事情,至少比捕捉流浪的貓狗更加容易——因為喪屍跑的還沒有人快,雖然遇到動靜會集群行動但是也不會互相配合。

就這樣,過了橋之後,兩撥獵殺喪屍的人們見了面。高城沙耶也和父母遇見了。又有一百多人的同學們回到了各自家中。當然並不包括小室孝就是了——如今的小室孝已經是高城壯一郎家的女婿了,誰讓小室孝在機場把高城沙耶吃干抹盡了呢,不光是吃干抹盡了,而且還開發了好多姿勢呢。

床主市的橋這邊雖然也爆發了喪屍危機,不過,沒有橋那邊嚴重,因為很多人在喪屍大軍過橋之前,已經通過電視收到了政府發出的消息,早就備下了水和食物,躲在家中避難。

至於高城壯一郎,更是每天帶著手下和妻子出門去建立路障,並殺死遇到的喪屍。雖然初期也有一些傷亡,不過總結了喪屍的攻擊手段換上了防護之後,傷亡就沒了,附近喪屍的數量也差不多被控制了。

床主市畢竟還不是東京都市圈,有個幾千萬人口。一般日本縣市,也就是幾十萬人口。僅僅毒島冴子出了校門以來,和同學老師等殺死的喪屍也有五萬之數了。而且出門殺喪屍的並非毒島冴子這一撥人,很多不如高城壯一郎這樣規模的團伙,也紛紛出了門在街上獵殺著喪屍。

至於高城壯一郎的野望,也很簡單,反正現在日本是無政府狀態,不如就從此一統床主市,讓高成家再次在床主市發號施令,重現高成家統治床主市的舊日美好時光。嗯,為了這個目的,高成家還在不斷的發展床主市的憂國一心會。

一些受到高成家救助的人,就這麼加入了憂國一心會中。畢竟政府可以沒有,但是人類是社會動物,總是很容易的就加入一個組織抱團取暖。

要是能得到當地居民的認可,右翼組織統治一個地區也並非不可以啦。他們總比那些一出事情就跑到美國航母上面的日本高層要好的多吧。總算一直在救助人把。

因為高城壯一郎家有水有食物,又安全,很多橋這邊的同學將自己的父母也接了過來。包括小室孝和毒島冴子在內,原著上,幾十個喪屍推倒大門的事件並沒有發生,而是被加入高成家的一夥劍道部成員全部斬殺了。

喪屍什麼的,只要肯正面面對,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人類的懦弱和逃避。原著上面就是這樣,高城壯一郎砍個喪屍讓大家壯壯膽子,結果在他家避難的人們一起閉眼拒絕接受現實——大家一致以為高城壯一郎是殺人練膽呢。

這部魔改之後的學園默示錄,沒那麼多對於人性的探討和各種廢物登場唱大戲。換個姬戰無雙似乎更適合這部戲。不過,既然是魔改的,還是要尊重原著,名字就不改了,還是有人氣的。

大結局,也就是各家的學生和自家的父母拿著各種殺死喪屍的武器,站在剛出現的朝陽的陽光之中。比起斷尾的原著,還是很給力的。

這部戲,魔改完畢之後呢,張誠拿給加藤雀導演看。加藤雀看完之後,也是指出一些不足:「老闆,這裡一千多學生,實在有些多了。一千多個龍套也是不少資金的說。我看有個三百個學生就夠了。定位是私利高中嘛,私立高中有個三百人就可以了。一千多人場面太大了些。」

