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小智感覺有些驚訝,但還是邁開步伐跟了上去,他倒要看看這兩人能搞出什麼名堂來。

一行人穿過走廊,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客廳,隨後那個叫楓的男孩走到一盞壁燈前,伸手扭了一下,接著旁邊的壁爐轟隆隆地轉動起來,露出藏在後面的一處秘道。

楓與南沒有說話,自顧自地走了進去,小智也沒有猶豫,直接跟了進去。

秘道裡面黑乎乎地什麼也看不清,好在小智平時旅行走慣了夜路,倒是不用擔心會摔倒之類的問題。

順著樓梯一直往下走,這最下面居然是一處寬闊的地牢。

「火岩隊的人在哪裡?」小智不解地問。

「這裡。」

「過來。」

雙胞胎一左一右,帶著他來到最裡面的監牢前,只見裡面關押著男男女女十幾個人,皆是穿著紅色的制服。

從制服上來看,的確是火岩隊的人沒錯。

小智靠過去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這些人歪七八扭地躺倒在地,個個都是眼神無光,瞳孔渙散,一副被人玩壞了的模樣。

可究竟是真人還是幻覺,那還有待商榷。

想到此處,他眼珠子一轉,故意說道:「厲害厲害,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抓住了他們,不過我聽說他們帶隊的幹部叫做火雁,她在這些人裡面嗎?」

楓與南沉默著,沒有回話,只是伸手指了指其中一個女隊員。

小智故作好奇地打量了一會,又說道:「可以讓我進去看一看嗎?要是能夠確定是她,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兩人點點頭,接著楓拿出一把鑰匙,打開了監牢的門。

「謝了。」

小智道了聲謝,踏步鑽了進去,蹲下身子撩開那個女人的頭髮,隨即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喂喂,你們兩個白痴。」他呵呵笑著看向兩人,「你家的火雁長成這幅模樣啊?她還是電腦CG做出來的?」

現在小智基本已經弄明白,這裡的鬼魂應該是不能讀取具體的記憶,只能讀取當事人對他人的印象,正因為小智對於火雁的印象還停留在人臉拼圖系統里,因此失真的情況特別嚴重,這才會一下子就漏了馬腳。

大叔太過分 兩個鬼魂的面子似乎有些掛不住,居然開始慢慢地褪去顏色,最後完全變成灰的了。

「妄想染指秘寶者。」

「死。」

「先是他們。」

「接著輪到你。」

那陰森的聲音並非來自它們的口中,而是彷彿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緊接著一個個灰色的人影紛紛冒了出來,伸出手指指著小智。

「接著。」

「輪到你。」

「接著。」

「輪到你。」

「接著。」

「輪到……」

轟——!

猛然間,一聲巨響從上方炸開,巨金怪的怒吼響徹在地牢內,發射出破壞死光直接在天花板上開了一個洞,無數碎石如炮彈一般飛濺開來,狠狠地砸在那些灰影的頭上。

「輪你大爺,我說你們這些垃圾,玩夠了沒有。」

小智眼神冰冷,望著最後剩下的兩個灰影。

對方的身影慢慢地恢復了顏色,重新變回楓與南的樣子,可卻是一言不發,只是死死地盯著小智。

「哼,看來你們還沒玩夠。」小智冷哼一聲,終於失去了最後的耐心。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陪你們玩!巨金怪,子彈拳!」

「瑞特!」

巨金怪立刻抬起四肢,懸浮於半空中,隨即便如子彈一般射了出去,兩隻粗壯的前肢一左一右分別轟向了楓與南,那股驚人的氣勢感覺像是要把他們的腦袋給打爆。

砰!砰!

