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見李成這樣怒吼著說道,根本不相信,在門派之中已經呆了這麼多時間,他不會相信這種話。

陸方哈哈大笑起來:「不信的話那就去查吧,現在已經傳遍了,我已經兌換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秘訣,真龍九變,接下來就是我們兩個的比武,希望你不會被我活活的打死。」

陸方站在那裡,身上帶著一股霸氣,囂張的說道。

「好,好!」

李成一雙眼眸之中頓時變得陰沉了起來,身上瀰漫著一股殺機,就這樣盯住了面前的陸方。

這些話並沒有說出來,看了一眼面前的陸方。

李長老這時拉住了李成:「不必跟面前的這些人九糾葛,你有你的實力在,他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接下來好好的教訓他,他就算是再怎麼修鍊,把這功法徹底的掌握。」

站在原地的陸方,露出了一縷笑意。

真龍九變對於陸方來說,實在是太適合他了,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

不知道為什麼,隨著真龍之血進入他的身體之後,陸方就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有了一些領悟。

或許這就是真龍之血的傳承,他體內本來就有真龍之氣,兩者結合在一起,應該就打開了他的傳承。

此時的陸方只需要接下來的時間裡休息著真龍九變,就可以掌握透徹。

他隱約有這種感覺,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最多只需要三天的時間,他就可以掌握真龍九變的第三變。

陸方站在那裡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嘴角帶著一縷冷笑。

雙方對視了一眼,李成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轉身離去,化龍長老哈哈大笑了一聲,看到面前的李長老吃虧,他的心中無比的得意。

化龍長老輕輕的一揮,從他的手上飛出了一道光芒,就在這一瞬間將周圍籠罩,隔絕內外。

化龍長老的一雙眼眸炯炯的盯住了面前的陸方,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縷詫異之色。

「這些攻擊線點是從哪裡來的?該不會是真的偽造的吧?」此時的他帶著一些緊張問道。

剛才對面前的李長老的嘲諷,他自然是覺得心中暢快,但是如果陸方作出了錯事。

那他也必須要阻止才行,偽造貢獻點這可是大罪。

「哈哈!」

陸方哈哈大笑了起來,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抱拳說道:「師父,你只管放心就是,這是我用殘本兌換而來,我曾經進入過一個洞府,獲得了不少的典籍,其中有著一副殘本,十分的精妙。」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

此時的化龍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帶著一些驚喜再次問道。

「師傅,我可以為師兄作證。」在一旁的白玲瓏開口說道,為陸方辯解著。

聽到這裡的化龍長老整個人面笑容滿面:「幹得好,接下來就好好的教訓教訓面前的這老不死的徒弟,我可是忍他忍了很久了。」

陸方將這玉佩直接放在了化龍長老的手中說道:「師父,這玉佩之中剩下的貢獻點,算我孝敬你的吧。」

「哈哈!」

化龍長老聽到這裡,仰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這小子倒是有孝心,不過這些我當時又不上,我早已經訓練了一套和我十分契合的功法,手中有著頂尖的道器,這些貢獻點只是當初我剩下來的,以前的時候,找不到徒弟,所以我們把貢獻點花在了自己的身上。」

化龍長老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這才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面前的陸方。

陸方這才恍然大悟,難道化龍長老只剩下了這麼一點點的貢獻點,原來都投資在了他的身上。

「好了,下來你就好好的修行,既然你們已經有了這麼多的貢獻點,這就是一件大好事。」化龍長老說道。

陸方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行禮:「我來找師傅自然也有一件事情要做。」

「什麼事兒?」化龍長老問道。

「我買下了兩枚凈血丹,正好在這幾日之內凈化自己的血脈,我和白玲瓏都要服用,所以想請師傅護法。」陸方說道。

「好,你們倆都是我的徒弟,現在有了這樣的突破,自然要好好的照顧你們。」化龍長老開口說道,手中出現了一個陣盤,在這陣盤之上,閃爍著一些淡淡的光芒,不是還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是五行顛倒陣,擁有著強大的力量,正好為你們護法。」化龍長老開口說道。

