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是護國公府二房的姑娘,母親早亡,爹也不爭氣,成天在外面逛花樓,我不太屬意她,只是這個姑娘挺剛強的,居然討好了她祖母,愣是護著弟弟在滿是小妾的後院里活了下來,也是個有心機的。

這個你熟悉,劉大人家的劉佳姑娘,也是我最屬意的兒媳婦人選,長的漂亮,性子也好,善良溫柔又不懦弱,很有主見,要是你哥哥娶了她就好了。」

接下來唐氏一篇篇往後翻著,一邊翻一邊給顧嫣說各家小姐的性情和成長曆程,把顧嫣說的以為是給自己找媳婦,而不是給她哥哥。

唐氏嘚啵嘚嘚啵嘚地說個沒完,顧嫣耐著性子聽她嘮叨,而顧安早在唐氏翻了兩頁后就溜了,不仗義地把顧嫣留給了唐氏折磨。

顧嫣聽到最後覺得自己的忍耐力又上升一層,都可以試著跟明遠師傅學佛法了。

終於書冊翻完了,唐氏還一臉希翼地看著顧嫣,等著她給出建議。

顧嫣無耐撫額。

「娘,你是給哥哥選媳婦,你應該問問他。」

唐氏翻了個白眼,「問他?我也得抓得著他算啊!自從知道了我要給他說媳婦,逃的比兔子還快,都一個月沒回來了,前個兒是回來了,屁股沒坐熱又跑了,我上哪兒找他去?再說了,就是他自己中意了也不行,我得好好看看,我顧家的兒媳婦可不好當,你哥哥遲早要放出去替你爹征戰沙場,沒個賢惠的媳婦在家頂著行嗎?」

顧嫣也覺得她娘說的沒錯,於是點點頭,「行,那就照娘說的辦。」

唐氏翻了個白眼,「我說什麼了就照我說的辦?你聽沒聽我說啊?」

顧嫣眨了眨眼,「聽了,你不是說要找個賢惠的嗎?」

唐氏怒了,一拍桌子怒吼道:「我是讓你幫我選一個,現在就選。」

顧嫣趕緊安撫道:「好好好,你別生氣啊,不就是讓我選一個嘛,沒問題。」

顧嫣趕緊拿起唐氏手邊的書冊認真看了起來,半晌過後指著劉佳道:「娘,要不,就選她?」

唐氏低頭一瞅樂了,合掌道:「我就說嘛,咱們娘倆的眼光一樣,真不愧是我的閨女。」

顧嫣抽了抽嘴角。

呵呵,我都聽你說了半天了,一個個不是這兒不行就是那兒不行,唯獨劉佳你沒說出什麼缺點來,就是傻子也知道你屬意她來當兒媳婦。

唐氏拍板定了下來,「就是她了,嫣兒,現在開春了,各府的花宴和春宴都開始陸陸續續舉辦起來,你在家待著也是待著,給我去各家走動走動,一是仔細看看劉佳的人品性情,是不是和娘打聽出來的一致,另一個就是再看看別家的姑娘,要是有好的回來告訴娘,我們再商量。」

顧嫣一愣,好半晌才勉強點點頭,「行,我明天就開始去各府中走動。」

哥,不是妹妹不幫你,是娘的攻擊太犀利,我的耳朵飽受折磨了一個時辰,擱你身上你也受不了,妹妹只能把你賣了換回安靜的生活。

不過你放心,我會給你挑個漂亮又性子好的姑娘回來當大嫂,保你滿意。

抱著對顧哲瀚認真負責的態度,顧嫣正式開始了堪比選妃的辛苦歷程。

先是讓各府暗衛傳回書冊上所有小姐的基本資料,比唐氏上面寫的還要全很多,包括有哪些不為人知的一面也都寫了上去,尤其是性格和在後宅爭鬥的手段,這方面打聽的非常清楚。

接下來就是各家相看,顧嫣第二天就去了承恩候府參加了賞花宴,頂著大姑母那憤恨和嫌棄的目光愣是在承恩候府逛到了下午,在看了一眾參加宴會的小姐后,顧嫣得出一個結論。

各家小姐都是堪比影后級的演員,演戲這點小事是信手拈來,看著是對你笑實則是在鄙夷你旁邊的姑娘,前面還對你笑語晏晏,轉頭就跟別人說你為人粗魯,欠缺禮儀,規矩更是一塌糊塗。

