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這連三天內,我是想這幾天多陪陪你,我……」余小琴還要說些什麼,紅唇的雙唇卻被葉星辰緊緊的吻住,而葉星辰的大手,卻是攀上了巨峰之上……

一場大勝,換來了雷門短暫的平靜,那夜逃走的馬俊傑卻一直沒有消息,也不知道是是不是死掉,不過這幾天葉星辰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陪著余小琴逛街,看電影,回憶曾經大學時候的事情,就彷彿一對初戀情人一般,尋找著那初戀的感覺。

這日,余小琴一家人乘坐著飛機離開了靜海市,也離開了葉星辰,葉星辰並沒有去送,甚至是星曜會的任何人都沒有前去,他不想打擾余小琴那寧靜的生活,就讓她悄悄的離開吧。

下午三點左右,陳小龍等人都還在呼呼大睡,葉星辰卻起身來到了金陵路那家關婷婷上班的咖啡廳內,他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長褲,腳下一雙白色的休閑鞋,頭上戴著一頂太陽帽,擋住了大半邊臉,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一般,哪裡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靜靜的坐在靠窗的角落,靜靜的聆聽著咖啡廳那幽雅的音樂,葉星辰的心,難得的一片寧靜。

余小琴走了,蘇姍容蓉她們都在國外,暗星堂的堂口也移到了澳大利亞,有菲菲和黃天宇那老傢伙在,她們的安全肯定沒問題,李妍一個人在京都,有李家在,自然也不會有什麼事,如今自己身邊就剩下一心要為家人報仇的穆曉筠,自己該怎樣才能夠把她勸走呢?

黑道殺戮太過殘忍,太過血腥,葉星辰不想自己的女人來承受這些,特別是在這種敵我不明的情況下,他的心中,更是沒有一點主意。

「怎麼了?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這個時候,一陣悅耳的聲音卻是在葉星辰的耳邊響起……

葉星辰轉頭看了一眼,正是穿著一套女僕服裝的關婷婷,看著她臉上露出的堅定自然的笑容,葉星辰嘴角也不自覺的浮現出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舒心的笑容。

「呵呵,沒什麼,只是最近事情多了一點,休息不是很好!」葉星辰淡淡一笑,眼中的憂愁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都要做爸爸的人了,還一點也照顧好自己,以後還怎麼照顧寶寶呢?」關婷婷微微一笑,卻是站在葉星辰的身邊,並沒有坐下,雖然說現在人很少,而咖啡廳的老闆也知道她和星曜會的關係,從來不會說她什麼,但她依然堅持著自己的立場。

「嘿嘿,這個還早著呢,對了,婷婷,今天什麼時候下班?一起去吃頓飯吧?」葉星辰微微一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來到這裡,他的那顆煩躁的心都會很快的安靜下來,每次看到關婷婷那張樂觀向上的微笑的時候,他心中所有的憂愁都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啊,正好今天發工資,我請你怎樣?」關婷婷甜甜一笑,笑得如此純潔,笑得如此可愛。

「當然,有美女請客,我還會拒絕么?」葉星辰哈哈一笑,也不去想自己的身價比關婷婷高了多少倍,兩人是朋友,還是最知心的朋友,又何必計較誰多誰少?特別是他深深明白關婷婷是一個堅強獨立的女子,她從來不希望欠別人的人情,更不會接受別人的施捨。

「呵呵,這麼多年來了,你還是老樣子……」聽到葉星辰的話,關婷婷只是淡淡一笑。

「你不也是?」葉星辰也是一笑。

「呵呵,我先去忙了,下班后我們就去吧!」關婷婷微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就朝吧台走去,留下一臉安詳的葉星辰。

兩個小時后,金陵路西面,一條長寬不過十米的小巷之中,乃是整個金陵路最出名的小吃一條街,在這裡,你可以吃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小吃,從最便宜的一角一串的麻辣燙開始,到上千元一份的來自其他國家的著名小吃,在這裡都能夠買到。

此時,小巷中人來人往,絕大多數是那些年紀輕輕的女孩們,她們有的剛剛步出社會,有的還在讀書,好吃的她們平日里只要一有空,最大的興趣就是來這條小街大吃一頓。

如今已經是四月的天氣,很多少女們已經換上了清涼的夏裝,穿著迷你短裙,秀動著她們那充滿活力的身軀。

葉星辰和換上了一套普通休閑服的關婷婷此時就坐在一家面積不過十多平米的麻辣燙的小店門口的小板凳上,吃著火辣辣的麻辣燙。

又麻又辣的土豆片塞進嘴裡,那油而不膩的爽口感覺讓葉星辰快要升上了天堂。

已經多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呢?記得前世的自己讀大學的時候就經常和幾個同學一起呆在這種小店吃這種爽口的麻辣燙吧?那時的自己是多麼的單純,多麼的天真,只想著一心學習,好好的學習,出來后找個好的工作,可是結果呢?