張誠一想:「有道理,按你說的改。」

加藤雀:「還有,原著上面,關於那顆高空爆炸的核彈呢?」

張誠:「中國不會對無核國家發射核彈的,更不會首先使用核彈的。原著胡說八道,我給改了。」

加藤雀:「這樣啊,也好,反正高爆核彈影響的也就是一些電子物品。對了,老闆,這裡的演員,有人選了嘛。」

張誠:「女演員差不多都有人了,男演員嘛,在這部戲很多都是路人和醬油眾,你看著選吧。」

加藤雀:「明白了,這部戲的預算呢?」

張誠:「不要太小氣,二十億日元把。算算才二千萬美金。真的能拍好嗎?」

加藤雀:「拍好沒問題,我只是怕票房收不回來。」

張誠:「怎麼可能,我們公司還是有好萊塢市場的。不用擔心這一點。」

其實加上好萊塢市場,也未必能賺回來,這二十億日元中可不包含宣發費用。不過張誠既然想做娛樂教父,自然也就不應該怕花錢。哪國電影還沒有個賠錢的時代了。不過,對大亨來說,這不算什麼,對真有錢人錢就是用來燒的嘛,燒電影已經算是有理想了,又不是拿錢用來燒水泡速食麵。

對張誠來說,拍電影非但真真實實的實現了理想,而且好處多多。至少身邊的女人就沒缺過,不知道算不算福利了。做名導演,名製片人的下場就是這樣,身邊的女人,多的踢都踢不開。天天晚上都有女演員自告奮勇的來試戲,這才是名導演和名製片人的日常。

像張誠這樣年輕的時候還不覺得,加藤雀這樣的老牌導演,每天下班就是推掉任何交際回家睡覺休息,不然名導演夢就會變成馬上風。 雖然和在導演的談話中,張誠說了女主演基本都確定了。其實鞠川靜香的角色根本沒有人選呢,原著中的鞠川靜香是一位金髮碧眼又有著奇尺大乳的日本女人。

問題出來了,這樣的日本女人,根本就找不到的好不好。別說是日本,好萊塢也未必能找到這樣的女星來演鞠川靜香。

好在張誠身邊的女秘書葉卡特琳娜的形象有點和鞠川靜香類似,但是兩個人氣質又差遠了,鞠川靜香應該是天然呆的氣質,而葉卡特琳娜只有精明幹練的氣質。電影這一塊呢,氣質比形象更加重要。

世界最優秀的演員,也無法駕馭所有的角色。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不然一套班子豈不是就能打天下了。

不過既然世界有葉卡特琳娜,那自然也有身材差不多,氣質天然呆的金髮碧眼奇尺大乳的女人。

於是,為了鞠川靜香的角色,張誠將目光放到了東歐,簡單來說是烏克蘭白俄羅斯和俄羅斯等國家和地區。眾所周知,這個地區雖然現在日子過的不乍樣,但還是一直以出產美女而聞名於世的。

在日本東歐幾乎沒什麼人和影響力在這裡,所以,為了這個角色,張誠包了飛機,去一次烏克蘭。因為算是傷心地,葉卡特琳娜和娜塔莎都不願來,張誠只好帶上女兒,也就是小鳥游美羽一起來到基輔。

一下了飛機,小鳥游美羽立刻不能適應了:「爸爸我冷,明明已經換了羽絨服了。為什麼還是這麼冷。」

張誠看了一下小鳥游美羽后,只好將小鳥游美羽摟在懷裡取暖:「你上身倒是套了一個羽絨服,下面還是絲襪短裙,怎麼可能不冷。再說,你的羽絨服也就是日本的抗寒水平,這裡維度要高得多。冬天更沒有太平洋的熱帶氣流經過。」

至於張誠自己穿得也不算多,不過,習武到了內功層次之後,本身也已經是寒暑不侵。這點氣溫變化,張誠都難以察覺。

對小鳥游美羽來說,張誠現在就是一台行走的熱力機。抱著爸爸小鳥游美羽打著寒顫說:「我看電視上,基輔大街上的烏克蘭女孩子也就這麼穿,沒人喊冷啊。」

張誠:「我看電視上,還有烏克蘭女孩子不穿衣服的呢,你都能比。」烏克蘭,乃至歐洲,女人們動不動就赤身抗議以達到吸引視覺的效果,只能說,效果還是不錯的。別說歐洲,美國人都知道了。

