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完了,他家紀總,裝傻充楞的功夫越來越精湛了。

等等,難不成,他家紀總,這是打算一點點公開婚事?

搞不好,有可能。

紀總,可是一向都不按理出牌,讓人摸不著套路。

瞧那,裝傻充楞的樣子,和寶少爺一模一樣。

果然,是親生父子。 路南的態度,徹底惹怒了穆念影。

"小南,你怎麼能這樣呢,就算是我說過,不管你們的事情,可是,舉辦婚禮這麼大的事情,我們怎麼能不管呢!"

路南面無表情的看著穆念影:"奶奶,就算是舉辦婚禮,那也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跟您沒關係啊,記得您說的話!"

穆念影頓時被噎住了。

"算了,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不想管,也管不著!"穆念影生氣的說完,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

"既然奶奶能不插手,那再好不過了!"路南說。

穆念影氣的打顫:"小南,你……"

"奶奶,您好好休息吧,我今天還有點事情,我跟北北就先走了!"路南說完,就拉著蘇北,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孫靜怡看著路南和蘇北,又看了穆念影一眼,左右為難。

蘇北和路南,已經走出了門。

孫靜怡無奈的嘆口氣,只能坐下來。

路向遠看完這場鬧劇,轉身上樓。

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

他管不了了,也不想再管!

蘇北和路南出了路家老宅,蘇北這才看向路南。

豪門小媳難養 她說:"路南,如果是因為我,那沒有必要跟家裡人,鬧得這麼僵的!"

路南搖搖頭:"北北,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一方面是不想讓你受委屈,另一方面,我是不想讓他們覺得,這件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如果他們覺得,我們的態度並不強硬,他們肯定會不依不饒,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到時候,肯定弄得我煩不勝煩,還不如這樣乾脆點!"

蘇北撇撇嘴:"好吧,既然你這樣想,那我就放心了!"

兩個人出來一趟,不到一個小時,就回家了。

回到家裡,劉嫂吃了一驚。

她說:"先生,你們怎麼現在就回來了?"

蘇北笑了笑:"他想紫蘇了,我們在外面也沒有什麼大事,距回家了!"

劉嫂點了點頭,便去打掃衛生。

蘇北跟路南,繼續抱著小丫頭,教她學走路。

同一時間。

葉婷洛走出醫院。

住了這麼久的醫院,葉婷洛從醫院走出來,她感覺,太陽似乎都格外的刺眼。

她伸手捂住眼睛,好一會才覺得好點。

經紀人和助理,已經在不遠處等著自己了。

葉婷洛快速的走過去,上了保姆車。

她一上車之後,助理就著急的看著她:"婷洛姐,你這段時間,去哪裡了,我們找不到你,好多節目早就簽好的合作,我們都違約了,顧總可生氣了呢,他一直在找你!"

葉婷洛嗤笑了一聲:"違約了又如何,雲城集團不是有錢嘛,那就讓他掏錢啊!再說了,是他要捧我的,生氣管我什麼事,他可以選擇不捧,反正對我來說,都一樣了!"

"可是……"小助理還想說什麼,卻被葉婷洛打斷。

她快速的說:"你不用說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聽,我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覺!"

葉婷洛說完,便沒有人再說話了。

他們看得出,葉婷洛並不想說話,並且,她似乎有點變了。

葉婷洛到了家裡,關上門,直接睡了起來。

她卻不知道,她的出現,驚起了驚濤駭浪。

她消失了這麼久,不僅很多節目組的人在找她,狗仔也在找她,大家都想知道,她究竟去了哪裡,幹了什麼。

可是,葉婷洛出院的事情,被路南封鎖的很嚴密,基本沒有人知道。

但是,葉婷洛的小助理,可就沒有那麼牢靠了。

葉婷洛不在的時候,顧念城找了她無數次,問葉婷洛去哪裡了。

現在葉婷洛終於出現了,她趕緊第一時間通知了顧念城。

顧念城接到電話的時候,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

"我知道了! 麵包樹下的女孩 "他說了一句話,就快速的掛斷了電話。

葉婷洛,你終於出現了。

顧念城拿上外套,以最快的速度衝出門。

因為是星期天,所以,路上堵車堵的特別厲害。

顧念城出了門,幾乎一直在摁喇叭。

可是,不僅不管用,還引來頻頻的注目和罵聲。

顧念城本來半個小時的車程,硬生生走了兩個小時,才到了葉婷洛家。

葉婷洛回到家裡,倒頭就睡。

她睡得正香,突然聽見門鈴響起來。

葉婷洛煩躁的抱著枕頭,翻身繼續睡覺。

可是,按門鈴的人,似乎鍥而不捨,一直在按。

終於,十分鐘之後,葉婷洛受不了了。

她無語的耷蒙著眼睛,下樓,開門。

幾乎都沒有看清楚來人是誰,葉婷洛就轉身,打算上樓。

結果,她剛走了兩步,就被人從身後,一把拉住胳膊。

"葉婷洛,你這幾天究竟去哪裡了?"顧念城異常憤怒。

聽到聲音,葉婷洛這才慢慢的清醒過來。

她緩緩睜開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人,她突然嗤笑了一聲:"跟你有關係嗎?放開我,我要去睡覺!"

