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領結聽後打了個哆嗦,殺手隊長的計劃已經被藍海辰發現了?居然這麼快?

“白、白天的水壺是你故意放在那裏的?!”領結看不到藍海辰,只能左顧右盼的來回扭頭。

“是的,就是爲了引你出來。現在告訴我吧,另一名殺手是誰!”藍海辰眯起眼睛問。

“哈!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領結冷笑到,“啊!!!你這個混蛋!!”

領結話音剛落藍海辰就一刀刺在他身上,下手毫不留情。

“你會說的的,對不對?”藍海辰將刀刃讓在領結身上來回擦着,將刀刃上的血擦掉,也在一點點擦掉領結的信心。

“完、完了,他要逼問我!怎麼辦,如果他用盡手段折磨我的話,我能堅持多久?一定會將隊長的身份透露出去的!”領結在顫抖,他知道自己絕對堅持不下去。

“怎麼樣,想好了嗎?我已經想到了方法,只要你願意,完全可以安全的將對方的身份告訴我!”藍海辰抓起領結的手,用刀尖刺着對方的手指問。

“哼!哼哼哼哼!你以爲我傻嗎?就算我現在活過來了,等到投票的時候還是會被殺死!所以我不會把隊長的身份告訴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告訴你們,隊長的身份其實就是……啊!!!”

領結話剛說到一半,嘴裏突然吐出血來,緊接着領結的脖子彷彿被狠狠掐住,說不出一句話。同時臉開始脹紅,最終倒在地上沒有了呼吸。

“死了……果然是自殺了。”江雨煙看後說。

“啊,這樣也好省得我們浪費一次投票機會。”藍海辰點點頭說。他本來也沒指望真能讓領結說出什麼,畢竟領結很清楚,說出來就意味着輸掉遊戲。

所以領結寧願自殺,也不會說出殺手隊長的身份。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該相信今晚該投誰了。看看我們的運氣吧,能不能將殺手投出。”藍海辰最後說。

於是衆人再次開始等待,等待第五晚過去。

無所事事的時間總是過得十分漫長,當衆人好不容易熬到六點鐘,重新回到投票的房間時,第一眼就看到領結的屍體。

“他、他怎麼死了……”雙份指着領結的屍體顫聲說。

“很簡單啊,他是殺手,就被我給殺死了。”藍海辰聳聳肩會回答到。

“你殺的?啊對啦!昨天晚上有人襲擊我,是不是就是你乾的!”雙份一下子反應過來,指着藍海辰大聲叫道。

“哈,才反應過來啊?你的思路太慢了喲,或者說……是不是太快,故意裝出來的呢?”藍海辰笑着說。

“你不要在這裏賣關子了,我也受到了襲擊,你該不會是把我們都打了吧!”夢潔也皺着眉頭說。

“是啊,所有重點嫌疑人都被我打了。”藍海辰很大放的承認。

“你現在也是嫌疑人!”大頭一拍桌子站起來說,“你最好清楚這一點!”

“但是我卻是一個可以找出殺手的嫌疑人!”藍海辰繼續微笑,“不用說太多,等法官公佈他的身份後大家就明白了!”

藍海辰說着看向法官,法官笑了兩聲終於開口。

“好好好,那就按照程序來,讓我們看看死者林子傑的身份吧!”

法官說完領結的卡牌飛出,展示在衆人面前。

毫無疑問,是殺手牌。

衆人看得目瞪口呆,晚上殺手被殺死,這種情況還真是不常出現。

“哈哈哈,看來這一局平民一方很厲害嘛,居然在夜晚殺死了殺手。那接下來,我們聽聽這位晚上被殺死的倒黴殺手,有什麼遺言吧!”法官笑了兩聲說。

於是領結的屍體突然一抖動,嘴巴張開吐出一句話。

“哈!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啊!!!你這個混蛋!!”

無敵醫仙戰神 衆人聽後看向藍海辰的眼神又變了,腦中出現領結被折磨的樣子。

“這下大家都知道了吧,我是怎麼把他弄死的。”藍海辰微笑着看着衆人說,“另外最後一位殺手,你也要小心哦!”

殺手隊長看着藍海辰,心中恨不得把這個傢伙立刻捅死。自己的計劃終究還是被他破解了,現在雙方各自還剩一人,勝負即將分出。

於是接下來發言開始,由於昨晚發生的事,這幾乎成了藍海辰一個人的秀場,所有人都在聽他一個人說。

藍海辰先將昨晚的情況向大家說明,讓那些重點嫌疑人也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之後則是藍海辰下一步的計劃。

“現在重點嫌疑人還有四個,我們今晚再投一個。要是能找出殺手就好,要是找不出,那就還剩三個!”藍海辰解釋說,“一旦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就必須再跟這個殺手耗下去。

所以爲了讓天使不至於陷入危險,我打算讓天使使用自己的能力,那個復活點能力!”

