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接連的撞擊之聲不斷響起,雷老爺子共計揮出了八百九十二劍,這才令法印神華消失落地。

雷老爺子看着關大家冷道:“我看你還有多少九等法寶。”

修爲達到了宗師境界,完全可以發揮出九等法寶的全部威力。但是若想發揮出法寶蘊含的魂道威能,就需要看宗師的道韻了。

任何一個宗師境界強者,所擁有的九等法寶都不會很多。九等法寶,已經是法寶的級數,是罕見的寶物。而且宗師境界修行者,修煉道有專一,帶着太多的法寶,因爲雜而不專,會對道韻的培養造成影響。

但是,所有的規矩,都是對常人而言。有些人,註定就不是尋常之人。

關大家輕道:“我從來不缺錢,所有也不缺任何法寶。”

一語畢,關大家身上神華一次次涌現。

雪白的劍,九等法寶,宛如匹練刺向雷老爺子。

銅色的錘子,九等法寶,帶着雷霆氣勢砸向雷老爺子。

銀色的鉤,九等法寶,飛出詭異的弧度,割向雷老爺子。

……

九等法寶,出現地越來越多,令人眼花繚亂。任何一件,都是沛縣雷家這樣的勢力,甚至是一州大門大派都視爲珍寶的存在。

可以說,即便是青雲門這樣的大派,所擁有的九等法寶也超不出三十件。然而,關大家已經展現出來了五十件。

“夠嗎?不夠還有。”關大家淡淡道。

雷老爺子埋沒在三十件九等法寶的神華之中,誰也看不到他的身影。雷老爺子處處受迫,宛如遭受一個大門派數十位長老的合擊。

雷老爺子終於明白關大家爲什麼是鎬京鉅富,甚至乃九州大陸的鉅富。今日果然見識到了鉅富是怎麼樣令人驚羨的富有。

“啊……”

雷老爺子發出了不甘心的吼叫,他的眼裏,有無數的火焰再燃燒。隨着這一聲吼叫,他這一次散開了全身所有修爲,沒有任何的保留。

一瞬間,頭頂之上的濃雲閃電異象落下,鑽入了雷霆劍之內。雷霆劍此次發出的光芒太亮,令太陽失色,亮到讓人誤以爲那不是一把實質的劍,而是雷電凝聚的法寶。

然後,雷老爺子全力刺出這一劍。

可惜的是,縱使他使出了全力,卻衝不出三十件九等法寶強大的威能海洋。雷霆劍光消耗在九等法寶汪洋一般的威能之中。

一切光華黯淡消失,所有法寶消失,大戰落幕。

雷老爺子胸口淌血,他看着關大家憤怒交加,厲聲道:“若非靠着法寶之威,你又如何勝我?”

遠處觀戰的沛縣子弟還沒有從先前震撼的畫面之中回過神來。看到老祖一招落敗,而且敗得有些狼狽,他們難以置信。

關大家靜靜道:“我說過,我很有錢。即便不用錢砸死你,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用三十件九等法寶砸死一位宗師境界強者,也唯有關大家這樣的鉅富才能擁有這樣的手筆。

雷老爺子看着身上太多的傷口,鮮血不停地流出。這些傷口,全部都是那些法寶所傷。他忽然厲聲大笑,道:“即便你勝了我,你以爲你可以安然離開沛縣嗎?”

“同時控制三十件九等法寶,你體內的元氣和你的靈魂威能也耗盡了吧。”

“沛縣子弟,抓住此賊。”

在沛縣子弟心裏,雷老爺子就是他們心目之中的神明。保護着沛縣數百年安康,風調雨順。而今,有人傷了他們的守護神,即便他們心中恐懼,還是很多人願意拼命。

越是卑微的人,越是願意對庇護了自己的人而豁出性命。

“殺了他們。”

“叫上所有人一起上,不能讓他們兩個逃了。”

