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整個華夏大地都在熱議著,甚至全世界各地都在討論著這件事。

偵緝局的職責範圍,也公布出來,目標便是為了約束那些修鍊者,和公安部門類似,所針對的目標不同而已,這點毫不避諱,同時也再一度對無數修鍊者進行呼籲。

強大的力量,是用來保家衛國的,不是讓他們來爭強好勝,相互廝殺的。

法紀,不可動搖!

與此同時,偵緝局的招募工作也直接開啟。

林楠的戰部和國安局同時抽調部分人手,同時也從社會上招募大量的修鍊者,從內功高手到修士高手,來之不拒,只要審核通過,便能成為偵緝局的一員。

至於俸祿工資,很吸引人!

不再是單純的金錢,而是以靈丹妙藥為主!

這個消息一出,對全國各地那些閑散的修鍊者而言,完全是福音,頓時徹底沸騰了。

「快走,去報名,這可是好差事!」頓時,一些年輕男女紛紛朝各地指定報名點趕去。

對於很多修鍊者而言,這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一些家長們也寧願讓自己的孩子進入這裡,相比於異境,這裡無疑要安穩的多。

省城,仙府餐廳,趙小娜久久看著手機內的消息,說不出話來。

良久,她做了決定。

異境,她不是沒想去,但她知道林楠不會同意,哪怕自己和他沒關係,他也不會同意,這點趙小娜明白,林楠是一個念舊的人,不會讓她涉險。

但是這個偵緝局,她要去。

從上次再見林楠之後,她便在一直努力修鍊,雖然只給她十顆大力丸最基礎的靈丹,但在她的努力下,趙小娜也成功踏入修士境。

「以前的回不去了,但以後的趙小娜,會更精彩,我會默默向你靠齊。」趙小娜默默自語,隨即起身,直奔省城報名點而去。

以她修士的身份,再加上乾淨的背景,自然是完全沒有問題。

全國近三百個地方建立偵緝局,再加上二三十個廳級部門,總共需要招募上萬人之多,她這種修士高手,是眼下最為缺少的。

來到一處報名點,此刻已然聚集了數十人之多,都是省城周圍的修鍊者,幾乎清一色的修鍊者,當然絕大部分都是內功武者,修士高手屈指可數。

蜀山宮和羅家人修士高手倒是不少,但他們主要都在異境征戰,這裡倒是沒有出現。

一位位內功武者登記完畢,有男有女,負責的是國安局的一位修士高手,還有省城這邊公安部門的人,也是一位內功高手,對於這麼多人來報名,他們很認真對待。

當輪到趙小娜的時候,接過她手上的資料表后,兩人皆是微微一愣。

「修士高手?」

要知道雖然有著七八十人報名,但修士高手不超過五人,每一個都是稀缺貨,而且像趙小娜這種年輕美女,更是沒有。

除此之外,兩名審核人員還看到了一個身份,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省城仙府餐廳總經理?

這不是大仙農集團的人嗎? 雲夢恬訕訕的撓了撓耳朵,乾笑了一聲,有點裝不下去:"那個……那個……其實……其實這個……這個你不問我,我本來……本來也打算給你說的!"

"哦!"路彥琛故意拉長音兒:"是嗎?我可沒看出來!"

說完,他靠在椅子上,雙手交叉在胸前,平靜的開口:"好了,現在給你機會,老實交代,把你知道的,先跟我說說吧!"

雲夢恬看著路彥琛,眸子閃了閃:"那個……表哥,你能先跟我說說,你都知道些什麼嗎?這樣的話,我好給你補充嘛!"

路彥琛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雲夢恬:"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以前認識!"

雲夢恬傻眼了,她沒想到,表哥所謂的知道,就這麼簡短的兩句話。

她心裡清楚,表哥這分明是詐自己呢!

可是,如果她現在不老實交代,以後還有機會嗎?

要是表哥給了這次機會,她還沒有老實說,估計表哥以後想起來,肯定會把她大卸八塊!

想到這裡,她咬了咬牙,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表哥,我先跟你說清楚,這可是你讓我說的,要是你萬一受到刺激,你可不能怨我啊!"

"別廢話,說!"路彥琛很直白的開口。

雲夢恬無奈的嘆口氣,老實交代:"你跟朵朵認識的時候,朵朵只有四歲,那個時候的事情,我是真心不知道,只有你們倆知道,至於後來,朵朵來南希市上大學,你們再次重逢的時候,我只說我知道的!"