衆人聽後都認真起來,天使有一次復活機會,是十分重要的能力。藍海辰這時候把它拿出來,肯定是想給殺手製造麻煩。

“明晚我會讓天使使用復活能力,在她自己身上,這樣殺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將其殺死。

這樣我們明天就可以放心再投一個,殺死殺手的機率就會很高。”

藍海辰說到這裏又冷冷一笑。

“殺手,我倒是很好奇,你會怎麼辦!” 衆人聽後沉默,確實,如果藍海辰讓天使用出復活能力,殺手明晚根本無法殺人。

如此一來,衆人至少可以再安全撐過一晚,就又有一次機會投出殺手!

“今晚一次明晚一次,現在重點嫌疑人總共就還有四個,成功率已經相當高了……”雞冠花點點頭開口說,其餘人也覺得有道理,目前看來,這確實已經是最好的辦法。

藍海辰見狀也點頭笑笑,如果這個計劃順利實施,那麼最晚明晚,他就可以找出殺手!

因爲在座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在藍海辰心中真正的嫌疑人就還只有三個。

在雙份、夢潔、大頭和白兔這幾個嫌疑人中,白兔已經被證明是天使。所以只要成功熬過明晚,殺手就一定會現身!

“所以明晚就是重點,只要能成功熬過去,我們就有很大機會勝利。到時候找出殺手,只要事先將對方眼睛刺瞎,我們就什麼也不怕了!”藍海辰心想。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今天白天就還是聚在一起吧。這次大家一定要相互監視,以免再出現什麼意外!”汽水也說。

“是啊,這是最後一搏了,大家千萬不要鬆懈!”眯眯眼也表示。

而此刻殺手隊長暗中看着衆人,眉頭不禁皺起。

確實,藍海辰這個計劃給殺手隊長造成了極大壓力。照此下去,殺手隊長一定會在兩晚後被抓住,到時候就必死無疑!

但隨後殺手隊長又笑了,如果這世上所有的事都能按計劃發展,那豈不是太沒有挑戰?

“這樣就想將我抓住?天真!還是讓我來給你們些教訓,讓你們知道什麼叫現實!”殺手隊長心想。

一個計劃在殺手隊長腦中漸漸形成……

於是明晚行動的基本思路就此定下,衆人接下來開始商議今晚的投票。

由於沒有明確的證據,就連藍海辰也無法準確判斷,就連傾向也很不好說。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性別就成了唯一的依據。

“在重點嫌疑人裏,只有鄒佳林你是男性,所以我建議,今晚我們就投他!”汽水指着大頭說,鄒佳林就是大頭的名字。

“喂喂喂,你難道只憑性別就要決定投誰嗎?如果你要這麼想,那今晚鐵定找不出殺手了!”大頭盯着汽水說,眼神不善。

“這個還要大家來做決定,你可以問問大家的意見。”汽水絲毫不懼,指着周圍昂首回答。

大頭聽後看向周圍,眉頭不禁皺起。只見衆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全都帶着疑問與懷疑。顯然,汽水的提議與他們心中所想一致。

“混蛋,看來今晚註定要被殺死了嗎?!”大頭狠狠地說。

於是接下來投票開始,大頭毫無懸念的被投死。最後一張沾滿血跡的卡牌從屍體中飛出,展現在衆人面前。

是平民牌。

“可惡!居然又錯了!”眯眯眼見狀怒吼一聲。

藍海辰則沒有太過激烈的反應,在他看來,今晚找出殺手的機率本就很小。

“看來遊戲還要繼續下去,那麼我就繼續期待大家的表現了,咱們明晚見!”