沛縣子弟紛紛喊叫。有培元境界,不惑境界的年輕弟子。有知命境界的中年修行者,也有雷懸這樣一兩個聞道境界初期的修行者。

所有人祭出了自己最爲強大的法寶,所有人毫不留情,捨生忘死地殺了上去。

看着這一幕,雷老爺子很安慰,也很自豪。

若是皇后讓自己不限於沛縣之地,讓自己統領更多的地方,掌握更多的資源。自己修行的速度可能更快。

可惜,皇后的眼裏唯有武皇。一切考慮爲武皇分憂。

皇后的存在,確實讓沛縣雷家勢力得打了發揚壯大,但是又限制了雷家的壯大。

一個宗師境界的強者,操控三十件九等法寶戰鬥。按照道理而言,體內的元氣所剩無多。更加無法再一次掀起九等法寶的威能海洋。

雷老爺子看着關大家:“就算無法殺你,讓你吃些苦頭再走。而那個小子,既然吞了我雷家的金靈子,就留下他的命抵了。” 嗖……

一名知命境界巔峯的中年男子,身着華服。容貌看起來有雷劍有些相像。應該是雷老爺子某一個後代。

他最先衝上來,手裏握着冒着火焰的長劍。隨着長劍舞動,火舌舞動,張開了巨口,朝關大家咬去。

面對這一劍,關大家並未祭出任何法寶。而是一直靜靜地站立不動。

率先衝上去的中年男子帶着一臉無畏,逼近了關大家。火色長劍緊緊挨着巨大的火舌之後,給予後續全力一擊。

火舌臨近,關大家這才擡起玉手。她手腕微動,玉手作出了扇風的動作。那個火蛇便憑空潰散消失。

火蛇消失的瞬間,火色長劍刺來。

關大家手作劍指,在刺來的火色長劍劍尖輕輕敲動。火色長劍便改變了方向,刺向關大家右方。

火色的劍身只能在關大家面前穿過。關大家繼續以劍指在火色長劍之上輕點五次。隨着鏘清脆聲響,火色長劍的劍身斷成了五片。

這個時候,很多子弟衝了上來。關大家一臉篤定,揮動長袖,然後將雙手揹負身後。

就在揮動長袖之間,一股浩瀚的元氣形成了一股風。此風柔和,帶着所有人衝上來的人流飛了出去。所有人落在幾裏之外,翻滾在地,卻是無一人受傷。

除了聞道境界強者,又有人誰可以近得了宗師的身?

雷家兩位聞道境界初期的修行者。出手。

他們不惜燃燒了自己的元氣,將自身的異象融入到手裏的長劍之內,揮出了自己不要命的最強一擊。

兩個人。宛如兩道燃燒亮眼的流星,刺向關大家身後。

關大家並未轉身,只是擡起玉足,在地上輕輕一跺。

落在地上碎裂的碗片飛去,撞擊在那兩道流星之上。

砰砰砰砰……

數十聲尖銳破空之聲傳來。

啊啊……

兩聲慘叫。

那兩道流星也只是剛剛飛起,便被碗片擊中,如同被一箭射穿的鳥兒。從控制垂直落地。

“你竟然還有如此充沛的元氣。”

看着關大家,雷老爺子露出了震驚之色。關大家的表現。超出了他對宗師境界修行者的瞭解。

“難道說你已經是傳說了?”雷老爺子問道。如果是踏出了聞道境界巔峯,具備這樣驚人的實力,倒是讓他接受,也輸的坦然一些。

關大家道:“我說過。你聞道有些晚。人老了,終究力有不逮。”

“原來如此。”

雷老爺子一聲長嘆,還能如何?若是再令所有人上去,關大家可能不會手下留情。他看向滿眼恐懼,卻又是躍躍欲試的衆人道:“所有人停止出手。讓出道來,送關宗師。”

雷老爺子一語畢,沛縣子弟的人羣向兩邊分開,讓出一條道來。

此時,林楓睜開了雙眼。關大家問道:“感覺如何?”

林楓覺得體內能量充沛。特別是識海之內,多了一道金色的晚霞。那便是自己的金屬性靈根得到了圓滿。

從現在開始,自己可以施展金屬性的異象神通。即便林楓不修煉《劍心訣》。同樣可以施展孤月城的大漠孤煙異象神通。甚至任何門派的金屬性異象神通,林楓只要掌握了功法,便可以修煉施展。

