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趕緊說,“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當時江離把附身在樑警官身上的髒東西驅趕出來的時候,那個東西曾經說過,進去的路,有三個入口可以進去,可是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四個入口,相當於有三個是能平安進去的,一個是有危險的,但是我現在在擔心,那個東西說的是不是真的,怎麼可能會有地方,只設了一個危險入口,其他三個卻都是安全的呢?”

話音一落,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我雖然接觸這種類型的山脈墓穴不多,但是多多少少也都知道,爲了防止其他人的進入,危險路口都會特意設置的多一些,而這裏卻是反着來的,不符合正常的邏輯。

小胖子咬咬牙說,“很明顯,那東西希望我們死在這裏,它畢竟是生活在這裏面的,絕對不可能泄露進去的路口,所以,三個入口是死路,只有一條是活路!”

我點點頭,我也覺得小胖子這次說的極有道理。

樑警官一臉猶豫的看着我說,“萬一我們猜錯了呢,也許那東西說的是真的?”

(本章完) 我心裏一沉,這也着實是個問題,要是一旦那個東西沒騙我們,是我們自己太過於不信任了,所以去了死路的話,那不是所有人都會送命。

小胖子捂着胳膊,額頭上依然不斷出着虛汗,整個人奇蹟虛弱的說,“錯不了,但凡是設置機關的地方,都是九死一生,防止外人進入,就算是在古怪的人,設置的機關,都萬變不離其宗,否則也不會設置這麼難開的門。”

我點點頭,“小胖子說的在理,大家相信我,這裏應該只有一個正確的入口。”

幾個警察面面相覷,對於我們分析的事情,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生怕一步走錯,所有人的性命都會被搭上。

我把五方銅錢,分別丟在了四個路口中間,根據五方銅錢的八卦顯示前方的兇險程度,可怕的是每一個路口的銅錢都成了黑色,證明每個入口進去以後,裏面的邪氣都極其濃厚,只怕都不怎麼安全。

只是從銅錢的八卦方位上來看,有三個入口都是一模一樣,只有另一個入口的銅錢擺放,是命懸一線的意思。

看來這四個入口,有三個入口是無力迴天,一個入口是命懸一線,也就是說,唯一的一個入口裏面也是兇險萬分,只要抵抗住了,就平安無事,否則還是會出事。

葉坤看着五方銅錢的卦象,極其好奇的問了句,“這個……是不是裏面兇險萬分?”

我點點頭,“但是這是唯一有機會活路的入口,你們敢不敢賭一把?”

幾個警察都看着樑警官,似乎只要樑警官開口,他們就聽從。

樑警官卻突然說,“要是進去了,我們這些人估計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了,可是要是不進去的話,我們極有可能會被山脈坍塌活埋在裏面,既然橫豎都是死,不如賭一把!”

要說聽他前面半句,我真的嚇得半死,以爲他不打算進去呢,好在後面這句話,讓我放心了許多。

我們小心翼翼走進了命懸一線的入口,裏面極其窄小的空間,是完全不能站着走路,全部都要蹲着,這樣的走法,極其耗費體力,特別是小胖子身上帶着傷口,一用力,渾身疼的厲害,還要強忍着劇痛不斷前行。

這樣蹲着行走約莫持續了十分鐘,赫然眼前一片開闊,整個人瞬間可以站起來,舒服多了,四周的石壁上竟然雕刻着黃泉路的圖案,還有輪迴轉世的繪畫,看上去極其詭異,這裏竟然描繪了這麼多陰

司的東西,莫不是有人在研究陰司不成?

而這裏的最中間,赫然佇立着像一座塔一樣的建築,周圍都是用石頭包裹着,看不到裏面究竟是怎麼。

只聽見“吼——”一聲,野獸的怒吼聲響徹整個四周。

所有人嚇得臉色慘白,只覺得整個地面都在抖動一樣,這樣的威懾力,怕是駐守在山脈裏的東西出來了。

果然是命懸一線,要是能幹掉它,估計就能活,幹不了,就只能死,我總算是明白剛纔的卦象意思了。

原本四周還黑咕隆咚的,被這一聲巨響帶動之後,整個四周赫然亮堂了起來,我這才發現,這裏竟然大的離譜,彷彿整座山的內部,都被打通了一眼,一眼望去,原來塔形建築物,起碼離我們有一千多米遠。

