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綠鳳還沒來得及慶幸,一陣凜冽無比的狂風,直從上面壓了下來。只見那鐵皮犀的一隻簸箕大的蹄子,攜雷霆之勢踏下。

「畜生!」

綠鳳怒斥一聲,顧不得那許多,嬌軀急滾,一連滾出了十餘丈,方才罷休。

鐵皮犀接連幾式,都沒能將綠鳳拿下,很是懊惱。原本綠油油的雙目,此時竟泛起了紅光。

綠鳳此時則是香汗淋漓,躺在地上,幾乎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精神上的消耗,甚至比體力上的消耗還要嚴重。

轟轟轟!

那鐵皮犀並不肯給綠鳳太多的喘息之機,一連串的巨響聲中,鐵皮犀如發了狂似的向綠鳳沖了過來。每一隻蹄子踏下,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深坑。

綠鳳的心中一片寒涼,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低低的呢喃「死在這畜生的手裡,雖然可悲,可總比落到血骷髏那幫畜生不如的東西手中強出百倍。只是……只是我再也見不到小姐了……」

一滴眼淚,順著她的臉頰緩緩兒淌入了嘴裡,一種苦澀的感覺,更是讓綠鳳萬念俱灰。

砰!

就在這時,一聲悶響陡然從她的耳側響起,可她意料中的痛楚,卻並沒有降臨。

綠鳳訝異的重新睜開眼睛,正好看到鐵皮犀那如小山的身形,竟然如同被抽飛的棒球,橫空飛了出去,砸倒樹木無數。綠鳳更看到,鐵皮犀那號稱鋼鐵般的皮上,分明多了一個籃球大小的血洞,鮮血和著碎裂的內臟,從那裡一起噴了出來,看樣子,便知活不了了。

「來了救星!是李家人嗎?」

綠鳳的反應倒快,滿面驚喜的扭頭望去。可這一望,著實是將她給狠狠的嚇了一跳。一張猙獰鬼面,距離她竟不足一尺,一種極度強烈的恐怖氣息瞬間便攫住了她的心房,讓她幾乎停止了呼吸。

足足過了半晌,綠鳳方才掙扎過來,口中發出一聲凄厲至極的叫喊,一口氣向後連退了十幾步,隨後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地上。

「你……你是人是鬼!?」

萬東沒有回答,目光在綠鳳的身上停留了幾秒后,嘴中不禁發出了一聲嘆息。

不是慕蓮,讓他心中升起些許遺憾。

「李家沒有你這號人物,你……你是血骷髏的殺手?」綠鳳杏目一瞪,帶著一股子憤恨的問道。

萬東並不回答,而是問道「慕蓮在哪裡?」

「你果然是血骷髏的殺手!」綠鳳確定了萬東的身份,心中一陣絕望。

「既然知道我是血骷髏的人,那你應該了解我們血骷髏的手段。不要逼我傷害你,說出我,慕蓮在哪裡?」

這虎嘯山中實在是太危險了,既有血骷髏殺手,又有各種殘暴仙獸。萬東可不確定,慕蓮也有著和綠鳳一樣好的運氣,在遇到危險時,會有人及時趕到相救。

萬東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慕蓮,讓她呆在自己的身邊,由自己親自保護,只有這樣,他的心才能徹底踏實下來。

「你何必明知故問?我就是慕蓮!你要抓我,那就抓吧!」

綠鳳的娥眉一簇,突然道了這麼一句。

「你是慕蓮?」萬東不禁一愣。

綠鳳輕哼了一聲,撇嘴道「怎麼,不像嗎?你要殺便殺,只求你殺了我之後,趕緊走的遠遠的,不要髒了這方天地!」

綠鳳當然不是慕蓮,她這樣做,無非是想犧牲自己,保全慕蓮。她對慕蓮的這份忠心,讓萬東不禁有些感動。

「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動手啊!殺了我之後,你好去向你的主子邀功,免得讓旁人搶了先。」