路彥琛點點頭,示意她繼續。

雲夢恬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一開始,我就覺得你們倆特別般配,一直想要撮合你們,結果,你們倆都覺得我胡說,直到後來見了面,你們才知道,你們倆就是自己小時候見過的那個人,後來,你帶我和朵朵出去玩了幾次,你也時常單獨請她吃飯,自然而然,你們就在一起了,對了,烈風也算是你們一起領養的,只不過在你的名下而已!"

雲夢恬頓了頓,繼續道:"其實,在我看來,雖然你們倆相差十歲,但是,真的挺合適的,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談戀愛的那種感覺,我無意中也跟朵朵說過,朵朵當時也沒有放在心上,你們倆依舊每次有時間,都出去吃飯!"

雲夢恬突然話鋒一轉,臉色有些沉:"直到半年前,朵朵十八歲生日,你沒有準時回來幫她慶生,朵朵當時別提多失落了,但其實,我覺得,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朵朵本來就不是那種小氣的人,會抓住一件事情不放,可是,你卻跟柳清清鬧出了緋聞,朵朵雖然嘴上說沒有什麼,可是,我看的出來,她是真的生氣了,她那段時間,本來就對你們的感情,從心底產生了懷疑,可是,你卻沒能給她安全感,她跟我年紀一般大,不過是個十八歲的孩子,根本沒有你那麼多的經歷,有些事情,她需要不斷的讓你重複強調,她才能有安全感,可是,你不懂,你也忙,一切的矛盾積累在一起,到了最後,朵朵在生日第二天,看到緋聞,就提出要跟你分手,她告訴你,她沒有準備好!"

雲夢恬的眉頭擰在一起:"可是,只有我知道,她是真的受傷了,但是,她的驕傲卻不允許她跟你說出來,她說了分手,你當時也沉默了,你也很失態,還是我開車送你回家的,你當時的狀態,根本沒法開車,當時我還怪朵朵太狠心,可是,回到宿舍,看到朵朵把自己蒙在杯子里,那麼難受,那麼可憐,我突然就不怪她了,感情的事情,誰說得准呢!"

路彥琛聽著雲夢恬的話,神色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

雲夢恬看著他不說話了。

路彥琛突然抬頭:"繼續啊!"

"啊!"雲夢恬愣了愣,看著路彥琛,繼續說:"然後,朵朵要期末考試,你就沒有打擾她,我們最後一門考試前,你跟我說,考完試,要跟朵朵親自解釋之前的事情,我本來以為,我們考完試的時候,就是你們和好之時,可是,我萬萬沒想到,我進入考場前,小表哥就出事了,然後,你就飛來了倫敦,你甚至都沒有來得及跟朵朵打一個電話!"

雲夢恬的神情,有些難受,她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眼眶都紅了:"我們都不相信,小表哥有事,一直都在找他,結果,你又出事了,中了槍,腦袋還受到了撞擊,清風叔叔雖然救醒了你,可是,你卻忘了很多事情,當然了,這其中最重要的,就包括葉一朵!那個你喜歡的姑娘,你長了二十八歲,唯一喜歡過的女孩子,之後,你接管了暗夜組織,成了暗主,家裡人都心照不宣的,把你跟朵朵的事情,隱瞞了下來,本來我想著,如果你想起了之前的事情,我就什麼都不用說了,可是,我沒想到的是,你沒想起來,卻再次喜歡上了朵朵,表哥,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的身份,真的喜歡她,能跟她在一起嗎?你能給她帶來安全嗎?"

路彥琛愣住了,他看向雲夢恬,眼眶有些發紅。

雲夢恬問的問題,其實他一直在迴避,墨言差點綁架葉一朵,他狠狠的教訓了墨言。

可是,他卻不能確定,這樣的事情,還會不會有,他還來不來得及,再次保護葉一朵,這些事情,他自己心裡都沒數。

可是,想到葉一朵找了自己那麼久,還因為自己消失,得了輕度抑鬱症,他就心疼的要命。

他直勾勾的看著雲夢恬:"小夢,不管我能不能給她安全,她可能都不願意離開我了,我捨不得她受到一丁點傷害,你懂嗎?可是,半年前,因為我的離開,她得了輕度抑鬱症,這件事情,我是昨晚才知道的,如果我知道她會這麼難受,說什麼,我也不會忘記她的,我就是忘記誰,也不會忘記她……"

路彥琛的聲音越來越低,似是喃喃自語。

他的神情看起來很痛苦,雲夢恬心疼不已。

她無奈的嘆息:"怎麼會這樣呢,表哥,我覺得,肯定是你那枚素戒指刺激到朵朵了!"

