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喝點薑湯再睡。」季零將碗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

風玫看著那醞釀著熱氣的薑湯,這次倒是沒有拒絕,端起來,溫度剛剛好。

一飲而盡,風玫放下碗,覺得睡了一會精神似乎好了些,不由挑眉看他:「老師這麼關心我啊。」

「一個好老師,除了關心學生的學習之外,也要時刻注意學生的身體以及心理健康。」季零面不改色的拿起空碗,轉身又走向廚房,「而你,學習成績、身體健康、心裡健康,沒有一項是合格的,作為你的班主任,我不得不多費點心。雖然我很不樂意,但職責所在。」

「明明就是一變態,竟然還恬不知恥地自稱好老師,臉呢!」

風玫故意說的大聲,季零從廚房出來,回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下:「看來你的病確實好了,不如我們來談談齊韻的事情。」 「那些人說的陳公子就是你?」

秋雅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那他們說你那天在鄭印山上面打敗了鄭絕命是不是也有這麼回事?」

「是,那天跟鄭絕命在鄭印山上面打架的人就是我!」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不對啊?」

段輝語氣不解的喊了一聲。

龍王的至尊寵妃 陳天扭頭看向了段輝,笑著問道:「怎麼不對了啊?」

「那天有個人在鄭印山上面跟鄭絕命決鬥,我們幾個人都過去了,而且我還特意接了一個望遠鏡看了一眼那個人的模樣,但是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你,只不過就是身材跟氣質跟你有些相似而已,這些你怎麼解釋?陳天,你是不是在冒充那個人啊?」

段輝現在還是沒有辦法相信陳天就是陳公子的這個事實。

「呵呵……」

陳天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讓段輝等人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陳天的模樣竟然發生了變化,竟然真的變成了當初他們在鄭印山上面看見的那個人。

眾人瞬間便瞪大了眼珠子,臉上的表情要多不可思議就有多不可思議,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能夠當著他們的面改變自己的模樣。

「陳天,你還是人嗎?」

段輝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當然是人了,你們當初看見的人是不是我現在這個樣子?」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段輝說道。

「沒錯,就是這個人……」

段輝輕輕的點了點頭。

「其實當初我也發現了你們幾個人,我就是擔心你們認出是我,所以改變了一下自己的模樣……」

陳天淡淡說道。

「那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段輝看著陳天問道。

「非常的簡單,你們都不是武道中人,如果你們是武者的話,你們就會知道這並不是什麼法術,而是一種易容術,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自己的模樣……」

陳天盡量說一些段輝等人能夠聽得懂的話。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啊!」

秋雅忍不住捂著自己的小嘴驚呼了一聲。

「我聽說武者還能夠御空而飛呢,就跟神仙一樣,陳天你是不是也可以飛啊?」

段輝沖著陳天問道。

「可以……」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其實武者跟普通人之間的區別就是武者能夠懂的如何使用大自然的力量,所以當武者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你們普通人就會覺得非常神奇,但是如果是放在武者的眼中,也只不過就是一些非常普通的事情而已!」

「那陳天,楊光耀真的是你殺死的嗎?」吳濤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是!」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但是楊光耀本身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所以我只不過就是提前殺死了他而已!」

「你怎麼知道他活不了多長時間的?」

秋雅愣了一下,看著陳天問道。

「這個跟你們解釋還是比較複雜的,但是你們記住我陳天並不是濫殺無辜的人,我也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可怕就行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其實陳天是個穿越者,有些事情陳天覺得自己就算是跟段輝等人解釋了,也沒有什麼用,因為這些人根本就聽不懂。

陳天記得前世的時候他看到過一個新聞,楊光耀會在幾個月之後遭遇空難,這件事當初也算是鬧的沸沸揚揚的,所以陳天對這條新聞也算是有些印象,畢竟是Y國大佬的兒子,而且楊光耀在網路上面一直都非常的高調,是那種為數不多的富二代網紅,楊光耀就這樣死了,學校裡面很多人都在議論這件事。

而且陳天剛才在窺探楊光耀的腦海的時候,發現楊光耀最近一直都在策劃要如何給楚令尹下藥,這其實也是陳天對楊光耀下手的原因,畢竟陳天不可能真的一直都跟在楚令尹的身邊,一旦楊光耀真的得手的話,那對於楚令尹來說也算是一種不幸,甚至楚令尹一聲都會被毀掉。

陳天為了防止這樣的悲劇發生,只能是視線對楊光耀動手,這樣的話,陳天也就不用擔心楚令尹的安全了。

「但是我們都沒有看見你殺人啊,他是怎麼死的?」

周雪琪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還是那句話,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東西是你們普通人看不見的,但是你們看不見並不代表這些東西並不存在……」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還記不記得當初的那個徐茂天?」

