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墨九狸看著帝溟寒眼底的自己,知道自己也跟他一樣,只要有彼此,家在世界就在!

「我們出去吧!」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好。」帝溟寒寵溺的說道。

墨九狸和帝溟寒走出來時,沒有看到雲夏等人,墨九狸微微感知了下,發現雲夏他們在各自的房間修鍊呢,於是兩人也沒喊他們,直接出了空間……

墨九狸和帝溟寒出來后,發現原本黑暗之母居住的地方,已經消失了,周圍的黑色密林也如同被腐蝕了一般,滿地的荒蕪,好像剛經歷過毒液的腐蝕,變得坑窪不平,還散發著一股惡臭…… 我連忙伸手摸了摸花斑豹子的腦袋,極其感激的語氣對着它說,“謝謝你,每次都這麼幫着我們。”

花斑豹子自然也是聽明白了我的在說什麼,連忙探着腦袋往着我身上蹭了蹭,我心裏不禁覺得很是溫暖,花斑豹子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低吼了一聲,就朝着我的身體裏衝了進去,消失在了我們的是視線之中。

過了長廊,是就兩個分道,顯然又是考驗我們的分辨能力,我不禁擡頭看着江離,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問了句,“師父,又有兩條路,該走哪一條路啊?”

江離看了一眼,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右。”

江離沒有說原有,但是似乎這些所謂的陣法,在江離的眼裏,都好像輕而易舉就能破解一樣,小猴子依然是躺在我的揹包裏睡的香噴噴的,我也不忍打擾它,陸心和馬瑩瑩跟在我和江離的身後。

江離毅然的選擇了右邊,我也沒有多問,而是跟着江離朝着右邊的道路走了過去,不過一會,就赫然看到了不遠處,竟然有一座的棺材,佇立在我們的面前。

我定眼一看,心裏不由得一沉,莫非這個就是……李洪水的棺材了!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等待着江離的回答,江離的眼神也變得極其嚴肅了起來,一直直勾勾的盯着這個棺材,緩緩的朝着棺材走了過去。

我也跟着江離一起走了過去,之間這棺材的四周,竟然有什麼東西在移動一樣,仔細一看,四周竟然是無數條奇怪的蟲子,不斷蠕動,將其棺材全數包圍,從遠處看壓根不會看出來,但是一走近,就會發現,這些蟲子和棺材的顏色極其接近,而蟲子的數量也極其龐大。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江離,忍不住的問了句,“這到底是什麼鬼?”

江離一臉冷靜的看着我說,“腐蟲,這些蟲子的存在,可以讓棺材裏的肉身長時間的保存,並且不會腐爛,這是一種古法的保存方式,一邊在苗人之間比較盛行。”

我愣了愣,居然還有這麼噁心變態的保存方法,古代人還真的是有點重口味,讓我有些難以接受,不過我好奇的看着棺材,忍不住的問了句,“那這個棺材我們要怎麼打開啊,這麼多蟲子,會不會咬人?”

江離看了一眼這些蟲子,然後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這些蟲子不過是普通的腐蟲,沒有什麼大礙。”

我哦了一聲,連忙朝着棺材走了過去,掏出法劍,赫然將這些蟲子逼退,蟲子似乎是有感應的連忙散去,不一會,棺材上面就乾乾淨淨了許多。

我伸手將棺材用力撬開,裏面果然躺着一個穿着古代衣服的人,一臉安詳的睡在這棺材裏面,就在打開棺材的那一瞬間,我才特別能夠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感應,與我丹田處的四枚靈珠子與之呼應。

直覺明顯的在告訴我,棺材裏的人身體裏有靈珠子。

不等我反應過來,棺材裏的人,身體的靈珠子忽然自己冒了出來,朝着我移動了過來,我一臉目瞪口呆的看着靈珠子就這麼自己突兀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弄得我有些懵逼了,我可什麼都沒做,道法也什麼沒施展,這靈珠子竟然自己從別人的身體裏跑了出來。

不等我反應過來,靈珠子忽然衝進了我的身體裏,與身體裏的幾枚靈珠子,產生了共鳴似得,交融在了一起,一股強大的力道從我身體裏不斷膨脹,那一刻,我能感覺到身體有些承受不住這種力量,渾身難受的厲害。

我忍不住的蹲下身子,覺得身體裏的東西不斷膨脹的厲害,讓我根本就不正常的呼吸,很是難受,江離見勢,立即也跟着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我的腦袋,拍了怕我的背後,用着極其溫柔的聲音說,“可凝神閉目,安然不動,靜守虛白,不思、不聽、不動,融入天地,意調天地日月精華之氣,自頭頂百會入體內,至丹田,意守其中。久久澄清,虛極靜葭之時丹田產生真陽之氣發熱,待足自然下行,出函谷,過三關,順督而上。”

我愣了愣,江離這是在教我道教最基本的東西,坐忘守一,是要讓我盤腿坐下,吐納吸氣,靜坐其中?

