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過去多長時間?林逸竟然敢說殺他。

「難道這小子在這裡也有什麼機緣不成?」被坑了一次之後,陳力王現在可是有點謹慎了,不過殺機卻依舊無比驚人,歸根結底,他可是第二關陳家的力王,而林逸又算的了什麼呢?

區區一個第四關的小子,甚至還是一個崑崙虛之外的外來人,敢冒犯他陳力王都是死罪了,更何況還傷害過他。

今天林逸必死無疑!

「林逸,上次讓你逃走了,你是不是就覺得自己牛了呢?」

陳力王咧嘴,殘忍而猙獰的盯著林逸,冷冷的嘲諷道。

「不是我覺得我自己牛了,而是……我真的很牛!不信,你問你背後的陳家子弟嘛!」

林逸玩味的冷笑道,這次有楚紅在一旁壓陣,他完全不用擔心任何問題,需要做的,便是全力施展荒天劍法而已,現在的他可就像是一頭瘋牛,他的爆發力,戰鬥力,已經不是平日能夠相提並論的了,他可以毫無保留,盡情的揮舞軒轅劍。

陳昆等人一聽,頓時面色驟然變,一個個老臉就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的難堪,陳家子弟,竟然在演武場上跪著前行,這簡直就是一種天大的恥辱,不過跟這恥辱相比,他們更加擔心的反而是陳力王的安危。

「力王,這小子實力真的很恐怖,曾經在姜紫衣的礦坑之中一連斬殺了數名強者,而且,他旁邊那個紅衣服的怨靈,更是一招斬了贏盛天,力王千萬不可大意!」

陳昆上前一步,湊近陳力王小聲的提醒道。

陳力王聞言,瞳孔微微一縮,帶著一抹凝重鎖定了楚紅,上古仙族後裔,那可是擁有真正仙法神通的人啊!而且,贏盛天可謂是八大仙族後裔之中最強大恐怖的一個,楚紅能夠一招殺他,這戰鬥力的確是逆天了。

「你放心,這次要殺你的,是我家主人不是我。」

楚紅抿嘴淡淡的笑道,那口吻彷彿林逸殺陳力王真的不是一件什麼困難的事情一般。

這可把陳力王氣的簡直要暴走了,雖說楚紅,林逸似乎都十分的妖孽,逆天,可畢竟只是晚輩,只是年輕人,而他呢?成名多年,威震整個崑崙虛,可現在,在兩個晚輩眼中,竟然成了螻蟻,成了可以隨意斬殺的存在,他如何能不怒,如何能瘋狂?

「小子,今天我會一點一點把你撕成無數的碎片的。」

陳力王目光陰鷙,齜牙咧嘴猙獰的咆哮道,那可怕的氣息竟然比之前還要強大一份。

「主人小心,這老狗的氣息似乎比之前強大了不少!」

楚紅一看,那英氣逼人的美眸中也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提醒道。

「呵呵,無妨。」

蜜婚盛寵:腹黑老公太囂張 林逸咧嘴大笑,手腕一抖,命器級別的軒轅劍驟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微微的顫抖,釋放著一股股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這氣息雖然跟陳力王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似乎還有一點點的差距,不過卻有如颶風之中的石柱一般,倒是給人一種巍然不動的感覺。

狂風肆虐恐怖,威勢遮天蔽日,可以未必能夠傷害這石柱。

「你……」

陳力王的眼眸狠狠一頓,心臟瘋狂的抽搐,面色在一瞬間也變得無比凝重起來,作為一名頂級高手,他自然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此時爆發出來的氣息有多恐怖。

「呵呵,難怪有跟我爭雄的信心,感情最近有了機遇,只可惜,你我之間的境界是你永遠都不可能跨過的鴻溝,所以,你還是乖乖的死去吧!」

陳力王獰笑,境界有的時候,真的可以壓死人,林逸不管有多逆天,他終究不過是區區一個神威之威的小子而已,僅此而已。

「砰!」

大地一顫,陳力王就像是出趟的炮彈一般,再度攜帶著可怕的速度跟力量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右手成拳,散發著如命器級一般可怕的氣息,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強悍!

