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聽命婆笑眯眯的道:“大師有什麼問題需要我解答嗎?”

那智秀和尚目光閃動,遲疑一下,這纔對命婆道:“命婆,我身上中了蝮蛇誕的劇毒,不知道什麼解藥可以解毒?”

命婆怔了一下,吶吶道:“蝮蛇誕?那是苗疆草鬼寨的毒物啊,你是在哪裏中的這劇毒?”

那智秀和尚又是遲疑一下,道:“就是在這嘎仙洞裏面。”

命婆沉吟道:“這麼說,這嘎仙洞裏面來了草鬼寨的人物了?”

智秀和尚點點頭道:“正是。婆婆姐姐,小僧是聽說這嘎仙洞裏面有異象出現,這才特意來此,觀瞻異象的,誰知道就遇到了一個人,被那人下了劇毒,哎,小僧這就要死了。”說罷,這智秀和尚故意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我趴在那石臺之上,心裏暗暗道:“你是什麼好東西了?你和那個草鬼寨的獨孤行是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都不是好東西。”

只是此時這一句話卻是沒法說,更何況那命婆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己可犯不着提醒那個心狠手辣的惡婆婆。

命婆眼睛看着智秀,慢慢道:“你放心,你不會死的,你到前面,順着洞窟中央的那一條路,記住是左面的哪一條路,一直向前,過了這洞窟之後,看到一個黑色洞口,然後就走進去,順着那條通道一直往前,記住千萬不要回頭,到了那通道的盡頭,看到一扇石門,打開那一道石門,在外面那一座橋的旁邊,找我姐姐孟婆,去要解藥。”

那智秀和尚大喜,似乎他沒有想到隨隨便便說的一句話,竟然得到這麼一個答案。而看這個命婆的樣子,又不像是隨隨便便開玩笑的樣子,當下智秀和尚向着命婆,又是行了一禮,口中連聲道:“多謝婆婆姐姐了。”這個智秀和尚嘴巴還真的是甜。

命婆點點頭,然後遞給智秀和尚一塊黑乎乎的藥膏,對他道:“你拿着這一塊藥膏,就可以平平安安的通過那一條通道了。”

智秀急忙伸手結果那一塊藥膏,然後拿在手中,隨後千恩萬謝的去了。

待他走後,那命婆目光望着智秀和尚的背影良久良久,目光閃動…… 夏林果和吳長風躺在草坪上看著天上的星星,吳長風牽著夏林果的手,夏林果轉過臉來看吳長風,吳長風對她微微笑著,之後吳長風送夏林果回去了,吳長風把夏林果送到了家門口,他下車幫夏林果開車門,夏林果下車后原是想跟吳長風說謝謝后就進去的,可是她突然抱住了吳長風,從小到大她還真的沒抱過吳長風吶,夏林果放開吳長風嬉皮笑臉的說:「長風哥哥,我有一句話一直想跟你說,這句話放在我心裡好多年了。」

「什麼話?」吳長風問

「這句話是,,,算了,我以後再說!」夏林果轉身要走卻又突然回頭,夏林果上前去親了吳長風的臉頰,然後微笑著走掉了。

夏林果進去后吳長風摸了摸剛剛被親過的臉,然後害羞的笑了。

吳長風雖然會公司上班了但他卻沒回吳家,他現在還是住在薛家,而且吳正森也答應他了,吳長風回到房間坐下來,他從抽屜拿出一張照片,是夏林果的照片,吳長風看著照片然後又摸了摸被親過的臉,夏林果喜歡他他是看得出來的,而且他自己也喜歡夏林果,他心裡只有一個念想那就是從這一刻起,他會保護夏林果一輩子,他不會再傷她了,再不會了。

夏林果也坐在房間里看著吳長風的照片,看著看著莫名的傻笑起來。

高遠樹從婚禮回來后就去公司加班,實際上不用加班的可高遠樹還是給自己找了個加班的理由,在忙的過程中高遠樹不小心撞掉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機,呲,高遠樹彎腰去撿手機然後再打開抽屜把手機扔進去,要合上抽屜時他停住了,他把壓在底下的照片拿了出來,是吳長風微信空間里的照片,照片上是夏林果,高遠樹想想自己真是搞笑,連唯一的照片都是在別人的空間拿來的!知道夏林果不喜歡他,但他想守著夏林果一輩子,哪怕是夏林果不看他一眼,他也想守著她一輩子。