我仔細一想,這個方法應該有用,之前江離也是教過我的,這種心法可以讓我瞬間平靜下來,我趕緊盤腿坐下,按照江離剛纔的提醒,閉着眼睛,調整呼吸,重新運氣,只覺得渾身一股熱力從丹田不斷向上,眉心有一股灼熱質感,不過一會,這灼熱感散去,突然覺得全身一種前所未有的舒適感。

我立即唸咒,“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此時,我渾身被一股熱力充斥,只覺得渾身的經脈被撐了起來,經脈略有些脹痛,皮囊被經脈的膨脹撐的有些難受。

不過一會的功夫,這種難受的感覺逐漸被吞噬,不過一分鐘的樣子,忽然眉頭順暢,整個人也沒了剛纔那種難受的感覺了,一瞬間,輕鬆了許多,應該是鎮壓住了這種力量。

我心裏不由得鬆了口氣,剛纔的難受簡直是讓我有些無法控制的感覺,太過於難受,而且連動彈,都是一種奢求。

江離一臉嚴肅的表情看着我說,“好點沒?”

我嗯一聲,連忙告訴江離,“現在好點了,剛纔實在是太痛苦了。”

陸心站在旁邊忍不住的開口說,“江離,這靈珠子都在陳蕭的身體裏,怕是他的普通血肉之軀,難以承受,要是繼續下去,我擔心他的身體是真的撐不住這些東西,你最好想個辦法換一個軀體來承受爲好。”

江離陰沉着臉,極其嚴肅的看着陸心,眼神又再次看向了我,忍不住的說了句,“好,我知道了。”

順利拿到了靈珠子,對於我們而言,也比想象

中的的確要容易許多,當然這裏面江離的功勞可是佔着主要原因,要不是他對這裏的面的東西熟悉的瞭如指掌的話,我們也一時半會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能找到李洪水的墓室。

我們一路從墓室裏走了出去,回到地面上的時候,我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就看到了一個飛奔的身影,直接撲向了江離的身上,赫然就是那塗靈整個人都幾乎是掛在了江離的身上,一臉開心的說,“夫君你這麼快就回來了,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我一臉尷尬的看着江離,江離大概這輩子,最無奈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塗靈吧,這個古靈精怪的遊屍王。

江離用着嚴肅的口吻對着塗靈說,“下去。”

塗靈一臉撒嬌的看着江離說,“不要!人家不要!好不容易抱到你了,我纔不要下去,世事無常,要是哪天我死了,至少我生前還是抱過你的。”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塗靈說,“說的什麼話!”

塗靈無奈的癟了癟嘴,一臉委屈的看着江離說,“江離,要是哪天我不能在你身邊了,你可要一個人好好照顧自己呢!只要不要忘記我曾經在你身邊就好。”

江離聽了以後臉色有些難看,一臉嚴肅的看着塗靈說,“別亂開玩笑。”

塗靈一聽,嘿嘿的笑了笑,“世事無常嘛!誰能知道我以後能不能陪着你呢,畢竟想要我命的人那麼多,你也不能永遠保護我啊!”

話音一落江離忽然陷入了一陣沉默,什麼話也沒有說,沉默了許久,臉色更是難堪,江離一臉嚴肅的朝着另一邊的院子走了進去。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江離,江離這是怎麼了,似乎有些不大樂意啊。我們幾個人也跟着江離朝着院子裏走了進去,剛一走進院子裏,陸心的眼神就有些不大對勁了,剛纔還跟着我們想嘻嘻的,忽然又變得低落起來,眼紅始終都是紅紅的。

看到這裏我不免有些好奇,我忍不住的問了句,“陸心,你怎麼到了這裏就不對勁啊!”

陸心愣了愣,一臉淡定的看着我說,“沒有啊!”

我搖搖頭,“很明顯你不對勁,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啊?”