這是我們在山脈裏走了這麼久以來,唯一一次看到了這麼大的地方,我估摸着我們在走過橋的時候,就已經到了另一個的山脈了,然後山脈連接着這裏,直接通往了第三個山脈,在我的記憶裏,前方起碼還有好幾個山,而這裏卻有極其龐大的生物守在這裏,我估摸着,應該就是日本人之前駐守在這裏實驗,想要拿到的東西。

只是我很好奇,那些日本人當初爲什麼想要這個東西身上的麟粉拿回去,難不成這個東西有什麼好處不成?

小胖子極其害怕的看了我一眼,“我剛纔我怎麼覺得有東西在震動,還有野獸的叫聲?”

我點點頭,“應該這東西就在這附近,這裏這麼大,估計他還距離我們有一段時間,只怕我們進來這裏的時候,他就已經聞到了味道,估計正準備朝我們過來了。”

我這話一說出來,周圍的人紛紛陷入一陣驚慌失措的樣子,要知道這些人畢竟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些東西,這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就遇到了極其棘手的東西,就連我都有些擔心,沒有江離在身邊,我能不能保護好這些人,命懸一線,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警惕的看着四周,對着大家說,“你們都待在這裏別動,沒有我的命令,千萬不要跑出來,我去引開那個東西。”

樑警官一臉擔心的看着我說,“陳蕭,你要是出了事情……”

我趕緊說,“放心吧,我陳蕭好歹是江離的徒弟,絕對不會做讓江離丟面子的事情,這種生物你們應付不來的,我出去引開它,等我解決了以後,你們再出來。”

小胖子渾身都被

虛汗打溼,極其嚴肅的表情看着我,“我跟你一起去,我瞭解的東西多,一旦我看到了那東西的模樣,就知道是什麼,指不定可以幫到你。”

我擔憂的看着小胖子,現在他已經收了重傷,萬一一會又出事了,但是看着他的表情,我要是不答應,他也不會聽的,我只好硬着頭皮點點頭,讓他跟着我一起過去。

我和小胖子極其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四周寬闊無比,也有不少岩石擋住了視線,不清楚那東西究竟在哪個位置,小胖子極其擔心的看着我說,“陳蕭,一會打不過你可以跑,千萬別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而且這些日本人想要這個東西,說明這個東西對活人有用,我猜,那些人弄不過這東西,又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所以才一把火燒了那裏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體裏的小女鬼竟然開始有了反應,她極其害怕的口吻說,“快離開這裏,我怕。”

我心裏一沉,從我進那棟樓開始,小女鬼就像是很怕一樣,現在來到這裏她還是很害怕,難不成這裏冥冥之中和她有什麼關係不成?

轟隆——

又是一聲劇烈的抖動聲,我感覺整個人都有些站不穩了,腳下的地面不斷抖動,只怕那東西已經發現了我在這裏,我回頭看了一眼樑警官他們,他們離我較遠,應該安全一些。

我和小胖子面面相覷,繼續往前面走,儘量能走遠一點,就走遠一點。

小胖子突然跑到我的身後,連忙說,“它在岩石後面,尾巴露出了了,陳蕭,你看!”

我定眼一看,果然,巨大的岩石後面露着一個尾巴,看上去有點像是蛇的尾巴,之前我也不是沒接觸過巨蟒,只是這尾巴的粗度,怕是比我之前見過的巨蟒還要大十倍。

這樣的怪物竟然會出現在這裏,我心裏一沉,怕是這個東西我也沒有把握能不能幹掉。

我小心翼翼的抽出我的赤紅寶劍,滿臉的嚴肅的看着紅紅說,“哥們,就靠你了啊,我也不想死!”

赤紅寶劍像是聽懂了我說的話一樣,忽閃着紅色的光芒,整個劍身極其透徹如血一般紅。

好樣的,不愧是我陳蕭的寶劍,夠給力。

就在這個時候,岩石背後的蛇尾不安分的搖擺起來,整個地面再次抖動了起來,這個東西只是動了動尾巴,就有這麼強烈的震感,只怕要是硬碰硬,我會被它的尾巴打成肉餅吧?