夏林龍在洗澡,宋倩一就在房間里整理東西,夏林龍穿著浴衣就出來了,宋倩一就上前遞給他一條毛巾,夏林龍接過毛巾順勢拉住宋倩一的手,夏林龍把宋倩一拉到懷裡,宋倩一坐在夏林龍的腿上。

「幹嘛呢。」宋倩一低著頭害羞的說

「幹嘛?你說我想幹嘛?」話音剛落夏林龍就吻住宋倩一的嘴,兩人從客廳移到了卧室,兩個人的激情就此點燃……

早上夏林果整理好稿紙后就連忙出門,連早飯都來不及吃,夏林果急忙趕到嘉華集團,今天內部要將選出的20件稿紙拿去制衣廠,只是夏林果發現了一件事她覺得有必要跟高遠樹說一下,一到公司夏林果就去找高遠樹,可來到辦公室卻發現高遠樹不在,夏林果看了看手上的資料袋,沒辦法她只好先離開了,夏林果走後沒多久高遠樹就回來了,秘書告訴高遠樹剛剛夏林果來找過他,高遠樹聽到夏林果來找他,就問秘書夏林果找他有什麼事,秘書無奈的搖頭,她也不知道夏林果找高遠樹是為了什麼,因為不知道原因高遠樹也沒過多理會,他繼續忙著自己的事。

夏林果坐在辦公室里,閉著眼睛兩根手指在額頭上點來點去點來點去,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呢?不可能啊!現在夏林果多拿了一份設計稿,她的10份設計稿也已經完成,只是有問題的這一份該怎麼辦呢?

會議召開了,開會過程中夏林果也跟其他人一一介紹了她畫的設計稿,結構設計講得一清二楚,另外她還把選中的20份稿紙拿了出來,其他設計師看到自己的設計也在其中時她們紛紛笑出聲來,覺得夏林果還算有點眼力吧,另一個人看到自己的設計沒在其中時她有點焦急了,她拍著桌子問夏林果為什麼這些稿紙沒有她的呢?

「哼!」夏林果笑了笑,這麼多設計師但只能從其中選出20份設計稿,誰的出彩她就選誰,很公平啊!

「你。」那名設計師也只好忍著了,畢竟再這樣糾纏下去對她也沒什麼好處,等散會後夏林果攔住了高遠樹,她把摻雜在設計稿的一張圖紙遞給高遠樹,高遠樹結過那張紙,問:「這是什麼?」

「這是公司設計師畫的稿。」夏林果說

「那這張稿你剛剛為什麼不拿出來,不對啊,已經20張了,為什麼你還多拿一份?」高遠樹帶著質疑的目光問夏林果。

「這張設計稿不是公司設計師畫的,是抄襲別人的。」夏林果不緊不慢的說,這種規格是英倫風,而且這樣的設計不太像是國內設計師所能設計出來的,至於夏林果為什麼會認定是抄襲,哼!夏林果想想這個設計師真傻,抄襲誰的不好非要抄襲夏茹的設計,更倒霉的事這個設計師用的居然是夏林果改過的那些設計,這個設計師也算是很背了。

高遠樹知道公司有人抄襲別人的作品時,他有點大怒了,作為一個設計師你該有的天賦想象都去哪了?抄襲是一件可恥的事,他必須要查出來是誰,查出來是誰高遠樹會把她開除讓她離開公司,夏林果知道高遠樹要開除這個抄襲者,她拉住高遠樹的手臂,說:「總經理,不管怎麼樣,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這件事還沒這麼嚴重,現在公司就我跟你見過這張圖稿,我覺得沒必要弄大,如果你相信我,在你查到是誰后把她的名字告訴我,我幫你解決,嗯!」

高遠樹想想夏林果說的也不無道理,他答應夏林果如果他查到了是誰,他會告訴夏林果讓夏林果處理的。

晚上下班,夏林果一個人在公司對面的公交站徘徊著,因為忙著設計稿的事她連下班的時間都忘了,現在路上都沒見到有公交車,就連計程車都不見,夏林果煩惱著都沒有車該怎麼回去。

