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當時外面有孤魂野鬼,他直接用這個法術,從地上冒出了許多的黑影子,直接將這些孤魂野鬼拽進了地裏。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也會用這個法術,那他是陰山派的人也是毫無置疑的了。

尋常法術藉助的是五帝的力量,借用五鬼力量的大多都是黑巫術。另外一點,法咒末尾,已經點名指出了他是供奉的陰山老祖,再加上法咒的效果,觸之即發,這分明就是黑巫術中的詛咒之術。

這些黑影子朝着我撲了過來,我舉着法劍用力一劈去,一瞬間,這些黑影子全部被我嚇到了,立即後退了好幾步。

這村長見勢,立即齜牙咧嘴的衝着這些黑影子吼了去,“你們躲啥子躲也!咋個還膽小起來,對面就是個乳臭味乾的臭毛小子,你們趕緊給我衝上去!”

這些黑影子赫然停留在了那裏,不過是一瞬間,他們全數竄進了地裏面,這村長見勢,立即唸咒,可唸了好幾次,這些黑影子竟然都不肯再出來了。

着實讓村長震驚了起來,很是不爽的嘀咕了句,“一羣沒用的廢物!”

“它們都知道現在的形勢,所以它們很自覺的趕緊離開了,爲了保命,難道你還沒看出來嗎?”雯雯站在一旁嘲笑了起來。

這村長一聽,更是氣的太陽穴的青筋凸起,緊緊捏着拳頭,充滿恨意的看着我說,“你們兩個臭小孩,竟然想和我作對。”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忽然打亂了原本正在戰鬥的氣氛,村長皺着眉頭,此刻他根本不敢開門,一旦開門,他所做的事情就全部暴露了。

可沒過一會,“咚咚咚咚”——,敲門聲變得更加激烈,像是有許許多多的人都在敲門似得。

我立即對着雯雯使了個眼色,雯雯速度極快,因爲是岐山狐妖,速度極其驚人,一瞬間衝了下去,直接將門打開,不一會窸窸窣窣的腳步聲衝了進來,一個勁的喊,“村子不得了了,村子裏來的怪物,你快去看看啊!”

這些人一邊喊着話,一邊衝了上來,看到眼前的一幕,都驚呆了,地上有繩子,天花板上有繩子的殘缺,一旁還有女屍,而我正和村長對立,女屍又是在村長家裏,這些村民各個臉色都慘白了,對於眼前的一幕,他們也不傻子,定然猜的出一知半解。

“村長……這個是咋回事啊!”其中一個村民臉色慘白的看着村長說。

村長立即回頭看着他們說,“這臭道士偷了屍體,被我抓住了,現在想逃跑呢!”

我樂呵呵的笑了笑,“是啊,到你家偷屍體還真是不容易,這麼大的房子,你和一個屍體住在裏面,也不覺得滲人的慌。”

這話一說,村長臉色立即變了,連忙開口說,“你不要信口雌黃,這屍體我是來檢查一下要有沒有線索!”

可是事情太過於明顯,這些村民也都不相信村長的說的話,都開始紛紛議論起來,這村民們嘮嗑起來,簡直是以轟動來形容,不一會,這村長的屋子熱鬧了起來,路過的村民也都紛紛過來湊着熱鬧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下村長的臉上已經完全掛不住了,氣得牙癢癢,直接衝着我怒吼,“好,既然你今天不給我活路,我今天就先廢了你。”

話音一落,這傢伙操起身旁的銅錢劍就朝着我刺了過來,我縱身一躍,一個翻身避開了他的劍法,“大家快看看,他的醜惡事情敗露了,就想殺人滅口!”我破口大喊,這些村名聽了紛紛開始指責村長,還有人揚言要下了他的官職,讓他滾出五里村。

此刻的村長已經急紅了眼,突然在用銅錢劍在地上畫下陣法,一聲“破!”

只聽見轟隆聲,從這地下發了出來,“砰!”一股強大的氣流,直接從地底下竄了出來,赫然一個猶如狼形的生物從地面竄了起來,眼神充滿了一股想要大開殺戒的樣子,這村長赫然開口,“去把這裏的人全部給我殺了!”

