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是嗎!要戰就戰,只有打過知道才知道!”我冷冷的開口。

可是話音剛落,凌傷雪卻豎起了眉頭,對我開口道:“李炎,地府大勢已去。就算這世間的衆神,也都被捆在天界。這陰陽兩界,已經沒有什麼實力可以阻止黑蓮了,你就投降吧!他日我們一舉伐仙,榮登九天,攻破凌霄。”

凌傷雪也勸道,但我心意已決,讓我投靠黑蓮。就算把玉皇大帝的位置給我坐,我也不會同意。

所以我對着凌傷雪搖了搖頭,然後默默的注視着凌傷雪,直到過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傷雪,回頭吧!也許還有機會!”

我的聲音帶着一些傷感,可是凌傷雪也對着我搖頭,同時望了望天,好似做出了一個深呼吸的動作,最後纔開口道:“我回不了頭了!”

聽到這裏,我也不在說話。走到了這一步,也在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所以我當場便對着這二人揖了揖手:“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辭了!”

說罷!我沒有絲毫的遲疑,勒馬掉頭。直接向着我的軍陣而去,仙兒和老常等,見我撤退,在警惕了幾秒後,也勒馬掉頭向我跟來。

接下來,童瑤等也回到了黑蓮軍陣之中。

而她剛一回到軍陣之中,便是猛的拔出長劍。面對我們的方向,沒有絲毫的猶豫,面色陰冷嘴裏暴吼一聲:“開戰!”

童瑤的一聲暴吼,徹底點燃了這一場神魔之戰的引線。

擂鼓齊鳴,刀兵嚯嚯。戰馬長嘶,異獸怪吼。黑蓮妖兵全都在第一時將手中長槍對着了我們這個方向,緊接着便是如滔天巨浪一般向着我們這裏席捲而來。

看到面前這黑壓壓的一片黑蓮妖兵,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動作)。這場景實在是太過震撼了,望不到頭的黑蓮妖兵,每一隻的鎧甲之上都是黑色蓮花。

他們軍陣嚴謹,刀槍林立。這會兒以雷霆之勢向着我們碾壓而至,我們這八萬多黃泉鬼兵可以抵擋得住?

除了我驚駭這鋪天蓋地的陣仗以外,老常等也是被驚得一愣一愣的。

我們都沒有見過百萬人衝鋒的樣子,腦海之中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 冷魅首席的放肆寶貝 我們這裏的人萬人馬,便已經讓我們感覺很是威武雄壯。

可和眼前的百萬黑蓮妖兵比起來,才知道是那麼的弱小。就好比星辰與日月,根本不可比擬。

在這種敵強我弱的態勢下,我心中雖然有些懼意。但卻不是懼怕,我猛的拔出腰間霞雲仙劍,對着迎來的黑蓮鬼兵便是一聲暴吼:“防禦!”

“吼!”

一道整齊的兵吼,緊接着便是“噠噠噠”舉盾牌聲和長槍被刺出的聲音。

這會兒我們背水結陣,整個陣型就好比一個鐵桶刺蝟。從外面看,全是盾牌和鋒利的長矛,只要一靠近,瞬間便會桶成篩子,落得魂飛魄散。

可是黑蓮妖兵根本就不懼怕,衝鋒依舊在繼續,一分鐘後。鬼妖兵距離我們已經不足百米,我此刻都可以看清他們猙獰的面容,和手中鋒利的長矛。

我們這會兒和老常等全都拔出手中兵器,注視着即將靠近的鬼兵。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三米、一米……

“咚!”

隨着一聲悶響,對方的一匹戰馬當場就撞擊在了我方防禦的盾牌之上,很不幸。這名黑蓮妖兵和戰馬也當場被桶成了篩子,魂飛魄散。

“咚咚咚……”

接下來,無數沉悶的撞擊聲在我們四周響起。黑蓮騎兵就和打了雞血一般蜂擁而至,就算知道來此是死,也是一個接着一個!

神魔之戰,也就在這一刻被徹底引爆。

哀嚎聲、嘶吼聲,頓時席捲整個戰場。

我方軍陣奮勇抵擋,但依舊擋不住對方強力的無限制攻擊。

大戰不到十分鐘,便有部下前來稟報。

“稟報將軍,左翼告急!”

“稟報將軍,右翼被妖兵攻破!”

“稟報將軍,前軍陷入苦戰!”

我站在軍陣的中央,被衆人圍在當中,聽着一條條不好的壞消息,我知道我這隻餌已經發揮了它應有的的作用。

就算全軍覆沒,也算是值了。

我扭頭掃了一眼跟我來到地府的諸位兄弟前輩,然後對着他們揖了揖手:“諸位,今日之後不知還否再與諸位相聚,如果有來世,我們在把酒言歡!”

