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本以爲剛纔有驚無險,接下來便是風平浪靜。

可我們都錯了,剛纔只是一個開始。

“轟隆、轟隆……”

我們剛剛着陸,一連十幾聲爆響在流沙坑中響起。緊接着,直徑三十米的流沙坑內,這會兒四面八方不斷有全身肉鱗的怪物爬出。

有的從流沙坑底部,有的從半腰。總之多得不行,粗略的掃了一眼,發現怎麼也有個七八十隻。

這尼瑪突然出現這麼多,把我們每個人嚇了一條。

我不敢廢話,當場把一把拉住連着末葉道長等的繩索,然後對着罕古麗大吼道:“罕古麗,趕駱駝把他們全拉出來!”

罕古麗雖然沒有講過這等場景,但也是個女中漢子。遇事兒果斷,聽我命令之後,當場便催動駝隊奮力的拉扯還在流沙坑中的三人。

我們幾人因我在流沙坑中沒有任何用,說要只能運轉道行,在流沙坑外猛力拽繩子。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而孫海旺、趙武二人,現在則拿起衝鋒槍就往流沙坑中的怪物掃射。

“噠噠噠噠……”

“都給我去死!”孫海旺一邊掃射一邊暴吼,雙眼血紅,青筋直冒。

“二哥你要撐住!”趙武這會兒也和發了瘋似的,絲毫不節約子彈,猛力的往流沙坑中掃。

孫海旺因爲太靠近沙坑底部,現在已經被十幾只怪物包圍。這些怪物的速度好似在流沙坑中也受到了影響,並不像那一次攻擊我的那般迅速。

雖然不會跟着落下去,但也行動遲緩。

“龜兒子些來嘛,爸爸送你們下黃泉!”李鐵柱也是發狂。

子彈飛射,哀嚎四起。買買提還好,這會兒與末葉道長護着。而且他們周圍的怪物不多,突破重圍應該可以。

到是李鐵柱,肯定突破重圍的機會渺茫。

李鐵柱一連打光了子彈,還扔出了兩顆手雷。炸得怪物們屍骨無存,全都嗷嗷亂吼。

不過沙坑中的怪物就好似殺不乾淨,殺了一片,馬上就出現一片。

而且他們好似認準了李鐵柱,全都在沙坑之中張牙舞爪的往李鐵柱的位置撲……

李鐵柱好似也知道可能火不了了,當場拿起最後的三顆手雷。對着沙坑邊緣上的我們大吼一聲:“大哥、三弟、隊長各位隊友。我活不成了,你們快跑。我炸死這些龜兒子!”

說完,還不等我們說話。這李鐵柱竟然眉頭都沒有眨一下,當場就拉開了引線,誓要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再次綻放一次! 流沙坑裏的怪物實在是太多,而我們也都沒有什麼遠程攻擊道術。

都是近程攻擊,在加上這會兒是白天,上官仙等根本就幫不上忙。如今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猛力拉繩子,想把這李鐵柱、末葉道長等快些拉出來。

幫助其脫離險情,但事以願違。李鐵柱如今被怪物包圍,而且怪物數量之多,攻擊性之前。

現在已經有好幾匹駱駝死在這些怪物的手中,而且全都是腸穿肚爛。鮮血的染紅了沙子,空氣中更是充斥着濃濃的血腥味兒!

李鐵柱與孫海旺等打光了一個彈夾的子彈,但依舊無法擊退怪物們。

在最後時刻,血性的李鐵柱赫然掏出了手雷,並且當場便拉開了拉環。

此刻,我感覺時間都停止了,心頭劇震。看着李鐵柱一臉的決然,沒有絲毫的害怕,一點點的傷感突然油然而生。

李鐵柱與我們在一起的這二十多天了,大家也算彼此熟悉。他雖然話不多,但絕對是條鐵骨錚錚漢子。

李鐵柱拉開引線之後,對着那些怪物便大聲的咆哮道:“龜兒子來啊!都來啊……”

剛說到這裏,還不等李鐵柱說下一句,他手中的手雷當場便爆炸開來。

花心少將逗萌妻 “轟隆!”