想到了那慘不忍睹的前世,葉星辰的臉上,又是閃過了一陣悲傷。

「呵呵,怎麼了?太辣?看你這表情,就彷彿吃了世間最難吃的東西一樣!」看到葉星辰臉上的神情,關婷婷打趣道。

「呵呵,我吃辣可厲害了,這不過是小意思而已,老闆,再來千把串土豆片,我慢慢吃!」葉星辰一笑,隨口就朝旁邊的老闆說道。

千把串?老闆卻是一愣,你胃口有那麼大么?

「呵呵,老闆,你別聽他的,再來二十串土豆片吧,對了,要不要來點啤酒?」關婷婷看到了老闆臉上的為難之色,趕緊開口說道。

「好啊,最好是冰凍的!」葉星辰淡淡說著,心中的悲傷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前世的自己過得如此窩囊,可是上天卻給了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讓自己得到了前世一輩子也不敢想的權力,更是找的了那麼多的紅顏知己,自己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呢?如今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守護著這一切,與她們一起白頭偕老。

一想到這裡,葉星辰的心中頓時爆發出強烈的自信心,這一切都是自己的,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一切,又怎能夠輕易的放棄?

為了心愛之人,為了一起奮鬥的兄弟,為了那些曾經死去兄弟,這一戰,一定要勝,不管是雷門也好,還是萬家也罷,都不能夠奪走自己的一切。

恍惚間,葉星辰彷彿成長了許多,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從頹廢變得精神抖擻,而他整個人的心就彷彿從一片迷霧之中走了出來,看到了外面的大千世界一般,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明亮。

原本因為不知道雷門實力,不知萬家底細,而消失的自信心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身上,這一刻的他,才是真正的他,那個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會放棄的葉星辰。

感受到葉星辰身上的變化,關婷婷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這才是她所認識的葉星辰,這才是那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掌控萬人生死的葉星辰,這才是那個孤傲無比卻又散發著無盡柔情的葉星辰。

此時,老闆遞來了兩瓶最為劣質的啤酒,葉星辰拇指一彈,彈飛了啤酒蓋,舉瓶就朝關婷婷說道:「謝謝你婷婷!」

「呵呵,謝我做什麼,我根本就沒有幫你什麼,只不過如今你在乎的東西太多,承擔的也太多,所擔心的也太多,所以很多時候忘記了本我!」關婷婷一笑,卻也抓起桌上的啤酒瓶,和葉星辰輕輕的一碰……

「本我?」 萬道劍尊 葉星辰一愣,不過隨即反應過來,這不正是丟掉了自己的本我么?當下拿起酒瓶,口中哈哈一笑,就這麼放在嘴邊,咕嚕咕嚕的狂飲起來……

關婷婷也是微微一笑,很是豪爽的和葉星辰拼起酒來。

「婷婷,你怎麼在這裡?」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了一陣驚訝的男聲,兩人同時望去,就見到一名長相普通,全身卻充滿著書生氣息的男子走了過來……

(這幾天的更新都無法徹底穩定下來,所以大家最好是晚上看!) 魔教的白西裝很快就知道了李天所做的事情,這位白西裝對李天的眼神都變了,原本只是覺得李天是聖女看重的人,所以他們這邊都很尊重,沒想到竟然如此的厲害,李天不清楚玉石集團的虛實,但是這位白西裝在整個西北地區混了很長時間,當然清楚白大少爺的情況,白大少爺雖然是個超級天才,但他並沒有多強的實力,可他身邊的老邱就不一樣了,在西北地區那是數得上號的,這樣的人竟然沒辦法跟李天動手,可想而知,李天的力量多強了。

「今天晚上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你們魔教給我加餐嗎?」李天回到別墅之後,裡面已經擺滿了美味佳肴,這一桌飯菜可是不便宜的,雖然這個別墅里也有廚師,但是李天敢肯定,這裡的廚師絕對做不出這一桌的飯菜來,很明顯,這是從五星級大酒店弄來的,魔教方面也真是下本錢。

「李先生在玉石集團的事情一戰成名,現如今周圍的地區誰不知道,小的能有這麼一個孝順的機會,那絕對得做得妥妥噹噹的,這是我們西北地區最好的廚子做出來的,我知道李先生是魯東省的人,所以這全部都是魯菜,一定能夠讓李先生吃到家鄉的味道。」這個白西裝笑呵呵的說道,這點權利,這個傢伙還是有的,魔教在各地勢力超群,不是一般的勢力可以比的,所以他們想要把最好的廚子弄過來吃頓飯,這還不是手到擒來嗎?別管這個廚子有多少的預約,其他人敢跟魔叫爭嗎?