真正的強悍!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僅憑自己的一雙拳頭就能夠爆發出命器級別的威壓,這陳力王在煉體上面的天賦,絕對比這裡的白毛怪都要恐怖。

萬幸的是他進入這礦坑內的時間並不長,否則,一旦結合這裡白毛怪的煉體手法,林逸還真沒有跟對方一戰的勇氣。

可怕而恐怖的偉力在那宛如鐵拳一般的拳頭之內蕩漾,森白透明的光芒,緊緊的包裹著拳頭,使得拳頭看起來更像是用萬年寒冰打造而成的一般,給人一種頭皮發麻,彷彿要被凍結的窒息之感。

而且陳力王不但拳頭恐怖,他自身爆發出來的速度也同樣強大到了極點,攜帶著恐怖的颶風,幾乎是瞬息而至。

「這老狗,果然不俗啊!」

林逸獰笑,這陳力王可謂是他重生之後,遇到最妖孽的一個人。

「荒天劍法!」

林逸輕喝一聲,整個人便扶搖直上,宛如振翅高飛的大鵬鳥一般,攜帶著可怕的氣息衝天而起。

兩人的氣息,就宛如兩頭猙獰可怖的上古巨獸,威震九霄,如姜紫衣,秦嵐這樣的人都是面色蒼白,神情凝重。

不過陳昆等人倒是更加的不堪了,林逸的恐怖,已經在他們的腦海中留下了一個記號,一個無法戰勝的記號,此時在感受到林逸的可怕,陳家子弟竟然連穩住自己的身形都無法做到,不少人當場就瑟瑟發抖起來,更有甚至已經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這也是為什麼林逸不屑於殺他們的原因,膽子都被嚇破了,這樣的人回到陳家出了會吃飯之外,怕是也不會再有什麼用處了。 恐怖!

恐怖絕倫!

陳力王的這一拳,簡直比洲際導彈都要恐怖十萬分。

「殺!」

林逸爆喝,身形攢動,宛如不斷閃爍的弧線,急速朝著陳力王沖了過去。

兩人的速度都恐怖到了極點,幾乎是在瞬間就交擊在了一起。

「轟!!!」

虛空一顫,陳力王的鐵拳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恐怖到極點的力量,彷彿要把這一方天地都砸的塌陷開來一般,方圓數百米的虛空,都宛如水面上的波紋一般微微抖動了起來。

「滾開!」

林逸眼睛一瞪,宛如神明怒吼,咆哮,體內的靈力在這一刻也瘋狂的湧入軒轅劍之中,使得命器級別的軒轅劍都微微的顫抖起來,發乎一道道嗡鳴之聲,彷彿即將喝到強者的鮮血而興奮一般,朝著陳力王揮去。

這一劍,林逸如之前一樣,直接把軒轅劍當成了一根棍子朝著陳力王砸了過去,一百四十萬斤的力量沒有任何的保留,宛如幾十頭恐怖絕倫的巨龍,瘋狂傾瀉而下。

「哼!狂妄!」

陳力王一看,林逸在自己如此恐怖絕倫的拳頭之下,不但不去躲避,竟然還敢揮舞劍硬砰,簡直就要氣炸了,當即怒吼道:「今天,老子就讓你知道,我陳力王名字的來由!」

話落。

閃爍著白光的鐵拳,便狠狠的跟軒轅劍碰撞在了一起。

剎那間。

一團恐怖的漣漪就像是一隻猙獰的怪獸,猛的從兩人的交擊點爆發出來,瞬間覆蓋了方圓數百米的天空。

而陳力王拳頭上的光芒,也像是積雪遇上了烈日一般快速的消散開來,絲絲縷縷的血跡,夾雜著一股劇痛,宛如潮水一般瞬間把陳力王整個人淹沒,以至於陳力王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形直接倒飛了出去,體內的氣血也如同趵突泉一般在汩汩的沸騰,似乎隨時都可能噴出一般。

