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要交易,和什麼人交易有區別嗎?爲什麼一定要保證在市面流通?”黑豹略差異,“據我瞭解,淨化晶核不久前纔有一部分出現zf和軍方,軍中的需求必定還沒有飽和,甚至根本沒有在軍中大面積流通。”

“聽說基地三日後就要攻打梅城了!”鄭樂蔓突然道。

喪屍與人類衆所諸知是此消彼長,只是軍隊尚好。普通異能者隊伍在與喪屍中除了無法避免的戰鬥,很少主動迎戰。就算離開基地,大多直奔物資而去。喪事太多,多的人們不覺得自己打死一兩隻就能扭轉大局。

不過淨化晶核兌換的出現必然改變這種心態。晶核能夠淨化就表示着喪屍晶核會流通起來。一旦喪屍晶核流通達到一定程度,其必將成爲硬通貨幣。

所謂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喪屍晶核一旦可以流通,必將引來人類異能者的覬覦。那個時候,只怕不需要基地動員,所有異能團都會傾巢而出,去獵取喪屍晶核。

“倒是不知道鄭小姐竟然如此仁慈!”

“仁慈倒是不至於,不過是盡一份心力罷了!”

“既然關乎人類存亡大事,我倒是不好繼續討價還價了。不過,鄭小姐覺得交易如何進行比較適合?”

“倒不必麻煩,我是空間系異能者。只要大老闆準備好喪屍晶核清點好數目,我會自己過來與你兌換。”

“那麼,今日鄭小姐可只帶了這些?”黑豹眷戀地把玩着手中的淨化晶核,有些不自然地問道。

黑豹本身消息靈通,對淨化晶核已有所耳聞。自己也是三階異能者,更能深刻感覺到晶核中純淨的能量。淨化晶核入了手,便有些不願撒手了!

“時間緊迫,我自然也準備了!”鄭樂蔓一揮手,從空間中取出一個袋子,“這裏是五千淨化晶核,希望明天這個時候,ling可以兌換到淨化晶核的消息已經傳達給那些異能團。梅城開戰前,我希望這個消息能夠被80%的異能者得知。”

“只有這五千?”五千已經不少了,不過坐地起價一向是生意人的本性!

“明天點足三萬喪屍晶核,我會帶另外五千淨化晶核過來。”鄭樂蔓頓了頓道,“當然,能有二階晶核就再好不過了!”

“明天這個時候,我會籌集好六萬一階晶核等你!”

鄭樂蔓打量了黑豹一眼,明白這是對方的試探:“喪屍晶核自然是多多益善,不過明天最多隻能一萬枚!”

看來ling的背景比鄭樂蔓想象的更強。在晶核能夠淨化之前,喪屍晶核幾乎沒有什麼用處。也是因爲如此,鄭樂蔓的診所提供晶核兌換食物,即使兌換率極低,也有人排隊兌換。

可是,黑豹卻能一天之內籌集到六萬枚不可謂不驚人。鄭樂蔓從蘇黎墨那裏打聽到,整個極低儲存的喪屍晶核一不會超過三十萬枚,且大多都在軍方和實驗室的倉庫中。

鄭樂蔓本以爲三萬就是給黑豹出了個大難題,沒想到對方卻自己翻了一倍。就算連夜組織全基地的異能者出去獵取,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得到六萬枚喪屍晶核。 ling的效率果然驚人,不過是一夜功夫,淨化晶核的事情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基地。以至於,許多異能團都後悔沒有認真收集喪屍晶核。次日一早,出基地的異能團就增加了五成,梅城也周圍也熱鬧了不少。

按照基地的作戰計劃,本該是軍隊先出,後面的異能團之類能夠在後面幫忙打掃戰場已是不錯。 最新潮的愛 沒想到淨化晶核一出現,原本惜命的異能團竟然主動承擔了先鋒的作用,都衝到了前面。

不過,這些異能團也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大多徘徊在梅城外,只等大部隊攻城,便尾隨而入,希望能分一杯羹。

按照約定的時間再次來到ling,黑豹果真已經準備好了喪屍晶核。不僅有六萬枚一階晶核,還有三百二階晶核,甚至有一枚三階晶核。

鄭樂蔓帶來了一萬枚淨化晶核,按照約定,她還需要再給黑豹五千枚一階淨化晶核。

“鄭小姐是蘇上校介紹的,信譽自不必說,多出來的晶核就當是下一批的訂金。還有這三百二階晶核,我想鄭小姐手上或許沒有這麼多二階晶核,就一樣處置。唯有這枚三階金系晶核是我私人委託,至於酬勞,鄭小姐大可開出一個合理的價錢!”

