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金色的火焰一砰到黒色旋風,黒色旋風立即被燒了一個大洞,並向著裡面的金清石撲了過去。

「靠!四昧真火!」旋風中的金清石,看撲到黒龍寶刀上的金色火焰,他連忙大叫著道。

當金色火焰和四昧真火立即開始絞在了一起,互相開始瘋狂的吞噬著,而旋風裡的溫度開始迅速飆升起來!

「奶奶的!這是什麼情況?」從皮膚上傳來了一陣陣刺痛,讓金清石立即開始小心起來!

「什麼情況?我的神火竟然沒有燒死他?」阿尼拉斯一邊全力向火炬里灌入著靈力,一邊暗暗吃驚的說道。

「奶奶的!誰拍誰啊!四昧真火出!」金清石停下身體,立即大吼一聲,另外八朵四昧真火立即沖了出來!

「你..你…你這是什麼火?」當黑色旋風停止后,阿尼拉斯看著一團團四色火焰,他立即吃驚的問道。

「天地之火!你的又是什麼火?」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我的是太陽之炎!」阿尼拉斯得意的說道。

「那我們就比一比,看誰的火焰更加厲害!」金清石冷笑著道。

「好!」阿尼拉斯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九團四昧真火與太陽之炎在空中激烈的碰撞著,而在火焰周圍三十米的範圍內,所有的青草、樹木開始陸續冒出了火光!

十分鐘過去了!阿尼拉斯的太陽之炎在九團四昧真火的猛攻之下,開始一點一點的減少著。

「壞了!我的太陽之炎不是那四色火焰的敵手!看來只有用最後一招了!」阿尼拉斯想到這裡,突然大吼一聲!

「靈魂之箭!」

一道紅色的光芒,突然從鑲嵌在頭盔上的一顆紅寶石里沖了出來,直接向著金清石的眉心沖了過去!

「磐涅寂滅印!」一直在暗暗提防頭盔的金清石,立即大吼一聲!

「嗖」的一聲!一米見方的磐涅寂滅印立即擋在了金清石的身前!

「當」的一聲巨響!紅色的光芒與磐涅寂滅印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磐涅寂滅印不但將紅色的光芒擋了下來,而且直接向著阿尼拉斯沖了過去!

「啊!」阿尼拉斯吃驚的大叫一聲,連忙揮起火炬向著衝過來的磐涅寂滅印砸了過去!

「當」的一聲巨響!

「啊!」阿尼拉斯慘叫一聲!連人帶火炬立即被撞飛了出去!

「黑鬼!給我等著!」臉色蒼白的阿尼拉斯立即揮動著六隻巨大的羽翼向著遠處逃去!

「變身!」一聲怒吼從阿尼拉斯的身後響了起來!

「啊?這….這…這是東方巨龍?你..你…你是中國人?」阿尼拉斯聽到身後傳來的吼聲,剛一回頭,就看到一條近兩米長的金龍騰空而起,順間就衝到了身後!

「不錯!我就是龍的傳人!」金清石說完張開龍爪向著阿尼拉斯的翅膀抓了過去!

「咔嚓」一聲!一對羽翼被生生的從阿尼拉斯的背上撕了下來!

「啊!我跟你拼了!」剩下四對羽翼的阿尼拉斯,痛苦的大叫著道。

「拼你妹啊?」金清石冷笑一聲,雙腳的龍爪立即向著阿尼拉斯雙腿的抓了過去。

「噗!噗!」 重生之以老服人 兩隻龍爪瞬間破開阿尼拉斯的皮膚,直接抓在了兩腿的大動脈上!

「啊!」阿尼拉斯再一次發出了一聲慘叫!

「爆!」阿尼拉斯突然大吼一聲!

剩下的四隻羽翼突然變成了四顆如雞蛋大小的黑色圓球,緊接著黑光一閃!

「轟」的一聲巨響!四顆如黑色圓球同時炸開了!

青草、樹木、石頭!在巨大的衝擊下,向著四面八方飛去!

五分鐘后,在離阿尼拉斯自爆點一公里遠的一顆大樹里,金光一閃!金清石提著黑龍寶刀從神龍令里沖了出來,然後飛身向著爆炸點沖了過去!