可是,到了美國,大家認為天然的不穿衣服的身體簡稱天體是父母賜予的禮物,本身就是美得,尤其是在南部例如加州,有著大量的天體集團。

例如,天體沙灘,天體小區,在這些地方很多洋白人都在把皮膚晒成小麥色,一些大學也有天體讀書會的組織,你穿衣服哪怕是路過影響也很惡劣。

出了機場,張誠和小鳥游美羽還沒上車,就遇到了烏克蘭的傳統——遊行隊伍。只見幾百人(在烏克蘭能組織這麼多人不算太少了),打起旗號舉著牌子,一路高喊著向市政府前進。

小鳥游美羽是懂俄語的,看了一會說:「他們這次遊行的口號是要暖氣,要麵包。」張誠聽完,驚訝的連點著的香煙都掉了也沒注意。烏克蘭是東歐的麵包房,烏克蘭都沒麵包吃的話,其他東歐國家還怎麼活。

還是小鳥游美羽看得清,說道:「不用管他們,他們不想要工作而已。」這應的話,張誠就明白多了。世界各地都有窮人,美國也有,而且,很多美國的慈善組織也不救濟那些身體健康的窮人,他們為什麼窮呢,很簡單,懶。

答案就是,這些人根本不想去工作——工作的話,當然肯定是辛苦的,可是資本家的投資建廠雖然看似不辛苦,可是開廠子也面臨風險的(企業家的猝死率比一般人高几十倍),整個美國,除了美聯儲,似乎沒有穩傳不賠的行業。

張誠點點頭后,坐進了酒店來接人的中巴汽車。這輛中巴也算是奇葩,前面沒有擋風玻璃,車門也沒了。四下透風,上了車,小鳥游美羽抱得更緊了。

好在烏克蘭沒有車輛年檢報廢制度,也就是說,管它車子到了什麼樣子,只要能上路,交警就不管。技術好一點的人甚至能開少一個輪子的車回家。

不管怎麼樣,坐車還是比走路強一點(有限)。到了酒店,張誠覺得這裡和看的照片上,雖然不能說是完全不像,但也有PS嫌疑。算了,就算是PS的,也是自己同胞乾的。被國人騙不算被騙,只能算是花錢買教訓。因為太蠢得人是無法在整個殘酷的世界中活下去的。

張誠以前認識的唐人街年紀差不多的一個華人,前一些時間自殺了,原因是認為自己受到了歧視,來自方方面面,作為本土生長的華人,他心理上以為自己是美國人,可是,卻在美國方方面面受到了歧視。

關於這種人,張誠爺爺的意見就是,家裡生活太好了,到了社會上不能適應。一句話,如果他小時候吃不飽,長大后能吃飽了,感覺應該是幸福才對。

可惜,他小時候生長在唐人街,大家都是華人,或許有地域之分,但是也不存在誰歧視誰的現象。到了外面工作的話,白人至上的理論可不是說說的,而是真實的存在於各行各業中的。

美國華人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有漂亮的學歷(學歷不好的差不多都回去混了,能在美國混下去的,都是學歷好的),可是,升職的玻璃天花板一直也是長期存在的。就像那句美國的名言:從沒有一個煤礦工人因為挖煤挖得又多又快,從而成為煤礦主。

要是擺正姿態的話,人家請你就是請你去幹活的,管理層方面呢,不是華人企業的話,華人大約是不要想了。

華人現在的地位,因為祖國夠強,還算是不錯的呢。世界五百強的公司裡面,黑人的CEO還不到十個。 所以,過於脆弱的人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是活不下去的。就連張誠也沒指望一下子就能改變華人的社會地位,這本身也不現實。做事的人都知道要實事求是。

而且,真相永遠不會傷害人,美國本來就是存在種族歧視的,而且還是廣泛存在的。就連張誠的家教都是:你爺爺我生平最討厭兩種人,種族歧視者和黑人。

這不是笑話,那些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固然是混蛋。但是,美國大半的黑人是以犯罪為生的,雖然絕大部分只是小偷小摸,搶個零花錢什麼的。