有的時候,李天也很羨慕魔教的做事方法,不管別人想什麼,只要是自己想做什麼,那就必須得把這個事情做了,可以說是毫無約束,能讓自己過得很高興,事後就算有天大的災難,大家一起扛著就是了,但是李天卻不能夠這麼做,魔教之所以會成為眾矢之的,也跟他們的這個辦事方法有直接原因,魔教經過了那麼多年的發展,他們已經是勢力龐大,其他人如果不是超大型家族,恐怕沒人敢找魔教的麻煩,李天想要用這種方式做事,那還得等個年份才行呢。

李天笑著點了點頭,不管人家原來做過什麼事情,也不管人家的手上有多少的人命,但是這一刻,人家的確是為了你這頓飯費心了。李天笑著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這喝的可也不是普通的酒,據說是幾十年前的紅酒,但李天對這種東西並沒有多少的喜愛,直接跟白開水一樣喝了,如果有紅酒愛好者在這裡的話,都會覺得李天是暴斂天物,這種酒全世界就剩下不到200瓶了,李天這個喝法真是瞎了呀。

「我對西北地區的情況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給我講解一下,今天我所做的是個事情,能夠引起什麼樣的動蕩呢?」李天自己帶來的手下都在吃東西,這些人可以說都是打手,如果能把姚爺帶來的話,李天可能會讓姚爺分析一下,但姚爺對於大西北也不是很清楚,現如今這個小子一看就是靠動腦子過日子,讓這個傢伙給自己分析一下也沒事兒。

這傢伙聽到李天問自己,趕緊拿起手絹擦了擦嘴,雖然他也算是魔教的中層幹部了,但是這些東西也不是常吃,今天算是沾李天的光了,吃的滿嘴都是油,聽到李天發問,趕緊的整理一下。

「承蒙李先生看得起,那在下就說一下淺見?」這傢伙說話的口氣十分謙卑,當李天剛剛抵達西北的時候,這傢伙只是一種恭敬而已,而且還不是因為李天的原因,全部都是因為他們魔教聖女的原因,但當昨天打完之後,對李天那是發自內心的恭敬,恐怕這就是李天第一次看到的改變了,至於其他的改變,就只能是從這個傢伙的嘴裡聽到了。

李天示意這個傢伙繼續說下去。

「李先生,您打敗了白大少爺,這並沒有什麼值得說的,重點就是您敢打他,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白大少爺在西北地區算是頂級的公子哥,就算是放到咱們全國境內,那也是能夠排到前十的,不僅僅是因為玉石集團的公子,如果只有這一個身份的話,恐怕連前50都排不進去,但這個傢伙是崑崙派的繼承人,而且還是京城朱家的外孫,京城朱家雖然比較厲害,但是到了白大少爺這一帶,沒有人比他更強,據說朱家的老爺子都很喜歡他。」這個傢伙搜颳了一大堆的資料,就等著李天問自己呢,沒想到李天還真是問了,所以這些資料都派上了用場,人就是這個樣子,當他們所做的努力有人欣賞的時候,這就會更加的賣力。

「京城的朱家跟劉家比起來如何呢?」對於京城的這些大家族勢力,李天那邊是不怎麼清楚的,就算是對於他的外公家裡,李天也僅僅是知道一個大概而已,父親那邊什麼都不說,乾脆他也就不去問了,反正也不是攀附權貴的人,沒準以後劉家還得靠咱呢。

「李先生,這兩大家族原來可是齊頭並進的,都是擁有實力強橫的強者的家族,但是現如今劉家繼續前進,雖然現在劉家只是排名前三,但如果按照現在的勢頭髮展下去,很有可能會成為京城第一家族,就算是在整個華夏境內,那也是了不得的,我們魔教雖然強大,但也不想招惹這些家族,因為他們手中掌握著政治勢力,在現代社會當中,宗派勢力能起到的作用並不是很大了,政治勢力才能夠起到最大的作用,尤其是在華夏這塊地盤上,但是朱家就不行了,朱家第二代發展良秀不齊,跟劉家那邊是完全沒辦法比的。」這個傢伙身為魔教的中層幹部,對於京城各大家族還是十分了解的,他說的這些都是一些大路貨,基本上大家都清楚的,所以也不算什麼秘密。 來人上身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長褲和一雙白色的休閑鞋,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溫柔儒雅,斯斯文文的,此時,他的臉上正露出極其震驚的表情。

