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遇到這麼多的事,還沒有碰到真的神鬼妖怪,你叫我怎麼可能相信這是什麼人狼做的?

我沒有多說什麼,默默地把這些毛髮卡進了指甲裏,留着回去再驗。

而後又仔細檢查起了屍體。

這一次我檢查起了劉叔的面相。

兩頰幹扁,天庭,地閣都有青黑色。

眉梢無力,往下垂着,臉上毛孔張開,十分明顯。

這樣子的確說明他在死之前大病了一場,而且到時候的時候都還沒有好。

“劉叔得的到底是什麼病?”我小聲地向劉嬸問着。

“就是撞邪了。”劉嬸趕緊向我說道,“在最開始我們就去衛生所看過了,可什麼都檢查不出來。那裏的醫生說連體溫都沒有升高,所以肯定是撞邪了。”

我搖了搖頭。

就衛生所那醫療條件,也就只能診斷出着涼感冒之類的病了。

要不然這麼多年了,怎麼咱們村一有人生病就找李老爺子呢?

重生之嫡女為後 這時劉嬸又小聲地哭訴了起來,“要是幾個老爺子還活着的話就好了,我男人也不會死了。唔唔。”

李萍兒連忙安慰起了劉嬸,只不過在安慰的時候她看了我一眼,淡淡的搖了搖頭。

我知道她在想什麼,她肯定是在想,要是她沒有跟我們一起出去,留在了落鳳村,或許劉叔就不會死了。

我也嘆了一口氣,但世界上哪有什麼如果。

所以我也不再多想了。

當然,劉嬸所說的撞邪之類的話也信不得。

沒有放在心上,我向劉嬸問道,“聽說劉叔死之前,嘴裏還一個勁的唸叨着一些話。劉叔說了些什麼?”

說到這裏,劉嬸的表情一變。

劉叔人都死了,可她居然還是有些憤怒的掃了一眼棺材中的人,隨後纔開口道,“這死鬼一直唸叨着狐仙,狐仙。看那樣子簡直像是被狐狸精勾了魂。”

“這有意思啊,又是狼,又是狐的。劉叔這是掉動物園了吧。”瘦猴一聽這話便呵呵一笑。

他也是心大,居然在這裏開這種玩笑話。

李萍兒和劉嬸都在同時向他瞪了過去,表情十分難看。瘦猴趕緊閉上了嘴,悻悻地走到了我的身邊,打量起了屍體。

自然,這讓我的心情又不由得凝重了起來。頓了一下後接着問道,“除了這些就沒有說起其他的了?”

“沒有,沒有了!”劉嬸有氣無力的小聲呢喃着,同時還搖着頭。

“狐仙?”我沉默了一下來。

在鄉下村莊,的確是有信狐仙之類的。但我們村不信,因爲焦老爺子的緣故,我們村就算有迷信,信的也是那些正統的大神而不是這些小妖。

當然,信仰這東西在我看來純粹就是找個心理安慰而已。如果真有狐仙,在現在這個社會估計也被紅色勢力給清洗了。

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據我從師父那裏得知到的,這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見問不出什麼了,我便又換了一個問題接着問道,“劉叔死之前經歷過什麼能跟我們說說嗎?”

“我不知道啊!”劉嬸愣愣地看着我。

我頓了一下,連忙換了個方式問道,“劉叔死前,你正在幹什麼呢?” 這話一出,劉嬸的表情頓時大變。

知道她是誤會我的意思了,連忙解釋道,“不是懷疑您,我就是想要問問,得到更多的線索而已。”

聽到這話的劉嬸表情這纔好看了一眼,想了一會兒接着說道,“我當時正在給老劉煎藥。等我把煎好的藥的端給老劉的時候,就看到他……!”

劉嬸唔咽一聲,又哭了起來。

我一怔,連忙問道,“也就是說你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一邊詢問着,一邊朝着這房間的四周看了過去。

“沒有!”劉嬸唔嚥着回答着。

“會不會是人先死了,然後再被人把心臟挖出來了?”慕容潔趕緊向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不對!”