把這整個陣盤扔了出去,就在下一刻,陣盤落在了面前的地上,一股淡淡的元力波動,就在這一瞬間的向著四周擴散而去,一下子就配合著整個地脈,憑空生成了一座陣法。

就在不遠處的李長老,此時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大罵道:「你這老不死的傢伙在搞什麼鬼?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居然在這裡設置陣法,你是要幹什麼?」

李長老大聲的呵斥著,帶著憤怒之意。

「哈哈!」

就在下一刻,化龍長老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老不死的傢伙,我的徒弟買了凈血丹,正要準備煉化的血脈之中的雜質,到時候修為提升,你的大徒弟也不可能是對手,乖乖的認輸吧。」

化龍長老得意的說道,顯得十分的開心。

周圍的陣法,也在這一瞬間迅速的密布,形成了一團密雲,把內外進行了隔絕。

看到化龍長老做出這樣的事情,李長老頓時整個人都是站了起來,與倡議之色。

他用力的捏緊了自己的拳頭,帶著惱怒之色。

「沒有想到化龍這老不死的,居然還存了這麼多的貢獻點,還能給兩個小徒弟買下凈血丹,真是實在可惡,到時候徒弟那不是輸定了?」此時的李長老心中異常的慌張,更是有一些不安。

好不容易才打壓了化龍,要是讓化龍的這些徒弟修為更進一步,那自己的圖謀可就麻煩了。

白玲瓏和陸方都在化龍長老的面前,此時他們的手中都有著一個瓶子,評測之中專註的都是一顆丹藥。

這個丹藥是紅色的,紅彤彤的就好像是火焰一般,同時還有著一些晶瑩剔透。

隱隱約約之中,在這丹藥裡面似乎是有著一些紋路,彷彿是有著一團燃燒的火焰。

「師父,接下來的事情就麻煩你了。」陸方對著面前的化龍長老說道。

「好好好,你們是我的徒弟,你們能夠有所進步,那實在是太好不過了,接下來你們儘管服用丹藥就是。」

化龍長老用這寵愛的眼神看著面前兩人,帶著激動的語氣說道。

「好。」

陸方沒有再多說什麼,這些話說出來也都是矯情。

把這個丹藥扔進自己的嘴裡,陸方就感覺到一團火焰在自己體內不斷的燃燒了起來,就在這一瞬間閉上了自己的眼眸,只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血脈之中不斷的流暢了起來。

那是一股炙熱的氣息,就好像是火焰一般。

但是這股火焰又顯得十分的溫和,雖然隱含著非常可怕的力量,但是卻沒有爆發出來,也沒有對陸方造成十分嚴重的傷害。

彷彿就只是為了對付那些雜質而生,這其中的神妙之處,讓人不敢置信。

同時還有這一股勃勃生機,也隨著這股丹藥的能量在他的體內不斷的流轉著。

陸方閉上自己的眼眸,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的耳旁傳來了天老的聲音,帶著一些感嘆:「沒有想到在這短短的幾千年的時間裡面,居然已經開發出了這麼可怕的那樣,難怪可以對你的身體造成這樣多的好處。」