從1983開始 法官說完又冷笑三聲,玩家們也一個接一個的離開房間回到自己的住處。

老王回到自己的房間,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要想結束這場遊戲恐怕還要一到兩晚的時間。

說句實話他現在已經有些累了,雖然之前休息過很久,但長時間的緊張遊戲讓老王越來越吃不消。這是他進入遊戲以來,拖的最久的一次。

就在這時老王突然聽到門外傳來“碰”地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突然炸開。然後就是一聲慘叫,伴隨着淒厲的痛呼聲。

老王心中一凜連忙打開房門來到走廊,不想才一出門就發現走廊裏濃煙滾滾,根本看不清周圍的情況。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

老王還沒說完,腳下突然傳來一陣滾動聲。緊接着他就看到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滾到自己腳邊。

“我靠!你特麼的!”老王一眼就認出那東西是什麼,立刻咒罵出聲。下一秒又是“碰”地一聲,那東西突然炸開,刺眼的光瞬間將老王致盲。

“啊!!!”老王捂住眼睛痛苦的嘶吼。是閃光彈,雖然此刻走廊裏已經被濃煙環繞,但由於閃光彈距離太近,老王還是受到傷害,徹底對周邊失去警覺。

此時已經有不少人來到走廊,他們無一例外的都被閃光彈襲擊。到最後慘叫聲在走廊裏連成一片,場面混亂至極。

藍海辰是最後纔打開的門,可能是襲擊者已經沒有閃光彈,所以他很幸運的沒有被閃。但儘管如此藍海辰依舊無法掌握周圍的情況,濃煙與慘叫已經讓他無法正確判斷。

也不知過了多久,濃煙終於散去,衆人的慘叫聲也逐漸停止,藍海辰這纔看清周圍的情況。

只見大家全都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眼睛,不少人還在低聲咒罵。包括江雨煙也一樣,整個人癱倒在地上,不住搖着頭。

“雨煙你沒事吧?到底什麼情況!”藍海辰連忙過去問。

“閃、閃光彈!有人用閃光彈襲擊了我!”江雨煙流着眼淚說。

“閃光彈……”藍海辰聽後看着周圍,眉頭緊緊皺起,“無論如何還是先將大家安置好。”

於是藍海辰和幾個沒有被閃光彈襲擊的玩家一起,將衆人集中到公共區域,隨後他們才發現,有兩個人不見了!

是雙份和夢潔,她們不知何時居然從住處消失,不見了蹤影。

“怎麼回事,那兩個女人居然不見了!”河馬看着周圍,眯起眼陰沉着臉說。

“是啊,八成是趁着剛纔逃走了。”江雨煙也擦着眼睛站在一旁說。

“逃走?爲什麼要逃走,還一次兩個?”老王也開口道。

“是啊,這很奇怪啊,對方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大炮也奇怪的說。

衆人一時間陷入僵局,兩個人一起失蹤,這實在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其實這並不難猜,對方的目的也很簡單。”這時一旁的藍海辰突然開口。

“很簡單?究竟是怎麼回事?”老王聽後問。 衆人一起看向藍海辰,都想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那兩個人一起失蹤,到底有什麼目的?

“還沒想明白嗎?其實殺手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逼迫天使用出自己的復活能力啊!”藍海辰見衆人還想不明白,就乾脆回答說。

“什麼意思,你不是說天使一定會在第六晚使用能力嗎?”汽水癱在沙發上不解的問,一邊問還一邊擦着眼睛。

“我說你就信啊,要是我在騙人呢?”藍海辰白了汽水一眼。

“騙、騙人?”汽水瞪大眼睛看着藍海辰問。

“是啊,你想想,天使有沒有使用能力殺手根本無法判斷。如果天使今晚沒有使用能力,而殺手又因爲有所顧忌沒有動手,那明晚殺手豈不是輸定了?”藍海辰點點頭接着說。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對啊,萬一藍海辰今晚沒有讓天使使用能力,那等殺手明晚被揪出來,肯定必死無疑。

因爲那時候殺手無論如何都無法殺死天使,而等到第七晚結束投票,殺手就會被投死。

而且通常情況下,天使在今晚完全可以不使用復活能力,因爲殺手不敢隨意亂動手。

要知道現在嫌疑人就還有三個,其中還有一個天使,萬一殺錯的話,殺手在第六晚結束就會暴露!到時候平民就可以直接將殺手投死,不用等到第七晚。

“從這一點考慮,殺手很可能已經意識到,天使在重點嫌疑人之中!對方已經看破這一點,可惜啊,這個陷阱沒有用了……”藍海辰在心中想到。

“但現在情況卻不一樣了,兩個嫌疑人一起失蹤,其中很可能有殺手。這樣的話爲了保證安全,天使就必須使用復活能力,無論殺手會不會動手!”江雨煙又說。

“不錯,因爲這兩個嫌疑人已經不在我們的掌控中,今晚什麼都可能幹得出來。在這種情況下,天使就必須使用能力,以確保自己的安全!”藍海辰點點頭說。

況且現在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殺手已經通過某種途徑,推理出白兔的身份。

在這種情況下,殺手很可能會在今晚動手。所以無論如何,天使都必須使用能力。

畢竟藍海辰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畢竟在這個遊戲裏,什麼意料之外的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真是狡猾,這樣我們獲勝的機率又小了很多。殺手居然想出這種方法消耗天使的復活能力!”眯眯眼用盡力氣錘向桌子狠狠開口。