隨着一聲巨響,大地顫動,一團火球當場便在流沙漩渦之中出現。炙熱的火焰,無形的爆炸氣流,這一切當場便把以李鐵柱爲中心的十幾只鬼物炸得四分五裂。

其餘的怪物更是驚恐的嘶吼,或者調轉腦袋就再次鑽進了沙地之中。

我感受着爆炸帶來的罡風氣浪,看着流沙漩渦中已經消失的李鐵柱。

心緒難明,還沒到古河交界地,還沒遇見羽城,便已經有隊友死去。

這讓我這個隊長,心情很是不爽。孫海旺和趙武這會兒更是傷心的咆哮道:“二弟!”

“二哥!”

他們很是傷心的吼着,但也無濟於事,因爲李鐵柱已經死了。而且被炸的屍骨無存。

此刻在把目光投向流沙漩渦之中,發現剩餘的怪物好似都受到了驚訝。這會兒紛紛扭頭鑽入沙地之中。

流沙坑中的駱駝屍體等,也全都被這些怪物拉進了沙子裏,轉眼間便消失不見。

在爆炸後不一會兒,怪物全然消失。流沙漩渦中的流沙,也突然停止了流動。

只是在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直徑在三十多米寬的凹坑,末葉道長和買買提也都安全的回到地面。

不過剛纔的爆炸,一塊彈片射中了末葉道長的後背。這會兒正鮮血不止的往外流,但還好,問題不好。

在經過簡單的急救和外科手術後,彈片直接被我們取出。只要不感染,休養個七八天,應該就沒事兒了!

此刻我放眼望了望駝隊,發現這次我們可謂損失慘重。我們本來還有二十幾匹駱駝,現在我看也就剩下了十幾匹。

不僅如此,我們順行隊員也死了一個。這對我們的士氣打擊,可謂大到了極點。

但即使如,我們還得繼續前行。我當場便讓姬無雙、千雲香檢查周圍,看看是否真的安全。 男色撩 同時讓罕古麗和買買提清點裝備。

至於孫海旺和趙武,剛剛失去了兄弟,這會兒正傷心中。我也沒與他們說話。

不一會兒,姬無雙便對我搖頭說道:“炎子那些東西走了,但此地不宜久留!”

我“嗯”了一聲,然後便把目光投向了罕古麗。

罕古麗一臉的憂傷,然後開口回答:“李隊長,我們原本有二十五匹駱駝,剛纔因爲流沙,現在只剩下十三匹。而且其中有兩匹受傷了,現在也沒法給他們治癒,不出兩天,這些駱駝的傷口肯定會發炎。”

聽到這話,我當場便一皺眉。受傷,這可是致命的。我們的急救藥品帶的並不多,肯定不會給駱駝用。

再說,給駱駝用未必管用。我檢查了這受傷的駱駝,發現是被怪物給抓傷的。很深的口子,一匹在屁股上,三條血槽。鮮血不斷往外流。

一匹在腿上,好似傷到了經脈。已經不能用那條腿走路了。

如今看來,我們必須拋棄這兩匹駱駝。任其自生自滅。

罕古麗雖然很是不捨,但在理智最終還是戰勝了不捨。我們卸掉了那兩匹駱駝身上的東西,罕古麗更是在兩匹駱駝前用着當地語祈禱。

在做完這些之後,我們便只能選擇繼續趕路。因爲這地兒很不安全,也不知道那些怪物到底離開這裏沒有,萬一再次高出一個流沙出來,我們可都得玩兒完。

孫海旺等雖說傷心,但至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能把自己的感情暫時壓抑,二人這會兒都是紅着眼,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我掏出了兩根兒煙,然後遞給了他倆:“都抽一根兒吧!鐵柱的事兒,很遺憾!”

我發至肺腑的說道,但孫海旺見我如此,在深吸了一口香菸之後回答道:“隊長,我們幹這行。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就算最後只剩下一人,也會完成任務!”

孫海旺一副軍人的口吻,但我也沒有繼續說話。我點了點頭,然後便示意大家上駱駝繼續趕路。

這一次我們損失的駱駝雖然多,但幸運的是,我們損失的駱駝大多都沒有揹着水。

只有少數幾桶水丟失了,但就算這般。我們的用水也很是緊張,現在的飲用水只能供給單面行程。

如果我們在羽城之中或者古河道無法補充到水,見不到綠洲。我們也很有可能回不去了!