(本章完) 而且,第二域的四大家族,全部都在靈雪城,靈雪城的名字雖然沒變,但是靈雪城的地域面積卻比原來擴大了十倍不止!可以說靈雪城是第二域的中心位置,也是最繁華,最大的城池……

第二域所有的大家族,商會,煉丹公會,煉器公會,馴獸師工公會等,全部都靈雪城!而靈雪城背後還有一個靠山,那就是聖域的西方神尊,因為雪封記得曾經自己聽爹娘說起過,雪族一個女子嫁給了西方神尊的兒子為神妃,所以靈雪城也屬於西方神尊保護下的城池……

雖然雪族和人族通婚了,成為了第二域的第一大家族,但是雪族的直系一脈,一直是純正的吸血鬼一族,絕對不會跟人族通婚的……

第二域的四大家族,其餘三大家族,其實也都是雪族的旁系,為什麼雪族最強大,就是因為那些雪族旁系,縱然身懷吸血鬼族的血脈,也無法跟真正的吸血鬼一族抗衡,所以雪族的強悍無人能夠撼動……

但是人族的貪婪,是無法想象的,隨著雪族的旁系越來越龐大,勢力越來越強,最後自然就把主意打到了雪族直系的身上……

「那個嫁給西方神尊的雪族女子,其實並非是西方神尊的兒子,對她一見鍾情!而是因為西方神尊,想要雪族女子的血液,進行煉丹研究,因此才讓他的兒子來到靈雪城,邂逅了那名純正的雪族女子……」雪封繼續說道。

「後來呢?」墨九狸問道。

「後來不知道是誰,說是幫助西方神尊,想出了一個辦法,只要用純正吸血鬼一族的血,就能幫助西方神尊提升實力!是陣是假沒有人知道,只知道西方神尊將這件事告訴了其餘的家族,那些家族本來就因為雪族的強悍而不滿!更有居住在雪族內的一些旁系,早就想把我們純正的吸血鬼直系一脈取而代之!所以一場針對我們直系血脈的獵殺開始了,而我們卻毫不知情……

我爹娘就是在那時,中了埋伏被人抓走,送到西方神尊府後,我爹卻因為我娘親為了讓我爹逃走,回來救我和妹妹!在四方神尊府的牢房中,我娘親求著我爹吸幹了自己的血,可是我爹才剛討回來,還沒來得及帶走我和妹妹,就被人發現了!我爹不想連累我和妹妹,將這些事情封印在我識海中,留下一塊他的魂牌,引開那些人離去了,最後也隕落了……

為了保護我和妹妹,我爹在封印我的記憶時,用秘法把我和妹妹的血液,變得不純正,看起來似乎跟攙和了人血一樣,爹讓我一定要保護好妹妹,為了活下來,我殺了一對旁系年齡跟我和雪靈差不多的兄妹,帶著妹妹易容成他們的樣子,跟他們爹娘生活在一起,因為他們的爹娘都是雪族的旁系!」雪封苦笑的說道。

「結果你們的假冒爹娘,有了野心稱霸雪族,甚至是得逞了,所以你成為了雪族的少主?」墨九狸看著雪封猜測問道。 「是的,原本我也不知道,他們竟然隱藏的那麼深,在所有的雪族直系,全部被獵殺以後!最後我們的假冒爹娘,竟然成為了雪族的主事人!而我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雪族的少主,妹妹成為了雪族的大小姐,有些諷刺,但是對於一心想為爹娘報仇的我們來說,卻又不得不說是個很好的機會……」雪封說道。

「那你又怎麼會被追殺的?難道是你的假冒爹娘勢力被人消弱了?」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並不是,其實我們吸血鬼一族的直系血脈,並不喜歡吸血,而是喝血!就是用正常的方法取血,然後裝到杯子裡面,如同喝水般引用,而且我們喝的血液也習慣性的,都會用靈力提煉一下再喝,只有再歷練時,或者危險的時候,沒有辦法才會使用最原始的辦法去吸血!可是那些旁系,卻因為血脈不純正,他們發作想要吸血時,根本無法控制,有時候甚至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放過……」雪封說道。

