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初被帶走的人和鬼有不少。你們拿捏着一個就能威脅到我們。多餘幾個能還多少是多少。金靜我要,還有凌浩的魂魄,我也要——如果他還活着的話。以及這個關宇宏,我不知道你們在做什麼,但這個關宇宏的肉身在哪裏,是不是也該交給我們?”

鬼阿姨、夏野和謝亦欣,他暫時沒有開口。

安雯清既然一開始就說了金靜,再聯想到上次招魂的時候,那個阻止鬼阿姨的黑影。想要讓她回來,或許比較難。

秦陽能夠明白,安雯清再怎麼有話語權,她也不是主事的人。她能靠着這點話語權放一個人,不代表她能爲所欲爲。

自己這番舉措,也不過是反過來試探他們的底線而已。

“我要金靜,還有凌浩和關宇宏的魂魄、肉身回到他們原本的地方。可以接受,就直接交人。不可以的話,那我們就不用浪費時間了。早點結束,我跟媳婦兒也還能休息一會兒。”

過了好一會兒,安雯清才道:“成交。” 安雯清能說成交,那就說明這個還不是她的底線。

秦陽心中有些遺憾。早知道,他就再加點碼,把夏野也給換出來了。

事到如今,可以說夏野是最倒黴的一個人了。

他只是來A市出差怎麼樣,結果遇到了鬼打牆,再之後遇到了百鬼夜行。本身他的體質就特殊,因爲遇到了秦陽,體質被解封,開啓了陰陽眼、愛上了一個鬼,卻在剛學習陰陽術沒多久,就被抓走生死不知了。

“還有一件事。”秦陽開口,“無辜的人不應該被殃及。安雯清,我希望你,至少是你,不要做出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主子是打算攻擊鬼門關對吧。”

安雯清沒有說話,只是陰沉地注視着他。

“他想要進入鬼門關,所以才四處收集那麼多陰氣。我都不知道他已經收集了多少。血煞這種存在,幾百年都未必出一個,他卻輕而易舉把你變成了血煞。我知道他很強,你們未必能敵得過他。不管是心甘情願,還是情非得已,我希望你還是能爲你的父母着想一下。你知不知道,這次A市陰氣被抽走,有多少人倒下?特別是上了年紀的人,還有那些最近本身就受到了巨大情緒波動的人,他們的免疫力很低,死亡的就已經不計其數了。”

安雯清的嘴脣輕微顫動。

秦陽又把目光頭像喻思茜:“你女兒死了。”

喻思茜原本不屑一顧的臉,頓時猛地僵住了。

“你說什麼!”

秦陽看着她,面無表情。

這也多虧了蘇婭的黑客技術。

原本,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喻思茜原來很早的時候,17歲,就有過一個孩子。只不過,孩子的父親拋棄了她們母女。喻思茜的心底裏就不是一個脆弱的女人。經歷了那次感情上的失敗之後,她開始奮鬥。

她把自己的孩子低調地寄託在福利院,然後開始進入商場打拼。

很幸運的,她靠着各種各樣的手段,從毫無資本的創業者,硬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

有了資本,她當即就讓自己信得過的一個下屬,收養了她寄在福利院的女兒。

那個下屬把她的女兒寵愛成公主。

但是,不幸的是,那個小公主沒過上多久好日子,卻生了罕見的怪病。

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喻思茜纔開始動生物科技、醫學這方面的心思。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纔開始着手打造出那個有模有樣的地下基地。

所做的一切,最初的目的就是爲了救她的女兒。

“你再說一遍!”喻思茜瘋了一樣要上前,被安雯清一把拽住。

秦陽注視着她,面帶憐憫:“你確實救活了你的女兒。在A市的陰氣沒有被抽走之前,她已經恢復了健康,重新穿上了公主裙,回到了你給她裝潢好的那個家裏。但是,大病初癒的小姑娘,怎麼可能抵得住這麼一次衝擊。”