"什麼素戒?"路彥琛愣住了。

雲夢恬沒好氣的說:"你臨走的時候,來不及轉交,你遲到的生日禮物,讓你的助理,把戒指交給我,讓我親自交給朵朵,我去給朵朵的時候,她就問我,你怎麼了?你當時都忘記她了,我就選擇了隱瞞,再加上,我要去倫敦,也跟她斷了聯繫,我甚至不知道她後來那麼難過,還跑來倫敦找你,如果知道,我當時或許不會那麼做!"

路彥琛沉沉的看著雲夢恬,聲音有些沙啞:"怪不得別人,說到底,全是因為我,朵朵這樣,都是因為我,小夢,我會給她安全的,我會保護她,就像是你說的,我們之前已經分手了,卻還能再次相遇,還能彼此有情,我說什麼,這次都不會再放開她的手了!"

雲夢恬複雜的看了他一眼:"你自己看吧,說實話,我現在也很清楚,我不會在因為你們倆的事情,對你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產生偏見,畢竟,這是你們的感情,跟我沒關係,我只是希望,你們都好好的,如果你要追朵朵的話,能幫忙的地方,我一定幫忙!"

路彥琛直接來了一句:"你別來這裡跟我搶房子,就是幫我的忙了!"

雲夢恬的小臉一下子就黑了:"表哥,還有沒有愛了,我剛說完,你就不能讓我緩兩秒嗎?"

路彥琛非常無情的給了她倆字:"不能!"

雲夢恬無語的搖搖頭:"算了,我還是一會自己找房子吧,我真是個沒人疼沒人愛的小可憐!"

路彥琛無語的看了她一眼,突然眸子閃了閃:"對了,小夢,我跟柳清清的緋聞,究竟是怎麼回事?"

雲夢恬突然蔫壞蔫壞的笑了。

她意味深長的開口:"表哥啊,這件事情,可就說來話長了!"

"那你就長話短說!"路彥琛給了她一個涼涼的眼神。

雲夢恬癟癟嘴:"好吧,其實大概就是,你跟柳清清出任務,結果被人拍到了,加上有個不不長眼的人,在幕後做鬼,想要破壞你跟朵朵的感情,對方得罪過你,估計是害怕你跟朵朵在一起了,盛世集團和ce集團強強聯合,他就沒有活路了,因此,才設計了緋聞,說你跟柳清清要訂婚了,當時你剛從國外回來,還沒有來得及壓緋聞,這個緋聞已經傳開了,朵朵當時真的生氣了,也失望了,我看的出來,她對你的在乎,讓她的憤怒委屈,全都在那一刻爆發了,所以,你們分手了,明白了嗎?"

路彥琛雖然覺得雲夢恬啰嗦,但是,大概的情況,她也算是明白了。

他看了一眼雲夢恬:"行了,你去睡覺吧,我想知道的問題,已經問完了!"

雲夢恬癟癟嘴:"真的沒事了?那我可真的去睡覺了!"

路彥琛"嗯"了一聲,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雲夢恬轉身,剛要出門,就聽見外面傳來敲門聲。 看到這一點,二人更是不敢怠慢了。

「趙小姐,你現在具體是什麼修為?獨自修鍊還是?」國安局的人開口問道,對於國內的修士高手,國安局正在進行資料整合統計,但目前為止還沒有正式出爐,國內的任何一位修士高手,都需要詢問清楚,防止邪靈教的人滲入其中。