“此生爲兄弟,萬世不相改!”老常一臉的凝重,當場拔出手中大刀。

阿雪見老常拔刀,也緊跟拔出了腰間長劍,誓要血戰到底。金陽、夜雨、王小二,神樂、擎天等全都紛紛表態,準備最後一戰。

常天雄等前輩也在此刻對我說道:“我輩道士,能死在屠滅的黑蓮道路上,也算是值了。”

“炎子,能與你並肩作戰,我沒有什麼遺憾的!”姬無雙也開口道。

“炎哥,下令吧!我不想被動的防禦而死,我要與黑蓮血戰一次,就算死,也有多殺幾個妖兵墊背!”夜狂笑一臉的猙獰,身體之中道氣滾滾。

看着衆人如此,感覺有些哽咽:“諸位,那就讓我們血戰到底!”

隨着我吼了這麼一句,老常、姬無雙、阿雪等全都同時間大吼起來:“血戰到底,血戰到底。”

不一會兒,剩餘的鬼兵也全都大吼“血戰到底,血戰到底……”

見士氣依舊高昂,我的臉瞬間變得的猙獰無比,我看着不斷圍殺我們的黑蓮妖兵,再次下達軍令:“全軍出擊,血戰到底!殺!”

話音剛落,當場凌空躍起,踏空而行仙劍所指,屠滅妖魔。

仙兒此刻也是御空而來,碧落出竅與我雙劍合璧。

龍老、花笛、獨孤環,三位三魂強者也同時凌空飛起,直接跟着我和仙兒就殺了過來。

我方本被動防禦,在這一刻全面出擊。我方雖然剩餘幾萬兵馬,但依舊死戰不退,不會因爲黑蓮的強大,已經百萬雄兵在前,就有一個退縮。

也就在我方與黑蓮交戰的一瞬間,我們身後的死亡湖竟然當場炸響“轟隆”!

水柱激天,直接就炸出百丈高。水花滴落,如同一場傾盆大雨。

但這還沒完,緊接着水中突然沖天而起無數的古龍,白骨森森,深寒陰冷。

“砰砰砰”死亡湖在這一刻就好似被扔入了無數的炸彈,不斷的爆炸。

但每一次爆炸,都會有成百上千的古龍飛出。

而這些古龍剛一出現,便對準了黑蓮妖兵席捲而去…… 這突然的變化誰也沒想到,就在我們與黑蓮交戰的時候,竟然有大批的古龍兵出現。

古龍嘶吼,嘴裏竟然可以噴出龍息。雙眼之中閃爍着紅光,顯得格外詭異。

古龍成千上萬的飛出死亡湖,向着黑蓮妖兵的方陣席捲而去。除了這些,一聲悠長的嚎叫突然在左邊的遠山上響起。

“昂昂昂……”

號角沉悶且悠遠,直接回蕩在這大荒原之上。

隨着號角的響起,遠山之中突然響起了聲聲野獸般的咆哮。

“吼吼……”

隨着咆哮出現,大荒原便越巍峨的大山之中,突然就殺出一羣兇猛怪獸騎兵,開啓天眼,放遠望去,只見那些怪獸都有黃泉圖案的標誌。

好傢伙,看來真的如同我猜測的那般。地府在這裏設下了伏兵。黃泉標誌,就代表着黃泉軍團。

除了怪獸騎兵,荒野城的方向也在這一刻發出一陣陣浩蕩的馬嘶。

“踏踏踏”的馬蹄之聲如同雷霆。尋聲觀望,竟發現有數十萬的地府鐵騎衝殺而至。

但這還沒完,在另外一個方向,茂密的野草之中,突然就響起了擂鼓之聲。

“咚咚咚……”

擂鼓聲響,茂密的野草之中,當場就豎立起數千杆大旗。

大旗之上寫着小篆“黃泉”。出現了,黃泉軍團的步兵出現了!

此刻,黑蓮三面皆是敵人,這裏的黑蓮妖兵顯然被包圍了。看到這些,我當場便大神吼道:“衆將撐住,我們的援兵的到了。我們的援兵到了!”

鬼將們聽說援兵到了,也都很是振奮。可是那又能怎辦?我們被包圍了,被百萬軍隊包圍,我們這幾萬兵馬那裏能堅持住?