陸心立即開口說,“陳蕭,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心裏一沉,難道真的是我想多了嗎?可是我仔細回想,一開始陸心來到這裏的時候,眼眶都紅了,差點就要哭了似得,這哪裏可能正常,我隱隱約約覺得,陸心必然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而且應該和這個地方有關係。

可這裏明明就是鴻鈞老祖的故居,有什麼不對的嗎?

就在此時,一直在熟睡的小猴子,忽然跳了出來,直接撲到陸心的懷裏,像個小大人一樣,伸手摸了摸陸心的腦袋,似乎在安慰着陸心一樣,我心裏一沉,這小猴子平日裏可不是這麼成熟的,怎麼今天也變了。

(本章完) 時間越久,我就越是覺得自己越來越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明白,好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是我所不清楚的,無論是誰,好像都有着不可說的祕密一樣。

陸心在我的認知裏面,算的上,性格很好的一個人,除了平日裏的大小姐高傲姿態,我全然看不到她有過任何的不開心,而唯獨是來到了這裏,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一個人默默的紅了眼眶,什麼也不說。

好像心中又什麼難以忍受的痛苦一樣,或者像是觸景傷情一樣,我始終不明白,爲什麼她會突然就變成了這樣,這讓我很是難以理解。

一想到這裏,我對陸心就越發好奇,她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好像所有人都挺害怕她,又好像所有人都並不清楚她的背景,神祕的讓人難以置信。

一個女孩子,究竟有什麼背景能力,可以讓三界都爲之害怕。

我想不明白,如果她不告訴我,可能我永遠也不會明白。

江離也看到了陸心的不對勁,微微皺着眉頭,看着陸心,但是江離也什麼話也沒有說,小猴子像是很難過似得,看着陸心難受,也個勁的難受,小猴子不斷伸手撫摸陸心,似乎有這安慰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心疼和無奈。

我心裏不禁好奇,小猴子平日裏也沒見怎麼和陸心說話,怎麼陸心難過起來,它也跟着難過一樣,好像知道陸心心裏在想什麼似得。

見此,我心裏更是納悶了,這一切究竟是個什麼情況,我怎麼就弄不明白了,江離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陸心,好像心中有了什麼答案一樣,我忍不住朝着江離走了過去,小聲的問了一句,陸心這是怎麼了。

江離一本正經的看着我說,“睹物思人。”

我愣了愣,這裏是鴻鈞老祖的故居,莫非她是在思念鴻鈞老祖,我仔細一想,陸心一路上總說有一位高人跟她講過很多事情,包括千影蟲這些,她都清楚瞭解,莫非這個高人就是鴻鈞老祖不成?

這也不太可能吧,鴻鈞老祖失蹤了這麼久,根本就沒有他的消息,再說這陸心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哪裏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和鴻鈞老祖認識?

我心裏一沉,仔細一想,這陸心的本事這麼大,會不會真和鴻鈞老祖有點關係,這下還徹底把我給整的暈頭轉向了,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好奇,陸心,到底怎麼了,江離聰明的很,一眼就看出來說陸心是睹物思人,而這裏只有鴻鈞老祖,雖然我很難相信,不過應該就是鴻鈞老祖了。

證明鴻鈞老祖和陸心之間,有什麼必然的關係纔是。

我忍不住的看着陸心,她的神情已經逐漸恢復,剛纔的情緒逐漸收斂了起來,見我一直看着她,她忍不住的對着我說,“看什麼看!沒見過人家心情不好的時候嗎?”

我尷尬的笑了笑,一本正經的回答她,“

還真沒見過……不過,你和鴻鈞老祖是不是認識啊?”

話音一落,陸心的臉色一瞬間陰沉了下來,看着她這樣的反應,我忽然就明白了,肯定是認識的,不然陸心是不可能有這樣的反應的。

果然如此,看來江離說的話是準沒錯的。

陸心赫然開口,“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現在的我,你認識的已經足夠了。”

我一臉懵逼的看着陸心,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不過是鴻鈞老祖而已。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竟然還這般躲躲藏藏,我還真的想不明白了。

塗靈和馬瑩瑩站在一旁,眼裏全然是充滿了好奇的模樣,直勾勾的看着陸心,估計此時她們的心情和我一樣吧,覺得有些疑惑,完全弄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塗靈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驚恐的看着陸心,“你該不會……”。