可是,華人在美國人印象中,那就是膽小怕事。各種被勒索搶劫,自然是少不了華人那份的。華人既然是三把刀闖天下,大部分華人喜歡做點小生意,也就成為犯罪分子的目標了。時間長了,你能不討厭那些向你勒索的黑臉,才怪吧。

可以說,老一代華人在美國這個移民國家經歷的艱險,遠不是現在一個玻璃天花板能比的。華人互助會的由來就是,當時美國的華人不抱團已經活不下去了。

一些所謂的磚家,還曾經舔著臉說,華人總是生活在唐人街和華人城市,不肯好好的融入美國社會——底特律的那些白人倒是別跑啊,好好的去融入黑人社會啊。

也不是沒有這種白人,大約都在底特律槍戰中死掉就是了。底特律這座黑人城市的規矩就是,一個白人晚上來到這裡,明天只能剩下屍體。

對酒店雖然不是特別滿意,不過現在也沒時間多選了。好歹還是一家四星酒店呢。進了套房沒多久,就顯示出四星酒店的不凡了,屋內電話很快響起,小鳥游美羽接了電話后,對面說道:「要加肉毯子嗎?」

小鳥游美羽:「不需要,謝謝。」

小鳥游美羽掛掉電話后說道:「應招電話,我拒絕了。」

張誠:「為什麼不試試呢?」

小鳥游美羽講了一個很恐怖的真實故事:「我是女聲,要是來到的是男人呢?」

張誠倒吸了一口冷氣:「果然應該拒絕。」

按照行程,小鳥游美羽和當地的模特公司一一聯繫,然後開始選人。剩下的事情在屋內烤著地暖爐,一邊等人就是了。烏克蘭這地方,沒有暖氣的話,還真是活不下去。

電視上,小鳥游美羽,給張誠解釋著烏克蘭的新聞聯播:「烏克蘭議會通過決議,決定禁播日本如下的幾部有露點傾向的動漫。」

張誠吐槽:「看露點的話,誰去看日漫啊,還是烏克蘭街頭比較多吧。政府難道不應該儘力去解決失業和飢餓的問題嘛。這裡的領導人和印度的莫里一樣的無能,總是不能餵飽他的人民。」

說著,聽到下面一個剎車聲,一輛大巴停在酒店門口,一個叼著雪茄的胖子先從副駕駛位置跳下來后說道:「快點,快點,我的姑娘們,有大主顧在等著呢。」

於是,很快的,張誠和這個胖子見了面,兩人先是握手互相介紹「張誠」「托洛夫斯基」,然後托洛夫斯基上來一個熊抱,張誠也拍了拍托洛夫斯基的後背,托洛夫斯基感覺肺都要碎了才立刻放手。

「咳咳。」托洛夫斯基:「看來真的要少抽雪茄了,我不知道氣質是怎麼回事,不過,我把我手下所有的,身材符合要求的女孩子都帶來了。您儘管挑就是了。」

張誠:「那還等什麼,看人吧。」

托洛夫斯基:「錢。」

張誠拿出一卷,大約一萬美金,扔給托洛夫斯基:「好了。」

托洛夫斯基隨手點了下,把錢塞進兜里后拍拍手:「我的姑娘們,進來把。」

隨著托洛夫斯基的聲音,一排金髮碧眼身材好到爆的烏克蘭美女齊刷刷走進套房內,排了一隊后,都將身上的冬衣解開,裡面露出幾乎透明的內衣。

托洛夫斯基指點著說道:「怎麼樣,我們的內衣不錯吧,真絲的。」

張誠:「還好,我會考慮買一些的。」

嘴裡這麼說,張誠卻是在看人。氣質這個東西還是很玄妙的,尤其是天然呆的氣質是很特殊的,也不說是什麼人都能有的。說一個日本很著名的演員,那就是山口百惠,很有些天然呆的氣質。這或許也是山口百惠能成功的原因吧。

