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兒,便是在周家伺候她的丫鬟。

周友安應該早早出門辦事了,身邊早已一片冰涼,宋靜書裹著被子想只蠶蛹一般躺在床上。直到紅兒進來時,還硬、挺挺的攤屍在床上,「少爺呢?」

前幾日,紅兒與碧珠大打出手,這幾日臉上都帶著傷。

聽到宋靜書的問話,忙老老實實答道,「少奶奶,少爺早上出門,說是有事兒。」

「少爺留話,讓少奶奶今兒好生歇息一日。也不用等少爺回來吃飯,少爺怕是天黑才能回來。」

好生歇息一日,便是不讓她去靜香樓。

只是,不等周友安吃飯,他要天黑才能回來?

這廝是要去哪裡去什麼?

難不成,還不在鎮上?

宋靜書皺著眉問道,「眼下是什麼時候了?」

紅兒也拿不準宋靜書問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便小心翼翼的答道,「少奶奶,今兒已經是八月初一了!剛剛過了午時,眼下怕是午時一刻左右。」

嗯,這個回答很仔細。

宋靜書滿意的點點頭,自己當真是喝得有些多,連什麼日子都記不住。

八月初一,那不是再過小半月就是中秋了?

還有,高寧夕的大喜日子就在十月初了。

下個月,他們勢必要啟程前往京城,至少要在半個月前抵達京城,幫著高寧夕也做一些事情。

昨兒宋靜書剛剛將火鍋給搞出來,他們離開京城這一來一去少說也要兩三個月的時候。在這三個月中,除了火鍋這個新的噱頭之外,宋靜書還想弄出另外的新菜來。

生意場上就是這般殘酷。

只要你變不出什麼新花樣兒來,就難以留住顧客。

尤其是做餐飲這方面,你若是千篇一律、或者說一直都是那幾個菜的話,顧客遲早有一日會吃膩味。

到時候,也就指望著顧客偶爾回頭一次罷了!

宋靜書深諳這個道理,便想著提前做出新菜來,臨走前教會翠荷他們。在兩個月左右的時候,再將新菜推出來,等著他們回來之前也就能成功吸引顧客了。

她這腦子裡,全都各種美味的菜式,因此也不至於一片空白。

「外面天氣怎麼樣?」

宋靜書頭疼的按著太陽穴。

紅兒忙伸出手,不輕不重的給宋靜書按摩太陽穴,嘴裡答道,「今兒早起有些涼嗖嗖的,即便是眼下天上也飄著烏雲。昨日夜裡那樣悶熱,想必今日是要落一場雨的。」

落一場雨好啊!

宋靜書頓時眼前一亮。

這幾日晒秋老虎,本就天色燥熱、讓人不思飲食。

等當真入了深秋,那冰粉怕是也就沒有用武之地,要退居幕後。只等著明年夏日,再繼續出來了。

在這個時候,宋靜書心想,火鍋不正好是替代冰粉的選擇?!

更何況,一年四季火鍋都是最賣座的東西。

當然了,這只是在她的家鄉罷了,至於其他地方她也就不得而知了。

秋老虎過後,便是一日日的冷下去。

今日若是下一場雨,這天氣怕是也就冷嗖嗖的。

在這種時候吃火鍋,不會熱的全身是汗水、辣的滿臉通紅。正好是身心舒暢,也吃的最多的時候,今日可不是將火鍋推出來的好日子么?!

於是,宋靜書連忙對紅兒吩咐道,「趕緊讓廚房給我準備醒酒湯,我要出門。」

「可是少奶奶,今兒少爺說讓您在家好好歇息呀!」

紅兒著急的說道。

都過去了一夜了,瞧著宋靜書已經酒醒了,還喝什麼醒酒湯?

更何況,周友安都說了不讓她出門來著,少奶奶怎麼不聽呢?