顧嫣聽的直皺眉,明明她的規矩是跟宮裡出來的喬嬤嬤學的,規矩禮儀是她們這裡頂尖的,到了她們嘴裡就什麼都不是了。

顧嫣也沒管那麼多,凡是背後議論人,兩面三刀的全部pass,考慮都不考慮,再從安靜坐在那裡不動地方的人群中挑選。

顧嫣坐在涼亭里挨個看去,剩下的也沒幾個了。

劉佳坐在顧嫣身邊捻了塊桂花糕放進嘴裡,疑惑地問道:「你在看什麼?」

顧嫣回頭道:「賞花。」

劉佳不信,嬌笑道:「賞花還是賞人啊?」

顧嫣挑挑眉,「你說呢?」

蛇王惹上身 劉佳甩著帕子笑道:「我看你啊,是在賞人,賞美人。其實我也挺喜歡看美人的,只要不看內里,還是挺耐看的。」

顧嫣點點頭,「沒錯,只要沒毒就行。」

劉佳挑眉,「你眼光還挺高。」

「那是,和你們在一起想不高都不行。」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顧嫣掃了眼旁邊坐著的一眾世家小姐,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她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開始人緣這麼好了,一進承恩候府大門就讓姚慧婕逮到了,接著劉佳也過來了,出嫁的顧欣挺著肚子也坐在了她身邊,再後來鎮國公府的姚芳說要代她姐姐送個玉簪給她就沒走,一直坐在她這裡聊天。

接下來平陽候府嫡幼女見姚芳在她身邊,也邁步坐到了她身邊。

顧嫣再往右一瞄,呵呵,還有兩個定遠候府里的兩個庶女顧菲和顧盈也在。

顧嫣沒搭理她們,她們也沒上前,坐在離顧嫣最遠的地方小聲聊天,當顧嫣看過去時,一直盯著顧嫣的兩人沖著顧嫣善意地笑笑,也沒多說什麼,這讓顧嫣很是滿意。

一群人天南地北的聊著,剛聊一會兒,顧嫣的大姑母顧瑩的兩個嫡女出現了。

兩人走到顧嫣所在的小涼亭,也沒找顧嫣麻煩,點頭示意一下又和其他家的小姐說了兩句話,很快就離開了。

顧嫣也沒在意,她們離開最好了,她可不想讓她們找她麻煩,否則她這暴脾氣還真怕忍不住動手收拾她們。

顧嫣回家後跟唐氏一一說了在平陽候府里發生的事,唐氏嘆了口氣。

「按理說,咱們家跟你大姑母家結親最合適,可你大姑母是你祖母親生的,生來就不喜你爹,咱們兩家絕無可能成為親家,還是離遠點好。嫣兒,下次再見到她們還是離遠點吧,包括你大伯家的兩個庶女,她們能在複雜的候府里生存下來並且長大成人,其心智和手腕絕對不一般,還是離遠點的好。」

顧嫣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隨後唐氏又問起了劉佳。

「你覺得劉佳那丫頭如何?」

顧嫣皺了皺眉,「劉佳很好,只是……,只是我總覺得她不適合我哥哥。哥哥外熱內冷,看著嬉笑怒罵不成樣子,實則內有乾坤,他知道他在幹些什麼,也知道今後要走的路,更加冷情冷心,只對自己上心的人有情義,其他人別想輕易走進他的心裡。