墨九狸聞言頓時明白了,之前雪封在她面前的隱忍她是清楚的,當時她就奇怪,前世她了解到的吸血鬼,一旦遇到血液時,都會失控,或者發作想吸血時也不能自己,為什麼雪封怎麼看都覺得不像是吸血鬼呢……

現在聽完雪封的解釋,墨九狸瞬間懂了,說白了雪封他們純正的吸血鬼一族,就是所有吸血鬼裡面的皇族,即便吸血也是優雅的,只是把血液當作他們的食物罷了,而不是無法控制自己,見到血液就發瘋,發作起來跟野獸無異,皇族的風範還是要有的……

「所以,你和妹妹的身份暴露了,才會被追殺?」帝溟寒看著雪封問道。

「是的,因為妹妹實在受不了那些人的樣子,一次我們借住家族的爹爹忽然發作要吸血,抓過一個丫鬟就開始吸血,剛好被雪靈撞見!他吸血之後恢復正常,看到一邊發愣的雪靈,以為她也想吸血,所以把丫鬟丟給雪靈,可是雪靈根本沒辦法像他們那樣,看著那個丫鬟雪靈竟然噁心的吐了出來!於是被對方懷疑,將雪靈關了起來,無論我怎麼解釋都不行,我只好趁著半夜沒人的時候,帶走雪靈,卻沒有想到還是被抓了回去……

他們囚禁了雪靈,就為了控制我,因為當時我是雪族少主,也是他們唯一的兒子,在沒有接班人的情況下,他們不會動是!可是,我卻想了很多辦法,都救不出妹妹,每天看著她被折磨,卻無能為力!後來,其餘旁系的人,也在爭奪雪族族長的位置,而他們的目標也有我一個,除掉我才能選出新的雪族少主!我之所以被追殺,也是被唯一的好友出賣,最後落到了凌天大陸……」雪封解釋道。

「看起來,現在雪族到底誰做主還沒有人知道呢,過去這麼久了,那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墨九狸聞言撇了撇嘴說道。 我盯着手中的法劍,心裏想着,當年陰長生可以拿着這個寶劍叱吒風雲,無人能敵,對付這種妖魔鬼怪,應該還是會給力的吧?

雖然我心裏一直不安分,總有些心虛,但想着我身後還有這麼多人的性命,我實在是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大家被這東西弄死。

轟隆一聲,岩石瞬間被它的微博猛烈極大拍碎,不少的碎石頭飛濺到了我的身上,我連忙轉過身擋在小胖子的面前,小胖子身上有傷口,要是這些石頭打中了他的傷口上,無意是讓他迅速流血,他可是普通的凡胎肉體,失血過多,怕是連江離都救不了他。

小胖子愣了愣,滿臉震驚的看着我說,“陳蕭我就在邊上,你別管我。”

我趕緊看着赫然站在我的面前的一頭巨型蛇身,人臉蛇身的怪物,紅色的皮膚,看上去極其詭異,渾身上下散發着猛烈的邪氣,籠罩在整個山脈之中。

小胖子見勢連忙說,“這東西應該是燭龍,我去,之前我看過典籍,裏面記載過關於燭龍的事情,睜開眼就爲白晝,閉上眼則爲夜晚,吹氣爲冬天,呼氣爲夏天,能呼風喚雨。我大概知道那些日本人爲什麼要他的麟粉了,傳說,有燭龍之鱗,它可以儲存人的記憶,可以看到自己以前或者前世記憶的記憶。燭龍之鱗就是起死回生之法的關鍵物品,傳說只要集合了燭龍之鱗、燭龍之血、燭龍之籲,就可以逆天改命,以前我從來不相信真的有燭龍的存在,這下慘了,燭龍可沒人能夠打得過。”

燭龍,也叫燭九陰,是鐘山之神,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山脈,上年累月困在這裏。

實在令人好奇。

燭龍的臉和人一模一樣,五官也都正常,見我的出現,他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我,又看着小胖子,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極其詭異的笑聲,“兩個不知死活的小鬼,竟然敢闖枉生門禁地!”

枉生門禁地?

這裏竟然和枉生門有關係,難怪江離會說這裏不屬於三界,枉生門就是個很奇怪的存在,這裏竟然還是枉生門的禁地,難不成這裏關押着什麼祕密?

