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方可可嚇得轉過頭,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着。

那個男人……

不知道爲什麼,她隱隱約約有着一種不好的預感,總感覺事情不妙,可是又說不上來。

等着她再次朝着那邊看去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女孩做了下來。那個女該不是別人,正好的歐陽苗苗,歐陽撤的妹妹。

老天,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看着歐陽苗苗和那幾個男生說說笑笑的,好像很熟悉的樣子,似乎他們的朋友。可是那個男人爲什麼在歐陽苗苗的杯子裏下東西,那個是什麼?

此時她心裏有着各種不好的想法。

那個是什麼?

粉?

**藥?

春藥?

各自奇奇怪怪的想法都在腦子中。

看着那個男人端起杯子送到歐陽苗苗的嘴邊……

眼見歐陽苗苗要和果汁他就知道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接着她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簡單的說了什麼,合上電話邊朝着那邊走去。

“不能喝!”方可可大聲的說着,引來一桌子的人矚目。

拿着杯子的歐陽苗苗看見眼前這個女孩有些意外,可是在仔細一看,覺得這個女孩很眼熟。

“可可?”

“苗苗,這個果汁不能喝。 ”

“爲……爲什麼?”

“裏面被下了東西。”

“什麼?”

方可可指着一邊的男子,就是剛剛下藥的男子,“我看見他在你的果汁裏下了東西。”

聞言,那名男子有些惱怒,瞪着方可可。“你在胡說什麼?”

“我沒胡說,我剛剛明明看見你在裏面下了東西的。”方可可一臉認真的樣子。

她幾乎是不怕死,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和歐陽苗苗是什麼關係,但是爲了確保安全起見,她還是站着了出來。

聽着可可的話,歐陽苗苗看着一邊的男人,眼中有着疑問。

“苗苗你別聽她胡說,我怎麼會那麼做呢?”男人似乎變得緊緊張張,一顆心隱隱的不安起來。他惱羞成怒的目光看着方可可,似乎有着、一絲警告,”臭丫頭,你在胡說什麼?我和苗苗是朋友,你是哪裏滾來的,在胡說看我怎麼收拾你。”

“閉嘴。”嚴厲的聲音來在歐陽苗苗。

她眯着眼睛看着一邊的男人,雖然他們是同學,可是比起他的話她更加願意相信可可的話。

“你說你沒有下藥是嗎?”

“呃……是的是的。”看着她嚴厲的目光,男子心虛的點點頭。

“那麼你把這個喝了。”說着,她把酒杯遞給男子,眼中有着不容置疑。

看着遞來的杯子,男子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怎麼?不敢喝了?那麼就是你在裏面下了東西了?”看見男子不回答,接着把杯子摔在地上。“你居然在我飲料下藥?你想幹嘛?虧我還把你當朋友,你居然這麼對我?”

她真的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

如果不是遇見可可,她甚至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看見歐陽苗苗質問的眼神,男子也怒了。

“不錯,是我下藥了,怎麼,你有什麼不滿嗎?”

“你爲什麼要這樣?”歐陽苗苗有着不解,“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

“哼,你以爲我真把你當朋友嗎?如果你是有一個有錢的奶奶和大哥,誰會和你做朋友?”

wωw ☢ttka n ☢¢〇

“你……”

“我是看在你有錢的家室才和你做朋友的,不然我也不會和你做朋友。歐陽苗苗,你知道你多惡人眼嗎?自以爲很了不起自大的要命,你知道在學校有很多人都討厭你嗎?”男人的話越說越過分,還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真是賤男一枚。

一邊的方可可都聽不進去了,何況是歐陽苗苗了。她看着一邊的女孩,發現她的臉色很難看。

她一定很傷心吧!

想着她瞪着對面的男人,“你是不是男人啊,怎麼可以這麼說呢?”

“你有是誰?死三八,要不是你毀了老子的財路,老子已經發達了。

他曾很的眼睛看着一邊的方可可。

“這麼無恥的話你也好意思說出來?你是不是男人啊。”方可可一臉氣憤的說,接着拉過一邊的歐陽苗苗,“苗苗,我們走了。”

可是還沒走出幾步,他們的身子就被攔了下來。

“想走沒那麼容易。”男子嚴厲的聲音響起,接着一把拉過方可可,不客氣一把巴掌揮去。

瞬間方可可感覺自己的頭暈暈,差一點要摔倒。

“你……”歐陽苗苗反應過來了,看着他,“你瘋了,怎麼打人?”