「原來是王天雲啊,我陪我朋友吃點東西,你要不要也來吃點?」 逆轉重生1990 關婷婷微笑著說道,笑容很是親切。

「啊……」被叫做王天雲的男子一愣,看了看葉星辰,又看了看小店的那種環境,臉上的肌肉使勁的抽了抽,眼中更是閃過一絲厭惡的神情。

「還是不用了,我不喜歡吃辣的,要不這樣,婷婷,我請你去吃披薩?」王天雲最後開口說道。

「披薩?那種一塊也要百來塊?油膩膩的東西?」關婷婷還沒有說話,葉星辰已經插口道,從王天雲剛才的表情動作中,他已經猜到了這個男子肯定對關婷婷有意思,而且明顯是一個家境還算不錯的人,只不過他看人的目光讓葉星辰很是不爽。

「不錯,那東西營養豐富,口味極佳,而且極其衛生,比著東西可是好太多!」王天雲掃了葉星辰一眼,很是得意的說道,顯然看不慣葉星辰這種只能夠請關婷婷吃麻辣燙的窮鬼。

「衛生?口味極佳?營養豐富?呵呵,有這麼多好處?婷婷,不如你就隨他去嘗嘗那東西吧!」葉星辰淡淡一笑,很是不在意的說道。

「對不起,王天雲,我不是很喜歡吃披薩……」誰料到關婷婷卻是一口回絕了王天雲的邀請,讓王天雲和葉星辰都是一愣,難道她以為自己生氣了所以這麼說么?

這是葉星辰的想法!

難道她喜歡這個男的?所以直接當面拒絕我?這是王天雲心中的想法,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關婷婷從小就對於國外的東西不太感興趣,和如今許多女孩追求外國貨的心思有著天壤之別。

「呵呵,是我冒昧了,對不起婷婷,那晚上你想吃什麼?我請你吃?」王天雲繼續厚著臉皮說道。

「婷婷,我聽說南洋街新開了一家泰國飯店,裡面的東西蠻好吃的,不如晚上我們就去哪兒吧?」關婷婷正要說話,卻被葉星辰打斷。

「啊……」關婷婷一愣,她還沒有反應過來葉星辰怎麼會忽然說這樣的話,可是聽在王天雲的口中,卻以為關婷婷答應了葉星辰的邀請,不由的心中一怒,你一個窮鬼,有什麼資格請婷婷吃飯?

當下直接拍著胸口保證道:「這位兄弟說的不錯,不如今晚就由小弟做東,這位兄弟也一起去吧?」

「呵呵,難得王兄這麼大方,那小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不如我們晚上六點半在那泰國飯店門口等怎樣?」葉星辰當下也是微微一笑,笑容說不出的親切,可是在關婷婷看來,卻怎麼看怎麼陰險。

果然是一個窮鬼,竟然連客氣都不說一聲就恬不知恥的說一起去,你這樣的人婷婷怎麼會看上你呢?王天雲心中想著,臉上卻是掛起了自以為大方的笑容,柔聲說道:「恩,那我先離開一會兒,晚上六點半,不見不散!」王天雲難得有機會請關婷婷一起吃飯,心中自然歡喜,至於中間還多了一個葉星辰,他是一點也不在意,一個窮的只能夠吃麻辣燙的傢伙,能夠有什麼競爭力?他甚至連葉星辰的名字也沒有細問,更是忘記了答應他的是葉星辰,不是關婷婷,就這麼朝關婷婷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星辰,你這是做什麼?」直到王天雲走出很遠之後,關婷婷才開口問道。

「呵呵,這小子對你有意思,你對他呢?」葉星辰沒有回答關婷婷的問題,反而開口問道。

「他的父母都是我們學校的教授,而他本人也是我們學校的團支書,能力很強,可是要說到感覺,也不過是普通同學之間的關係而已,每次他邀請我吃飯,我都拒絕了,可是你這次卻答應了他,這……」

「呵呵,沒什麼,不就是一頓飯么?我讓他這一次之後永遠也不會來煩你,怎樣?」葉星辰直接打斷了關婷婷的話語。

「啊?你可不要亂來啊?」關婷婷一聽說永遠不會來煩你,當下還以為葉星辰要殺掉王天雲。!

「我可是文明人,怎麼會亂來呢,你放心,只要他不動手,我不會對他使用暴力的!」葉星辰淡淡說著。

關婷婷卻是白眼一陣狂翻,從認識葉星辰的時候起,這個傢伙就伴隨著暴力,還敢說自己是個文明人,這也太過無恥了一點吧?