不過這個枉生門門主究竟是何方神聖,還能請得動燭龍來鎮守這裏。

我渾身一哆嗦,畢竟這燭龍實在太過於龐大,我望着燭龍說,“我們是看見有一羣人進了這裏,外面的石像全部都已經被破壞

,我擔心有人要毀掉這裏,枉生門和青丘國之間前段時間矛盾激烈,怕是青丘國的人闖了進來,燭龍大哥難道沒有發現嗎?”

急中生智下,我乾脆跟他打感情牌,畢竟這個燭龍可不是一般的野獸,有着極其獨立的思想。

燭龍眼咕嚕一轉,似乎對我說的話有了興趣,滿臉警惕的看着我,“你是何人。”

我連忙行了個道禮,“我乃龍虎宗掌教陳蕭,因爲我和枉生門門主是朋友,他的事情我不能不管,有人要來這裏破壞,我只好硬着頭皮闖了進來。”

畢竟是撒謊,我感覺自己的耳根子都發燙了,心裏想着,跟燭龍硬碰硬我必死無疑,除非用點計謀哄騙它。

燭龍滿臉謹慎的看着我,又低下頭看着我手中的寶劍,眼神微微一愣,極其詫異的看着我說,“原來是你,門主和你的事情,我也早有耳聞了,只是沒想到門主辛辛苦苦尋找你這麼久,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小子,你可知道這裏是禁地,不是你能隨隨便便進來的,你來的事情,門主知道嗎?”

我心裏一沉,他怕是把我認錯了吧,我根本就沒見過這個什麼枉生門門主,那個門主是男是女我都還不知道了,千萬別說漏了嘴,既然這個燭龍是枉生門的人,我就假裝自己和枉生門的關係好。

我告訴燭龍,“門主不知道我來了這裏,我也是正好路過,發現這裏有腳印,所以一路跟着進來,結果就看到了有人蓄意想要破壞這裏,只有可能是青丘國的乾的。只是,這裏到底藏着什麼祕密,那些人竟然想要毀掉這裏。”

燭龍謹慎的樣子絲毫沒有鬆懈,眼咕嚕直轉,像是在觀察我一樣,弄得我更是緊張的很。這個時候燭龍開口說,“這是門主的祕密,我不能告訴你,不過那些人應該沒有走這個通道進來,你們進來的時候,應該有一條水路,那些人應該是走的水路。”

水路?

豈不是江離走的那條路。

放開那個總裁大人 “可是爲什麼石像被破壞了?”我連忙問。

既然這些人走的是水路,爲什麼會把這裏的石像破壞了,破壞石像,必須要經過冰路纔對。

燭龍告訴我,石像一共有四條路,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到這裏來,而其他三條路,一條是通往水路,一條是通往幽冥之路,一條是通往煉魂之路,這三條路只要是凡胎肉體走進去,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會魂飛湮滅,除非是妖魔鬼怪,否則是進不去的,包括水路也是一樣的,水路里面匯聚了四方水鬼氏族留在那

裏鎮守。

我恍然大悟,原來這裏面的路竟然有這些事情,難怪那個附身在樑警官身上的東西會說有三條路可以走,實際上,那三條路就是專門給妖魔鬼怪走的,而我進來的這條路,的確是唯一可以人通過的,只不過命懸一線有燭龍再此駐守。

我擡頭看了一眼燭龍,“既然如此,我也是爲了幫門主的,我和我的兄弟們,您應該不會爲難我們吧?”

燭龍擡了擡眉頭,一臉兇狠的看着我說,“無論是誰,都不能離開這裏,我奉命行事,門主可沒有跟我說過,就算是你來了,也能有不同的待遇,門主的祕密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知道的人只能去死。”

我心裏一沉,媽的,這個燭龍剛纔還跟我說了這麼多,沒想到還是想滅了我不成。

燭龍一聲低吼,我能明顯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快被他的聲音刺破耳膜的感覺,極其難受,還險些有些站不穩腳。

我緊緊握着赤紅寶劍,心裏想着,死就死吧,總不能讓他就這麼把我幹掉,好歹也要死的光榮點。

小胖子見勢,連忙說,“陰長生大人在此,你也敢亂來,不想活命了是不,枉生門門主可是把我家大人當成最重要的人,你要是殺了他,門主定會讓你好看!”

