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往事不堪回首,想到初遇白虎那會兒我差點被嚇死汗顏,是個人看到白虎這種又龐大又兇惡的野獸都會有我那樣的反應吧?除非是冷陌那樣的非正常人……

冷陌的軍隊出來了,站在不遠地方等我。

“白虎,你要跟我們一同走嗎?”我仰臉看白虎。

白虎一臉看白癡的樣子:“廢話,不然老子來這裏幹什麼?”

我笑起來,然後特別自覺的爬了白虎後背。

“死丫頭你特麼現在越來越無法無天了是不是!”白虎雖然吼我,但很老實的任我揪住他毛髮,也不在意我是否有把他揪疼:“冷陌把你慣無法無天,老子可不慣着,滾下來!”

我無視他的話,對着前面一揮手:“出發!我們一起並肩戰鬥吧!”

“你下來,老子絕對咬死你!”一邊兇我,白虎一邊踱步走出了雪地,走向了冷陌的軍隊。

我在他背哈哈的笑,還順帶打了個滾,他的背實在太寬闊了,仰面倒在他背,人被他雪白乾淨的毛髮淹沒,暖和的不行,現在的我不用再擔心會從他背掉下來了,盡情的把他當作牀,靠着可舒服了。

世界最愛吃醋的至尊王大人氣的不行,騎馬徑自走在前面不理我,白虎帶着走在軍隊一側,新加入的士兵看到神獸又一次站在我們這邊,更加興奮激動了,士氣大漲,帶着一股無可抵擋的架勢,到達了又一座城市。

士兵擴充了幾倍之後,要攻打城市越發的容易了,況且新加入的士兵基本都是各有異能特點的人,一點都不弱,這是第一次新老士兵配合,但在冷陌的指揮下,默契天成,很快城市被攻陷,掛冷陌的旗幟。

冷陌帶着大軍先進的城,我和白虎落在後面。

“不知道洛柔在做什麼,連她的城市都不管了,我總覺得隱隱不安。”我對白虎說。

“一座兩座城市對於洛柔來說算不什麼,她現在真正要做的是想辦法殺了你和冷陌,一旦你和他死了之後,羣龍無首,四大神獸不可能來組織戰爭,到那時候,同盟軍會再次不攻自破,她要收服城市易如反掌。”白虎帶着我進城了。

“你說她最後會用什麼樣子的方式來與我們決戰?”我問。

白虎沉思片刻,然後說了與冷陌一樣的答案:“第二個鬼神。”

“如果紅紅成爲第二個鬼神,斬屍劍又足以睥睨神劍,宋凌風聽說又得到了以前鬼神的坐騎雪怪,到那時候,加宋凌風和洛柔的控制,紅紅恐怕會更強,還有暗陰謀人,他到底會不會在我們決戰的時候橫插一腳我們也不敢肯定,不知道到時候,我們……是否能應對。”

我們的軍隊雖然是在朝着勝利的方向行軍,但其實還有很多細小的卻不容忽視的問題在背後隱藏着,這些小問題,很有可能會變成巨大的威脅,我們擔心的,是這一點。

“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嗎。”白虎扭頭看我:“車到山前必有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去一點一點查詢那個陰謀人的蛛絲馬跡,唯一能做的是強大自己,隨機應變,團結在一起,不管對方有再多陰謀,我們也能解決。”

白虎說的對,只要我們自己強大起來,算那陰謀人是個再出乎意料的人,算那陰謀人再強,我們也沒什麼可害怕的。

“不過你那個神劍問題確實需要認真解決一下。”白虎又說。

我頓時耷拉下臉:“明天過後我能戰鬥了,到那時候我們恐怕也已經到了冥王城腳下了,鍾染爺爺可能會來,冗可能也會來,只能問問他們了。”

白虎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了。

神獸白虎加入,冥軍連守城的心情都沒了,丟盔棄甲棄城逃走,短短半天時間之內,我們已經佔領了十座城市。

後續的滑頭鬼妖怪軍團以及流柳帶來的十九層地獄妖怪軍代替了空王的軍隊來爲我們守了城市。

童笙帶了的報告,夜冥那邊的軍隊跟瘋了似的,和朱雀兩個人一拍即合,兩個人性格都一樣,所到之處簡直寸草不生,百姓都怕死他們了,到哪裏燒到哪裏,跟惡魔似的。

我聽了之後又無奈又好笑,夜冥那性格,再配朱雀,那簡直是大鬧世界世界末日的節奏啊。

冷陌也對夜冥無語,讓童笙帶話去給流月,夜冥再不消停給他吃兩顆安眠蠱蟲,讓他睡死算了。

我哈哈大笑。

當天晚我們並沒有休息,而是選擇了繼續行軍,第三天要攻下的城市還有二十多座,我們需要在第四天預計時間內趕到冥王城外,與其他軍隊匯合。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很多了,想要活動活動筋骨,主動請戰,讓冷陌命我成爲先鋒大帥,帶兵攻城。