不過對於王天雲一直煩著自己的事情,關婷婷也很是反感,若是葉星辰真的能夠不用暴力一次性解決這個問題,自然那也是好事一件,當下就朝葉星辰點了點頭。

兩人又坐在那裡相互談論著什麼,而走出小巷的王天雲卻是一個勁的就朝銀行奔去。

「他媽的,那混蛋一個窮鬼,怎麼這不說,那不說,就說一個泰國飯店呢?難道他不知道那裡的消費很高么?隨便吃一頓下來也起碼要上千元,他不會是故意整我的吧?」王天雲口中暗暗琢磨著,不過一想到葉星辰和關婷婷的那種關係,就是一陣火氣。

罷了,就算故意整我又如何?我就不信婷婷會喜歡一個廢物,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樣的才能夠配得上婷婷,一想到今天晚上自己才高八斗的評論打擊的葉星辰無話可說,王天雲的心中就是一陣得意……

下午六點半左右,葉星辰和關婷婷就這麼來到了南洋街泰國飯店的大門口,就見到已經換上一套白色西服的王天雲站在那裡,臉上擠滿了笑容。

「讓王兄久等了,真是抱歉!」 豪門豔:澀女時代 葉星辰臉上也擠出一絲笑容,就這麼朝王天雲走去。

王天雲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朝葉星辰客氣了一聲,眼睛卻一直落在了關婷婷身上,此時的關婷婷雖然穿著極其普通的衣服,但臉上卻浮現出極其親切的笑容,眼中更是露出自信樂觀的神情,整個人就如同一朵亭亭玉立的梅花,堅強,挺拔……

「對了,王兄,聽說這裡的消費蠻高的,你的錢帶夠了么? 祕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若是不夠的話讓小弟來請怎樣?」看到王天雲一雙眼睛都落在關婷婷的身上,葉星辰當下開口說道。

「呵呵,兄弟你說的什麼話呢?說好了我請的,怎麼能夠讓你請呢?走吧,我們一起進去,想吃什麼都可以!」王天雲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雖然明知道葉星辰很可能是故意整自己,但自己的話已經說出去了,又哪裡能夠當著關婷婷的反悔?

男人都是荷爾蒙激素分泌過多的生物,特別是在女性面前,更是旺盛的可怕,哪怕明知道不敵,也會拚死的衝上去,又何況不過是付賬而已?

他的父母都是教授,雖然經濟情況不算怎樣,但門生遍布天下,每年過年送禮的人是那麼多,很多那些有錢人更是暗中塞錢給自己,這些年來,他自己的私房錢也有好幾萬,他還不信吃一頓飯要那麼多錢。

所謂的打腫臉充胖子,說的就是王天雲這樣的人物。

「婷婷,你同學還真是大方呢,想吃什麼都可以,一會兒我們可不要太客氣,不然可對不起王兄的一片好意呢!」葉星辰卻是一副兩眼放光的樣子,就彷彿十幾天沒有吃過一點東西的餓狼忽然遇到了一頭小綿羊一樣,看在王天雲的眼裡,又是一聲不屑的笑容。

深知葉星辰秉性的關婷婷卻是擔憂的望著王天雲,他不會一會兒被葉星辰逼得跳樓自殺吧?

不過不管三人心中懷著什麼樣的念頭,在王天雲的帶領下,三人踏進了泰國酒飯店之中。

迎賓是兩名身材高挑,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傳說是從泰國應聘過來,不過清楚內幕的葉星辰卻是知道不過是從人才市場找來的皮膚較黑的女子。

不過顯然飯店的老闆對這兩人也進行了特別的訓練,此時她們穿著高挑的傣族服飾,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露出兩派潔白的牙齒,一舉一動都透露著親切可進的氣息,讓任何人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都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在其中一名迎賓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了大堂,發現大堂周圍都是那種東南亞風情的裝飾,不過裡面早擠滿了人群,三人隨眼望去,硬是找不到一張空桌。

「大堂沒有空位子了么?」葉星辰很是小心的問道。

「對不起,先生,現在正是吃飯的高峰期,所以暫時沒有位子,你們可以到那邊排隊等候……」那名女子卻是恭敬的朝葉星辰說道。

三人抬眼望去,就見到另一邊的休息室中也早擠滿了排隊等候的人們,不由的臉色輕微一變。

「那……」葉星辰正要說有沒有包廂之內,卻聽到王天雲的聲音響起:「這麼大的飯店,應該有包間吧?我就去包間吧!」

「有是有,不過現在只剩下唯一的一間最為豪華的包間,價格也會較高……」那名迎賓很是客氣的解釋道。

「王兄,我看還是算了吧,大家都是學生,沒必要把錢砸在這裡!」葉星辰卻是很是小心的說著。

「不就是高一點么?帶我們去吧!」看到葉星辰露出了那種一聽到價錢就被嚇到的表情,王天雲卻是一陣得意,當下很是豪邁的揮手道。

看到王天雲那副得意的神情,葉星辰的心裡一陣冷笑,那間唯一的豪華包間也是他派人通知飯店的老闆特意留下的,不管裝修,還是裡面的一切服務,都是整座飯店最貴的地方,就算是那些成功人士也不敢輕易的去那間包廂,就更不要說王天雲這樣的大學生了?

