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李少聰見狀頓時大感驚奇,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李谷風這般模樣。

「我知道了,老先生放心。」姜鶴連忙回復到。

「走吧,少聰。」李谷風見姜鶴認真回應的模樣,微微點了點頭,直接招呼李少聰上車。

豪門婚寵:冷少的替身前妻 「李老先生慢走,一切就拜託你了。」

姜鶴對司機吩咐了幾句后,便隔著車窗一臉認真的對李谷風微微鞠了一躬。

「知道了,我儘力而為。」李谷風輕輕的擺了擺手,讓姜鶴不必多言。

李谷風對姜鶴還是頗有好感,不然他也不會對姜鶴說這麼多話。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姜鶴罔顧自己生死,一心救自己兒子的行為,讓李谷風不由得長嘆一口氣。

「希望天辰你能儘快醒過來吧,有李先生出手,我相信你應該很快能醒過來的。」

望著遠去的車影,姜鶴不由得一陣呢喃。

這時,又一輛邁巴赫駛過來,緩緩停在姜鶴的身前。

姜鶴緩緩的上了車,坐在後座冷聲說道:「直接去公司。」

現在治療姜辰的醫生找到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便是對付罪魁禍首曾家了。 魔都一貧民區不知名的小院子里,此刻聚集著大約十來個身穿黑色斗篷,把自己裹著嚴嚴實實分不清男女的人影。

此時夜色已然籠罩大地,院子里只有一盞昏暗的白熾燈散發著微微的黃光,把院子里的氣氛凸顯的分外詭異。

院子裡面除了有一人高坐首位以為,其餘人盡皆站著。

坐著的黑袍人手臂上有一紫色印記,其餘眾人則是青色的印記。這大概是唯一區分他們的東西了。

「這次的任務,是刺殺蓉城姜家家主姜鶴的私生子。此人自身也是一身家上億的企業家,出手的話可能會引起正府注意。但是這一單的報酬很豐富,只要完成了,這一輩子幾乎是不用愁了。」

坐在首位的人發出沙啞的男人嗓音,斗篷下的眼睛緩緩凝視著眾人。

「危險和收益我都說清楚了,你們誰打算出手啊?」

坐在首位的男子輕聲說道,語氣不咸不淡,犀利的眼神巡視著眾人。

出乎意料的是,雖然這報酬豐富,但是站著的眾人並沒有一個出聲應下。

「你們各自的身份都是絕對保密的,你們互相之間都不知道各自的信息,所以你們大可不必太擔心正府。」

首位的男子見眾人毫無表示,便開始循循善誘道。

「我來吧!」

正在眾黑袍人互相巡視,蠢蠢欲動之時,院門處一個清朗的聲音突然響起。

眾人心裡一驚,連忙回過頭去。 總裁騙妻好好愛 作為頂級殺手,自己的背後突然冒出來了一個人,而自己卻毫無發覺。在場眾人紛紛一陣大汗淋漓。

院門處的人緩緩走上前來,此人身穿一身普普通通的黑色T恤以及黑色運動褲,臉上帶著一個漆黑的烏鴉面具,面具眼睛上的玻璃,泛著詭異的紅光,直叫人看的心頭髮悸。

「二青!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首位的男子,沙啞的語氣中帶著一絲驚訝。

當看到這身熟悉的裝扮以後,眾人頓時明白了此人的身份。

青級第二位,代號二青。身份神秘莫測,實力亦是神秘莫測。

眾人目送著二青緩步上前,此刻院子里的焦點霎時落在了二青的身上。

「當然是剛回來。我一回來就遇到這麼值錢的任務,真的是趕早不如趕巧,我剛好缺錢花,既然你們沒人接的話,那這個任務,我就接了啊。」

二青的聲音帶著一絲愉悅,眾人能夠明顯看到二青半張烏鴉面具下,菲薄的嘴唇露出一抹笑意。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既然你打算出手的話,那你就收拾收拾準備出發吧。」

