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一次,這三峰之巔,魔仙堡內的強者,顯然僅僅只出現了一位,那便是前方的宗元浩,至於之前另外兩位白袍老者,則是並未現身。

峰頂平台,宗元浩神情平靜,望向四周緩緩點頭。

只見此人緩步上前,隨之周身氣勢凝聚,抬手之下有幽芒閃動,一股無形之力橫掃第三峰,使得整個險峰都為之一顫。

「封魔台,起。」

一聲低喝,隨之傳來。

「轟,轟隆!」

峰頂開始顫抖,前方平台岩石逐漸向外凸起,只見一個梯形的黑色石台,彷彿從險峰內生長而出一般,慢慢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不多時,震動停止,封魔台落入眼帘。

「逍遙門,紫風上台聽封。」宗元浩此刻一臉的嚴肅之色,他的聲音不大,但此時卻是極為清晰,回蕩在四周眾人耳邊。

人群之中,紫風目光一閃,沒有任何猶豫,隨之閃身踏入封魔台內。

下一刻,只見下方宗元浩,陡然抬手一揮,前方的封魔台之上,泛起陣陣綠光,一股磅礴的生機之力凝聚,向著紫風周身蔓延而來。

「老夫,封你為我魔仙堡正魔將一職。」

「賜你護體藤甲一件!」

宗元浩低聲開口,他的目光微閃,掌中的印訣瞬間凝聚成型,隨之向著前方之人一指點去。

霎時間,只見那封魔台之上,那濃郁的綠光,在紫風周身凝聚成一件綠色的藤甲,隨之附著在了他的身上,同時很快隱匿。

此時,封魔台的四周,那些宗人天驕弟子,臉上紛紛露出羨慕之色。

這護體藤甲,在外域魔地,絕不是什麼普通的防禦法寶,那是魔仙堡三位魔仙強者,凝聚地脈之力,親自煉化而成。

傳聞此藤甲,可低於魔仙強者的一擊之力,防禦力可見一斑。

「晚輩謝過。」封魔台之上,紫風隨之抬手道謝。

宗元浩微微點頭,隨之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六人之中的李不勝身上。

「洛陽宗,李不勝上台聽封。」

「同屬魔將一職,賜護體藤甲。」

這一次封魔,顯然僅僅只是針對誒魔元池洗禮過的六人。

除去葉飛之外,其他的五人,所得到的獎勵,幾乎還是一般無二,全部被封為魔將,賜予了護體藤甲。

第三峰平台之上,也不知那宗元浩有意還是無意,待眾人獎勵完畢之後,便是只剩下他一人,而四周眾人的目光,也是同時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宗元浩微微一笑,隨之緩緩轉過頭來。

「逍遙門,葉飛上前聽封。」

「老夫以魔仙堡之名,封你為代理魔仙,賜護體魔甲一件,統領這一代年輕一輩天驕,守護我外域魔地不受入侵。」

葉飛踏上封魔台,正如他所想的一般,他的賜封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而那宗雲浩的話語,顯然是意義非凡,其內另藏深意。