關婷婷卻是狐疑的望向葉星辰,她怎麼就感覺這一切似乎都是他安排的呢?可是今天下午他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又哪兒有時間安排這一切?

葉星辰卻是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看到那名皮膚黝黑的美女在前面帶頭朝包廂的方向走去,趕緊跟了上去,王天雲也是滿是得意之色的跟在了美女的身後,只有關婷婷最後頓了頓,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才跟了上去。

包間的確是華麗的可怕,地面上鋪著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地毯,周圍的牆壁上也雕刻著各種奇怪的圖案,當然,不是石雕,也不是木雕,竹雕,二十用象牙雕成的精美飾品,看的葉星辰兩眼發光,要不要找人洗劫了這裡,就算這些雕刻品拿出去拍拍賣起碼也要上千萬吧?

至於房間之中,卻擺放著一張巨大的完全由天然大理石製成的桌子,桌面上雕刻著雲龍,鳳凰之類的神獸,看上去反而有點中國古代傢具的樣子。

桌腳下面用黃金包裹著,桌邊也鑲滿了各種玉石,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淡淡誘人的光暈。

桌子周圍是擺放著十二張極品玉石製成的椅子,上面鋪上了一層雪白色的獸皮,看上去雍容華貴,卻又充滿著原始氣息。

關婷婷愣住了,葉星辰呆住了,而王天雲整個人卻是傻住,如此豪華的一間包廂費,租用費用會有多少?自己的那一點私房錢真的夠么?

王天雲不是傻子,相反,他雖然很少出入那種上流社會,但是書本上的理論知識卻極其豐富,這麼豪華的包間,他是聽都沒聽說過,在這裡面吃飯,隨便吃點什麼起碼也要上萬吧?

「那個小姐,請問真的沒有其他的包間了么?」看到如此絢麗的一個包間,王天雲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對不起,先生,這是我們最後的一間包廂了!」那名小姐卻是禮貌的朝王天雲說道。眼中硬是看不到半點不屑之色。

「既然來了,就坐下吧,來,婷婷這裡坐!」一旁的葉星辰心裡卻是一陣冷笑,臉上卻掛著迷人的微笑,上前拉開了一張沉重的椅子,很瀟洒的朝關婷婷做了一個虛請的手勢。

「可是……」王天雲正要不顧臉皮的說點什麼,卻被葉星辰直接打斷:「不就是高檔了一點嘛,難道王兄還在乎這麼一點錢么?或者說王兄的情意還不值這麼一點錢?」

王天雲一愣,看到了葉星辰眼中的不屑之色,隨即一股豪氣衝天而起…… 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朱家現在是外強中乾,尤其是在政治勢力上,劉家的第二代有好幾個省部級的官員,但是朱家這邊連一個都沒有,所以這兩大家族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但是朱家有一個地方比劉家要好,那就是朱家的修真勢力很強,強到一個什麼程度呢?那就連他們磨教也不知道了。

原本以為這個白大少爺就是玉石集團的大少爺,沒想到竟然還有那麼多的身份,李天這個時候也樂了,來了就捅了個馬蜂窩,這小子的背後佔據了三大勢力,玉石集團那邊基本上已經擺平了,估計白總裁不會追究的,白總裁親自見過李天的實力,如果還要追究的話,那就是自己的腦子有問題了,但是對於其他兩大勢力來說,自己看重的人受到了這樣的損傷,如果他們不管不問的話,那對他們的威嚴也是一種考驗。

「還有一個事情,既然是這麼強悍,為什麼那位朱家的大小姐會嫁到大西北來呢?白總裁的身後應該也有一個強大的家族吧?」李天忽然想到了另外的一個事情,在那個年代都會講究門當戶對的,京城朱家可不是一個小家族,怎麼可能會讓自己家的大小姐嫁給一個無名之輩呢?李天剛才跟白總裁談判的時候看過了,白總裁可是沒有任何的功利,整個人就是一個普通人,如果白總裁沒有什麼後台的話,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相信了。