「小子,現在你要做的事情可不是入定,這丹藥之中帶有著極其可怕的玄妙之處,你得靜靜的品味其中的感悟。」天老說道。

天老在修行之路上面是前輩,自然是精通許多的秘密。

「天老,我該如何做才能夠探查其中的玄妙,這其中的力量,太過於隱秘,我也做不到查清楚。」

陸方連忙請教的說道,想要得知如何來將自己身體進行蛻變。

「你這小子,倒是滑頭。」化龍長老笑著說道。

「你要用神識去靜靜的品味,觀察其中的變化,去領悟之中的法則,這肯定是某些大能,煉製而成,你只要掌握其中百分之一的玄妙,對你的修為恐怕都會有極大的幫助。」

天老所說的事情,的確給了陸方啟發。

陸方用神識去體會這丹藥之中的力量,隨著丹藥力量的擴散,他已經感覺到渾身有著一股熱流在流動著。

隱隱約約之間,血液之中似乎有著什麼雜質被清除掉了。

陸方觀察的這個變化,他這個時候發現,這丹藥之中,其實蘊含著一股龐大的雷霆生機。

能夠吸收著雷霆生機的血脈,就被保存了下來。

不能夠吸收的血脈,就在這一瞬間都被毀滅了,同時這一股生機又在不斷的刺激著體內的血脈,在擴大生長。

「嘶!」

陸方倒吸了一口涼氣,隱隱約約之間似乎是領悟到了什麼。 如能夠將這種雷霆生機的力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麼自己體內的血脈不就輕而易舉的進行純化?

陸方想到了這裡,就感覺到自己的心中有著一種激動在澎湃著。

「咕嚕!」

他用力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閉上眼眸,去深入的體驗這種力量的變化,單調之中所蘊含著的力量,卻在向著他的內臟骨骼之中不斷的擴散。

「咔嚓!」

只聽這樣的一聲響,陸方就感覺到在自己的骨頭之中似乎有什麼屏障被打破了,他的神識隨著這一股能量,進入到了自己的骨髓之中。

他通過內視看見了自己骨髓之中的顏色,那其中蘊含著許多黑色的雜質,同時還有著一些污垢在自己的骨髓之中。

同時在這骨髓之中還有著一些淡淡的金色,但是卻十分的稀少。

隨著這一股雷霆的力量湧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這些金色的光點,在不斷的受到滋潤,開始慢慢的擴大。

和那些黑色雜質以及污垢,都在不斷的被清除掉了。

陸方沉浸在其中,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感覺到這些能量漸漸的變得稀薄了起來。

而此時的陸方,心中卻有著一些領悟。

雷霆之中就可化出生機,生機勃發,而這又是毀滅之道,雷霆劈下,生命也會隨之毀滅。

這其中有著奧妙的變化,自然是非比尋常。

陸方在這變化的過程之中受益頗淺,最後一點能量在他的體內消散不見,此時的他就感覺渾身變得虛弱了起來,有著一股疲倦湧上。

「咕嚕咕嚕…」肚子裡面傳來了一聲響聲,居然就在這一瞬間餓了。

睜開眼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眸之中恍恍惚惚之間似乎是射出了雷電之色。

化龍長老看著面前陸方睜開眼眸的那一瞬間,似乎是有著雷霆閃動,也是有些驚詫。

「這是從這凈血丹之中有了一些特殊的領悟了么?」

化龍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帶著驚詫說道,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真是不錯!」

他感嘆了一聲說道,帶著一縷驚喜。

「呼!」

陸方剛準備站起來,感覺到手腳有些無力,整個人又再一次坐在了地面上,同時又感覺到自己體內有著一股磅礴的生機。

取出丹藥,扔進了嘴裡,陸方這才感覺到自己的生機恢復了一些,變得舒暢了不少。

他不由喃喃的說道:「看來這次收穫,可真是不少。」

他買了不少丹藥,正好可以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隨著這些丹藥吞入腹中,陸方再次閉目休息了起來。

許久之後,才睜開自己的眼眸。

此時的他感覺到腦海中多出了許多的記憶,居然是血脈傳承。

那是一片廣闊無邊的大海,在這大海之中有著一條黑色的龍,只見這黑色的龍突然發出了一聲咆哮之聲,向著天空之上直飛而上。

龍嘯九天帶著一股磅礴大氣,真龍九變,就在那天空之上,似乎有著一個大敵,有著一個恐怖的存在,密密麻麻的烏雲之中,只是緩緩的睜開了一個眼睛。

可是才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似乎有著一股毀滅的氣息在這天空之中擴散。

看到這雙眼睛,這條黑色的龍並沒有任何的恐懼,不斷發出了一聲怒吼,不斷的變化了起來。

真龍九變,隨著第九變出現,就在那一瞬間,這條黑色的真龍,有著無邊無際的威能,直銷嘯這九天之上,似乎要撕破這天空之上的一切。

那一刻陸方感受到了這些變化,似乎有著同心的意志感應,悲壯凄涼,一往無前。

「轟!」

不過最後的畫面,卻是一閃而過。

陸方睜開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經掌握了真龍九變的第一重,在這血脈記憶之中,直接就領悟了。