“誰叫她壞了我的好事。”男子接着拉過方可可大力一推,因爲還沒站穩的可可身子一倒,額頭瞬間撞到桌角,哎呀一聲瞬間暈了過氣。

“可可。”

“可可。”

古明月和歐陽苗苗的聲音頓時響起,兩個互相看了一眼。

剛剛趕來的古明月就看見可可被人欺負,憤怒的眼睛看着一邊不知死活的男人。

她最恨男人欺負女人了,而且還是自己的好朋友。

接着她不客氣一腳飛踢,狠狠踢上男人的腹部。

“啊……”男人捂着腹部,感覺酸水都要突出來了。

“你又是哪裏啦的?”男人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白白的出來這麼多女人。

“混蛋,你居然欺負我的朋友。看我怎麼收拾你。“敢惹她古明月的朋友,她一定會叫那個人好看的。

接着,她對着男人來了一個左勾拳右踢腿,很快男臉上掛了彩。與此同時,和男人一起來的同學紛紛上了。

對於跆拳道黑帶的古明月而言,這些都是小意思。

看着那個女孩和幾個男人搏鬥歐陽苗苗的一顆心顫抖的,這個女該應該是可可的朋友吧,不然看見可可昏迷也不會上了。

可可是因爲她纔出事的,她不能做事不理,想着她也上前–

雖然她不會什麼功夫,可是基本的防身術也學過一些。她知道男人的要害在哪裏–

她接起地上的男子朝着她下體一踢,瞬間男人慘叫,臉色慘白。

聽着那個男人的叫聲,古明月不禁皺了一下眉頭,朝着那段看起,不禁爲那個男人的後代默哀起來。”你說,你爲什麼要給我下藥?”到現在,歐陽苗苗還是有着不解。

男子皺着眉頭,”我……我當然是要拍你的****要錢。如果是歐陽家小姐的****,一地可以狠狠敲詐一筆的。”只是沒想到遇見方可可。

想到那個女人破壞了自己的好事,他不會放過她的。

歐陽苗苗聽着他的話,不禁有些驚訝。

原來他的目的是這個,那麼就更加不可原來了。想着,她接着想擡手一劈。

可是一瞬間,她的手被擒住。

歐陽苗苗回過頭看着身後的男子,不禁愣住。

“大哥……”

此時此刻、看見歐陽撤,歐陽苗苗的眼淚瞬間流了出來,撲進他的懷中。

“大哥……”

醫院中。

剛剛結束了酒吧的事情,歐陽撤就把昏迷的可可送進醫院。此時此刻,他的臉色極其的難看,看着一邊的苗苗。

“到底怎麼回事?”如果不是剛剛可可給他打電話,他未必回去酒吧。

電話裏,她說的不清不楚的,就說看見了苗苗,看見有在她果汁裏下藥,自己還來不及說什麼,她最後說了酒吧的名字,就結束了聽話。

他想告訴她別亂來,可是她一點也不給自己機會。

等着他來到酒吧的時候,就看見混亂的場面。

歐陽苗苗低着頭,她已經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可可受了傷,她只是知道她的狀況。

“大哥。”她低着頭,完全一副做錯事的樣子。“我是不是很任性,很難相處?”

歐陽撤愣了一下,眼中有着不解。

“苗苗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眼中有着一絲溫暖。

歐陽苗苗搖搖頭,“沒事……我只是問問。”

似乎看出她有些難言,嘆了一口。“苗苗,不管外人說什麼,你都是我的好妹妹。記住,如果有人欺負你了,告訴我,還有大哥在。”

歐陽苗苗不禁笑了一下,“大哥,你小看我了,有誰可以欺負我啊。”只是今天的事情讓她覺得很傷心。

wWW ⊙тTk Λn ⊙¢O

歐陽撤摸着她的頭,眼中有着一絲寵愛。

“傻丫頭,你還大哥,你是我妹妹,我會永遠保護你的。”