哪怕趙婷屬於大仙農集團,和林楠沾染一些關係,但他們還是要審核。

「下品修士,獨自修鍊。」趙小娜回答,並沒有想太多。

然而一瞬間國安局的這位修士高手快速打開自己的電腦,有關趙小娜的資料快速完整呈現出來。

當看到林楠前女友身份后,便徹底放心了下來。

不用說,他已經明白了。

「好的趙小姐,您的信息已然了解,還請回去等待通知,若無意外,這兩天會正式通知。」國安局這位修士高手站起身來,頗為客氣。

林楠身邊人,哪怕現在不是情侶關係,但也是身邊人,看看她在大仙農集團工作便能看的出來,毫無疑問的趙小娜的修鍊資源的來源也就清楚了。

若無意外,趙小娜肯定會被招納進來,而且有著不錯的管理經驗,只怕可能會成為省偵緝廳的領導也不是沒有可能。

一旁,不少人排隊之人看到這一幕都滿是詫異。

年輕漂亮的美女修士高手,讓很多人眼中微微一亮。

「這麼厲害,省城哪位美女,我怎麼就沒有遇到過。」不少人竊竊私語。

來這報名的,基本上都是十八到三十歲之間的年輕男女,三十歲以上的幾乎沒有,對於美女自然有著特殊的關注力度,尤其是漂亮的修士美女,在趙小娜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美感存在。

「我怎麼看著有點眼熟。」有人看向趙小娜的背影,露出疑惑之色。

仙府餐廳,在整個省城太出名了。

尤其是那些有錢的主,更是成為他們日常飯菜的首選,仙府餐廳里的那些特殊食材,蘊含一些特殊的靈氣,長久服用,對修鍊都有益處。

自然而然的,有人見過趙小娜。

「還真是,好像有點面熟!」經過其他人這麼一提,頓時其他人也露出意外之色。

「我想起來了,這不是仙府餐廳的那位趙經理嗎?」終於,有人開口,道出了趙小娜的身份,而後一群人驚嘆。

「乖乖的,厲害了,這仙府餐廳也是林部長的吧,他們家餐廳的負責人都能成為修士高手?」

一些人震驚不已,他們不知道林楠和趙小娜之間的故事,就是知道仙府餐廳的負責人都這麼成了修士高手。

「不得了,這次若是落選了,我也去仙府餐廳上班,實在不行就去雙流鄉那邊,找個合適的崗位,也給林部長打工算了。」有人笑著說道,做了決定,半開玩笑,半當真。

一聽這話,其他人也開始附和起來。

想想這也不是沒有道理,於是紛紛琢磨著該怎麼去大仙農集團應聘,讓負責報名的兩人臉上滿是異樣。

當天晚上,各地所有報名偵緝局的修鍊者資料呈現出來,公安部門聯合國安局進行初級審核,並且派出大量人員進行走訪,調查這些人的具體情況和資料。

挑選其中品性端正的,思想覺悟高的,淘汰那些社會上的混混,不務正業的,亦或者是有著特殊犯罪經歷的。

偵緝局,是一個類似公安機關的執法者,雖然不敢說要和公安機關招募一樣嚴格審查,但也絕對不要那種思想不正,品行不端之人。

這是一個龐大的工作,然而卻在各地有條不紊的上演著。

整個國家這張機器大網直接鋪開,對這些人進行審核,一次又一次。

最終,一份名單傳遞上去,報送國安局審核。

尤其是各地偵緝廳的人事招聘,更是重要。

當陳聽雨坐在辦公室內,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后,忍不住突然間笑了出來。

「林部長,趙小姐竟然被聘為省城偵緝廳的副廳長?」

林楠這幾日忙碌著偵緝局的事情也一直在燕京這邊,聽到這話不由微楞,不是很理解。

「誰?」

「趙小娜啊,我們林部長這是不認識了?」陳聽雨笑道。

這下,林楠反應了過來,整個人突然間坐了起來。

「小娜?」林楠疑惑了,這怎麼就突然間成了偵緝廳的領導了?

見狀,陳聽雨輕笑,隨手將趙小娜的資料遞交過去,讓林楠自己看,不多時林楠才算是明白過來,微微輕嘆了一聲。

下品修士修為,足見她這段時間多麼刻苦努力,這點倒是出乎林楠醫療,之前給她靈丹也是想讓她一切好好的,健健康康的。

「你們看著安排吧。」林楠搖搖頭,什麼也沒有說。

倒是陳聽雨輕笑,顯得有些打趣。

「她的能力還是不錯的,更何況還是老熟人,要不我把她調過來,給你當助手如何?」

下一刻,林楠的白眼投了過來。

給自己找不自在嗎?自己雖然還有著一些關心,但卻不希望再度靠近,自己這位有婦之夫是不能亂來的。

頓時,陳聽雨乾笑了一聲。

「那就這個職務沒問題了,咱們偵緝局成立太過倉促,也沒時間去精挑細選,她在這些人之中也算是極為出色的了,否則也不會推薦她出任這個職務。」陳聽雨解釋了一句。

林楠點頭,算是默認了。

除此之外,陳聽雨又道出了一些名字,都是雙石村那邊的情況,雙石村所在的市區偵緝局報名的人,過半都是雙石村這周圍的,尤其是鳳凰山腳下那些獨自修鍊的,更是報了上百人之多,等待著上面的審核挑選。