見萬東遲遲不動手,綠鳳還以為是他不相信,不禁有些焦急,連聲說道。 「尊者,別聽這丫頭胡說八道!她不過只是慕蓮身邊的女侍,根本就不是慕蓮本人!」

綠鳳還想要做一番努力,力爭讓萬東相信她就是慕蓮,不料天不從人願,伴隨著一聲厲喝,幾道人影斜刺里沖了出來。

綠鳳拿眼一掃,一顆心直沉到了谷底,來的人都是血骷髏的殺手。

雖然沮喪,可綠鳳卻並不准備就這樣放棄,張口反駁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是慕蓮,難道你見過我?」

綠鳳之所以能有這樣的底氣,那是因為慕蓮身為慕家的大小姐,本來就深居簡出,甚少有人認得。再加上慕蓮又去了凡俗小世界好幾年,回來之後,則被慕羽成軟禁,就更是沒什麼人知道她的樣貌了。

不料對方走出一人,直接便展開了一副畫像,那畫像分明畫的就是慕蓮。

看到慕蓮面色大變,那人冷笑一聲,道「怎麼樣,沒想到吧?我們早就得到了慕蓮的畫像,你以為你能矇混過關?來人吶,將她給我拿下!」

事已至此,綠鳳也沒了法子,索性一咬鋼牙,豎起掌鋒,冷斥道「有什麼大不了的,本姑娘跟你們拼了!」

「哈哈哈……拼?你有資格嗎?」

那血骷髏殺手冷笑一聲,喝退屬下,一邊緩緩捲起慕蓮的畫像,一邊冷笑連連的看著綠鳳,看那樣子,是要親自出手。

「將畫像給我!」眼見那殺手便要捲起畫像,萬東突然出聲喝道。就連慕蓮的畫像出現在那血骷髏的手中,在萬東看來,都是對慕蓮的一種褻瀆。

「是!」那血骷髏殺手不敢有絲毫怠慢,急忙將畫像雙手向萬東遞了過去,「尊者,您沒見過慕蓮,有畫像在身,就不用擔心再被騙了。」

萬東沒有理會他,伸手將畫像接了過去。輕展畫軸,佳人的容貌,一點點的在萬東的眼前呈現出來。雖然這只是畫像,卻依舊讓萬東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一幅幅畫面,就如同放電影一般,自動的在萬東的腦海中浮現。或甜蜜,或溫暖,或快樂,或悲傷……點點滴滴,那些被萬東刻意封存的記憶,好像一下子全都蘇醒了。

就如同他與慕蓮的生死離別也只在昨天,那般鮮活,那般刻骨銘心!

冥冥之中,那畫像好像活過來了,在對著他笑,對著他訴說衷腸,一時間,直讓萬東忘卻了自己身在何方。

「終於要見到我的蓮兒了……終於要見到我的蓮兒了……」萬東不停的發出陣陣呢喃,眼淚不由自主,直順著鬼面淌了下來。

一旁的幾個血骷髏殺手,看的是面面相覷,卻是誰也不敢發問。鬼面尊者的凶名,即便是在血骷髏內,也是顯赫異常!

「呃……噗!」

最後還是綠鳳的一聲痛呼,將萬東從情動中喚醒了過來。抬頭一看,綠鳳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扶著一棵古樹,嘴角兒兀自向外淌著鮮血,俏面煞白,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而那將畫像奉上的血骷髏殺手,此時卻是獰笑連連,摩拳擦掌,不知道心中正盤算著怎樣折磨綠鳳。

「你們這群不得好死的畜生,早晚有一天,是要遭報應的!」綠鳳怒到了極點,直有些歇斯底里,好一個剛烈的丫頭!

「賤人!死到臨頭還嘴硬!我現在便送你上西天!」

那血骷髏殺手倒也真是心狠,毫不憐香惜玉。一聲厲嘯,揮掌便向著綠鳳的心口拍了過去。

眼看著這一掌便要拍在綠鳳的身上,綠鳳甚至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不料一道狂風突然飆至,硬生生的插在了血骷髏殺手與綠鳳中間。

那血骷髏殺手一心想要置綠鳳於死地,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綠鳳不妨,孰料狂風掃過,他眼中的綠鳳,瞬間便化作了一張鬼面,這突然的驚變,直讓那血骷髏殺手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硬是生生的將掌勢給頓了住。