小胖子也急中生智,乾脆說了句威脅他的話。

我拿着陰長生的寶劍,冒充陰長生也無可厚非,至少有陰長生的氣息爲我做掩護,這個時候我的赤紅寶劍也像是受到了感應一樣,血紅的劍身閃爍的越來越明顯,似乎已經蠢蠢欲動,很是不安分。

燭龍的眼神立即變成了死灰色,極其嚴肅的口吻說,“門主的祕密,就算是陰長生也不能窺探!我只奉命行事,門主對我有恩,就算他要我死,我也在所不惜!”

話音一落,這個燭龍衝着我怒吼了一聲,嚇得我整個人雙腿有些發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處,我大喊一聲,“豹子!”

花斑豹子瞬間從我的身體裏竄了出來,極其迅猛的將我叼在它的身上,縱身一躍,直接飛過了燭龍的頭頂,到了它的身後,我想也沒想,拿着法劍正準備用力一砍,那個燭龍反應極其迅猛,直接伸着尾巴,朝着我狠狠用力一拍,只覺得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被它的尾巴,打的差點斷了片。

花斑豹子見勢連忙縱身一躍,躲開它的二次攻擊。

小胖子見勢,大喊了聲,“命脈在腦袋上!”

話音一落,只見那燭龍的眼神瞬間看向了小胖子。

(本章完) 「我已經不想報仇了,我只想知道妹妹如何了!」雪封淡淡的說道,對於雪族,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好感,沒來由的厭惡,那些傷害他爹娘的人,早就成為了西方神尊的刀下鬼!他唯一擔心的就是他的妹妹雪靈,哪怕就是最不好的結果,他也想知道……

「雪封叔叔,你就放心吧,我們一定會為你爹娘報仇的!」寶寶看著雪封說道。

「好!」雪封看著寶寶點點頭說道。

因為早在他們坐在後,就在周圍不止了隔音陣法,因此他們能聽清楚大廳內其餘的人說話,別人卻聽不清他們說話的聲音,加上他們坐的位置,周圍又沒有什麼人,所以也沒有人發現有什麼不對勁……

墨九狸跟帝溟寒幾人使了個眼色,然後直接撤掉了陣法,幾個人吃過東西,墨九狸又點了兩盤靈果和一壺靈茶,幾個人沒事坐在這裡聊天……

「唉,你們聽說了嗎?聽說雪族的大小姐下個月成親!」

「真的假的?那個雪族大小姐啊?前些年不是聽說雪族大小姐已經嫁人了嗎?」

「還能有那個雪族大小姐,就是雪族的雪夢兒啊!你說嫁人的那不是雪族大小姐,不過是旁系的一個小姐罷了!雪夢兒才是雪族真正的大小姐!」

「哦哦,據說這雪夢兒從來沒有離開過雪族,可是曾經有一個煉丹師,去雪族替雪夢兒看診,回來之後說雪夢兒可是比我們神界的神女夏凌雪還要美啊!絕對稱得上是神界第一美人兒啊……」

「不過,你們知道嗎?我聽說這個雪夢兒出生的時候,差點死掉了,是用雪族囚禁多年一個叫做雪靈的叛徒的血液,把雪夢兒救活的!從那以後,雪夢兒不僅活了過來,而且天賦也極其出眾,聽說她是所有雪族裡面,唯一的一個就算是吸血,也是優雅的用器皿盛起來飲用的人,有人說她是純正的吸血鬼一族!」

「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的?」

「我爹爹的娘親的表哥的嫂子的女兒的婆婆的媳婦的妹妹,在雪族當了多年的丫鬟,這消息絕對可靠!而且,這雪夢兒據說是雪族第一強者!」那人神秘的說道。

「你這麼說就對了,我就說這雪夢兒不過是雪族的一個小姐,怎麼可能嫁給靈雪城秦家的少主呢!要知道如今的秦家已經隱隱跟雪族不相上下了!而且那秦家少主可是容貌蓋過聖域聖子的神界第一美男啊!」