高遠樹雙手插在褲袋裡,他就站在辦公室玻璃窗那看著夏林果,他原本可以送夏林果回家的,但他沒有,夏林果也可以來求他的,但她也沒有。

不一會夏林果就起身離開公交站,她要徒步回去,高遠樹看到夏林果打算要徒步走回去,他就想要去送夏林果一程,可是他又看到有一個車子停在夏林果旁邊,有一個男人從車子里下來,離得遠天還黑了高遠樹看不清那個人長什麼樣,只是看夏林果跟那個人有說有笑的,高遠樹就覺得那個人應該是夏林果認識的人,隨後夏林果上了那個男人的車,車子開走了。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既然夏林果都回去了,那高遠樹就沒必要杵在公司了吧。

夏林果看著駕駛座上的男人,忍不住笑了笑,沒想到長風哥哥居然會來接她,還真是讓她意外啊!

吳長風把夏林果送到家就離開了,夏林果站在門外看著駛去的車子,她激動的跳了起來,看來是有希望有希望的。 吳長風回到家後接到他的秘書發來的郵件,上面各種大大小小的資料字體看著都讓人眼花,但吳長風不會,該做好的他會做好,不過巧的是這個秘書竟然是他的大學同學樊明妍,沒想到樊明妍居然去了吳氏集團,現在還當了吳長風的秘書,當時吳長風看到樊明妍時也是有點吃驚,畢竟一個繪畫超高的人竟然會去當一個小小的秘書而不是設計師,這一點跟樊明妍以前的性格不太像,畢竟樊明妍心高氣傲怎麼會甘願當一個秘書,或許她變了。

婚內纏綿:陸少的私寵妻 高遠樹獨自在街頭徘徊著,有些事情越想放下就越放不下,高遠樹坐在階梯上,他拿著一聽啤酒就這樣干喝著,突然方櫟宇從後面拉住高遠樹的手,說:「別喝了,這樣干喝會醉的。」

「哼!會嗎?醉了不是更好。」高遠樹不屑的說

方櫟宇順手拿了一罐啤酒然後坐在階梯上,二話不說他打開了啤酒,方櫟宇跟高遠樹舉了一下罐子然後再做一飲而盡。

「兄弟是找來喝酒的,下次換一個好點的地方我陪你喝到天亮,有事先走了。」方櫟宇說

方櫟宇只是剛好路過這,他還有別的事要做,如果沒有事他真的會陪高遠樹喝到天亮的,臨走前他還囑咐高遠樹別喝酒了早點回去,別讓家人擔心了……

也不知道怎麼了高遠樹竟然會聽方櫟宇的話,他真的不喝酒了,高遠樹隨手把剩下的酒塞給了路人,路人看著懷裡的酒一臉懵逼,他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經歷了什麼,誰那麼無聊啊!難道他會買不起啤酒嗎?還用得著別人塞給啊!

高遠樹沒回家而是去了夏家,高遠樹把車停在路邊他看向大門,只看了一眼他就把車開走了,可能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廂情願吧。

混世小神棍 夏林果走出陽台,她不解的看著那輛開走的車子,這車在她家門口停了一下就開走了,夏林果還在想是不是小偷啊!來觀察地形的……當然這只是夏林果想的一個笑話,夏林果遐想完后就弔兒郎當的回房間去。

就這樣夏林果每次下班吳長風都會來接她,漸漸地他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近了,同時夏林果也跟高遠樹保持一定的距離,夏林果知道楚世娜喜歡高遠樹,搞不好高遠樹還是她未來姐夫吶,夏林果也覺得高遠樹對她這麼照顧可能是楚世娜的原因,但夏林果卻不知道高遠樹和楚世娜從沒在一起過,高遠樹喜歡的是她,而不是楚世娜。

一天早上高遠樹的秘書蕭薔叫夏林果去一趟總經理辦公室,高遠樹有要事找她,夏林果來到辦公室高遠樹就遞一份資料給她,高遠樹說:「這是那個設計師的資料,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放心吧!不會讓你失望的。」夏林果拍著胸脯說