塗靈沒說出來後面的話,似乎她意識到這後面的話,是絕對不能說出來的,所以她很快的就收住了話語,一臉震驚的看着陸心。

陸心的眼神不由得一顫,一臉嚴肅的看着塗靈說,“別亂猜了,鴻鈞老祖對我有恩,如今能故地重遊,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他的忽然失蹤,了無音訊,我自然難過,好了,就是這樣了,你們不用繼續好奇我的事情了。”

我愣了愣,爲什麼陸心說的這句話,反而讓我有些不相信,一開始她就沒打算說的意思,而且也極度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因爲我們都一直盯着她,很好奇的樣子,所以她才說了這麼一段,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陸心就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我。

而且,和她說的,絕對不一樣。

我看着陸心,一直看着她,總覺得平日裏的她可就真不是這樣的,陸心大概看出來了,我一直在看着她,她的臉色顯然不是很好,低頭看了一會,又一臉尷尬的看着我說,“陳蕭,你跟我過來。”

我愣了愣,連忙跟着陸心朝着另一邊走了過去,不知不覺來到另一個地方之後,陸心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陳蕭,你是不是又很多話想要問我?”

我嗯了一聲,一臉嚴肅的看着她說,“我覺得你和鴻鈞老祖的情況和你說的並不是同一件事情,我只是有些好奇,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心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那我只告訴你一個人,你要告訴別人,我隱瞞這些事情也都是有原因,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而你……除了你,我不想欺騙你,該是什麼事情,就直截了當的跟你說清楚就好。”

我嗯了一聲,心裏不知道爲什麼,陸心突然這麼一說,我才意識到,陸心對我的信任,真的和別人是完全不同的,那一刻,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可這樣毫無保留的願意告訴我,並且明確的告訴了我,不希望騙我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有那麼一瞬間,我也有些好奇,爲什麼我現在才突然意識到,陸心真的和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呢,她不像別人那樣,總是有着各種的小祕密,不願意透露。

此時此刻,陸心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其實鴻鈞老祖的確和我有一些關係,而且是的的確確不希望別人知道的。”

我一臉好奇的看着陸心,問了一句,“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陸心陰沉臉看着我說,“其實……鴻鈞老祖是我的親爹。”

我愣了愣,那一瞬間差點整個人都懵逼了,我確定我自己沒有聽錯嗎?陸心居然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我整個人都懵逼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陸心說,“真的假的?你是鴻鈞老祖的女兒,以前怎麼都沒提起過。”

陸心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當然了,這種事情,自然是不希望別人知道,畢竟……這事情非同小可,越多的人知道,越多的人記恨,到時候更多的麻煩也就來了,因爲我身體裏流淌着鴻鈞血液,自然而然活的比普通人的時間長,同樣也擁有很多普通人無法擁有的一些能力,枉生門就是我希望能夠穩定三界的一種存在,只是我並不願意讓別人知道。”

我心裏一沉,忽然有些意外,我想過很多種可能性,卻唯獨沒有想到過,她居然會是鴻鈞老祖的女兒,這一點我還真的是沒能看出來,實在是太讓我震驚了。

此時此刻,陸心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我身世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這些事情,你明白的。”

我嗯了一聲,連忙點點頭,陸心如此的信任我,我自然而然不會做對不起的事情。

我看着陸心,心裏不由的好奇,連忙問了句,“你也不知道你親爹究竟去了哪裏了嗎?”

陸心愣了愣,一臉難過的看着我說,“他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從來也不會告訴別人他究竟會去哪裏,也不會告訴別人他要做什麼,你們都認爲他是個了不起的人,可我卻認爲,他並不是個稱職的父親,他連我的死活都不顧,我心裏自然是難受。”

聽到這裏,我突然明白了,其實陸心也不知道鴻鈞老祖到底去了哪裏,我忍不住的繼續問了一句,“那麼……當初上次我見到的那個自稱是你爹的人,又是誰?”

陸心看了我一眼然後一臉嚴肅的對着我說,“不過是管家而已,冒充我爹,來滿足我的一些心中所想而已。”

我聽了以後,赫然就明白了,點點頭,突然開始明白了,陸心這麼獨立向上的原因,大概也和鴻鈞老祖失蹤的事情有些關係,所以陸心的一些驕傲也是源於她內心當中的一些孤獨吧,想到這裏,我忽然不覺得她是什麼嬌身慣養的大小姐,而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我看着陸心什麼話也沒說,陸心看着我卻說了一句,“不用可憐我,每個人都有自己難過的事情。”