但這些事兒我也沒說,大家也都不是傻子。心裏也都清楚,但衆人都不願意提起這事兒。

接下來,我們的駝隊繼續前行。後續的路程之中,我們也遭遇了幾次流沙和黑沙暴。

不過都沒在與見那種人形怪物,但卻又損失了兩匹駱駝。

也就是說,現在我們只剩下了九匹駱駝,而且整個駝隊還有八個人。

八個人九匹駱駝,這樣的陣容,給我們帶來了極大的考驗。

要是在這麼損失下去,我真害怕我們還沒找到羽城全都折在這裏。

如今我們已經深入沙漠一個多月了,每天都在星辰下行走,正午中休息。

每個人在這一個多月裏,都瘦了很多。本來皮膚白皙的千雲香,這會兒也被曬黑了些許。

天色又要亮了,而我們還是沒有找到古河道,更別說找到羽城。

我和姬無雙並排而立,在前面帶路。姬無雙則手拿他祖師留下來的筆記,一邊看着風水羅盤,以此卻定方位。

“雞哥,你說我們已經到了古河道附近,爲何無法尋到那片黑沙地呢?”

姬無雙聽我這般問起,也是搖了搖頭:“不知道,我感覺羽城很有可能已經消失在這茫茫沙海之中,那片記載上的黑沙地,也被黃沙淹沒!”

其實這種想法我早就有過,也就是羽城並沒有在地面上,而是在黃沙之下。

如果真的在黃沙下,想定位。可就麻煩了,就算找着了準確位置,我們總不可能洞去到地下吧?

這到處都是沙子,就算打洞,也毫無用處。無非是自尋死路而已。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都有種心灰意冷的感覺。

不一會兒,天已經亮了,太陽也緩緩升高。而我們也準備安營紮寨,休息整頓一番。

可就在我們整個駝隊剛剛停下之後,湛藍的天空之中卻突然想不起了一聲鳥鳴“吖”。

此刻突然聽到鳥叫,我的眉頭猛的一皺。這狗屁沙漠中,怎麼會有鳥叫?

心中剛出現這想法,一旁的買買提可就激動了。當場便望着天空尋找那隻嘶鳴的鳥。

只見我們頭頂上方,還真有一隻大鳥,那鳥怎麼看也有三米長,加上那飄逸的尾毛,恐怕五米上下。雙翼展開,足足四米有餘。

見到這兒,我心頭猛的一震,嘴裏更是喃喃自語道:“這是、這是……”

“孔雀?”我還沒說完,千雲香便直接接話道。

買買提這會兒更是激動得不行:“胡大老爺顯靈了,胡大老爺顯靈了,神鳥給我們引路了!”

說完,這買買提二話不說。當場便翻身上了駱駝,一鞭子抽在駱駝屁股上,當場就更着孔雀飛行的方向追了過去。

此刻見買買提追了過去,我們都來不及制止和詢問。這小子可是沙漠中的老狼,他竟然說出這話,雖然感覺神乎其神,但肯定沒錯。

“快、快都跟上去!”

說罷!我也翻身上了駱駝,然後個迅速的跟了上去。

衆人那敢怠慢?一個個全都在同一時間怕打駱駝跟了上去,直奔遠空之中的孔雀鳥。

似水流年一朝深情 這沙漠之中出現孔雀,這讓我感覺很是奇怪。但一想到孔雀王朝,我感覺這有可能還真是一個機會。

我們八個人,駕馭着九匹駱駝,馬不停蹄的在沙漠之中奔跑。

漫漫黃沙地,千里難尋人。在這樣的情景下,我們瘋狂的跟在買買提後面狂奔。

不知不覺,半個小時過去了。駱駝也是跑的直喘氣兒,我感覺它們這會兒可能都已經腿發軟。

但買買提卻還沒有停止的意思,還大聲的回頭喊道:“快,神鳥就要消失了。我們還得快些!”

說完,買買提再次加速。對着前面一座龐大並且高有二十米的大沙丘就衝了上去。

駱駝就是給力,在這沙丘之上,也是來去自如。當我們剛翻越眼前這做大沙丘時,眼前的一幕,讓我們所有人都呆住了。

同時我們也全都在同一時間勒停了身下的駱駝,雙眼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

之間在我們的正前方,赫然出現了一片漆黑的沙土。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廣空無垠,好似看不到邊緣。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最爲顯眼的。莫過於我們正前方的一座黑色石山,那黑色石山距離我們這裏很遠,但我們幾個道士目力遠超常人,我們發現那黑色石山竟然是一座雕像。

一個女人的雕像,看到這裏,我的臉上隨即便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笑容…… 黑色的沙土那是什麼?這TM的不就使我們苦苦追尋的黑沙地?