午後夏林果在公司天台約見那個設計師,這個設計師可真單純,夏林果隨便一個謊言她就來了,顧雨薇搬著一盆植物來到了天台,顧雨薇問夏林果要把植物放哪,夏林果就說放哪都行,隨後,夏林果就轉過身來,她舉著手上的資料說:「顧雨薇,23歲,某某大學畢業后就來到了嘉華集團。」

「是,怎麼了?」顧雨薇反問

夏林果拿出顧雨薇畫的設計稿,然後再拿出夏茹的設計稿,兩張設計稿一樣弄得顧雨薇不知所措了,她頓時慌了,沒想到她抄襲的事被發現了,顧雨薇雙手緊緊抓在一起。

「怎麼了,你緊張了?嗨!先坐下。」夏林果說

因為做賊心虛夏林果叫顧雨薇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她抄襲的事被夏林果知道了,那其他人是不是也知道了,夏林果一臉溫和的看著顧雨薇,夏林果問她為什麼要抄襲別人的作品,顧雨薇一聽立馬站了起來,夏林果被她這麼突如其來的反應嚇了一跳。

「你別緊張,這件事也就我跟總經理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你老是說為什麼要抄襲別人的作品。」

顧雨薇深深吸一口氣,她走到夏林果背後仰望著天空,顧雨薇說:「你是千金小姐,海外留學生,你不會明白我這種人的苦,儘管你有設計的天賦,可沒有海外留學的經歷,你終究還是只能當一個小小的設計師,我入公司一年了,好的事或者好的設計都跟我不沾邊,所以…」

「所以,你就抄襲別人的作品,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夏林果起身看著背對著她的顧雨薇。

也許是心有不甘吧,顧雨薇的設計確實是公司最好的那個,或許她太心急了吧,才入職一年她就想被公司重用,當一個首席設計師嗎?其實她只為出一口氣,她想讓嘲笑她的人都對她刮目相看,然而這一次就是機會,但她沒有十足的把握,她只好抄襲一些外國的設計了,心想國內的人應該不太熟悉國外的設計她抱著僥倖的心理想要矇混過關,可誰曾想還是被發現了。

顧雨薇突然給夏林果跪下,她求夏林果不要把這件事捅出去,她會改的,全家人就等著她來養活,她不能沒了這份工作,看著顧雨薇可憐兮兮的模樣,夏林果只能尷尬的笑了,她扶起顧雨薇,並且她可沒說過要開除顧雨薇哦,這不是她的公司她沒權利,因為顧雨薇說她不會再犯了,夏林果就讓她繼續回去上班,夏林果撕了那張設計稿,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高遠樹那邊她會幫她解決的,因為夏林果的放過顧雨薇不勝感激,只要能讓她繼續留在公司上班夏林果說什麼她都願意聽,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去做。

任務完成了,夏林果該回去跟高遠樹交代了,因為夏林果還留著顧雨薇在公司,高遠樹就問:「顧雨薇這樣的設計師,為什麼你還留著?」

夏林果說:「因為這個顧雨薇確實是一個人才,她的設計確實很棒,哎!如果因為她犯了一個錯就開除了她,這對嘉華集團來說可是一個損失哦!而且她保證不會再犯了,就給她一次機會唄。」

看到夏林果那嬉皮笑臉的模樣高遠樹有些炸毛了,他現在是在跟夏林果說正經事,可不是開玩笑的,高遠樹瞬間變臉了,這嚴肅的表情有些嚇到夏林果了,夏林果也正經起來了,她解釋顧雨薇雖然犯了錯,但現在發現得早還可以彌補,先把她留著唄,說不定她以後還會幫上公司什麼忙吶,這麼好一個設計師不要要讓給別人嗎?夏林果說的只有這麼多,顧雨薇是去是留由高遠樹自己決定。

「總經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的提議就只有這些。」夏林果說

夏林果離開了辦公室,高遠樹看著這個女人,他覺得這個女人太心軟了,但她說的也不是不對,高遠樹會好好考慮的…

晚上吳長風被幾個同事拉到酒吧去,因為吳長風是總經理他們都想巴結吳長風,就找了個機會把吳長風拉來喝酒套近乎,五六個人集體圍著他吳長風沒辦法不得不來了,每個人都各敬吳長風一杯酒,盛情難卻吳長風也只好喝了,吳長風一杯一杯往嘴裡灌,等別人還沒醉吶,他就已經醉了,吳長風趴在桌子上,誰叫他他都沒反應,無奈其他人都去蹦迪了,只留吳長風一個人在那裡。