「怎麼可能?」

陳力王咬著槽牙,瞪著眼睛,恐怖到渾身顫立。

自己全力一擊的情況下,竟然無法擊退林逸?不止如此,他那比堪比命器級別的拳頭跟軒轅劍碰撞之後,最後倒霉的竟然是他的拳頭。

「這怎可能?」

陳力王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夢境之中一般,恍惚,不真實。

林逸低頭看著手中的軒轅劍,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燦爛的弧度,軒轅劍的珍貴他早就心裡有數了,這絕對是超越命器級別的無上至寶,雖然,現在看起來它只是一件命器,可正如那雲陽板一樣。

煉製它使用的材料,絕對是一等一珍貴的,這也就導致,軒轅劍雖然是命器級別的法寶,可它在有的時候,卻可以當做仙器來使用,例如剛剛跟陳力王的硬砰,如果他林逸拿的是一件普通級別的命器,就算是能夠擋住陳力王恐怖的一拳,那麼後果也是非常嚴重的,弄不好,命器就會成為一堆廢鐵。

一百四十萬斤的威力,加上荒天劍法的加持,再加上林逸挑選的完美角度,這一切的有力局面夾雜在一起,也僅僅只是讓陳力王的拳頭上出現絲絲血跡,甚至連他的拳頭都沒有辦法打爆,可見這陳力王的拳頭是何等的恐怖。

要知道,以林逸的眼界跟實力,這一劍揮出去,便是一名化神期的強者,怕是都能夠打的宛如血霧一般炸開,更不用說是區區一個拳頭了,陳力王的實力,超乎常人數十倍。

一旁的楚紅,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她最喜歡看的便是林逸每次都逆天而行,以弱殺強,今天,林逸依舊沒有讓他失望。

「瑪德,你到底是什麼人?」

心頭的畏懼之意,讓陳力王整個人簡直憤怒的不行了,以至於那神情猙獰的簡直就像是一隻食人巨獸在咆哮一般。

「你個傻子,我之前不都說了嘛!殺你的人啊!」

林逸看著氣急敗壞,暴跳如雷的陳力王,似乎非常開心,忍不住玩味的壞笑道,而後,整個人欺身而上,手中的軒轅劍再度揮動,趁你病要你命,這個道理他還是非常清楚的,既然已經成為了敵人,當然是死道友不死貧道了。

軒轅劍在空中蕩漾,簡直就像是一頭從魔界飛出來的巨龍,帶給人一種無邊無際的恐懼跟壓迫。

梁少寵妻成癮 陳力王深吸了一口氣,也不在廢話了,他就不信,自己成名多年,竟然不是區區一個神威之境小子的對手,當即受傷的右手靈氣蕩漾,光芒大盛,宛如形成了一層保護罩一般,罩在他的手臂上,爆發出宛如烈日一般刺目的光芒,直接朝著林逸的軒轅劍殺了過去。

看著陳力王那殺機暴漲,光芒萬丈的拳頭,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不屑的冷笑,如果陳力王真的只有剛剛爆發出來的力量,那麼今天,他死定了。

軒轅劍沒有任何的招式變化,因為對於這種力量型的強者來說,任何的花招都沒有意義,你能夠做的只能是正面摧毀它,徹底的擊垮他。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軒轅劍跟陳力王的可怕拳頭再度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依舊還是那恐怖的漣漪在虛空之上炸開,只不過這一次,虛空顫抖的似乎更加厲害了一些。

而眾人的耳邊,也清楚的聽到了一聲咔擦的脆響。

陳力王面色一紅,整個人再度倒飛了出去。

而林逸此時雙肩也微微晃動了一下,咯噔噔的後退了五六步,如此強悍,沒有保留的碰撞,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無比巨大的消耗。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拳頭早就能夠砸碎命器級別的武器,為什麼,破不開他的軒轅劍?」