「石頭! 槍炮領主 這..這…這是什麼情況啊?」從空間里出來的老廣看著近百米深的大坑,和四周光禿禿的一片空地,他吃驚的問道。

「這就是長著六隻翅膀的鳥人自殺的地方!」金清石苦笑著道。

「奶奶的!這也太恐怖了吧?比導彈還要厲害!」老廣吃驚的說道。

「好在我反應快!要不然這次是必死無疑啊!」金清石用力的點了點頭道。

「兄弟!哥哥啥也不說了!如果我生了女兒,就送給你當兒媳婦!嫁妝絕對讓你滿意!」老廣拍著金清石的肩膀認真的說道。

「呵!呵!呵!這可是你說的啊!如果嫁妝給少了,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金清石開心的笑著道。

「石頭! 網遊之野望 那個鳥人手裡的神器呢?」老廣小聲的問道。

「什麼意思?你想要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我….我….我想拿著去艾麗雅家求婚!如果有奧林匹斯家族的神器在手,那她們家的所有人一定不會反對我們的親事了!」老廣怯怯的說道。

「給你!」金清石左手一抖,那個火炬立即出現了老廣的身前。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小氣的人!」老廣連忙接過火炬然後高興的的道。

「高興的完了,趕緊進空里去吧?奧林匹斯家族還有一個人活著呢!」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靠!你為什麼不早說呢?趕緊去啊!」老廣聽到還有一個人活著,立即焦急的大叫著道。 大批的警察和武警獸在度假村的四周,十五具蓋著白布的屍體,擺放在度假村酒店門口的空地上,奧林匹斯家族的長子阿尼拉斯向著卧龍縣公安局長趙貞輝怒吼著道:「我們是美國奧林匹斯家族的人!在中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們必需給我們奧林匹斯家族一個交代!」

「他嘰里呱啦的在說什麼?」趙貞輝皺著眉頭向著站在身邊,一個穿著酒店金鑰匙制服的年輕人問道。

「他是他是美國奧林匹斯家族的人,讓我們必需給他一個交代!」金鑰匙連忙翻譯道。

「你告訴他!案件雖然發生在中國的土地,可是殺手卻是個黑人!我們正在全力調查他的身份,而且是他們先惹起的事端!那些被他們打傷的保安還躺在醫院裡,這件事情我們也會按照中國的法律來處理!」趙貞輝冷冷的說道。

當金鑰匙把這些話翻譯過後,阿尼拉斯立即瞪著眼睛大吼著道:「艾麗雅是我們奧林匹斯家族的人!而且是你們的保安先害死了我侄子阿德剌斯!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如果不把兇手交出來,我就殺光這裡的所有人!」

「可惜你沒有這個機會了!」阿尼拉斯剛剛說完突然一道冷冷的聲音從空中傳了過來!

「什麼人?」阿尼拉斯立即抬頭向著空著看去。

「殺你的人!」一聲冷冷回答之後,一道黑影向著阿尼拉斯抽了過來!

「變身!」阿尼拉斯立即大吼一聲!

「呼啦」一聲!六隻羽翼立即出現在了阿尼拉斯身後,緊接著將他緊緊的包裹在了羽翼裡面!

「砰」的一聲!魔蠍噬魂鞭重重的轟在了羽翼上!

「咔嚓」一聲!用靈力化成的羽翼立即出現了一道裂口,毒鉤向著阿尼拉斯的頭頂刺了過去!

「啊………..」剛剛晉陞到六翼沒多久的阿尼拉斯立即發出一聲慘叫!毒鉤深深的刺進了他的大腦里!

「你就別想著自爆了!」飄浮在空中的金清石一邊快速的旋轉著拿著魔蠍噬魂鞭的右手,一邊冷笑著道。

魔蠍噬魂鞭快速的在阿尼拉斯脖子上纏了兩圈,緊接金清石用力一拉!

「噗」的一聲!阿尼拉斯的腦袋立即被拉了下來!

而就在阿尼拉斯的腦袋剛剛離開身體,突然一道黑光從他的眉心鑽了出來,向著金清石的眉心沖了過去!

「哼!」金清石任由黑光鑽進了眉心裡,然後左手一揮,將阿尼拉斯的屍體和地下的十五具屍體往空間里一收,身體一閃,瞬間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里。

「啊?這…這…這是什麼情況?」阿尼拉斯的靈嬰剛剛衝進金清石的識海里,突然金光一閃,緊接著他來到了一個鳥語花香的地方!