日本的動漫界,很是喜歡畫一些天然呆屬性的女孩子。

張誠在已經有了定案的情況下,問道:「就這麼多了嗎?」

托洛夫斯基:「就這麼多了,哪怕我們是烏克蘭的第一大模特公司,能拿出這麼多身材爆好的金髮妹也是極限了。」

張誠:「不知道要買斷一個,是多少錢。」

托洛夫斯基:「你想都別想,這可都是我們公司的搖錢樹呢。不過你要是肯出錢的話,晚上到是能讓她們陪你睡。你出夠了錢,所有的陪你睡都可以。」

張誠:「不要這麼說嘛,達瓦西里。乖女兒,上酒。」

托洛夫斯基:「別套近乎,我知道你是美國人。我工作時間不喝酒。對,我工作時間不喝酒的。」

張誠拿過小鳥游美羽拿來的白酒,張誠打開瓶蓋子:「來,我的達瓦西里,聞一聞,原漿茅台的味道。」

張誠就不信了,還有二毛不喝酒的道理。果然,托洛夫斯基半瓶茅台下肚,稍稍改了口:「如果是對方同意的條件下,你又能滿足我的金錢要求,我可以考慮買斷給你一個。嗯,就一個。」

張誠心想,多了我也不要啊。一個就夠了。

張誠問道:「你的金錢要求是多少?」

托洛夫斯基伸出一隻手比劃了一下:「這個數。」

張誠:「沒多少嘛,五百萬美金。」

「那就這麼說定了。」托洛夫斯基心想,將錯就錯吧,自己本來想說五十萬美金的。烏克蘭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天然美女。雖然既是美女,身材有要這麼好的不多見,不過,做模特的,未必就要奇尺大乳。

五十萬美金買斷一個名模特的合約,已經是非常不錯的價了,賣了這個再找一個就是了嘛,反正現在烏克蘭什麼都不高,就是失業率高。至於大一點的模特公司,想進入都要擠破頭的。

托洛夫斯基的模特公司也是一樣,都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和美國日本婦女差不多的是,烏克蘭妹子嫁人後也是要做家庭主婦的。 烏克蘭盛產美女,但是呢,世界上長時間也沒聽說烏克蘭的明星級美女,蓋因為這裡的美女太多了,誰也無法對其他人產生壓倒性的優勢。

同理,美女多的國家,男人就要死的早一些,原因嘛,天天花天酒地左擁右抱還想長壽那是不可能的,劈腿更是要被柴刀好船,烏克蘭女人也是有脾氣的。反正美女愁嫁也是烏克蘭的一個特色。

對烏克蘭女性來說,等大學找男朋友已經是非常晚了,太晚了,早就被瓜分光了好不好。

好在毛妹發育的早,起碼比亞洲人早三年,也就是說這邊十五歲的毛妹看著和十八歲的日本妹子差不多。十五六歲的日本妹子已經有做單親母親的了,這邊十二三歲的毛妹也有男朋友是正常的。

