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進來看到這樣一幕,所有一切就像靜止一般。

「原來先生是在這,原來你們昨晚睡在一起。」

「先生,夫人,你們慢慢睡,正好有些事情等著讓我處理。」祝林說完,紅著臉,連忙退出病房。

「看來是該給他找個女朋友,省的一門心思全部放在我的身上。」

開無雙從討伐山賊開始 「你還說,天天讓我丟臉!」南初氣的想要一把推開陸司寒,但是推不動,反而讓陸司寒再次將她抱得更緊。

「老婆,因為出車禍,所以我難得可以休息,我們繼續睡!」

話音落,棉被直接蓋在南初身上,視線陷入一片黑暗。

在醫院住兩個禮拜。

陸司寒身體各個指標通通已經康復,只有記憶還是一樣沒有恢復。

這點讓醫生都感覺疑惑,但是同樣沒有辦法解決,只是一直住在醫院不是個事,最終還是批准出院手續。

出院時候,醫生再三叮囑南初,陸司寒不願意記得從前的事,說明非常需要關懷,南初這段時間需要一直守在他的身邊。

南初是個乖寶寶,聽到醫生這樣說,自然謹遵醫囑,不敢有半點違背。

出院這天陸司寒沒和議員說起,所以過來看他的不多。

回到琉璃別院,等到下午時候,權離亭和易醒醒過來看他們。

南初與易醒醒到花園說話,男人之間有他們的話題。

陸司寒與權離亭坐在書房,開始談論起這次車禍的事。

「雖然外界給的說法是疲勞駕駛,但是絕對不存在疲勞駕駛,當時可以非常清楚感覺到,那輛汽車就是沖我來的。」

「所以,離亭,車禍的事,調查的如何?」陸司寒詢問道。

失憶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這件事情陸司寒沒有交給手下,而是交給最信任的兄弟調查。

「三哥其實沒有說錯,這件事情的確不是意外,肯定蓄意為之。」

「調查肇事司機身份時候,發現這名肇事司機已經失蹤,但是他的身份,曾經是名職業殺手,目前還在通緝令上面。」

「三哥有沒有懷疑對象?」想不到在錦都都能發生這種事情,權離亭到現在還在匪夷所思。

神醫魔妃:邪王,別纏我 「不清楚,感覺是雲暮。」

「既然已經找到懷疑對象,直接將他抓起來審問一番,不然任由這個雲暮在外面,萬一他在做出一些對三哥不利的事情,應該怎麼辦?」

「可是雲暮是南初朋友,而且沒有證據。」

「最奇怪的一點是,祝林和我說過,那天晚上醫院裡面,南初因為很困所以提前去睡,為我守夜的是雲暮。」

「當時情況下面,病房裡面,只有我和雲暮,雲暮有很多個機會可以動手殺我,沒有道理不動手的。」

「所以繼續給我查,給我找到那名殺手。」陸司寒說出心中見解以後,做出一個決定。

「既然這樣,那好,只是三哥打算裝失憶,裝到什麼時候?」

「裝到南初原諒我的時候。」陸司寒苦惱的說,要是這個時候恢復記憶,南初肯定是要走的,所以還要在拖一段時間。

說完以後,陸司寒看向權離亭,問道:「這段時間一直讓你忙著幫我做事,琳達抓到沒有?」

「暫時還沒消息,琳達很懂權氏集團資源分佈,懂得權氏集團各路眼線,所以很難找到。」

「但是總有一天,被我抓到,有她好看。」權離亭陰沉的說,這個女人心思真是深得可怕,離開時候居然轉移三十億,轉到海外賬戶。

當然這些不是最可惡的,最可惡的是,這個女人居然當初拆散他和醒醒,讓他和醒醒硬生生的錯過四年時間!

正說著,門外傳來敲門聲音。

書房只有南初可以過來,陸司寒示意權離亭待會注意說話內容,然後打開房門。

與南初一起過來的還有易醒醒,南初拿著手機高高遞到陸司寒眼前。

「看看這個新聞,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處理?」南初焦急的問。

陸司寒覺得妻子這個動作格外的萌,要是權離亭他們不在,陸司寒非要好好親她一遍。

不過知道妻子臉皮薄,所以陸司寒只能按捺心中這種躁動,開始乖乖看起新聞內容。

新聞上面掛著一個橫幅,說的就是陸司寒失憶的事。

【議長失憶,全民惶恐,議長是否應該退位休息,以免做出錯誤性決策!】 “不會吧,健哥你怎麼知道她就是方雅思,說不定是天太黑了,你太緊張慌亂了,所以把別人當成了方雅思了!”