伸出手,指了指四周後我向慕容潔說道,“你看看這裏的格局,廚房和臥室之中雖然隔了這個廳,但相隔不大。挖心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又轉身指了指劉叔的屍體,“而且你看,劉叔的胸骨也斷掉了。就算是一掌直接沒入胸口,但骨頭斷掉的聲音總得發出來吧。不可能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沒說謊!”劉嬸趕忙說道,“真的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放心吧,不是懷疑你說謊!”李萍兒安慰着劉嬸。

我點了點頭,從劉嬸現在表現的面相上來講,她的確沒有說謊。

隨即我又向劉嬸問道,“那你有沒有看到什麼不對勁的東西。比如有人跑出去了之類的?”

劉嬸搖了搖頭。

“這樣,你能帶我去看看劉叔過世的地方嗎?”我不由得皺起眉,爪狀的傷口,沒有任何聲響,也沒有人。似乎越來越詭異了。

劉嬸也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帶着我們走進了靠在右側的房間。

這是臥室,十分簡單,除了一張牀之外就只有幾把凳子和一個櫃子。

牀上還鋪着被子,並沒有收拾過的跡像。

“老劉死後,我和孩子就沒有睡過這房間了。”在我打量之時,劉嬸又開口向我說道。

“也就是說,這裏一直保持着劉叔死後的樣子,沒有動過?”這一下,我不可思議的驚呼了起來。

見到劉嬸點下了頭,我更覺驚訝。

劉叔是死在牀上的,胸口被穿透了,心臟也被挖走了,胸骨也碎掉了。

然而,牀上卻沒有任何血跡。

不管是牀墊還是被子都十分乾淨。

實在太過古怪了,我還是忍不住向劉嬸求證道,“被子這些也沒有動過?”

她又搖了搖頭。

慕容潔也意識到了這些,驚咦了一聲,略有些驚駭地看着我。

到現在爲止,所有發現的一切無不透露着古怪。

即便是我,也不由得有點被驚到了。

往裏走去之時,我感覺到了我的腿都有些軟。

以往的案子,或多或少都能從屍體上,案發現場發現些對案情有用的東西。

可現在發現的,只有一個接着一個的謎團。

當我下意識的走到了牀邊時,慕容潔的聲音從我的耳邊傳出,“會不會這裏不是第一案發現場?”

她說罷,便朝着劉嬸問道,“劉大叔死前,也就是你煎藥之前是在什麼時候見過劉大叔?”

劉嬸被問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回答道,“我一直看着他的啊。只有藥煎好的時候離開了,最多不超過五分鐘。”

慕容潔一愣,轉身朝着我聳了聳肩。

這一下,不是第一案發現場的推論也無法成立了。

我搖了搖頭,暫時不去管有沒有血,朝着這房子打量了起來。

這房間和我們落鳳村的任何一個屋子都差不多。

有一個後門,後門從裏面反鎖了。

有窗戶,窗戶打開了。但窗戶本身就不大,而且在窗戶上還有鐵欄杆,人也不可能從外面進來,自然也不可能通過窗戶出去。

又是一件密室殺人案。

看了許久也沒有看出什麼來,我轉身走出了屋。

看到劉嬸面露急切之狀,我只能朝她無奈的笑了笑。

“對了,劉大叔是去嶺江村看誰的?會不會那個人知道劉大叔到底是撞了什麼邪?”這時,慕容潔又開口問道。

這倒不是沒有可能。

可劉嬸卻開口道,“我男人是去看他大舅子的。他大舅子一家在我男人死之前的前一天,全都死了。”

噩耗,絕對的噩耗。

我甚至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偷偷地看了所有的人一眼,發現他們全都是這副模樣。

好久之後我才恢復正常,無奈的向劉嬸笑了笑一下,“劉嬸,這案子有點古怪,我得好好查查。劉叔的屍體你暫時別下葬行嗎?我以後可能還要檢查!”

劉嬸先是點了一下頭,但很快又說道,“那要檢查到什麼時候?我總不能讓我家男人的屍體生蟲了還不下葬吧?”

這倒也是,總不能讓屍體一直留在家裏。

“三天吧!”我思考了一會兒,最後給了劉嬸一個期限,“我只需要屍體留三天,三天後什麼都聽您的,可以不?”

