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肅勛點點頭,笑道:「我也覺得,對了,金子醒了沒有?」

約翰笑道:「醒了,在家裡休息呢!」

「家裡?」葉肅勛疑惑道。

「呵呵,我把人接我家了,她反對無效!」

葉肅勛無奈道:「你這麼霸道,小心人家姑娘不喜歡你!」

約翰神色一緊,緊張道:「那該怎麼辦?」

葉肅勛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後開始給約翰傳授追妻妙計!

梁氏,梁景銳和顧棣小聲的討論著什麼,過了一會兒,梁景銳拍了拍他肩膀,笑道:「顧棣,這次7號產品能成功升級,多虧了你,謝謝你!」

顧棣笑道:「這也是溫迪和金子已經做好了前期工作,如果再給她們一點時間,也能做的出來的!」

梁景銳點點頭,道:「今天是何老給溫迪針灸的第一天,也不知道效果怎麼樣?等會你和我一起回家,何老已經決定住在梁家了!」

顧棣嗯了一聲,答應了下來,接著沉思了一下,問道:「這次新產品的發布會,你準備怎麼辦?」

梁景銳緩緩的靠在椅背上,笑道:「相信一定會全城轟動!」

顧棣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

而7號產品升級成功的消息也漸漸的散播了出去,有記者詢問梁氏,已經得到了證實!

「這裡是財經頻道,前段時間,受產品資料外泄的影響,梁氏一度陷入了危機,而現在本台記者已經證實,7號產品的升級工作已經完成,這一次,梁氏又會給消費者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那個男人就那樣站在那裡,一直沉默著,看著那些人在她的身上為所欲為!

看著有一個粗大的腦袋遮住了那一雙淡定又冷漠的眼神的時候,不由的心中一松!

可是還沒有來得及多想,一聲慘叫聲響起,那顆大頭已經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想也沒想就揚起了手給了對方一巴掌!

夏熏溪嘴角噙著淡淡的血跡,臉頰已經腫的像是吹漲的氣球一樣,可是眼神的神色依舊不變,依舊是沉穩淡定的看著自己!

男子忍不住有些不耐煩的皺起眉頭,忍不住沖那些停下來的男人吼道:「都TM是一群廢物,一個女人都壓不住嘛!」

「不……不是……」

眾人顯然都很怕他,只是一句話,其他人都縮了一下脖子,隨即看向夏熏溪的目光就更加的兇狠了!

粗重的布料撕裂的聲音響起,夏熏溪也只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然後便有些同情的看著那個男子!

「有些時候自信有原則是好事,不過許多的時候,做事不考慮後果的話。那就是愚蠢了!都是出來在外面混的,如果在不警惕一點,這脖子上的腦袋留著也沒有多大的意思!」

那樣的氣定神閑,那樣的義氣滿滿,那樣的……

男子本不想理會的,偏偏她的聲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樣,一下一下刺激著自己的心臟!讓他忍不住往那方面!

「其實你也不過只是拿錢做事,她給你的那點錢我可以十倍百倍的給你!甚至是還可以讓你安全離開這裡!」

在其中一個男人撕開她的衣襟的時候,她明明怕的要死,甚至都想要下意識的縮起來保護自己,卻給她硬生生的忍住了!

只要他們看出來一點點自己有可能虛報的話,自己就不可能有一線機會好好的躺在這裡!

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害怕不能哭,現在也不知道艾德他們到底能不能找過來,這種時候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當那人的魔爪快要伸過去的時候,夏熏溪依舊只是淡淡的看著那個男人,眼神中透著幾股濃濃的殺意!

「等一下!」

就在夏熏溪心中的那根弦越綳越緊,都快要斷掉的時候,那個男人突然開口了!

然後所有人的動作一停,全部有些茫然的看著自己的老大!

這樣的事情他們做多了,以前也沒少見那些女人痛苦的哀求過,冰冷的威脅過,他重來都是不屑一顧的,今天這是……

男子從旁邊的位置上抓了一件外套丟在了夏熏溪那軟綿綿的身體上,沖著身邊的揮揮手。看著他們不情願的退下去的時候,自己才一臉陰沉的走上前!

「你很聰明!但是你也明白,做我們這一行的,一旦退縮,就失去市場!」

說著,男子突然靠近夏熏溪,手指在她的臉上輕輕的劃過,欣賞著她眼中的倔強!淡淡的一笑!