「別管了,趕緊照我的吩咐去做,我有要緊事兒。」

宋靜書有些不耐煩的對紅兒揮了揮手,將她「趕」出去后,自己更衣下場、洗漱后紅兒已經端著醒酒湯過來了。

這速度倒是奇快。

廚房裡的婆子們,這段時日也只是周家的下人吃飯罷了。周友安與宋靜書,已經不知道多少日沒有在周家用飯了,因此婆子們愁眉苦臉、為自己的將來擔憂。

今日聽說少奶奶讓準備醒酒湯,婆子們頓時精神抖擻,認為有事情可以做了。

因此,這醒酒湯才來的格外快。

宋靜書端起醒酒湯一飲而盡后,對紅兒說道,「少爺若是回來了,就讓他來靜香樓接我。」

「今日我靜香樓要推出新菜品,我必須要去。」

說罷,宋靜書已經急匆匆出去了。

靜香樓在寧武鎮已經是人盡皆知,在周家更是讓不少下人也跟著愛上了那裡面的飯菜,甚至以「吃到靜香樓的飯菜、吃到少奶奶親手做的飯菜」為榮。

送走宋靜書後,紅兒已經去將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告訴了其他人。

聽說靜香樓要推出新菜品了,不用宋靜書叮囑,周家的下人已經奔走相告。

不少人自覺出門,給自家少奶奶的靜香樓做宣傳,沒一會兒就鬧得寧武鎮人盡皆知。

不少人紛紛前來靜香樓排隊等著,只等著能在今日作為第一波顧客,吃到靜香樓再一次推出的新菜品。

畢竟,靜香樓的新菜品,從未讓他們失望過!

宋靜書正在廚房裡面炒火鍋底料呢,聽到外面人聲鼎沸,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外面發生什麼事兒了?我真的聽著熙熙攘攘的,像是熱鬧的很?」

「不是錯覺!外面的確熱鬧。」

青玉抱著剛剛去買的一筐新鮮蔬菜,進來對她答道,「不知誰將咱們靜香樓,今日會推出新菜品的消息放出去了。」

「眼下外面已經排了長隊,都在等著咱們開門呢!」

「什麼?!」

宋靜書頓時一臉錯愕。

她都還沒準備好呢,是哪個大舌頭將這事兒宣揚出去了?!

宋靜書絲毫不知道,所謂的「大舌頭」就是她本人…… 「你們這些嘴上不把門兒的,是誰將今日推出新菜品的消息散播出去了?!姑奶奶忙得現在連口水都沒喝呢,哪裡能應付得了外面這長龍?!」

宋靜書幾乎在咆哮了。

青玉皺眉,「排著長隊不是更好么?反正從前咱們推出新菜品的時候,還要刻意出去打廣告呢!」

他們與宋靜書接觸的時間久了,說起話來帶著一股子現代強調,青玉等人還不得而知。

「打你妹!那會兒跟現在能比嗎?」

宋靜書氣得踹了青玉一腳,「那會子我都是將菜品全部準備好了!昨兒你們也瞧見了,我做了一鍋火鍋得費多大勁兒!」

「原本今兒是要推出新菜品不假,但我也只是想著瞧瞧效果如何。若是今日顧客反響好的話,今晚便加班加點的炒底料、明兒正式推出!」

說著,宋靜書冷哼一聲,昨晚兒都喝醉了,眼下頭重腳輕的。」

「你說的倒是簡單!」

宋靜書一肚子的火氣,逮著青玉就發泄。

青玉一臉無辜,「我又沒有將這消息散播出去,你沖我凶什麼!周少爺若是看到你這凶神惡煞的樣子,肯定會後悔的!」

後悔什麼?

肯定是後悔要娶宋靜書了呀!

眼瞧著宋靜書舉著鏟子又要發飆了,青玉連忙又說道,「我在鎮上連個朋友都沒有,交好的人也就只有你們了。所以說絕對不是我說出去的,你不要衝我凶。」

說罷,青玉放下菜筐,一溜煙就逃出去了。

翠荷弱弱的說道,「宋姐姐,你叮囑過的,我們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因為,每次都要做好萬全準備,才會推出新菜品的么!」

聽著外面顧客們熙熙攘攘的聲音,宋靜書也深知眼下不是追究誰說出去的時候,便皺著眉頭說道,「既然顧客都在外面等著了,還是趕緊準備吧!」

顧客們一聽到靜香樓要推出新菜品,不用廣告已經自發前來排隊。

除了信任靜香樓之外,也是真心想要嘗嘗味道。

因此,宋靜書也不能趕人家走。

眼下當務之急,便是感激將火鍋給做出來。

宋靜書繼續炒底料,強子與大山滿頭大汗的抱著小爐子進來了,氣喘吁吁的對宋靜書說道,「宋姐姐,李掌柜那邊只有數十隻小爐子,都被咱們給買下了。」

「好。」

宋靜書點點頭,「十隻應該也差不多了。」

「你們將東西放下,趕緊出去招待客人去,就說今兒這菜品需要點時間。讓顧客們耐心等候,若是實在等不住的,我們也不強留,明兒再來便是。」

「哎。」

強子與大山應了一聲,趕緊出去招待客人。

這時,只聽到宋靜書又喊道,「等一下!」

「將晌午李媽媽熬得那酸梅湯,給顧客一人盛一碗,就說是靜香樓免費贈送的。」

宋靜書細心叮囑道。

雖說今兒天色不熱,但是顧客們擠做一團,在外面站了這麼久,想來都渴了。

再過一個月左右,李媽媽也就不會熬酸梅湯了。

強子應了一聲出去了,將宋靜書的話一說,有些等不及的顧客只得悻悻然離開,表示明兒再來。

其餘顧客,一窩蜂似的進了靜香樓,各自尋了位置坐下。

強子與大山送上酸梅湯后,顧客們表示不管等多久,他們都願意!