這樣的男人如果不遇到自己所愛之人是不會放開他的心房的,他的心裡住不下人,如果一旦讓他遇到了,他會把那人寵上天,就像爹一樣。

娘,我覺得哥哥的事還是緩緩吧,讓他有自主選擇的權力,給他點時間,讓他給你找一個合適他自己,又合您心意的兒媳婦。

娘,其實女兒認為您這麼做有些……,多餘,真的,就算你安排好了一切,哥哥也答應成親,他也不會輕易喜歡上嫂嫂,與其二人婚後不合成為仇人,鬧出許多不愉快,還不如隨了哥哥的心意,讓他自己去找,畢竟和哥哥過一輩子的人是嫂子而不是你,你再喜歡,哥哥不喜歡又有什麼用?」

唐氏臉色有些不好看,可顧嫣根本沒在意,勸了唐氏幾句就不再勸下去,反身出了福安堂回了靜心閣。

顧嫣剛進屋,就見到自己的房間里有一個不應該存在的身影。

顧嫣皺皺眉,「你怎麼來了?」

駱榮軒躺在顧嫣的貴妃塌上懶懶地抬了抬眼皮,「都一個多月沒見了,我來看看你。」

顧嫣走進屋裡坐到桌子旁給自己倒了杯茶,抿著茶水說道:「我沒事,你不應該再來的。」

駱榮軒凝眉深思,嘆了口氣道:「我知道,只是總覺得不來好像缺了點什麼,顧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兒?」

兩輩子一點情愛沒沾過的兩人面面相視,顧嫣緊緊地皺了皺眉。

「我知道。」

駱榮軒正被見不到顧嫣就心煩的事困擾不已,聽到顧嫣有解釋的,立即從塌上坐了起來,開心地問道:「你知道?」

顧嫣點點頭。

駱榮軒大喜過望,喜道:「你說說看。」

顧嫣想都沒想回道:「你是被虐狂。」

駱榮軒愣住了,「你、你、你說什麼?我、我是被虐狂?那是什麼東西?」

顧嫣汗。

卧槽!都忘了現在還沒這個詞兒,說了他也聽不懂啊!

「被虐狂,顧名思義,就是喜歡被人虐待的狂人,越有人虐待他他越開心,越打他他越興奮,抽他兩鞭子能讓他興奮的臉紅脖子粗的,還能興奮的射……」

顧嫣頓了頓,臉色古怪,立即不說話了。

駱榮軒聽到顧嫣前面那幾句話就懂了,他被顧嫣的話驚住了,後面的壓根沒聽,內心正和顧嫣所說的做對比,發現顧嫣說的現像和他現在自身的狀態很像,為此他得出了一個驚悚的結論,他,安親王府世子爺駱榮軒,是個被虐狂。 得出自己是個被虐狂結論的駱榮軒內心是崩潰的,他再不懂也從顧嫣字面意思和她臉上那憐憫的表情中知道,被虐狂這個詞絕不是什麼好話。

駱榮軒覺得自己可能得了病,而且自己這個「病」還是個絕症,沒人能治好的那種。

駱榮軒被自己這個結論嚇的大驚失色。

他不會死吧?他天天上趕子找顧嫣虐待他,這樣下去他早晚被顧嫣打死啊!而且還是笑著求人家打死他的。

想到自己光著上身跪在顧嫣面前求她拿皮鞭抽他的情景,駱榮軒大叫一聲一蹦多遠,離的顧嫣遠遠的。

「卧槽!」

駱榮軒驚恐地向後退去,打開房門就竄了出去,站在院中眼神複雜地看向屋內的顧嫣。

顧嫣被駱榮軒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就見駱榮軒一蹦多高,跟個猴子似的速度飛快地竄出去,那速度,就跟前世的火箭似的,轉眼人就出去了,速度快的驚人。

顧嫣與院子里的駱榮軒凝眉冷對,臉上都能往下掉冰碴了,「你作死。」

嚇到她了不知道嗎?她活了兩輩子就是前世死的那一刻也沒被嚇到,這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她娘身受重傷命懸一線的時候,其後果就是她把蠻族給打殘了,蠻王的首級都讓哥哥給摘了來。