「說實話,我本來是看不上你這張臉的,不過現在突然覺得你這一雙眼睛漂亮的讓人不忍忽視,你的臉反而也變得更加的迷人了!」

男子粗厚帶著厚厚繭的手指停留在夏熏溪的紅唇上,帶著幾分曖昧的意味一笑!

「我發現……我不想他們碰你。那這件事情就讓我親自來吧!」

夏熏溪猛的睜大眼睛,沒有想到自己爭取來的是這樣的結果,不由的想吐血!

有些變質的聲音響起:「如果你真的敢動我,我老公我朋友我爸……」

「噓!」男子突然將手指重重的壓在夏熏溪的紅唇上,邪魅的一笑!

「都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我倒是不怕他們,大不了到時候帶著你一起逃亡,說不定我們路上還可以相守幾天!」

「你!」夏熏溪萬萬沒想想到自己竟然會遇到這樣的極品。

「你還真的是……」夏熏溪不知道該說什麼!

掙扎哭泣吶喊……那些只會增加男人獸,欲的事情她一個也不會做,夏熏染不過只是想要看到自己崩潰的表情而已!

就算是她真的就這樣死掉,她也不會讓她得逞的!

再看到夏熏溪要閉上眼睛等死的時候。男子突然擒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冰冷的聲音響起:「我要你看著,看著是誰在你的身上,不然不要怪我失言,讓你好好的爽一把!」

「你!」夏熏溪憤怒的睜大眼睛,看著對方眼中得意的表情,忍不住冷笑到:「既然你管不住自己的物件,那就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你要是敢碰我,我絕對會讓你一輩子再也碰不了其它的女人!」

「碰了你一次也值了!」

男子魅惑的聲音響起,在夏熏溪慢慢變得驚恐的目光中就那樣壓了下去,粗魯的分開她的雙腿。

「滾出去!在外面守著!」

原本還眼睛充血的男人們熱血沸騰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突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也腳步都沒有停留直接走了出去!

男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夏熏溪,看著她變得蒼白的臉,讓自己靠的更近一點!讓她的感受更深一點!

「我發現你這一張嘴特別合我的胃口!」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夏熏溪啞了聲音,胸腔有什麼堵著自己的喉嚨。讓她原本應該尖銳的聲音變得有些沉悶!但是也影響不了她質問的聲音!

「幹什麼?」

男子又加重了一下自己的力道,直到自己身上的反應能夠讓她清晰的感覺到的時候,才危險的眯起了眼睛!

「你覺得我會跟你開玩笑嗎?」

「哼……」

夏熏溪冷漠了的勾起了嘴角,冷冷的看著男子,算是找回來了自己的思緒!

「不用嚇我!如果你真的打算不計後果的話,你現在就不會跟我說這麼多的廢話,我想你知道現在外面找我們的人已經將整個城市都包裹了起來,指不定什麼時候他們就找過來了!這種時候,是個傻子都知道快點完事!」

說著,夏熏溪像是看穿了對方的心一樣,突然邪魅的一笑,閃亮了對方的一雙眼睛!

就在他的心慢慢往下沉的時候,夏熏溪一勾嘴角,淡淡的說到:「放過你們也可以,很簡單,我要這件事情在她的身上重演!」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極樂宮地下室,王五看著新聞,意味深長的笑道:「梁景銳,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王五沒想到梁景銳竟然最終還是解決了產品危機,至此,他來帝都的所有陰謀全部失敗!

可是,詭異的是,此時王五的臉上不但沒有一絲失望的樣子,反而有絲興奮的神色,彷彿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了!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梁賢,王五的神色立即變的恐懼起來,他小心的接起電話!

「王五,你就是這樣做事的嗎?竟然什麼都沒有做成?」一個陰冷的聲音道。

王五神色一緊,立即辯解道:「梁先生,我也沒想到梁景銳這麼厲害,竟然又找到了人來研發~」

「夠了,我不想聽你的辯解,我現在只看結果,事到如今,我看你是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了!」梁賢緩緩道。

王五眼神一閃,立即求饒道:「對不起,梁先生,我有辦法,我一定有辦法的,請您再給我一段時間!」

「哼,你這個廢物還能有什麼好辦法?是不是又要讓我的人去送死?」梁賢怒道。

「不是,不是,梁先生,我是真的有辦法?」王五趕緊道。

「哼,什麼辦法?」

「梁先生,我可以把梁氏現在的研發人員帶回去,這樣的人才,您也能用得著的,而且還可以再一次的打擊梁氏!」

梁賢在電話那頭沉吟著,隨著時間的流逝,王五握著手機的手越來越緊,他的額頭隱隱冒出了一層薄汗,成敗在此一舉!