「記得啊?徐茂天怎麼了?」

段輝問道。

「當初他就是使用幻術讓我們都進入到了幻境當中,但是因為我本身就是武者,自然能夠抵抗住,但是你們卻抵抗不住,所以你們就能夠進入到環境當中!」

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有些時候,一個武者要是想要殺死一個普通人,還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你說的是法術嗎?」

秋雅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你們也可以這麼理解,但是武者跟神仙並不是一種東西,只不過就是因為你們的認知有限,你們沒有辦法理解這些超自然的現象而已……」

陳天淡淡一笑。

「靠,沒想到陳天你竟然這麼厲害,竟然還懂法術,那你能不能給我們表演一下啊?」

段輝神色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無奈一笑,他覺得自己要是不跟這些人解釋清楚的話,這些人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所以陳天猶豫了一下,看見桌子上面有一個茶壺,輕聲說道:「你們看見那個茶壺了嗎?」

「看見了啊,怎麼了啊?」

段輝愣了一下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右手輕輕一指,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茶壺就好像是被扔進了一個熔爐裡面一樣,竟然在一點點的融化!

僅僅一個眨眼的功夫,茶壺竟然就變成了一灘鐵水。

而陳天所在的位置距離茶壺最少也得是好幾米的距離!

陳天右手再次輕輕一揮。

原本已經融化的茶壺在眾人的注視下,竟然一點點的恢復到了原樣。

「這也太神奇了吧?你是不是有超能力啊?」

秋雅捂著自己的小嘴表情不可思議的沖著陳天喊道。

「我覺得這個應該就是個魔術吧?」

周雪琪小聲說道。

「魔術?」

陳天聽到了周雪琪的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輕輕一揮手。

下一秒,段輝周雪琪秋雅吳濤趙博學等人竟然全部都凌空飛了起來。

「你們現在可以嘗試行走一下……」

陳天淡淡說道。

眾人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連忙試著往前面走了兩步。

這幾個人就好像是能夠飛了一樣,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可思議。

「我竟然也能夠飛了,這也太神奇了吧?」

段輝表情十分激動的高聲喊道。

陳天看見這幾個人玩的差不多了,輕輕一揮手,這幾個人也全部都落在了地上。

「現在你們還覺得這是魔術嗎?」

陳天輕聲沖著周雪琪等人問道。

周雪琪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想都不想直接沖著陳天搖了搖頭,然後語氣激動的說道:「我之前一直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超能力,但是現在我算是相信了,電影裡面的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是編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的……」

「當然是真實存在的!」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其實這個世界上有非常非常多跟我一樣能夠使用這種所謂的超能力的人,我們也都是通過夜以繼日的修鍊來獲得這種能力的,但是一般我們用這種能力都是用來打架的,而不是為了表演戲法的……」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這樣神奇的事情,我記得我小的時候,我爺爺經常跟我說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能夠呼風喚雨能夠御空而飛,甚至還能夠跟鬼魂打架,但是我那個時候比較小,我就得這些東西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現在看見陳天啊,我算是明白了,我們實在是太渺小了,有些事情並不是不存在,而是我們不願意相信有人能夠凌駕於人類的力量之上……」

段輝一臉認真的沖著陳天。

「恩,你說的也有點道理,有些東西不會出現在你們普通人的生活當中,其實不是不存在,而是因為這些人並不想過分的打擾普通人的生活!」

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看著段輝等人說道:「其實我也是這樣的想法,我一直都沒有跟你們說我真正的身份,其實就是擔心我的身份可能會影響到你們原本正常的生活,但是現在事情已經都這樣了,我也就不想繼續隱瞞你們了……」

「你能影響我們什麼啊?我有這麼厲害的朋友我開心還來不及呢,以後你可得罩著我啊!」

段輝呲著牙沖著陳天笑了笑,然後一臉神秘的沖著陳天問道:「那個什麼,陳天你會算命不?你要是會算命的話,你給我算一卦怎麼樣啊?你看看我以後能不能成為世界首富?」

「段輝,你別在這裡開玩笑了,人家陳天也不是什麼算命的!」

周雪琪連忙伸手推了陳天一把,然後看著陳天繼續問道:「對了,陳天我還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他們都說現在的史密斯家族是你一個人的,這是怎麼回事啊?難道你是史密斯家族的人嗎?」

其實這個問題眾人心裏面也都非常的好奇。

陳天有超能力,這些人心裏面肯定非常的驚訝,但是他們更多的還是好奇陳天為什麼能夠成為史密斯家族的主人。

要知道史密斯家族可是Y國的半壁江山啊,陳天現在要是史密斯家族的主人的話,那就相當於陳天擁有了Y國一半的財務,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富可敵國!