黑豹是二階速度和金系雙系異能者,只要有了這顆三階金系晶核,很快就可以晉階金系三階。如今在基地裏,三階異能者可謂鳳毛麟角,鄭樂蔓也就見識過蘇黎墨一人罷了。

三階異能者稀少,三階喪屍晶核同樣難得。能獵取到三階晶核還是適合自己異能的金系晶核,就算ling勢力驚人,只怕也要付出不少代價,這枚三階晶核對黑豹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鄭樂蔓自然也明白這一點,不過得到一個ling大老闆的人情比要求一些可有可無的酬勞可有用多了,“大老闆客氣了,我們做這晶核交易也不是一次而止,既然要做這長久的買賣,一枚三階晶核,也不必提什麼報酬了!”

夜夜鎖情:冷情首席替身妻 黑豹深深地看了鄭樂蔓一眼,略有幾分意外。能夠做到不貪圖眼前小利,從長遠考慮。沒想到眼前之人看着年輕,行事卻算穩重。不過一句話,不僅買了個人情給自己,更是隱晦地安了自己的心。

難道,她已經發現自己派人調查她的底細?黑豹心中隱隱有些懷疑。淨化晶核這樣一筆好買賣從天而降,黑豹自然不會傻的不管不顧就往前衝。

因此,昨日鄭樂蔓一離開,黑豹一面讓人準備晶核,一面已經開始調查鄭樂蔓的底細。要是鄭樂蔓背景龐大,那麼便是量力而行,分一杯羹罷了;若是鄭樂蔓沒有什麼背景,這樣一筆好買賣自然要控制在自己手裏了。

昨天鄭樂蔓找上門的時候,黑豹更懷疑後者。猜測鄭樂蔓應該掌握了某種能夠淨化晶核的技術或者本身有淨化的異能。畢竟,一個有深厚背景的人,不該一個人不管不顧來談這筆買賣。蘇黎墨雖然實力不錯,不過有實力不等於有勢力。只要不是蘇黎墨背後的勢力參與其中,一個蘇黎墨並不足以讓黑豹忌憚。

若是鄭樂蔓掌握的是淨化的技術,那就再好不多。他有的是手段從鄭樂蔓身上挖出這個祕密,若是鄭樂蔓本身的異能,那麼只要控制了鄭樂蔓豈非就是得到了一棵搖錢樹。只是,黑豹畢竟不是目光短淺之人,在完全瞭解鄭樂蔓的底細之前,不會魯莽行動。

鄭樂蔓也並非不明白其中的風險,不過她選擇了黑豹,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空間已經融入自己的身體,鄭樂蔓可不覺得他們殺了自己就能得到。只要空間不被破,其他人想要知道淨化晶核的祕密根本不現實。

鄭樂蔓也明白黑豹會有些不太妙的心思,只是異能者對淨化晶核沒有些貪心,那是不可能的。鄭樂蔓選擇了黑豹,便是看得出黑豹是個有節制的人。

離開ling,夜已經深了,ling雖然不在基地內,不過這附近卻有經過清理,並有ling名下的異能團巡邏,以保證客人的安全。

才走出不到一里,鄭樂蔓卻聽到了打鬥聲。戰鬥的雙方都是人類,雙方似乎都不想驚動其他人,因此都有所剋制,避免發出太大的聲音。若非如此,鄭樂蔓也不會走到近處才發現。

走到近處,鄭樂蔓才發現了有趣的事情,戰鬥的兩方竟然都有她認識的人。發現陌生人接近,強勢的一方其中一人便要衝上來出手。

“黑塔快住手!”鄭樂蔓正要出手之際,卻見一人後發先至,及時的攔住了攻擊者,卻是李媛愛。

李媛愛正好站在黑塔面前,面對着鄭樂蔓,歉然道:“黑塔是我們的新成員,冒犯了鄭醫生,真是很抱歉!”