再然後,是各地偵緝局挑選的事情,事情一大堆,都等待著他們來進行確認復批,然後才能正式下達任命,成為偵緝局的一員,負擔起保家衛國,守護華夏大地子民的重任。

各地的偵緝局所在地,各種其他事宜,也同樣需要他們來確認,批複,然後快速將整個偵緝局建立起來,忙碌個不停。 雖說,不能親眼看看紀優陽,但是聽到木兮能和紀優陽見面,知道紀優陽的動態,對駱知秋來說,也算是一種安慰,「凌晨一點多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電話,連夜收到了兩千萬的現金,江律師說等庭審結束了,再談解約的事情,到時,我直接跟他簽字就可以了。」

連夜就賣了三套房子湊出兩千萬,因為自己的事情連累了江別辭,木兮心裡很過意不去,「好。」

接到木兮信息一早就過來的夏明義,進來接木兮時,沒聽清,木兮跟駱知秋談了什麼,但是聽到了兩千萬這個數目,只以為是紀家的開支。

進來的夏明義,跟駱知秋點頭打招呼,「夫人,早。」

「早,明義。」即使夏明義不再是紀家的人了,但是離開這裡以後,回到了梁帥身邊以後,不管跟著梁帥幹什麼,都是讓人不能輕易得罪的,「恭喜你,以後,有機會記得回來紀家玩,家裡的大門隨時為你打開,我已經吩咐下去了,以後,你進來,不需要預約和任何手續,隨時都可以來。」

「謝謝夫人。」

大概是昨晚江別辭那些話,讓木兮看見駱知秋跟夏明義客客氣氣說話,還一臉熱情和笑容時,心裡不知為何會覺得駱知秋只是在逢場作戲。

把人送到門口后,見車子還沒熄火,駱知秋忙說道,「快走吧,別耽誤時間了。」

「那我先走了秋姨。」董雅寧已經遭受報應了,有些話,她也不好多說什麼傳到紀澌鈞那裡去,讓紀澌鈞心裡難過。

「嗯。」

把人送上車后,駱知秋在門口等司機開車過來送她出門。

木兮的車子開出門口,車聲才剛剛消失,身後就傳來一蹦一跳的腳步聲。

轉身望見,背著卡通書包牽著紀澌鈞手出來的木小寶,木小寶看到她的時候,開心沖著她揮手打招呼,「秋奶奶,早上好。」

「早啊,小寶。」紀澌鈞不會是要帶著小寶和她去同一個地方吧?可是看小寶笑得那麼開心也不太像是,「早,你們這是要出門?」

「我帶小寶出去喝早茶。」看樣子,駱知秋是要過去那邊,對於那件事,紀澌鈞不想再多提一句話,「秋姨,那我們先走了。」

「好。」這夫妻倆,對董雅寧的事情,一個字都沒多提,既然他們不想提,那她也不會再提及這些事情,董雅寧就算是做了再多過份的事情,到底還是紀澌鈞的親生母親,紀家現在已經往好的方向發展,她也不想破壞了這好不容易才來到的和平。

上車后,和紀澌鈞一塊坐在後排的木小寶,想解開自己安全座椅的安全帶就對上紀澌鈞警告的眼神。

默默把安全帶扣回去的木小寶,鼓著腮幫子,委屈說道,「不說你們單獨出門了,就你跟媽咪還有我一起出門的時候,你都是跟媽咪挨著坐的,難得現在只有咱們兩個人一起出門約會……」小手指指著自己跟紀澌鈞的距離,「那麼遠,還叫約會嗎?」

今天早上,大概是董雅寧的案子要開庭了,整個紀家都沉浸在一股死氣沉沉的氣氛里,即使寶少爺不斷在活躍氣氛,可是前排的費亦行跟許衛都能感覺到,這空氣有點壓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