“當時她穿的是校服,而且還是胸前繡有名字的那種。雖然天太黑,但是我卻看得清清楚楚,方雅思幾個大字是不會錯的。那時我還當做是學校裏的漂亮小學妹呢,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郝健說着,他腦海裏又浮現出方雅思漂亮的眸子,臉蛋,大白腿,和她那最動人的微笑來。

張馳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看郝健像是在說書一樣,就立刻否認道:“你說你十二點去洗澡,可是學校的洗澡堂十二點鐘到就關門了!你那時候去,還能洗澡,不可能吧?”?

郝健認真思考了張弛的話,再結合自己那天的經歷,得出的結論,連他自己都得被嚇一跳。郝健趕緊下牀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來,漱漱嗓子。平心靜氣以後,又爬到張弛被窩裏繼續說着:“對啊!這就是我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健哥,到底是哪裏不對勁了?”苟蛋子在對面眼珠子都快直了。

郝健一起興就將故事像說書一樣全都告訴了他們:“事情發生後,第二天一早,去上學時我刻意留意了一下男生澡堂,結果發現男生澡堂大門右側貼着開門關門時間通知單呢!果然早上九點開門,晚上十點就關門了。我在想我那時候洗澡的地方是在哪裏?”

“有這麼玄乎?你是不是弄錯時間了。”

“時間不會錯的,而且我記得我剛開始鬼打牆的時候,在路上有塊石頭,我在上面擠了沐浴露做標記,後來我洗完澡回去的路上,我,我居然沒有看見那塊石頭!”郝健說着聲音自己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來。

“不會吧,這麼嚇人?”張馳也被驚了一跳,“那會不會是你記錯了?”

“那你們說,那石頭憑空去哪裏了?”郝健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張弛和苟蛋子大眼瞪小眼,連連搖頭。王胖子倒是沒啥稀奇的,臉上表情紋絲不動。

他們互相注視了好一會兒後,苟蛋子鼓起勇氣才問了句:“健哥,後來呢?”

郝健乾咳了一聲:“話說太多了,嗓子有點幹了……”

“來,健哥請喝茶!”苟蛋子蠻積極的,一下子就秒懂了。翻身下牀就把礦泉水拆來,遞給了郝健。?

“嗯,乖。”郝健喝了幾口礦泉水,繼續細細的回憶了起來。“我記得可是清清楚楚喔,更不可思議的是:方雅思帶我去澡堂的路上,有幾個去打開水的同學,我從她們身邊經過的時候,她們正有說有笑地提着水壺要去打開水,正往着開水房的方向走去。原本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啊,後來”

“後來,我在男生澡堂洗澡,方雅思進了隔壁的女生澡堂,起初我的注意力全被隔壁的嘩啦啦的流水聲給拉走了,慢慢的,隔壁傳來四五個女生的嬉笑打鬧聲,笑聲特別爽朗,其中也有方雅思的笑聲,就屬她笑得最歡了。我半個多小時都洗完了,她們的笑聲也沒停,甚至更歡了!”

“我看了看時間,原本還在外面等了等方雅思二十幾分鍾,還是不見有人出來,當時還以爲女生原本就洗澡太久。後來一想,甚至我都懷疑方雅思進去,根本就不是在洗澡,而是一直在重複着放聲大笑!卻不說話!其他人雖然在笑,但同時也在交談着什麼,但由於水聲太響,她們具體說的啥我也沒能聽清。”?

這下子,郝健一下子就艾特到點上了!其他人紛紛要求他繼續說下去。?

“可當我一個人洗完澡,回到寢室的路上,瞥過那些去打開水的同學,她們還是之前那幾個人,在同一個方向,做同樣提壺的動作,同樣是要有說有笑的要去打開水。這都過了一個多小時,她們都還沒到,你說這,是不是撞見鬼了?”郝健現在仔細的回想起來,越發覺得不對勁:“那天幸虧我跑得快。”?

“不是你跑得快,而是你手裏的黑曜石手珠救了你!”王胖子臉一沉,插嘴道:“那日我到男生寢室門口來接你,發現你手上的黑曜石手珠有異樣,所以那天晚上若不是這東西,你估計早就成了那女鬼的嘴中肉了!”?