“看得出風火異能團多了不少新人,李團長勢力也算是蒸蒸日上了,可喜可賀!”鄭樂蔓輕笑道。

“都是託了鄭醫生的關照!”這一聲關照,李媛愛卻是極爲真心。

當日,李媛愛在路上央求了鄭樂蔓出手,一者自然是發現了鄭樂蔓的醫術不錯,不過那個時候對於治癒病毒感染者卻沒絲毫信心,更多的是爲了表示自己不放棄夥伴的決心,收攏人心。

不過是爲了安定人心的一個舉動,結果卻是非常喜人,鄭樂蔓救活了感染者。他們感謝鄭樂蔓的同時,更加感謝團長李媛愛的不放棄。因爲與鄭樂蔓的一場偶遇,李媛愛終於有了真正意義上的親信,整合了整個異能團。

一個團隊,一個組織,核心的強大無疑決定着整個團隊的發展。李媛愛雖然是女人,自身戰鬥能力和組織管理能力都不錯。有了親信的領導班子,到了基地後,風火異能團很快就發展了起來。

到了基地以後,李媛愛也一直在努力打探鄭樂蔓的下落,一個能夠治癒t病毒感染者的醫生在這個末世中意味着什麼是不言而喻的。只是,當日鄭樂蔓隨着軍隊走,李媛愛不敢隨意跟蹤。到了基地,李媛愛的風火異能團實力有限,想要調查鄭樂蔓的下落自然困難重重。

如今竟然意外遇上了,李媛愛自然要千方百計搭上關係,哪裏能讓手下人得罪了鄭樂蔓。

一邊的戰鬥,李媛愛的風火異能團明顯位於上風,就算李媛愛和黑塔脫離了戰鬥,於戰況而言也沒有太大影響。被打擊的另一方,熟悉的面孔也不少,是羅逸軒的人。鄭樂蔓見過的就有羅逸軒手下的厲娜、杜訊和閔金農。

厲娜不是異能者,又被鄭樂蔓廢了一隻手,杜訊爲了保護她,已經相形見絀了。

“老杜,我們撤吧!東西我們護不住的。”閔金農一邊後退一邊催道。

杜訊臉色發青,眼底滿是不甘,卻還是咬牙道:“厲娜,把東西給他們,我們走!”

“不行,不能給他們!”厲娜手中不知道護着什麼,此刻正披頭散髮,恍若厲鬼。

“你們在搶什麼?”另一側,鄭樂蔓已經繞到了李媛愛身側,頗爲好奇地看向打成一團的人。

李媛愛的神色突然變得有些尷尬:“是淨化晶核!”

“ling裏面買的?”鄭樂蔓有些不解,“ling賣的東西一向明碼標價,自然也不會一貨二買,你們怎麼就打起來了?”

聞言,李媛愛的神色更加尷尬了。其實,事情說開了也沒什麼。目前淨化晶核只在基地內小範圍流通,只是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基地的人多多少少也聽說過一些淨化晶核的消息。

ling在今早發佈消息出售淨化晶核,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引來了衆多異能團的參與。ling爲了滿足鄭樂蔓的要求,儘量擴散淨化晶核的消息,對晶核銷售做了一些限制。那就是第一批晶核以一百顆爲一組出售,每個異能團限購三組。

又特別準備了十組以抽取會員號的方式出售,最後這一條卻讓一些中小型異能團也得了機會。代替羅逸軒前來ling的杜訊幾人就幸運地抽到了一組。李媛愛的異能團實力隨強於杜訊他們,卻沒能杜訊那樣運氣。