「尊……尊者?」

「混賬東西!」自己一不留神,竟然讓綠鳳受到了傷害,萬東自責的同時,更是對這血骷髏的殺手掀起滔天怒意。

一聲厲斥,直接便一巴掌抽了過去。萬東的出手何等之重?那血骷髏殺手一百多斤的身子,愣是騰空而起,然後又在空中連續幾個翻滾,這才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落地后,滿嘴的牙齒盡數斷裂掉光不說,半邊面頰更是高高腫起,眼睛何止是眯成了縫兒,簡直都尋不見了。

「本尊的獵物,也是你能動的嗎?」

那血骷髏殺手尚沒緩過神兒來,萬東又是一聲厲喝,滔天般的怒氣,連同無限殺機,直接便將他給罩了住。

到了萬東這種境界,一旦被他盯上,那種感覺,不啻於被赤身裸體的扔進了冰窖。那個血骷髏殺手渾身戰慄如篩糠不說,連眼神都失去了焦距,恍如傻了一般。

「尊者息怒!尊者息怒!」

另外幾個血骷髏殺手,見狀不對,急忙上前哀求。這才讓萬東慢慢的壓下了火氣。

綠鳳顯然沒想到,『鬼面尊者』竟然會替她出頭,不禁愣在了那裡,遲遲反應不過來。

萬東哼了一聲,將慕蓮的畫像貼身收好,轉頭對綠鳳道了一句「你最好跟緊我,否則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你可別怪我!」

顧忌到自己此時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萬東不能對綠鳳過於熱切,說話的語氣都是冷冰冰的,這讓他很是覺得有些對不住綠鳳。看來日後若是有機會,得好好兒的補償補償人家。

綠鳳回過神兒來,腦子甚至沒有來得及想想,身體便近乎於本能的跟在了萬東的身後。一雙鳳目,不停的在萬東的背上打量,只恨不得能鑽進萬東的心裡,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幾個血骷髏殺手本來也想要跟上去,不料萬東倏的回過頭來,銳利如刀的目光掃過他們,喝道「滾!見到你們就煩!」

幾個血骷髏殺手立時噤若寒蟬,哪兒敢說半個不字?屁滾尿流的調頭就跑!

「鬼面尊者,果然好威風!」

綠鳳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有些氣不過,禁不住沖萬東嚷了一句。可是話音未落,綠鳳便不禁有些後悔。可是後悔什麼,綠鳳自己也不清楚。

「你好像一點兒也不怕我?」

「當然不怕!我們慕家人怕過誰?呀!蛇……蛇啊!」

綠鳳話才剛說到一半兒,整個人便不禁跳了起來。那速度更是快的驚人,嗖的一聲,便轉到了萬東的身後,將萬東也是嚇了一跳,這小妮子的潛力驚人吶!

萬東扭頭望去,只見剛才綠鳳站立的地方,有一處灌木叢,此時灌木叢中探出了一條青色小蛇,不時的吐著蛇信。萬東不禁啞然失笑,這青色小蛇只是一條普通的小蛇,甚至連仙獸都算不上,對綠鳳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

揮手祭起一道狂風,將那條青色小蛇連同灌木叢全都卷飛了出去。綠鳳這才好了些,不過仍舊不斷的拍著胸脯兒,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萬東忍不住揶揄道「你們慕家人不是什麼人都不怕嗎?」

綠鳳先是一窘,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脆聲道「那是人嗎?那是蛇好不好,你什麼眼神兒啊?」

雖然萬東的臉上帶著鬼面,綠鳳看不到他臉上的笑容,卻是在他的眼睛中看出了笑意。

「凶名滔天的鬼面尊者竟然也會笑?」

綠鳳的心中先是一陣驚異,隨即心思便活絡了起來。越看越是覺得,眼前這尊殺神,分明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可怕。難不成,江湖傳言有誤?