葉婷洛一副我跟你無關的樣子。

顧念城怒火中燒:"現在跟我沒關係了,你來找我,主動獻身的,你都忘記了,那個時候,你怎麼不說,我們沒有關係,我把你捧得大紅大紫,成為炙手可熱的當紅明星,你受著大家羨慕和崇拜的目光,那個時候,你怎麼不說,我們沒有關係!"

看著顧念城如此憤怒的模樣,葉婷洛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她嘲諷的看著顧念城:"你可以選擇性遺忘啊,反正你也不想跟我發生關係,不對嗎?再說,你每次看我那種眼神,好像我賤的不能再賤一樣,你以為我喜歡嗎?我哪怕不想當明星,我也不想被人這樣看,你以為不是喜歡你,我會這樣犯賤嗎?顧念城,你真的想多了,我現在這一切,都是你逼出來的,無所謂我們之間,有沒有關係,我告訴你,愛一人才會犯賤,但是,從今以後,我不會了,我葉婷洛,跟你顧念城,再也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葉婷洛說完之後,直接轉身上樓。

顧念城三兩步跑過來,一把抓住葉婷洛。

"你說有關係就有關係了,沒有就沒了,你當你是誰啊,葉婷洛,你老實告訴我,你消失的這幾天,到底去哪裡了,是不是跟什麼男人去鬼混了!"

葉婷洛突然笑了起來,她轉身看著顧念城:"顧念城,你這是幹什麼,你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你讓我感覺好生可笑啊,你這麼氣急敗壞的樣子,我就算是跟別的男人去鬼混了,哪有怎麼樣,你還想殺了我不成!"

"你別以為我不敢,葉婷洛,你要是敢亂來,你信不信,我現在就……"顧念城還沒有說完,就被葉婷洛搶先了。

葉婷洛直直的看著他:"你就殺了我嗎?顧念城,不用你殺我,你不是想知道,我這段時間,究竟去幹什麼了嗎?那我就告訴你,我去醫院了,我自殺進醫院了,所以,不用你殺我,我自己也不想活了,你看到了沒有,我胳膊上的痕迹,這就是我不想活的證據,我以後會時刻提醒自己,跟你有關係,還不如死了!"

葉婷洛的胳膊,晃在空中。

顧念城的眸子,微微一縮。

看到那個被割的痕迹時候,他的心臟,好像被什麼東西攥住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顧念城神色痛苦的問。

"哼!什麼時候,跟你關係大嗎?"葉婷洛諷刺的說道。

"我問你,到底什麼時候的事情!"顧念城眼睛猩紅,憤怒的想殺人。

"你這麼想知道啊,那我就告訴你啊,就在你折磨我的那天晚上,還有,我告訴你,顧念城,你以為的那個告密者,也不是我,我沒有給蘇北打過電話,也沒有給路南打過電話,可笑你還自以為是,以為是我泄露了你的計劃,你怎麼不說,是自己不如路南,人家比你機警呢!以後你也別想著利用我,去對付蘇北了,因為,從今以後,我跟她是一邊的!當然了,你看不慣我,要殺要剮隨便啊,我不反抗!"葉婷洛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看著顧念城這麼憤怒的樣子,從心底來說,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

她以前處處小心翼翼,就為了討他歡心。

結果,最後卻被他百般羞辱。

現在,她再也不像忍受了,大不了拼個你死我活。

葉婷洛說完,轉身繼續要上樓,結果,再次被顧念城拉住。

只不過,顧念城很小心的,沒有去拉她那隻受過傷的手。

葉婷洛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厭惡。

她看著顧念城:"你想幹嘛?沒完沒了了,是吧,你想幹什麼,用你的權勢壓制我,讓我滾出娛樂圈,我告訴你,我不在乎!還是說,你還想殺了我,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就站在這裡,不用動手,我分分鐘再割一次手腕,你知道嗎,那種鮮血迸發出來的感覺,整個人頭暈目眩……"

葉婷洛就像是故意刺激顧念城一般,說的非常的詭異。

她看的出來,顧念城此刻有點不對勁。

只不過,她可不會蠢到認為,他是因為自己。

大抵是,又受了什麼刺激吧!葉婷洛自嘲的想著。

"夠了!你別說了!"顧念城一下子鬆開葉婷洛,就好像自己捏著什麼危險至極的東西一樣。 葉婷洛那種無所謂的態度,讓顧念城害怕。

她眼神前所未有的冷淡,跟以前,判若兩人。

顧念城想不通,她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嗎?