今晚白走了一早,李媛愛一行心情難免不太美妙。卻不想從ling出來時遇上了興高采烈的杜訊幾人。巧的是,李媛愛初到基地,實力薄弱之時曾與羅逸軒結下些仇怨。今晚,購買淨化晶核不成,還被厲娜藉機冷嘲熱諷的幾句。

李媛愛是個心有城府的人,本是不欲在ling的地盤生事。卻不想厲娜竟不大會看人臉色,頗有幾分不依不饒。李媛愛手下也有幾個刺頭,本就心情不佳,那裏容得厲娜一個普通女人嘲諷。當下,李媛愛身邊,綽號“黑塔”的大漢便動了手。

一動手,形勢便有些難以控制的,李媛愛先前肯忍氣吞聲不過是不想得罪ling。這下子動了手,ling那裏如何已經成爲定局,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決定幹掉杜訊一行,奪了晶核。

只要除掉了杜訊一行,沒有了“苦主”,ling就算要爲了他們的威望對風火異能團出手懲罰,卻無需“主持公道”而重罰。說到底,這就是末世,實力爲尊。雙方若是旗鼓相當,ling或許還要使些手段,震懾各異能團。若是實力懸殊,ling未必會爲了任何一方出頭。

聽完李媛愛說了事情的大致經過,鄭樂蔓習慣性地伸手摸了摸下巴:“就爲了一百顆晶核?”

李媛愛說的冠冕堂皇,不過鄭樂蔓可不覺得僅僅是厲娜的挑釁,就能讓李媛愛出手。從剛纔李媛愛喝止黑塔來看,李媛愛在他們異能團擁有絕對威信,沒有李媛愛的默許,黑塔就算有些魯莽,也不至於在ling的地盤上動手。

李媛愛面露尷尬,一百淨化晶核在在現在淨化異能稀缺的情況下,無疑末世前的百兩黃金。正所謂飽人不知餓人飢,富人不知窮人苦。淨化晶核本就出自鄭樂蔓之手,鄭樂蔓看不上區區一百淨化晶核,自然也不明白其他異能者對淨化晶核的推崇。

見李媛愛臉色微囧,身側的黑塔對鄭樂蔓怒目而視,卻並沒有動手。這顯然應證了鄭樂蔓的猜測,黑塔之前動手定然是李媛愛默許的。

鄭樂蔓彷彿沒有看到李媛愛的囧色,望了一眼戰鬥中的雙方,微笑道:“這種人教訓一下也就罷了,何必爲了他們惹怒ling呢?我們也許久不見了,不如找個地方喝一杯?”

李媛愛略有幾分詫異,沒有想到鄭樂蔓會突然出口相邀。看了看鄭樂蔓,猶豫了片刻,才道:“能得到鄭醫生的邀請是我的榮幸!黑塔,讓他們住手,今天我給鄭醫生面子,放他們一條狗命。”

雖然不解李媛愛爲什麼放棄到手的晶核,不過對於團長的話,風火異能團的人一向習慣貫徹執行,倒是很快住手了。

杜訊原本已經打算放棄晶核,卻沒想到鄭樂蔓竟然認識對方還爲他們求情,遠遠地對鄭樂蔓一抱拳道:“多謝鄭醫生!”

“阿訊,謝她幹什麼,她擺明了跟風火異能團是一夥的。”厲娜攏了攏散亂的髮絲,聽到杜訊和一個陌生女人道謝,口不擇言道。

夜空的烏雲散去,露出了一抹月光,鄭樂蔓微微上前了幾步,不無嘲諷地笑道:“看來廢了一隻手掌也沒有讓厲娜小姐學聰明幾分啊!”