首位的男子見二青接了任務以後,便直接對二青吩咐道。

「OKOK!我這就出發。」

二青從坐著的男子旁邊拿起姜辰的資料掃了一眼后,便直接放下資料,朝著院門揚長而去。

「既然這任務有人接了,那你們就都散了吧。」

坐著的男子揮了揮手,對眾人說道。

「是!」

眾人沉聲應道,微微躬身,便直接四散而去。

李谷風此時還在前往華陽市的高速上,不過距離華陽市已然不遠。

曾永亮在此時,卻已悄然摸進了人民醫院。

「楚雪你要回去休息嗎?你已經在這裡呆了一天一夜了。」

姜辰的病房裡,黎胖子看著楚雪說道。

「不用了。」楚雪捧著一本雜誌,淡淡的回到,臉上的表情並無絲毫變化。

「那好吧,既然你要在這裡守著的話,那我就先回去,等到明天我再來替你。」

黎胖子見楚雪的臉色清冷,不由得摸了摸腦袋,如是說道。

「嗯。」

楚雪的視線不停的在雜誌上瀏覽著,頭也不抬的輕聲回應道。

黎胖子見狀也不再多言,收拾整理了下公文包便直接起身離開病房。

「死胖子!你終於走了!」

曾永亮站在樓梯拐角處,看到黎胖子夾著公文包離開病房后,臉上浮現一抹笑意。

「現在這病房只留下一個女的,等到她去洗手間的時候,就是我出手的好時機。」

看著黎胖子的背影,曾永亮不經在心裡暗暗盤算開來。

然而曾永亮並不知道的是,除了他正在盯著姜辰的病房以為,還有兩撥人也在默默的觀察著姜辰的病房。

只是醫院人來人往的,他們一時間發現不了這些同道中人罷了。但是只要有外人進入姜辰的病房,那麼必定會被這些人發覺,從而出手。

「誒,那胖子走了,你上前看看,姓姜的那小子房間里還有沒有其他人在。」

曾廣川穿著一身普通的便裝,坐在姜辰病房外面不遠處,對身旁的小弟吩咐到。

重生辣妻超大牌 「好的老大。」

小弟連忙向姜辰病房的方向走去,不經意的朝病房裡瞥了一眼。

然後再往回走去,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幾乎看不出是去特意觀察的。

但是曾永亮畢竟不是一般人,在這個小弟往回走的時候,曾永亮的目光頓時被吸引。

「曾廣川!」

在這個小弟回到曾廣川身邊的時候,曾永亮霎時朝認出了這個曾經的手下。

「沒想到曾明耀居然已經派人在這裡盯著了,還好我沒有出手。」

曾永亮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慶幸,要是早早的闖進病房,不管成功與否,定然是逃不出曾明耀的手掌心的。

另一邊,曾廣川看到派出去的小弟很快折返,朝便他遞過去一個探究的眼神。

「放心吧老大,那個女的還在裡面呆著呢。」

聽到小弟的話后,曾廣川慢慢放下心來。

「給弟兄們都發條消息,讓他們都給我注意點;除了注意曾永亮以外,裡面那個人的安全也得給我保障好;家主可是說了的,這人要活的。」

曾廣川面色一肅,對身前的小弟吩咐到。

「是,你就放心吧老大。」

小弟連忙應到,掏出手機便開始發消息。

曾永亮看到曾廣川一行人的動靜,更加確定了這些人是來找自己的。

「要不我趁著他們還沒發現我,我先直接離開。」

曾永亮暗暗沉吟,打起了退堂鼓。

「不,不行!姜辰不死,我心有不甘!」

曾永亮的臉色陡然陰沉,他是絕不會就此離去的,有仇不報非君子! 曾永亮穩住心神,悄然隱藏在拐角。開始四處打量起來,這一認真觀察,果然發現了些許不對勁。

「剛剛還沒有發現,沒想這裡居然有這麼多的人等著我的。」

待看到四周那些行為舉止有些異常的人以後,曾永亮的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不能等了,我得直接出手才行!」