劉嬸點下了頭。

李萍兒則在這時向劉嬸道,“放心吧劉嬸,我回去配點防腐的藥劑過來,不怕劉大叔的身子生蟲。”

劉嬸輕輕地嚥了一聲。

最後,我們告別了劉嬸。

時間還尚早,我回到了住處。

老實說,其實我們出去的時間並沒有多久。可又回到這裏卻讓我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

眼前的一切明明都十分熟悉,但卻偏偏又給了我一種十分陌生的感覺。

而這感覺,竟然讓我的心裏莫名其妙的產生了一種惆悵感。

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但現在還有要事!

我沒有管跟着我一起回來的瘦猴,李萍兒和慕容潔,一口氣跑到了臥室裏面。

在牀邊有一個小櫃子。櫃子只有兩個抽屜,裏面放着的都是我平時看的書什麼的。

而我那半本《麻衣相術》就在這裏面。

拉開下面的抽屜,看着那有些殘破的古籍,我的手有些顫抖。

深吸了一口氣,我把書拿了出來,同時向外頭叫道,“萍兒,把我在小惠他們家找到那半本書拿給我。”

這一段時間,李萍兒一直在替我打理着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東西,什麼毛巾啊,牙刷之類的都是她幫我整理的。

我找到的那半本書也被她放進了她專門整理的包裹裏。

聽到我的話之後,她‘哦’了一聲。

沒多久,她就棒着一本同樣古樸且殘舊的書走了進來。

那一刻,我的心情緊張到了極點。

其實心裏早就有了答案,但我卻還是忍不住憋起了氣。

緩緩地,我把兩本書合在了一起。

缺口處,恰好能夠合上! 真的能合上?

雖然早就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可是真的當上下兩卷完美合併在一起時,我的心臟還是忍不住嘭嘭直跳,同時更覺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當然,無數個疑問在這一瞬間從我的腦海裏冒了出來。

爲什麼《麻衣相術》會在雲夢先生那裏?

這本書是假的雲夢先生的還是真的雲夢先生的?

他和我們落鳳村有關係嗎?

師父知不知道這件事?

卿卿似煜 我覺得他很有可能知道,因爲我每次問起他,他總是支支吾吾的,好像有心想要瞞着這件事。

如果他知道,也就是說這這半本極有可能不是遺失,而是被特意分成兩半的。

這又是爲何?

還有就是爲什麼要把我引過去?

這太巧合了,三槐市和落鳳村相距這麼遠。上下兩部遺失了這麼多年了,偏偏我就正好找到了,這已經‘恰巧’到可以用奇蹟來形容了。

所以我絕不相信這是巧合,十有八九就是有心人安排。

他的目的是什麼?

在經過了最開始的興奮之後,我變得十分緊張了。

更加覺得有一張大網從我的頭頂緩緩落下。

只要落地,我就要成爲網中魚,任人宰割。

“怎麼了?”或許是我的表情太過難看了,慕容潔和瘦猴走進來之後,同時向我奇怪的問道。

我連忙向他們搖起了頭。還是不打算把我想到的事情告訴他們。

我總覺得他們知道得越少,對他們就越安全。我不想讓他們因爲我的關係而陷入到危機之中。

見我無事,瘦猴對我笑了笑,“沒事的話,我回破廟了啊。”

我吃了一驚,瘦猴以前就是睡在咱們村頭的破廟裏的。

但現在完全沒有這個必要了啊,於是我趕緊向瘦猴說道,“還回去那裏幹嘛,就住我這啊。”

沒想到瘦猴朝着我笑了笑,“呵呵,我就回去一趟,我那裏還有點好東西呢。”

朝我挑了挑眉之後,他快速走了出去。

接着李萍兒又向我說道,“我也先回去一趟,順便給劉叔弄點防腐的藥去。要不然三天的時間,肯定也會腐爛。”

說完之後,她也轉身離開了。

整個屋子裏只剩下了慕容潔。

她看了我一眼後,突然低下頭,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臉突然就紅了。

我被她弄得莫名其妙的,張了張嘴,可又實在不知道說什麼。整個房間裏都變得尷尬無比。

王的驚世廢材妃 說真的,我完全不知道怎麼突然間這樣了。

“你怎麼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慕容潔突然小聲地向我說道。

我還是有些發愣,“說什麼啊?”

慕容潔一怔,而後瞪着我,“說讓我住哪啊。”

我無語了,住哪,當然是住我這裏啊。

我師傅家也跟其他的幾個老爺子一樣,其實算是一間院子。只不過我和師傅都不怎麼在意這一點,所以除了主屋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沒有怎麼打理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