“你——真的是你!”厲娜看到鄭樂蔓的一瞬間,聲音都不覺淒厲了幾分。她知道鄭樂樂不但沒死,還出現在了基地。只是這一會兒,她才知道“鄭樂樂”不僅沒死,她還是當初襲擊自己,廢了自己一隻手的人。

“自然是我,你想要我的命,我不過廢了你一隻手,很仁慈不是?”鄭樂蔓輕笑道,轉而看向了杜訊,“杜訊,我看你也頗有幾分實力,怎麼就甘心做羅逸軒手中的刀呢?自己做了羅逸軒的手下不止,連自己的女人——”

鄭樂蔓留給杜訊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轉身叫上李媛愛便走了。 攻擊梅城的計劃,基地籌謀多時,此刻攻勢一旦發動,便是速戰速決之態。軍隊接管了主要街道,異能團則領取任務的方式,劃定特定的區域街道,逐個掃蕩。

在這樣的掃蕩下,果然還有不少倖存者被發現。這一次,鄭樂蔓並沒有奮戰一線,因爲醫生身份,她被基地徵召了。

基地用三天攻佔梅城,清理乾淨梅城卻用了三週。除了晶核交易,鄭樂蔓的時間都耗費在了救治傷者身上。

隨着越來越多感染病毒的人被治癒,光系異能者的祕密終於放在了陽光下。鄭樂蔓的名號很快傳遍了整個基地。

其實,這也是自與黑豹的晶核交易開始之後,鄭樂蔓已經預料到的。大筆的晶核交易必定會引來實驗室的注意,與其掩掩藏藏,不如徹底暴露出來,對方或許還能忌憚幾分。

因此,在這次梅城之戰中,鄭樂蔓不僅沒有遮掩光系異能,還刷足了存在感。讓基地每個人都知道她是光系異能者,能夠治癒病毒感染者。這樣雖然引來不少麻煩,可是衆怒難犯,躲在暗處的人也不敢隨意出手。

蘇黎墨雖然不太贊同,卻也沒有組織,反而加派了兩名特戰隊員貼身保護她。

隨着梅城掃蕩結束,受傷的人也隨之減少,鄭樂蔓難得浮生半日閒。倒是想起與蘇黎墨他們進城,在那小區中接生的嬰孩。

末世中出生的嬰孩實在是少,況又是自己親手迎接到這個世界的小生命,鄭樂蔓心中難得柔軟了幾分。

只是待她到了那個小區,小區卻以人去樓空。這個小區已經被基地另行規劃,原來的倖存者也被基地另行安排。鄭樂蔓雖然打聽到了這裏曾經有幸存者得救,只是當初沒有詢問對方姓名,一時之間也難以尋找。

相較於基地,梅城的建築更適合居住,也因此掃蕩結束後。不少平民已經在基地護送下,回梅城居住。相較於基地許多普通人住帳篷,梅城的條件顯然好了許多。

不僅平民,許多異能團也開始在梅城搶佔地盤,建立自己的勢力。

因爲基地往梅城搬遷,城市已經有了些人氣。只是相較於末世前的繁華,依舊是說不出的蕭條。

鄭樂蔓緩步而行,不知不覺卻走入了一條陌生的街道。這街道竟人來人往非常熱鬧,街道兩旁人行道上擺滿了各種小攤子,販賣衣服、日用品的。

梅城被攻破,軍隊先入城,倉庫大型超市自然被掃蕩了一番。隨即時異能團,目標是一些小超市店鋪。等普通人進城,也就能夠找到一些衣服、日用品便是不錯了,食物根本是想都不用想。

“搶劫了,搶劫了!”卻在此時,聽到一陣疾呼。

卻見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一路跑過來,手中拿着一個乾麪包,一面跑一面往嘴巴里塞。

一個女人衝上來,追上孩子,將他一腳踢倒。搶過了麪包,一邊咒罵一邊死命地踢着孩子。那個孩子只是抱着頭,並不反抗。

鄭樂蔓本不想多事,只是目光落在那孩子的眼中,卻愣了一下。

孩子並沒有反抗,只是雙目中卻並不是認命,而是如狼一般的銳利。只是那個女人護着麪包,踢打他,並未看見。

這個孩子,若是能夠有人拉他一把,或許能夠成爲一個心志堅定的人物;若是無人幫助,僥倖活下去,亦能成長起來。只不過,那個時候,也必定會仇視這個世界。

腦子反應過來之前,鄭樂蔓已經走了過去,一手擋住了女人還要上前的腳步:“差不過了吧,他不過是個孩子!”