陳力王宛如丟了魂魄一般,站在虛空之上,低頭,獃獃的盯著自己的拳頭,不解的咆哮道。

作為一名煉體者,他在修行上需要付出的汗水,辛苦,遠比一般人要多出數十倍,不過倒也值得,大成之後,他的戰鬥力同樣恐怖絕倫,簡直就像是一頭人形蠻獸,法器,法寶,道器,在他的拳頭之下,都有如瓦礫一般不堪一擊。

在沒有遇到林逸之前,他甚至不知道受傷是什麼滋味。 可現在,他最信賴,最恐怖的拳頭,不但沒有絲毫建功,反而還被林逸的軒轅劍給打的炸開了,絲絲縷縷的劇痛,順著那斷裂的骨骼,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

不遠處,觀戰的陳昆也站不住了,面色蒼白的簡直就如同紙張一般,而後,雙腿一軟,砰的一聲跪在了地上,他這一跪,簡直就如同瘟疫一般,迅速的感染了在場所有的陳家子弟。

「砰砰!!!」

一連串下跪的聲音,就像是餃子下鍋一樣,密密麻麻的響起。

眨眼間。

陳力王背後的陳家子弟,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站在林逸的面前。

陳力王聽著那讓他頭皮發麻的下跪聲音,臉上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憤怒跟瘋狂,他很清楚,這次如果他不能殺了林逸,不能夠在陳家子弟心中豎立自己無敵的形象,那麼,陳家就算是完了。

這次進入亂葬崗,進入這礦坑,可是足足來了陳家三分之二的天才,如果這些天才都變成庸才的話,陳家的未來拿什麼支撐?

「他真的是一個妖孽!」

秦嵐抬頭,那精明的眸子充滿了無限的柔情,抿嘴,甜甜的傻笑道。

姜紫衣聞言,也微微的點了點頭,淺笑道:「傳聞中,仙人也不過如此吧!橫刀立馬,一劍無敵於天下,跨越三個大境界而戰,如此風華絕代,著實讓人傾慕啊!」

「林逸,你很不錯,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讓我受傷的,所以,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

陳力王說完,左手便在自己的背後輕輕一莫,兩隻白色,柔軟的手套便驟然出現,那手套看起來非常的輕柔,就像是用蠶絲編織而成的一般,可是這手套一出,卻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

甚至如果你盯著手套仔細查看的話,還能夠隱約看到,有一層十分虛弱的火焰在跳躍,在升騰。

「這,這是仙器!」

陳昆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什麼?仙器?」

整個陳家子弟皆是神情一怔,而後,紛紛抬頭,一臉震驚的看向了陳力王。

仙器啊!

那在普通人的眼裡,便是無法抵擋的可怕存在啊!

最讓他們激動得是,這仙器竟然還是一雙手套,這不是給陳力王量身定做的嗎?

有了這樣一雙手套,陳力王拳頭將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武器吧!

「力王加油!」

陳昆激動的熱淚盈眶,大聲吼道。

其他的陳家子弟一看,也像是在絕境之中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同樣是激動的泣不成聲。

姜紫衣一看,頓時面色一變,那一把仙器級別的寶劍驟然飄浮在了她的面前,看著林逸高聲吼道:「林逸,接劍!」

林逸緩緩搖了搖頭,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浮現了一抹瘋狂而可怕的笑容,還有什麼是比現在更合適提升境界的嗎?