冷陌被我纏煩了,大概他知道有白虎在我基本不會出事,便也答應了,前提是不准我過度消耗戰鬥。

“遵命!至尊王大人!”我嬉皮笑臉的衝他吐舌頭。

他把腦袋擰開,還在生氣我坐白虎身的事。

我笑慘了。

本來是想活動筋骨的,但是,當白虎帶着我跳這座城市城牆的時候,那些冥軍根本不想跟我們戰鬥,跑的誰都快,只剩下一堆破骷髏和亡靈,三下五除二白虎把他們吞了,氣的我直跺腳:“白虎你不能讓我練練手嗎!好久沒戰鬥我都技能都生疏了!” 對此,白虎懶洋洋用腦袋指了指某處:“喏,那還有可以給你練手的。”

我一看,城牆角落還剩下一隻漏下的骷髏士兵,傻呆呆的揮着個斧頭衝我們齜牙,我翻了個白眼,手一揮,幾十道冰刃瞬間全部插進了骷髏士兵胸膛。

然而,骷髏士兵站着沒動,甚至在插着那麼多冰刃的前提下還朝我這邊笨拙走過來。

白虎笑我:“嘖,才幾天沒見,你怎麼變那麼弱了,連只骷髏士兵都打不過?”

我頓時感覺特別沒面子,周圍還有好多士兵在看着,我從白虎身跳下來,一邊迎着骷髏士兵過去一邊手出現冰劍。

白虎在後面哈哈大笑:“看樣子這骷髏士兵要倒大黴了,把大小姐給惹怒了,不過我說小丫頭,你也太經不起激將了吧。”

我扭頭瞪白虎好大一眼,這時候骷髏士兵已經到我近前了,對我舉起斧頭。

算沒有慢動作的雙眼,這骷髏士兵的行爲也並不算快,我看都沒有看骷髏士兵,反手冰劍揮過去,砍下了骷髏士兵的頭。

彭!

變故突然發生了!

頭顱掉到地,骷髏士兵的身體發生了劇烈爆炸,綠色霧氣從他身體冒了出來,一下子將我包圍在了其,綠霧太濃,遮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突然感到一到身影從我身旁擦過。

“誰!”我迅速扭頭。

“你的這雙眼睛,如果在霧氣,似乎用處並不大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我大驚,我的這雙眼睛雖然厲害,但再厲害的東西都有缺點,這雙眼睛的缺點是,在霧氣,慢動作會失效。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歷?!

而且……白虎他們怎麼還沒來?!

“你不要想救援了,這裏是我單獨的結界空間,除非殺了我,否則外面的人是找不到你的。”女人的聲音再次自我身後傳來。

我再次迅速扭頭。

可是這綠色毒霧實在太濃,我真的看不到她!

“還以爲你有多厲害呢,連殺那麼多持燈使者,陰謀人專程派我過來對付你,不過我看,你似乎也沒有多強,沒了至尊王,你是個隨時會喪命的小可憐罷了。”女人的聲音一直在綠霧出現,但是,怎麼都看不到人。

既然如此,我於是不去找了,定定站在霧氣:“那陰謀人真那麼怕我的麼?不是自詡天下無敵麼?怎麼,連我這樣隨時會喪命的小可憐也要大費周折派出無數個持燈使者來暗殺我,看樣子,那人似乎也沒有多強呢。”

我學着那女人的語調把話還給了她。

“死到臨頭還嘴硬!陰謀人已經下令,對你,格殺勿論,我不需要對你再客氣了!”

“格殺勿論?呵,來啊。”我冷笑。

到現在白虎和冷陌他們都沒進來,說明這女人確實有特殊能力,這綠霧絕對有問題,事到如今,爲了自保,我只能使用能力了。

反正流月說過,只是不要過渡使用能力行了。

“真是找死!現在我送你去地獄!”女人說完之後,殘影裹着綠霧攻擊向了我。

我站着沒動。

眼睛不能慢動作了又如何,我又不是隻有眼睛這一項能力。

身後出現了殺氣,我感覺到了,但我沒躲。

飛輪一樣的武器朝着我肩膀砍下來,我微微偏頭,肩膀金光乍現,飛輪根本砍不到我肩膀,鏗的一聲,被彈開了。

“怎麼可能?!”女人的驚呼響起:“我的飛輪可是世界最珍貴的青鐵製造而成,再堅硬的東西都能砍斷,你身這到底是……”

這次我終於看到綠霧的女人了,她在我身後,穿着夜行衣,盤着頭髮,長相還算不錯,腰掛着鞭子和大飛輪,像個刺客裝扮。

有些怪,總覺得這女人……有點眼熟?