被張誠留下的毛妹莉莉也是這樣,看著有十八了,拿出身份證一看才十五。不過天然呆的毛妹莉莉也不是很容易說服。

張誠:「和我們公司簽約,你會做大明星的。」

莉莉:「我不想做大明星,我想結婚生孩子。」

張誠:「做大明星有好多錢賺的。」

莉莉:「我不想賺好多錢,有男人給我錢花就好了。」

好吧,你贏了。張誠:「這樣,我做你男人,但是呢,莉莉,你要演戲。」

莉莉:「我更想每天陪你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飯,一起造孩子。」

張誠:「等你有了孩子呢,就可以息影了。不過眼前呢,還是有個片子讓你拍。來,莉莉乖,簽合同。」

雖然簽了合同,不過,還是要和莉莉的家庭說一聲的,畢竟莉莉還是不滿十八歲的童工。取得家人諒解,也是很重要的。

簽了字,張誠帶著莉莉去了莉莉的家,小鳥游美羽開足了暖氣趴在酒店被窩裡死活不出來了。日本女性冬天都穿短裙,好似不怕冷,不過,日本的冷和東歐的冷,還是有差距的。

等到了莉莉家,迎面開門的是一位和莉莉有七八分相像的金髮美女,張誠立刻拿出了準備好的四色禮物——白酒兩箱四瓶,茶葉兩袋四斤,金磚半公斤一塊的四塊,現金美金五十萬。

很實惠了,都能用得上。見了媽媽,莉莉喊道:「媽媽媽媽,我找到男人了。」

莉莉媽媽擁抱著莉莉:「好孩子,終於長大了,這個年紀再找不到男人,就要變老姑娘了。」

隨後,張誠見了莉莉的全家。莉莉的父親是個伐木工人,但是呢,幾年前在事故中死去了。只留下了莉莉的母親、莉莉、還有莉莉的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最小的弟弟,還在上幼兒園,兩個妹妹分別是中小學。莉莉如果還上學的話,大約是高一的樣子。

不過呢,窮人的孩子早當家。自從父親出事後,莉莉就開始找工作了。在烏克蘭,對女人而言,第一難找的是男人,第二難找的是工作。世人皆知烏克蘭盛產妓女,殊不知,妓女是烏克蘭競爭最激烈的工作之一。

好在莉莉天生是衣服架子,初中畢業就找到一份模特的工作,模特其實也是蠻辛苦的工作,每天走台,一年下來,莉莉大約拿到兩萬多美金。剩下的,自然是被公司和老闆拿走了。

這樣的生活,就算張誠想想,果然不如找個男人,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家庭主婦的工作嗎,自然是管理男人的錢和孩子。這總比天天出去工作輕鬆多了。

事實上,在俄羅斯,就算已婚的女性,也是非常開放的,當然能做到潘金蓮這種地步的也很少,但是男人不在身邊毛妹女人也是要去找男人偷腥的——但是這並不影響毛妹對自家男人的愛。

大家的價值觀不一樣,僅僅如此。

莉莉母親上下打量了一下張誠評論說:「很不錯的年輕人。你收入很高嘛?」

張誠:「嗯,再養幾十個女人也不在話下。」

莉莉母親:「哦哦,那真的是不錯。莉莉,叫上你兩個妹妹,晚上我們四個車輪戰他。」

莉莉抗議說:「媽媽。」

莉莉母親:「好了,開個玩笑。家裡很長時間沒有好事了發生了。這說明,這是個好兆頭。」

張誠:「如果您有需要的話,我甚至可以幫您一家移民到美國。」

莉莉母親:「真的嘛?我可以叫來莉莉的同學車輪戰你哦。」

張誠拿出一張百元美鈔指了指上面的頭像:「這不是我說大話,在美國,認識富蘭克林本傑明的,都是大人物。」

莉莉母親給張誠沏了一杯咖啡,然後問:「怎麼移民呢,就算你和莉莉結婚,我們也要等時間的把。我記得是這樣。」

張誠:「不用那麼麻煩。美國是歡迎投資移民的。開設一家僱工超過八人的企業,就這麼簡單。」

莉莉母親:「做企業賠了怎麼辦?」

張誠:「一般這樣的企業,被稱為移民企業。開個三年就行。因為沒必要做大,所以,就算賠了,也賠不了多少。而且,在美國,也有穩賺不賠的企業。」

莉莉母親:「真的有嘛。」

張誠:「那就是投資農場。美國土地價格並不貴。不過,種地也好,養牛也好利潤率很低就是了。不過,國家還是對農業有補貼政策的。這麼算下來,種地雖然賺得最少,但是呢,加上土地價格的增長等,在美國投資農場幾乎是穩賺不賠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