「喂!你既然已經知道我不是小姐,那你就將我放了唄!反正我的修為孱弱,也不會對你們造成任何威脅。」綠鳳決定試試。

「不行!」萬東一口回絕。

「你就放了我吧,算我求你了還不行嗎?」

「不行!」

「你……好!你不放我是吧,那我不走了,你直接將我殺了吧!」

綠鳳耍起了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還真不準備走了。

萬東當然不能放綠鳳一個人離開!且不說這虎嘯山中,到處都是仙獸和血骷髏殺手,就算綠鳳安全走了出去,虎嘯山外圍還有更多的血骷髏殺手正等著她呢。若是放她離開,對她而言,只有死路一條。

可綠鳳這樣耍賴,又確實讓萬東頭大。硬的不行,他不忍心,軟的也不行,怕暴露了身份。綠鳳這丫頭古靈精怪,腦子不是一般的好使,難保她不會看出什麼來。

「好!那你就留在這裡吧!但是你別怪我沒提醒你,剛才那條小青蛇,只是蛇中最弱的,據我所知,這虎嘯山中至少生活著七八十種怪蛇。這些蛇,每一種都比小青蛇厲害一百倍,其中五十種,都是吃人的!」

「啊!」

萬東這一招果然擊中了綠鳳的軟肋,綠鳳當時便從地上蹦了起來。

「算了算了,死在你的手裡,總比餵了蛇要強!」

萬東笑了笑,不理她,邁步前行。綠鳳急忙緊緊跟上,始終保持在距離萬東三步之內,還不停的左右觀望,生怕真的有什麼怪蛇,突然沖將出來。

「你這是要去哪兒啊?」跟了一陣兒,綠鳳又耐不住寂寞了,張口問道。

「自然是去找你家小姐?」

「你跟我說實話,你們抓到我家小姐後會怎麼樣,會殺了她嗎?」綠鳳一臉緊張的望著萬東問道。 「你說呢?」萬東反問道。

「會!這本來就是你們的目的,你們要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我們慕家!可你們打錯了算盤,邪不勝正,早晚有一天,你們會自食惡果的!」綠鳳的神情突然變得嚴厲起來,沖萬東斥道。

「邪不勝正!鳳兒你說的好哇!」

綠鳳話音剛落,斜刺里突然傳來一聲狂喝,緊接著一道渾身浴血的粗獷身影,飄蕩而至。

「李三爺!」

見到此人,綠鳳的臉上立時湧現起一片濃濃的驚喜之色。不過這喜色並沒有在小姑娘的臉上停留多久,很快便化作了更為強烈的擔憂之色。

李文道,李家老三,神道巔峰境的修為,甚是驍勇。可此時的李三爺,卻是傷的不輕!不說內傷,光是外傷,便已是觸目驚心。長長短短,深深淺淺,李文道的身上足有十幾道血口。

鮮血揮灑,早已染紅了他的長袍,將他的面色映的更加慘白。可李文道握劍的手,卻是依舊很有力,而他手中的劍鋒,似乎已飽飲鮮血,竟自動的向外散發一股血腥之氣。

「三爺,您傷的重嗎?」

李文道仰天發出一聲狂笑,道「區區小傷,何足掛齒?宰殺眼前這賊獠,易如反掌!」

好強的鬥志!好高傲的心!到了這個時候,李文道仍舊能釋放出這樣的威勢,讓萬東不能不高看他一眼。

當日在凡俗小世界,萬東恨李白衣入骨,連帶著將整個李家也一併恨上了。可慢慢的,隨著萬東的境界提升,心胸也變得越來越豁達,而打敗李白衣后,他心中的那股子恨意,更是消減了許多。此時見到李文道,萬東對他唯有純粹的欣賞。對李家的感官,也徹底扭轉。

李文道的豪情固然是讓人動容,卻並沒有消減綠鳳臉上的擔憂之色。

綠鳳打心眼兒里想要阻止萬東與李文道一戰,可此情此景之下,她完全想不到讓兩人不戰的理由。

綠鳳情不自禁的扭頭向萬東看了過去,可萬東裸露在外的一雙眸子,一片清冷,如秋潭般深不可測。這更是加劇了綠鳳心中的擔憂。

「鬼面尊者!你的凶名,李某聽聞已久!早就想要將你斬於劍下,為道門除害,卻不得機會!今日既然碰上,你就葬身於此地吧!」

李文道喝了一聲,竟是搶先發動。手中劍鋒猛震,無數劍尖堆積成山,立時便向萬東壓了過來。

李文道應該是一名劍修,專註於劍一道,對劍的領悟頗深。加上他的修為不俗,戰力甚是驚人!比起真正的鬼面尊者,應該要稍稍強出一籌。當然,那是指在李文道沒受傷的情況下。至於現在嘛,即便是真的鬼面尊者,李文道恐怕也勝不了。