然而想象中的魂飛魄散並沒有出現,兩隻岩石狀的精靈不知從哪裡出現,分別擋住了巨金怪的拳頭。

「太陽岩和月石?」小智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兩隻精靈,眼睛眯了起來,「看來你們是想和我來一場精靈對戰,可別怪我事先沒有提醒你們,這可是我的強項啊。」

說著,他再度掏出了一枚精靈球。

「既然如此,那正合我意,讓我們來一場2V2的對決吧。」

「要是你們輸了,那就給我乖乖地投胎去。」.. 太陽岩和月石這兩隻精靈的屬性都是岩石系和超能力系,從名字上就能看出,它們的外表一個是橘黃色的太陽,一個是暗黃色的月亮,看上去就像是兩塊奇異的隕石。

事實上,據說這兩隻精靈原本就來自外太空,通過藏身在隕石之中而降落在這個世界。

當然這只是傳說,目前還沒有靠譜的科學依據。

「出來吧,雙劍鞘。」

小智選擇派出鋼系和幽靈系的雙劍鞘,一來是考慮到屬性克制,二來則是為了對付那兩個鬼魂喂。

對付鬼魂這種玩意兒,怎麼想都是幽靈系和超能力系比較靠譜,畢竟普通的手段都不知道能否對它們造成傷害。

「(海之王,小心一點。)」雙劍鞘伸出一根緞帶觸碰到小智,傳音道,「(這兩個傢伙非常詭異,死去的精靈要麼轉世,要麼轉變成幽靈系,可它們卻是選擇了第三條路。)」

「(什麼?)」小智好奇地問。

可惜,雙劍鞘只是晃了一晃,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小智無語極了,你都不知道還說個毛線啊,顯擺自己活得夠久么?

在這期間,兩個假扮楓與南的鬼魂倒是很守規矩,直到小智準備好了才對精靈下達指令。

「太陽岩。」

「尖石攻擊。」

「月石。」

「精神干擾。」

這雙胞胎下達命令也是怪裡怪氣的,居然是一個喊精靈的名字,一個喊招式的名字,聽得小智也是醉了。

只見太陽岩的身上浮現出一圈尖銳的岩刃,齊齊激射而出,而月石則是眼中冒出紅光,無形的精神力立刻涌了過去,試圖束縛住對手的行動,使其無法逃脫岩刃的攻擊。

可惜,這種程度的精神力在巨金怪面前根本就像紙一樣脆弱。

「巨金怪,我們也用精神干擾。」

話音剛落,巨金怪身上的金色花紋便爆發出刺眼的強光,月石那原本如同浪潮般涌過來的精神力海洋就好像撞擊到礁石,無論用上多強的衝擊力,都無法使之移動一絲一毫,反而自己這邊竟是在不斷被侵蝕。

「瑞特!」

霹靂逆世之龍帝風雲 緊接著巨金怪怒吼一聲,月石的精神力海洋竟是被完全扯碎,而那些碎片還反過來被巨金怪給吸收,轉而將月石給牢牢束縛住了。

「無趣。」小智撇撇嘴,再度下令道,「雙劍鞘,(對月石)用影子偷襲。」

此時太陽岩的尖石攻擊也已經激射了過來,而且還是交叉掃射,形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岩刃彈幕。

不過,雙劍鞘卻是一轉眼便鑽進了地上的影子里,躲過了岩刃的攻擊,而巨金怪更是無視了這一攻擊,鋼系的它根本就不怕岩石系的招式,打在身上都不痛不癢。

與此同時,雙劍鞘的偷襲也是到來,它猛地從月石的影子內鑽出,狠狠地砍向其背部。

月石被精神干擾束縛住,動彈不得無法躲避,只能硬生生地受了,緊接著便是砰的一聲巨響,月石如炮彈般被打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深深嵌入裡面。

雙方甫一交手,楓與南便落入下風,兩人面無表情地對望了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絲不可思議。

「太陽岩。」

「沙暴。」

兩人的反應也是不慢,當機立斷指揮太陽岩揚起漫天的沙塵,雖然沙塵暴對於岩石系、地面系和鋼鐵系的精靈毫無作用,絲毫影響不到雙劍鞘和巨金怪,但可以將小智這一方的視線完全阻擋住,看來是準備先讓月石脫困。