「李先生想錯了,很多人都跟李先生是一樣的想法,都認為白總裁的後台很強硬,其實說句實話,白總裁還真的是白手起家,沒有任何的強硬後台,但白總裁有一個能力,那就是可以識別礦脈,整個玉石集團的礦脈,超過一大部分都是白總裁親自發現的,就算跟這位大小姐結婚之後,白總裁也是不斷的在大山當中,天天跟那些石頭打交道,白總裁可是響噹噹的玉石皇帝,這絕對不是靠著威風迎來的,而是業內的一些高手贈與他的,外面的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這傢伙想了想說道,臉上還帶著一些佩服之色。

這個事情是李天最沒有想到的,竟然還有這樣的事兒,原本以為白總裁身後的勢力強大,或者是一個門派,或者是一個家族,沒想到白總裁竟然是白手起家,而且還能夠識別礦脈,這樣的人能夠出頭,幾率實在是太小了,雖然現在社會張嘴閉嘴的公平公正,但說實在的,在社會上混的時間長了,誰不知道這個社會是帶顏色的,寒門子弟想要出頭,實在是太困難了,這個白總裁的運氣還不錯,可以說是走上了人生的巔峰,不但掌握那麼大的一個集團,而且還迎娶了大家族的小姐,兒子又是一個超級天才,如果沒有碰到李天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

表面上看,這件事情結束了,但是白西裝也說了,這件事情其實是剛剛開始而已,白總裁雖然平時為人不錯,但是細心觀察的人都知道,白總裁從來不會吃虧,這次在李天的手裡吃了這麼大一個虧,如果說白總裁就這樣咽下去了,恐怕連李天自己都不相信,還包括白家大少爺背後的另外兩大勢力,尤其是崑崙派那邊,使用了整個門派最強的殺招,最後竟然連李天的衣服都沒有碰到,這可真是一個丟人的事情,崑崙派掌門也不會咽下去,所以崑崙派肯定會派人來的,也就這兩天的事兒了。

這頓飯手下人吃的很高興,李天卻是吃得意興闌珊了,知道自己竟然要面對那麼多的敵人,李天真的是有些頭疼,並不是李天害怕這些敵人,實在是懶得管他們,自己到這裡來可是來開礦的,並不是到這裡來找事兒的,早知道就不那麼高調了,李天也怪自己忍不住,當初主要是被人家特殊對待了,所以李天就得找回來,不管對方有多麼強大,按照李天的理念,咱們不去主動的找事兒,可如果你們找到我的頭上了,這件事情也沒有那麼容易過去。

「李先生不必這麼憂慮,我們磨教的地盤還是很安全的,只要李先生在這裡,沒有人敢於進來找事的,西北地區雖然並不比中原,但這裡的人更加註重規矩,尤其是崑崙派的人,崑崙派跟我們磨教是死敵,雙方只要是碰面,就會廝殺不停,如果他們真的敢來的話,我們就要他們好看。」看到李天有些憂慮,這傢伙以為李天是害怕自己的敵人呢,殊不知李天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最主要的就是怕麻煩,如果耽誤了時間的話,那李天所有的計劃都得往後推了,李天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仍在大西北,原本指望半個月就能完事兒,現在看來時間需要增加了。

李天笑著搖了搖頭,並沒有說什麼,要是原來的時候,白西裝肯定會認為李天裝逼,只要求助於他們魔教,在大西北地區還是沒事情的,但是現在他卻不那麼想了,李天自己有一定的實力,這些手下也都不是泛泛之輩,他回來也問過自己的手下了,每當這些人練功的時候,周圍總有那麼一些人在遊盪,他們就是在偵查李天手下的實力,根據他們的偵查,李天所帶來的這些人相當於一個中等門派,這些人可不是鬧著玩的,其中大部分都是初級武者,有的人還在突破的邊緣。

「李先生,玉石集團的人來了,他們說是勘探隊的人,希望跟李先生敲定一些細節。」白佳麗從外面走進來了,因為李天並沒有帶秘書進來,所以白嘉莉就臨時充當了秘書,這小丫頭也十分的喜歡,其他的兩個空姐就在機場當中等著了,並沒有跟著李天過來。

李天點了點頭,指了指旁邊的書房,魔教給他們的房子還是不錯的,一應設施全部都是齊全的,可以在書房跟那些人好好談談。 「小姐,麻煩你把菜單拿來,我們就在這裡吃了,婷婷,一會兒你想吃什麼,儘管點,不用為我省錢!」王天雲口中豪氣的說著,當看到葉星辰眼中的不屑之色的時候,他體內的荷爾蒙瞬間分泌出來,完全壓抑了自己的理智,自己對婷婷的愛可是真的,這一點錢又算得什麼?難道自己還比不上一個只能夠請女孩子吃麻辣燙的傢伙么?