(本章完) 這個地方,怕是要許久才能恢復了……

「我們也走吧,這裡看起來沒有什麼了……」墨九狸看著四周說道。

「我帶你離開!」帝溟寒說著攬著墨九狸的腰縱身離開。

等到出了那一片密林的範圍,才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落下來。

重生棄婦姜如意 「我們現在去那裡?」帝溟寒牽著的手問道。

「直接去雲海學院吧!現在我們的實力,雖然不是最強,但是起碼也不算太弱,花護法幾人也都晉級到了入雲境,我們幾個人現在的實力差不多,既然雲海學院如此殘酷,應該是個不錯的歷練之地……」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那我們直接去雲海學院!」帝溟寒對此沒有意見。

雲海學院是他們畢竟之地,早去晚去都是一樣要去的,可是鬼影獸在的墨九狸的空間裡面,聽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談話忍不住說道:「小姐,你們要不要再歷練歷練啊!雖然你們現在是入雲境的實力,可以去雲海學院,但是雲海學院中,真雲境的高手都有無數,甚至還有靈雲境的高手,到時候萬一你們被淘汰了不要緊,萬一受傷怎麼辦?雲海學院那些人十分的恐怖,一個個都是十分難纏的啊……」

「放心吧,你覺得你家小姐我會那麼弱?誰想欺負就欺負的?既然雲海學院中對手那麼多,那麼不是剛好可以讓我好好歷練么?你難道不希望我快點找到爹爹嗎?」墨九狸聞言道。

「小姐,我當然希望你快點找到主人了!可是,主人希望你在雲下界打好基礎再去雲中界,主人說雲之巔的靈力和修鍊,對你以後是有好處的!」鬼影獸聞言說道。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不會急著去雲中界的,我會在雲海學院好好打好修鍊基礎的!」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的,對了,主人讓小姐去到雲海學院之後,想辦法將雲海學院藏書閣的書都翻閱了,至於為什麼主人也沒有說!」鬼影獸想到什麼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確定了方向,兩個人直接步行前往雲海學院,反正都是為了歷練,也都要從雲海山脈中行走,所以兩人即便決定了去雲海學院,也沒有太過著急,依舊正常速度趕路的……

一路上,墨九狸和帝溟寒遇到了不少獸族的攻擊,跟之前有相同的,被獸族圍攻,也有單獨幾個強悍的獸族攻擊他們的,不過兩人直接二話不說,要麼臣服要麼死……

結果一路上也算是收穫不錯,因為收穫了不少食材,難得兩個人可以過一下二人世界,墨九狸也來了點興緻做沒事,一路上他們是白天趕路,晚上回到空間休息,墨九狸在空間每天換著花樣的做各種美食,給帝溟寒吃……

吃的帝溟寒簡直無比的滿足,每一次看到墨九狸在廚房忙碌的時候,帝溟寒都陪在一邊,一邊陪墨九狸聊天,還一邊偷師, 一個多月的時間下來,帝溟寒偷師到了不少簡單的菜肴,偶爾就換帝溟寒來為墨九狸做飯,雖然開始味道不怎麼樣,讓小書和小鳳幾隻十分的嫌棄,但是到了後面,慢慢熟練了也就慢慢的味道變好了,總算讓小書等獸不那麼嫌棄了……

空間裡面,小書可是單獨按照墨九狸的要求,空置出一個高級的廚房的,裡面的東西一應俱全,還有各種調味料更是一應俱全的,雖然墨九狸現在很少下廚,但是哪怕是墨九狸做的簡單的烤肉等,小書等都是愛吃到不行的,因為太美味了……

因此,關於吃,小書可是認真的,所有的食材,調料,還有專門養殖的魚啊,雞啊,兔子啊,蔬菜啊等等,簡直就是想吃什麼有什麼……

所以,墨九狸偶爾也是會下廚,為大家做美食的!這一次第一是歷練到雲海學院,一路上沒有什麼太多的事情,再一個是難得就剩下墨九狸,帝溟寒和幾隻小獸,所以墨九狸才會忙裡偷閒,天天給墨九狸做好吃的……

轉眼間,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小姐,前面就是不遠就是雲海學院了!雲海學院周圍沒有城池,雲海學院所有的一切,都在學院內,比如商鋪等等……」鬼影獸跟墨九狸說道。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雲海學院附近會有一些城池呢!」聞言恍然的說道。