“胖哥,健哥,聽你們這麼說,我怎麼感覺我在,聽恐怖片的感覺?”張馳被他們的話給嚇的不輕,臉唰的一下變得蒼白,渾身還有點發抖,他哆嗦着手往上提了提被子,把身子緊靠郝健的肩膀上。郝健抓緊張弛顫抖的手,安慰他道:“小馳馳,你別怕,王胖子他師傅是個出名的道士,抓鬼他很在行的。所以就算是隻鬼,有我們保護你,那鬼是傷上不到你的。”

“那我們怎麼辦?不會是方思雅變成厲鬼來找學校報仇了吧?!”張弛一下子激動的小臉都慘白了,“健哥,要不,我們去告訴王老師吧?”

“你別激動,這個暫時使不得,沒憑沒據的,別人會把咱們當精神病的。況且她這不是還沒害人嘛,咱得在她害人之前揪出她!我說的對不,胖子?”郝健一向是拿不定主意,這次有了點邏輯了,卻還是習慣性的依賴王胖子。

“這個嘛…”王胖子放下游戲鼠標,對着電腦屏幕沉思了一會,大家都翹首以盼,就等他拿出個主意了。

“胖哥,你搞快點,咱等着你拿主意呢。”

這還是郝健第一次見王胖子猶豫和思考這麼久呢!

“這樣吧,我看那女鬼多半是纏上咱家郝子了,而且我們這羣人中,也只有郝子你能夠看見她了。明晚我們就給她來個甕中捉鱉,你們看中不中?”

“中!”張弛和苟蛋子異口同聲道:“不過,怎麼個甕中捉鱉法?”