面對李文道的劍勢,萬東身形不動,竟是連一絲要後退避讓的意思都沒有。

一旁的綠鳳直看的眼睛都直了,印象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如萬東這般『託大』,竟對李文道的劍無動於衷的人。

就在綠鳳吃驚之時,一道絢爛的紫光,突然從萬東的掌心爆發開來,瀰漫天地。那紫光非同一般,即便是綠鳳這般境界,也看出了其中不凡,那紫光照耀律動之時,竟好像能引動天地大道,透出一股子讓人心神無比凝重的神聖氣息。

而這紫光一出,那連天動地,如山一般的劍尖兒,陡然一斂,旋即李文道整個人便噔噔噔的向後退去,一直退了十餘步,這才踉蹌站定。

「這是怎麼回事?」綠鳳真的有些傻眼了。李三爺向來是她崇拜的偶像,她做夢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李三爺竟然會敗的如此輕易,縱然他身上帶傷!

旋即,綠鳳又將目光投向了萬東,心中不禁嘀咕:「天吶,這個傢伙到底有多強!」

「好賊子!果然有手段!」

李文道的臉上雖然也流露出驚色,不過卻並沒有持續多久,轉瞬便告消散。同時,一股子昂揚鬥志,再次爆發,甚至比之前都還要更強一些。

萬東心頭不禁暗贊,難怪李文道在劍道上能有如此深厚的造詣,這股子好像永遠不會屈服的鬥志,絕對是其中關鍵。

「你身上有傷,我現在打敗你,是勝之不武!還是等你傷好后,我們再一決雌雄吧!」

李文道已經傷的不輕,萬東不想他傷上加傷,於是出聲說道。

只是他這話一出口,李文道和綠鳳的臉上卻齊齊流露出怪異之色。

李文道張口道「血骷髏行事向來無所不用其極,也會在意勝之不武?」

綠鳳雖然沒有說話,可從她的神情不難看出,她心中想的與李文道定然一樣。目光在萬東的身上不斷打量,這以凶名著稱的『鬼面尊者』,越來越讓他不透了。

萬東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索性不接腔,沉默不語。

「哼!鬼面尊者,你這假惺惺的模樣,難道自己不覺得噁心嗎?來戰吧!」

李文道話音落地,正要再次出手,不料在其身後,突然掀起一片衝天狂潮。那狂潮分明是由掌勁所化,盪天滔地,十分兇猛,大有要將李文道生生湮滅的架勢。

李文道反應倒是不慢,身形急速迴轉,手中劍鋒掃過長空,帶起一道闊達十餘丈的巨大劍芒,直接向那狂潮劈了過去。

「朱彪狗賊!難道你就只會背後偷襲嗎?」

李文道的怒喝,伴著那斬天劍芒,一同劃過狂潮,硬是將狂潮生生的劈成了兩半兒。

不過李文道的危機卻並沒有解除,那狂潮爆開的同時,一道掌影,突然從其後迅猛拍來。李文道新力未生,低吼一聲,只得橫劍去擋。單聽碰的一聲,李文道連人帶劍,直被那掌影轟飛出十丈開外。

李文道傷上加傷,抵受不住,當即血噴如泉!

「哈哈哈……李文道啊李文道,你也有今天!」

一聲狂笑中,一道身影破空而至。年紀與李文道相仿,面白無須,雙眼狹長,看上去風度翩翩,細看之下,卻少了一股正氣,遠沒有李文道讓萬東看著順眼,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見到此人,李文道直恨的咬牙切齒,口中不停的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好像在咀嚼著朱彪的骨頭一般。

「你這吃裡爬外的叛徒,焉敢出現在李某面前?也罷,今日,李某便為李家清理門戶,宰了你這惡佞!」

李文道以劍拄地,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哈!李三爺,我就佩服你這一點!都被揍爬下了,還能這麼牛逼哄哄!今日不是你斬我朱彪,而是我朱彪斬你!」

朱彪神色一厲,猛然提起了手掌,掌心處青光爆發,周圍十里,頓時殺機四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