在酒吧一個角落裡一雙眼睛正在盯著吳長風看…

等早上醒來時吳長風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且自己的上衣都被脫了,吳長風猛的坐起來,這時浴室的門開了一個女人走了出來,看到她時吳長風愣住了… 我心中納悶,爲什麼這個命婆竟似乎對這個眉清目秀的小和尚非常好,竟然給他指點明路,要他順着這洞窟之中的通道出去,找她的姐姐孟婆拿解藥解毒。

這命婆這麼做,有何用意?

我一時間心中迷惑不已。

就在這時,那生門之中又慢慢走出來一個臉容冰冷的男子。這個男子也是穿着一身黑衣。

黑衣對黑衣,倒是相映成趣。

這個黑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那草鬼寨的大弟子獨孤行。

只見獨孤行走到哪命婆之前,站定,隨即目光冷冷的看着那命婆。

命婆看着獨孤行,慢慢道:“我是命婆,從這生門之中出來的人,都可以問我一個問題。”頓了一頓,命婆擡起頭來,看着站在她身前的那個獨孤行,緩緩道:“年輕人,你有什麼問題問我?”

獨孤行雙眼慢慢的眯了起來,隨後緩緩道:“你要我問你?”

獨孤行的臉上帶着一絲詭祕的笑容。

那命婆遲疑一下,眼睛望着獨孤行,緩緩道“是的,你有什麼問題要問嗎?”

獨孤行冷笑一聲,慢慢道:“既然你讓我問你,那我就問你一個問題——”

說到這裏,那獨孤行故意頓了一頓,

命婆不耐煩的看着他。只聽獨孤行慢慢道:“你是要死還是要活?”

獨孤行的這一句問話,不僅讓那命婆吃了一驚,而且也讓趴伏在石臺之上的我和拓跋星大吃一驚。

我心裏暗暗道:“這個獨孤行口氣還真的是大啊。竟敢這麼跟這個命婆說話。也許這個獨孤行還不知道眼前這個命婆的厲害呢。”

那命婆臉色一變,眼睛瞪着那獨孤行,冷冷道:“你知道我命婆是誰嗎?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

獨孤行哈哈一笑,隨即臉色一板,向那命婆喝道:“給我滾,要不然我對你客氣,我背後的十足蛛魔可不會客氣。”

那命婆臉色更是難看。看着獨孤行。獨孤行也是冷冷的看着她,滿眼不屑。

命婆忽然身子一晃,那碧油油的鮫人燈下,只見那命婆身子慢慢在空中消失,十幾秒之後,便即無影無蹤。 醫流武神 適才還態度冷漠囂張霸道的命婆一瞬間,就被這獨孤行的一句話嚇得無影無蹤。

拓跋星低聲用脣語對我道:“看來這命婆還真的是一縷孤魂,只不過在這嘎仙洞之中待得久了,這纔有了靈性。看來這嘎仙洞之中,一定有人利用這命婆做一些事情。就是不知道這命婆口中的那個孟婆又是什麼來歷?難道也是這嘎仙洞之中被囚禁在這裏的一縷亡魂?”

我心中也是索然無解。

我望向下面,只見那獨孤行眼睛在這洞窟之中游目四顧,轉了一圈之後,這才邁步走了過去,沿着洞窟之中左面的那一條路,一路向前而去,片刻之後,便即消失在這洞窟的盡頭,那一扇黑漆漆的洞口之中,也許片刻之後,這獨孤行就會穿過那一條山洞,而後走出洞口,看到那孟婆了,就是不知道孟婆遇到這個囂張狂傲的獨孤行,卻又會是怎麼樣的一番景象?

適才聽那命婆所說,那一條山洞通道之中大有古怪,殺機重重,那個獨孤行單身一人能夠過得去嗎?

