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喬治巴頓!」致遠多看了幾眼。

車上下來幾個男人,其中一個三十多歲,十分年輕,但是一眼望去,就知道他是這些人的老大,而且在氣勢上,他絕對壓倒其他人。

致遠看著這幾個人,似乎在說些什麼,他側耳傾聽,居然是東瀛那邊的語言,他不太懂也就沒多管,正要轉身走,那邊人忽然回頭看著他。

其中一個手下走過來用不太熟練的普通話問:「你好,請問這家的主人不在嗎?」

致遠不想惹麻煩,便說:「不在,這家十幾年沒開門了!」

「那你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

「不知道!」致遠心想果然是認識的,難道是來做冥婚的?

他這麼想著那人已經走了,車也很快開走了。

致遠拿著東西回到商家老宅,拉上窗帘,時蓮兒才從暗處走出來,她看著致遠那些東西,忍不住問:「這些東西真的能招到顧離的靈魂嗎?」時蓮兒問。

「不能!」致遠說。

時蓮兒一怔。

致遠又說:「我們得找到他死時候的地方,最好能找到他的骨頭!」

時蓮兒無奈的搖搖頭:「這些我都不知道!」

致遠想了下說:「我打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了,致遠說了幾句掛了,然後對時蓮兒道:「申城大學,我媽說他死後在申城大學被封印了很長一段時間,說不定在那裡,正好也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骨頭!」

致遠並不抱希望,因為母親的原話是,顧離死在亂葬崗,屍骨無存!

他看了一眼時蓮兒,到底沒有把後面那句說出來。

時蓮兒已經足夠高興,她拍拍頭:「我怎麼就沒有想到找凌安問問,真笨!」 第741章別叫我阿姨

致遠到了申城大學,發現那間音樂室早就不存在了,十幾年前發生了塌方后,又從新蓋了女生宿舍樓。

致遠沒有辦法進去,他在樓下站了許久也沒想出怎麼進去比較合適,似乎怎麼進去都不合適。

就在致遠納悶的時候,遠處走過來兩個女生,其中一個短頭髮的說:「帥哥,我朋友想要一下你的電話號碼!」

致遠看了一眼那位朋友,是個長頭髮,長的頗為不錯的女孩子。

致遠想了下,就把電話給了女生,女生遞給漂亮女孩,女孩高興的往致遠旁邊看了幾眼。

下午,就有人打了電話來,是個女生,致遠說了幾句,然後到了申城大學附近,看到女孩妝容精緻的出現在他面前。

「我這麼打電話來不會冒昧吧?」女孩問。

「不會!」致遠說。

致命索情:男神強勢奪愛 女孩眼底閃過一抹笑意:「我叫劉青雙!」

「商致遠!」

「商這個姓不多見!」劉青雙說。

致遠笑笑:「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好啊,我知道一間餐廳不錯!」

兩個人到了劉青雙說的離他們見面的地方很近,卻不是餐廳,而是間酒吧,夜色闌珊,裡面沒有幾個人。

劉青雙不客氣的點了幾瓶酒,還有一些吃的,一邊吃一邊和致遠聊天。

致遠看了看周圍沒說什麼。

「你也是申城大學的嗎?」劉青雙問。

「不是,我工作了!「致遠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著痕迹的將他的名牌手表露出來。

劉青雙眼底閃過一抹竊喜。

「你是申城大學的吧?」致遠問。

「嗯,我今天剛剛大二!」

「學什麼的?」

「經濟!」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聊的十分愉快,很快桌上的酒喝了個差不多,致遠道:「我們走吧?」

劉青雙點頭,致遠找來服務生,服務生和劉青雙對了下眼神,然後把賬單拿給致遠,致遠看了一下,他們只喝了一瓶普通紅酒,劉青雙喝的還是飲料,加上桌上的小吃頂多也就200,可是賬單卻是2000多。

致遠沒說什麼,痛快的付了錢,臨走還給了服務生200的小費。

劉青雙眼中有笑,甚至有些激動。

出來后,致遠問:「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喝杯咖啡?」

「…好啊!」劉青雙有些意外!