這些村民一聽,紛紛愣住,臉色慘白,這村長不僅僅要殺人滅口,就連五里村的村民也沒打算放過,竟然如此狠毒,不愧是陰山派的做法,簡直是太沒有人性。

此時此刻,我的懷裏本就放着純陽子的靈珠子,就在這一瞬間,覺得身體裏有一股熱流經過,渾身猶如被電擊一樣,彷彿有一股力氣想要迅速噴涌出來,渾身難受。

我緊緊握着拳頭,努力保持鎮定,可越發的按耐不住自己的身體裏的熱力。

“吼——”那頭狼一臉驚恐的看着我,原本還充滿了殺氣,見到我的樣子,忍不住後退了起來,身子瑟瑟發抖,發出哀鳴的狼叫聲。

(本章完) 「他們在找一對叫做墨綵衣的母子!」東方川聞言說道。

「墨綵衣母子?」墨九狸聞言一愣的問道。

「沒錯,原本墨紫陽和我們都以為是墨湮的妻子墨綵衣,但是那些黑衣人檢驗過,並非是墨湮的妻子墨綵衣,當年將墨湮夫妻打成重傷的,也是那些黑衣人,不過就是為了驗證墨綵衣是不是他們要找的人罷了……」東方川回憶的說道。

「可是,墨紫陽的事情,你又如何知道的這麼清楚的?」帝溟寒看著東方川皺眉問道。

雖然東方川說的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以他對墨紫陽的了解,他是絕對不會把這些心思和算計都告訴別人的,但是東方川似乎知道的很多,這讓帝溟寒不得不懷疑東方川話的真實性……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那麼多,但是帝溟寒既然問了,她也看向了東方川,想知道對方如何解釋……

「並非是我知道的多,而是這些事情四方神尊都知道!我們又不是傻子,墨紫陽自己為了保住名聲,黑鍋都要我們來背,就算他不說的太清楚,我們又如何不知道?何況,當初為了讓我們出面做出一副非要嚴懲墨湮一家的事情,他若不說清楚,我們為何要幫他?要知道那些黑衣人的目的就是墨綵衣母子,對於神界別的事情他們並不關心,也不干涉,他們是不會幫墨紫陽做事的,只會命令墨紫陽做事而已!而墨紫陽為了藉助黑衣人的實力,統治整個神界,最好的辦法就是收服我們四個人!也正是因為有這些黑衣人的存在,我們為了自己的家人,或者自己的地位,不得不跟墨紫陽合作,不能與他為敵……」東方川聞言十分後悔的說道,如果早知道會是今天的下場,當初他寧可帶著家人遠走高飛,離開聖域,也不會做那麼多違心的事情了!

「九狸,你怎麼看?」帝溟寒傳音給墨九狸問道。

「我想他沒有說謊……」墨九狸在東方川說話的時候,就一直盯著對方的眼睛,她看的出來東方川說那些話的時候,眼底平靜如水,沒有閃爍,應該沒有說謊的。

「雖然如此,我覺得你還是搜魂一下比較可靠!」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小書,配合我給他搜魂!」墨九狸聞言對小書說道。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

墨九狸聞言指尖微微一動,然後看向東方川問道:「如果我能放你離開,你願意嗎?」

「離開?我又如何能走?我的妻女怎麼……」東方川的話還沒說完,眼前一黑直接失去意識了。

墨九狸直接將東方川給帶回了空間,帝溟寒則留在外面,坐在了東方川剛才做的位置上,免得外面的黑衣人檢查時發現了東方川不在了……

墨九狸帶著東方川回到空間之後,立即在小書的幫助下,對東方川進行了搜魂,因為東方川的實力是神尊,還是已經達到神尊多年的強者…… 這頭陰司狼妖見勢連忙後退,村長皺着眉頭,臉色很是慘白,看着如此情況,他眼神一陣閃爍,很是驚訝的看着我,滿臉還帶着一股子的憤怒。

我立即對雯雯說,“帶着村民們趕緊離開,我留在這裏對付他就是。”

雯雯點點頭,立即轉身帶着這些村民迅速離開,“誰都別想離開這裏!”村長一聲怒吼,指使着陰司狼妖朝着村民們衝了上去,一躍而上,擋住了正在逃跑的村民。

這着實把面前的村民給嚇壞了,他們也是頭一次見到這樣巨大的狼,一個老人直接嚇的癱倒在地上,這頭狼還岌岌可危的看着這些村民,齜牙咧嘴的模樣,舌頭不斷滴答着口水,恨不得將眼前的這些人全部吞進肚子裏。