我和拓跋星看着這下面洞窟,再無聲息,這才慢慢的站起身來,商量了一下,知道還是要順着這石臺下去,從那洞窟之中橫穿而過,然後沿着那左面通道一路向前,穿過山洞,穿過石門。

計議已定,我和拓跋星隨即用長繩拴在那一具冰凍的神麚將軍身上,而後將那繩子擲到石臺下面,我和拓跋星隨即拉着那一根長繩慢慢溜了下去。到得下面,我一抖手,將那石臺上面栓了活釦的繩子拉了下來,隨後收起,繼續放到背後的揹包之中,留備後用。

我和拓跋星正要邁步向前,眼前忽然一花,那命婆不知道何時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和拓跋星的身前。

我手上那一根看不見的幻陰指,募地一陣疼痛。

此時此刻,我這才確定,眼前這個命婆的的確確是一縷亡魂。

只見命婆站在我和拓跋星的身前,眼睛盯着我和拓跋星,打量了我和拓跋星幾眼,這才慢慢道:“我叫命婆——”

我還沒等她說完,就接了過去,道:“你叫命婆,是這生門的守門人,所有從生門之中走過來的都可以問你一個問題你還有一個姐姐,叫做孟婆,專門給人喝孟婆湯的。”

命婆看着我,愕然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我哈哈一笑,看着命婆,冷冷道:“剛纔有個年輕人問了你一個問題,是不是?”

命婆無語,慢慢道:“是啊。這你也知道。”

我笑道:“那個年輕人問你的問題是你要死還是要活?你不敢回答,於是就三十六計走爲上計了,是不是?”

命婆看着我,一張臉上一陣青一陣紅,而後森然道:“你是誰?”

我笑道:“我是我,我還能是誰?既然你要我問你一個問題,那我就問你——你想要怎麼死?”

那命婆一呆,隨即臉色大變,正要飄身而去,我從衣袋之中募地取出一大把糯米,猛地擲到命婆的身上。

命婆大聲呼痛的時候,我早已打開那百鬼囊,兜頭一罩,就將那命婆罩在百鬼囊的濛濛灰氣之下,只見命婆的身子慢慢縮小,最後被灰氣裹挾着進了那百鬼囊之中。

我心中暗道:“你一個小小的亡魂,還不是完完全全的魂魄,也想和我們倆人動手?我們倆一個招魂師,一個渡鬼人,專門對付鬼魂的,今天算你運氣不好,流年不吉。遇到我們是你的不幸。”

我將那百鬼囊收了起來,而後跟着拓跋星,一路從這洞窟之中,左面的那一條通道穿了過去,一路走到對面的冰壁之前,果然發現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我和拓跋星慢慢走了進去。

先前聽那命婆說這通道里面大有古怪,我和拓跋星早已做好了準備。走出百十米之後,只聽這通道之中又是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由遠而近的響了過來。

這聲音我和拓跋星竟是聽見過,而且不止一次的聽到過。

第一次是在北京朝陽區一座酒樓之中的大堂上,第二次是在天津北運河古航道的那一間星盤墓室之中,那兩次都是蛇王和他的弟子蛇奴放出來的那些莽山烙鐵頭。

這聲音一定又是羣蛇來了。

一條兩條蛇我們不怕,幾十條我們也能解決,可是要是這山洞之中的羣蛇太多的話,恐怕我們也應付不來。

拓跋星和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們便即慢慢退後,準備着萬一不敵,就從這山洞原路返回,退回到安全地帶,再另想辦法。誰知道我們剛剛轉過身子,便聽得我們來時的路上也是羣蛇的嘶嘶之聲大作,竟似有無數條毒蛇從來路潮水一般涌了過來。

我和拓跋星面面相覷。眼見前後通道都被蛇陣堵死,我心裏暗自惱怒,取出百鬼囊,對着那百鬼囊之中的命婆低聲喝道:“命婆,現在我們進到這山洞裏面了,我要你現在立刻將這些毒蛇趕走,要不然的話,我就將你這一縷亡魂打散,讓你永遠入不了輪迴,你信不信?”