“孩子?偷我食物的小賊——”女人憤憤道。

鄭樂蔓遞給她一盒餅乾,女人接過餅乾,立時眉開眼笑地道謝,迅速離開。

見女人離開,鄭樂蔓才轉身,微微彎腰對那孩子伸出了戴着白色手套的手。

那孩子愣了片刻,看了看鄭樂蔓,又將手放在並不比地面乾淨多少的衣服上擦了擦,纔回握住鄭樂蔓的手。

“你叫什麼名字?”

“陳磊!”孩子擡頭看着鄭樂蔓道。

“你的父母家人呢?”

陳磊沉默片刻才道:“都死了!”

鄭樂蔓雖然猜到了一些,卻已經有些憐惜。

鄭樂蔓突然覺得自己也並不是那麼不幸,雖然被丟到這個鬼世界,卻畢竟成年。更不要說她是死後撿來一條命,又被送了個金手指。金手指雖然還有許多神祕沒有弄清楚,卻無意讓她衣食無憂,活的比大多數人都好。

而這孩子,卻是小小年紀,便失去所有親人,不得不獨自面對這個可怕的世界。

就在鄭樂蔓感懷命運之際,陳磊卻有些奇怪地看向了鄭樂蔓:“你剛纔將餅乾給了那個女人,還不離開這裏,不怕麻煩麼?”

“嗯~”鄭樂蔓漫應了一聲,回頭果然見不少衣衫襤褸的人向他們走過來。

以鄭樂蔓的實力並不懼怕這些人,只是這些人對於食物的渴望是不能揣測的。她不欲麻煩,自然最好不被纏上。

鄭樂蔓拉着陳磊便向街頭跑去,陳磊也不掙扎,只是跟着鄭樂蔓狂奔離開了那條街。

兩人跑了兩條街,陳磊卻突然腳下一軟,竟然暈了過去。鄭樂蔓停下腳步,給他一看,竟是餓暈過去了。心中亦有幾分明瞭他爲何不自量力,去搶那女人的麪包。

只是基地裏應該有向老弱婦孺發放基本口糧,這孩子怎麼會餓到如此地步?鄭樂蔓自己不愁吃穿,自然不會明白,世界的黑暗。

黑暗與光明從來就是一對孿生兄弟,末世之前就有抓不完的貪腐,何況人心日下的末世?不過是有人買通了發放口糧的人,領走了本該屬於這些孩子的口糧罷了。

如陳磊這般的年幼的孤兒,就算知道其中的貓膩,又有誰能夠爲他們出頭呢?

陳磊醒來卻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乾淨的大牀上,連身上的衣服都被換了一身乾淨的。若非手上打着點滴,只怕都要以爲自己回到末世前,那個還有父母疼愛的幸福時刻。

“你醒了?”牀前站着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我叫黃欣欣,我爸爸媽媽爲鄭醫生工作的,是鄭醫生帶你回來的。”

“是你幫我換衣服的嗎?”陳磊好奇地問道。

黃欣欣臉上一紅,她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陳磊雖然是個孩子卻不是幼童,黃欣欣自然不好意思。

“是廚房的李嬸給你換的,鄭醫生很愛乾淨。所以李嬸就幫你洗了澡,換了衣服。”黃欣欣道,“對了李嬸煮了粥,你要喝一碗嗎?”

陳磊看着黃欣欣,眼中滿是渴望。

黃欣欣果然很快端了一碗粥過來,邊上還有一疊小菜。陳磊在黃欣欣幫助下,坐起身,很快就喝完了一碗粥,重看向黃欣欣。

“鄭醫生說你餓的太久,剛醒不要吃太多了!”

陳磊略有些失望,卻沒有說什麼。

“放心吧!過幾天,你就能正常吃東西了。在鄭醫生這裏,沒有人會餓肚子的。”

“我要做什麼?”陳磊好奇地問道。末世後,他唯一學到的就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你能做什麼?”黃欣欣好奇地問道。

“你們救了我,給我東西吃,想要我幹什麼?”陳磊堅持道。

黃欣欣在他面前坐下,雙手托腮,笑眯眯道:“我也不知道!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明月歸 你是鄭醫生第一次救回來的。當然,我不是說鄭醫生以前不幫人,相反,鄭醫生是個非常好的人。她救了地基很多人,自從爸爸媽媽爲鄭醫生工作,我們一家人就再也沒有吃不飽飯的時候了!”