傷亡依舊在繼續,哀嚎與嘶吼相伴。但衆人依舊血戰不退,但是我們卻被迅速的蠶食。

不到半個小時,我整整十萬大軍,卻剩下不到兩千。

其餘的全都魂飛破滅,不復存在。

我們就是餌,來這裏就只有死。這個我知道,但是那些黃泉鬼兵卻不知道,他們奮勇搏殺,各個英勇,奈何寡不敵衆,最終隕滅。

我們五位太三魂級別的強者護着這最後的兩千人馬,想損失降到最低。可是就算如此,也難以抵擋黑蓮妖兵的不斷攻殺。

傷亡依舊在繼續,老常、姬無雙等不斷揮舞着手中的武器,收割着一條又一條的鬼兵。但是還是被逼得不斷後退,畢竟對方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就算我們天空之中有無數古龍,但黑蓮方也啓動了飛禽部隊,這會兒正在空中不斷和古龍決鬥。

天上地下,早就打成了一片。

外圍,我方鐵騎已經接觸到了對方兵團的邊緣,可是黑蓮妖兵戰力強大,軍陣嚴謹。

就算被數十萬鐵騎衝殺,一時間也被讓這裏的鬼兵潰敗。

另外一方的怪獸騎兵,雖說兇猛異常。但也遭遇到了黑蓮的妖獸的抵擋,雖然站了上風,但也不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擊垮黑蓮。

至於黃泉兵團中的步兵,那就更沒說了。沒有一兩個小時,肯定分不出勝負。

縱觀局面,我們處於絕對得優勢。擊敗這裏的百萬黑蓮妖兵,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不過我們這些背水結陣的誘餌,可就慘了。因爲下一刻我們實在是頂不住了,兩千人也急劇下降到了五百人。

每一分每一秒對我們來說都很艱難,黑蓮一秒不退,我們就多一分全滅的危險。

而就在這個時候,老常突然對着我大吼了一聲:“炎子,我們直接殺進黑蓮腹地,宰了童瑤。”

老常浴血搏殺,一臉的猙獰。

聽到老常的建議,我決定也可行。如果能在死前殺掉童瑤,無異於對黑蓮軍隊是一個打擊,畢竟這裏的軍團就是她在指揮。

所以我再次對着剩餘的衆人大吼了一聲:“隨我來,斬殺童瑤!”

我暴吼一聲,所有人紛紛向我靠攏,如今這種情況,飛是不可能的了,飛雖然速度夠快,但卻危險重重,會成爲衆矢之的,成爲所有人的目標。

如果全都如同我一般是三魂強者,那到沒什麼。但可惜的是,衆人的修爲,大多都只有氣魄。因此,最爲穩妥的,還是一路血殺下去。

我和仙兒在前,老常、姬無雙等在手,手起刀落,劍氣激盪。每一次的揮舞,都會有數十妖兵隕落。

五百鐵甲百萬兵,縱橫疆場誓我心。

我等此刻就如同一把尖刀利刃,直插黑蓮腹地,誓要斬殺童瑤。

雖然我們此刻抱着必死之心,但黑蓮也不是什麼軟柿子。根本就不給我們這樣的機會,不到十多分鐘,我五百將士便被圍困。除了我們五個三魂強者可以突圍,其它的人只能留在原地等死。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五位三魂強者沒有一人後退。全都在原地拼殺保護衆人。

隨着我們的人數不斷減少,此刻也就剩下了一把多人。鬼兵還有幾十個。

而從陽間跟我來此的衆同道們,卻也剩下二十多人。但唯一讓我欣慰的是,我的諸位好友都在,他們依舊在拼殺。

就在我們血戰之際,戰場的西面,突然爆發了驚天道氣波動,就算我們這裏也能感覺到。

從戰場的高出望去,只見哪裏正在爆發一場驚天大戰。

大戰之人分別是地府陰帥,黑白無常與一名黑蓮妖將。

黑蓮妖將以一敵二,竟然不落下風,顯得神威無比。那可是無常陰帥,是擁有神格的人物,竟然打不過一個黑蓮妖將。

不僅如此,東面戰場。哪裏是黃泉步兵和黑蓮步兵交戰的地方。哪裏也爆發出了超級大戰,迎戰者是牛頭馬面,二陰帥化身數十米高的巨人,二人手持鋼叉,竟在與一隻蛇頭巨人交戰。

那蛇頭人有三個腦袋,四隻手,顯得怪異得很。手中四把兵器,分別是斧鉞鉤叉。而且這蛇頭巨人在以一敵二的情況下,竟然也不落下風,甚至還壓着牛頭馬面打。

當三位陰帥出現之後(黑白無常,算一位帥),戰況更加慘烈。

更加讓人心悸的是,北方,也就是黑蓮軍陣的身後,此刻竟然響起了悠遠的號角聲。

這是戰號,這引兵的號角。聽到這裏,我心中驚駭無比。他奶奶的,難道黑蓮的援軍也到了?