“不!你在騙我!”喻思茜爆喝一聲。

當即,有淺眠的居民被吵醒,打開了燈。

安雯清當即一揮手,秦陽知道,她弄了一個鬼打牆,類似結界似的,外面的讓人看不到裏面的他們。

“你已經逃了,你的公司也已經易主,你也不在乎。而你之前的那個下屬也是真心把你的女兒,當成他們自己的閨女來養。但是病來如山倒,就在我跟蘇婭離開A市來到這裏的沒多久,他們爲你的女兒下了葬。”

這些消息他攢了很久了,一直放在心裏。就是爲了找個機會,告訴她們,她們做錯了。

當初,他得知喻思茜竟然有個孩子的時候,內心是震驚的。蘇婭再往深了去查,才發現,原來那個他無比厭惡的地下基地,竟然是因爲這個理由才建造起來的。

“不……你在騙我……我不信……我的囡囡活得好好的!”

秦陽繼續刺激着她:“我想你也應該知道,A市陰氣被抽走之後,那些新死亡的魂魄,也有不少被你們搞鬼,直接帶走……”

“不——”喻思茜當即崩潰了。

她比秦陽他們更加明白抽走的那些魂魄,被用到了哪裏。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不!不!她不相信!

安雯清看着秦陽,眼中的神情終於有了變化,漸漸變得複雜。

秦陽也把目光重新轉移到了她的臉上。

“你是不是想知道,你父母現在怎麼樣了?”秦陽直接點出了她的心理活動。

“你會告訴我嗎。”被戳穿了心思,安雯清也沒有遮着掩着。

秦陽沒有瞞着她:“你母親中風病倒了,你父親照顧着她。你說,要是他們二老知道,A市那一切,他們的女兒居功甚偉,不知道他們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安雯清的眼中終於還是流露出了痛苦。

“秦陽、蘇婭,我知道你們是好人。也能理解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爲的是什麼。但是,現在一切已經不是我個人能控制的事情了。不光是喻思茜,連我都不能算是獨立的個體了。他……我不能背叛他。這世上,至少在現在這個時候,我絕對不能離開他。”

秦陽隱約感覺到,安雯清似乎在向他們透露着什麼。但是,很明顯,安雯清還是選擇守護那個人,一點乾貨都沒有說。

“可以的話,請你們照顧一下我父母。女兒不孝,怕是下輩子都沒辦法再當他們的女兒了。”安雯清的語氣有些落寞。

時間差不多了。

最終,安雯清帶着喻思茜離開的時候,告訴了秦陽一個地址。

竟然就在這附近的一個小賓館裏。

秦陽和蘇婭趕到的時候,看到了被捆綁着,倒在牀上、地上的兩個人。

他直接叫了金一楠過來,把凌浩的肉身也帶來。

在賓館裏,秦陽在金一楠的幫助下,成功把兩個男人的魂魄給換了過來。

凌浩的魂魄嚴重受損,現如今迴歸自己的本體,但是也處於重度昏迷狀態。倒是金靜還好,很快就醒了。

睜開眼睛,再次看到秦陽他們的時候,金靜還是沒忍住,當即哭了出來。

“沒事了。”