「好吧!」梁賢答應道,聽到這一句,王五緩緩的吐出了胸口憋著的氣,終於成功了!

而梁賢卻還在命令道:「這一次如果你再失敗,那你就永遠不用回來了!」

「放心吧,梁先生,這一次,我一定會成功的!」也必須要成功,因為,這才是他真正計劃的開始!

而此時,梁氏公司卻處處漂浮著喜慶之色,公司的員工也一掃近日惶恐的神色,變得神采奕奕!

「欸,公司這一次給我們包了這麼大的一個紅包,真是沒想到啊!」

「可不是,現在那些前些日子離開的人可後悔死了,活該,誰讓他們在公司危難的時候棄公司而去了!」

「是呀,總裁說了,只要度過這次的困難,留下來的人都是公司的功臣,現在我們可不就是功臣嗎?不但發了紅包,還每人根據能力都提升一級呢!」

「是啊,是啊,以後公司再遇到困難,我寧死都不會離開的!」

聽著這些聲音,喬語的心才算真正的放了下來,一個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員工的歸屬感,這樣,公司才能發展起來!

「也不知道景銳這次找我什麼事?」喬語暗暗想道。

到了梁景銳辦公室外,喬語對著胡秘書笑了笑,然後直接推開了門!

梁景銳抬頭,看到喬語來了,高興的站起身,笑道:「小語,你終於來了!」

喬語嗔怪道:「我正在整頓武館,你一個電話叫的我這麼急,我以為出什麼事了?」

梁景銳拉著喬語坐在沙發上,笑道:「當然是有急事,這新7號產品的發布會馬上就開始了,我有個想法想找你聊聊!」

「什麼想法?」喬語好奇道。

「我想讓你當七號產品的代言人!」

「什麼,我當代言人?」喬語是真的驚訝了,景銳以前不是最討厭的就是高調嗎?為什麼這次卻要這麼做?

梁景銳摸著妻子的頭髮,感慨道:「因為7號產品的成功,也有你的一半,我想讓你和我一起分享這個成果!」

喬語心裡一暖,搖搖頭道:「我們夫妻之間不需要這些!」

梁景銳笑道:「好吧,你就當我想給自己老婆零錢花了,還找了一個借口,怎麼樣?」

喬語無奈道:「好吧,既然梁總裁有這個好意,那我就心領了!」

說完,夫妻兩人相識一笑。

轉眼,就到了梁氏7號產品的發布會,收到消息的記者早早的就來到了會場,焦急的等待這個梁氏翻身的好機會!

「聽說這次梁氏請了一個神秘的代言人,你們知道是誰嗎?」一個記者詢問道。

「不知道啊,我們也是剛剛才聽說的,這7號產品一向找的是女明星代言,這次又不知道是那個幸運的女明星了,因為這次發布會的曝光挺高的,據說財經頻道,科技頻道,呶,還有娛樂頻道的人都來了,簡直就是橫掃各個領域的頭條啊!」

「是啊,真是讓人好奇,那背景牆上的廣告牌還遮著,真想上去掀開看看!」

「哈哈哈,是啊!」

不一會兒,發布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會場的門突然打開了,就見梁景銳斜著夫人喬語一起坐在了主席台上!

「喬總裁?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可好久都沒有出現在大眾面前了!」

「嗯,肯能是梁總裁攜夫人一起出席發布會吧,這也沒什麼!」有人道。

台上,周立仍然是主持人,他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全新的7號產品的功能,以及與以前產品相比的優勢,台下的記者們都認真的聽著!

等周立說完,然後就將話筒遞給了梁景銳,記者們一看,立即振奮起了精神!

「大家可能最關注的是我們全新的7號產品,而最好奇的,可能就是這次的代言人了,現在我宣布,我們這次的代言人就是——我的夫人喬語!」

說完,梁景銳按下了一個按鈕,背後的廣告牆上立即落下了紅綢,露出了後面的宣傳畫!

「哇~」記者們立即拿起了相機,會場上頓時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快門聲,閃光燈照的對面的人睜不開眼睛!