並且,林楓的境界終於突破了知命初期,抵達了知命中期。

“感覺很好。”林楓回道。

雷老爺子看着林楓,心中頗有些吃驚。他對於金靈子的瞭解。旁人無法相比。這些金靈子只夠一位知命境界修行者火屬性靈根圓滿。

但是隻要泄露了一點,便會導致火屬性靈根不圓滿。其中存在着嚴重的厲害關係。這等古法修煉各種屬性靈根之後。便不能用現用各門派修行功法鞏固加強。甚至,各門派對應屬性靈根的修煉功法不能修行。

那將意味着,火屬性靈根註定無法圓滿。除非你可以再找到第二塊金靈子補充煉化吸收。然而這金靈子何其珍貴難得。

即便九州鉅富的關大家,也要來雷家搶奪,可見此物的稀少。

然而,林楓的肉身竟然全部吸收了金靈子。旁邊又沒有聞到境界強者輔助他蓮花吸收。他的肉身,那要恐怖到什麼地步?他又是如何蓮花吸收的?又或者說,他的肉身吸收能力何其恐怖?

這些吃驚的問題,雷老爺子只能埋入心底,人都要面子。更何況是他這種宗師境界的強者。

“回去。”

林楓,竹翁跟在關大家身後,打道回府。

九州薈萃大會最後的比試,武試如期召開。所有弟子齊聚青雲門演武場。

林楓,林妙妙,品紅三人走入演武場,便看到了由精鐵打造的擂臺。精鐵之上,刻着陣紋,是爲了形成強大結界,阻止知命境界強者的強大神通毀壞了青雲門諸多建築。

精鐵擂臺都是方形,一邊長有三十多丈。在偌大的演武場上,這樣大的擂臺足有六個,如同星羅棋佈一般。

林楓和林妙妙告別奔赴自己的擂臺。

“孤月城林楓對決散修羅家羅烈。”

林楓飛身落入精鐵擂臺之上,與此同時,羅烈也出現在擂臺之上。相比林楓,羅烈虎背熊腰,面相粗獷。

羅烈抱拳一拜道:“羅家羅烈請指教。”

林楓也是抱拳回禮道:“孤月城林楓,請指教。”

就在林楓抱拳說話的同時,烏光一閃,一道兇猛凌厲的刀光橫空劈出。刀光足有十來丈之長。威能最爲凌厲之處,恰好就是林楓頭頂處的刀刃。

這一道烏色刀光劈開了虛空,以猝不及防的趨勢偷襲出手。拉開了大戰序幕。

“這……”

“看起來有禮,然來笑裏藏刀。無恥。”

“兵者詭詐,成王敗寇,有什麼無恥的。”

觀戰之人響起了一輪之聲。有人不屑於羅烈的手段,以行禮誤導別人以禮相待,然後偷襲出手,令人不齒。

也有少數人覺得任何獲勝的手段都沒有對錯。

“砰!”

光芒一閃。就在刀光落下的電光火石間,一道血色的氣息從林楓體內瀉出。形成一股城牆,阻擋在林楓和刀光之間。

凌厲的刀光劈在血色城牆之上,隨着巨響之後,只能激起一道淡淡的威能波動。卻是無法擊潰血色城牆。

“哼,想要阻擋我?”

偷襲沒有得手,反而被林楓阻擋。羅烈心裏有些吃驚,但是嘴上一臉不屑。他哂笑一聲,右手揮動之下,身後異象展開。

一股遠古兇獸出現在他身後,然後羅烈的身影鑽入到兇獸體內。兇獸再次握刀,砍出了第二次更爲強大的刀光。

林楓直接無視此刀光蘊含的威能。他現在步入了知命境界中期,面對知命境界後期修行者。若非如賀容聲的罕見體質,可以說獲勝便如探囊取物。

林楓收起血色城牆,然後伸出了雙手。朝着那個巨大的刀影夾去。

“找死。”

看到這一幕,羅烈露出了憤怒和得意之色。他萬萬沒有想到,林楓竟然如此輕視自己,不展開異象神通還擊,反而用一雙肉手想要夾住自己的刀。得意的便是,林楓如此一來。便只有死路一條。

“他這是做什麼?”

“難道他覺得自己的肉身比防禦法寶還有強大嗎?”

在衆人的疑惑不解之中,林楓以強大的神識。感知到那片烏光之中,真正的刀身所在。他的雙手,從烏光刀光之中穿過。

“靠,他的雙手竟然穿過如此強大的刀光而不碎裂。”

“難道他的肉身真的和法寶一般強大?”