那命婆在百鬼囊之中不住求肯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我唯一的一塊雄黃膏給了那個小和尚了,你就是逼我,將我現在就打入十八層地獄,我也是沒有絲毫辦法啊……”

我怒道:“你沒有,我現在就讓你魂飛魄散——” 「樊明妍,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吳長風問

「長風,這是你拉著我來的,昨晚我們……」樊明妍遮遮掩掩的說,因為她實在說不出口。

樊明妍的意思吳長風明白了,昨晚他和樊明妍已經…吳長風把被子掀開看到床單上的那抹紅色,吳長風不太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做出那種事,他竟然在酒後玷污了人家女孩子的清白。

吳長風一時之間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他慌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該怎麼面對夏林果,還有樊明妍他要怎麼辦。

樊明妍看著吳長風慌張的樣子,她笑了一下,說:「看你那個樣,我嚇你的,我們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你說什麼,我們真的沒發生什麼嗎?」吳長風問

「沒有,我開玩笑的,那血是假的。」樊明妍一臉不屑的說,說完后她拿著包就離開了房間,房間里剩下吳長風一個人,他坐在床上看著那扇門,瞬間他覺得自己好窩囊,如果他真的跟樊明妍發生了什麼,他會怎麼做呢?吳長風猛捶自己的頭,看來下次真的不能多喝酒了。

一整個早上吳長風都心不在焉的,甚至有點畏懼樊明妍了,但都在一個公司工作,而且樊明妍還是吳長風的秘書,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吳長風有意跟樊明妍保持距離,不知道為什麼他有點反感樊明妍了,他總覺得要離這個女孩子遠一點,不然會很麻煩。

因為這件事吳長風已經好幾天沒去見夏林果了,而太陽服飾和嘉華集團的發布會就在今天舉行,先上場的模特分別穿著兩家公司各選出的設計師設計的20件衣服,夏林果坐在嘉華集團的行列里,夏林果轉個頭看夏烈陽卻不小心看到了王之涵,夏林果來嘉華集團這麼久只知道被派到太陽服飾的設計師姓王,可她卻沒想到這個設計師竟然是王之涵,王之涵轉頭看夏林果,她微微的對夏林果點頭,夏林果也一樣對著王之涵點頭,七年了沒想到她們會以這種方式見面。

等其他設計都展示完了就輪到了夏林果和王之涵的設計了,此次合作的主要設計在她們身上,模特身著夏林果和王之涵的設計依次上場,眾人被這兩個設計師的設計所吸引著,這種高貴且大方的設計能放在服裝上也是別有用心了,當眾人都在誇獎王之涵和夏林果時,這兩個人並沒有因為被誇獎而自滿,她們則是在台下看著對方的設計,夏林果看了看自己的設計稿又看了王之涵的設計稿,顯然王之涵的設計略佔上風,儘管兩方的設計都帶有高貴大方的氣息,但夏林果的設計卻沒有那種成熟穩重的感覺,反而王之涵的設計看著落落大方給人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這點是夏林果沒法比的,當然兩個人的設計不分上下,將近三個小時發布會才結束,王之涵拿著設計稿走到夏林果的旁邊,她拍著手,說:「恭喜!沒想到你是這次的互換設計師。」

夏林果說:「我也沒想到你會是這次的設計師。」

「七年不見了,我們會以這種方式見面,老同學。」王之涵微笑的說,高中時楚世娜王之涵花之雨跟夏林果的關係最好,夏林果也只有她們這幾個朋友,兩個人在交流的過程中王之涵無意間提到了林心怡,她說林心怡對這次的發布會很不滿意,只因為沒選她做這次的設計師,夏林果無奈的聳聳肩了,林心怡的脾氣誰不知道,只抱怨一下就過去了,看到夏林果這麼無所謂王之涵好心的提醒一下夏林果,林心怡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林心怡了,現在的她已經被利益熏黑了眼,誰搶她的位置或威脅到她她是不會放過那個人的,夏林果聽后也只是笑了笑,她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林心怡不會跟她硬碰硬的,她可是有免死金牌的,夏林果這麼無所謂王之涵也只能呵呵笑了。