“但爲什麼要一次失蹤兩個?要達到消耗天使能力的目的,消失一個就足夠了不是嗎?”雞冠花突然問。

“殺手這麼做可能是爲了避免多餘的懷疑。”藍海辰聽後回答,“你想一想,如果逃走的只是雙份,那我們一定會懷疑她的動機。

而剩下的嫌疑人也可能被懷疑,如此一來情況就不是殺手可以掌握的了,畢竟她不可能控制每個人的思維。而如果一次失蹤兩個,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煩。

當然這只是我的推測,畢竟從現在看來,失蹤一個或者兩個並沒有什麼太大不同,也不好太早下結論。”

雖然藍海辰並未解釋雙份是誰,但大家顯然都聽懂了。從這點也看出,雙份的特徵實在很明顯。

“我覺得殺手也可能是怕留下的人太多,我們萬一實行逼問,會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江雨煙說出自己的想法。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江雨煙沒有說,就是殺手在給自己的計劃上保險。

畢竟僅憑現在的情況,殺手不放心天使會不會使用能力。但如果殺手抓走一個嫌疑人,就可能將天使抓走。

如此一來天使就更要使用能力,這也算是一個思路。

霹靂之聖星之行 “總之現在的情侶不容樂觀,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來,做最後一搏!”藍海辰最後說,衆人聽完也沉默起來。

接下來衆人又陷入等待,藍海辰和江雨煙坐在一起,繼續小聲商議。期間藍海辰偷偷看向白兔,用口型對白兔說了一句話。白兔聽後眉頭一皺,但還是點點頭同意了。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第六晚開始。衆人的安排與昨晚基本一致,雞冠花等嫌疑稍小的玩家圍成一圈互相監視。

藍海辰等人則負責監視唯一的重點嫌疑人,也就是白兔。

他們將白兔安置在一座大型建築的房間裏,由大炮負責貼身監視。房間沒有窗戶,除了正門就沒有其他入口。其餘人則在房間外,看守着四周。

衆人就這樣等待着,等待殺手的到來。

“你說殺手會來嗎?”江雨煙突然開口問藍海辰。

“不一定,如果我是殺手,恐怕不會冒險在今晚動手。”藍海辰聽後搖搖頭說。

“我還是有些擔心,你那個安排真的可以嗎?”江雨煙又說。

“沒辦法啊,如果不那麼做我們就輸定了。所以我們只能賭,賭殺手今晚不會動手,還有我們的後手!”藍海辰眯起眼睛說。

江雨煙聽完也不再說話,繼續監視周圍。

但就像藍海辰說的,整個晚上週圍都異常平靜,沒有一點意外。最後藍海辰他們終於確認,殺手不會在今晚動手。

“看來殺手並未得到天使的身份,萬幸萬幸!”藍海辰深吸一口氣說。

於是第六晚結束,大家再次回到投票的房間。

一到房間,衆人立馬被眼前的景象驚呆。只見雙份與夢潔都渾身顫抖的坐在座位上,衣服沾滿血跡,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她們的眼神中都帶着恐懼,不似作僞,似乎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一般。

“喂喂喂,怎麼回事啊,你們這是什麼表情?”眯眯眼看着兩人開口說,“你們之中就有殺手吧?不要裝出這副樣子啊!”

誰知眯眯眼話音剛落,雙份和夢潔居然都“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那種撕心裂肺的樣子,如果不是經歷了什麼難以想象的事,是絕對不可能有的。

“你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汽水小心翼翼的開口問。

“經、經歷了什麼?你……你們知道昨天我是怎麼消失的嗎?!!!”夢潔聽後徹底失控,大吼着對衆人說。 衆人聽後全都皺緊眉頭嚴肅的看着夢潔,能讓人有這種反應,再加上兩人衣服上的血跡,昨天她們經歷的事肯定不會普通。

“你!你居然還有臉說!!!”這時雙份突然指向夢潔,瞪着眼睛大吼着開口,看她的樣子也已經處於崩潰邊緣。

“怎麼!你還想冤枉我不成!”夢潔聽後也對着雙份瘋狂大叫,“昨天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從窗戶裏拋下去的!!!”

“拋……拋下去?!”衆人聽後大吃一驚,一時竟有些反應不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