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要知道在她這麼害怕水的情況下還能救人,在顧浣心裡她就是大英雄了。

阿旺忍不住,「柒爺,你真不要臉。」

明明亂撲騰大喊大叫的是她,她倒好,馬上就改成了穆南樞。

這話要是被別人聽去了,多影響穆南樞的名聲!

話說回來,自打穆南樞和顧柒在一起以後身上的壞名聲就越來越多。

顧浣拍了他的胸口一下,「不許你說我家小姐。」

阿旺別過頭,「不說就不說。」

他自己都沒有發現,顧柒說什麼都想懟,顧浣說一句話就制服他。

「阿旺你先抱小浣熊回去換衣服,小心別感冒了,等我把最後兩條釣起來。」

「還釣?顧小姐,你知不知道這錦鯉多貴?」阿旺心都在滴血了。

「不就是幾條魚,你至於這麼小氣嗎?」顧浣喃喃道。

小丫頭看著小家碧玉,其實也有些刁蠻呢。

阿旺只好不說話,抱著顧浣離開。

一直到家門口,顧浣才想到什麼從他懷中跳下來,「你這個流氓!為什麼一直抱著我不鬆手?」

阿旺一臉懵逼,「不是你家小姐讓我抱你回來嗎?況且你自己又沒說下來。」

顧浣一時說不過,踩了他一腳就跑,「流氓!」

阿旺一身濕漉漉的在風中凌亂,他救了她,還給她當人力車夫,到頭來她自己是流氓?