而這一次是第二次,她第二次被人嚇了一跳。

顧嫣眯起眼睛看向院中的駱榮軒,微微挑起唇角,舌尖輕輕舔舐唇角,露出一抹惡魔般的微笑。

「你,嚇到我了,該死。」

從顧嫣發出第一個音節開始,駱榮軒就一動不動地注視著顧嫣,當他看到顧嫣露出微笑時頓覺脊背發涼,一股酥麻從腳底板直竄到腦瓜頂,讓他有種想逃的衝動。

只是他的腳像是粘到了地面上,根本邁不開步,他只能眼看著顧嫣一步步地走向他。

她姿態優美,步履從容,甜美的笑容讓人迷醉,一身紅衣似火,一張芙蓉面上巧笑焉兮,她彷彿嫡仙般慢慢向駱榮軒走去,這樣的顧嫣讓人覺得能被她看一眼也是幸福的。

可是駱榮軒一點也不覺得幸福,在他眼裡,此時的顧嫣就如同地獄來的使者,她的眼裡閃著嗜血的紅光,與她身上的紅火搭配得當,她墨發飛揚,嬌俏的小臉一片冰冷,足下紅靴似踏過血海般紅的讓人心驚,一股血腥氣直撲駱榮軒而去。

完了,這下完了。

駱榮軒欲哭無淚。

「老、老大,我、我、我沒、沒得罪你啊!」

駱榮軒說話聲都帶著哭腔,小心翼翼的表情讓顧嫣十分的愉悅。

顧嫣眯了眯眼,「是嗎?」

顧嫣的聲音能冷的讓人直想撲進火堆里取暖,也讓駱榮軒直打哆嗦。

「真的,真的,真的,老大,我沒、沒想嚇你的,我不騙你。」

嗚嗚嗚……,他到底做錯什麼了?他就是跑的快了點,難道連這個都不行嗎?這也惹到她了?嗚嗚……,爺的命好苦啊!

跑也跑不了,打也打不過,難道還要被她揍嗎?不要啊!

「不要啊!」

顧嫣在駱榮軒晃神間就到了他面前,單手將駱榮軒拎了起來了,「敢在我面前走神兒,活的不耐煩了。」

嗚嗚……,老大,我不是故意的,放過我吧!我不想的!

嗚嗚……,我不活了,跑的快了要挨揍,走神兒還挨揍,反正他是沒好了,活著真難!

「還走神兒,給老子回過神兒來。」

顧嫣怒了,一把將駱榮軒甩到地上,陡然間又衝到了他面前,拳頭直奔他面門而去。

駱榮軒還在懵逼中,完全被顧嫣口中自稱的那句「老子」給弄懵了,根本沒意識到顧嫣的拳頭已經到了,接下來,他將像每一次來靜心閣一樣,被揍的爹娘都認不出。

「啊!我服了,老大饒命啊!嗚嗚……」

「閉嘴!」

「嗚嗚……,我閉嘴還不行嗎?這麼欺負人的,為什麼每次都往臉上招呼啊!」

「還不閉嘴。」

「啊……,我說的不是那意思,老大,你還是打臉吧,打屁股太丟人了!」

「丟人?你還知道丟人?我看你是不挨揍就心難受,老子我是在幫你解決心疾。」

「啊……,老大我錯了,我不說了。嗚嗚……,老子不活了!嗚嗚……」

「吵死了,要死死遠點。」

「好嘛好嘛,我死遠點,啊!你說話不算數,都說好了死遠點的,為什麼還來?」

「我還沒同意你走呢!」

「嗚嗚,那我不走了,你別打了,屁股都腫了,不信你看。」

「啊!駱榮軒,你這個死變態,你居然……,啊,老子要弄死你。」

「啊!不要啊!……」

……。

等顧嫣回屋休息可以說是神清氣爽,閉上眼睛的同時暗暗嘀咕一句,「果然,還是打他一頓才能讓我舒服,今天可以睡個好覺了。」

安親王府五個暗衛扭曲著一張臉抬著駱榮軒回了王府,剛進駱榮軒的院子,就見安親王黑著一張臉等在院門口。

五個暗衛半跪在地上給安親王問安,又擔憂地瞅了瞅睡的死豬一樣的駱榮軒,俱是搖頭嘆息。

懷柔郡主博學多才什麼都懂,她還真沒說錯,他們家小主子是被虐狂,沒見被打完都舒服的睡過去了嗎?