但我又確確實實沒見過這個女人。

“陰謀人在派你來暗殺我之前,是不是沒有做足功課?是不是不知道我身有一種叫做戰氣的東西?”我冷冷看她。

現在戰氣已經成爲我身體一部分,我使用戰氣已經早得心應手了。

“陰謀人說你的戰氣並不成熟,看樣子,我們需要重新對你做出評定了。”女人皺眉。

“在你對我做出評定之前,先想想能不能活着出去吧。”話落,金色戰氣化爲劍光,從我身體攻向女人。

這女人的速度也確實了不得,與之前的持燈使者完全是不同檔次,很快閃開了我的攻擊。

綠霧之,我看到了她的燈。

陰謀人又在監控着我麼?

本來是想使用戰氣大招解決這女人的,但心念電轉,到了嘴邊的咒語我又收了回去。

不能把這些技能全暴露給陰謀人看,這正好逞了他的心了。

“真沒想到,童瞳,你之前的那個人,強了很多很多。”女人突然說道。

我猛地一怔,皺眉:“你什麼意思?你認識之前的那個我?”

“哈,你肯定不認識我了。”女人漂浮在綠霧當,雙手握着巨大飛輪,對我揚眉淺笑:“畢竟你認識我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幾歲的小女孩,連話都不會說,連本事都沒有,只能憑着本能喝血吃人罷了。”

認識她的時候是個幾歲的小女孩?她只能喝血吃人?

是誰?到底是誰?

我一下子想不起來了。

“還想不起來麼?那我再幫幫你吧。”女人歪了歪腦袋,接着說:“仁和村,養鬼事件,一個叫做趙曉的冤魂找到你,讓你幫忙殺了我,你帶着至尊王冷陌和戰王夜冥,鬼差狗蛋來到了我們家,差點把我殺死了,你忘了嗎?”

趙曉……

我想起來了!

“你是那個吃了1000個小孩靈魂,才養育而成的殭屍女孩!”那是我剛開始接觸靈異世界後遇到的第一個靈異世界:“你不是……你不是被惡鬼面具帶走了嗎?在朱峯山大戰的時候,惡鬼面具死亡,你不是已經……”

等等!

朱峯山大戰,魑魅大敗,他的手下幾乎死亡,包括惡鬼面具,但是……殭屍女孩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我們竟然把她忽略了! 當時狗蛋即將把殭屍女孩帶走的時候,惡魔面具橫插一腳擼走了殭屍女孩,後來朱峯山大戰,惡魔面具死了之後我們所有人完全沒有想起這個殭屍女孩,甚至連魑魅都沒有提到過,誰成想,會在這裏遇見她!

而她,也變的……從那麼小女孩,短短几個月,變成那麼大的女人,這簡直……

“你不敢想象吧?你想像不到吧?你覺得很不可思議吧?”女孩大笑着。

我緊緊蹙眉,她應該是隻殭屍,本質不會變,可怎麼看不出殭屍的特徵?

“告訴你吧,童瞳,惡魔面具擄走我也是爲了將我殺死吸收我的精華,畢竟是吃了1000個小孩的靈魂,身體內藏着巨大能量,可是惡魔面具千算萬算沒算到我竟然會逃走,逃走之後的我被陰謀人救下,陰謀人帶我回了基地,給我改造了身體,我不再是一蹦一跳弱的要死的殭屍了,我被改造了,我變得強大了,現在的我,有另外一個稱號。”頓了頓,女孩眼神倏地凌厲:“我現在是陰謀人手下第三持燈使者,凌夢。”

!!!

第三持燈使者!!!

持燈使者是按照能力強弱來排名的,這女孩竟然是排行第三的持燈使者!

怪不得她之前那些強那麼多,原來是第三,第三的持燈使者都來了……

我不得不警惕了起來:“所以呢,你說那麼多,不還是一個可憐的被遺棄的小孩麼?你以爲陰謀人真是對你好麼?他一樣在利用你。”

“不管他怎麼利用我,但是隻有他接納了我,給了我家的感覺,給了我力量,我願意爲他效力,我願意當他的棋子,我願意爲他而死。”

這些持燈使者都被洗腦了,說再多都沒用了:“別廢話了,要打打吧。”

“不,不打了。”凌夢突然說。

我一凝:“你幾個意思?”

