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飯後,張姨敲響書房的門,推門這才發現,醫生也在裡面。

「少爺,你有沒有發現少夫人現在的情況很不妥,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再這樣下去,很容易得抑鬱症。」

醫生也開口,「剛才霍總也聽到過這事,少夫人現在的情況應該是情緒崩潰產生的後遺症,這也是最容易引起抑鬱。少夫人有什麼興趣或者夢想么?」

霍驍看向張姨,張姨卻搖搖頭。

向來處於高位,霍驍從來沒想過,一個用錢買下來的生育工具,還要跟她談夢想! 晚上

霍驍在慕初笛的服侍下上了床,現在,她服侍他越來越上手。

輕輕抱著她,她乖巧地蜷縮在他懷裡,一切看上去那樣美好!

腦海里倏然想起醫生剛才的問話,霍驍清清喉嚨,「慕初笛,你有沒有什麼興趣或者夢想?」

在床上談夢想,這種事,霍總的第一次!

慕初笛頭也不抬,像的大白菜,「沒有,我現在很好,霍總不用擔心!」

「每天會保證一個小時的走路時間,寶寶會健康生下來的!」

在慕初笛的眼中,霍驍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孩子。

他霍驍破天荒地關心一個女人,竟然還要被誤解?

怎麼這女人乖不乖巧,都那麼會惹他生氣?

懲罰性地按下她的頭,冷冷地命令。「睡覺,別說話!」

沒有反抗,沒有抱怨,乖乖的不說話睡覺了。

這一夜,霍驍睡得並不踏實,導致他回公司的時候,臉色不怎麼好。

整個霍氏員工,頭也不敢抬,呼吸也不敢大聲,整天埋在電腦里,只希望,不要招惹到心情不好的總裁。

然而總有人,不懂察言觀色!

「嘿,霍,你這樣壓榨鹽工是不對滴!」

MR.R大搖大擺地走進霍驍辦公司,跟在他身後的秘書可被他這句話給嚇個半死。

霍驍合上文件,「等你學會標準的華國話,那時候才跟我談對錯問題。」

鹽工?他霍氏又不是賣鹽的。

上次因為慕初笛的原因,與MR.R的會面推遲,然後兩人又錯開各自的檔期,這才有時間繼續上次的面談。

「霍,你還是那麼絕情!」

這個少女心碎的姿勢,由一個四十來歲的強壯紅毛綠眼大漢來做,除了毛骨悚然,並無一點萌感。

霍驍直接忽略。

「我們來繼續上次未談妥的事項還有投資股份問題。」

霍驍做事一直講求效率,他沒有時間跟MR.R磨磨蹭蹭。

兩人關係還不錯,MR.R也會適當地耍一下性子,比如現在。

合上初步擬定的合同,「我不管,霍,要合作,沒問題,只要給我這個女人!」

「我這裡不當扯皮條的!」

「霍,你看看,這女人氣質多好,就像那高嶺上幽靈,楚楚動人,誘人心魂!」

MR.R一臉嚮往。

霍驍早就習慣MR.R那亂用詞語的習慣。

然而當MR.R提到幽靈二字,霍驍腦海里竟然浮現出慕初笛那張無情無欲的臉。

MR.R沒有察覺到霍驍失神,連連拿出手機,點開他的好朋友周旋給他發的照片。

「你看,就是她,是不是特別有韻味?」

霍驍垂眸看了看,那不是慕初笛?

「好想要她啊!」

「你,想要她?」

一字一句從牙縫裡蹦出來。

MR.R沒有察覺到霍驍的怒氣,可以說,他現在就沉醉於自己的小世界里,眼裡除了照片上那女人,再也沒有別人。

「對啊,好想好想。」

「我的模特都沒她好,你看,她把我的設計穿出個感覺來了,怪不得當初我一直覺得差點什麼,還以為是設計的問題,原來是模特的不對。」

「你想要她當模特?」

「必須的,我準備推出華國風系列,由她來當模特是最適合不過。不過我那個朋友死活不給她的聯繫方式給我!」

提起周旋他就生氣,沒見過那麼小家子氣的女人,他只不過稍微不小心把她的學生評的一文不值,順帶嫌棄一把她這個老師,被某全球影響力前三的雜誌社報道了下來而已嘛!

「再說,我這次可是要拍一個短片呢,戲院學生有功底,簡直就是給我貼身製造的。」

就因為他嘲諷過周旋的學生,所以,她這次故意吊著他,可惡的女人!

MR.R氣得直吹鬍子。

「再亂用成語,那就別想用她!」

什麼貼身製造,聽著就噁心。

霍驍差點忘記,慕初笛是戲院的學生。

既然是戲院的學生,那麼應該也愛演戲吧!

MR.R熟悉霍驍的性子,聽他這麼說,就知道霍驍有把握,「霍,你能給我找到她?」

見MR.R猴急的樣子,霍驍就不怎麼爽。

隱隱之中有些怒氣。

不想答應,可慕初笛也許,只剩這麼一個感興趣的。

不悅!