睡熟的駱榮軒:卧槽!老子才不是被打舒服了,是被打的實在挺不住暈過去了好嗎?

安親王黑著臉低頭瞅了眼擔架上的駱榮軒,無奈搖頭,「把世子抬進去睡。」

說完,安親王抬腳走了,準備回去抱著媳婦睡大覺,至於駱榮軒,還是明天再說吧。

「是。」

五個暗衛齊齊恭送安親王離開,見安親王已經走遠,暗暗鬆了口氣。

他們還真怕王爺給他們安個護主不利的罪名,懲罰他們倒是不怕,這個名聲可不好聽,回去后還不被那些兄弟笑死!

五個暗衛不敢耽擱,趕緊抬著被打暈過去的駱榮軒回了院子,走前還不忘幫他把被子蓋好,愣是沒一個懷疑自家主子是被打暈過去的,碰都沒碰他一下,更別提叫個大夫回來給他摸個脈了。

苦逼的駱榮軒暈過去沒人管,直到日上三桿才起來,叫來幾個暗衛問了問昨天的情況,五個暗衛還說是他睡著了,把駱榮軒氣個半死,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挺不住了被顧嫣打暈的,只得黑著臉要點藥膏給自己上藥,隨後讓他們下去了。

駱榮軒決定晚上再去顧嫣那裡討說法,這次一定要說明白,讓顧嫣為昨晚無緣無故打了他一頓而道歉。

將軍府里一片和樂,顧哲瀚今早回來了,在唐氏壞心地說要讓他選媳婦后又逃了,跑到宮裡不回來了,而顧嫣則是吃飽喝足靠在了躺椅上看著唐氏在顧安耳邊叨叨。

「幾家貴女都看了,就沒挑出一個合心意的,我想著劉大人家的閨女不錯,可嫣兒說不太合適,還得再看看。你今天把冊子帶身上,派人好好調查一下,看看究竟誰合適?性情已經打聽差不多了,嫣兒也派人調查了一遍,再查幾遍免得有所疏漏,……」

顧安內心有些崩潰,他就沒見過當老公公的去調查兒媳婦的,這些事兒不都應該當婆婆的管嗎?怎麼到他這兒全變了?

顧安也不反駁,笑著聽唐氏嘮叨,眼裡閃過柔光,越看唐氏越溫柔,直把顧嫣看的翻白眼。

大清早的就喂狗糧,老爹太不道德了。

「老太太要過壽了,咱們也得準備起來,就是不知父親他……」

唐氏小心翼翼地看向顧安,只見顧安的臉上已經沒了溫柔模樣,冰冷的讓人心寒。

太子妃她重生了 「老太太今年六十整壽,不辦是不太好,容易讓人笑話,也會讓人拿到把柄說我們不孝。辦還是得辦的,只是……,上次的事恐怕也就些過去了,只關了這麼幾日實在是不解恨,等她壽辰一過,……,再讓她多活些日子,找個對我們有利的時機就……,她活了這麼久也夠本了。」

唐氏和顧嫣俱是一驚,兩人面面相視,后又看向顧安。

唐氏斟酌著問道:「你要親自出手?」

顧安樂了,搖搖頭道:「原本是想動手的,她活著太讓我膈應了,不過,我想通了,沒必要為了她而髒了自己的手,我自有辦法對付她,慢慢來,我不急。」

唐氏和顧嫣均放鬆下來,只要顧安不親自動手料理了她讓人抓到把柄就好,畢竟是弒母,要是讓人知道了,顧安這一輩子就完了,弄不好就是喪命的結局,為了老屈氏實在不值得。

當晚,駱榮軒再一次來到靜心閣,他的到來讓顧嫣確定了他的變態屬性,做為他的「好友」,當然要幫把手,所以,駱榮軒再一次悲劇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