可小智對此是早有對策,立馬喊道:「雙劍鞘,使出劍舞,巨金怪直接衝進去,用子彈拳把敵人逼出來。」

得到指令,雙劍鞘立刻在原地急速旋轉,通過劍舞極大地提升了攻擊力,而巨金怪則是漂浮起來,毫不猶豫地衝進了沙塵中。

小智的意圖非常明顯,先是讓稍弱的雙劍鞘提升自己的攻擊力,待巨金怪將敵人揪出來后,同時發動攻擊,一舉拿下勝利。

然而,楠與楓並沒有慌張,或者那兩張撲克臉上根本看不出喜怒,這倒是和小智有些相似。

「太陽岩。」

「火焰推進。」

出乎意料的,面對來勢洶洶的巨金怪,兩人沒有選擇暫避鋒芒,竟是準備讓太陽岩與其迎面交鋒。

只見一片沙塵暴中,竟是亮起一朵熊熊燃燒的橘黃色火焰,同時地牢內的溫度也直線上升,這感覺好似真的來到了沙漠一般。

太陽岩就像一團火球直直地沖了過去,徑直撞在了巨金怪的右爪上,雖然火焰推進這一招會對使用者造成反傷,但其強大的威力足以給對方造成更大的傷害,尤其是懼怕火系的那些精靈。

「瑞特!」

受到攻擊,巨金怪忍不住怒吼了一聲,右臂猛然用力,竟是一下子將太陽岩推了出去,畢竟雙方在力量上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然而緊接著,楓與南又說話了。

「月石。」

「岩石封鎖。」

趁著太陽岩攻擊巨金怪的時候,月石成功從牆壁里脫困了,得到指令的它立刻用念力舉起一塊塊石頭,朝著巨金怪的方向投擲而去,這招雖然沒法造成太大的傷害,但卻是成功地阻撓了巨金怪的行動,防止它對太陽岩進行追擊。

小智看著場上狀況,心中暗暗點頭,這兩個鬼魂還是有點本事的,至少這配合實在是很默契,簡直就像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在跟他對戰一般,如果是普通人恐怕還真的難以打破它們的配合。

不過別忘了,雙劍鞘早已經準備就緒。

「雙劍鞘,(對太陽岩)用影子偷襲。」

話音剛落,雙劍鞘再度融入自己的影子內,接著影子不斷伸長,眨眼間便與太陽岩的影子連在一起,隨後雙劍鞘的身影出現在其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動致命一擊。

原本太陽岩就受到火焰推進的反傷,此時面對提升了攻擊力的雙劍鞘,根本就招架不住,毫無意外地被打暈了過去。

這下勝負已經可以說是確定了,沒有後顧之憂的巨金怪對著月石直接就是一招臂錘,那強力而沉重的拳頭狠狠地捶在月石的臉上,轟的一聲將其打進了地里。

移開右爪一看,只見月石的表面居然出現了絲絲裂縫,讓人不禁懷疑若是巨金怪用的力氣再大一點,月石說不定直接就四分五裂了。

大概是這勝負分出得太快、太突然,以至於楓與南一直沒有反應,既不說話又沒有動作,就這麼獃獃地站在那裡。

「喂,你們怎麼說啊?」小智不耐煩地催促道,「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乖乖地自己去成佛,或者我幫你們去成佛。」

以前的小智也不是沒有碰到過鬼魂,比如少女峽的幽靈少女,可對方至少是有明確的目的性,而像今天這樣莫名其妙的還是第一次碰到,簡直就是標準的恐怖片情節,要是換個膽子小點的早就被嚇死了。

因此於情於理,小智都想要徹底解決這裡的鬼魂。

然而,楓與南並沒有理睬他,兩人的雙手握在一起,接著身上的顏色開始漸漸褪去,而且不僅是他們,地牢的環境也是變得模糊不清,最後竟是像奶油一樣化了開來。

小智緊皺眉頭,搞不懂對方又想搞什麼名堂。

這種變化只持續了幾秒鐘,隨後小智發現周圍完全是變了個樣,無論是祠堂、地牢還是監獄什麼的,全部都消失不見,自己就只是站在一片空地上而已,而在楓與南原本站立的地方,則是留下一本小冊子。