聽見顧念城發狠的說夠了!

葉婷洛笑一聲:"夠了,這這麼能夠了呢,我還沒有夠呢,顧念城,以後離我遠點,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牽扯!"

顧念城看著葉婷洛,以前的愛慕,在她的眼睛里,似乎一點都找不到。

她不再變得小心翼翼,也不再把自己當成她的唯一。

他明明不愛葉婷洛,為什麼看到她這樣,自己心裡會這麼難受呢!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犯賤!

也是,他的確是犯賤,喜歡自己的,自己不要,不喜歡自己的,他卻想法設法的,巧取強奪。

顧念城自嘲的笑了笑:"葉婷洛,你不想跟我有牽扯,你自己覺得可能嗎?你跟名城娛樂簽訂了十年的協議,你以為你是想走就能走的嘛,你現在說的好聽,如果你真的敢違約,我讓你賠的傾家蕩產!"

顧念城似乎只是為了放狠話而來,他說完話,就直接轉身離開。

葉婷洛一個人,在樓下客廳站了好久。

離開名城娛樂,去哪裡呢?星空娛樂?

到時候又要北北姐和路南,幫自己出一大筆的違約金?

葉婷洛笑著搖搖頭,還是別了。

顧念城話雖狠,可是,他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她現在是名城娛樂的一姐,想他也不會做出太蠢的事情!

自己只需要靜養一段時間,然後繼續去工作就行了!

想到這裡,葉婷洛的心情似乎也鬆弛下來,她轉身上樓,繼續回去睡覺,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林靈家。

雲帆始終沒有放棄勸說林靈放了自己。

說實話,自從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後,雲帆就知道,他只能對林靈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絕對不可能傷她一分一毫。

可是,對於林靈來說,一邊是哥哥,一邊是雲帆,她也是相當的為難。

她現在只能採取折中的辦法,先穩住雲帆,不能讓他去揭發哥哥。

林靈來地下室給雲帆送飯的時候,雲帆陰沉著臉。

林靈有點過意不去。

自己雖然是救了雲帆,可是,很多事情都違背了他的初衷,他心情不好,也是理所當然的。

"雲帆,你先吃飯吧,別多想了!"林靈說。

"你解開我身上的鏈子,我就好好吃飯,你這樣拴著我,幹嘛呢,拴狗呢!"雲帆看著林靈,生氣的說道。

林靈搖頭:"我知道你生氣,也知道你心裡難受,但是,就算這樣,我也不能放開你,雲帆,我不想讓你出事,我也不能讓我哥哥出事,還有,你也別說你這樣的話,我這樣綁著你,只是希望你安安心心在這裡養傷,這裡地勢高,公寓在半山腰,平常基本沒有人來,你就放心吧!"

"放了我!我只有這一個要求!"雲帆看著林靈,沉聲說道。

林靈為難的看著雲帆:"我不能放了你,放了你,你肯定會走的,我攔不住你,只能用這樣的方法,對不起,雲帆!"

"你既然不願意放我走,那就不要說對不起之類的,我承受不起!"雲帆冷著臉說道。

林靈放下飯菜,為難的看了雲帆一眼,轉身離開。

兩個人又一次不歡而散。

雲帆心裡沉重,林靈心裡難過。

林楓星期天見了蘇雲天之後,過了兩天,他就拿著合同,去找蘇雲天。

"蘇總,現在是資金流通不暢,所以,路總才會請你幫這個忙,只要你把公司抵押給銀行,到時候,我們成功拿下這個項目,您可以想想,到時候,蘇氏集團,立馬一躍成為南希市的第二大集團,到時候,您將是何等的風光!"林楓不遺餘力的忽悠著蘇雲天。

蘇雲天在商場上沉浮多年,早已老謀深算。

他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看,蘇北和路南之間,那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問題。

所以,他認為,路南肯定不會騙自己。

蘇雲天看著面前的兩份合同,想了想,便直接簽字了!

林楓看了一眼那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終於鬆了一口氣。

基本大功告成,現在就看後續的事情。

只要銀行將蘇氏套住,到時候,蘇雲天賬面上的錢一分都動不了,他給手下的一些項目,沒有錢結款。

而且,發展到那不田地,也不可能有銀行借錢給他,出了宣布破產,別無他法!

或許,這個故事就要告訴我們,不要太輕易相信他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