「這魔甲……」

不等他過多的思索,只見四周封魔台之上,與方才不同的是,這一次瀰漫並非生機之力,而是一道道精純的魔煞之力。

凝聚成形之後,化作一具漆黑色的護體寶甲,融入了葉飛的體內。

「葉飛,你的護體魔甲,乃是我魔仙堡精心煉製,防禦力是藤甲的三倍有餘,就算是老夫想要攻破,那也需要耗費一些時間。」

前方台下,宗元浩顯然是看出了葉飛的疑惑,隨之緩緩開口說道。

他這一開口,四周的眾人,此時也是聽在耳中,臉上露出羨慕之色的同時,心中也是不免升起忌憚,獲得這樣的獎勵之後,此人怕是坐穩了年輕一輩天驕之首的位置。

「敢問,前輩,您老方才所言守衛不知是何意?」封魔台之上,葉飛儘管心中已然猜到了幾分,但此刻還是忍不住低聲開口問道。

在之前,眼前之人就曾提起過,魔仙堡的試煉才剛剛開始,似乎還有什麼任務,需要他們去完成。

前方,宗雲浩聞言,隨即淡笑一聲。

他並未著急這回應,而是移步向著前方走來,隨之踏入了封魔台之上。

「諸位,外域魔地,遠沒有你等想象中的那般平靜。」

「在西部邊境之地,有著一處名曰極魔之地區域,其內隱藏著無數的魔影,已經一些恐怖的存在,他們時時刻刻都在向著如何衝破防禦,吞滅魔修宗門。」

宗元浩緩緩開口,他的聲音之中,透著一股無形之力,此刻在眾人耳邊嗡嗡作響。

封魔台四周,各大宗人天驕弟子聞言,此時臉上竟是不知為何,露出真正興奮之色。

八大宗門的領隊師叔祖,此時也都會是微微點頭,顯然關於此事,他們早已經知曉。

「極魔之地?」葉飛低喃一聲,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而此時,紫風等人,已然也是同時上台。

性感尤物纏上我 「那是一處虛無之地,一直由魔仙堡守衛,各大宗門每年都會派出一些精英弟子,前去試煉一番,但也僅僅只是在外圍徘徊。」

此刻,葉飛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正是一旁的紫風傳音而來。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他的腦海之中,出現關於極魔之地較為詳細的信心,一旁的紫風也是響起微微點頭。