他們身邊的一個朋友一瞬間成為了一個富可敵國的大富豪,這種事情才會讓人覺得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雅典娜當初欠了我一筆錢,我這次來到Y國就是想要把這筆錢給拿回來的,但是史密斯家族並不想把這筆錢給我,所以我跟鄭絕命來了異常決戰,如果我要是輸了,這筆錢我就不要了,但是如果是鄭絕命輸了,那史密斯家族就歸我一個人所有,後來的結果你們應該也都知道了,鄭絕命輸給了我,所以我就成為了史密斯家族的主人,現在史密斯家族的所有財產都是我的!」

陳天語氣平靜的沖著解釋道。

而段輝等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一個個全部都傻眼了,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此時這些人才反應過來,原來那些人說史密斯家族是陳天的,並不是一句玩笑話! 風玫從酒店離開,雖然沒有管齊韻,卻還是報了警。

警察接到報警后立即出動,趕到酒店后,原以為的強姦案,卻變成了殺人案。

房間里四個人,三男兩女,都死了。

四個人倒在血泊中,死狀慘烈。

四條人命,警局立即成立專案組調差,查到尤他與齊韻是一同進入的酒店,所以才會來找風玫。

現在的情況可以說風玫是第一懷疑對象。

首先她本就有過傷害齊韻的先例,她平日里在學校的名聲本就不好,給人的印象自然也就差一些。再者,她與齊韻一同進入酒店,監控拍的很清楚。

兩個原本有仇的人,見面后其中一人死亡,任誰也都會懷疑另一人。

正常情況下,風玫應該已經在警局被監禁起來……

季零立於床邊,看著床上喝了薑湯后已經安睡的風玫,眸色明滅難辨,好一會兒才輕手輕腳的離開卧室,在沙發上和衣而卧。

卻是沒有絲毫睡意。

關了燈,眼前一片黑暗,可他卻清楚地知道這房間中的任何布局,這裡哪怕牆上多出的一塊小小的黑色印記也清晰地印在他的腦海里。而相對這些,更明確的認知是——

凌晨一點鐘,他在他的學生家裡。

一個女學生。

此時她正在床上酣睡著。

那道門,沒有上鎖,他隨時可以進入。

他單手覆在臉上,心中有些煩躁。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總感覺有什麼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若是以前,他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深夜到女學生家過夜。

可是這件事就這麼真實地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他反而還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縱然不想承認,到現在,他也不得不承認——

此刻,就在這棟房子的卧室中睡著的那個人,能夠給他一種安心的感覺。

同時,也會讓他心煩。

她能輕易挑動他的情緒。

明明應該很反感的,可他竟不覺排斥。

他幾乎都要不認識此時的自己了。

就如上次在學校,她傷了齊韻的臉,在他自己還未反應過來時,他就已經站出來護著她了。

很奇怪,護著她,好似是一種刻在骨子裡,刻在靈魂深處的本能,不用去思考,只是下意識地會那麼做。

他並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不喜歡這樣不受掌控的感覺,不喜歡將他變成這樣的……她。

他不喜歡的……

季零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夢中很是精彩,可是醒來,卻什麼都記不得了。

他呆坐著,直愣愣地看著窗外的陽光,獃獃想著,好像已經很晚了。

「醒了?趕緊刷牙洗臉,早餐我已經做好了。」從門外探進來一張臉,女子眉眼含笑,手中還拿著鍋鏟,「放心,牙刷牙杯都是新的。」

說完只探進一個頭來的人便消失了。

季零又愣了一會兒才下床,剛穿上拖鞋,整個人卻猛地僵住了——

他不是睡在沙發上嗎?

有些僵硬地扭頭,身後,他剛剛下來的,是一張大床,昨晚尤他睡的那張床。

這裡……尤他的卧室。

季零抿了一下唇瓣,面無表情地走向洗手間,卻是同手同腳…… 眾人在知道了陳天就是史密斯家族的主人之後,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激動。

畢竟他們都知道史密斯家族代表著什麼,自己身邊竟然能有一個如此厲害的朋友,他們心裏面肯定也會非常的開心的。

「陳天,之前在咱們華夏一直都傳的沸沸揚揚的江南省陳公子其實也是對不對?」

秋雅的反應還是比較快的,她很快便聯想到當初有關於江南省武道第一人來到了西寧省,並且直接直接讓西寧省無數大家族臣服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