果然有什麼主子就有什麼丫頭,不僅一樣蠢,刁蠻任性都是一樣的。

十分鐘后,阿旺又出現在穆南樞身邊。

「先生,你就管管她吧,再這麼下去,咱們這院子非得雞飛狗跳不可。

你是沒聽到她說的什麼話,明明是你救了她,她卻顛倒是非黑白,要是傳出去別人怎麼看先生你。」

穆南樞聽到阿旺的抱怨合上了書籍,「你很閑?」

阿旺被問到哽住。

「之前我不理會她,讓我去找她的是你,現在她來了,你是想要我趕走她?」

阿旺詞窮,顧柒這個女人簡直就讓人又愛又恨。

你說你討厭她吧,她的性格比起女人好多了,偏偏只有她的話先生才能聽。

要說喜歡她,這丫頭跟只猴精似的,每天變著花樣氣你。

就像是你在網上看到別人家的狗狗很可愛,自己一養就跟拆家大隊沒什麼兩樣。

看不到她會想念,看到了又覺得煩,偏偏他還沒有穆南樞冷靜的性格。

阿旺的性格偏急性子一點,阿纔則是冷靜和穆南樞相似,性格更加溫吞。

「去吧,別打擾我,她就算是將宅子玩出個大窟窿也不用告訴我。」

阿旺:「……」

阿才看著阿旺垂頭喪氣,這才開口:「先生對顧小姐的寵溺比你我想象中還要深太多。

況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先生對於金錢向來都是不太看重的。

只要顧小姐不犯什麼原則性的錯誤,先生都不會真的生她氣。

你啊就消停一點,別跟顧小姐過不去了。」

阿旺就咽不下這口氣,這顧小姐就是十足的敗家子。

「小浣熊,你看我又釣上來一隻。」

「小姐好厲害,一釣一個準。」顧浣拍手道。

看著這一幕,阿旺在心裡吐槽了一句,兩個笨蛋。

不過兩人臉上的笑容似乎很治癒人呢。

「晚上讓廚子給你做椒麻魚。」

「小姐,這種魚不能吃的吧?」

「都是在水裡游的,怎麼不能吃。」

阿才淡淡提醒道:「這是觀賞魚,有些買家為了讓魚身上的色澤更加艷麗,會在魚飼料裡面加一些東西,小姐還是不要吃了。」

「好吧,那我釣了半天又不能吃。」

顧柒將桶里的魚又倒入水中,阿才這才報出魚的價格。

「小姐,這不是普通的觀賞魚,乃是賽級錦鯉,你剛剛釣上來的這幾條魚價格都是上百萬的。」

「什麼!一條魚上百萬!」

顧浣也反應過來,「小姐,我想起來了。

之前我在新聞上見過,很多日本的錦鯉超級貴的,有的還被拍出天價呢。」

「你不早說?」

「我剛剛忘記了嘛。」

「這麼說來我一千塊買不到了?」顧柒想著自己還要用一千塊去打阿旺的臉。

阿才就要淡定許多了,「豈止是買不到,就連一片魚鱗怕是也不只一千塊。」

「阿旺老哥,我錯了,我誤會你了。」顧柒這才覺得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剛剛還說阿旺太摳門了,自己就釣了幾條魚而已他至於嗎,結果這魚這麼貴!

「哼。」鋼鐵直男頭一扭,十分傲嬌。

心裡倒是美滋滋的,難得見這胡攪蠻纏的丫頭這麼乖。

顧浣也漸漸沒那麼害怕阿旺和阿才,這座宅子只要不去上次的地方,似乎還挺漂亮的。

這種園林風情的地方她還是頭一回住,和獨棟別墅不同,更加雅緻。

夜色降臨,顧柒在顧浣房間里計劃。

「噹噹當,小浣熊快看,這就是我的大計劃。」

顧柒看到海報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愛他就睡他——睡他個天昏地暗計劃表」

「小姐,你是不是瘋了?」

「胡說,哪有人這麼說你家小姐的?」顧柒敲了敲她的腦門。

「可是小姐,你是女人好歹要矜持一點吧。」

「矜持能當飯吃嗎?不能。」顧柒冷哼一聲。

今晚她就要去查一查穆南樞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她把葯都帶來了。

「不能,但是這是女孩子應該有的啊。」

「你哪天見我像個女孩子了?」顧柒問。

顧浣:「……」

除了性別是女,除此之外沒有哪一點能看出她是女人。

「小浣熊,你說這樣好不好,我準備洗好澡,穿上紗衣,你在外面給我把風。

他要到了,我就打開音樂在裡面跳舞,若隱若現,猶抱琵琶半遮面,一定能迷倒他。」

「這招會有用嗎?」

「夜店那些跳鋼管舞的小姐姐不就是這樣的,要脫不脫的,這套路我懂。

時機很重要,你一定要看清楚!他一來你就在外面咳嗽知道嗎?」

顧浣捂著臉,「羞死人了小姐,你自己犯傻幹嘛還要將我拖下水。」

「就憑我當初將你從孤兒院撿回來,你就得聽我的,乖啦,等搞定了我老公,我就給你找一個親親老公。」

「小姐!」顧浣跺腳。

「阿旺怎麼樣?人高馬大又蠢,很適合你。」

阿旺剛剛洗漱完就打了一個噴嚏,誰在罵他?

「蠢還適合我?小姐你在誇我還是貶低我?」

「蠢才適合被你掌控啊,因為你又不聰明,還不凶,要是遇到一個聰明又花心的男朋友,你被吃得死死的,以後你哭都來不及。」

「小姐,明明在說你,你幹嘛扯到我,我又不喜歡阿旺,看著兇巴巴的,動不動就發火,和暴走的黑熊差不多。」「阿嚏阿嚏!」 阿旺連打幾個噴嚏,又揉了揉鼻子,他在床上裹著被子盤著腿。

心想該不是今天落水著涼了吧?這段時間天氣本來就開始變冷。

自己這樣的國防身體都有問題的話,那個小丫頭也會生病感冒吧。

算了,她感不感冒關他什麼事情,阿旺捂著被子將頭埋在了裡面。

顧柒已經拉著顧浣開始她的大戲了。

「你就站在這,一會兒小樞樞回房,他走路很慢的,你就趕緊跑過來敲敲門,或者咳嗽兩聲,我就開始跳舞。」

「小姐,這樣行不行啊?」

「你在質疑你家柒爺的美貌嗎?」

「這倒不是,我只是覺得穆先生和常人不同,怕是……」

後面的話她沒有說出來,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她潑冷水,顧柒一定會揍她。

「怕什麼,你家柒爺沒有做不了的事,你去守著,我先去泡澡。」

「好吧小姐。」

顧浣也沒有辦法,只好乖乖走到路口等候。

之前顧柒還沒有離開之前,這個大宅子除了後院,就是他最隱秘的一個書房不讓她進。

只要穆南樞在那個書房,顧柒就不能進去。

顧柒也不著急,特地泡了一個花瓣澡。

時間一分一秒過了,顧柒從椅子上趴到床上,都十二點了,小樞樞怎麼還沒有來?