從明天開始夏林果和王之涵將會回到各自的公司上班,也就是說互換結束,高遠樹來到夏林果身旁,伸出手對夏林果說:「合作愉快。」

夏林果握住那隻手,說:「合作愉快,總經理。」

楚世娜在電腦前看完了整個發布會的過程,她關了電腦再慢慢合上,三年前她該放下了,只是一直放不下,可她沒想到高遠樹喜歡的人竟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楚世娜看著她跟夏林果的合照漸漸入了神,突然一個人推門進入她的辦公室,楚世娜一個冷眼看向門口,不猜她也知道是誰,葉軒拿著飯盒走進來,說:「楚總監,餓了吧,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葉軒嬉皮笑臉的看著楚世娜,自從葉軒上次說錯話了之後他就一直纏著楚世娜,希望楚世娜能原諒他,楚世娜雖然沒說原諒他但她也沒說還生葉軒的氣,可這個傢伙還是死皮賴臉的纏著她。

楚世娜說:「我不餓,你自己吃吧,我還有事要做,請你出去。」楚世娜絲毫沒客氣,而且已經一個月了,這個傢伙整整纏了她一個月,她都煩死這個人了,楚世娜把葉軒趕出去再把門關上,在門要合上的時候葉軒突然伸出一隻手擋住門,可楚世娜沒意識到門就夾住了葉軒的手,等楚世娜發現時已經晚了,葉軒推開門,說:「這飯是我自己做的,好歹你吃點吧。」葉軒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楚世娜。

楚世娜想來想去就接過了那盒飯,說:「謝謝。」然後就關上了門。葉軒也離開了太陽服飾,他扶著受傷的手走到公司大門,葉軒回頭看了看太陽服飾四個字,今天他要離開上海去深圳了,他只想跟楚世娜道個別,可沒想到楚世娜還這麼討厭他。

發布會結束已經幾天了,夏林果坐在她的位置上整理一些稿件,而楚世娜卻在看著那扇門會不會在不經意間開,因為她已經習慣了十二點,下午五點有人準時推開那扇門,然後說餓了嗎?我送你回家之類的話,但好幾天了他沒再來過,只是楚世娜並不知道以前她嫌煩的人已經變成了她的習慣…

高遠樹也不時的去夏林果曾經坐過的那間辦公室看看,一來到這他似乎看到了夏林果的影子,高遠樹看到窗戶邊上有一盆假花,那花是向日葵,高遠樹走到窗戶邊拿起那盆假花,王之涵路過那間辦公室她看到高遠樹在裡面她也走了進去,她拍著高遠樹的肩膀,突然被人拍肩膀高遠樹嚇得趕緊轉身回頭看看。

王之涵說:「怎麼,嚇到了?」

高遠樹說:「確實。」

王之涵看到高遠樹手上的盆假花,說:「這是林果的嗎?」

「我不知道,只是路過這裡就進來了,然後就看到它在這裡。」高遠樹掩飾著不讓人知道他的心思,可就算他再怎麼隱藏王之涵還是看出來了。

王之涵說:「你是不是喜歡林果,如果喜歡就去追她啊,她未嫁你未娶的。」

高遠樹說:「謝謝你的餿主意啊!」說完后高遠樹就塞了假花給王之涵然後走出了辦公室,王之涵看著那盆假花然後再看向門口,她聳聳肩無所謂了,反正不關她的事。

這幾天夏林果給吳長風打電話吳長風都不接,她也不敢自作主張去見吳長風,吳長風不接她的電話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她要是貿然去見吳長風吳長風一定會生氣的,然後又一個月了夏林果還是沒見到吳長風,有一時間夏林果有偷偷去吳氏集團,可她卻沒有進去,她只是站在遠處看著,其實吳長風也發現她了,樊明妍在吳長風背後偷偷看著吳長風,她也知道吳長風不喜歡她,但她還是愛著吳長風,樊明妍摸摸肚子…

周末夏林果去了向日葵花園,夏林果穿著一件藍色連衣裙在花園裡來回盤旋著,高遠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他換了身衣服就出門了,一路上高遠樹不知道該去哪,突然間他想到了向日葵花園,於是他調轉車頭往花園的方向開,夏林果摘了一大束向日葵回到木亭里,只是她不知道有一個人在那裡等著她,夏林果看到他手上的向日葵都掉了一地。 命婆在那百鬼囊之中慘聲求饒。

我置之不理,取出一張分焚魂符,就要將那命婆那一縷孤魂燒個魂飛魄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