不過她也好開心啊。

坐在一邊的古明月看着奇怪的兄妹兩個人,不禁搖搖頭,

“我看你們是不是應應該顧及一下可可的安全。”

可可纔是無辜的吧。

說道可可,歐陽苗苗看着古明月,起身走到她的面前。

“剛剛謝謝你了,謝謝你的幫忙。我叫歐陽苗苗,你呢?”她想認識這個女孩,覺得她是一個值得交的朋友。

古明月皺了一下眉頭,“我想你誤會了,我幫的你是你,是可可。”她絲毫不給面子的說。

歐陽苗苗一楞,沒想到她是這個態度。

避過,這樣很有意思,其實她也知道,很多人接近她是因爲都是因爲她的身份,對她阿諛奉承,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一直懶得去想。可是今天,她知道了一個可怕的事實。因爲她的身份嗎?所以才無法交到真的朋友嗎?

看見古明月,知道她的個性豪爽的人,所以才覺定要和她當朋友的。而且看見她這麼爲可可,知道她一個是不錯的朋友。

“我知道,你一定是可可的朋友。今天的事情我要謝謝可可,如果不是可可,也許我早就出事了。”她絲毫不介意她剛剛冷漠的態度。

古明月看着她,知道她是歐陽撤的妹妹,自然知道她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對於這樣的人她向來沒什麼好感,不過……看着她這麼誠懇,她也不好在態度僵硬。

“你認識可可?”

“恩,見過一次。上次奶奶生日,請了可可過來。”

“這樣啊……”古明月看着她,淡淡的一笑,“我叫古明月,你可以叫我明月。”

“那你叫我苗苗吧。”

聽着她的話,顧明月點點頭。

而這個時候,醫生從裏面裏面出來,最先走到醫生面前的是歐陽撤。

“病人怎麼樣了?”

“沒什麼大礙,就是額頭受了一點上。留院觀察一晚上,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那我們可以進去看看病人嗎?”古明月的聲音響起。

醫生點點頭,“可以。”

醫生,三個人進入了病房,正趕上可可醒來。

方可可緩緩的睜開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一時半刻好反應不過來發生看了什麼生氣。知道聽見推門的聲音,她纔看見顧明月和歐陽苗苗走了進來,而最後後面的歐陽撤。

“可可,你醒了。”顧明月上錢看着好友,眼中有着一絲擔心。“你的沒事吧?”

“我?”方可可愣了一下,從牀上坐了起來,摸着自己的額頭,皺了一下眉頭。

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努力的想了一下,可是還是想不到。

“你們……是誰?”

方可可愣愣的看着,腦子一片的空白。

頓時,歐陽苗苗和古明月都呆住了,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有着不解。

“可可,你沒事吧,你真的沒事嗎?我是明月,你不認識我了?”古明月緊張兮兮的說着。

方可可看着她,依然皺着眉頭,搖搖頭。

“可可,你別嚇唬我,我們一起住的,是最好的朋友,你……”

“對不起,我……真的不記得你了。”方可可一臉抱歉的說,“那個……我們認識嗎?”

完了完了……古明月頓時失望了!

可可失憶了嗎?

這樣怎麼辦呢?

第一次,她變得無措起來。

“可可。”歐陽苗苗緊緊握住她的手,“可可,那你還記得我嗎?” “你?”“恩,我是歐陽苗苗,你還記得嗎?”

方可可看着她不禁搖搖頭,“那個……我們認識嗎?你是誰?”

“我是歐陽苗苗,你不記得了嗎?上次我奶奶過生日你有來的,你還記得嗎?”

“我……”

“別裝了。”低沉的聲音響起。

明日之劫 嘎?

藥門重生:神醫庶女 所有的人都愣了,看着歐陽撤走到她的面前。此時的歐陽撤眯着眼睛,有着一絲不滿甚至可以說是怒氣。

“什麼?”方可可有些心虛的說。

“你夠了,有意思嗎?”該死的小女人,差一點的被她給騙了。

她真的可以了,居然想出這個點子,真的要被這個女人給氣死了。她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擔心她嘛?她居然在還在開玩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