走了不到五分鐘就到了致遠的車旁邊,劉青雙看到那輛中午被人圍著拍照的黑色卡宴時,嘴角抑制不住的揚了起來。

致遠頗為無奈道:「我老爸的車,最低調的一輛了!「

劉青雙愣了半晌,最後低著頭,又抬頭道:「剛剛在酒吧…」

致遠看著她,她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猶豫了半晌還是上了車,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就到了商家老宅,劉青雙看到房子又是一怔,站在原地不知道說什麼。

「怎麼?不進去嗎?」致遠問。

劉青雙點頭。

兩個人進了老宅,致遠給了她一杯飲料,劉青雙猶豫了下還是喝了,很快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時蓮兒看了看劉青雙道:「不漂亮,沒有我漂亮!」

致遠問:「那顧離有我帥嗎?」

時蓮兒白了他一眼:「比你好看多了,我不喜歡你這種男人,心機深沉又腹黑,誰沾上誰倒霉!」

致遠聳聳肩:「可是就是有人喜歡我!」

時蓮兒「…」

致遠道:「現在行動!」

時蓮兒準備了下,致遠在劉青雙身上貼了張符紙,然後時蓮兒進入了劉青雙的身體。

致遠開車把她送到了申城大學,下車時致遠說:「你還有一個半小時!」

時蓮兒點頭,鬼上身這種事不僅是對鬼魂對宿主都有很大傷害。

時蓮兒點點頭,下車進了宿舍。

申城大學的宿舍因為是新蓋起來的,裡面環境不錯,加上劉青雙住的是豪華雙人間,所以環境更是一流。

只不過,時蓮兒沒空欣賞,她拿著招魂鈴一層一層樓的轉,直到轉遍了整棟樓,招魂鈴都沒有一點動靜,她又轉了一圈依舊沒有。

就在她滿心失望的時候,三樓突然傳來一陣尖叫聲,她匆忙跑過去,卻看見,三樓的衛生間死了一個女生。

時蓮兒愣了一下,進去轉了一圈,感覺有一股陰氣從雜物間傳了出來,她正要打開門,卻被人喝止了。

是宿管員,以及趕來的學生們,大家看到死了的那個女生都嚇壞了。

時蓮兒只好退出來,卻被宿管揪住,畢竟她是嫌疑最大的。

就這樣,時蓮兒只看清死了的是個躺在地上的女生,什麼都看清的情況下被關進了一個房間等警察的到來。

樓下致遠也聽到了動靜,他本想趁亂進去,但是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想想還是算了。

時蓮兒被關了一會兒,很快警察就來了。

致遠左右等不到時蓮兒,一抬頭,就看見警察帶著劉青雙出來了,出來時,還朝他點點頭。

致遠忽然明白她要幹什麼了,想必是樓里出了事,時蓮兒想仔細的調查。

本來這件事沒有這麼複雜,致遠進不去,時蓮兒可以,但是無奈就無奈在招魂鈴是法器,時蓮兒一個鬼沒辦法拿著它,只能夠藉助劉青雙的手,沒想到又搞出了這麼一出。

致遠感覺道事情的麻煩。

時蓮兒被帶進去詢問了一些問題,她堅持說自己和朋友吃飯,剛剛回來就聽到樓里有動靜,所以跑到了三樓衛生間。

警察明顯不信:「和你吃飯的朋友在哪裡?」

時蓮兒給致遠打了個電話,警察很快把致遠帶到了。

致遠乾笑了一聲:「警察同志,她說的沒錯,我就是那個和她一起吃飯的富二代!」

致遠和時蓮兒很快就出來了,致遠看了時蓮兒一眼:「發現什麼了?」

時蓮兒說:「三樓衛生間有個雜物間有問題!」

致遠笑:「每個大學都有鬧鬼的傳說,你看了嗎?是什麼問題?」

時蓮兒搖頭:「我沒看到警察就來了!」

致遠覺得時蓮兒有點不靠譜,他說:「這樣吧,一會兒我送你上去,我們一起去看看!」

時蓮兒古怪的笑了一下:「你確定你要進女生宿舍,還要去衛生間?」

致遠一怔:「不是被警察封鎖了嗎?」

時蓮兒道:「我剛剛偷聽到他們談話,說那個女孩死於心臟病,很快這件案子會被當成是意外處理,你能保證沒人去上衛生間?」

致遠笑了:「放心吧阿姨,不會的,我了解現在的女人,他們最怕鬼了!」

時蓮兒看了他一眼:「別叫我阿姨!」 鈺樓明玥長相憶 第742章宿舍有鬼

借著時蓮兒的便利,致遠成功混進了宿舍,兩人直接去了三樓,確實和致遠說的一樣,這裡剛剛出了命案,一個人都沒有。

時蓮兒指了指雜物間:「就是這個!

致遠走過去拉開門,卻是什麼都沒有,甚至連一點陰氣都沒有。

「不可能啊,我剛剛明明感覺到有陰氣!」時蓮兒狐疑的說。

致遠搖搖頭,可如今確實是沒有。

兩個人面面相覷,致遠道:「今天就這樣,我們明天再來!」

時蓮兒也只好如此,她回了劉青雙的房間,意外發現,她的另一位舍友,那位短髮妹不在。

致遠瞟了一眼,時蓮兒躺在床上,然後從劉青雙的身體里出來,和致遠離開了宿舍樓。

劉青雙感覺很累很累,醒來時天已經亮了,她茫然的看著宿舍的一切,想起昨晚是去了商致遠家的,怎麼出現在宿舍了?難道是商致遠把她送回來的?