拿起來一看,正是之前看到過的筆記本,也不知對方留下這個是何用意。

除此以外,附近的地面上居然還躺了一堆人。

正是那些火岩隊的成員。

他本來還以為這些人也是鬼魂製造出來的幻覺,誰知竟是真的,只不過看上去都是些小混混,高級幹部並不在這裡面,估計是火岩隊派來打探的先頭部隊。

不過比起這些,小智還是更在意另一件事。

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哪怕已經知道自己一開始就中了幻覺,但小智還是有些難以置信,他感覺以自己的精神力而言,不應該會那麼容易受到影響才對。

實際上他已經算是很恐怖了,那兩個鬼魂可不是普通貨色,而是送火山的守護靈,也就是與守護者締結契約的傢伙,它們平時才不會和人玩什麼精靈對戰,直接就是用幻術直接控制住對方,然後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火岩隊的這些人就是很好的例子,根本沒有任何反抗就被制住了。

這回碰到小智卻是棘手了,幻術只能對他的感官造成一些影響,再加上這傢伙的心大得出奇,怎麼嚇都沒用,這一路上精神都絲毫沒有出現破綻,搞得兩個鬼魂是無可奈何,只能放棄了。.. 「唔……看來是活見鬼了。」

小智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心裡多少有了些猜測,他這回是撞見的多半不是單純的幽靈系精靈,而是真真正正的鬼魂。

雖然這種事在這個有精靈的世界算不得離奇,但也是非常少見的,小智在外晃蕩幾年,印象里也就是在少女峽那裡碰見一個少女鬼魂,還是人畜無害,沒什麼能力對活人造成影響的那種。

哪像剛才那兩個,比某些精靈都要厲害,這幻術可謂是以假亂真。

不過,大千世界本就無奇不有,小智也沒將這事放在心上,大不了以後不來就是。

眼下的問題是,這些傢伙該怎麼辦?

小智的目光投向了那些昏迷的火岩隊隊員身上,這些傢伙估計就是來偷紅色寶珠的,不料和他一樣誤闖此地,被那兩個鬼魂給困住。

「醒醒……喂!快醒醒!」

喊了半天,又左右開弓抽了好幾下,可就算這些人的臉都被抽腫了,依舊是毫無反應。

「唉,麻煩死了。」小智不免有些煩躁。

他既不想去管這些火岩隊的,又怕他們醒過來給自己添麻煩,乾脆……

乾脆讓他們永遠醒不過來?

可這些傢伙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畢竟還沒惹到自己,就這麼無緣無故地痛下殺手,似乎不太道義啊。

正為難間,兩個陌生的波導反饋忽然傳了過來,而且正飛快地往這邊趕來。

小智眯了眯眼睛,拿出一枚精靈球捏在手裡。

鑒於剛才的事,他現在可不敢有絲毫大意,這破地方邪門得很,還是要小心為上。

不多時,一男一女快步跑了過來。

兩人的外貌極為相似,一眼便知是雙胞胎,身上穿著樣式古樸的深藍色練功服,更讓小智意外的是,這兩人分明就是剛剛見到的楓與南。

難道是那兩個鬼魂回來了?

不太可能吧……

即便不能就這樣輕易斷言,兩者間也多半有什麼關聯,還是先問一問再說。

「你們就是楓與南吧,綠嶺道館的館主。」小智率先開口。

兩人愣了一愣,雙雙點頭。

「沒錯。」

「你是?」

很好,這兩個傢伙的嫌疑越來越大了。

「就是你們向警察的吧,我是被派來幫助你們的,叫我小智就行了。」

雙胞胎互望一眼,楓奇怪地道:「我們已經向那個叫醜男的警察說明過了,這裡的情況很緊急,怎麼就只派了你一個人過來?」

南接著說道:「你沒有其他的同事嗎?」

「我不認識什麼醜男先生。」小智笑了笑,「不過,我倒是知道一個自稱帥哥的警察大叔,至於為什麼就我一個人。」

他指指地上的那些人:「因為火岩隊搗鬼,整個警察局都忙得沒人了,只能派我這個臨時工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