曾永亮的臉色凝重,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

「看來我得搞一身行頭才行。」

曾永亮心裡暗道,開始不停的在四周找了起來。

不多時,曾永亮眼睛一亮,發現一個辦公室門前,監控觀察不到。

曾永亮連忙裝出一副生病的樣子,往那個辦公室走去。

「有人嗎?」

輕輕的敲了敲門,並沒有得到回應。房門沒鎖,曾永亮緩緩推開房門,裡面果然是空無一人。

「老子果然是聰明絕頂,一猜就知道這裡面有這東西。」

曾永亮推開門,看見門后的衣架上掛著一件白大褂,頓時臉色一喜。

「等我穿上這衣服,再去姜辰的病房,我不信你們還認得出我。」

曾永亮麻溜的把房門反鎖上,取下白大褂開始換上。

雖然曾永亮的身材比較高大,但是白大褂本來就比較寬鬆。所以曾永亮穿上居然看起來還有點合身的感覺。

「老子這也算是白衣天使了,不過其他的白衣天使是救人的,老子是殺人的。」

曾永亮看著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嘴角不由得一咧,露出幾顆森白的門牙。

在屋裡辦公桌上的醫藥箱里拿過一個口罩戴上,緊接著再從裡面拿出一把手術刀。

看著手中的手術刀,曾永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森寒。

「手起刀落!哼,姜辰。這下看你還不死!」

曾永亮把手術刀放進白大褂的口袋裡,打開房門悄悄的觀察一番。

發現並沒有人來這邊以後,曾永亮便踏出房門,好整以暇的往姜辰的病房走去。

「至於你這個女的,希望你能識趣一點。要是你都敢阻攔我,那我不介意再多殺一個。」

想起病房裡的楚雪,曾永亮不由得一陣冷笑。他打算趁楚雪不注意,把楚雪打暈,就直接對姜辰動手。

「等到醫院裡的人反應過來,我早就離開了。」

曾永亮隱藏在口罩下的臉上,浮現出

一抹自信的神色。

曾永亮全然沒把楚雪放在眼裡,在他看來楚雪不過是一個長得尚有幾分姿色的花瓶罷了。

果然不出曾永亮所料,曾廣川一行人自己姜德潤派出的人,全然沒有察覺到曾永亮的異常。稍稍的打量了一眼后,便轉移了視線。

「這醫生的身影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曾廣川倒是憑藉長年跟在曾永亮身邊的經歷,略微在曾永亮身上看出點熟悉的影子。

但是在這關頭,曾廣川倒也沒有細想,微微沉吟一下,想不起是誰,便搖了搖頭重新巡視起四周。

「你是?」

楚雪看著走進來的曾永亮,臉上頓時湧現一絲疑惑。對眼前的這位醫生,楚雪並沒有一絲印象。

「我是姜辰現在的主治醫生,原來的醫生有兩場手術,沒有時間來觀察姜辰的傷勢情況,便交給我了。我今早上來過的,不過那時候你不在,是一個胖子在這裡。」

由於一直觀察姜辰的情況,所以曾永亮對楚雪早上不在的事情一清二楚。面對楚雪的詢問,曾永亮絲毫不顯得慌張。

楚雪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早上是回別墅洗漱去了,對醫院的事情一無所知,所以並沒有聽出曾永亮在撒謊。

「患者他有反應嗎?」

曾永亮似模似樣的用手撐開姜辰的眼皮,假裝查看著姜辰的狀態。

「沒有。」

楚雪輕聲應到,看著姜辰的臉,眼裡閃過一絲惆悵。

楚雪的眼神不經意的落在正在撐姜辰眼皮的曾永亮的手上,當看到曾永亮那粗糙的大手時,楚雪的眼神頓時一凝。

「果然不對勁,我就說醫院怎麼會隨意換主治醫生,原來是冒牌貨。」

楚雪心裡暗道。看到曾永亮的手時,她頓時反應過來先前的這個醫生是人假冒的。

「你去準備一點熱水吧,我準備給患者換下藥。」

曾永亮見楚雪始終站在自己的對面,根本沒機會出手,不由得開始想辦法把楚雪支走。

「不用準備了。」楚雪提起床邊的暖水瓶。「這裡的熱水是我剛接的。」

「這女的警惕性好強。」

曾永亮不由得微微皺眉,一直觀察著姜辰的他,自然是知道楚雪並沒有去接熱水。

「這水燙不燙,換藥最好是溫熱水。」說著曾永亮便往楚雪走來,做出一副欲要查看水瓶的姿態。

「果然藏不住狐狸尾巴,想要對我動手了嗎!」楚雪見狀心裡一陣冷笑。

曾永亮緩緩向楚雪靠近,伸出手向楚雪手裡提起的暖瓶探去。

「我看看水燙不燙啊。」

不等曾永亮的手伸過來,楚雪直接把暖水瓶放在地上,彎著腰低頭把水瓶瓶塞打開,做出一副全無防備,查看水溫的樣子。

「好機會!」

曾永亮見狀一喜,連忙豎起手掌往楚雪的後頸砍去。

影后重生:總裁,復仇吧 這一下砍實了,楚雪必定昏迷!

千鈞一髮之間,楚雪猛的抬起頭來,冷艷的臉上帶著一絲寒意。

「早就等著你了!」

楚雪快速的伸出雙手,招架住曾永亮砍下來的手刀,冷然道。

「什麼!」

曾永亮的臉色猛然一變,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

「嗎的,居然敢玩老子。」

曾永亮低吼一聲,猛然轉身掏出白大褂口袋裡的手術刀,狠狠的往姜辰的身上捅去。

「該死,果然是沖著姜辰來的。」

楚雪的臉色猛然一沉,直接提起地上的暖水瓶往曾永亮的身上砸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