有楚紅這個能夠掌握整個礦坑內陰氣的可怕存在,他幾乎也等同於是不死之軀了,再者,他在神威之境停留的時間也足夠長了,是時候進入天命之境了。

「轟!!!」

可怕的氣息,宛如颶風一般在林逸的體內爆發開來,颶風驟然出現,肆虐在天地間。

「這是想要衝擊天命之境嗎?」

陳力王嘴唇微微一咧,殘忍的冷笑道,而後身形一動,朝著林逸沖了過去,速度快的更加可怕,拳頭也明顯比之前更加的恐怖,拳頭所經過的天空,都留下了一道宛如電線杆一樣粗細的白色氣浪。

這一拳,簡直驚駭世俗。

這一拳,簡直狂暴無邊。

這一拳,簡直就不應該出現在人世間。

人們甚至無法來形容這一拳的恐怖,可是仙器獨有的神韻,威力,卻讓每個人都驚呆了。

希望,在陳家之中慢慢的誕生,瀰漫開來,驅走了眾人心中的沮喪,絕望。

每個陳家子弟,此時都抬起了頭,雙眸熠熠生輝,痴痴的盯著天空上的陳力王,心裡只有一個想法。

「林逸,死定了!」

姜紫衣一看也是驚呆了,仙器有多恐怖,她這個仙族後裔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絕對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否則,八大仙族後裔憑什麼掌控整個礦坑呢?

雖然這些白毛怪的資質非常普通,可是他們這些年進化出來的天賦也依舊十分的驚人,在無數的歲月之中,也曾經誕生了一些驚艷決絕的超級強者,如果不是有仙器鎮壓,他們八大仙族後裔怕是早就被屠戮一空了。

如何有機會雄霸這裡呢?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硬抗仙器級別的拳套,她如何不震驚,不惶恐呢?

吃貨小相女:盟主快到碗裏來 「放心,有我在,主人不會出事兒的。」

一旁的楚紅,鳳眸靜靜的盯著林逸,淡淡的說道。

姜紫衣聞言,神情一怔,腦海中自然浮的浮現出了之前,楚紅一擊斬殺贏盛天的可怕畫面,隨後心中的不安,也漸漸的放了下去,有楚紅,這個宛如主宰一樣的存在,林逸還真是死不了。

林逸看著那恐怖的拳頭,傲慢的冷哼一聲之後,整個人也再度沖了上去,不過軒轅劍此時卻不像是之前那樣的當成棍子來使用了,而是真正的動用了荒天劍法之中的殺招。

荒天劍法可謂是超越神級功法的存在,他的每一招,簡直犀利到了無匹的地步。

軒轅劍一動,虛空之上,頓時就瀰漫了一道道可怕的劍氣,這劍氣就像是能夠切開一切的絲線一般,在天空上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網朝著陳力王落了下去。

「該死的,這小子,竟然還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陳力王一看,那叫一個憤怒啊!本以為,林逸在跟他對戰的時候,應該是底牌盡出才對,畢竟他可是威震天下的陳力王,可現在好,林逸跟他對戰的時候,還留有餘力,這簡直就是對他的一種羞辱。

「滾開!」

陳力王歇斯底里的咆哮,拳頭閃爍,白光蕩漾在天地間,叮叮噹噹的聲音不絕於耳。

在仙器級別的拳套之下,沒有任何一道劍光能夠破開他陳力王的拳頭。 陳力王見狀,臉上不禁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得意之色,盯著林逸傲慢的冷笑道:「林逸,如果你只有這麼一點實力的話,今天,你怕是死定了!」

那暢快的笑容中,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的憤怒跟無奈,他成名多年的超級強者,結果竟然被一個後輩,一個不入流的神威之境小子逼的連仙器都動用了,這是一種他這輩子都無法洗刷的恥辱,萬幸的是,這一切很快都要過去了。

他的噩夢,林逸將會徹底的死去。

「呵呵,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呢?」

林逸冷笑,而後,眸光一寒,漫天可怕的劍影竟然在這一刻,紛紛朝著軒轅劍上合攏,而且每一道幻影落在軒轅劍上,軒轅劍的氣息就會恐怖一分,那一道道幻影落下的速度快的簡直就像是雨後春筍一般。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軒轅劍上釋放出來的氣息,竟然已經恐怖到了極點,便是這極有可能是仙器級別的軒轅劍此時都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了起來,這次倒是因為有些無法承受林逸的恐怖力量而顫抖,荒天劍法已經被他施展到了極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