即便只是真龍九變的第一重,他也能夠感覺到自己實力可以翻倍。

他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實力一旦用出真龍九變,就一定可以突破了靈神期六重的實力水準。

想到這裡他,哈哈大笑了一聲。

「你這是突破了?」在面前的化龍長老一聲眼眸之中露出了驚喜神色,看著面前的陸方問道。

陸方點頭說道:「是的,我已經突破了,練成了真龍九變第一重,這凈血丹真是奇妙無比。」陸方帶著讚歎的語氣說道。

「突破了就好,突破了就好。」

只見化龍長老笑著說道,言語之中帶著一縷激動。

陸方發覺自己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黑色的污垢,還散發著一股惡臭,這應該就是體內排出來的雜質。

他以前的時候也曾經經歷過,這時自然處理起來也是得心應手,捏出了一個法訣,一團乾淨的水出現在他的手中,然後落在了他的身上沖洗而過,一時間乾乾淨淨,清清爽爽。

陸方轉過頭,就看向一旁的白玲瓏。

只見白玲瓏眉頭緊皺,似乎是在經歷著什麼事情一般,這讓陸方在臉上露出了一些疑惑。

白玲瓏怎麼這麼久還沒有突破,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只見盤腿坐在那裡的白玲瓏整個人都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有著一種深沉的痛苦。

「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發出了一聲驚呼,不安的說道。

在一旁的化龍長老皺起的眉頭,運用神識向著面前的白玲瓏探查了過去,下一刻,發出了一聲驚呼。

原來化龍長老用神識探查的過程中居然受到了反噬,此時眉頭緊皺,露出了一縷凝重。

「沒有想到,白玲瓏她的血脈居然如此的霸道,居然不容任何的神識探查,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是因為血脈太過於霸道的原因,導致他體內的元力根本就不夠。」

化龍長老帶著一些嘶啞的聲音說道,已經看穿了白玲瓏身上的問題。

陸方聽到這裡,用自己的目光在面前的白玲瓏身上打量起來,心中已經猜到了某種可能。

「她體內的血脈太過於猛烈,而她體內的元力又不夠,現在這凈血丹法則催命符。」陸方皺起了自己的眉頭說道。

就想要將元力注入到面前的白玲瓏的體內,可是陸方的手才剛剛按在面前的白玲瓏的身上,就感受到了一股反噬之力。

隱約之間有著一隻鳳凰,在那一瞬間發出了一聲長嘯。

鳳嘯九天,那一瞬間,陸方感覺到自己的手一陣刺痛,整個人都是倒退了兩三步。

他目光炯炯,盯著面前的白玲瓏,帶著一些詫異。

「沒有想到已經到了這種程度,真是太讓人不敢置信了。」他喃喃的說道,帶著一些驚喜。

「看來只能等待了。」化龍長老臉色陰沉的說道。

他原本以為白玲瓏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血脈,這是稍微有些優質的血脈,但是他沒有想到居然會如此的霸道。

血脈越是霸道,越是證明這血脈的高貴。

「你小子倒是走運了。」天老在一旁說道。

「什麼?」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疑惑。

「你可還記得天參?你想要救面前的白玲瓏,就必須要用你的血配合著天參的汁液,然後餵給白玲瓏,你的血液之中蘊含著一股龐大的力量,白玲瓏服用之後,以後會對你有著一種骨子裡的情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