“來,你們幾個過來,我悄悄給你們說。”王胖子就把捉鬼計劃1告訴了他們三個。

“我看行!反正有健哥有你我保護,又有黑曜石手珠護身,咱幾個一定可以捉到方雅思的!”苟蛋子連連點頭,稱讚着胖子的主意不錯。 第952章學校成績單

「果然做到這個位置,麻煩的事,真是一堆」

「看看他們說的,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南初焦急的問。

陸司寒嘴角微揚,這對一切根本沒有在意,轉而摸摸南初的頭。

「怎麼看你一點都不緊張。」

「為什麼要緊張,不過就是幾個跳樑小丑。」

「報社背後是孫家。」陸司寒幽幽的說。

南初沒有明白,怎麼好端端的就說起報社背後是孫家,這個孫家和陸司寒能有什麼關係。

「孫家,不是老牌錦都四大家族其中一家嗎?」易醒醒說道。

孫,王,俞,韓,這些是老牌家族,但是現在錦都最火熱的則是秦,肖,權,盛。

不管什麼年代,握著實權的才能站在頂峰。

「但是可能你們不知道孫家和戰家存在一些關聯。」

「我的父親不止有個弟弟,還有兩位姐姐。」

「其中二姨嫁到孫家,但是二姨以為戰姓最高貴,於是生下兩個兒子,其中一個兒子取名姓戰,算作戰家血脈。」

「但是你們想想,這算什麼戰家血脈,簡直可笑。」陸司寒笑著說道。

「這位二姨,打的算盤倒是巧妙,這是打算等到你們有事時候,她的兒子可以理所當然成為議長備用?」南初詢問道。

「沒錯,於是就有這份新聞,但是沒有關係,這種事情不需讓我出面,光是祝林就能解決。」

南初點點頭,後知後覺的發現有些奇怪。

「司寒,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嗯,老婆,還有什麼問題?」

「可是你不是失憶嗎?怎麼這種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南初語氣犀利的問。

權離亭靜靜的在一旁看戲,剛剛還說讓他注意一些,想不到這麼快自己露餡,這可怪不到別人頭上。

「因為權離亭!」陸司寒立刻開口,然後看向權離亭,「剛剛在書房,權離亭說的就是這件事情,而且權離亭將其中利害關係通通和我說過,所以知道這樣清楚。」

「權離亭,對嗎?」陸司寒幽幽的說。

南初的目光同樣看向權離亭。

「沒錯,剛剛說的就是這件事情,因為擔心司寒不能處理,所以提提。」權離亭一口答應下來。

欺騙一個姑娘家家確實丟臉,但是誰讓是幫自己兄弟。

權離亭只能點點頭,認下來。

南初不相信陸司寒,可是對權離亭是相信的,於是不再深究下去。

「馬上就到晚餐時間,要不用過晚餐再走?」南初提議。

「不用這樣的,今晚老太太讓我和醒醒去權家吃飯,我們現在就要過去。」

「那好,不耽誤你們。」南初見他們真的有事,就沒有客氣。

等到權離亭與易醒醒離開以後,南初與陸司寒,蘋果一起吃飯。

坐在餐椅上面,陸司寒夾著胡蘿蔔,香菇夾到蘋果碗中。

這個孩子喜歡吃肉,不喜歡吃蔬菜,這個習慣其實非常差勁,不利於健康。

「爹地,這些都是人家不愛吃的!」蘋果說完,直接就將胡蘿蔔,香菇夾到垃圾盤中。

「陸儲!」陸司寒臉色一沉,分明就是發火前兆。

「請問爹地是有什麼意見嗎?」蘋果笑眯眯的說。

看著兒子這個表情,陸司寒知道是什麼意思。

兔崽子知道自己假裝失憶這個秘密,所以現在根本不能訓斥。

「沒有意見,既然不想吃,那就先不吃,偶爾少吃一次沒事,只是以後記得小心一些。」陸司寒皮笑肉不笑的說。

但是此刻心中憋著一團火,真的難受到不行,於是陸司寒說道:「徐叔,給我倒杯冰水過來。」

「是的,先生。」徐管家朝著廚房走去。

蘋果對於爹地這個反應非常滿意,終於有天,他能農民翻身做地主。

蘋果知道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所以必須在有限時間裡面,爭取到最大程度利益。

這點可是盛叔叔交給自己的,盛叔叔說這樣才是最優秀的商人。

於是蘋果興奮的開口說道:「爹地,其實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說說。」

「什麼事情?」陸司寒喝上一口冰水,心中已經感覺不好。

「就是還是我們班的胖子,胖子他爸給他買了一個遊戲機,特別流暢,什麼遊戲都能玩。」

「這個胖子,總是和我炫耀,你說氣不氣人?」

「不要說些有的沒的,直接說結果,你又把人家怎麼樣了,是不是打人家了?」陸司寒冷聲質問。

「沒有,這回絕對沒有!」

「蘋果一直記得爸爸教誨,知道不能隨便動手!」

陸司寒聽到兒子這樣說,心中略微欣慰一點,只要不是打架,什麼事情都能解決。

「就是看不順眼,於是拿著爸爸的卡,去買更高端的遊戲機。」

「其實不貴,只有幾萬吧。」蘋果賤兮兮的說。

陸司寒的臉色更加深沉幾分,這個兔崽子這回是品質出現問題。

沒有經過大人同意,居然就敢拿卡買東西。

「可是拿卡以後,密碼是怎麼知道的?」陸司寒咬著牙齒問。

他的兒子就算智商再逆天,也不可能通過黑客技術,破解他的銀行卡密碼吧?

「純屬靠猜,而且一點都不難猜,只試三次就能試出來。」

「不是214520,就是214521。」蘋果一副看弱智的表情看待陸司寒。

果然陷進愛情中的男人,智商普遍不高,214是情人節,還是他媽生日,真是好記住,又好猜。

不吃蔬菜,偷拿銀行卡買遊戲機,甚至嘲笑他的智商,陸司寒對於蘋果的忍耐已經抵達極限。

就在這時,徐管家匆匆忙忙從外面進來。

「先生,這裡有份文件,是少爺學校寄過來的。」徐管家恭恭敬敬的雙手遞上以後說道。

陸司寒聽到這話看向蘋果,蘋果有些慌亂起來。

「應該是學校送的報刊,徐爺爺給我就好!」

蘋果說著立刻就從座位下來,想要伸手去拿徐管家手中那份文件。

「少爺,可是這個文件上面說的是成績單,不是不重要的報刊。」

「不管,給我,給我!」蘋果試圖跳起來,去拿文件。 “怕啥?想當初,算了,不提了。”郝健害怕自己說漏嘴,立刻打住,到了該去練功的時候了。郝健擺了擺手:“今天就這樣了,你們繼續擺,太晚了,我先困了,晚安…”

“嘿,健哥,你最近睡覺都好積極啊,老實交代是不是去夢中私會什麼小情人了?”苟蛋子滿臉都是聞到了姦情的味道。

“哪有什麼夢中情人,我只是太累了…”郝健話還沒說完,就打了個哈切。“我還是困了……”

“苟蛋子,你思維不要太奇特了!”王胖子橫插一腳道:“先別睡啊,郝子,甕中捉鱉的主意你這是同意了麼?”

郝健眨巴眨巴眼睛,衝王胖子點了點頭,“同意了,明天就全聽你的了,但是” 吻安,撓心小嬌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