「沒有的,雲海學院四周什麼城池都沒有,據說是因為雲海學院禁止任何城池靠近雲海學院而建!因此,雲海學院四周都沒有城池,而進入學院后,你想要的藥材等等,都可以在學院內購買,就是價格比市面上昂貴了幾倍,以前主人來的時候,就說雲海學院的人黑心腸!」鬼影獸鄙視的說道。

「我爹在學院待了多久?」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三個月不到!」鬼影獸想了想說道。

「我爹到這裡時的實力呢?」 萌妻來襲:總裁,請驗貨! 墨九狸問道。

「主人的實力,是不需要開靈石什麼的,不過主人偽裝自己是靈雲境的實力,進入的雲海學院!然後,在學院內的藏書閣待了一個多月,又簡單了解了一些雲之巔的事情,之後就離開了……」鬼影獸輕描淡寫的說道。

可是,墨九狸聽完心裡還是很震撼的,鬼影獸說的簡單,可是她能想象得到自己爹爹墨湮的實力有多強!真希望自己也快點變得那麼強大……

帝溟寒也聽到了鬼影獸和墨九狸的對話,心裡對墨湮的實力也是很嚮往的,畢竟能夠無視雲之巔的實力,至少比現在的自己強了幾十倍吧……

三天後,墨九狸和帝溟寒出現在雲海學院的大門口,看著宏偉的大門,墨九狸和帝溟寒也終於明白,為何雲海學院被人傳的這麼誇張了,單是看到雲海學院的大門,就足以對裡面有所好奇了……

一個黑色的玄鐵大門大概有八米寬,三米高,大門兩側都是同等高度的高牆,完全把學院圍在裡面,從外面幾乎看不到什麼…… 我仔細一想,陸心還說的的確是個這理,江離因爲陰長生的事情,也是那樣執着,說起來江離過的也並不好,因爲他的執念太深,所以造成江離的性格越發孤僻,不過好像因爲塗靈的出現,讓江離並沒有像以前那麼嚴重了。

所以有時候我也覺得,塗靈的出現,就像是一股獨特的清泉,讓江離變得越來越不像以前,以前的江離我都覺得並不像個人,可陰將軍和江離融爲一體之後,江離並沒有因爲陰將軍的邪氣所侵蝕,反而變得更有幾絲人情味了。

所以這或多或少,也跟塗靈的功勞有些關係吧。

報行天下 包括我自己,陳家出了這些事情我也心裏不好受,所以說,陸心說的這句話,真的很對,沒必要可憐誰,因爲大家都不好過,都有各自難受的事情。

我跟着塗靈一起回去了院子裏,此時此刻,江離已經開始籌備,如何反跟蹤魔軍的事情了,現在阿白差不多也該是時候醒來了,因爲找不到我們,必然他現在也會聯繫魔軍的人,來到他最後跟丟的位置。

江離帶着我們來到邊界處,從裏面可以將外面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而外面的那些人,是看不到裏面我們的存在,也看不到裏面的景色。

這大概就是仙人所設置的結界厲害之處吧,果然是能夠起到了保護作用,也正好順應了那句,明暗。

現在是我們在暗,他們在明,從我們這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那些人已經徘徊在了四周,看着他們的表情,似乎顯然是有些着急的樣子,他們什麼也看不見,一望無際的山脈,在他們的眼裏,是在無法理解我們究竟去了哪裏,只要超過三天,他們必然也撐不下去,自然而然就會返回他們的老巢。

而這個時候,正是我們跟蹤他們的好時機,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按着計劃,正常的進行着。

江離看了我們一眼,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現在纔開始,他們不會放棄的,必然會一直就在這個附近找找線索,只要他們累了,過幾天,就必然會放棄了,因爲他們也會認爲我們已經離開了,因爲根本看不到我們的影子。”

塗靈聽了這話以後,很是好奇的看着江離,“那我們豈不是要在這裏待上幾天,而且什麼事情也沒有要做的嗎?”

江離一本正經的看着塗靈說,“嗯,是這樣的。”

塗靈忽然諂媚一笑,然後對着江離說,“那,是不是我們的二人世界可以早點進行啊,江離,我們可以一起去個什麼無人的地方,你看多好,這裏這麼大,咱們避開他們這些人,去逍遙快活多好啊。”

我一聽,心裏不由得覺得好玩的很,特別是每當我聽到塗靈說這一些要氣死江離的話,我以前還害怕,擔心江離生氣,不過現在我不會的,我越發明白,就是因爲有塗靈這些話,不斷的讓江離拾回了人性。

此時此刻,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塗靈說,“不許瞎胡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