葉飛稍有沉靜,隨之靈識內斂。

在一番查探之後,他也是逐漸明白過來,那極魔之地就相當於一處邊疆之土,以守魔城為界,有不少的魔修鎮守。

這魔修,多半還是魔仙堡培養的強者。

與他們之前,第一次試煉之地一樣,眾人面對的是無數的魔影,已經隱藏在極地內,更為恐怖的存在,而這一次他們不再是分靈前往。

一旦死亡,便會是真正的隕落。

而同樣的,獵殺魔影,已經守護魔城,都能得到相應的功勛點,這些點數能夠在魔城內換取不少的獎勵,甚至連護體藤甲,魔元池的洗禮資格都能換取。

這無疑是之前,那些被淘汰弟子的第二次機會。

「我外域魔地之修,以守衛魔城為榮耀!」

「八大宗門,曾經的強者,那些聲名顯赫之輩,無一不是曾守衛過魔城的魔修,這一次老夫親自帶隊,這才是魔仙堡真正的試煉,通過試煉之後,你們的名字將傳遍整個大地。」

「守城期限為三年。」

宗元浩再次開口,聲音同時傳遍全場。

四周眾人,此刻眼中忍不住泛起了狂熱,正如前方之人所言,堅守三年之後,他們名字當會傳遍整個外域魔地,在某種意義之上,甚至凌駕於宗門之上。

「我等,願聽前輩調遣!」

封魔台四周,各大宗人弟子,此刻同時抬手,幾乎是異口同聲。

三年的時間,只要保住性命,憑藉功勛點數,至少能夠換得一副護體藤甲,以及魔元池的洗禮資格,拋開榮譽不說,單單是實力的增長,對於眼前的眾人來說都是不容拒絕的。

第三峰之頂,此時各大宗門的帶隊師叔祖,此時也均是微微點頭。

他們需要坐鎮宗門,無法無法前往守魔城,而眼下的這些弟子,這一次出征,不光是個人榮譽,還關係到宗門今後在排名地位。

「三年,很快就會過去。」

「不知這一次,能有多少弟子活著回來。」前方人群之中,逍遙門的徐清鳳,此刻忍不住暗嘆一聲,輕聲低喃道。

通過考驗,今後定是聲名顯赫之輩,但無法撐住三年,最終的結果便是夭折與此,這其中的利弊,每個人的看法都會大為不同。

……

第三峰,封魔台之上,宗元浩見此情景,臉上隨之露出笑容。

「你們,便是我外域魔地的未來。」

「今日,黃昏后,魔仙堡傳送主陣前,老夫等你們。」宗元浩緩緩開口,他的聲音始終透著一股難掩的魔力,彷彿每一個字,都能輕易觸動眾人心神。

說罷,此人不在多言,按照傳承規定,他會給各大宗門師叔祖與弟子之間告別的時間。

封魔台之上,宗元浩身形隨之緩緩消失,伴隨著一陣震動,眾人眼前黑色平台,慢慢地落入了岩地之內,第三峰很快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平台之上,各大宗門天驕弟子,紛紛回到各自宗門師叔祖跟前。

險峰東側,此時南宮邪與徐清鳳二人,站在前方目光掃向眼前的六人。

「你等,六人,進入守魔城后,需相互扶持,只需記住一點,無論發生什麼,保住性命即可,三年之後我與你南宮師叔祖,會親自來魔仙堡接你等回宗。」

前方,徐清鳳臉上的神情嚴肅,隨之緩緩開口說道。

逍遙門眾人聞言,隨之微微點頭,對於那所謂極魔之地,他們心中也是不免有些嚮往,能夠為外域魔地一戰,對於每一位魔修來說,都是一種難以言語的榮耀。

「行了。」

「有宗元浩那個老東西在,你等只要不貿然行事,定能性命無礙,葉飛你隨老夫來,老夫有事情需要單獨交代。」

南宮邪此刻直言開口,同時瞥了身旁之人一眼,神情顯得有些不耐煩。

岩地之上,葉飛聞言不禁面色一怔。

他並未多問,隨之與南宮邪,向著山下的方向走去。

待二人走遠之後,南宮邪的身上,陡然泛起一股無形之力,將他們的身形籠罩在其內,使得外界之人無法探查。

「南宮前輩,不知有何事,還請直言。」葉飛在感受到四周的封鎖之後,隨之低聲開口問道。

那守魔城,他顯然是非去不可了,若是此刻貿然解除體內詛咒之力,他怕是不可能完全地走出魔仙堡。

唯有離開此地,在隨機應變。

三年的時間他可耗不起,一旦有機會,葉飛定然會離開那所謂極魔之地。

「老夫知道,你一直不肯認老夫為師尊。」

「此事,老夫並不在意,只是那極魔之地,本身極為兇險,在此之前老夫送你一寶。」南宮邪緩緩開口,臉上的神情平靜。 第三峰,此刻山腰之上,葉飛目光一怔,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你還有寶物送給葉某?」葉飛低聲開口,此時也是淡笑一聲。

要知道,在來魔仙堡之前,這南宮邪在南辰的忽悠下,暫時接任了逍遙門門主的位置,而因為逍遙碑的關係,他手中古器,幾乎被賠出去大半。

此事,逍遙門,早已經傳遍。

如今的南宮邪,手中應該沒有什麼寶物才對。

「誒,你小子這是什麼話,老夫既然開口,自然不會食言。」南宮邪此刻不禁狠瞪了眼前之人一眼,隨之抬手之下有幽光閃過。

下一刻,只見一把泛著黑芒的短劍,落入他的掌中。

「幽煞劍。」

「老夫早年,成名至寶,如今忍痛割愛,可以送給你小子。」南宮邪緩緩開口,隨之手中的短劍,向著眼前之人遞了過去。

葉飛目光一凝,靈識掃了之後,不禁暗自輕笑。

此劍,只是極為尋常,應該還不到古器品階,屬於普通魔器的範疇,他手中的任何一件法寶,都要將過眼前的這把短劍。

稍有沉吟,葉飛還是接過此劍,便是隨手收入了儲物戒指之內。

「葉某謝過。」他並未多言,隨即抬手開口。

前方,南宮邪見此情景,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只見他抬手之下,四周的封鎖屏障,隨之很快散去。