「先生,菜單都在桌子上,請你過目!」那名小姐微笑著說道,一隻玉指還指了指桌上的一本樣式古樸的菜單。

王天雲看了看,朝那名女子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坐在了關婷婷的對面,將菜單遞給了關婷婷,口中溫和的說道:「婷婷,你看看菜單吧,想吃什麼儘管點!」

關婷婷接過菜單,很是疑惑的看了葉星辰一眼,又看了看王天雲,最後翻開菜單,只見到上面的每一道菜都由英文,泰文,中文三種文字標出,菜單後面的價格更是貴的離譜,比如一道叫蓮花堡壘的菜系,就要三千多元,上面的詳細解釋不過是用一條鰱魚配合著蓮花,藕,經過高溫烹制而成。

「那個……王天雲,我們……我們還是去其他的地方吧,這裡的菜系實在太貴!」關婷婷合上了菜單,抬頭朝王天雲說道。

聽到關婷婷的話語,王天雲心中更是一喜,不愧為自己看上的女子,如此懂得節約,以後持家一定是個好媳婦,爸爸媽媽也一定會喜歡她的。

一想到這裡,他更是下定了決心要追到關婷婷,至於多投資點算得了什麼?

「沒事的,婷婷,來都來了,何必要走呢,你繼續點就行,不用為我擔心!」王天雲很是爽快的答道。

「對啊,婷婷,你可不要辜負了王兄的一番好意呢!」葉星辰也是插口道。

關婷婷很是隱蔽的朝葉星辰翻了個白眼,還是小心翼翼的接過菜單,隨口點了幾個相對便宜的菜系,然後將菜單遞給了葉星辰,葉星辰看也不看,直接轉手遞給了王天雲。

王天雲接過菜單,隨手翻開第一頁,一看到上面的價格,當場也是臉色一變,不過看到關婷婷所點的也不過是幾百塊錢一道的菜系后,當下鬆了一口氣。

面子重要,這錢也很重要,所以王天雲當下隨便點了比關婷婷所點的稍微貴一點的菜肴,然後轉頭對葉星辰說道:「這位兄弟,你不點點什麼么?」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葉星辰的名字,顯然沒把葉星辰放在眼裡。

「厄,我已經點了!」葉星辰卻是神秘的笑了笑,淡淡說道。

「點了?」關婷婷和王天雲都是一愣,他什麼時候點的?

「我點的都是這菜單上沒有的,王兄,想必你不會小氣這一點錢吧?」葉星辰朝著王天雲微笑著說道。

「呵呵,哪裡哪裡,就是不知道兄弟點的什麼!」王天雲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心中卻是一陣肉痛,這個傢伙肯定會故意宰自己,說不定就點了那些好幾千的菜肴,不過一想到要在關婷婷面前徹底的擊敗葉星辰,他還是強忍住心中的怒氣,臉上露出很是大方的神情,可是這種大方就算是在關婷婷看來,也是如此的虛假。

「厄,也沒什麼,只點了三道菜而已,一會兒上來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了,這可是這裡最好吃的菜系,一會兒一定要嘗嘗,小姐,先點這些吧,再隨便來兩瓶葡萄酒,這麼好的環境下吃飯,沒酒怎麼行?」葉星辰隨口就朝站在一旁的小姐說道。

王天雲聽到卻是一陣納悶,這裡最好吃的菜系?這傢伙怎麼知道?難道他來過么?該不會也是像現在這樣宰別人吧?

不過一聽到葉星辰要紅酒,當下立馬開口道:「小姐,隨便來兩瓶就行了,不要來……」

「王兄放心,這酒就算是我的,小姐,也不要太好的,隨便來十多瓶五十年以上的人頭馬吧!」葉星辰直接打斷了王天雲的話,更加豪邁的朝那名小姐說道。

可是這話聽在王天雲的耳里,卻猶如晴天霹靂,五十年的人頭馬,每一瓶起碼也要好幾萬,還要一次來十瓶,你當那是喝水么?

旁邊的關婷婷卻是眉頭挑了挑,她可是清楚的知道葉星辰的勢力,不要說十來瓶,就算是百來瓶也根本算不得什麼?可是他為什麼一次要來十瓶?難道是要打擊王天雲的信心?

至於一旁的那名小姐,卻是臉蛋笑開了花,看向葉星辰的眼神就彷彿佛教教徒看到佛主一樣,那才叫一個熱烈。十來瓶人頭馬啊,那要多少錢,自己的提成又會有多少?當下滿臉笑意的就朝房間外面走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