「咦?你是什麼東西?」被困在生之牢籠里的龍聖皇,看到一個長著六隻羽翼的小人突然出現在了空間里,他立即好奇的問道。

「你…你…你們又是什麼東西?」正在吃驚的看著周圍的阿尼拉斯,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了個十多厘米高小人,他驚恐的問道。

「不是中國人?」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龍聖皇吃驚的說道。

「你是中國人?」阿尼拉斯好奇問道。

就在兩個人驢唇對著馬嘴,嘰里呱啦的說著話的時候,金清石在卧龍山裡的溪水裡將身上的黑色油彩清洗乾淨后,翻過卧龍山悄悄的回到了南亞市的碧水藍天度假島的碼頭上。

老廣贊助的四艘噴著碧水藍天度假島標誌的藍色客船和二艘快艇靜靜的停在私家碼頭上。

「師父!」金清石的寶馬摩托車剛剛停在碼頭的在門口,站在門口的周海立即激動的大叫著道。

「周海?你怎麼跑到這裡看大門了?是不是犯什麼錯誤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不是啦!最近很多人都會過來詢問度假島什麼時候能開業,所以這裡的接待處就提前開門了,李總擔心這裡的安全,就安排我們輪流在這裡值班!」周海連忙解釋道。

「不會耽誤大家的修鍊吧?」金清石擔心的說道。

「師父!您就放心吧!現在已經有一大半都突破到先天了!」周海高興的說道。

「那你怎麼沒有突破呢?以你的資質應該是第一批突破的才隊啊?」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我..我…我不急!先讓其他人突破了再說!」周海紅著臉道。

「是不是你把那些內丹都分給其他人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沒…沒…沒有!只是我不夠努力!」周海怯怯的說道。

「這五顆內丹給你!足夠你突破到先天了!小隊長不突破先天,還怎麼帶隊伍啊?」金清石一邊將五顆內丹放進周海的手裡,一邊認真的說道。

「師父!我……..」周海雙手顫抖著接過五顆內丹,然後哽咽著說道。

「別丟人了!一個月內必需給我突破到先天!否則就別當小隊長了!」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是!師父!」周海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快艇在大海上高速飛奔著,老廣一邊開著船一邊得意說道:「石頭!這發動機是我們自已的產品!不但馬力強大,而且質量那是杠杠滴!」

「你就別在這裡臭嘚瑟了!有本事給我造出軍艦和戰鬥機用的發動機啊!」金清石撇著嘴道。

「呵!呵!呵!我已經開始組織人員來研發了!如果能拿下部隊的訂單,那我們可是賺大發了!」老廣開心的笑著道。

「靠!原來你早有預謀啊?」金清石吃驚的說道。

「那是必需地!我們要製造出5000小時的飛機發動機!要製造出世界上最先進、動力最強大、最經久耐用的軍艦發動機!」老廣自信的說道。

「等一等!你是不是在打我空間里金精石的主意啊?」金清石連忙問道。

「那是當然!如果沒有金精石做基礎,我們能製造出超一流的發動機嗎?」老廣認真的說道。

「靠!那我不是要一輩子幫你煉化金精石?」

「不是幫我!而是幫你自已! 貴女嫡妝 掙錢你拿大頭,而且我們武器先進了,你這個將軍還怕立不了戰功嗎?」

「可是我還沒有想好,要不要留在軍隊啊?」

「我們五個人已經商量過了!打死都不同意你離開軍隊!因為這是我們五兄弟的夢想!而這個夢也是因為你才破滅的!所以你必需要把我們的夢延續下去!」 「那我的夢在哪裡呢?當兵不是我的夢想!我只想過自由自在的生活!陪著家人、陪著師傅、陪著兄弟們安安穩穩的過平平淡淡的日子!」金清石苦笑著道。

「做人可不能太自私了!而且你的父母、親人都不希望你離開部隊!」老廣認真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也會站好最後一班崗!一定要把中國海軍強大起來!所以你的發動機必須儘快的完成,在資金和金精石方面我會全力幫助你!」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好嘞!只要你能留在部隊,我就是砸鍋賣鐵,也會把最先進的發動機造出來!」老廣高興的道。

「不用砸鍋賣鐵!我這次得到了大量的黃金和古董!這次回去的時候,你幫我把黃金全賣了,如果認識收藏古董的人,也可以賣一批出去!」金清石微笑著道。

「石頭!黃金賣了就賣了!可是古董最好別賣了!那可是我們中化民族五千年的文化!要不我出錢在這裡建一個博物館怎麼樣?你上次得到的那些武器、盔甲、珠寶可都是好東西啊!而且我們還可以把那些靈獸的屍體做成標本放在博物館里,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願意花錢參觀的!」老廣想了想道。