「小子,老夫還有事,你自己前往魔仙堡的主陣之地吧。」南宮邪在撤了屏障之後,臉上神情恢復如常,便是隨之移步向前走去。

葉飛見此情景,便是不再多言。

這魔仙堡的傳送主陣,位於第三峰的北面山腰,正與他隨處的位置對立。

抬頭望半空,黃昏逐漸臨近,葉飛緩緩轉身,便是準備離開此地。

而就在此時,葉飛的耳邊,忽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小子,活著回來。」

那是一道靈識傳音,聲音正是來自南宮邪無疑,而此刻他的身影,早已經消失無蹤,連氣息都不曾留下半點,彷彿是離開了魔仙堡一般。

山腰石階上,葉飛沉默片刻,隨之抬手抱歉,向著遠處半空之中彎身一拜。

自踏入外域魔地后,那南宮邪儘管行事古怪,但至始至終對於葉飛,都是沒有半點惡意,對於此人他很是感激。

……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落日西沉,已是黃昏將至。

魔仙堡,第三峰北面,此時後山一處山谷屏障前,各大宗人的弟子,隨之紛紛開口聚集,近乎大半已然是進入了山谷之中。

前方,那屏障之內,正是魔仙堡的主傳送陣無疑。

葉飛在進入山谷后,四周的眾人,此刻目光稍有凝聚,但也是很快恢復如常。

「葉飛,進入守魔城后,你還需小心行事為好。」山谷一旁,喻素青此刻上前一步,站在了葉飛的身旁,低聲開口提醒道。

聽聞此言,葉飛目光不禁一凝。

「喻師姐的意思是,那血劍一等人……」葉飛話為說完,此刻臉上有寒芒閃過。

在他的前方,喻素青微微點頭。

「守魔城內,不允許內鬥,可若一旦有魔影攻城,我等必須出城迎敵,即時場面混亂,發生了什麼無人知曉。」

「我等魔將,進入守魔城內,雖說與其他人無異,功勛點都會清零,但若是有人,將魔將擊殺,會得到一筆極為龐大的初始功勛點。」

喻素青對於守魔城,顯然是有過研究。

而葉飛在聽完之後,隨之也是很快明白過來,這初始功勛點,應該就是他之前在封魔台上,獎勵護體藤甲以及魔元池洗禮的資格。

一番交談之後,關於守魔城相關之事,喻素青也是知無不言。

守魔城內,魔修出城迎戰,沒擊殺一隻魔影,都會獲得一點功勛,但若是能獵殺他們六人中任何一位,會直接獲得千點功勛。

此事魔仙堡也是心知肚明,但並未明確禁止,可見默認其也是試煉考驗的一部分。

而千點功勛,對於城內的魔修來說,那幾乎是無法抗拒的誘#惑。

「看來,我們六人,不光是守城者,同樣也是眾人獵殺的目標。」葉飛在聽完之後,隨之不禁淡笑一聲,低聲開口道。

喻素青微微點頭,若不是迫不得已,她斷然不會輕易出城。

而就在二人交談之時,隨之一股無形之力橫掃而來,前方的屏障封印,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幾乎是瞬間消失無蹤。

山谷內部,那處閃動傳送主陣,落入眾人的視線之中。

如此同時,後方不遠處,宗元浩的身影陡現,他臉上的神情平靜,正緩步向著山谷前的眾人走來。

「我等,見過前輩。」

前方,各大宗門弟子,在看到來者之後,便是隨之連忙抬手開口。

宗元浩微微點頭,穿過前方的人群之後,他並未多言,徑直向著前方的傳送主陣走去。

「隨老夫入陣。」

一聲低喝傳來,前方傳送主陣前,宗元浩隨之踏入其內,伴隨著一陣幽光閃動,他的身影隨之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山谷前,各大宗門弟子稍有遲疑,便是很快反應過來。

不多時,此地眾人,便是紛紛踏入陣內,葉飛與喻素青,紫風等六個人,此時也是不在遲疑,同時移步上前,進入大陣之內。

「呼,呼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