想到這,劉青雙更加高興,覺得自己賺了,本來想釣個冤大頭,沒想到真的釣到一個富二代。

沒有睡她,這讓劉青雙多少有些失望,但同時又很慶幸,或許這個商致遠是個情深的男人。

這時候手機響了,是酒吧的那個服務生,也是劉青雙的同鄉,劉青雙做酒托騙人進去,服務生和她分提成。

「昨天的冤大頭今天再帶過來吧!」服務生說。

劉青雙道:「昨天剛騙完,今天不會上當了!」

她既然對致遠有了想法,自認不想再讓他上當受騙,萬一致遠發現了不理她怎麼辦?

服務生笑了下:「他那種人不會在乎這點錢,不說別的,就那人那手錶就抵得上我們幾年的工資了!」

劉青雙不敢得罪他,只是道:「我會試試的!」

服務生嘲諷的笑了一下,似乎明白了她心中那陰暗的心思,沒多說什麼就掛斷了電話。

劉青雙起床收拾好,請了一天假,又給致遠打了個電話,兩個人又約了晚上見面,不過這一次是在學校。

掛了電話,劉青雙抑制不住的高興,她覺得致遠肯定對她有意思,若是沒有,就不會再約她了。

她心裡暢想了很多,心情很好,可她沒有注意到,門外一雙眼睛正死死的盯著她。

終於到了晚上,劉青雙打扮好,給致遠打了個電話,致遠已經到了樓下,劉青雙也很快下來了。

「一起吃飯?」致遠問。

劉青雙點頭,欲情故縱的漱口:「昨天是你請的,讓你破費了,今天換我請!」

致遠點頭。

兩個人到了學校旁邊的一家西餐廳,餐廳裝潢還算不錯,但是牛排做的就很一般了,價錢也不是很貴,致遠吃不慣,他寧願去街邊吃一碗牛肉拉麵。

劉青雙觀察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喜歡,她迅速的吃完飯道:「要不要去我們學校周圍轉轉?」

霸道總裁太纏人 致遠點點頭:「好啊!「

兩個人漫無目的的走到了申城大學旁邊的小吃一條街街,致遠小時候來過,對這裡的小吃很感興趣,今天正好來了,他也順帶吃了些。

劉青雙說:「真看不出來,你喜歡吃這些?」

「怎麼?」致遠不明白。

劉青雙說:「我以為像你這樣的富二代公子哥,看不上這些小吃!」

致遠皺皺眉道:「吃的還分高低貴賤嗎?好吃就行了!」

劉青雙點點頭,乘機獻殷勤:「你和我遇到的男孩子都不一樣!「

「你遇到很多男孩子嗎?」致遠問。

劉青雙自知說錯了,急忙道:「不是,我是說你和我那些同學都不一樣!」

「哦!」

致遠剛把一串烤串放進嘴裡,眼睛一瞟忽然看到一個人,儘管他對這個人的1印象不深,但是他的照片他見過無數次,絕對不會認錯!

「小鍾舅舅!」致遠急忙跑出去,可是小吃街人太多,很快就不見了那人的影子。

致遠有些失望,同時又高興,既然出現了,總會找到的。

劉青雙跟了上來:「怎麼了?」

「沒事,看到個熟人!」說完他看了看劉青雙,朝她笑了一下:「我帶你去兜兜風「」

劉青雙心情激動,抑制不住的笑道:「好啊!」

致遠今天開的不是卡宴,而是一輛黑色的賓士,儘管比卡宴低調,可是價錢不便宜。

劉青雙道:「這也是你爸爸的車?」

致遠搖頭:「他的車地盤低,我不喜歡,就換了輛!不過開起來感覺還不如我爸那輛,我後悔了!」

劉青雙一陣激動。

致遠拉開車門,她坐上車,卻是坐在後面,致遠想了下也上了車,安靜的車廂里,只有兩個人的呼吸聲。

劉青雙知道時機成熟,一把圈住致遠的脖子,就要去親吻他,致遠反手打在她脖頸上,劉青雙就暈了過去。

車裡傳來時蓮兒的笑聲:「我是不是耽誤你好事了?」

「是!」致遠說。

時蓮兒「…」

時蓮兒又去了宿舍樓,這一次她還真就發現了些東西,於是給致遠發了信息,致遠乘著夜色,從開著的窗戶中跳了進去。

「就在這裡!」時蓮兒指了指三樓的雜物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