秦陽雖然有些尷尬,但還是暫時貢獻了一下胸膛,安撫了一下金靜。 金靜的迴歸,對於秦陽他們而言,算是唯一可以欣慰的事情了。

他第一時間打電話回去,給A市的刑偵大隊報了平安,也給金父報了平安。

這段時間,金靜的失蹤已經讓金父一下子蒼老了不少。

得知女兒安然無恙,電話那頭的老父親也還是免不了哽咽。重複着“沒事就好”。

等暫時的害怕情緒過了之後,又一股悲痛、憤怒的情緒涌了上來。

金靜哭得停不下來。

“我看到……平時……一起出警的師兄們……一個一個……死在我的面前……”她哭得幾乎喘不上氣。

秦陽一邊拍着她的背,給她順氣,一邊叫金一楠給她倒點水。

而且,看他們現在這個樣子,也是有段時間沒吃飯了。

蘇婭不會安慰人,好在也沒有在這種時候吃醋。她幫忙叫了120,把凌浩、關宇宏、金靜先送去醫院檢查檢查再說。

秦陽知道當時的畫面,更不難想象出,金靜當初就在現場,看着跟自己每日朝夕相處的同事們一個接着一個的倒下。

那種心情,他也有過類似的。不同的是,他經歷的那次,是兩個人,而金靜看到的,是全部。

所有出警的人中,只有她一個還活着,其他刑偵大隊裏的人,全部死了。

秦陽沒有去問她,當初在電話裏,在那個人掛了電話之後,她究竟有沒有開槍。

先不管那些了。

那些規章制度,秦陽雖然一直自詡“遵紀守法好公民”,但有些太過死板的規矩,他也懶得去管。

反正那件事情,只有當時的他、蘇婭、金靜、那個人知道。他和蘇婭不說,那個人的話沒什麼可信度,只要金靜不說,就沒人知道那天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

金靜被他抱着走出賓館,送上救護車的輪牀的時候,她還有些害怕,低着頭,垂着眼眸,揪住了他的衣角。

秦陽明白她現在的心情。

他看向金一楠:“我跟蘇婭先去醫院。你到時候跟刑偵大隊聯繫一下。有事隨時聯繫。”

金一楠衝他揮了揮手,表示知道了。

秦陽和蘇婭上了救護車。

“沒事了。有我在,他們不會再把你帶走了。”

金靜的手背被針扎入。她好一陣子沒吃東西了,現在貿然進食容易腸胃不消化,只能暫時用營養液代替。

同行的醫生在救護車中給她先做了基本的檢查,確認她只是長時間沒有進食,並且頸部遭遇過重擊,其他沒什麼大礙。具體到了醫院,再做個頭部ct和一些基本的血常規等等就可以了。

到了醫院,一陣忙碌以後,三人都被安排進了一個病房。

金靜還有一些輕微的腦震盪,需要留院觀察一段時間。凌浩的魂魄有損,所以檢查出來的結果是,重度昏迷,身體方面的情況還可以,就是經過檢查之後發現,他的身體上,還有不少重擊留下的淤青、傷口,但是不至於到重傷程度,很多傷口也已經隨着時間的推移,自行癒合得差不多了。同時,他跟金靜一樣,長時間沒有進食,有些虛弱,目前正在輸液。

三個人裏,情況最樂觀的是關宇宏。他本身就是受了無妄之災。在魂魄迴歸本體之後,他很快就醒了過來,經過檢查,沒什麼大礙,等檢查結果出來之後,他就可以出院了。

之所以沒有出院,是因爲他最近接觸到的這些,其中有很多是需要保密的。B市的刑偵大隊還沒有人趕到,暫時還不能離開。

這些都安排妥當了之後,秦陽終於看向金靜,開始詢問他早就想問的那個問題。

“那天,你在那個廢棄工廠看到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護士原本想給情緒波動比較大的她打點鎮靜、安眠的藥物,讓她好好休息一會兒。但是被金靜自己阻止了。

她知道,自己還有任務。

絕對不能放過那個人。

金靜躺在病牀上,微微皺眉:“那個肯定不是他。”

那天,她在刑偵大隊裏接到消息,得知情況之後,立即跟着師兄們一起出警,趕到了那個廢棄的碼頭附近,來到了那個廢棄的工廠面前。

他們從外面就看到裏面牆上懸掛着的無數人皮。

那個時候,他們是想要請求增援的。但是,凌浩卻說,裏面沒多大的陰氣波動,應該人已經走了。

所以,他們才決定,走進去。

結果……裏面哪裏是人去樓空,根本就是隻有一個渾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人,站在二樓。

看不出他/她是男是女,體型像個男的,也像個稍微強壯的女的。他/她說話自帶變聲器的效果,也不知道在哪裏裝了一個變聲器。

上樓檢查是否有更多人皮的時候,那個人突然出現。身手利落,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是個練家子。