此時雯雯赫然走到狼妖的面前,極其嚴肅的表情看着它說,“你最好想清楚到底得罪誰,否則吃不了兜着走。”

這狼羊的眼神微微一顫,似乎明白這雯雯說話的意思一樣,眼神又再一次看向村長,村長的表情始終是凶神惡煞,毫無其他的面目神態,這狼妖后退了兩步,略有些猶豫的時候,雯雯立即拽着村民們,就衝了出去,狼妖呆滯的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這一幕被村長看在眼裏,他很是憤怒的咆哮了起來,“你他媽的在做什麼?居然把這些人就這麼放跑了!”

這村長自然是想殺人滅口,免得被其他人知道他對女屍做的事情,否則這一切的事情還可以陷害到我的頭上,可這些人一旦走了出去,這村長的事情必定暴露無遺,無論他怎麼解釋,都是沒有用的。

村長自然是氣的很,對於他而言,這些年的努力,全部都白費了,他的村長職位必定是會被取消的,有不會再有村民相信他。

至於他潛伏在五里村究竟是爲什麼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情的暴露,絕對會影響他的計劃。

狼妖此時垂着尾巴,垂眉低眼的模樣,看上去有種有苦說不出的滋味。

村長見狼妖如此不給力,更是氣的牙癢癢,破口大罵,“沒用的畜生,留你何用!”話音一落,他的銅錢劍就朝着狼妖飛了過去,見勢我立即大喊了一聲,“豹子!”

花斑豹子以及其迅猛的速度衝了出來,一躍而上,直接將狼妖撞倒在地,這銅錢劍不偏不倚的落在地上,距離狼妖也就只有一公分左右,很是危險。

村長氣急敗壞的看着我說,“臭小子,我教訓我自己的人,關你什麼事情!”

“自己人?有你這麼多自己人的嘛?一言不合就要殺人滅口。”我極其不服,如果真把狼妖當成自己的人,還會想要殺它嗎?

此時的狼妖眼神裏充滿了一絲悲涼,一臉難受的看着村長,花斑豹子在狼妖的耳邊嘀咕了幾句,不知道誰了煞,這狼妖的眼神赫然變了一樣,立即朝着我走了過來。

我心裏一沉,這花斑豹子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讓狼妖生氣了?

就在此時,狼妖緩緩走到了我的

面前,眼神瞬間溫柔了起來,赫然站在我的旁邊,一臉兇狠的模樣看着村長,我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這村長想殺狼妖,而我又恰好救了它,它自然不會再和這個村長合作了。

此刻花斑豹子也搖着尾巴,一步一步朝着我走來,站在我的旁邊,此刻我左邊狼妖,右邊豹子,我們三個直勾勾的對着村長,這氣勢果斷是讓他有些害怕,他渾身不禁哆嗦了一下,連忙說,“叛徒,竟然敢背叛我!”

我冷冷笑了笑,“是你先背叛了它對你信任!你現在沒有資格來指着它的選擇!”

“吼——”狼妖似乎聽明白了我的話似得,也跟着附和了起來,表示對村長的不滿,此刻村長的臉色極其不好,一臉不爽的看着我。

他對我意見已經很大了,因爲我的原因,只怕他的村長地位今天過了,就不復存在,此時此刻,他對我是很之入骨,恨不得立刻殺了我。

他緩緩朝着銅錢劍走了過去,伸手將銅錢劍握着手裏,一副要和我拼了命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我。

“臭小子,看來今天你是不進棺材不落淚。”他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念着。

話音一落,他突然眼神驟然一聚,奮力甩開手中的銅錢劍,那銅錢劍猶如閃電一般的速度,直接朝着我劈了過來,那一瞬間,我渾身一緊,只覺得身體裏一股熱力不斷上升,那是我第一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整個人都快被這渾身的力量衝破了似得,“砰——”的一聲,我的渾身猶如火焰一樣包裹着,隱隱約約能覺得渾身火辣辣的,我分離握緊雙拳用力一震,一股極其強烈的力道,直接將迎面而飛來的銅錢劍,震成粉末,隨着空氣一同消失。

我愣了愣,我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有了這麼牛逼的能力,就連村長也整個人都傻眼了,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盯着我看,對於我的這個樣子,他顯然是沒有預料到的。

對於他而言,我不過是個纔開始學習道法的臭毛小子,根本不配與他相提並論,而我卻在一秒的時間內,將他拋來的銅錢劍變成粉末。

我心裏一沉,只覺得身上有一股熱力在膨脹,我伸手一摸,正好碰到了靈珠子,莫非是這個靈珠子顯靈了,所以特地來幫我一把?