將火鍋料炒好后,宋靜書看了一眼正在擇菜的翠荷與劉氏,又對青玉喊道,「給我拿紙筆進來。」

關於火鍋,連菜單都還沒有做好呢!

果真是喝酒誤事啊……若是昨兒夜裡沒有喝醉的話,這一上午不但能將菜單全部走出來,這會子顧客們也能吃上火鍋了,哪裡需要等這麼久?

他們靜香樓里,又怎會忙得團團轉?

看著手忙腳亂的幾人,宋靜書第一次感覺到焦頭爛額。

這便是沒有做好充分準備,就推出新菜品要承受的壓力啊!

說實話,宋靜書也疑心過,會不會是劉氏與宋大平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的?

畢竟,他們倆一向愛慕虛榮,怕是要趁此機會好好顯擺一下。

可是轉眼一想又不太可能。

宋大平與劉氏一直未曾離開靜香樓,即便是他們出去說了。這鎮上幾乎沒有人認識他們,他們說的話誰相信?

根本就沒有半分分量么!

如此想著,宋靜書又臉色一變,手中的筆也停了下來。

不對,她今日似乎是在紅兒面前說了一句,今日靜香樓要推出新菜品?!

難不成,是紅兒宣揚出去的?!

周家的下人,在鎮上說的話也算是有些分量的!

想到這裡,宋靜書簡直想要給自己一耳光……如此說來,還是她自己將這事兒給宣揚出去的么,方才還對青玉發了好大一通怒火,當真是冤枉青玉了!

宋靜書匆忙寫好菜單后,遞給青玉,語氣柔和不少,「將菜單遞給顧客們,讓他們挑選自己想吃的菜。」

這上面,也標註好了火鍋配菜、以及明碼標價。

聽著宋靜書比方才溫柔十倍的聲音,以及臉上的笑容,青玉心下一緊,下意識以為宋靜書又是要整他了。

他怎麼瞧,都覺得宋靜書這副模樣,像是不懷好意、憋著勁兒要收拾他呢?!

於是,青玉一把接過菜單,逃也似的奔出去了。

可怕,太可怕了!

這女魔頭溫柔起來,簡直比火山爆發還要恐怖!

瞧著青玉落荒而逃的背影,宋靜書滿臉無辜。

她方才不是很溫柔了么?

這個臭小子,怎的還像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沒時間想太多,宋靜書將所有的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后,這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親自出來招待客人,「朋友們,真是抱歉了,讓大家久等了!」

「今日靜香樓推出一道新菜品:火鍋!」

宋靜書站在櫃檯旁,笑語晏晏的解釋道,「因著有些倉促,眼下也只有紅味兒的鍋底。顧名思義,便是辣味的,大家若是不能吃辣,便只能再等幾日……」

「我已經去了鐵匠鋪,讓鐵匠給我打造我想要的鍋,可以紅味兒白味兒煮一鍋的那種!」

「因著鐵匠說這個工作量有點大,所以我的鍋怕是還要幾日才會拿回來。只能吃白味的朋友們,就只能再等等啦。」

宋靜書這是名正言順的甩鍋…… 聽到宋靜書的話,各位顧客紛紛表示理解。

「宋老闆這麼客氣做什麼?」

「是啊,咱們都是靜香樓的老顧客了,對宋老闆的為人難道還不了解么?宋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咱們顧不了那麼多,只要有吃的便是!」

嗯,說這話的人果真是吃貨一枚。

鑒定完畢。

「只要靜香樓推出新菜,我就會第一個支持!」

「我也是,自從吃了靜香樓的飯菜,別的酒樓我都不想進去!還有我家那黃臉婆做的飯,我聞都不想聞!」

這人,是妥妥的渣男一枚。

只聽到渣男繼續說道,「宋老闆滿頭大汗的,一看就是在廚房裡親力而為!像宋老闆這麼年輕貌美,廚藝還高超的姑娘,當真是不多見了!」

「周少爺,真是好福氣啊!」

「要是我家那黃臉婆,能像宋老闆這樣,我當真是死而無憾了!可惜,我現在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

渣男喋喋不休的說道。

絲毫沒有覺得,將自己的家中事兒擺到明面上來,是極為惡劣的行為。

俗話說得好,家醜不可外揚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