剛想到這兒,戰場之中突然出現二人,一黑一白,衣着地府官服。此刻踏空而來,向着我們這個方向襲來,同時散發出濤濤陰氣,凡是所過之處,定然有成片的黑蓮鬼兵灰飛煙滅。

看到這場景,我們剩餘不到一百的衆人都露出驚駭之色。這勢力實在是太強了。

不過在驚駭之餘,我、姬無雙、千雲香以及仙兒,當場就認出了其中的一位白衣人。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在死亡沙海,和七爺八爺一同出現過的陰帥之一,日遊神。

而那黑衣人的官府除了是黑色以外,還有一輪彎月。想必此人便是與之對應的夜遊神。

如今日夜二神出現,而且只奔我們而來,顯然是要助我們脫困。

一想到這裏,我心情很是激動。如果是這樣,那可就太好了。

日遊神和夜遊神速度飛快,沒有妖兵可以阻擋,不到一分鐘,便殺到了我們面前。

同時浩蕩陰氣一陣,當場就震飛了無數鬼兵。

二神剛到便對着我和仙兒開口道:“你和她不能死,隨我一起突出重圍!”

聽到這話,我當場便回答道:“那我的這些兄弟怎麼辦?”

我指的就是老常他們,可是日夜二神卻漠視了他們一眼:“爲三界而死,死的足惜!”

一聽這話,我可就不樂意了:“不行,我不會走的!”

日夜二神見我和仙兒堅持,最終沒轍,當場對着天空之中不斷激戰的古龍吼了一聲。

音波浩蕩,不一會兒便又數十隻古龍俯衝而下,再次期間有十幾只被黑蓮軍陣的羽箭射殺,但也有十幾只很是霸氣的降落在地。

日遊神一臉一冷:“上去!”

見可以逃生,我那還停留?當場便招呼衆人翻身爬上古龍背。

緊接着,古龍沖天而起。帶着我們剩餘不到一百的殘兵迅速向着西方飛去。

因爲那個方向便是荒原城的方向,坐在骨龍背上看見下方有無數羽箭射來。但都沒有用,全都被日夜二神擋了回去。

此刻放眼望去,只見整個戰場上如同包餃子一般,把黑蓮妖兵全都包圍在了其中。

但這只是表象,因爲在大地的遠方,沒有更多的黑蓮鬼兵出現。因爲這會兒在空中,所以可以縱觀全局。

發現這一次黑蓮出動的兵馬,竟然不下數百萬之衆。如同汪洋,一眼望不到盡頭。

但是反觀南方和西方,卻也是如此,大地的盡頭,這會兒有無盡的鬼軍出現。

衆人在看到這場面之後,無不驚駭。老常更是開口詢問:“那、那就是我們的軍隊嗎?”

夜遊神聽到這話,當場點了點頭,然後沉聲道:“沒錯,那就是我們的地府的主力兵團。終極一戰,現在開始了!”

隨着夜遊神的話語,雙方入海一般的軍隊,遮天蓋天的席捲而來。而戰場的中心,正是之前的死亡湖…… 在古龍的帶領下,不一會兒我們便被帶到了死亡湖邊緣的一處遠山。

而剛一來到此地,我便看到這裏聚集數萬兵馬,而其中有十位衣着鬼袍的男子,這會兒正站在高臺之上望着整個戰場。

這十位鬼袍男子其中我認識兩位,一位是秦廣王,一位是閻羅王。

見這二位在裏面,我當場便猜測出,這十位定然就是冥界的十殿閻羅。主宰冥界的十位君王,看樣子十位君王御駕親征了。

我們剛一下古龍,日夜二神便對着十位君王揖手道:“臣不辱使命!”

日夜二神話語剛落,我當場便示意衆人叩首,同時跪倒在地:“微臣拜見十位大王!”

因爲大家都有官位,所以皆稱微臣。秦廣王連忙示意我們起身,同時開口道:“將軍大功,成功引黑蓮主力來到了死亡湖。我地府定然在這裏大神!”

秦廣王和十殿閻羅全都高興一場,我不解便開口詢問。

秦廣王也不在隱瞞,當場便開口道:“這死亡湖裏,還隱藏有百萬厲鬼。只要大戰一起,我等召喚出這百萬厲鬼,黑蓮定然不可抵擋!”

一聽這話,我當場便倒吸一口涼氣。好傢伙,原來十殿煙霧打了這樣的一個主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