其中一個師兄的配槍被他扭手搶到了自己的手裏,而後一個一個,輕鬆又殘忍地崩掉了那些人。

子彈橫飛,他/她的身上也沒意外地中了幾槍。

但是,沒有一滴血流出來。

而凌浩,也在看到他/她的一瞬間,變了臉色。想要出手,卻被看穿了意圖。飛快上前,直接把他狂揍一頓,但好歹還是留下了他的一條命。

最後,那個人終於把目標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她上二樓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有一個被反手捆綁着的男人,看上去是龍虎堂的人,但是卻被揍得滿地找牙,面目全非。

那個人正跪在地上,早已經被打得只會求饒。

接着,秦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後來的事情,就是秦陽知道的一切了。

“那之後呢?你就暈倒了?”秦陽問道。

金靜說:“我沒有殺人……他打暈了我,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秦陽點頭:“好了,沒事了。你先休息吧。”

那之後,那個人肯定是對金靜他們有了進一步的舉措。不然光靠手刃是不足以讓人昏迷那麼久的。

金靜眼睛睜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面容憔悴得不像樣。

她不敢睡覺,眼睛一閉,面前全是師兄們死在她面前的樣子。

最終,秦陽還是叫來了護士,給她注射了一些鎮靜、助眠的藥物。 金靜和凌浩的迴歸,對於秦陽以及整個陽間的陰陽師勢力而言,都算是一大成果。

一時間,有不少微信消息都來祝賀秦陽。

但實際上,秦陽並沒有預料的那麼開心。

安雯清能那麼輕易地把人交給他們,說明實際上,那幾個人並沒有多少利用價值。至少是那個人不怎麼在意的。

而剩下的夏野、謝亦欣、鬼阿姨,特別是鬼阿姨和夏野,或許纔是他關注的。

夏野的體質特殊,鬼阿姨的實力特殊,而且能成爲制約秦陽的重要鬼質。

而謝亦欣剛好能成爲制約夏野的對象。

這可真是不好辦啊。

忙了一宿,秦陽和蘇婭離開醫院之後,隨便吃了點,回到他們下榻的酒店,收拾了一下,先睡下了。

不管怎麼樣,日子還是這樣過的,再怎麼急着找人,不睡覺也未必就能找得到。

秦陽還是很有覺悟的,這點很好。

只不過,這一次睡覺,他又做夢了。

“過來,阿陽……”

一個聲音彷彿在叫他,把他成功吵醒了。

他有些煩躁,他纔剛睡下誒,這人有沒有公德心啊。

雖然吵,他還是醒了。

他走了過去,也沒注意到自己本來應該是在酒店的牀上睡着的,怎麼一覺醒來會在一個昏暗的小房間裏。

因爲是夢,所以他完全沒有察覺這些有哪裏奇怪。

“誰啊?”他問。

“我是你爺爺。”那個聲音答。

秦陽下意識呸了一聲:“佔我便宜是吧,你這孫子給我好好說話。”

對面突然陷入了沉默。

然後秦陽的腦袋就被狠狠地從後面拍了一下。

“你這小兔崽子,連你爺爺我的聲音都給忘了?!沒大沒小……”

秦陽被打得有點疼,一個趔趄差點往前撲倒,這纔回過神來。

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蘇婭人呢?這個聲音……確實有點耳熟啊。

“小兔崽子,你爸都不敢這麼跟我說話,這麼些年,你爸教你的那些,你全給忘了是不……”

確實是爺爺了!

秦陽一邊躲着不知哪兒來的打,一邊求饒:“爺爺,你不是早死了麼,突然出現我肯定以爲誰招搖撞騙,打着你的名號幹壞事啊。哎呦……別打了別打了。我這是在哪兒啊?”

“對,你爺爺我確實是死了,但死了能代表什麼?你還是不是咱們老秦家的人了?死了以後還不能繼續當鬼了是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