看著看著她累得睡了過去,大約是時間太晚,顧柒早就忘記了什麼計劃。

顧浣坐在寒風之中,從站著到坐著,最後坐在階梯上睡著了。

阿旺習慣性的在夜裡會起來轉悠幾圈,平時是為了防止夜裡出現什麼危險,或者照料一下自家不顧身體的先生。

誰知道他找到一隻在路邊睡著的小浣熊,小浣熊腦袋猶如小雞啄米,困得不行。

「喂,你怎麼在這睡覺?」阿旺拍了拍顧浣的肩膀。

顧浣還以為是穆南樞來了,也不看人,一驚醒就拚命朝著主卧跑去,使勁的敲門。

「來了來了。」

阿旺傻乎乎的站在風中,這女人瘋了么?怎麼一驚一乍的。

顧柒第一時間從床上滾下來,因為身上穿得本來就是薄紗綢緞,床上四周也全是白色的綾羅綢緞,她身體瞬間滾成一團被布給纏在了一起。

「什麼來了?」阿旺不明所以的看著顧浣。

顧浣打著哈欠看到身邊的男人,「怎麼是你?穆先生呢?」

「先生還在書房,你怎麼了?為什麼見我就跑,還說什麼來了,鬼來了?」

「沒什麼,你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外面瞎轉悠什麼呢?」

顧浣可沒有顧柒的厚臉皮,說她在給顧柒放風勾引穆南樞。

「你管我,倒是你大半夜在這裡,要不是宅子里安全,你指不定被誰給帶走了。」

「我好睏,先回房了。」顧浣打著哈欠,什麼作戰計劃,自己才不幹。

阿旺站在原地看看顧浣,又看看關閉的門,她們究竟在玩什麼呢?

女人真是一種神奇的動物,他完全猜不透。

顧柒在紗帳裡面被包成了木乃伊,聽著顧浣要回去的聲音,她都快急哭了。

嗚嗚嗚,小浣熊你別走啊,你走了我怎麼辦?

千算萬算沒想到還是出現了麻煩,她怎麼會幹這麼丟臉的事情!

誰來救救她啊。

半夜四點穆南樞才悄然回房,在工作的時候他對時間沒什麼太大的概念,一關上電腦就到了四點。

小東西估計睡得很香甜吧。

輕手輕腳推開門,沒有看到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人,倒是在紗帳中出現一個裹著的小腦袋。

穆南樞腦門上一片黑線,這丫頭又在玩什麼。

顧柒像只蠶寶寶,只留有一個可愛的小腦袋。

穆南樞蹲下身,輕輕在她腦門上敲了敲。

「在玩什麼?」

顧柒身體一抖,本來就因為她之前的掙扎導致紗帳搖搖欲墜,下一秒就要垮塌下來。

「小樞樞,你終於回來了,快給我解開!這該死的紗帳。」

穆南樞一頭黑線,他還以為顧柒又找到了新的玩具。

伸手解了一下,發現她已經纏死。

「真是個小混蛋。」

穆南樞只得起身去給她拿剪刀,她跟纏到百葉窗的貓咪有什麼兩樣?

每天不給他製造出一點驚喜和意外就不叫顧柒。

穆南樞剛起身,只聽到有紗帳撕裂的聲音,下一秒紗帳從頭頂划落下來直接砸在了兩人身上。

顧柒從裡面滾了幾圈終於滾了出來。

「哈哈哈,小樞樞,我得救了。」

顧柒已經忘記了她一開始的初衷,她這是在幹什麼來著?

她伸開雙臂活動,仰天長笑,突然發現穆南樞看她的目光有點怪異。

顧柒低頭一看,她身上就披了一件紗裙,裡面若隱若現。

本來是想勾引穆南樞的,可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氣氛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