黑沙地中的巨大石雕這代表什麼?這一看就不時現代的產物,如果我們的推測沒有錯誤,那一定是孔雀王朝留下的。

歷經萬載,也留在了這黑沙地之中。

“我們到了,我們到了!”姬無雙興奮的開口,甚至大叫。

“買買提也是對着天上祈禱,胡大老爺謝謝你的賜福!”

孫海旺和趙武此刻也都很是激動,只聽趙武用着有些小聲的聲音說道:“二哥,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一半了!”

衆人很是高興,買買提這頭老狼更是幾度確認這不是什麼海市蜃樓,而是真的。

現在雖然已經太陽高照,但雖都不想休息。畢竟我們的目標馬上就要到了,都想快一步抵達那黑沙地。

所以,我們在個駝隊和我們自身補充了水後,便開始向着那黑色石山走了過去。

在烈日之下行走雖然很是艱苦,全身都熱得不行。那種乾燥感很是不爽,身體就好似被燒着了一般。

但就炙熱的天氣,也擋不住我們的步伐。我們來到黑沙地,當場便下了駱駝。然後伸手在沙地上抓了一把黑色的沙子。

說也奇怪,這些沙子還真是天然的黑。也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而且越是往前,這樣的黑沙也越是純淨。

沙子很燙手,我也是簡單的查看了一下,然後便回到了駱駝背上。同時隨着衆人繼續往前行,一步一步,不快不慢的走着。

雖然我們可以看到那黑色石雕,但真的走動起來,卻很是遙遠。

根據孫海旺的推測,我們距離那石山少說也有十公里。

十公里地兒,應該在正午之前,我們就可以抵達。

所以我們耐着酷熱,緩緩的向着石山靠近。

這一路上,我們看到了一些殘破的建築物,比如斷牆、爛碗啥的。

也許這些東西都不起眼,但看在買買提的眼裏,那可都是寶貝。特別是那些爛碗,買買提就和看到了寶貝似的。一路上撿了七八個。

這些瓷器形態各異,上面的花紋已經模糊。可買買提說,這些東西可都是寶貝。全都是真傢伙,要是流到外面黑市,少說也能管個千八百塊的。

對於買買提,我們都知道這小子年輕的時候是盜墓賊,他認定這些東西值錢,恐怕真是些什麼古董。

這孔雀王朝可是很久遠的古國,這年代久遠了。可能還真值錢。

時間流逝,我們終於在正午之前來到了十公里遠的石山前。

此刻走進了,才知道這石山是多麼的巨大。

這石山如同一把擎天利劍,直插雲天,給人一種無與倫比的震懾。

而且這石山現在卻雕刻成了一個人的雕像,看樣子應該是個女人的雕像,想必這肯定是一位孔雀女王。

因爲年代太過久遠,時刻已經殘破,並看不清這個女人是什麼模樣。

姬無雙見到這兒,不由的深吸一口涼氣,當場便對着我開口道:“炎子,你注意這裏的風水沒有,這裏竟然是一處蒼龍地!”

“蒼龍地?”我帶着驚訝之聲。

這所謂的蒼龍地,其實被叫做“飛昇地”更加合適。古語有云;蛇化龍身,駕霧騰雲可叫蒼龍。

換句話說說,蛇蛻變之後,便成爲了神獸。其實就是一種飛昇,飛昇便代表着生化,和更高的一種進階。

這種風水特製,便如同這黑山,無邊無垠的沙漠。唯獨出現了這麼一座利劍天峯。

如同拔地而起,直插闡蒼天。被叫做蒼龍地,也合情合理。

“怎麼樣,看出來了嗎?”姬無雙在一旁問道。

“看出來了,利劍天峯。與飛昇之說如初一轍!”我開口回答,確定這是一處寶地。

而且這蒼龍地還不是一般的小地理形勢,而是方圓百公里那麼寬廣。

這樣的風水格局可就變成了一個大勢風水,此處不僅可以建立城邦,甚至可以定都。

而且飛昇地在大勢風水之中,排列前五位決定沒有任何問題。

想比現在的國都京城,此地風水也不相伯仲。

京城的風水,在大勢風水之中也當屬前列。京城背靠太行山脈,如同巨龍盤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