「呵!呵!呵!我就等著你說這句話呢!博物館的地址已經有了,現在就等資金到位呢!」老廣一說完,金清石立即哈哈大笑著道。

「靠!至於這樣嗎?我雖然對別人非常小氣,可是對你卻一直在大出血啊!我可以投資這個博物館,不過門票收入,我們要一人一半!」老廣瞪著眼睛道。

「殺你!今天我們就把合同簽了!」金清石立即說道。

「沒問題!不過今年的你們的分紅可以沒有了!」老廣笑著道。

「啥意思啊?你不會拿汽車廠的利潤來投資吧?」金清石連忙問道。

「汽車廠要擴建,而且艾麗雅也要跟公司解約,我的手頭有點緊啊!」老廣苦笑著道。

「我的黃金應該值十幾個億!如果你需要錢就拿去先用著吧!」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不用!今年汽車的銷量非常好!資金足夠用了!而且今年製藥廠那邊也會有幾個億的利潤,所以你就不用擔心我了!」老廣微笑著道。

「你有時間問一下艾麗雅!看看那個奧林匹斯家族有沒有錢!如果有錢,我們就過去干他一票!」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就是有錢也拿不出來啊!美國人都是把錢放在銀行里,不但家裡不會放什麼現金,就是身上也不會帶太多的現金!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去銀行轉一轉!」老廣奸笑著道。

「行!你先過去摸摸情況,然後我們干一票大的!」金清石立即點了點頭道。

「你能出去嗎?」老廣擔心的道。

「你就別管了!我會想辦法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那…那好吧!」

這個時侯,東陵島的藍色碼頭已經清晰可見,金清石連忙將艾麗雅和金蠶從空間里放了出來。

「小叔子!我愛死你了!」艾麗雅一出來,立即抱住金清石,狠狠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后,激動的說道。

「老廣!這可不關我的事情啊!」金清石連忙舉起雙手道。

「這是美國人的禮儀!你千萬別胡思亂想!」老廣鬱悶的說道。

「靠!如果我胡思亂想,早就對她下手了!」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小叔子!這次真的太謝謝你了!不但幫了我,也幫了我們的家族!」艾麗雅激動的說道。

「這是必須地!將來我們就是親家了!我不幫你們還幫誰啊?」金清石笑著道。

「啊?又要指腹為婚?」艾麗雅苦笑著道。

「這可不是我要求的,而是你老公主動提出來的!」金清石連忙解釋道。

「親愛的!你怎麼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呢?」艾麗雅不高興的說道。

「寶貝!你是什麼意思啊?石頭為了我們可是差一點丟了性命,而且我們如果能跟他結成親家,那是我們在高攀!」老廣皺著眉頭問道。

「親愛的!我不想讓我們的孩子跟我一樣!」艾麗雅認真的說道。

「不行!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老廣瞪著眼睛道。

「別生氣!艾麗雅說得也有道理!這件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來決定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唉!想攀個高枝都不行!我這命怎以就這麼苦啊!」老廣鬱悶的說道。

「高你妹啊!趕緊上岸去!」金清石笑著道。

這個時候李麗莎、李若水帶著島上的二十九名鯊魚小隊的隊員和一百多名穿著統一藍色制服的員工整整齊齊的站在碼頭邊上!

「首!長!好!」金清石剛剛飛身跳到岸上,所有人立即鞠躬大聲喊道。

「同志們好!」金清石立即條件反射的大聲回答道。

「呵!呵!呵!」李麗莎和李若水看著金清石的囧樣,立即捂著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傻笑什麼啊?趕緊讓大家散了吧?」金清石苦笑著道。

「都散了吧!」李麗莎一邊笑著一邊向後揮了揮手。

那一百多名新員工,一邊偷偷的望著金清石這個大老闆,一邊向著停在一邊的一大排藍色的電動汽車走去。

「師父好!」這個時候,二十九名鯊魚小隊的隊員雙手抱拳大聲吼道。

「嗯!不錯!不錯!看來大家都沒偷懶啊!」金清石看著超過三分之二的人都突破到了先天期,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師父!您這次回來能呆多久啊?」侯勇激動的問道。

「啥意思啊?有什麼好事嗎?」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有什麼好事啊?最近鯊魚越來越多!而且個頭也越來越大!你趕緊想辦法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李麗莎鬱悶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