霍驍拿起筆,在初擬的合同上稍作改動,改了分配百分比,還增加了一些條款。

MR.R果然肉疼地抽了抽嘴角。

「好,算你狠,毒狼!」

「只要模特是她,我馬上籤!」

像MR.R這種頂級大師,金錢名利地位,他們已經看得很淡。

他們在意的是自己的作品,一個好的作品,需要好的模特來展現。

他相信,這個女孩,絕對能夠成為閃亮的明星。

……

江岸夢庭

慕初笛一如既往地坐在沙發前看電視,隨便轉了個台,正好在播一個新劇,最近挺火的。

畫面出現一張張熟悉的臉,那都是她在戲院的同學。

慕初笛看得失神。

「少夫人,這個劇很好看嗎?」

張姨剛從廚房出來,見慕初笛一眨不眨地盯著電視看,以為是被劇情給吸引。

那知道,慕初笛連什麼劇情都不清楚。

她只是,單純的羨慕而已。

滴滴滴

微信響起。

夏冉冉發過來的,是一張劇照照片。

「第一次拍劇照,特別特別緊張!」

夏冉冉的事,讓慕初笛再一次見識到霍驍的強大,快很准,沒花幾天時間,該受罪的都受罪了。

而夏冉冉也因禍得福,被另一個劇組看中,現在已經開始拍劇照了。

「沒事,拍得你很漂亮!」

「小笛,如果你也在就好了,你明明比我更熱愛演戲!你是不是因為我那件事,所以才……」

夏冉冉被害的事,她沒有把實情告訴她。

至少,減少夏冉冉的傷害。

慕初笛很清楚夏冉冉的性子,只怕自己不解釋一下,她又要胡思亂想。

文字容易偽裝,只有聲音才更真實。

慕初笛按下語音,「我哪有這麼偉大,我只是在學習,很快就回進入娛樂圈,到時候,就等著叫我大明星吧!」

「少爺,你回來了!」

慕初笛才剛發送出來,就聽到張姨的話。

柳眉抽了抽,剛才她那自戀自大的話,霍驍該不會聽到了吧?

「嗯!」

張姨伸出手,卻沒接到霍驍的西裝外套。

慕初笛這才反應過來,跪在沙發上,把霍驍的外套接了過去。 不知什麼時候,養成他這個習慣!

飯後,霍驍早早就回到書房工作。

他不在,慕初笛覺得輕鬆許多。

「少夫人,少爺的養胃湯熱好了,麻煩您送過去。」

慕初笛見張姨還在忙碌,也不好推脫,捧著保溫杯就上去。

見霍驍這麼忙,她也不敢驚擾到他,放下保溫杯就準備走人。

倏然,一份資料遞在她面前。

「看看這個,覺得怎麼樣?」

那是幾張走秀的圖,畫風清奇,與別的大牌子很是不同。

「設計獨特,細節處理得很好,特別是腰部,設計師肯定是位大師!」

慕初笛講出她能看出來的。

「我是問你,模特!」

「哦!」

她早就學會順從,見霍驍問起,想著可能是重要的公事,便細細回答。

「模特表現力不夠,這裡的眼神變了,衣服給人的感覺應該是冷中帶暖,可模特只是給人一種孤傲的冷,沒有別的了。」

慕初笛源源不斷地說起她的看法,很明顯,她對模特的看法比對衣服多上幾分。

她絕對能夠成為最閃亮的大明星!

MR.R的話再次迴響。

他不想她成為大明星,他的女人,憑什麼與別人分享?

可慕初笛剛才眼底閃爍的光,並不假。

自從他救出慕初笛,她眼底里,再也沒有任何光。

「給你當模特,願意嗎?」

慕初笛怔怔地看了霍驍片刻,搖了搖頭,「霍總,我只想呆在家裡!」

「如果我要求呢?」

慕初笛乖巧地垂眸,「霍總要求的話,我做!」

他要的絕對服從,她做到了。

卻偏偏,他很不爽!

「把資料放下,出去!」

霍驍的性格陰晴不定,慕初笛早就習慣。

「好的!」

出去,默默地關上門。

醫生說,強迫起不到任何治療效果,只會惡化!

「該死!」

慕初笛這女人,一直在消磨他的寶貴的時間。

第二天

慕初笛早早就被霍驍吵醒,「過來,給我戴領帶!」

平時,他是不會吵醒她的。

慕初笛隱隱感覺到霍驍隱藏的怒氣,只是,她不懂,為什麼?

她快速起床,赤腳踩著冰涼的地板,生疏地給他戴領帶。

這是她第一次替男人戴,手腳不怎麼靈活,左右都不是分得很清,搞弄許久,才弄好的。

現在的慕初笛,真的乖得讓人越發不爽。

霍驍捏著慕初笛的下顎,狠狠地吻了下去,帶著懲罰的性質,他撕咬著她的唇,然後侵略性十足地佔有她口腔內的每一寸。

直到她呼吸不了,整個身子發軟地靠在他的身上。

「真乖!」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霍驍這句話,冰冷得沒有一絲溫度。

霍驍離開后,慕初笛再睡了個回籠覺,醒來后,已經是早上十點。

今天,張姨終於按捺不住了。

「少夫人,別整天呆在家裡,我們出去逛逛吧!」

「如果你不陪我,我就孤零零一人出去了,到時候東西多,連幫忙拎的人都沒有。」

張姨早就把握慕初笛吃軟不吃硬的脾性,她故作可憐一番,慕初笛就投降了。

連克佛大商場,容城兒童用品最齊全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