「看起來這神界的第一美人兒,配這神界的第一美男,陣的是絕配啊!」

眾人的議論聲也如數落在了墨九狸幾人的耳朵裡面,雪封隱忍著才沒有出手對付那個人,等到眾人不再議論之後,墨九狸給寶寶使了個眼色,寶寶拉著雪封先上樓去了……

墨九狸換來小二結賬,順便多給了小二一些好處,詢問了一下關於雪族還哪位雪族大小姐成親的事情!小二見到帝溟寒出手大方,倒是十分熱情, “有事衝着我來!”我朝着燭龍大喊了一聲過去,心裏默唸千萬別盯上小胖子了,小胖子本來就受了傷,要是被燭龍盯上了,那絕對是必死無疑,毫無懸念。

燭龍這時候正好回頭,滿臉兇狠的盯着我,那一瞬間,我在他的眼裏看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彷彿像是駐守在這裏千百年來的信念一樣,任何人都不可以踏入這裏,不可窺探到枉生門門主的祕密。

他一定會誓死保護,無論是誰,哪怕他會受到傷害,他也在所不惜。

這樣深的執念,想必這個枉生門門主可不是普通人,能夠讓燭龍爲他賣命,還有這麼極其固執的執念在身上。

燭龍忽然停下了攻擊的行爲,極其詫異的看着我,“沒想到你這個臭小子,雖然乳臭味幹,倒也有情有義,只可惜你不應該潛入這裏,任何人我都可以把他們解決了,因爲只有這裏是唯一可以通往門主祕密的地方,我只需要守住這裏,可別怪我一會手下不留情。”

我望着四周的環境,不知不覺,這裏竟然越來越亮,像是無形之中有數萬個長明燈將這裏點燃一樣。

現在的燭龍睜着眼睛,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睜開眼則是白天。燭龍果然名不虛傳,只是這麼厲害的東西,爲什麼會駐守在這裏,而且日本人都想得到它,雖然他們失敗了,也看得出來,燭龍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我立即開口說,“燭龍大哥,我也並不想傷害你,我也沒想過要知道枉生門門主的祕密,我只不過是想阻止進來的人,他們想要破壞掉這裏,我想燭龍大哥,你也不希望這件事發生吧,你看着四周唯一的入口,那麼狹窄,你根本就出不去,也不可能阻擋那些人,門主當初讓你在這裏,設置了這樣的格局,不就是希望你待在這裏,不要去其他地方嘛,現在有危險了,只有我可以幫你啊!”

燭龍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極其憋屈的表情看着我,似乎對於我剛纔說的這番話,他覺得十分搞笑一樣,燭龍這個時候,甩着尾巴緩慢的朝着我走了過來,滿臉不悅的說,“臭小子,如果是其他人說這句話,也許我還真的會放過你,不過來的人是你,我早就想把你碎屍萬段了,要不是你,門主纔不會……”。

燭龍突然停頓,不再說下去,生怕說漏嘴了一樣,莫非這個燭龍現在把我當成陰長生,而這個陰長生和枉生門門主真的有點瓜葛不成?

陰長生和枉生門門主有沒有瓜葛我還真不知道,但是聽燭龍的語氣,陰長生怕是跟他有點糾葛,可是看他的樣子又像是沒有見過陰長生,爲什麼還對陰長生耿耿於懷呢?

實在令人費解。

我連忙後退了好幾步,好漢不吃眼前虧,要是跟燭龍硬碰硬,我怕是死的各種憋屈,只是這個燭龍形態過於龐大,要想接近它,也並不容易。

它渾身上下的鱗片就像是鋼鐵一般堅硬,估摸着就算

是砍下去,也未必能傷到他一根毫毛,小胖子說他的命門在腦門上,那豈不是要直接殺了它。

心裏一想,這又違背了江離一直告誡我的,不要隨意殺人。

就在這個時候,燭龍忽然閉上眼睛,四周一瞬間赫然變得漆黑無比,原本還能看清楚周圍的東西,現在一下子全部都看不見了。

我心裏一沉,這是在跟我玩心裏戰術?

燭龍只要睜開眼,就是白天,閉眼上就是黑夜,雖然他現在閉上眼讓我視線受阻,他也不能閉着眼攻擊我吧?

突然,“轟隆”聲作響,我能明顯感覺到一股極其猛烈的風勁迎面而來,花斑豹子帶着我終身一躍,立即躲避開了風向,只聽見又是‘轟隆’一聲,四周還有碎石滾落的聲音不斷傳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