穿過烏光之後,林楓準確無比地夾住了真正刀身。

遠遠看去,林楓漂浮在空中。而林楓的對面,是一個身高十幾丈的巨大凶獸。林楓的雙手夾着一把烏色的刀。

“可以結束了。”

林楓一語畢,雙手夾着刀身猛地向左方擺動。羅烈便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道襲來,直接將自己掀起,竟然飛出了精鐵擂臺之外。

“第一場,林楓勝。”

林楓獲勝之後,並未過多停留,而是火速趕到林妙妙所在擂臺。遠遠地,林楓便看到了品紅。靠近之後道:“怎麼樣了?”

品紅指着臺上道:“快要結束了。”

林楓順着品紅所指方向看去,林妙妙連紫陌劍也沒有出手。她的對手,也是一名知命境界修行者。境界相差一個小分界,結果可想而知。

“第一場,林妙妙獲勝。”

看着林妙妙走下擂臺,林楓笑着迎上去道:“恭喜獲勝。”

“只是普通的對手罷了。今日還有一場。隨着一場之後,還會剩下二十五名弟子。下午的比試,很大機率會碰上知命境界巔峯的弟子。”林妙妙分析道。

“這是遲早的事情”,林楓回了一聲又道:“妙妙,你說你該不會又輪空吧?”

此話一出,兩人想起了孤月城內門弟子比試的時候。林妙妙不可思議地一直輪空,進入了決賽。

“我倒是希望輪空。打架這種事情,還真是希望能少打一回便少打一回。”林妙妙笑道。

下午的比試,林妙妙果然輪空。而林楓的對手便是離火教大弟子江如風,知命境界巔峯。

離下午的比試尚早,林楓帶着妙妙離開了青雲門,找一處客棧吃飯休憩。

“離火教……”

林楓品着這三個字,心中有怒氣和殺意涌動。 吃罷飯,林楓回到住處,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便是令噬血鼎飲強者精血。爲了以防萬一,林楓讓林妙妙幫自己護法,並且掩蓋元氣流動的氣息。

林楓首先將知命境界巔峯強者的精血倒入噬血鼎之內,噬血鼎立即嗡嗡作響,開始劇烈的晃動。隨後,裏面響起了諸多兇獸的吼叫之聲。彷彿是一位窮兇極惡之徒闖入,令得這些兇獸惶恐難安。

一股濃濃的血色從噬血鼎之上散發出來。然後,死去了那位知命境界強者神形出現,露出了猙獰之色,憤怒地看着林楓。他瘋狂的扭動,想要掙脫開來。最終還是被噬血鼎吞噬,使得噬血鼎壁上多了一道人形的圖文。

第二道知命境界巔峯的精血倒入其中,同樣引起了劇烈的晃動。知命境界修行者精血耗盡之後,林楓開始動用聞到境界修行者的精血。

聞道境界修行者精血落入噬血鼎之內,一股巨大的轟鳴之聲沖天而起,竟然直接破開了林妙妙的防禦,衝破了屋頂,直入無空。

林楓露出了駭然之色,如此下去,只怕會讓察覺。他看向林妙妙道:“妙妙,你有沒有受傷?”

剛纔那一次俯衝,擊破了林妙妙的防禦,確實讓她受到了傷害。但是天地元氣自動涌來,治療着她的傷勢,也沒有什麼大礙。

林妙妙看着虛空到:“林楓。你有辦法蓋住這紅光嗎?”

林楓看着豎立在空中那道血色的光柱搖搖頭道:“想不到聞道境界強者的精血如此霸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

“還能收起來嗎?”林妙妙問道。她同樣知道此事不能耽擱。

“也不行。”林楓露出了凝重之色。

林妙妙想了想道:“我有辦法擋住紅光衝出院子,你要想辦法讓此鼎快速吸收精血威能。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支撐多久。”

“妙妙。你不可冒險。”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林楓立即拒絕。

“沒事的。”

林妙妙說完,飄然而起,飛起來的時候,紫玉琉璃裙着身。她直接撲入到破開的屋頂,正好堵住了那個洞口。

精血威能非常霸道,不斷地衝擊着堵在缺口上的林妙妙。而此時。紫玉琉璃裙綻放七彩琉璃光芒,絢麗而柔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