此時村長的臉色已經變的極其難看,陰沉着臉看着我說,“臭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來頭,竟敢將我銅錢寶劍損壞,這可是我入道以來一直所用的劍,你竟然將它碾碎!”

我不以爲然的看着他說,“一個破劍,也好意思來找我興師問罪,只不過是你本事太弱,怪不得別人。”

這村長破然大怒,沒了法劍的幫襯,乾脆掐指唸咒,還沒等他說話,這狼妖突然怒吼一聲,朝着村長撲了上去,一把將他摔倒在地上,三下兩下原本還聽見村長慘叫的聲音,不過是一分鐘的功夫,赫然就沒了音。

過了以後,狼妖忽然走開,露出了村長的半張臉,已經血肉模糊,仔細一看,村長已然是斷了氣

我愣了愣,一臉憤怒的看着狼妖,雖然這村長可惡,但是實質上他並沒有害人啊,可狼妖做的這一切,分明是害死了一個活生生的人,村長再可惡,也是活人。

狼妖見我的表情不對勁,整個臉低迷了下來,以半跪的姿勢來到我的面前,似乎在等待着我的指責訓斥。

“你回陰司去覆命吧。”我隔了許久纔開口說,它既然是陰司的人,那就還是交給陰司來處理,這陰司和陰山派之間這種微妙的關係,還是讓他們自己內部解決,我不插手。

我扶着女屍將她背在花斑豹子的身上,定眼看了一眼此刻已經倒在血泊中的村長,這村長死了,定然會驚動黑白無常的,這人畢竟是陰山派的道士,只有酆都城那邊會有動靜,當地的城隍廟根本就不敢管轄這件事情。

只怕,這回魂日又是一件麻煩事。

我和花斑豹子一路返回平大夫的家裏,小女孩見到她娘回來後,一個勁對我說謝謝,她娘婆娑着眼淚,隔了一會又嚴肅的對着小女孩說,“咱們的事情可以自己解決,不要去麻煩其他人。”

小女孩愣了愣,連忙告訴她娘,“小哥哥他們是好人,不會害我們的。”

小女孩立即轉過頭來,滿臉期盼的眼神看着我說,“對不對,小哥哥,你不會傷害我孃的。”

我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江離赫然站起身子,一本正經滿臉嚴肅的看着小女孩說,“你娘是屬於屍變,最好趕緊離開這裏,否則會出大亂子的。”

我仔細思索了一會,連忙說,“要不你帶着你娘去平家院子,你爺爺奶奶畢竟在那裏,指不定可以保護你們,你孃的屍變他們也可以緩解。”

這話一出,馬瑩瑩的娘臉色大變,原本還面帶微笑,不過是一會的功夫,臉上的表情變得很是兇狠,一臉嚴肅的說,“不!絕對不可以去平家院子,他們就是希望我死,一旦我死了,他們就稱心如意了,我纔不會滿足他們的願望。”

我和江離面面相覷,聽着話裏的意思,怎麼覺得這全真七子和自己兒媳婦之間的關係並不太好。

馬瑩瑩也是一臉難過的看着她娘,她孃的臉上絲毫沒有一絲對家人的親情似得,反而是一種極其強烈的反感。

我立即說,“你們都不是屬於陽間的人,若是遇到了日夜遊神,你們肯定是會被帶走的,我們本是道士,這事情並不想幹涉,可你們是好人,我也不想你們被人所害。”

妻約33天 這女屍臉色一陣陰沉,隔了許久纔開口說,“這事情我也不想牽連你們,這是我和全真教的不合,他們一心盼着我死,如今我死了,正好就喝了他們的意,我就算是魂飛魄散也不會去他們那裏苟且偷生。”

江離皺着眉頭看了我一眼,“陳蕭,你去黑市買一瓶還魂露,找陸心拿。”