終於,有記者趕緊問道:「請問梁總裁,這次為什麼要讓尊夫人當代言人呢?因為據我所知,您一向是一個低調的人,不喜歡出現在人前的!」

梁景銳笑了笑,看了喬語一眼,回答道:「因為我們這次的7號產品經過全面的升級,已經克服了以前產品的所有缺陷,可以說是非常完美的,那麼我當然要找一個完美的女人來匹配它,在我的心目中,我的夫人,就是一個最完美的女人,當然,是除了我母親之外的,所以,這次的代言人,唯有我夫人一人,而且,因為現在的7號產品已經不完全是7號產品了,因此,我要給它重新起一個名字,就叫做『愛語』!」

「哇,好浪漫啊!」會場上的女記者們都羨慕的看著台上的喬語,喬語也是楞了一下,隨即抿嘴笑了起來,看起來非常的高興!

「嘶~這撥狗糧撒的,簡直讓人牙疼!」梁氏會議室里,看著屏幕上的梁景銳,顧棣呲了呲牙,無奈道。

「呵呵呵,我倒是很欣賞梁總裁的這種浪漫,很甜!」坐在輪椅上的金子點頭贊同道,她除了臉色有點蒼白,其他都很好!

聽了他的話,坐在金子身邊的約翰摸著下巴暗暗想道:「要不改天和梁景銳討教討教,怎麼給女人製造浪漫?」

會議室里就只有他們三人,葉肅勛還在醫院陪溫蒂,所以沒來!

三人繼續看著電視中的發布會,梁景銳的聲音接著響起!

「所以,我們『愛語』的廣告語就是:『傾聽我的愛』,而這,也是我想對我夫人說的!」

周立見總裁說完了,立即起身宣佈道:「本次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啪啪啪~」會場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發布會結束了,記者們卻有點意猶未盡,都紛紛的湧上前,想要採訪梁景銳和喬語,可惜,他們對著記者笑著道了聲「再見!」,然後在保安的保護下,離開了會場!

『愛語』的發布會是結束了,但是它所掀起的狂潮卻才真正開始,看了發布會直播的一些年輕人,尤其是情侶,轉身就沖向『愛語』專賣櫃,紛紛叫道:「給我一台『愛語』,趕緊,我要向我的女朋友求婚!」

「我要『愛語』,我老婆一定會原諒我的,快!」

就像梁景銳說的,全城轟動!

回到會議室,顧棣看著推門進來的夫妻倆,沒好氣道:「喬語,梁景銳這是在明晃晃的作秀,我懷疑他根本就是為了宣傳!」

喬語笑了笑,道:「你還是消停些吧,是真是假我還分辨不清?」

梁景銳得意的瞪了他一眼,顧棣暗暗咬了咬牙,你個梁景銳,給我等著!

喬語不管這邊的暗裡飛刀,她走到金子身邊,蹲下來看著金子的臉色,關心道:「金子,你感覺怎麼樣?」

金子心裡一暖,笑道:「毒已經解了,現在就是修養,慢慢的就好了,不用擔心!」

喬語放心的點點頭,然後看了看時間,轉頭對幾人道:「我現在要去醫院看看溫蒂,今天已經是針灸后的第三天了,我去找醫生了解下情況!」

梁景銳笑道:「我讓司機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喬語一直都是自己開車的!

顧棣怪聲怪氣的道:「那你自己能出的去嗎?還不得怪梁景銳,那麼高調的秀恩愛!」 「反正我也就這副身子,你覺得我是那種在乎名譽的人嗎?」

夏熏溪突然有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就那樣大大咧咧的躺在那裡!笑眯眯的看著男子!

看的他心中一驚,忍不住再一次的皺起眉!

「聽說你的丈夫可是商業圈有名的大頭,而且在娛樂圈裡面的影響力還不錯的樣子,你說……」

「大不了就是離婚而已!現在這個社會,誰還能離了誰不能活嗎?」

在男子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夏熏溪不在意的聲音響起!

看著男子明顯不相信的表情,忍不住提醒到:「抓我之前一定做了很多的工作吧!不然也不會在我突然打方向盤的時候逼停我的車!」

夏熏溪簇定的看著男子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到:「既然調查過,就應該知道,當時知道他只是一個演員的時候,我就已經離開過他一次,如今不過是第二次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