“我的完全形態還沒有完全造好,我來這裏的目的是爲陰謀人提供一個你的可用情報,現在我得到了你的戰氣進化了這件事,足以回去向陰謀人彙報了,再見咯,童瞳。”凌夢轉身要走,又想起什麼似的,扭頭看我:“哦對了,順帶也告訴你一個消息,陰謀人手下信徒衆多,不乏你熟悉的人,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的,到那時候我的完全形態將會完全造好,我很期待與你一戰,好自爲之吧,童瞳。”

說完之後,綠霧散去,凌夢也消失了。

我沒去追。

不乏我熟悉的人……

是什麼意思?

是說我認識的人當,有陰謀人的信教徒?有幾個?

“小丫頭!”白虎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沉思。

我擡頭,我重新回到了這座剛打下的城市,天空雪花還在飄揚着。

“剛纔發生了什麼事?!你有沒有出事?!”白虎衝過來。

在城裏面的冷陌也聞聲趕來了,一把將我扯過去,檢查我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那個持燈使者還傷不到我。”我說。

“持燈使者?那是什麼?”白虎問我。

“又來了?”冷陌眯眼。

我點點頭,大概對白虎講了講持燈使者的事,順帶把剛纔的事也簡要說了一遍。

“綠霧結界?”白虎疑惑道。

“怎麼了?發現什麼問題了嗎?”我看他。

白虎神情凝重:“這個世界,不管是冥界人也好,還是其他能人異士也好,極少有人能開啓結界,結界是空間扭曲的某一種特殊陣法,除了鬼差以外,只有至尊至強的強者才能開啓結界,你剛纔說那持燈使者並不像很強的人,所以只有一種解釋,那個陰謀人知道如何製造結界,所以把能力傳給了持燈使者,如果是這樣的話,糟糕了。”

我見識過鬼差的結界能力,那是完全把人隔絕在兩個世界裏面,我也見過冷陌的結界,他的結界更強了,被稱作領域,在那個領域裏,他說什麼是什麼,他讓誰死誰會死。

如果按照白虎的猜測,陰謀人知道製造結界的方法,倘若陰謀人手下有一百個持燈使者,一百個持燈使者同時開啓結界的話……世界都會被他們扭曲的!

“不過現在看來,製造結界的能力也是有限制的。”冷陌沉思着:“之前那些持燈使者並沒有這種能力。”

我贊同冷陌的說法:“那凌夢走時候還說了句讓我很心的話,她說,陰謀人信徒衆多,其不乏有我很熟悉的人在裏面,也是說,恐怕我們間,藏着陰謀人的信教徒。”

“這件事情需要引起重視,但也不必疑神疑鬼,指不定是他們的離間計策,我們按照原計劃行動即可。”冷陌說。

我點點頭:“不過說來怪,那綠霧顯然是毒霧,可我在毒霧當,竟然沒什麼反應,也沒毒,難道說我現在百毒不侵了?”

冷陌和白虎同時看向我。

白虎對我翻白眼:“丫頭你是不是蠢的?”

“啊?”我一頭問號。

“戰氣是最好的解毒劑,你現在身體遍佈戰氣,戰氣保護着你,你去哪裏毒,你倒是告訴我,你去哪裏毒?啊?”白虎沒好氣的說。

“……”我是真不知道,問問都不行啊。

不過,戰氣還真的是個非常厲害的能力啊,這我還得感謝海傲,還有鍾染爺爺,是他們,給了我這麼一項潛力無限,又強大無的能力!

天下,怎敵你眉間硃砂 這件事過後,白虎不敢再大意了,除了我廁所以外,全程他都讓我坐在他身不准我下地,葉寒又嘲笑我,說這次一來,我更是不需要帶腳了,還說我跟一級殘廢沒什麼區別。

媽蛋!我現在深深的懷疑葉寒是陰謀人的教徒!!!

一天之後。

我們這條線路的所有城市均攻陷,所有城市全部歸爲冷陌旗幟之下,在這些路,我們的兵力又擴充了很多。

現在是清晨六點時間,我們在最後一座城市休息,士兵圍在一起,吃熱早餐,擦兵器,氣氛空前的安靜,沒有人講話。

因爲我們都知道,早餐之後,我們將前往冥王主城了。

前往冥王主城。

最後一場決戰。 早餐之後冷陌把我叫到後殿。

他的士兵拿着神劍,雙手恭敬呈給冷陌。

“神劍給你。”冷陌把神劍交給我。

神劍被包裹在漆黑的一塊大布裏面,大布有幾條暗黃色符,應該是封印神劍怨念的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