陳磊默然不語,黃欣欣卻似乎很喜歡說話,繼續道:“我想和鄭醫生學醫,鄭醫生已經答應我在診所幫忙。雖然只是學習做個小護士,但是總有一天我要和鄭醫生一樣厲害,救很多很多人。”

醫不小心:帝少的天價寵兒 黃欣欣其實明白鄭樂蔓能夠救人憑藉的不僅是醫術,還有得天獨厚的光系異能。不過,這又如何呢?就算沒有光系異能,憑藉着醫術,也能夠成爲一個能夠救死扶傷的醫生。

看得出黃欣欣非常崇拜鄭樂蔓,其實這也是常理。基地的普通人生活都不太好,黃進一家三口都是普通人,一直到黃進遇上鄭樂蔓,夫妻兩人爲她工作,生活纔好起來。

尤其是有許許多多其他普通人對比,黃進一家非常滿足現在的生活。

鄭樂蔓的事情很多,隨着光系異能的泄露,她的診所變得熱鬧非凡,以至於不得不暫時關閉。也是因爲這樣,被當成護士培養的黃欣欣纔會在家裏。

此外,與黑豹的晶核交易,讓黃進去招納人手,吸收了李媛愛的異能團,並加以拆組,都佔據了她不少時間。

不過,李媛愛最終決定投靠鄭樂蔓,不過鄭樂蔓卻沒有接受團長之位。她要組建自己的勢力不會滿足一個團長的位子。

鄭樂蔓將李媛愛的異能團和新招的人拆組,李媛愛擔任戰鬥團團長,又讓黃進暫代,設立後勤部,負責後勤工作。

鄭樂蔓救了陳磊更多是被他的眼神吸引,隨性而爲。將之交給黃欣欣和李蘭照顧,就拋諸腦後了。 尋找那個親自接生的小嬰兒不過是鄭樂蔓心血來潮的行爲。尋找無果之後,也就不在意了,只是沒有想到,他卻自己撞了上來。

緋聞NO1:大叔,官宣了 自從決定建立自己的勢力,鄭樂蔓一直在招收異能者。她招收異能者並不在意異能者的系別與等級,更重視的是考察新加入者的人品。有一技之長,就算是普通人也可以加入。

這日,卻又一個異能者申請加入,本來這類普通事情自然有黃進和李媛愛等人解決。只是這個異能者卻有些例外,他帶着一個出生不久的小嬰兒和一個重病的妻子。本身的異能也是剛覺醒不久,一級中都是最弱的。

要知道,爲了安定人心,鄭樂蔓手下的異能者都是爲他們安頓家眷的。只是以往加入的異能者要麼本身實力極強,讓人忽視家眷的負擔;要麼便是家眷隨不是異能者,卻能夠承擔一些日常的後勤工作。

這個異能者自己異能等級低不說,妻子和剛出生的孩子都離不開人照顧。要是收了他,不僅要負擔其家眷,甚至反過來需要異能團安排人照顧他們。

若是其他異能團,這樣的人也就按例拒絕便是。只是,鄭樂蔓卻曾定下規矩,攜帶家眷的異能者要優先考慮。

基地異能者不少,品性卻殘次不齊。鄭樂蔓讓黃進考察異能者的品性,卻非一日之功。除了惡行毫不掩飾的人,大多數壞人不會在臉上表明他是壞人。

所以,異能團找人都有試用期也就是考察期。鄭樂蔓覺得在末世中還能帶着可能成爲累贅,非異能者家眷的人在品性上更有保障一些,因此有此規矩。

末世前儲備的大量物資以及龐大的晶核交易,讓鄭樂蔓並不太在意這些家眷帶來的消耗。相反,有家眷有牽掛的人,更不容易背叛團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