我愣了愣,一時沒有明白江離爲什麼要我找陸心買,不過江離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多問,而是點點頭。

(本章完) 因此,即便有小書的幫忙,墨九狸對他搜魂,也是費了不少力氣,用了不少的時間的,直到墨九狸的額頭微微冒汗,才終於搜索完了東方川的記憶……

基本上東方川如同帝溟寒說的一樣,算的上是一個好人,而他之前說的事情,也全部都是真的,特別是在墨九狸看到當年墨紫陽來找東方川,要求他跟其餘三方神尊一起出面,嚴懲自己一家三口的時候,墨九狸的心一點點沉了下去……

東方川開始是拒絕墨紫陽要求的,因為自家爹爹墨湮跟東方川一樣,都是寵妻如命的男人,所以東方川一直對墨湮十分的敬佩有好感,所以當墨紫陽讓他們四個人聯合起來對付墨湮的時候,東方川直接拒絕了……

直到後來,墨紫陽帶著幾個黑衣人再次來到東方神尊府,抓起了他的妻女,他被逼得不得不答應,當時他問墨紫陽:「這樣的事情,為什麼非要我出面,隨便一個神尊就可以了不是嗎?就算你自己也一樣能做到不是嗎?」

墨紫陽聞言冷笑一聲說道:「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我不會做任何讓九狸恨我的事情,而且墨湮夫妻在神界口碑極好,如果只是隨便一個神尊出面懲罰他們,根本無法讓神界的臣民信服,只有你們四方神尊出面,才能讓神界的所有人閉嘴,看著他們被打入遺失禁地!」

「呵呵……墨紫陽你根本不愛墨九狸,你這不過是不甘心她選擇別的男人罷了!」東方川看著墨紫陽諷刺道。

「呵呵……你懂什麼,我比任何人都愛她,只是她先愛上了不該愛的人罷了!只要她輪迴回來,沒有了一切的記憶,只要她再回到神界,遇到的第一個男人是我,然後她愛上的就是我,而我也愛他!」墨紫陽冷笑的說道。

在東方川的記憶里,墨九狸看到了一個自己無比陌生的墨紫陽,墨九狸覺得前世數千年的時間,她竟然從來沒有認識過墨紫陽這個人,一個人的偽裝竟然如此可怕,難怪他們一家都被算計在其中,娘親和爹爹恐怕早就知道墨紫陽的為人了吧,只是因為自己不知道而已,只是因為不想讓自己失望,才會任由一切發生吧……

這或許就是娘親說的,屬於她的不可避的劫難吧……

「主人,怎麼樣?他有說謊嗎?」小書看著發獃的墨九狸問道。

「沒有,他沒有說謊,我休息一下再出去!」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然後拿出一顆丹藥塞到東方川的嘴裡,接著自己服下一顆丹藥,然後直接來到了紫夜休息的地方……

紫夜似乎知道墨九狸會來找自己,已經在等著她了……

「紫夜,你知道什麼嗎?」墨九狸看著紫夜絕美容顏問道。

「怎麼了?失望了?我以為走過了幾個世界的你,已經看的透徹了!」紫夜看著墨九狸淡淡的問道。

「不是失望了,是不解!我雖然走過了兩個世界,可是前世神主府神女是我最長的記憶!」 此時女屍又開口,“我上吊,本就是爲了解脫,沒想到自己被人迫害屍變,如果可以,懇請兩位道長將我帶回該去的地方,我不願貪戀陽間。”

馬瑩瑩一下子就哭了出來,“娘你不要離開我……”看着他們一家子,都被這些事情困擾,馬瑩瑩爹孃都去世,自己也成了孤魂野鬼,看上去很是可憐。

江離並未多說,而是眼神冷冽的看着我說了句,“快去快回。”

我恩了一聲,點點頭,連忙走了出去。

等我到了黑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此時黑市正是最熱鬧的時候,要說這黑市我來的次數已經很多次,早已經曉得地方怎麼走了,可江離偏偏要我去找陸心拿藥,難道找別人的買不行?

我也不知道江離到底是打着什麼算盤,這明明是兩個人,江離卻只要我拿一個人的藥。

這陸心神出鬼沒的,要想馬上找到她還真是不容易。

我來到酒樓大廳,順勢朝着人魚臉走了過去,他見到我也是一臉的驚訝,“好小子,你孃的終於捨得來看我了,我還以爲你再也不回來了。”

我笑了笑,雖然說這人魚臉是個不大吼道的傢伙,上次爲了躲避仇家差點讓我白白捱打,不過他也是個信守承諾的人,若不是他給了我起死回生的藥,我的花斑豹子也就離我而去了。

這還要謝謝他纔是,我告訴人魚臉,我想找陸心,不知道哪裏可以找到她。

人魚臉皺着眉頭,“兄弟,我勸你還是不要去招惹這個個陸十一,她可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人,來頭不小,來無影去無蹤,要想找到她的蹤跡可不容易,只有她自己出現的份,沒有別人可以讓她出來的。”

說起來還好像真的是這個道理。

那我盲目的去找她,估計也不會有什麼收穫的。

“你小子今天看上去怎麼有點不一樣了。”人魚臉忽然開口。

我愣了愣,“有什麼不一樣?”

人魚臉歪着腦袋看了我一會,又說,“總覺得你渾身被一股正氣包裹似的,就像電視裏演的那種仙人自帶光環的感覺,雖然你身上沒有光環,但隱隱約約有一股這樣的氣場。”

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懷裏的靈珠子,莫非這東西還有這麼厲害的地方。差點忘了靈珠子,老待在我身上也不是回事,應該儘早把靈珠子給江離,讓江離保管。

“是嗎,大概是這些日子我的道行提升了不少吧!”我趕緊找了個藉口掩飾過去。

此時人魚臉神神祕祕的對着我說,“你還別說,這些日子黑市可是一落千丈,咱們老闆不知道去了哪裏,好幾天沒來黑市了,這黑市最近秩序不穩,經常有鬧事的。”

我愣了愣,莫非周文王去找福二娃去了?

這福二娃已經被林永夜帶回凌雲山了,應該不會有危險吧。

“你們老闆都久沒來了呀?” 霸婚總裁小蠻妻 我好奇的問了句。

人魚臉告訴

我,平日裏老闆每天基本上都是在黑市的,這約莫有三四天了,一直沒有來黑市,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只曉得,他神神祕祕的,跟着一個陌生人出了村子,怕是不在五里村附近了。

我心裏一沉,莫非他們真的跑去凌雲山想去把福二娃弄出來?

不過李淳風和袁天罡都在那裏,加上四方神獸的鎮守,硬槍的話,他們肯定失敗,就怕他們用什麼花招。

“哎,這老闆一天不在,這黑市就天天鬧架,鬧的這幾天生意慘淡,都沒什麼人敢來,都怕被誤傷。”人魚臉滿臉嘆氣的說。

我也只好無奈的聳了聳肩,這陸姑娘會不會去了溫泉城,上次就是在那裏發現她的,可她也不會每次都湊巧待在一個地方吧。

我正轉身準備去溫泉城,這雙眼睛就和我四目相對,陸心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嘴脣塗着正紅色,纖長的睫毛下那雙妖媚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

不過這一次她的眼神裏還有幾絲悲涼,她很是冷淡的看着我說,“你找我?”

我愣了愣,這她也都知道,我不過是才和人魚臉問了這麼一句,她竟然就曉得了,她側着頭看了一眼人魚臉,眼神驟然一聚,極其冰冷,那人魚臉見勢,渾身微微一顫,立即多多少少的一邊離開,一邊說,“你們二位聊,我先撤了。”

這陸心一出現,原本這層樓還有不少人,一股隆冬,全部都跑了出去,像是很害怕陸心似得。

陸心伸手搓了搓指尖,看上去煙癮有點犯了,不過她卻出奇的沒有掏出煙,而是拿着旁邊的一顆水果糖噻進了嘴巴里,然後一臉不服氣的看着我說,“說吧,你找我什麼事情,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就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這陸心姑娘還真是一天變一張臉,一會熱情,一會冷漠,一會威脅,一會嫌棄,我都不知道這姑娘家內心到底是什麼做的了。

我立即開口說,“我想找你拿還魂露。”

陸心的眼神微微一愣,“還魂露可是專門給已經找不到三魂六魄的鬼用的,怎麼,難道是幫你昨晚上的那女孩要的?你果然喜歡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